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人生最重要的問題:To Bee or Not to Bee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人生最重要的問題:To Bee or Not to Bee

  • 作者:約翰.潘柏璽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08-07-08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內容簡介

你要選擇眼前的生活?還是走不同的路? 本書授權七國語言,媲美《小王子》的感動寓言! 生活,不該只是汲汲營營! 你想過自己是誰嗎?是否覺得一切都忙亂得沒有出路呢?人生一定有更好的選擇吧?只要開始尋找就能找出新的方向,但你必須細心體察、深入檢視……,有時甚至還要質疑你的信仰與認知。 有時你覺得自己飽受煎熬,連最好的朋友都快讓你抓狂。有時境遇真的很嚇人,但生命好像以某種未知的方式提供了解答,你開始領悟到,生命太短暫,不該嚴肅以對……快樂不能用追求的,要從內心去體會……,而唯一的出路,就是向內在探索。最完美的當下就是現在,生命,是一段從我到我們的旅程。 小蜜蜂嗡嗡一直鬱悶的生活著-建立蜂巢,搜索糧食,哺育幼蟲,儲存花蜜,存放花粉,上床就寢,不斷重複。他總是想:一輩子就只能這樣了嗎?他不斷的自我懷疑,也受人排擠,痛苦不堪。他總是問:我是誰?存在的價值又是什麼? 直到他遇到了智慧的老蜜蜂伯特,直到經歷生死存亡的蜂熊大戰,直到遇到了出乎意料的峰迴路轉與曲折,讓他學到生命中最寶貴的教訓。他總是在自己還沒準備好時,就跌跌撞撞經歷一個又一個的難關,但每一個危機都讓嗡嗡更有智慧,更有洞見-讓他逐漸發現,最偉大的時刻就是當下,以及生命就是一段從自我到我們的旅程。 一點好奇,再加上一些對靈性的渴望,成了這篇睿智而鼓舞人心的小故事。 如果你沒有感受過熱,如何感覺冷?沒有經過下坡,怎知何為上坡?沒有體驗過痛苦,怎麼懂得快樂?原來,每一種選擇,都是圓滿與喜樂。 【名家推薦】 ◎東海大學社工系副教授 彭懷真 ◎活在當下 愛人如己! 「我常想,人類究竟要歷練多少挫折、經過多少災難,才能學會一些最基本的道理? 很多道理,大家都『知道』,只是沒有『做到』。 《人生最重要的問題》這本書,所講的都是很基本的人生道理,但也都是最容易被忽略,閱讀這本書,透過生動趣味寓言故事,再一次提醒自己:與其改變這個不完美的世界,不如先改變自己,換個角度,學會珍惜、懂得感恩,活在當下、愛人如己,人生變不一樣了,更美好了!」~暢銷書作家 吳若權 ◎「當花盛開,蜜蜂不請自來。這是一個使人愉悅的啟蒙寓言。」~史蒂芬‧拉維(Stephen Levine)《生命之歌》作者。 ◎「小孩可以馬上理解,大人則要花點時間,因為它踩到你的痛處」~讀者回響

目錄

◎川普祕訣一:你具備成功的條件嗎? 你具備「大膽想、出狠招」的特質嗎?事實上,所有白手起家的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都有這兩項能力。 ◎川普祕訣二:以熱情為動力 你在做每一件事時,都要替自己找到一個除了賺錢以外的使命或崇高目的,這樣你就能充滿熱情地做每件事。 ◎川普祕訣三:照你的直覺行事 如果你對自己做的事很在行,也能不帶偏見地分析數字,那麼你的直覺會幫助你,提供你正確的決定;一旦情況讓你不太確定,你就要耐心等待。 ◎川普祕訣四:為自己開創機運 ◎川普祕訣五:防人之心不可無 ◎川普祕訣六:以牙還牙 不讓人佔便宜 當別人惡意中傷你時,你卻不展開還擊,這時候你可不是「好人」,而是笨蛋。所以被人惡意中傷時,要主動還擊。 ◎川普祕訣七:永遠保持鬥志 如果你認輸,你就真的輸了,如果你坦然接受,決心度過逆境,那你就有 更好的機會。 ◎川普祕訣八:專心一志不鬆懈 當事情進展順利時,我常會哼一首歌「你自以為很紅,其實你一點也不紅。」所以我絕不允許自許自己自得意滿,我們總認為自己是「快要紅了」。 ◎川普祕訣九:實事求是,未雨綢繆 在事業上,你總會事先想好萬一某個生意結束時時,你打算怎麼辦?那麼為什麼不把這種做法,應用到婚姻上? ◎川普祕訣十:胸懷大志、成就大事 ◎附錄 川普在北美地區財富博覽會的問答錄精華

內文試閱

  這一天,是小蜜蜂嗡嗡最愛的日子-陽光暖洋洋,蔭下卻十分涼爽。地上因之前的午後雷陣雨依然潮濕,苜蓿葉飽滿多汁,蒲公英在綠草如茵的每一處灑上了點點斑黃,綴以罌粟花的橙橘色彩。大地景象與湛藍天空形成強烈對比,讓嗡嗡感到開心無比。   空氣中充滿了蜜蜂的嗡嗡聲。有掃過草地尋找理想花朵的蜜蜂,有沉入花中採擷花蜜與花粉的蜜蜂,還有回到滿載豐收蜂巢中的蜜蜂。這真是一幅勤勉的景象,嗡嗡想著:如果你停下來看看的話。   當嗡嗡觀察週遭,思緒也隨之飄進了那奧秘裡,進入了他熱愛探索的白日夢境。雖然他的眼睛是睜開的,但眼前的景物已漸漸從意識中褪去。萬物為何存在?這是怎樣發生的呢?……我們為何在這兒?……目的又是什麼?我,到底是誰?   一隻工蜂經過時,猛然將嗡嗡驚回到手邊的工作:「走吧,嗡嗡,我們還有活兒要幹呢!」   嗡嗡滿是困窘地起飛,停在附近的蒲公英上本能地開始採花蜜,但心裡卻想著:「又來了,這有什麼好急的呢?」我們居住在這極為美麗與豐饒的村莊裡,然而所有的蜜蜂們卻只對「擴張領地」這件事感興趣。嗡嗡無法理解,為何擴張領地這麼重要?   當嗡嗡採完花粉時,接著飛到另一朵花。他從雄蕊中拔出一粒粒的花粉,把它們塞進緊繃的黃色囊袋中,小心翼翼將袋子綁在右後腿的硬毛上。確認袋子綁好後,他又如履薄冰地塞滿另一袋,綁在他的左後腿上。當嗡嗡起身飛向蜂巢時,因為身上的重物而顯得格外費勁。   他降落在蜂巢入口處並往蜂巢裡前進。一如往常,蜂巢的通道有如一個迷宮,雜亂無章地擠滿了跑來跑去互相推擠的蜂群們。裡頭又黑又熱,通道中的蜜蜂居然還能自由移動,這可真是個奇蹟。一定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吧?嗡嗡在蜂群中邊推擠邊想著。   但顯然他的動作不夠快,後頭傳來一陣批評:「走快一點,嗡嗡,你把我們的路全都堵住了!」   在他趕緊往蜂巢移動時,卻撞上了另一隻蜜蜂導致花粉濺出。後頭又傳來另一聲咆哮:「做不好就不要做了。」   一臉尷尬的嗡嗡很快收集起濺出來的花蜜,匆匆走向蜂巢。他把花蜜放回庫房裡,其他的蜜蜂也是一秒鐘都沒浪費。嗡嗡在蜂巢中向來就感到緊張與不適,但不知為何今天卻特別難以忍受。他等不及要走到外面,因此試著加速前進。在看見外頭一絲光線劃過黑暗之前,簡直像是過了永恆之久。    嗡嗡降落在白楊枝上。「我到底是哪裡不對勁?為何我就是不能像其他蜜蜂一樣滿足於現狀?而我的夥伴們為何就是不能了解,生活不應只是建造蜂巢與繁衍後代而已?」   嗡嗡知道自己與族裡其他工蜂一樣,都是勤奮的工人,但是這些不安思緒已經開始影響他的工作。他早就因為自己的奇怪問題與行徑而被同伴喻為「古怪先生」,現在更可以加上「懶散先生」與「無能先生」兩項頭銜了。   他環視附近的草地、溪谷與高處的山澗。沒錯,這是谷中唯一的一小塊草原,他也知道整個蜜蜂棲息地都仰賴此處生長的苜蓿葉與花朵。他還知道他們得不斷跟大黃蜂、蜂鳥與蝴蝶搶奪有限的食物供應。他早已聽過女王蜂說過千百遍:「工蜂們,養活我們的只有一小塊草原,所以今天就讓我們更加勤奮工作,使蜂房滿載糧食吧。」然而當一個蜂房裝滿糧食後,他們馬上又開始填充另一個,永遠沒完沒了。   雖然嗡嗡已經厭倦了日復一日不斷地忙亂熙嚷,但最讓他煩心的,卻是族裡所漫佈的隱約恐懼。這是一種難以言喻,好似會奪走工蜂性命的驅力。雖然這是個豐饒的村落,但大家卻活得好像饑荒將至。他們就像螞蟻與毛蟲一樣,衣食無缺,但為何就是不能放慢步調,少繁殖幾隻子孫,讓大家都更輕鬆享受生活呢?   喔,還有一件事。為何每個人都必須時時刻刻裝得很「精神抖擻」呢?   嗡嗡從族群裡察覺到,他並非唯一有此感受的蜜蜂,然而大家對這個問題卻避而不談,只因為這根本不見容於群體。因此他對其他工蜂隻字未提,但這更加劇他的孤立感。   嗡嗡向上凝望著谷頂帶著缺口的山峰。上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那裡又有些什麼?謠傳那上面並不適合蜜蜂居住。有人說,在那裡,只要眼睛所見之處都覆蓋著冰河;還有人說那裡是一落千丈的陡峭荒漠;更有人說那裡的山巒綿延至遼闊汪洋。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從來沒有蜜蜂試圖飛越那裡,那是蜜蜂們絕對不會做的事。嗡嗡也曾試圖往上飛,但一旦越過森林,就落入永不停歇的冷冽狂風中。儘管如此,嗡嗡仍一再猜想著。   此時急馳過的一隻雄蜂大聲吆喝:「嗡嗡,趕緊準備工作了!」唉,每次正準備要自得其樂時,就必然有人來壞他的好事。   嗡嗡往草地前進,再次裝滿糧食並回到蜂巢。他知道自己是隻生來就要勞動的工蜂-他得建造蜂房、哺育幼蟲、整理環境,搜索糧秣並存放花蜜花粉,還要保家衛國抵禦外侮。   只是,這最後一項工作尤其讓嗡嗡感到厭惡,他希望自己永遠不會被召喚從戎。   整個下午,嗡嗡不斷強迫自己完成手邊的工作,試著不去想著那些好奇的煩人事物。他提醒自己只是隻小蜜蜂,無法獨力解決世上的所有問題。他活在一個勤勉的社會,合群可是至關重要的事。有些蜜蜂已經開始疏遠他了,他可不想變成不折不扣的怪人。從現在開始,他要專心工作,一切都會好轉的,畢竟其他的蜜蜂也從來沒有抱怨過。

02

  這幾天,嗡嗡前所未見地拚了命的工作,現在可沒人會指控他偷懶了。他不斷往返蜂巢與苜蓿葉之間,總是滿載而歸。他希望工作能集中他的心神,因為古諺有云:「閒散的心乃是魔鬼的作坊」,而且他也當真開始相信這句話了,他的胡亂思緒只會製造困擾。他提醒自己,合群才是他真正渴望的。   有時候嗡嗡幾乎能說服自己了。當然這之中帶著些許麻木,不過,嗡嗡試圖告訴自己這無所謂。   然而事實的真相卻是,大部分時間,嗡嗡仍繼續思索著,質疑著,好奇著;他就是無法克制自己。搜索糧秣是一項花不了太多心思的本能活動,現在,嗡嗡居然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懷疑人生的目的,這已經快把他逼瘋了。   有天早晨,幾隻坐在蜂巢旁的嫩枝上的蜜蜂,正在觀察蟻垤上的螞蟻。有些螞蟻正合力把一隻死蒼蠅拖往巢穴,另些螞蟻正在挖洞,但多數螞蟻只是漫無目的的亂竄。   「看看這些沒大腦的螞蟻。」一隻蜜蜂嘲笑著。   「可不是,他們成天只會原地打轉。」另一隻蜜蜂附和著。「他們只關心建造最大的蟻窩,生出更多的螞蟻。他們就像機器一樣,對自我與生命毫無自覺,一切看來毫無意義。」   嗡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這正是他對自己族類的看法!他不禁脫口問道:「那我們跟這些螞蟻又有何不同呢?」   「哪裡不同?」第一隻蜜蜂駁斥著。「當然不一樣!首先,我們比他們大得多。」   「但大小不具任何意義,」嗡嗡回答。「大小只是相對的。」   「也許,但他們看來全都一樣;你根本分不清誰是誰。」   「此外,我們會飛!」第二隻蜜蜂忙著解釋。   「還是沒差啊!」嗡嗡反駁,「我們都是用自己的方式來生存的生物。」   第三隻蜜蜂耐心地說:「蜜蜂是特別的—我們是比螞蟻高等許多的動物。看看我們精密的蜂巢,繁複的社會結構,驚人的繁殖力還有儲藏花蜜的方法。唉唷,螞蟻根本無法製造蜂蜜,他們在這方面與我們完全不能比。」   「但我相信螞蟻也懂很多我們不懂的事,」嗡嗡反駁。「我們沒有看過蟻窩。也許他們也擅於自給自足,生養眾多。事實上,它們的族群可能比我們還要龐大。」   嗡嗡知道自己正在惹禍上身。有些蜜蜂已經不耐煩的飛走了,但多數蜜蜂還是留下來,面面相覷,咕噥著等待領袖們解決這個問題。最後,一位權威者終於說話了。   「大家肅靜,肅靜!我們與螞蟻真正的不同是,螞蟻只是族群裡的一小部分,他們沒有自覺,我們卻是獨立個體,了解自我價值與環境,我們享有自我意志來做自己想做的一切。」   嗡嗡不敢置信的問:「自由意志?」他反駁:「我們夜以繼日都在築巢、覓食與繁殖,你怎麼能說我們有自由意志?」   「年輕人,這是因為我們能自由選擇要構築蜂巢的哪個部分,要從哪朵花採蜜,要飛行哪條路線,要哺育哪隻幼蟲。一隻蜜蜂還需要企求比這更大的自由嗎?」   這時已聚集了大批群眾,低聲附和著。   嗡嗡明白這個爭論是個死胡同。他過去幾天的自我克制和努力很快地折損耗盡。   終於明白這根本是白忙一場,嗡嗡搖了搖頭,不發一語的飛進森林深處。而剛才集結的群眾則同意,他們已經成功捍衛了真理。   嗡嗡漫無目的穿梭在樹林裡,感到極度氣餒。「事情怎會變成這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到底哪裡不對勁兒?為何我就是無法融入群體中?」他停在潺潺溪流沿岸的沙地上,眼神空洞望著流轉的溪水。   感覺到有人出現,他抬頭往上游看了一眼。一隻觸鬚歪斜的老蜜蜂正不動如山坐著閉目養神。此時老蜜蜂突然張開眼睛,對嗡嗡點頭微笑,嗡嗡也以禮相報。   「小夥子,別讓他們擊垮你,」老蜜蜂憐憫地說。   嗡嗡一頭霧水。顯然這隻老蜜蜂知悉剛才草地上發生的一切。「你說別讓誰擊垮我?」嗡嗡裝傻問道。   「其他蜜蜂呀,」老蜜蜂漫不經心回答:「現在你在族裡可是家喻戶曉了。」   嗡嗡瑟縮了一下。   老前輩起身停在嗡嗡旁邊。「我叫伯特。」他說。   「很高興認識你,」嗡嗡垂頭喪氣說道:「我叫嗡嗡。」他抬起頭端詳這隻不尋常的老蜜蜂。「你怎麼會在這裡?」嗡嗡問。   「我每天都會來這裡進行一些自我反省。」   「反省?反省什麼?」   「自我省思,」伯特回答。「在這大草原上,很容易迷失自己。」   突然間,伯特吸引了嗡嗡的注意力,他從沒聽過這種說法。「那你幹嘛閉上眼睛?」嗡嗡問道。   「這可以防止我分心。」   「嗯,」嗡嗡回答。伯特對嗡嗡報以鼓勵的微笑說:「我一直在注意你,你使我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你與眾不同,如果你想要認識真正的自己,就必須接受這一點。我知道有時候異於他人並不好過,但這卻可以帶來難以置信的……豐富經歷。」   嗡嗡感到相當欣慰.得知自己不是族裡唯一一隻個性迥異的蜜蜂,不過他在伯特的鼓勵中也沒找到多少安慰。「每次我一開口,就會把事情搞砸。如果我說真話,就會被大家排擠,但要我壓抑自己,卻又很痛苦。」   「孩子,你得尋求中庸之道。」伯特回答。   「聽著,你是隻工蜂,若要活在群體中,你就必須盡本分。但這不表示你不能做真正的自己。讓你感到不快樂的,不是你的工作,而是你的態度—你以為工作就是生活的全部。但其實你可以同時工作與思考呀,你不是經常這樣?」   「你能夠在工作的同時欣賞這美麗的村莊,也能在每天例行公事中添加些樂趣與探索。這些都取決於你的心態,你可以入世,卻不必隨波逐流。」   「但其他把生命全耗費在夜以繼日工作、工作、工作,直到猝死的那些蜜蜂又怎麼說呢?」

延伸內容

比成家立業更重要的幸福功課  ◎文/彭懷真(東海社工系副教授)   美國CBS電視代表性新聞節目「六十分鐘」今年二月二十一日報導:美國最大蜂農在去年冬天至今春損失了一半養蜂。美國公共電視 Nature「自然」也報導:前年美國有兩百四十萬個蜜蜂群,但是二○○七年初,無數蜜蜂離巢採蜜,一去不返。今年春天尚未結束,蜂群總數銳減了四分之一。有些地方,蜂農損失了百分之九十的養蜂。據估計死亡蜜蜂的總數達到百億隻。   蜜蜂不只提供蜂蜜與花粉供人類食用,對農業更重要的是它們所扮演花粉傳播者的角色。蜜蜂銳減將帶給美國百億美元的農業損失。缺少了蜜蜂傳播花粉,上百種的經濟作物將受到影響,包括各種人們日常食用的瓜果蔬菜。幾乎百分之九十的開花植物都依賴蜜蜂傳宗接代。如果蜜蜂絕跡對人類、對整個世界的生態將是一場浩劫。有些科學家認為這場浩劫將比地球暖化來的更快速、更急劇。   就在蜜蜂的生存發展面對空前考驗的歷史時刻,《人生最重要的問題:ToBee or Not to Bee》適時出版。本書不是探討蜜蜂與生態關係的科學著作,而是透過蜜蜂的實例來分享深刻的心靈小品,使我們注意到人類長期的朋友「蜜蜂」對妳我到底提供什麼生命意義。蜜蜂的勤奮與團結都讓世人多所學習。但是,如此重視群體的動物卻也可能使個別的蜜蜂失去自主性,想要獨自發揮所長,很不容易。就像這本書中的主角所疑惑的:「我可不可以單純地只做自己?不必理會建造蜂巢與繁衍後代這樣的任務?」   傳統以來,人類的普遍人生功課就是「成家以繁衍後代,立業以證明能力。」但是在我們的內心中總是有這樣的聲音:「如此努力的人生,夠嗎?有必要嗎?」我們到底要如何證明自己的存在,難道只是成家與立業嗎?這本書的書名是「To Bee or not to Bee」,命名絕佳。因為蜜蜂的英文就是「Bee」,正巧用了莎士比亞名著<哈姆雷特>的名言,在該劇,甚至莎士比亞所有作品中,最有名的一句台詞之一莫過於哈姆雷特王子的這段獨白「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生存還是死亡,這是根本的問題。)   「To be or not to be」,用白話說,就是「做還是不做」,當一個人做了什麼之後,存在的狀況就不同了,所以用「to be」來說,而不是人們熟知的「to do」。建造蜂巢與繁衍後代等都是「做」,但每個人因此有不同的「存在」。大家都知道成功與幸福很重要,不過,成功靠著「做」,靠努力、靠辛苦、靠爭取,但是幸福是什麼?應該是自己能真實地存在,在經歷無數人生考驗後,許多人都同意:「幸福就是真正地做自己。」   真正做自己,也可以說是「反璞歸真」,這是可貴的,我們能真誠地對人、真心對自己,回到那個不作假、不虛偽、不取悅、不諂媚的自己。   我們都熟悉這首兒歌:「小蜜蜂,嗡嗡嗡,飛到西,飛到東。飛到花叢中,蝴蝶在跳舞。飛到小河邊,蜻蜓在點水。飛到校園裡,學生在做操。飛到森林裡,知了聲聲唱…」飛來飛去的蜜蜂,傳播了花粉、製造了蜜蜂,你可以認為牠們辛苦,但牠們在辛苦中,可能是快樂的,也對世界提供貢獻了。我們呢?能否在持續努力中,服務社會之時也找到自己,更找到幸福的原點。

作者資料

約翰.潘柏璽

約翰.潘柏璽與生俱來的濃厚好奇心,使他熱切追求生命與靈學的學習,他生長在南佛羅里達州,取得企管碩士學位。約翰為海倫凱勒國際機構在印尼協調「維他命A計畫(防盲事工)」,隨後又為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在伊利諾州南部,規劃了佔地七萬英畝的凱奇河生態保護區。約翰目前與妻子及女兒住在科羅拉多的博爾德市。

基本資料

作者:約翰.潘柏璽 譯者:程珮然 繪者:羅莉.貝洛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NEW 出版日期:2008-07-08 ISBN:9789866662669 城邦書號:BN1018 規格:膠裝 / 全彩 / 120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