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猶大病毒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美國亞馬遜五顆星推薦! ◆超越湯姆.克蘭西與丹.布朗,新一代驚悚冒險小說霸主--詹姆士.羅林斯,首度在台登場! 一部結合了歷史和科學的頂尖冒險故事!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聖骨拼圖》、《黑色密令》作者詹姆士‧羅林斯,再次為讀者帶來冷血、精純的懸疑小說。一個古老的瘟疫捲土重來,襲擊了全世界……而解救人類的渺小希望,居然埋藏在令人意想不到的虛幻世界──「天使文字」裡面。 【故事簡介】 從印度洋深處湧出了足以毀滅人類的恐怖瘟疫。人類對它一無所知,束手無策……只能等死。它預告了世界末日的來臨。 一艘遊輪被政府徵召,成為臨時醫院。西格瑪中隊(隸屬於美國政府的地下軍事組織)的特務,麗莎‧卡明斯博士和蒙克‧柯卡里博士,以觀察員身份登上遊輪,尋找怪病在海岸小鎮爆發的原因,可是另一群人卻別有用心。他們無情殘忍地發動攻擊,刼持遊輪,將救人的大船變成漂浮在海上的生化武器實驗室。 地球的另一邊,就在歡慶七月四日開國紀念日的這一天,西格瑪指揮官,葛雷‧皮爾斯救出命在旦夕的美麗女殺手。她聲稱手上握有線索,可以找到治療瘟疫的藥物。為了拯救人類,葛雷答應和曾經想致他於死地的女殺手合作。他們展開了一段驚奇之旅,追循歷史上最傳奇的探險家,馬可‧波羅的步伐,從威尼斯墓窖、拜占庭教堂、一直來到叢林裡的古蹟群。 可是傳染病在世界快速蔓延失控,時間緊迫。他們還必須設法躲避一位狂人的窮追不捨。葛雷和危險狡詐的女殺手一步步揭開藏在古物和人類基因碼裡的驚人祕密。世界末日滴答滴答接近,葛雷居然發現沒有可以信任的人。不論是身邊迷人的女殺手,或是他最親近的人,都可能是……背叛者──猶大。

內文試閱

來自歷史記錄的提要

  在這裡,我們來談一個謎團。一二七一年,一名十七歲的威尼斯人──馬可波羅跟著父親和叔叔起程前往忽必烈汗的中國皇宮。這段旅程,他們走了二十四年,一路往東,路上盡是奇風異俗,他們帶回來令人驚奇的故事:關於無邊無盡的沙漠和布滿玉石的河流、熱鬧的城巿和大帆船、會燃燒的黑石頭和用紙做的錢幣、奇珍異獸和新奇的植物、食人族和神祕的巫師。

  在忽必烈王朝裡服務十七年後,馬可於一二九五年回到威尼斯。法國浪漫主義作家,魯斯提契洛將他的故事記錄下來,寫成一本書,古法文書名是Le Divisament Dou Monde,也就是《馬可波羅遊記》。這本書在歐洲造成轟動,就連哥倫布也帶著此書出發去尋找新大陸。

  可是,馬可拒談一件事,書裡也只拐彎抹角地提到。馬可離開中國時,忽必烈汗賜與他們十四艘大船和六百名隨從衞兵。然而兩年後,馬可抵達威尼斯時,只剩下兩艘船和十八個人。

  時至今日,消失不見的船和隨行人員的行踪依然成謎。他們沉入大海了嗎?還是遇到暴風雨,或是被海盜劫持了?馬可拒絕談論。即使臨終前有人請求他說出真相,他也只是含糊地回答:「我說出來的故事,還不及我所看到的一半。」   瘟疫傳到黑海卡法城的經過:當時驍勇善戰的蒙古兵大舉圍攻那座貿易城,城裡住了很多義大利熱那亞城邦的商人。蒙古軍隊爆發傳染病,皮膚出血潰爛而死。他們的軍官惡意地以火力強大的孥砲將病患的屍體丟過城牆,用屍體和屍塊散布病毒。一三四七年,基督降世那年,熱那亞商人逃出來,搭乘十二艘大船回到義大利,在墨西拿港登陸,黑死病來到了我們的土地。

──吉瓦尼爵士(一三五六年),雷何.沙田翻譯,《啓示錄》(米蘭:A.蒙達朵莉出版,一九二四),34—35

  淋巴腺鼠疫(黑死病)為什麼會在中世紀時,突然出現在戈壁沙漠,隨後造成世界三分之一人口死亡,其原因至今成謎。其實,也沒人知道近百年來,亞洲為什麼爆發那麼多傳染病和流行性感冒,例如:SARS、禽流感。不過,我們非常確定:亞洲會再一次出現襲擊全世界的瘟疫。

──美國疾病管制局,《傳染病手冊》,二○○六年五月

一二九三

午夜
東南亞
蘇門達臘島

  慘叫聲終於止息。

  十二堆營火在午夜的港灣裡,熊熊燃燒著。

  「Il dio, li perdona(義大利語:上帝,請原諒他們)……」他父親在旁邊低聲禱告,可是馬可知道上帝不會原諒他們的所作所為。

  少數幾個男人等在沙灘上兩艘長舢板旁邊。黑暗潟湖中正在進行一場火葬,而他們是唯一的目擊者。月亮已經升起,十二艘單層木帆船全被火焰包圍,大火吞噬了斷氣的屍體,和仍然苟延殘喘、被咀咒的活人。一根根燃燒的船桅,直指蒼天無言控訴,灰燼紛紛落到海灘和幾名觀看者身上,夜晚的空氣充滿著難聞的屍臭味。

  「十二艘船,」他叔叔馬賽奧緊握著銀十字架低語:「和十二門徒一樣的數字。」

  無論如何,被活活燒死的慘叫消失了,沙灘上現在只聽到大火嗶嗶剝剝的爆響和低沉的轟鳴聲。馬可想要轉頭躲開眼前的景象。其他人背對大海跪著,滿臉慘白,全都看不下去。

  所有人都光裸著身體,彼此檢查有無出現任何跡象。就連大可汗公主也只戴著鑲嵌著珠寶的頭冠,站在帆布拉成的屏幕後面蔽體。在大火的照耀下,馬可注意到帆布反射出的纖細曲線。公主的侍女,赤裸地檢查主人的身體。她叫可亥金,意思是藍色公主,是一名十七歲的少女。馬可離開威尼斯啓程東遊時,也是十七歲。大汗派他的父親和叔叔,將公主護送交給她未婚夫波斯汗,他是忽必烈汗兄弟的孫子。

  那好像是上輩子的事了。

  第一位被感染的船員,鼠蹊和手臂內側出現如鞭痕般的紅腫,只是四個月前的事嗎?傳染病像油上的火焰擴散開來,逼得倖存下來的人撤離大船,困在這座怪獸橫行的食人小島上。

  黑暗叢林內鼓聲隆隆,就連那些野蠻人都知道最好不要接近他們,就像野狼嗅出腐爛的氣味而避開生病的羊群。土著用藤蔓穿過眼孔,將頭骨吊在樹枝上圍繞他們的營地,驅魔避凶。

  食人魔因為病人而不敢靠近。

  不過,現在護身符沒了。

  怒火終於將病人焚燒殆盡,只留下少數幾位生還者。

  沒有紅鞭痕的生還者。

  七天前的一個晚上,他們把活著的病患一一騙上停在湖中的大船,上面只有水和食物。留在岸上的人,彼此仔細觀察有無出現任何病症。被放逐到船上的病人,不斷對岸上的人哭泣哀求。他們大叫大嚷地祈禱、咒駡,不過最令人膽顫心驚的是偶爾傳來的嘹亮狂笑聲。

  應該用利刃畫過他們的喉嚨,可是大家都害怕碰到病人的鮮血,所以只好將他們騙上船,和病死的屍體禁錮在一起。

  當天晚上,太陽下山後,海面上浮現了古怪的光芒,牛奶般地從兩艘龍骨旁、黑色平靜的水面散開。他們以前見過那種光芒,是在那座被詛咒的城市的高塔上方(當時,還沒逃出來),下面的運河、水池也散發相同的光亮。

  瘟疫試圖逃離木船監獄。

  這讓他們別無選擇。

  他們留下一艘大船,以便日後駛離,然後燒毀了其他的。

  馬可的叔叔,馬塞奧在剩下的船員之間穿梭,揮手要他們穿上衣服。可是,樸素的布料和編織的羊毛衣遮不住他們身上深沉的罪孽。

  「我們的所作所為……」馬可說。

  「我們必須守口如瓶。」他父親說,遞給他一件長袍。「關於這場瘟疫,只要洩露一個字,我們再也沒有立足之地,所有港口會下令禁止我們上岸。不過,既然已經在海上燒光清除船隊的瘟疫,現在可以回家了。」

  馬可將袍子套過頭,他父親注意到兒子用棍子在沙上畫下的圖案。他緊抿著嘴,用腳後跟將圖案擦掉,抬眼看著馬可,乞求地說:「不要,馬可……永遠不要……」

  可是,記憶不可能如此輕易被抹殺。他是大汗的臣子、使節,甚至幫他繪製所征服的國土版圖。

  他父親再度開口說話。「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們的發現……它被詛咒了。」

  馬可點頭,對自己的圖畫並未多作評論,只輕輕地說:「死亡之城。」

  他父親的臉色更加慘白,馬可知道父親懼怕的不只是瘟疫。

  「你發誓,馬可。」他堅持著。

  馬可抬眼看著滿臉皺紋的父親。在上都大汗身邊待了幾十年,他老了,可是過去四個月,更將他瞬間催老許多。

  「你以你母親神聖的靈魂發誓,絕不向任何人提起我們的發現和所作所為。」   馬可遲疑著。

  他父親緊握著他的肩膀,力道之大幾乎擠碎他的骨頭。「你發誓,兒子,這是為了你好。」

  父親眼神裡的熊熊烈焰透著驚恐……和懇求,馬可無法拒絕他。

  「我永遠不提,」他終於做出承諾。「死後也不會,我保證,父親。」

  馬可的叔叔終於走了過來,無意間聽到年輕人的誓言。「我們不該侵犯那裡,尼可路。」他責備哥哥,不過他其實是在駡馬可。

  三個人都沉默下來,那個共同的祕密而令他們心情沉重不堪。

  他叔叔說的沒錯。

  馬可回想四個月前經過的河流三角洲,那裡的黑色河水流入大海,兩岸濃密的叢林上垂掛著藤蔓。他們原本只打算修補兩艘船,同時補給淡水。他們實在不該冒險深入,可是馬可聽說那些低矮的山脈後面有座宏偉的城市,再加上修船需要十天,所以他和四十名蒙古衛兵爬上山頂一探究竟。站在山崗上,馬可看到叢林深處聳立著一座石塔,它高聳入雲,在夕陽餘暉中輝煌華麗,像燈塔般引誘著他,激起他的好奇心。

  可是,他們穿越森林時一片死寂,那應該足以警告他們。那裡像現在一樣沒有鼓聲,沒有鳥鳴,沒有猴群的尖叫聲。顯而易見的,死亡之城正等著他們。

  擅自闖入是個致命的錯誤。

  而代價不只是鮮血。

  三個人凝視著悶燒中的大船沉入海中,其中一根帆柱像根大樹倒下。二十多年前,父親、兒子和叔叔得到教皇貴格利十世的允許,離開義大利朝蒙古展開冒險之旅,直抵上都,在大汗的宮殿和園林裡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太長了。他們就像被囚禁的鷓鴣鳥。成為皇帝的寵臣後,波羅家族的人發現自己被綁住了,不是被鍊子綁住,而是大汗的慷慨豪邁和令人窒息的友情。如果離開必定得罪大汗的熱情,終於,幸運之神降臨,他們可以回威尼斯了。忽必烈汗派他們護送可亥金公主到波斯成婚。

  要不然他們可能永遠離不開上都……

  「天快亮了,」他父親說:「我們走吧,該回家了。」

  「到達義大利港口後,我們怎麼跟提巴度說?」馬塞奧問。提巴度是教皇貴格利十世的俗名,他曾是波羅家的世交,一直很支持這個家族。

  「我們無法確定他還活著,」馬可父親回答:「我們離開太久了。」

  「如果他還活著呢,尼可路?」他叔叔追問。

  「那就告訴他我們知道的,關於蒙古人的習俗和強大的國力,如同他當年的命令。但是不能提到這裡發生的瘟疫……沒什麼好說的,瘟疫已經結束了。」

  馬塞奧嘆氣,卻沒有放鬆下來。馬可在叔叔憤怒的眼神裡讀到他沒說出口的話。

  那些人的性命,不是瘟疫奪走的。

  他父親更堅定地重複,似乎這樣能讓事情成真。「已經結束了。」

  馬可抬眼看著年長的父親和叔叔。他們被翻騰的灰燼和夜空下的濃煙包圍著。只要他們還記得,瘟疫永遠不會結束。

  他低頭看著腳趾。雖然沙上的符號被抹掉,但仍然鮮明地烙印在腦海裡。他偷了一張樹皮地圖,上面用血畫著散布在叢林裡的廟宇和佛塔。

  那裡空無一人。

  除了屍體外。

  石頭廣場上散布著鳥兒的屍體,牠們似乎在飛翔途中被擊落。所有人都難逃劫難,男人、女人和孩童,牛隻和野獸,就連大蠎蛇都癱軟地掛在樹枝上,鱗片下的肉體都焦熟了。

  只有螞蟻活了下來。

  各種大小、顏色的螞蟻。

  密密麻麻地散布在石頭和屍體上,牠們緩慢肢解運走屍塊。

  他錯了……仍然有東西等著黑夜的降臨。

  馬可甩掉那些回憶。

  他父親發現馬可從一座廟宇偷回來的東西,立刻燒掉地圖,將灰燼撒到大海上。這件事發生在第一位士兵出現感染症狀前。

  「忘了這件事,」那個時候,他父親如此警告。「這和我們無關。讓它隨著歷史洪流消失吧。」

  馬可一定會遵守誓言,絕不告訴其他人這裡發生的事。不過,他撫摸沙子上的一個符號。他記錄了這麼多……毀滅這些知識對嗎?

  如果有別的方式保存它……

  彷彿讀到了他的心思,馬塞奧叔叔放聲說出大家的恐懼。「尼可路,如果可怕的病情再度出現,我們還要登上祖國的港口嗎?」

  「那就表示橫行霸道的人類氣數盡了。」他父親難過地說,輕敲著馬塞奧裸胸前的十字架。「那位修士早已了然於心,他的犧牲……」

  十字架原本屬於阿格里修士。這位聖多明尼克教派的修士,在受到詛咒的城市裡,犧牲自己拯救大家。他們立下了不名譽的協定,遵從他的命令離開,單獨留下他一人。

  他是教皇貴格利十世的姪子。

  黑暗海面上最後一道火苗消失,馬可低語著:「下次,老天爺還會救我們嗎?」

作者資料

詹姆士.羅林斯(James Rollins)

出生於1961年8月20日,是美國紐約時報暢銷小說作家詹姆士.查考斯基的筆名。詹姆士原本是一名獸醫和潛水員,在經過多年的寫作之後推出了《西格瑪中隊》系列,讓他一舉成為紐約時報排行榜的常客,從此專心於寫作。結合科學和歷史,他的動作冒險小說倍受稱譽,《西格瑪中隊》系列已經推出至第六集。另外詹姆士.羅林斯也曾經幫奪寶奇兵之水晶骷髏國撰寫電影小說,同時以詹姆士.克里蒙(James Clemens)的筆名寫作奇幻小說。他目前居住在內華達山區。 相關著作:《血修會系列3(完結篇):煉獄之血》

基本資料

作者:詹姆士.羅林斯(James Rollins)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0-04-21 ISBN:9786571042695 城邦書號:SPP25034124 規格:平裝 / 單色 / 52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