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惡魔的手毬歌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日本推理文壇泰斗.橫溝正史,「童謠殺人」解謎推理經典! 繼《獄門島》《八墓村》《犬神家一族》事件,金田一耕助又一千古名案。 這次,他要接下惡魔的預告殺人挑戰書! 「我家的後院裡 來了三隻麻雀 第一隻麻雀是這麼說的 俺是本地兵營的大老爺 愛打獵愛喝酒愛女人 特別愛的是女人……」 三段奇異的手毬歌歌詞,緊繫三起連續殺人事件的哀愁預感; 與世隔絕的封建山村舞台,超過三十五名登場人物…… 橫溝正史,華美幽暗且緻密的獨特本格世界原型,作者自選生涯十大傑作之一! 【故事大綱】 名探金田一耕助想找個僻靜的地方度假,於是來到位於山間盆地的鬼首村。沒想到村中名門接連發生妙齡女子命案,而每具屍體所呈現的耽美詭異構圖,竟與當地幾乎失傳的童謠手毬歌歌詞內容一模一樣! 金田一於是循線層層追查,發現紛紜的證詞不約而同圍繞著二十三年前那件震驚鬼首村的詐欺師殺人懸案…… 無法擺脫的傳統階級束縛、無法控制的紅塵慾念,將如何造就無法恨他的冷血凶手…… 【內文摘錄】 「在滿場注目下唱完一段奇異的手毬歌,五百子洋洋得意地雙手抱著球,微笑看著金田一耕助。在她的臉上,除了有著小女孩般天真無邪之氣,似乎還摻雜了八十多年人生經歷老婦人的狡黠與壞心眼。事實上,她那又小又皺的嘴角泛著一絲冷笑,彷彿正悄悄嘲笑金田一耕助以及在場所有人的無知。」 ──摘自第二十三章〈民間傳說〉 【作者的話】 「愈是經過長久醞釀淬鍊,愈能得出好的詭計。」──橫溝正史 談《惡魔的手毬歌》 【名家推薦】 「一直到一九五七年,松本清張之社會派推理小說登場前夕,這段期間,日本推理文學的主流是解謎推理,其領導者就是橫溝正史。」~文藝評論家 傅博

導讀

解謎推理小說大師.橫溝正史  ◎文/傅博(文藝評論家)

  八十多年來的日本推理文壇有三大高峰,就是日本推理小說之父江戶川亂步、本格派解謎大師橫溝正史和社會派大師松本清張。這三位,各自確立自己的創作形式,影響了之後的推理小說的創作路線。

  江戶川亂步於一九二三年,在《新青年》月刊發表〈兩分銅幣〉,獲得年輕讀者肯定,之後,陸續發表了具歐美推理小說水準之作品,為日本推理小說奠定了基礎。

  話須從江戶川亂步向《新青年》投稿前夕說起。

  《新青年》創刊於一九二○年一月,其創刊主旨是鼓吹鄉村青年到海外發展的啟蒙雜誌。編輯這類綜合雜誌的慣例,除了主要論文或相關報導之外,都刊載一些附錄性的消遣文章,《新青年》所選擇的是歐美之新興文學,就是推理小說。主編森下雨村是英文學者,知悉歐美推理小說,對於每期刊載的作品,都附有詳細的作家介紹和作品欣賞的導讀,幫助讀者欣賞推理小說。

  同時為了鼓勵推理小說的創作,舉辦了四千字的推理小說徵文獎,同年四月即發表第一屆得獎作品,八重野潮路(本名西田政治)之〈蘋果皮〉。之後不定期發表得獎作品,橫溝正史的處女作〈恐怖的愚人節〉是翌年(二一年)四月的得獎作品。

  《新青年》雖然提供了推理小說的創作園地,其水準與歐美作品相比較,還是有一段距離,對讀者發生不了影響力,須待四年後,江戶川亂步的登場。其原因不外是徵文字數太少。看穿了四千字是寫不成完整的推理小說之推理小說迷江戶川亂步,寫好〈兩分銅幣〉和〈兩張票〉兩短篇,直接寄給森下雨村,看完兩作品後,森下疑為是歐美的翻案小說。

  所謂的「翻案小說」,是指保留歐美文學作品原有的故事情節,而把時空背景移植到日本,登場人物改為日本人之小說。明治維新(一八六八年)以後的大眾讀物,很多這類改寫小說。

  森下雨村把這兩篇作品交給知悉歐美推理小說的醫學博士小酒井不木判斷,徵求其意見,〈兩分銅幣〉終於獲得發表機會,三個月後〈兩張票〉也在《新青年》列出。《新青年》由此積極培養作家,刊載創作推理小說。創作與翻譯作品並駕齊驅,成為《新青年》的賣點,鼓吹青年雄飛海外的文章漸漸匿跡,名符其實,成為推理小說的專門雜誌。

  橫溝正史出道雖然比江戶川亂步早兩年,但是著力推理創作是一九二五年以後,而要確立解謎推理小說方法論,須待到二十年後的一九四六年。

  橫溝正史,一九○二年五月二十四日,生於神戶市東川崎。小學六年級時閱讀了三津木春影之翻案推理小說《古城的祕密》後,被推理小說迷住。一九一五年考入神戶二中,結識西田德重,他也是推理小說迷,兩人時常一起逛舊書店,尋找歐美推理雜誌來閱讀。二○年中學畢業後,在銀行上班。這年秋天西田德重死亡,而認識其哥哥西田政治,他就是上述《新青年》懸賞小說的第一屆得獎者。橫溝正史受其影響,開始撰寫推理小說應徵《新青年》後效,翌年二一年三次得獎,四月處女作〈恐怖的愚人節〉獲得一等獎、八月〈深紅的祕密〉獲得三等獎、十二月〈一把小刀〉獲得二等獎。同年四月考入大阪藥學專門學校。

  一九二四年三月藥專畢業後,在家裡幫忙父親所經營的藥店,業餘撰寫推理小說。翌年二五年四月與西田政治會見江戶川亂步,而加入推理作家所組織的親睦團體「探偵趣味之會」。之後積極地在《新青年》發表作品。十一月與江戶川亂步去名古屋拜訪小酒井不木。一九二六年六月出版處女短篇集《廣告娃娃》。同月因江戶川亂步的慫恿上京,到《新青年》編輯部上班,翌年五月接任主編。隔年轉任《文藝俱樂部》主編。

  發行《新青年》的博文館是戰前二大出版社之一,所發行的雜誌很多,有綜合雜誌《太陽》、文藝雜誌《文藝俱樂部》、少年雜誌《譚海》等等。《新青年》創刊後,歐美推理小說獲得支持後,博文館立即把《新文學》雜誌更名改版為《新趣味》(二二年一月),專門刊載歐美推理小說,並舉辦推理小說徵文。其壽命雖然不到二年,於二三年十一月停刊,其精神卻於三一年九月創刊的《探偵小說》繼承,首任主編即是橫溝正史。

  一九三二年七月辭職,成為專業作家。主編雜誌時期的作品不少,作品內容大多是具幽默氣氛的非解謎為主的推理短篇,和記述兇手犯案經緯為主題的通俗推理長篇。

  一九三三年五月七日,因肺結核而喀血,七月起在富士見療養所療養三個月,翌年(三四)年春,身為《新青年》主編,也是推理作家的水谷準以友人代表,勸橫溝正史停止執筆一年,以及易地療養,七月搬到倌州上諏訪療養。

  療養後,橫溝正史改變作品風格,充滿江戶時代的草雙紙趣味。江戶時代是指明治維新前,德川幕府所統治(一六○三~一八六七年)的時代,「草雙紙」是江戶時代初期圖文並茂的大眾讀物之總稱,視其內容以封面顏色分為赤本、黑本、青本、黃表紙四類和長篇之合卷。內容有諷刺、滑稽等輕鬆系列,和怪奇、幻想、耽美等異常系列。橫溝正史的草雙紙趣味是指後者。橫溝正史之戰前代表作,〈鬼火〉、〈倉庫內〉、〈蠟人〉等,都是具有草雙紙趣味的耽美主義作品。   一九三六年以後,橫溝正史的作品產量驚人。因第二次世界大戰,從三九年起,日本政府禁止舶來的推理小說之創作後,橫溝正史致力撰寫稱為「捕物帳」的時代推理小說,和具有推理小說氣氛的現代小說,其產量仍然驚人。

  一九四五年八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終結,變成廢墟的日本,一切從頭出發。《新青年》雖然於二月廢刊,十月立即復刊,但是,因大戰中積極參與推動國策的博文館,被GHQ(聯合軍總司令部———統治敗戰國日本到一九五二年)解體,分成幾家小出版社。因此,《新青年》雖然三次更改出版社,卻挽不回往年榮光,五○年七月從歷史舞台消失。

  一九四六年新創刊的推理雜誌有五種,即三月之《LOCK》、四月之《寶石》和《Top》、七月之《Profile》、十一月之《探偵讀物》。翌年(四七年)即有七種新推理雜誌誕生,即一月之《黑貓》、《真珠》和《探偵小說》、七月之《妖奇》、十月之《G men》和《Windmill》、十一月之《Whodunit》。這些雜誌都是月刊,雖然當時因印刷紙張缺乏,不能定期發行,但是想像當時可看到這十三種推理雜誌排在一起,只要想像這樣的豪華場面,就可知戰後日本推理小說復興之快速。而領導戰後推理文壇的,就是《寶石》。其中堅作家就是江戶川亂步(精神領袖)和橫溝正史(創作路線)。

  《寶石》創刊號就讓橫溝正史撰寫連載小說。橫溝正史交給編輯部的作品,就是《本陣殺人事件》。

  本陣是江戶時代的高級人士,所住宿的驛站旅館,經營者都是當地的名門。明治維新後,本陣不一定繼續營業,但是其一族仍是該地的豪門。

  殺人事件發生於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岡山縣某村本陣之一柳家。戶主是五十七歲的糸子夫人,她生育三男二女。這天是四十歲的長男賢藏舉辦婚禮之日,婚宴後,新郎和新娘進洞房,這時候下著雪,四點十五分從洞房傳出新娘久保克子的尖叫聲音。因洞房呈密室狀態,傭人破門而入,發現新郎新娘已被殺,這時候雪已停,凶器之日本刀插在庭院的雪地上,但是沒有任何腳印,構成雙重密室殺人事件。

  正好,這時候在東京開業偵探事務所之金田一耕助,來到岡山拜訪恩人久保銀造。金田一由此有機會參與辦案,他勘查犯罪現場和庭院後,便很邏輯地解開密室之謎團,揭破事件真相。是日本三大名探之一的金田一耕助誕生的一瞬間。另外兩位名探是江戶川亂步塑造的明智小五郎,和高木彬光筆下的神津恭介。他們都是職業偵探。

  在本書,作者如下介紹金田一耕助。一九一三年於日本東北之岩手縣鄉村出生的金田一耕助,盛岡中學畢業後,抱著青雲大志上京,寄宿在神田,在某私立大學念書不到一年,對日本之大學教育失望,放棄學業去美國。到了美國之後,美國好像也不是他想像中的理想社會,他在餐廳打工洗碟子,過著無賴的生活。由於好奇心被麻藥吸引,吸毒成癮的金田一,在偶然的機會下,解決了在舊金山發生的日僑殺人事件,引起當地日本人注意,成為英雄。

  久保銀造在岡山經營果樹園很成功。他想擴充事業而來美國,在某日僑聚會上,認識了金田一,他勸金田一戒毒,並資助他去大學念書。金田一耕助於三年後之一九三六年學畢,歸國拜訪久保銀造,久保資助金田一在東京日本橋開設偵探事務所。半年後在大阪解決了重大事件後,來到岡山度假,而碰到本陣的命案。
  橫溝正史如此塑造了一名推理能力超人非凡,人格卻非完整的英雄,讓讀者有一種親密感。二次大戰中,金田一入伍,到中國大陸、菲律賓、印尼等地打仗,一九四六年復員回國,戰後之金田一耕助探案待後續說。

  橫溝正史發表《本陣殺人事件》第一回之後,同年四月,在《LOCK》開始連載《蝴蝶殺人事件》。命案也是發生於一九三七年,比本陣命案早一個月之十月二十日,地點是大都會大阪。馳名國際的歌劇家原櫻女士,在東京歌劇演出之後,前往大阪的途中失蹤,翌日其屍體被裝在低音大提琴的琴箱裡,送到大阪的演出會場。

  本篇的架構比較複雜,作者設定新聞記者三津木俊助,為某出版社撰寫推理小說。序曲寫他想把戰前在大阪發生的歌劇家殺人事件小說化,到東京郊外之國立(地名),拜訪解決此事件的名探由利麟太郎之允許的經過。第一章至第四章即以原櫻之經紀人土屋恭三的手記形式,記述事件發生前後時歌劇團員的行動,第五章至第二十章改由三津木俊助記述由利麟太郎的辦案經緯,終曲是三津木寫完原稿後再次拜訪由利,以兩人的對話方式,由由利直接說明推理經過。

  由利麟太郎是橫溝正史創造的偵探,一九三六年五月發表的中篇〈妖魂〉(之後改為〈石膏美人〉)首次登場。一九○二年出生,曾任東京警視廳搜查課長,因廳內的政治鬥爭而辭職,一時去向不明,偶然的機會認識新聞記者三津木俊助後,重出江湖。警方無法破案的事件,由三津木收集資訊,由利根據所收集的資訊,以消去法逐一消除不適合犯案人物,最後理出凶手。包括由利未登場,三津木單獨破案之故事,「由利、三津木系列」的長短篇合計有三十三篇,故事內容大多屬於重視懸疑、驚悚的通俗作品。《真珠郎》、《夜光蟲》、《假面劇場》等長篇是也。《蝴蝶殺人事件》則是「由利、三津木系列」的代表作。  橫溝正史除了塑造金田一耕助和由利麟太郎二位名探之外,還塑造了八名偵探,但是他們不是現代的偵探,而是江戶時代的捕吏。凡是明治維新以前為時代背景之推理小說,皆稱為捕物小說或捕物帳,近幾年來又稱為時代推理小說。

  時代推理小說的寫作形式是日本唯有,其起源比江戶川亂步之〈兩分銅幣〉早六年。一九一七年岡本綺堂(劇作家、劇評家、小說家)所發表之《半七捕物帳》第一話〈阿文之魂魄〉為其原點。作者執筆《半七捕物帳》的動機是,欲塑造日本版福爾摩斯———半七,同時想把故事背後之江戶(現在之東京)的人情、風物藉故事的進展留給後世。之後,很多作家模仿《半七捕物帳》形式,創作了多姿多彩的捕物小說。按其內容,可分為執重人情、風物的,與以謎團、推理取勝的兩系統。 

  橫溝正史所塑造的江戶捕吏中,最有名的是佐七(明治維新以前,平民只有名字,沒有姓)。佐七,一六二九年於江戶神田阿玉池出生。父親傳次也是捕吏,他有兩名助手,辰和豆大。他因皮膚很白而英俊,很像娃娃,周圍叫他為「人形(娃娃之意)佐七」。人形佐七為主角的捕物帳,大約有二百篇(短篇為多),合稱「人形佐七捕物帳」,屬於推理、解謎取勝的系列作品。 

  佐七之外,橫溝正史筆下的江戶捕吏,還有不知火甚左、鷺十郎、花吹雪左近、緋牡丹銀次、左一平、朝彥金太、紫甚左等。其中除了不知火甚左和人形佐七之外,都是一九三九年政府禁止撰寫推理小說之後所塑造的。 

  話說戰後,《本陣殺人事件》的成功,不但決定了今後之橫溝正史的解謎推理路線,並明確地為戰後日本推理小說確立新路線,一直到一九五七年,松本清張之社會派推理小說登場前夕。這段期間,日本推理文學的主流是解謎推理,其領導者就是橫溝正史。 

  戰後的橫溝正史與以往不同,一直以金田一耕助之傳說作者自許,為他寫了近八十篇的探案,其中四分之一以上是長篇。由此可竊見橫溝正史之旺盛的創作能力。橫溝正史的代表作集中於金田一耕助探案。 

  《獄門島》(一九四七年一月至四八年三月,在《寶石》連載,二九年五月出版單行本)。一九四六年初秋,金田一耕助從戰地回來,九月初就到東京都心之市谷,替戰亡的戰友解決戰前發生的無頭公案後,九月下旬來到瀨戶內海上的離島———獄門島。其目的也是在歸國的船上,受即將死亡的戰友鬼頭千萬太之託。千萬太是鬼頭本家之長男,他有三個妹妹———月代、雪枝、花子。 

  金田一耕助在往獄門島的渡船上,認識千光寺的了然和尚,得知鬼頭本家的先代死亡後,其家務事由了然和尚、荒木村長和中醫師村瀨幸庵三人合議處理。十月五日,舉行千萬太葬禮時,花子失蹤,晚間發現其屍體被吊在千光寺庭院的古梅樹上。其後,雪枝被殺,屍體藏在放在路旁的大吊鐘內,月代也被殺,屍體周圍佈滿胡枝子的花瓣。 

  凶手為何殺人後,需要這樣佈置屍體,成為連續殺人事件的謎團。金田一耕助發現是比擬俳句(日本獨自的定型詩)的殺人事件。那麼其動機是什麼?凶手是誰呢? 

  《獄門島》在各種推理小說傑作排行榜,都入圍前五名(排名第一的也不少)。筆者認為是日本推理小說史上之最高傑作。不可不讀。 

  《惡魔前來吹笛》(一九五一年十一月至五三年十一月,在《寶石》連載後,一九五四年出版單行本)。一九四七年一月十五日,東京銀座的天銀堂珠寶行內,發生大量毒殺事件,死者達十人。三月一日「惡魔前來吹笛」的作曲者椿英輔失蹤,四月十四日發現其屍體,之後被認定為自殺。幾天後,椿英輔的女兒美彌子,帶著英輔的遺書來拜訪金田一耕助。並告訴金田一,她認為向警察當局告密說「天銀堂毒殺事件的凶手是椿英輔」的是住在椿公館中的某一人。不久命案便相繼發生…… 

  橫溝作品的殺人動機,很多是血統、血緣問題。本書不但不例外,問題還很嚴重,很陰慘。雖然不是一部純粹的解謎推理小說,卻是一部值得閱讀的傑作。

  「金田一耕助探案」除了上述三長篇之外,還有《夜行》、《八墓村》、《犬神家一族》、《女王蜂》、《三首塔》、《惡魔的手毬歌》、《假面舞踏會》、《醫院坡上吊之家》(按發表順序排行)等傑作。 

  日本解謎推理小說到了一九五○年代初,即開始衰微,一九五七年,松本清張出版《點與線》和《眼之壁》,確立社會派後,既成作家漸漸失去創作園地,有的不得不停筆,橫溝正史也很少發表作品。到了一九七○年代初,探偵小說(指一九五七年以前之推理小說)的重估運動,使橫溝正史的作品復活,重新獲得不勝計數的讀者。 

  橫溝正史於一九四八年,以《本陣殺人事件》獲得第一屆探偵俱樂部長篇獎(現在之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之外,一九七六年日本政府授與勳三等瑞寶章。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逝世,享年八十歲。

內文試閱

【序言】鬼首村拍球歌研究

  我的一位朋友辦了一份名為《民間傳承》的小型雜誌。這是一份會員制的雜誌,發行的冊數並不多,而厚度和大小也只有菊判六十四頁,真可說是名副其實的一本小雜誌,然而一讀其內容卻發現相當有趣。

  在「民間傳承」這個標題下面,有添寫個副題叫「鄉土與民俗」,吾人從這個副題就可以了解到,這是一本專門收集日本各地流傳至今的奇俗、口傳、以及民間故事等等的雜誌,其內容除了少數是由知名人士所執筆之外,絕大部分都是由一些無名氣的人所做之投稿。

  就因如此,即使文章內容稍嫌幼稚,但由於是基於稀奇、有趣的事實所寫的,所以讀來卻可說是饒富了新鮮的趣味,同時也受教良多。

  我把這份雜誌合訂保存起來,空閒或是無聊的時候很喜歡拿出來隨便翻閱,最近就在這裡面發現了一篇以前讀漏的有趣文章。

  那是在昭和二十八年(西元一九五三年──譯者注)九月份所刊登的一篇文章,題目是〈鬼首村拍球歌研究〉,是一篇很有趣之考證性文章,內容是針對現今即使在當地也已幾乎完全被遺忘的拍球歌。筆者的名字叫多多羅放庵,由於這份雜誌是屬上述性質的雜誌,因此吾人無法得知這名叫多多羅放庵的人到底為何許人物。筆著認為這應該是一篇屬投稿之類的文章吧。

   由於在金田一耕助先生的許可下,我將要跟各位讀者談的這個恐怖故事之中,鬼首村的拍球歌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我很慶幸發現到這篇多多羅放庵先生的文章;除了要在此重新公開這篇文章之外,也要對於放庵先生所做的考證加以補充一些個人的意見,然後讓各位讀者在此先一睹為快,我想這應該會有助於各位了解本故事的內容。

  要附帶一提的是,鬼首村的日文正確唸法應該是「onikoube」村,但一般似乎是發訛音而將它唸成「onikobe」村。

鬼首村拍球歌

我家的後院裡
來了三隻麻雀
有一隻麻雀是這麼說的
俺是本地兵營的大老爺
愛打獵愛喝酒愛女人
特別愛的是女人
很有女人味的升斗店女兒
長的很標緻,但喝酒是海量
用升來量,用漏斗來喝
一整天都不離酒
還說不夠喝,結果被趕回去了
        被趕回去了

第二隻麻雀是這麼說的
俺是本地兵營的大老爺
愛打獵愛喝酒愛女人
特別愛的是女人
很有女人味的秤店女兒
長得很標緻,但是個小氣鬼
大錢幣小錢幣都拿秤來量
一天到晚計算每天還債錢
還說沒空睡覺,結果被趕回去了
         被趕回去了

第三隻麻雀是這麼說的
俺是本地兵營的大老爺
愛打獵愛喝酒愛女人
特別愛的是女人
很有女人味的鎖店女兒
長得很標緻,地方有名的大美人
大美人的鎖出毛病
鎖出毛病鑰匙就不合
就說鑰匙不合,結果被趕回去了
         被趕回去了   鬼首村的拍球歌除此之外還有不少,但多多羅放庵先生只舉出以上三個小節。

  多多羅放庵先生指出,一般拍球歌在性質上是採一種數數歌形式的為最多,其次是由接尾詞句而發展出來的形式;無論是那一種在其內容或構想等等上很少會有連貫性,而是透過聯想一個接一個發展下去寫成的。

  多多羅放庵先生認為,相較之下鬼首村的拍球歌,總是會令人感受到一種像是具有連貫性之內容的東西,這可能是因為在江戶時代,這個地方的農民是藉由拍球歌有意無意地去諷刺支配他們的諸侯的政道吧。

  在此,吾人先藉由地圖來確認一下鬼首村的地理位置吧。

  此村地處於兵庫縣和岡山縣的交界,雖然距離瀨戶內海的海岸線還不到30公里,但四周山陵環繞,被隔絕在所有重要交通網之外,是名副其實的一個山間盆地。若從地圖上來看的話,不論是就地形而言,或是由交通關係而言,理當應該被編入兵庫縣之一部分;然而,由於它從江戶時代起就是屬岡山縣的領地,因此就被編入了岡山縣,這一點令人感到有點詫異。

  而這個事實,就在當有犯罪等等的事件發生時,會造成在辦案上極度不便的一個原因。由於地形等等的原因,被當地岡山縣的警察差別對待;而來往交通比較方便的兵庫縣警方,則由於是在管轄區域外,也或多或少有視而不見的一種傾向;這對接下來要跟讀者各位談的案子的偵辦上,也不能說是沒有重大的影響。

  這個部分就暫放一邊,姑且不談。在江戶時代這個村莊乃是屬伊東信濃守的領地,如果翻閱明治元年〈西元一八六八年──譯者注〉的《武鑑》的話,吾人可以看到在伊東信濃守的欄裡,記錄著「柳間」、「朝散大夫」等表示位階的文字,以及翔實地記錄其俸祿額有一萬三百四十三石。而同時也記錄其居所位於鬼首,也就是說在這個村裡有著諸侯的宅第,然而俸祿額只有一萬三百四十三石的話,以諸侯而言可說是最低的。因此,其宅第不應稱之為城堡,一般似乎只能稱之為兵營。

  因此,在鬼首村的拍球歌中的所謂「俺是本地兵營的大老爺」,指的就是伊東家祖先中的某一個人,根據多多羅放庵先生的考證,天明時代〈西元一七八一~一七八九年──譯者注〉的諸侯是一名叫做伊東佑之的人物,此名諸侯生性好色荒淫,他常以狩獵為藉口而到各地去巡視,一見到美女的話,也不管她是未婚少女還是已婚婦女,就毫不留情地把人強行擄走,並命令該女作為他的良夜之伴。等到玩膩了之後,就隨便以某個小過失為理由加以殺害。這名叫佑之的諸侯就在年號從天明要改為寬政〈西元一七八九~一八零一年──譯者注〉時之前後突然過世了,多多羅放庵先生表示,很有可能是被周遭的人所下毒的。

  此外,多多羅放庵先生也認為,由於鬼首村的拍球歌歌詞內容是在唱出伊東佑之的惡劣行徑,因此,在每節末尾重複的「被趕回去了被趕回去了」〈日文發音:kaesareta ,kaesareta〉這部份,實際上應該是意味著「被幹掉了被幹掉了」〈日文發音:korosareta ,korosareta〉之意思。

  再者,在拍球歌裡出現的升斗店、秤店、鎖店等等詞句,並不一定是意味著職業,而是因為在江戶時代一般老百姓不被允許稱姓,他們便使用這般的商號名來和其他人加以區別;據說即使在老百姓被正式允許稱姓的明治時代之後,甚至是在現代,在一些老年人之間偶爾還會用商號名來稱呼彼此。

  以上,我們介紹了從《民間傳承》這份雜誌所發現到的鬼首村拍球歌之由來。讓讀者們先具備了這樣的知識之後,我們接著馬上就來揭開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鬼首村殺人命案的序幕吧。 村子裏的大騙子

  金田一耕助帶著磯川警部的介紹信,坐在至今還很稀奇地被保存在當地的人力車越過仙人嶺,第一次踏進鬼首村的時候是在昭和三十年的七月下旬;當時他當然還根本不知道流傳在當地的所謂的拍球歌。

  金田一耕助之所以會來到這個村子,並不一定就意味著在哪兒有發生了案件。即使是像金田一耕助這麼樣的人,也並不是一天到晚只會想著追查案件。他並不是一台機器,也只是一個平常的人。所以偶爾也會想要暫時忘掉所有的世間瑣事,希望獲得一時的孤獨和休息,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不是嗎?

  金田一耕助在經過一番苦思之後,他終於決定把他的休養地點挑選在岡山縣境內。從他開始出道插手的那件「本陣殺人命案」以來,像「獄門島」、「八墓村」等等案件的偵辦,他總是和岡山縣有著深厚之緣,於是在不知不覺中他也似乎對於這個地方的人情與風俗產生了好感。他似乎是很溫暖地感受到了,這個地方傳統上好客、善待客人的民風。

  一旦下定決心的話,最好是馬上付出行動,且由於他是單身貴族之身,也沒有什麼好掛慮的,於是他就手提著一個旅行袋從東京往西的方向出發,前往拜訪服務於岡山縣警察本部的磯川警部。

  他一如往常地沒有事先寄封信或是明信片通知對方,所以當在殺風景的會客室迎接金田一耕助時,磯川警部瞪大了眼睛,一開始就以一種很懷念的口氣、大聲吆喝地說道:

  「怎麼回事兒?金田一先生,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現在剛到啊。啊啊、睏死了,我這個人啊,在火車上就是怎麼也睡不著。」

  金田一耕助說著說著就眨著半開半合的眼睛,故意傳遞在夜行列車上無法成眠的這個事實。

  「那麼你是現在才剛到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奇特的案件了……?」

  「你也真是的,警部,不要一看到我就滿嘴案件、案件的行不行?我又不是成天沒事幹,只會拼命辦案的人……。其實我還不就只是想來看看你罷了,都那麼久沒見了。」

  「哇哈哈哈……你說的是真的嗎?」

  「什麼蒸的還是煮的啊……」

  「那真是天大的榮幸啊,啊哈哈哈……」

  用他那隻大手掌撫摸著臉頰,滿臉笑容的磯川警部,看起來感覺上已經老了許多。

  剪短的頭髮幾乎已完全變白了,而且也變得相當稀疏,所以可以很容易地看得到那黑色頭皮。眉毛也發白了,額頭上的皺紋也增加不少,然而矮胖的體驅裡仍然保有蘊含著精悍之氣,已曬成赤銅色的臉和變白的頭髮與眉毛形成了一個很好的對照,給人一種很可靠的感覺。他十年如一日地擔任著警部的工作,妻子在幾年前過世了,現在是個光棍兒。

  「對了,金田一先生,你接下來的行程呢?」

  「其實我也正想跟你商量這件事。」

  金田一耕助接著就說明他想要在一個清靜的地方,不被任何世事所打擾,悠閒地靜養個大約一個月的時間。

  「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合適的地方啊?很偏僻、不方便的地方才好。最好是彷彿就像跟外界完全隔絕,人煙稀少的深山幽谷那般的鄉下地方。」

  「這個嘛。有是有……不過呢……」

  磯川警部一面望著還是跟往常一樣,穿著白地藍花紋的綿布衫,配上皺皺的夏季和服裙子的金田一耕助的打扮,一面說道:

  「你還是一點都沒有變啊,啊哈哈哈……」

  說著說著眼角上就出現了溫厚的皺紋。

  「嗯,沒問題。這件事我們今天晚上再慢慢地來談吧。你一路坐夜車來很辛苦,我馬上幫你介紹一家很涼爽的旅館,你就好好地洗個澡,然後到晚上之前你就好好地睡個覺。我一下班之後就馬上趕過去。」

  於是他就給金田一介紹了一家在市區裡的旅館。   這天晚上,兩個人在喝完了兩、三瓶啤酒之後,磯川警部從浴衣的懷中抽出了一封介紹信。

  「遵照你的要求,我把介紹信帶來了,不過有一件事我得事先講明,所謂跟外界完全隔絕的地方是不太可能找得到的。就連這個村子也已經吹進了外界的空氣了。」

  「沒問題沒問題。這個,怎麼唸啊?這村子的名字還真稀奇啊,不是嗎?」

  介紹信的正面上寫著:「鬼首村,青池莉香女士收」

  「這個唸做onikoube村。不過一般會簡單地唸成onikobe村。」

  「原來如此,唸法相當特殊嘛。那這個叫青池莉香的女士是什麼樣的人呢?」

  「這個婦人,身世還蠻可憐的。」

  磯川警部用他那大大的手掌撫摸著似乎是感慨良深的臉說道:

  「她的老公被人殺害了,而且到現在還一直抓不到凶手。」

  金田一耕助手裏拿著介紹信,目不轉睛地看著警部說道:

  「這可不行哦,警部先生,我今天白天已經說過了,我不想被任何事所打擾,只想好好的休息。」

  「是啊,我懂我懂。」

  磯川警部一面做著安撫對方的手勢一面說道:

  「人是被殺了沒錯,但這也不是這一、兩天才發生的事,都已經是二十幾年前的案子了,這一點就請你放心啦。我只是想說,要找一個與外界完全隔絕的世界,這是不太可能的。二十三、四年前的鬼首村是遠比現在還要來得落後、不方便的地方。儘管如此,還是發生了那麼一件無法查明真相的案件。」

  磯川警部似乎是想要金田一聽他說這個故事。然而,金田一耕助的要求是,不要被任何事所煩惱、打擾,只是一心想好好地休息,所以他很猶豫是不是可以對他提起像這麼樣的一個故事。

  不過,就金田一耕助的立場而言,如果是要去打擾這名叫做青池莉香的婦人的話,事先先瞭解一下這個人的身世也沒有什麼不好的。不,這不僅是沒有什麼不好的而已,他甚至還認為是有必要先瞭解一下,於是他把眼光從膝蓋上的介紹信往上提高說道:

  「這個故事好像還蠻有意思的,不是嗎?」

  說著說著就露出白色的牙齒宛然一笑。那是一種令人感覺很容易親近,很吸引人的笑容。

  「嗯,是啊,是蠻有意思的。」

  磯川警部似乎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用一種像是小孩子跟大人要東西的眼神說道:「你願意聽我講嗎?」

  「是啊,就讓我好好地來聽這個故事吧。我一聽到這是一件二十幾年都無法查出真相的案子,我就想聽地不得了。啊哈哈哈……這就是我的壞毛病……」

  「謝了謝了。那麼,為了慎重起見,就請你先聽聽這個故事吧!」

作者資料

橫溝正史(Yokomizo Seishi)

日本推理文壇泰斗 (1902-1981) 1902年出生於神戶市,小學時期即受歐美的翻案推理小說影響。1921年發表處女作〈可怕的愚人節〉。1925年與江戶川亂步初次見面,隔年遷居東京,加入《新青年》編輯部,之後陸續擔任過三本推理小說雜誌的主編。1932年辭去編輯工作專心創作。1946年春末,《本陣殺人事件》與《蝴蝶殺人事件》這兩部純粹解謎推理小說在雜誌上連載,大大影響了當時日本本土推理小說的創作水準與風格,開創本格推理小說的書寫潮流。1948年以《本陣殺人事件》獲得第一屆日本偵探作家俱樂部獎。其代表作有《蝴蝶殺人事件》、《本陣殺人事件》、《獄門島》、《惡魔前來吹笛》、《八墓村》、《犬神家一族》、《惡魔的手毬歌》等,暢銷數十年不墜。橫溝作品改編為電影、電視劇者不計其數,名偵探金田一耕助的形象深植人心。1981年12月因結腸癌病逝。《惡靈島》為其生前最後一作。

基本資料

作者:橫溝正史(Yokomizo Seishi) 譯者:吳得智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大師經典 出版日期:2008-03-04 ISBN:9789866954894 城邦書號:1UD016 規格:膠裝 / 單色 / 4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