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春節加碼登入賺$1200
目前位置:首頁 > > 心靈勵志 > 心靈成長
我也曾想過,殺了過去的自己:做自己,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也曾想過,殺了過去的自己:做自己,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 作者:Peter Su
  • 出版社:是日創意
  • 出版日期:2022-01-18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9折 332元
  • 書虫VIP價:33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15元
本書適用活動
Peter Su的世界75折起
  • 2022開年大展/外版強推!超好買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最強新書79折,再享全館滿額折!

內容簡介

Peter Su 是誰? Peter Su=正能量? 「這幾年,我也曾問過自己這個問題。Peter Su是我,還是你們眼裡的我。」Peter Su說。 「這幾年,我也曾問過自己這個問題。Peter Su是我,還是你們眼裡的我。」Peter Su說。 當他發現,自己在做的事情也能給予他人一些力量時,他自以為是的把它當成一種使命。 ․他的第一本著作《夢想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盤踞博客來百大即時榜長達一年以上。 ․《夢想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愛》、《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分別在發行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銷售突破100,000本。 ․金石堂年度十大影響力好書 隨著亮眼成績而來的是更多外界批評的聲浪,因此Peter從來不主動分享這些本該屬於他的喜悅。 甚至當第二本書《愛》銷售超過100,000本後,他在第一時間主動和出版社說:「千萬不要再做任何慶功版的規劃,對外也不要宣傳這本書在短時間內迅速累積的銷量。」 當時的他很想對自己說:「你管別人怎麼說,這是屬於你的時刻,就去好好享受它,憑什麼讓那些人偷走了你的權利。」遺憾的是,那時候的他,並沒有這樣對自己說。 *我活成了Peter Su,卻也死在這個人設裡。 在《夢想》、《愛》發行過後,他和所謂的正能量劃上了等號。 大部分的人不在乎他的真實生活,只期待更多的「金句」,他知道那才是大家想要的Peter Su,而不是那個也會感到低潮和困惑的Peter Su。他害怕失去「Peter Su」,因為這是他和讀者之間的溝通語言,所以即使有再多的挫折和迷茫,他選擇繼續被這「正向」框架死扣著。 Peter Su是真實的,那確實是他的一部分,可卻也成了他這個人最虛假的一部分。 *面對網民的惡意,他選擇了逃避...... 「P T T 朝聖之工三小」、「這是什麼廢話啊」、「超級廢文誒,超厲害這樣還能出書喔」、「講這些廢話也可以出書,這世界真是無奇不有」、「你這不是廢話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當網路出現各式大量揶揄「Peter Su」的玩笑時,Peter Su這個「人設」成了必須正面以對的角色。 回過頭來,他卻發現那些看似有道理的文字,全都成了空洞的口號;他似乎忘了,這些年來,他活在「Peter Su」這個人設太久,卻忘了誠實的面對自己。 *重新開始,活成自己最愛的樣子。 「我討厭過去的自己喊著『做自己』的口號,卻絲毫沒有勇氣去展現更多真實的自己。」Peter Su 這是一本誠實面對自己的自白書,他決定剖開過去那些曾經不敢直視的事情,也是從第一本書至今最完整的Peter Su。他並不是要否認過去,那都只是一部分的Peter Su。 每個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屬於自己的一道信念,有點像是生命中的精神指引,在沒有人陪伴的時候,是那樣的聲音陪著自己前進的。 無論你心底那無法觸碰的傷,讓你用什麼方式去愛或是恨這個世界,Peter依然相信,當你學會了與之共生共存,那復原過後的傷口,終究會成為你未來最強大的力量。

目錄

序 Peter Su是誰? Peter Su 我。 Diary 耳朵。 我的身後。 Diary 請正視你心裡的那份「在意」。 逃避 作繭自縛。 Diary「放下」是生命中一門重要的功課。 Diary 枝幹上的荊棘。 我活成了Peter Su,卻也死在這個人設裡。 Diary 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 Diary 時間。 信念 Believer Diary 重新開始。 Diary 山形飛行記。 Diary 柬埔寨的海港女人。 去旅行吧。 Diary 被操控的魁儡。 Diary 那是我的初衷。 我想寫下的故事。 Diary 給讀者的一封信。 活成自己最愛的樣子 殺掉過去的自己。 Diary 做自己,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Diary 關你屁事。 Diary 錢,買得到快樂嗎? 美麗的綻放。 Diary 拆掉框架。 Diary 我們的差別。 活成自己最愛的樣子。 Diary 為了我所愛的人。

序跋

【自序】
這幾年,我也曾問過自己這個問題,Peter Su 是我,還是你們眼裡的我。 二○一四年四月,我誤打誤撞發行了第一本書 — 《夢想這條路踏上了, 跪著也要走完。》當時我將自己的英文名當成了筆名,雖稱不上一夕之間,但在發行之後,Peter Su 這個名字,被框進了一個「正能量」的人設。不管是喜歡還是討厭我的人,在他們的口中,我成了被討論的話題,那時候的我,壓根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麼。 打開Google,搜尋Peter Su 之後會出現各式關鍵字,「Peter Su 是誰?」便是其中一個。 我也曾好奇的隨著搜尋關鍵字出現的各式討論和留言去臆測,大家認識的是什麼樣的我,當然有正面的聲音也就有負面的看法;我的朋友總是不斷的和我說,這是很正常的事,有人喜歡我,自然就會有人討厭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了。 一直以來,我也試圖這麼告訴我自己。 聽起來很輕鬆,但實際面對時,情緒是很難一時被抹滅的。那是一種很赤裸的感受,即使我知道有這麼多喜歡我的人,我依舊覺得就是有這麼多人討厭我;更難過的是,討厭我的人根本就不認識真正的我。 有好一段時間,網路開始大量出現各式揶揄,而Peter Su 這個「人設」也成了必須正面以對的角色。我選擇繼續被這框架死扣著,將那些低潮的心情轉折,簡化成各種正能量金句,這麼做的同時,我也只是想要鼓勵自己。 在這過程中,我曾經試圖轉換工作跑道去分散注意力,其實也就是逃避, 但結果並不如預期,因為那些討厭你的人依舊在,我只是以為自己可以逃離那些人、那些事,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回過頭來,我發現那些看似有道理的文字,全都成了空洞的口號。我似乎忘了,這些年來,我活在「Peter Su」這個人設太久,卻忘了誠實的面對自己。 接下來大家所看到的一切,我的朋友知道部分,有一部分,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真實狀態。這是一本誠實面對自己的自白書,像是我們揮別青春的一本日記,我決定剖開過去那些曾經不敢直視的事情,也是從第一本書至今最完整的我。我並不是要否認過去,但那只是一部分的Peter Su。 這一本很私人的出版品,寫著屬於Peter Su的故事,或許也是屬於你的, 因為我們都曾有過那個不願被輕易觸碰的傷口,小心的將它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某個角落。 可心底的那個角落會是什麼模樣—是一個家的模樣呢?還是一片浩瀚無際的沙漠?會是一片草原嗎?還是那裡什麼都沒有? 在那個地方的你正在做些什麼呢?靜靜的待著,還是隨著自由的感受扭動身軀;住在那裡的你,又會是一個什麼模樣? 接下來,請你和我一起誠實的面對自己,從最黑暗的深處開始,無論那有多混亂不堪。

內文試閱

Believer 面對這個世界,這次也要像去年一樣好好的活下去啊。 給發現正在討厭長大的你。 二○一六年,我的第三本書《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正式出版了,工作排程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忙碌巔峰,除了原先的私人助理之外,我還聘請了一位經理人協助處理工作的相關事宜。這段時間,我的生活就在手機行事曆上,即使需要私人的一小時時間也必須先提前預約;說起來有點瘋狂,因為連身邊的朋友都知道,我們約好的局,只要行事曆上沒有就不算。 這一年最特別的事情是,簽書會的上半場起點是從海外開始,從東邊的馬來西亞一路飛到香港,再接著回到台灣;之後的下半場再繼續回到海外,從新加坡開始,一路飛到西邊的馬來西亞,為期大半年的宣傳期,一直到跨年當天,我也是在簽書會中度過。這中間還不包括各地的其他宣傳活動,偶爾我在飯店睜開眼的那一刻,會需要先看一眼行事曆上的地點,確定自己身處的方位。當時的我,確實就這樣忙碌的活在手機行事曆上。 簽書會期間我需要全神貫注,無時無刻都在使用大量的腎上腺素,過程中不能有絲毫的閃神,因為我需要很認真的與讀者朋友見每一次面,回答每個活動主持人的各種問題,並且要能在每場講座談論新的話題。 其中香港的簽書會行程,出版社非常貼心的替我多安排了兩天的時間,讓我能稍微放鬆休息,我也趁著這個機會和幾位住在這的台灣朋友碰面。正當我終於能在那最忙碌的日子裡享受偷閒的時光時,也意外的迎接了一場幾乎快摧毀心中所有防備的風暴。 離開香港的前一天,好友帶著我們一群人到淺水灣吃下午茶,正值盛夏的季節,眼前的大海和沙灘幾乎瞬間就能療癒一切。三五好友能在一起吃美味的垃圾食物、閒聊流水帳般的日常八卦,對當時的我來說,堪稱簡單又幸福的時光;正當我還沉浸在這當下之餘,手機一連跳出了好幾則通知,餘光看見螢幕上出現了大量的Instagram留言通知。 「咦?我今天還沒有發文,怎麼會突然有這麼多留言?」我好奇的想著,心裡卻突然產生了一股不安感。 趁大家忙著聊天,我若無其事的拿起手機查看,一則又一則嘲笑和謾罵的訊息蜂擁而上,我快速關掉螢幕,把手機塞進褲子口袋。我知道大概又是酸民在網路上開版討論,但過去僅只在版上討論,從來沒有這樣大量的網友出動來我版上留言的經驗,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我打住了正在思考的聲音,嘗試回到餐桌上的話題,可聽覺像是被一道隱形的耳罩蓋了起來,你仔細看著身邊朋友正在說話的嘴型,腦袋卻跟不上任何外界聲音的頻率,腎上腺素再次飆升,強迫把自己拉回到能故作鎮定的狀態。 接近黃昏時,朋友說要去沙灘上喝啤酒看夕陽,準備離開前,我打了通視訊電話回家,也沒特別想說什麼,大概就是想看看他們的臉,我媽把鏡頭轉向躺在床上無法自理的父親,一如往常的,我在鏡頭的另外一端逗著他笑,沒有太多的對話,因為生病的關係,他也不太能說話了,可看著他的笑容,是當時自己唯一的依靠。我知道,那是我最一開始出發的原因,也是支撐著我堅持走到現在的力量。 那天我和朋友坐在沙灘上,淺水灣的夕陽似乎很美,大海和沙灘好像被彩霞裹上了一層迷人的粉紫色,正值盛夏的美麗季節,可我什麼都看不見。 才準備開始忙碌的日子,像是被一道閃電擊中,我沒有和任何人說,但我知道,心裡有個東西,幾乎要碎裂了。 這段時間,收到了許多朋友的訊息,而我表現得就像是一個毫髮無傷的Peter Su,用各種看似不在意的語氣回覆著大家的關心。從香港回來的隔天,我就收到了媒體的採訪邀約,並附上了相關的新聞和討論版的連結,為了了解來龍去脈,我決定一口氣將它看完。 騙你的,我看到一半就關了。 我試著用僅存的幽默感去看待網路上滿山滿谷的揶揄和謾罵,各種失控的羞辱字眼,攻擊著你的想法、智商、長相、性向、氣質,甚至是關於我的家庭故事,訊息裡夾雜著各種事實與非事實的造謠。漸漸的,在我出現的各種地方,他們似乎怕我看不見他們對我的討厭,主動的丟出各種攻擊性的字眼,粉絲團私訊和我發布的每篇貼文,甚至是和品牌合作的貼文底下,隨時都能看見那些人的身影,我活像是個罪人似的,被拚了命的往死裡打。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不斷的問自己,是不是我真的做錯了什麼?所以會得到這樣的對待,可是那些他們稱之為廢話的文字,確實曾經指引著我人生的方向,陪著我走過各種布滿荊棘的道路。面對那些聲音,我以為自己夠堅強,能雲淡風輕的看待一切。但我錯了,人終究是不喜歡被討厭的,我只是比較擅長隱藏,好笑的是,那些我曾深信不疑的哲理字句,全都成了空洞無力的廢文。 當時新書的宣傳期才剛開始,日子根本來不及給我時間悲傷,我採取了不聽、不看的策略來繼續接下來的工作。所以大概有三年的時間,我幾乎不太看任何發文底下的留言,也不再從網路上隨意搜尋跟自己有關的消息;那段時間,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任何人,怎麼面對讀者朋友、怎麼面對採訪媒體,更多的是怎麼面對那些酸民。 「專注做好自己的事,做自己想做的事,任何回應都不是他們想要的,因為他們也沒有打算要聽,討厭你的人討厭你的全部,包括你的存在。」那時候我總是這樣對自己說。 事件延燒了一個月後,我幾乎暫停了後面大部分的工作,在那個最為忙碌的時期。不是為了要讓自己看起來更可憐,而是我知道,我必須暫時離開這個泥淖,我想要給自己一個重新相信自己的機會。也就在這個時候,我收到了行腳節目主持人的邀請,我知道那是我當時唯一的出路,我想要離開這個地方,去世界的另外一端看看,活在那裡的人,他們的喜怒哀樂,是不是真的和自己的有所不同。 不同領域的工作模式幾乎打破我原先習慣的節奏,重新歸零、開始學習,我將自己全心投入在每一次的旅行中。在世界的另一端,沒有人認識我,也沒有人會帶著偏見與我交談,我可以只是我自己,一個為自己所愛而活著的人類。我們可以就這樣單純的唱著歌喝著酒,分享各自的人生觀;也許因為不同而產生了差異,也正因為差異,我們學會了包容,並試著去擁抱那些不同,因為每一個人都和你一樣,值得被愛。 我在雅浦島上遇過一位當地人,在談論他們如何延續生活文化的過程中,他只和我說了一個字,至今一直影響著我— ”Believer“ 我想起了自己,要的並不是逃離現場,而是重新找回那份信念,因為信念,生活才能如此延續。 重新開始 沒有人知道,那兩年的我有多脆弱,當時有好多話,不敢和任何人說,因為我知道,大家只會覺得:「真的有這麼嚴重嗎?」 當然更不敢讓網路上那些討厭我的人知道,因為這樣只會得到一個「玻璃心」的稱號。 也許是小時候曾被霸凌過的經驗,日常生活中的某些場景,只要沾上回憶裡的邊,一場又一場難堪的內心戲都會悄悄的浮現。 走在街上時,只要有路人在偷笑,我都會認為:「對!他們就是在笑我。我就是那個説廢話的作家。」偶爾,走進某間很喜歡的咖啡廳,店員看著我的眼神,我知道他一定很討厭我,可是因為工作,所以必須對我維持最基本的服務。我不知道自己還要不要繼續待在店裡,因為我真的不想為難他。 我只能儘量讓自己看起來討喜一點,希望對方可以看見一個真實的我,而不只是網路上別人說的那個樣子。 最嚴重的那段時期,即使遇見了讀者、粉絲跟我打招呼,或是想要合照,第一時間,我都會懷疑是不是討厭我的人假扮的,他們其實只想看看我有多糗,以為真的還有人會喜歡我這種白痴。 因為童年時曾被同學這樣對待過,「看別人笑話,是人類取得優越感的最快途徑」這樣的印象深刻烙印在我心中。最難受的是,每次回到家看見爸媽時,我都好想說出自己心裡就快崩塌的事,但是當我看著他們臉上安穩的神情時,又很害怕自己的崩潰會毀了這一切。 心情的壓抑讓我胸口偶爾會無預警的產生無力的沉悶感,我有點害怕與陌生人的交流,也害怕路上那些根本不認識我的人;曾經我以為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但我還能這樣想,也許就代表沒有。我想自己還夠堅強能繼續面對吧,為了我心愛的人,我也只能保持堅強,當時心裡是這麼想著。 二○一六年,《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這本書的亞洲巡迴簽書會進行到一半時,我取消了大部分正在安排但還沒簽約的工作,我和出版社說,我想要去做些不一樣的事,我知道這是一個非常任性的要求,但他們只對我說了一句話:「就安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接下來的計畫是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除了不想再出書,其他的事情都有可能。我報名了大學的心理學和哲學課程,買了一台代步腳踏車,穿梭在校園和住家的途中,沒有上過大學的我,渴望著人生能擁有一個嶄新的角色;接了一些設計工作,也成了大好人建恆哥的電台節目客串主持人,每個禮拜四的晚上,我在空中說出的每句真心話,彷彿都在期望,是不是真的有人能聽見,然後認識不同的自己。 沒有安排任何工作的日子,我就推著老爸下樓曬曬太陽,度過最開心的一天。我看著城市高樓間的藍天,心想,就差一個說了好久的旅行了。正當我開始著手準備旅行時,我收到了一封來自三立電視台外景節目製作人的信,內容大概是問我有沒有興趣參與他們正在規劃的國外旅遊節目。收到信的那刻,我想起了自己從小就羨慕電視裡的旅遊節目主持人,可以邊旅行邊工作,這完全就是我的夢想啊! 同年十二月,我正式參與了我的第一場外景節目。在某次拍攝中,我們一路從仙台拉車到北海道,途中遇上了大風雪,快要抵達休息站時,導演和我們說這裡是日本電影《情書》女主角對著山谷大喊的拍攝場景;那個最經典的鏡頭,是女主角決定放下過去,於是對著山谷重複吶喊著:「你好嗎?我很好。」 看著窗外被大雪覆蓋成一片安靜的銀白世界,我對著車窗呼出一口熱氣,在玻璃上形成了一圈霧氣,手指在冰冷的窗上畫出了一個笑臉。我看著眼前的山谷,接下來究竟會怎麼樣,似乎也無力去想像…… 我只能在心底不斷的吶喊著,無論如何,我也會很好的。

作者資料

Peter Su

生活,本來就不是單一樣貌,我們之所以能成為自己,是由你所熱愛的一切組合而成的。 無論是旅行、寫字、藝術還是時裝,都和他的生活息息相關,也是他尋找故事靈感的開端。 「不知道自己還能做到多少,但這一次,我會放手去做。」 Facebook:Peter Su instagram:peter825 出版記錄: 2014年4月出版《夢想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 2015年2月出版《愛:即使世界不斷讓你失望,也要繼續相信愛》 2015年5月出版《夢想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十萬本慶功版 2016年7月出版《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 2018年5月出版《在顛沛流離的世界裡,你還有我啊》 2019年5月出版《陪伴,是世上最奢侈的禮物》 2020年4月出版《後來的你,好嗎?》 ●博客來百大即時榜連續50週上榜紀錄 ●博客來2014年度百大暢銷榜第4名 ●誠品2014 年度百大暢銷排行榜第2名 ●誠品2014 年度最期待在地作家 ●金石堂2014非文學類第1名 ●誠品2015年度百大暢銷書第2名 ●博客來2015年度百大暢銷作家第1名 ●博客來公布2015年度大學生最愛書單,同時榮獲男大生與女大生最愛書單第一名 ●誠品2016年度百大暢銷排行榜第1名 ●金石堂2016年度百大暢銷排行榜第2名 ●金石堂2016年度十大影響力好書 ●金石堂2016年度TOP20暢銷作者 ●博客來2016年度百大暢銷排行榜第4名 ●博客來2016年心靈勵志類排行榜第2名 ●誠品2018年度百大暢銷排行榜第8名 ●誠品2019年度十大暢銷書排行榜第5名

基本資料

作者:Peter Su 出版社:是日創意 書系:Peter Su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2-01-18 ISBN:9786269556106 城邦書號:A5730001 規格:平裝 / 全彩 / 224頁 / 16cm×22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