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學習就這8件事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西班牙2007年勵志成長暢銷書,一上市狂銷300,000冊,《商業周刊》1064期特別推薦! ◆運用故事的魅力,探討人生必修的八堂課,活潑有趣,發人深省! ◆王文靜、李仁芳、徐光宇、陳藹玲、黑幼龍、蔡志恆、戴勝益等知名人士強力推薦! 人生重要的八堂課,你修好了嗎? 上課、聽演講,都不如透過故事學習來得精采! 觀點、創意、寬容、善良、改變、學習、合作、領導這八件事,學通學透一輩子受用無窮! 觀點、創意、寬容、善良、改變、學習、合作、領導;到底是什麼?對人的一生有哪些影響?又該如何學習養成?以上八個課題是最多人感到困惑、經常思索探討的,但從來沒有人像西班牙暢銷作家、管理顧問Juan Mateo詮釋得如此鞭辟入裡,一針見血;在一則則拍案叫絕的故事中,領受到作者的幽默與智慧,在每個課題的解惑中,看到作者不同於俗的另類觀點。 全書由一位培訓中心的老師串場,在課後之餘,以簡單具深思的寓言故事,回答學生或朋友們的疑問。就拿「觀點」(Points of View)來說,一天,有位學生苦惱地抱怨公司裡的人常因持不同的立場而鬧得不愉快。在判斷究竟孰是孰非之前,老師先說了一個故事: 一位猶太教牧師坐在教堂的長椅上祈禱,一位年輕人走進來要求牧師教他猶太教的法典--《塔木德經》。牧師思索後,便提出一個要求「只要你能答對四道簡單問題中的一題我就教你。」第一個問題:有兩位打掃煙囪的清潔工,有一天兩人不小心一起掉進煙囪裡,爬出來時,一個人全身骯髒,另一個人卻全身乾淨。你認為誰會去洗澡?年輕人不思索答:「當然是全身骯髒的那一位。」牧師搖頭說:「從『現實』的觀點來看,兩個人爬出來之後,髒兮兮的清潔工看著乾乾淨淨的同事,會想說:好家在,我還挺乾淨的。但是,那個乾淨的人,打量著髒兮兮的同事,卻會想說:天啊,我怎麼這麼髒?所以呢,會去洗澡的人,是那個乾淨的清潔工。」 年輕人點頭問:「給我第二個問題吧!」牧師又重複一樣的問題,這次年輕人變聰明地重複牧師剛剛的答案,認為「全身乾淨的人會去洗澡」。牧師又搖頭說:「從『真理』的角度來看,兩個人爬出來之後,一定會低頭看看自己,想弄明白自己到底髒不髒。結果,那個髒兮兮的清潔工發現他髒得可以,所以,他會去洗澡。」 這個答案令年輕人不服氣,希望牧師繼續他的第三個問題。同樣地,牧師重複一樣的問題,年輕人也學牧師回答上述兩個觀點的答案後,牧師還是搖搖頭說:「從『形而上』角度來看,兩個人掉進同一個煙囪,爬出來之後,是不可能一個人乾乾淨淨,另外一個人髒兮兮的。要麼,兩個人都髒;要麼,兩個人都很乾淨。所以,根本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第四次同樣的問題,年輕人會用什麼樣的觀點回答呢? 對於「觀點」,Juan Mateo認為: 1.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是考量所有的觀點,無論它們與我們的立場如何天差地別。 2.傾聽所有的觀點。你要明白,這是讓我們決策更加有效的捷徑。 3.在衝突中,可能會有一個以上的正確觀點;因此,在達成共識前,必須逐一了解每個人的立場。 4.所謂的管理能力,絕大部分取決於上面的幾個要點。 讓我們再來看看「寬容」: 有個屠夫開張做生意,招呼客人之餘,他發現有隻狗鬼鬼祟祟的溜了進來。屠夫瞪了牠一眼,怪叫幾聲,想把這個不速之客趕出去。這狗嚇了一跳,拔腿就跑,過了幾分鐘,牠又磨磨蹭蹭的挨了進來。這過程重複了幾次,屠夫這才注意到這狗嘴裡,好像叼了什麼東西。 屠夫從櫃臺後面鑽了出來,走近這隻狗,原來牠嘴裡有些個塑膠小包,裡面有張紙條。屠夫從狗嘴裡拿出紙條,唸了起來:「請給我半斤排骨、五根香腸。」在這個塑膠袋裡,除了紙條之外,還有一張五十歐圓的紙鈔。 屠夫把牠要的物事準備妥當,把排骨、香腸跟找的零錢,用塑膠袋包好,放進購物袋裡。他把購物袋的提把在狗鼻子前晃了晃,這狗就叼了起來,離開肉舖子。 屠夫意外至極。他決定一探究竟。這狗搖搖擺擺的沿著人行道前進,在交通號誌前面停了下來,先把購物袋放在地上,再用後腿站起來,前爪摁了行人專用鈕,然後叼起購物袋,規規矩矩的坐著等,綠燈亮了,牠這才慢條斯理的過到對街,往前走了幾碼,來到一個公車站牌。牠在站牌前面研究公車路線,找到隊伍的末端,坐下,等車。 很快的,來了一班巴士,這狗沒搭理它。又一部來了,這是走另外一條路線的公車,只見那隻狗從後門輕巧的跳了上去,司機也沒注意到牠。屠夫簡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緊跟在後,上了這班公車。 三站之後,這狗又用後腿站了起來,按了下車鈴,等著下一站下車。公車停妥之後,這狗故技重施,一跳就跳到了人行道上。屠夫也趕緊下車。一人一狗又走了幾分鐘,來到一間屋子的前門。這狗把購物袋放在地上,用前爪抓了抓門,吠了幾聲。幾分鐘過去了,門還是鎖得緊緊的。 這狗耐心的等了好一會兒,然後,跑到花園的短牆旁邊,縱身一越,站到牆上,一直朝屋裡頭看。隨後,又是一跳,跳到了窗台邊,抓了兩下玻璃,跳到地面,跑回門口。過了一會兒,這門終於開了,一個男人一露臉,就狠狠的揍了牠幾拳,嘴裡不依不饒,一直罵牠怎麼這麼沒用? 屠夫完全看呆了,直到這個當口,他才回過神來。趕緊衝上前去,一把拉住那個男子,叫道:「拜託,拜託,你不要打這隻狗好不好?這狗是天才啊!」 「天才?天才!」這男人更惱火了,「牠是天才?這已經是這禮拜這個笨東西第二次忘記帶鑰匙了。」 對於「寬容」,胡安‧馬帝歐這樣說: 1.在團隊裡,只有要求、沒有關懷,跟只有關懷、不敢要求一樣的糟糕。 2.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要牢記:同情心永遠派得上用場。 3.批評之前,先讚美。 【名家推薦】 ◎「同樣是比手勢,豎拇指,會得到對方的微笑招呼,伸中指,卻招致對方的氣憤怒罵。同樣是一本書,有的枯燥空洞,有的卻活潑有趣,而《學習就這8件事》發人深省,我一定要告訴大家!」~戴勝益(王品集團董事長) ◎「人性的弱點和對治的方法,跨越國界,有驚人的共通之處。這本西班牙暢銷書,不只提供職場成功秘訣,也點出了學校沒教、卻最需要學的課程──現代社會中做人處世的精要。讀來輕鬆但大有收穫!」~陳藹玲(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神父告訴我的故事,四十一年來,絕大部分烙印在我的記憶!』故事的敘述,有一種發人深省並記憶長久的影響。本文作者胡安‧馬帝歐充分運用故事的魅力,讓人讀來輕鬆自在,享受閱讀學習的趣味。」~徐光宇(統一星巴克總經理)

目錄

〈導言〉
〈自序〉

1.觀點
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是考量所有的觀點,無論它們與我們的立場如何天差地別;在衝突中,可能會有一個以上的正確觀點,因此必須逐一了解每個人的立場,才能達成共識。

2.創意
理解的知識越多,我們越有機會發明另類的創意公式,有能力組合更多的元素;為了開發新的創意,我們必須用特殊角度,觀察一般的現象。

3.寬容
在團隊裡要求與寬容必須剛柔並濟。只有要求、沒有寬容和只有寬容、不敢要求一樣的糟糕;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同情心永遠派得上用場。

4.善良
千萬不要因為別人的暗中陷害,改變了自己善良的本性;你多花一秒鐘思考怎麼報復別人,等於多浪費了一秒時間,耽擱了自己的新計畫。

5.改變
「這事兒一直是這麼做的!」這句話的骨子裡其實是:我們過去有過去的老規矩。它不能是,也不該是拒絕變革的藉口;一個忙得不可開交的組織,員工根本沒有時間八卦。

6.學習
成功讓我們至少腦殘百分之三十。日常生活提供我們永無止盡的學習機會,千萬不要錯過,好好思考身邊的風吹草動。

7.合作
團隊合作是一個永恆的練習,不斷測試你到底有多謙虛、服務他人的意願有多堅強;團隊合作的關鍵在於:你要承認這世上沒有任何一個完美的人。

8.領導
領導應該協助同仁完成他們的目標,但要確定屬下自己動手,不能越俎代庖;衡量一個領導的能力,不是看他是誰,而是他帶出怎樣的團隊。

導讀

【導言】  ◎文/桑定雅各‧阿瓦瑞茲‧狄蒙教授

  把他當成一個朋友也好,當成一個訓練顧問專家也罷,如果你要舉一個胡安.馬帝歐最醒目的特質,那麼,就是他滿肚子典故軼事,總能說得引人入勝。只要他一開講,頓時會吸住所有人的注意,勾起人們無窮的好奇。而我每次也都會放下手邊的工作,聽聽他想講什麼故事,有何寓意。胡安善體人意,機智敏銳,他那些發人深省的故事,讓我的人生、工作,因而受益匪淺。在《學習就這8件事》裡,胡安分享了他對於管理的想法與他最關切的課題,靠著說書人的本領,更把他思想的精華,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本書的形式很有趣,讀起來很容易。透過深入淺出的故事,每個人都可以從其中上到一課。故事選得好、說得妙,構想新穎、娛樂性十足,跟一般嚴肅的課程、枯燥的討論完全相反。胡安不時要求讀者放慢腳步,停下來,思考。(在現今的社會裡,放慢腳步,思考,哪怕是一兩分鐘,都是多麼難的事情!)他就是有辦法讓這些童話般的故事,從夢中世界走出來,賦予新的管理意義,真是難能可貴。

  在這個緊張兮兮、兵荒馬亂的世界裡,這本書傳遞出了平靜與幽默。他搭起了一道神秘的橋梁,把原本相互質疑、蔑視的兩個世界──邏輯與想像,連結起來,完成了這本書。在這個小品集裡,商場血戰贏得的經驗與千錘百鍊的專業知識,彼此映證,然後被人人都藏在記憶邊緣的童心,交揉在一塊兒。

  這是一種觀看現實的創意角度,質疑我們深信不疑的典範。書中帶給我們各種挑戰與概念,告訴我們必須融合現實的需要與人性的同情(兩者如果各行其是便窒礙難行),提供我們可以廣泛運用的聰明法則,讓我們有能力面對人生中不可避免的艱難與低潮。我們將會因此揚棄我們根深蒂固、墨守成規的舊習慣,承認我們必須再現實的基礎上,營建自己的夢想,迎向光明的前景。在這本書裡,論述合作的那一章,尤其精采。在我們西班牙,不知道有多少公司,至今還得面對這道糾結的難題。我們要不走上別無出路的極端個人主義,自私自利以終;要不,就會退化成為一個面目模糊的整體,想盡辦法,讓我們維持在一盤散沙的狀態。從這個觀點來看,這本書用一個優雅卻諷刺的語調,分析我們的國技與思維傾向──嫉妒,更顯難能可貴。而作者用書中那些可愛的小故事,告訴我們要發揮人性善的一面,告訴我們要如何做個有用的人、如何體諒別人,接受別人的錯誤、堅忍圖強,維持紀律與訓練,讓我們找到一條生路,避免持續沉淪。

  我們要藉此強調:如果你想要不斷強化、更新你的領導能力,那麼你必須教大家要有責任感與自由思考的能力、激發大家天賦的創意,同時,萬萬不能脫離我們信守不渝的價值。聰明的讀者,這段話的意思是:在你手上的這本書,讀起來輕鬆愉快,你不會打瞌睡,但可以得到人生與工作的新領悟。現在,我很高興把作者介紹給你,讓你們兩個痛痛快快的聊個天,讓這些小故事,刺激你無窮無盡的想像力。

序跋

【自序】  ◎文/胡安‧馬帝歐

  這些年來,我一直設法當一個好老師。也許最終我必須坦承,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我在十八歲教第一堂課的時候,並沒有料想到這件事情竟是如此艱難。但至今,我可以很篤定的說,教書,這個天職讓我成為全世界最幸運的人──我的工作就是我的嗜好。我不是說,我教書是因為我天賦異秉,或是我這個人多麼與眾不同,但我在職業生涯中,曾經努力過,也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一個好老師。

  即便是如此,比起成千上萬的老師,我還是覺得自慚形穢。他們在社會地位上、在經濟待遇上,都沒有得到好好的照顧。為了他們的深受委屈,我在這裡,真要發出不平之鳴。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幹教書這一行的,都不寄望賺到大錢。但在收入不怎麼優渥的情況下,又希望他們能跟鐵打的超人一樣,日復一日的挑起教育孩子的責任,我認為,給予他們適當的回饋,是合乎公平正義的舉措。因此,我建議恢復老師「大師」(MATER)的稱號。如果我們真的願意這麼做,在這個名詞裡,也一定要含有足夠的尊嚴與敬意。

  我在耳濡目染之下,從我的大師言教、身教中,學到了不少東西。為了鼓勵同仁上進,在今天的企業裡,有一樁很重要的任務──讓大家樂在學習。我的第一堂課來自阿勒傑卓神父。那時,我剛滿七歲,神父在馬爾斯特兄弟學校裡當老師。他用自己杜撰的歷史故事,不斷的告訴我:歷史讀起來其實很有趣。他滿肚子的掌故軼事,更讓我在興奮之餘,體會到好些真正緊要的教訓。

  神父告訴我的故事,四十一年以來,絕大部分都烙印在我的記憶裡,不時的在我腦海浮現。也就是因為過去這段的學習經驗,使得我也想講些故事給我的學生聽,好讓他們比較容易理解我想解釋的一些觀念。這本書集結了好些我在不同場合裡講過的小故事,別看它們不起眼,隨著時間的消逝,裡面的智慧更凸顯它們在教育上的功能與效率。至於這批故事的來源呢,我就說不大清楚了。有些故事源自東方,有些故事是熟悉我的朋友或學生,提供給我的。無論如何,我自知有掠人之美的嫌疑,謹此致歉。我由衷希望你在暫時離開團隊的片刻,能很愉快的讀完這本小書,想一想我提醒你的道理。我跟你保證:我並不想把這本書寫成針對某些課題的操作手冊,理由很簡單,某位大師說過:真正重要的課程,沒法教,只能學。

  感謝你的信任。

內文試閱

1. 觀點

  前一陣子,我替一群高階行政主管上了一課。看來公司方面是希望他們對於領導、團隊合作、成功動機之類的概念,能有深一層的領悟。我跟他們打了好一會兒的交道,這才從他們的討論裡面發現:每個「對手」都擺出一副永不妥協的姿態,所以呢,對話並不是在尋求解決的契機,反倒像是獨白,淪為各說各話,完全無助於了解對方的立場。

  最後,辯論的氣氛變得十分熾熱,參與者個個態度強硬,對於別人的建議,置若罔聞。我冷眼旁觀,看他們有沒有辦法化解衝突,獲致結論,只可惜,事與願違,大家越吵越激烈,情緒遠超理性,對立的距離,因而拉得更遠了。

  聽好,我說,讓我告訴你們一個故事,讓你們明白誰對、誰錯。這個秘方很有用,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喜歡「擊敗」我們的對手──特別是有朋友在場加油的時候。 

掃煙囪的工人

  工作就要結束了,夜晚,即將翩然降臨。猶太會堂裡,一個拉比(rabbi,譯註:猶太教長老)坐在椅子上,獨自祈禱。

  這個拉比是如此的虔誠,渾然不覺有個年輕人默默的走進會堂,朝著他的方向走來。

  這年輕人頂多十六七歲吧。他在拉比身邊坐了下來,輕手輕腳,生怕驚擾了他。過了好幾分鐘,這年輕人發現,拉比禱告出了神,所以,他只好挨近拉比身邊。

  「拉比,對不起,晚安。」

  拉比有些驚訝,抬起頭,拿掉眼鏡,回答道:

  「下午好,孩子,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嗎?」

  「就是想跟您聊聊,一下子就好,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會不會打擾您?」

  這年輕人態度謙和,語氣中難免有些這個年紀的急切,看來,他在尋覓一個簡單、直接的答案。

  「你說吧,」拉比說,「我的時間屬於需要它的人。」

  「拉比,」那年輕人的聲音變得嚴肅、正經起來。「我來您這裡是因為我想變成猶太人。」

  年輕人話還沒講完,拉比就打岔了:

  「這,當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請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想要變成猶太人呢?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拿定了這麼重要的主意?」

  「這倒簡單,拉比。因為我認識的猶太人都很有錢,我也想變有錢啊,所以我研究了半天,就想請您教導我《塔木德》(Talmud,譯註:猶太教最重要的文獻集),這麼一來,我或許可以找到致富的方法,讓我的日子好過些。」

  拉比揉了揉眼睛,換個比較舒服的坐姿,拍了拍身邊的座位,示意年輕人坐過來。看來,要勸導這個年輕人,著實得費一番唇舌。

  「聽好,孩子,請你聽好:要不要改宗做個猶太人,不能這麼思考。猶太是一種宗教、一種生活的哲學、一番超越我們今生、邁向未來的道理。」

  年輕人好像早就知道拉比不會理解他真正的想法,屁股動來動去,很不耐煩,顯然是並不欣賞拉比的長篇大論。

  「拉比,如果您不打算教導我《塔木德》,拒絕讓我改宗當猶太人,那也沒關係。」他有些傲慢的說,「我相信別的會堂,會有別的拉比,能夠體諒我的苦衷。」

  年輕人一邊說,一邊伸出手來與拉比相握,權充告別。

  「謝謝您,拉比。再見。」

  年輕人朝門口走去,拉比的目光緊盯著他,心裡想著這個年輕人即將犯下的錯誤。這孩子錯得厲害,如果這麼一意孤行下去,他會因此賠上他的一輩子。

  「請等一等,」就在那年輕人正要開門走人之際,拉比叫道,「你得同意我的條件。」

  年輕人腳跟滴溜溜的一轉,三步併兩步走回拉比的身邊。待他坐定之後,拉比說了:

  「我實在不想見到你就這麼離開。我經常跟別人說,我在這裡就是來幫忙的,沒幫上你的忙,總是過意不去……」他頓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我想我們倆應該可以達成某種協議吧?」

  「怎樣的協議?」

  「這樣的協議。」拉比解釋說,「我呢,要問你四個問題。我可以保證這四個問題,都不是什麼很艱深的技術問題,也不需要在概念上多做講究。絕對不會難到你無從答起。簡單來說:不用事前準備,因為真的太容易了。」

  拉比把條件解釋得很清楚,這年輕人也露出很有興味的神情,閃出躍躍欲試的光芒。

  「我會提出四個問題,只要你能答對一題,」拉比說,轉過臉來,正對年輕人的眼睛,「我就答應教你《塔木德》。但是,萬一你一題都沒答對,那麼,只好請你放棄當猶太人的心願了。」

  拉比想與年輕人握握手,作為他同意這個條件的象徵。   年輕人毫不考慮的伸手相握,拉比開始提問了。

  「很好。那麼,我現在要請你仔細聽好,把答案想明白了之後,再回答我。不管想多久都沒有關係。你,準備好了嗎?」

  「好了,我準備好了。放馬過來吧。」年輕人回答道。他有些緊張,彷彿沒法安穩坐在板凳上。

  「第一個問題。兩個猶太清潔工在清理煙囪。突然之間,兩人都掉進煙囪裡面了。這兩個人爬出來之後,一個很乾淨,一個很髒。我的問題就是──哪個人會去洗澡呢?」

  年輕人端詳了拉比半晌,不敢相信他的耳朵,答案馬上浮現在心裡面,這也未免太簡單、太明顯了吧?

  「答案很清楚啊,」他回答說,「髒兮兮的那個人會去洗澡。」

  「抱歉,我的朋友。」拉比說,臉上閃過一抹狡猾的微笑。「從『現實』的觀點來看呢,兩個人爬出來之後,髒兮兮的清潔工看著乾乾淨淨的同事,會想說:好家在,我還挺乾淨的。但是,那個乾淨的人呢,打量著髒兮兮的同事,卻會想說:天啊,我怎麼這麼髒?所以呢,會去洗澡的人,是那個乾淨的清潔工。」

  這年輕人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但終究沒吭聲。沒關係,反正他還有三個機會。

  「您要這麼說也成。」他同意。

  「好的,那咱們繼續了。第二個問題是:兩個猶太清潔工在清理煙囪。突然之間,兩人都掉進煙囪裡面了。這兩個人爬出來之後,一個很乾淨,一個很髒。我的問題就是──哪個人會去洗澡呢?」

  年輕人這次更狐疑了,一時之間,他不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拉比是不是在耍他?要不乾脆去找別的拉比?。但承諾在先,不好食言,他還是硬著頭皮答道:

  「根據您先前的說法呢,那個乾淨的清潔工會去洗澡。」

  「唉~」拉比先嘆了口氣,年輕人的表情僵住了。「並不是這樣的。因為從『真理』的角度來看,兩個人爬出來之後,一定會低頭看看自己,想弄明白自己到底髒不髒。結果呢,那個髒兮兮的清潔工就會發現他髒得可以,所以呢,髒兮兮的清潔工會去洗澡。」

  「好吧,您要這樣講,我也無話可說。」年輕人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個場面,他想知道拉比還有什麼花招,決定跟他耗到底,搞明白。

  「你看嘛,孩子,你一定要集中心思,想透徹了,才回答。你已經錯過了一半的機會,所以,千萬要留心。」拉比的語氣溫和,諄諄教誨,頗有父執輩的架勢。

  「好,好,不用替我擔心。」年輕人說,接著好像是自言自語,「這一次,我不會上當了……」

  「好啦,接下來,我們要開始第三個問題了。兩個猶太清潔工在清理煙囪。突然之間,兩人都掉進煙囪裡面了。這兩個人爬出來之後,一個很乾淨,一個很髒。我的問題就是──哪個人會去洗澡呢?」

  這年輕人笑開了,輕輕巧巧的答道:「這還不明白嗎?第一種情況呢,是髒的先去洗,後一種情況呢,是乾淨的去洗。」

  拉比的眉頭皺起來了,搖搖頭。

  「很抱歉,孩子,從『形而上』(Metaphysical)角度來看呢,兩個人掉進同一個煙囪,爬出來之後,是不可能一個人乾乾淨淨,另外一個人又是髒兮兮的。要麼,兩個人都髒;要麼,兩個人都很乾淨。所以,根本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

  「您說了算,拉比。」年輕人開始覺得有些絕望了。

  「你只剩下最後一個機會了。」拉比提醒年輕人,語氣裡有些諷刺。「不要忘了你的承諾──如果你連一題都沒法答對,那麼你就得放棄當猶太人的念頭。」

  「對,對,我記得,別擔心。」

  「那好,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問題。兩個猶太清潔工在清理煙囪。突然之間,兩人都掉進煙囪裡面了。這兩個人爬出來之後,一個很乾淨,一個很髒。我的問題就是──哪個人會去洗澡呢?」

  「了解。這情況很明白:從現實的觀點來看呢,乾淨的會去洗。從真理的觀點來看呢,髒的那個會去洗。從形而上的觀點來看呢,這種情況根本不可能發生,所以,無解。」

  這年輕人一臉得意,滿是勝利的喜悅,言下之意,還有幾分向拉比挑釁的意味兒。「這下你可沒話說了吧?」

  「唉,我的孩子。」拉比又嘆了一口氣。「看來你真的什麼都不懂,你這說法不等於承認你根本不相信你會見到兩個猶太煙囪清潔工。」


  兩個各執一詞的同學(事實上,是所有的人)都笑了,但是,從表情看來,他們都期望我進一步的解釋。這個故事跟領導力,到底有什麼關係?

  「你們還沒明白我的意思,是吧?」我說。

  「這故事是很精采,但是,要如何應用在我們討論的課題中呢?」一位同學說。

  「好的,我再告訴你們一個故事,看看你們能不能從這兩個故事裡面,歸納出什麼結論來。」我提議道,其餘的同學背往椅子上一靠,準備聽第二個故事。 婚姻問題

  一對老是吵架的猶太夫妻,找上了他們的拉比,希望長老能夠秉公裁決他們的爭執,排難解紛。

  「這是我的本分。」拉比同意,「但是,首先,太太,請妳告訴我妳覺得你們夫妻之間的問題何在呢?」

  拉比全神貫注的傾聽,太太嘮叨了半天,總算講完之後,拉比說:

  「妳知道嗎?妳絕對完全正確。」

  先生很是詫異。這拉比怎麼不問問他呢?還好,拉比慢慢的回過頭來,請他把他的版本也講一遍。先生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拉比也是豎著耳朵聽了半晌。先生講完了,拉比說了:

  「你知道嗎?你絕對完全正確。」

  先生糊塗了,瞪了拉比半天,肚子裡的問題還是憋不住:

  「對不起啊,拉比,我沒有冒犯的意思。但是,世上沒這道理啊。要不就是我絕對完全對,要不就是她絕對完全對,怎麼兩個人都絕對完全對呢?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拉比看著他,點點頭。

  「你知道嗎?你絕對完全對。」


  在我講完這個故事之後,每個人都笑了。我看著他們,問他們有什麼評論。過了好一會兒,人力資源部經理舉手發言: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胡安。過去的這幾個小時,你是想讓我們思考你建議的幾個方向,但我們各行其是,卻朝著相反的方向前進。我們並沒有傾聽別人的觀點,也不曾冷靜思考,看我們能不能學習、運用別人的想法;反而,堅持己見,不顧一切的要駁倒對方,想把自己的觀點,強加在別人身上。我們其實就是第一個故事裡面的年輕人,是吧?」

  「是的。」我回答說,「你不覺得在我們的生活裡,一天到晚都看得到這種自以為是的態度?現在我們至少有一個理由,可以說服我們自己:不要把對立的姿態,推到如此尖銳吧?」

  他們都同意了,眼光都集中在我身上,卻沒見他們眼神交會。

  我走到黑板前面,請大家發表意見。從這兩個故事裡面,我們可以歸納出什麼結論,應該謹記在心,或者在適當時機,身體力行呢?

「觀點」這門課應該這樣學:
  1. 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是考量所有的觀點,無論它們與我們的立場如何天差地別。
  2. 傾聽所有的觀點。你要明白,這是讓我們決策更加有效的捷徑。
  3. 在衝突中,可能會有一個以上的正確觀點;因此必須逐一了解每個人的立場,才能達成共識。
  4. 所謂的管理能力,絕大部分取決於上面的幾個要點。 2. 創意

  前一陣子,我在一家跨國顧問公司工作,負責帶一群「綠色小精靈」──這個綽號指的是畢業之後,一頭栽進本公司工作的小朋友。我們一起執行一個需要高度創意的計畫,但問題是:我們這些人好像都沒什麼創意。

  某個下午,我把他們全部叫進我的辦公室,看看能不能激發出什麼點子。

  「各位,」我說,「我們有個問題。客戶要的東西,我們好像做不出來。」

  「我們知道。」巴貝羅點點頭,「客戶要的是全新的創意,這可不簡單啊。我們是顧問,又不是廣告公司的創意人員。」

  「也許我們沒有好好利用我們的創意天賦呢?你們覺得如何?」我問道。

  小伙子全盯著我瞧,臉上的表情從惶恐到疲倦都有。

  「問題是,」巴貝羅又說了,「創意又不是胎裡帶來的。」

  「我說個故事給你們聽。」

  他們都看著我,一副希望我能告訴他們解決方案,好卸下他們肩頭千斤重擔的模樣。 

氣壓計

  這是最後一個考試了。如果通過的話,他就可以踏進夢寐以求的大學。最後一關,好像並不難。當然啦,他做事讀書都很用心,名聲好,形象得宜,大致而言,算得上是一帆風順。如今,他站在這裡──教室門口,等著物理學教授叫他進去,把最後的口試考完。他比較想考筆試,但是,『眼鏡』(這是他們給物理學教授取的渾號)總是喜歡標新立異,做點奇怪的事情。

  「巴貝羅!」他聽到教室裡面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站起來,拿起他的手提箱,走了進去。

  「午安。」巴貝羅向教授致意。

  「祝你有一個愉快的下午。」這老師的語調裡面,有點刻意增添的嘲弄意味兒。

  巴貝羅跟老師之間,隔著一張桌子。他坐了下來,靜待老師下一步的指示,好把這最後一門科目考完。

  「好的,巴貝羅,你準備好了吧?別緊張啊。」

  「沒問題,老師。別客氣,請您隨時提問。」

  「那好,我們這就開始了。請教你一個測量高度的問題。你知道在馬德里阿斯卡區有一座畢卡索塔吧?」

  「我知道有這麼座塔。」

  「好的。現在給你一個氣壓計,請問你要怎麼測量畢卡索塔的高度?」

  巴貝羅想了一會兒,動足了腦筋,盤算了各種可行性,務求答案盡善盡美。

  「這個問題並不困難。」他說。

  「好極了。」老師微笑道,「請說答案吧。」

  「好的。我先帶著一根繩子、一支簽字筆、一把尺跟那個氣壓計,爬到畢卡索塔的最高處。我把氣壓計綁在繩子上,慢慢的放下,直到它接觸地面。然後呢,我確認一下繩子沒有斷掉、跟地面是不是保持垂直,再把我手上的繩子上做個記號。做完之後呢,再慢慢的把繩子拉回來,解開氣壓計,用尺量量看我放出去多少長度的繩子,這樣不就知道畢卡索塔有多高了嗎?」

  這教授聽得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時呢,巴貝羅氣定神閒的坐在椅子上,等著教授的評分。

  「我的天啊。」教授叫道,「你是在耍我是不是?我可不能允許!你,給我滾出去,對,給我滾出去!不及格,我也不會給你補考的機會。現在,請你馬上消失在我的眼前!滾!」他咆哮道。用微微顫抖的手指著教室的大門。

  巴貝羅滿臉狐疑的看著他,但他知道這個時刻不宜火上加油。教授是不是誤會他的意思了?但他不敢把問題說出來。

  他走出教室,站在迴廊上,思考了好一陣子。他認為教授這樣對他並不公平。「我用了氣壓計,也量出塔的高度──而且答案沒錯啊。也許這個傢伙不喜歡我的解答方式。也許這不是運用氣壓計計算高度的傳統方式。但是,在考試之前,並沒有任何人告訴我說,一定要用某些方法解題啊。」

  他正在盤算這些問題的時候,突然看見校長從遠處走來。巴貝羅跟校長還算是有交情,在生活上、學術上,經常給他很好的建議。兩人一聊上,就是大半天。

  「對不起,校長。」巴貝羅叫道,腳底下加快腳步,朝他奔去。

  校長正在跟其他老師講話,一轉頭看見了巴貝羅,朝他笑了笑,招呼他過去。

  「你好啊,巴貝羅。」校長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怎麼啦?看起來有些沮喪。」

  巴貝羅把物理考試的經過告訴他、也把他覺得老師不公的委屈向校長訴苦。更何況這是最後一場考試,眼見就可以通過了,偏偏撞上了這個意外,而且還不讓他補考。

  「嗯,好吧。請你在這裡等一等。」校長說,「我馬上就回來。」

  校長去找物理教授去了,想說,也許他能化解兩人的僵局。

  「哈囉,李查多。」校長向物理教授問好。「我們都知道這個年紀的孩子會做什麼事情,我們也都知道巴貝羅是個好學生──這是他最後一關了。如果你當掉他,他未來的人生會全然變質的。」

  物理學教授有些不情願,但最後還是屈服了,同意再給巴貝羅一次機會。但是,這一次,校長也得在現場作證。

  他們把決定告訴巴貝羅,三個人一起走回教室。   「好啦,巴貝羅。我把先前的問題再問你一次。你要怎麼用氣壓計量出畢卡索塔的高度?」李查多再度問道,同時附贈一個極為嚴厲的表情,警告他別再開玩笑了。

  「好的,教授,如果你想知道的是傳統的、正常的方法。那麼,我就先爬到塔頂,記下氣壓計上面的讀數,然後,在走到街上,看看讀數剩多少。兩者相減之後,我便可以算出畢卡索塔的高度。」

  校長忍不住說話了:「巴貝羅,如果你早就知道這個答案的話,為什麼一開始不說呢?」「道理很簡單,因為這不是唯一,也不是最好的答案啊。」

  校長與教授互望了一眼,都有些詫異,覺得這孩子未免太狂妄了。

  「那好。我的孩子,請你把你腦子裡面的各種聰明答案,一一賜教,然後再離開這間教室好嗎?」物理學老師有點不客氣了,他的雙手叉在胸前,靠在椅背上,想知道這個小鬼究竟有什麼把戲好變。

  「好的,老師。假設我手上有根粉筆跟一個氣壓計。然後,我站在街上,把氣壓計豎直、緊貼住塔的立面,看看氣壓計有多高,在塔面上做個記號。再然後呢,我就把氣壓計的底部,對準這個記號,再在它的頭上,做一個記號。如此類推,直到氣壓計抵達塔頂為止。最後算一算我做了多少個記號,乘以氣壓計的長度,就可以得到塔的高度。」

  校長跟物理學教授都有點坐不住了,本來兩人都靠在椅背上的,如今正襟危坐,全神貫注。

  「或者呢,」巴貝羅顯然還有主意,「我拿著一個馬表、一個氣壓計,爬到塔頂。右手拿馬表、左手拿著氣壓計,身子貼住欄杆。在放開氣壓計的同時按下馬表,待氣壓計掉到地上的時候,按住馬表。根據以下的公式:高度=1/2g t2,我就可以算出塔的高度。」

  兩位老師更驚訝了。

  「你們還想知道別的答案嗎?」

  「當然。」兩位老師異口同聲的說。

  「好的。我先面對高塔的階梯站好,為了要符合你們的要求,我把氣壓計放進我的口袋裡,一路爬上去,算算自己走了多少階梯,乘以階梯與階梯之間的距離,再扣掉樓梯間重複的高度,這樣不就可以算出畢卡索塔有多高了嗎?」

  校長與教授更加坐立難安,他們簡直不知道要拿這孩子怎麼辦。

  「最後,我還得補充一句,這些都不是最好的答案。」巴貝羅笑得很得意。

  「真的嗎?」兩人驚呼道。

  「當然不是啊。最好的答案是帶著氣壓計跑到畢卡索塔的設計公司。一進門,碰到第一個秘書,你就問她:『嘿,如果你告訴我畢卡索塔有多高,我就把這個氣壓計送給妳。』」


  在我的學生還沒開口之前,我先告訴他們:這段小故事來自一九○八年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厄尼斯.盧瑟福德爵士(Sir Ernest Rutherford)。這個學生的名字叫做奈爾斯.波爾(Niels Bohr),一九二二年的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他與盧瑟福德爵士,亦師亦友。我只是把他們的故事放進現代的場景。

  「是喔,」狄托有點挖苦的說,「諾貝爾得主耶!」

  「我就知道把這個背景告訴你們,你們剛好拿來當藉口,掩飾自己的問題。現在請你們告訴我,為什麼這個學生這麼有創意呢?」

  「因為他天生聰明啊。」李查多還是堅持這麼說。

  「我不是說基因遺傳不重要,但總有別的答案吧?創意到底是什麼?」我問他們。

  「是一種思考的方式。」李查多說。

  「是一種不同的思考方式。」巴貝羅補充道。

  「對了,」我說,「創意是一種從另類觀點看出去的視野與認知方式。

  「換句話說,」狄托說,「我們不能墨守傳統,要能從新的角度去思考。」

  「一點也沒錯!」我說,「如果你能用不同的眼光,打量現實,你就可以得到不同的思維。千萬不要忘記《塔木德》裡面說的:事物,不是它們的模樣,而是我們的模樣。」

  「這是什麼意思?」巴貝羅說。

  「眼前的景象,只有我們準備好的時候,才見得著。如果我們是經濟學家,那麼透過我們的濾鏡望出去,無一不應從經濟學去分析。如果我們是心理學家,看出去的就都是心理問題;工程師看得出機械原理,諸如此類。」

  「所以,我們知道得越多、訓練得越廣泛,我們就越有創意。」李查多總結說。

  「毫無疑問。你不知道的事情、你不知道的材料、訊息,當然不可能派得上用場。新的創意經常是用出乎意表的觀點,綜合常見的現象。」

  我真的很喜歡這種討論的場合。學生像是海綿一樣,跟他們講什麼,很快就能吸收進去。這也就是我經常把結論交給他們的原因。

「創意」這門課應該這樣學:
  1. 為了開發新的創意,我們必須用特殊角度,觀察一般的現象。
  2. 理解的知識越多,我們越有機會發明另類的創意公式,因為這表示我們有能力組合更多的元素。
  3. 準備好了,才見得著眼前的景象。團隊中受過不同學科訓練的人,彼此激發,可以增加創意。 3. 寬容

  這是今天上午第一通電話,來得很早,我沒接到,因此我的語音信箱裡,多了這麼一則留言。留話者的語調讓我很擔心,在正常的情況下,他不是這種聲音。打電話來的是我的朋友費南多,是馬德里頂尖醫院裡的頂尖外科醫生。從我們倆在高中第一次見面開始,他那種詼諧的幽默感、沁人心脾的歡樂氣息,就始終牢牢的嵌在他的語調之中。但是,在他開始工作之後,他的同事就老埋怨他吹毛求疵,過去還替他惹來不少麻煩。

  我們倆說好了,午餐前,在市中心那間我們經常碰面的餐廳,喝上一杯。

  我一見到他的臉,就知道情況不大對。

  「你還好吧?」我衝著他笑了笑。

  「還好,謝了。你呢?」他撿了把高腳椅坐了下來,身體癱在左邊的扶手上。

  「應該比你好些吧,如果你的臉色可以說明你的心情的話。」

  「是啊,這就是我打電話向你求援的緣故。」他說,順手招呼酒保過來。

  「不客氣,說吧。」

  「說真的,其實也沒什麼啦──我組上的護士,居然集體請調!她們說,我的要求太過分了,在我的眼裡,她們好像從沒做對過事情,動輒得咎。」

  「這是真的嗎?」

  「別人的性命在我手上啊。要求她們注意到每一個細節,把病人照顧得無微不至,又有什麼錯呢?」

  「聽起來是沒什麼錯。」我回答道。

  「但是內情沒那麼簡單吧?要不,我怎麼會淪落到這般窘境?」

  「要不要我講個故事給你聽?」我問道,心裡著實沒把握,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如果你沒別的辦法的話。」他的口氣裡,好像有些諷刺。

屠夫與狗

  有個屠夫開張做生意,招呼客人之餘,他發現有隻狗鬼鬼祟祟的溜了進來。屠夫瞪了牠一眼,怪叫幾聲,想把這個不速之客趕出去。這狗嚇了一跳,拔腿就跑,過了幾分鐘,牠又磨磨蹭蹭的挨了進來。這過程重複了幾次,屠夫這才注意到這狗嘴裡,好像叼了什麼東西。

  屠夫從櫃臺後面鑽了出來,走近這隻狗,原來牠嘴裡有個塑膠小包,裡面有張紙條。屠夫從給狗嘴裡拿出紙條,唸了起來:「請給我半斤排骨、五根香腸。」裹在這個塑膠袋裡,除了紙條之外,還有一張五十歐圓的紙鈔。

  屠夫把牠要的物事準備妥當,排骨、香腸跟找的零錢,用塑膠袋包好,放進購物袋裡。他把購物袋的提把在狗鼻子前晃了晃,這狗就叼了起來,離開肉舖子。

屠夫意外至極。他決定一探究竟,看看這狗拿食物怎麼辦。他脫掉身上的條紋圍裙,跟他太太說,他有點事要出去辦一下,請她看個店。

  這狗搖搖擺擺的沿著人行道前進,在交通號誌前面停了下來,先把購物袋放在地上,再用後腿站起來,前爪摁了行人專用鈕,然後叼起購物袋,規規矩矩的坐著等,綠燈亮了,牠這才慢條斯理的過到對街,往前走了幾碼,來到一個公車站牌。牠在站牌前面研究公車路線,找到隊伍的末端,坐下,等車。

  很快的,來了一班巴士,這狗沒搭理它。又一部來了,這是走另外一條路線的公車,只見那隻狗從後門輕巧的跳了上去,司機也沒注意到牠。屠夫簡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緊跟在後,上了這班公車。

三站之後,這狗又用後腿站了起來,按了下車鈴,等著下一站下車。公車停妥了之後,這狗故技重施,一跳就跳到了人行道上。屠夫也趕緊下了車。

  一人一狗又走了幾分鐘,來到一間屋子的前門。這狗把購物袋放在地放,用前爪抓了抓門,吠了幾聲。幾分鐘過去了,門還是鎖得緊緊的。

這狗耐心的等了好一會兒,然後,跑到花園的短牆旁邊,縱身一越,站到牆上,一直朝屋裡頭看。隨後,又是一跳,跳到了窗台邊,抓了兩下玻璃,跳到地面,跑回門口。過了一會兒,這門終於開了,一個男人一露臉,就狠狠的揍了牠幾拳,嘴裡不依不饒,一直罵牠怎麼這麼沒用?

  屠夫完全看呆了,直到這個當口,他才回過神來。趕緊衝上前去,一把拉住那個男子,叫道:「拜託,拜託,你不要打這隻狗好不好?這狗是天才啊!」

  「天才?天才!」這男人更惱火了,「牠是天才?這已經是這禮拜這個笨東西第二次忘記帶鑰匙了。」   「你是說,我就像那隻狗的主人?」費南多問道。

  「不不,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我只是希望你捫心自問,是不是有什麼不夠體貼的地方?」

  「胡安,相信我,在商業體系裡面工作的人,沒法跟外科的醫療團隊相比。」

  「這是當然的。」我回答說。「但是,不管哪個團隊都是由人組成的吧?就算有差別,也差不到哪裡去。」

  費南多坐在那裡,不確定該跟我說什麼。

  「聽清楚,費南多,要求自己的同事是應該的。事實上,這是管理者的責任之一。如果我們不要求自己的屬下,就沒法維持紀律,團隊也就不成為團隊了……」

  「沒錯。」費南多根本不讓我把話講完。

  「但是,」我趕緊把話接過來,「你要知道,除了要求你的同事做到最好之外,也不能忽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需求。」

  費南多小心翼翼的看著我,一副想要弄清楚我到底在說什麼的模樣。

  「你完全摸不著頭緒,是嗎?」我問道。

  他揚揚眉毛,誇張的聳了聳肩。

  「那是一種在離開工作崗位之後,經常會表現出來的態度啊──你可能沒有意識到──但如果你善用這種心理工具,多半可以收到很好的效果。」

  「我越來越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了,胡安。」

  「答案很簡單──愛心。要求歸要求,並不妨礙你關心、同情你的同事啊。少了寬容,一個勁兒的要求,就跟只有寬容,卻沒有要求一樣,都不可能把事情做好。」

  「喔,好啦。以後,進到手術房,我就給他們每個人一個愛的擁抱好了。」他笑道。

  「別傻了。對人要有同情心,是請你體認一個事實:同仁跟我們一樣,只是平凡人,會有挫折、會大笑、會有問題,也會犯錯。我們必須把握這樣的前提,作為行事的依據。或許你比一般人,更需要注意這一點吧:我們必須了解人性,將心比心,適當回應。」

  我們聊了將近一個小時。費南多慢慢的了解他犯的毛病,只是因為他省卻了某些步驟而已,倒也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過錯。

  「好了。」我們在告別的同時,他告訴我說,「好啦,我這就回我的手術房,慣壞我的同事去吧。」

  「最後一個建議,費南多。」

  「洗耳恭聽。」

  「幾年前,有個很偉大的足球教練,給我一個建議,我把這個秘訣告訴你,應該對你有些幫助。如果你想要譴責表現不好的屬下,你就先稱讚他們,提醒他們過去的成績、謝謝他們的貢獻,然後再跟他們討論他們犯的錯誤、如何改正。相信我,這一套很有用。」

  回到辦公室,我把這番對話重新回憶了一遍,試著歸納出結論。我想起我在大學唸書的時候,遇到過一個很好的老師。他說:好的對話會讓我們發現一件事情:我們以為自己所僅限於此,其實遠遠不只。

「寬容」這門課應該這樣學:
  1. 在團隊裡要求與寬容必須剛柔並濟。只有要求、沒有寬容和只有寬容、不敢要求一樣的糟糕。
  2.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要牢記:同情心永遠派得上用場。
  3. 批評之前,先讚美。

作者資料

胡安.馬帝歐(Juan Mateo)

擁有EEM金融管理碩士學位,並於美國賓州華頓商學院研修「海外銀行家進階計畫」課程。自1978年起,他即在大型顧問公司擔任要職,在顧問業及國際業務訓練這個領域,資歷超過24個年頭。1993-1999,擔任「歐洲論壇」(EUROFORUM)諮詢顧問。多年來,他不斷受邀至瑞士、美國、葡萄牙、墨西哥、哥倫比亞、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波多黎各和哥斯大黎加各個組織主辦的無數場合中,提出簡報及專業建議。 學術方面,他曾任教倫敦商學院、哥倫比亞大學、迪士尼大學,並與羅傑‧費雪(Roger Fisher)共同於哈佛皇家Complutrnse學院協商課程,擔任聯合企畫主任。 馬帝歐曾與管理大師布蘭加(Ken Blanchard)共事四年,1990年兩人合著《Golf & Business》一書。

基本資料

作者:胡安.馬帝歐(Juan Mateo) 譯者:劉麗真 出版社:臉譜 書系:Business Max 出版日期:2008-04-16 ISBN:9789866739460 城邦書號:FM0031 規格:膠裝 / 單色 / 1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