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春節加碼登入賺$1200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ASK ME WHY:然後我會說我愛你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2開年大展/新品入荷,打造嶄新面貌
  • 最強新書75折起,再享全館滿額折!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明信片*1張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喜歡上某個人,原來是這麼令人呼吸困難的事嗎?無論如何,我想要相信眼前這個人。」 芥川賞提名作家古市憲寿,動人的首部BL小說! 大和第一次見到港君,是在強烈寒流來襲的冬日。前演員港颯真,因為遭八卦雜誌爆出醜聞,而在不久前消失於演藝圈。聽說他之前遊走歐洲各地,最近在阿姆斯特丹落腳――原來這項傳聞是真的。 因同性戀情及用藥醜聞被迫離開日本,充滿魅力的演員港,在自由奔放的國度荷蘭,遇上了同樣遭受前女友背叛,在異鄉備感孤獨無依的大和。互相扶持的兩人,從友情開始升溫,跨越那條界線時需要的是……勇氣。 // 過去呢,應該是可以改變的才對。說不定,比改變未來還要容易。// // 背景解析 四年前挑戰與女友一起前往荷蘭展開新生活,到荷蘭後卻分手了的大和,因為語言跟人種隔閡備感孤獨。他身邊的亞洲人很少,就連韓國或中國人朋友對他而言都是種安慰,這時,他見到了因用藥跟同性戀情醜聞而逃離日本的演員港。 港長相英俊,舉止瀟灑,是個大明星,在日本之所以會被爆成這麼大的新聞,主要是他被業界朋友強烈背叛,導致被媒體追逐批評到必須退出演藝圈,甚至離開母國才得以避開風暴,但他是否跟同性戀愛這件事,在荷蘭卻普通又合法,遠離家鄉後,他不過是個普通人。 自由的生活在荷蘭心靈卻感受不到自由的大和,跟不自由的活在世上卻因到了荷蘭才感受到自由的港,在這樣矛盾的情況下,兩人相遇了。 互相的理解與陪伴,是從朋友跨越好友邊界的重要因素,兩個受傷的人,在彼此身邊,重拾了對生活的熱情。 作者古市老師跟演藝圈人士有相當深厚交情,與演員佐藤建更是高中學長學弟,好到一週會一起喝三、四天酒,更一起去荷蘭旅行。曾有媒體推測本書人物參考了某現實角色為原型,以其對演藝圈生態的了解,用來寫港君這號人物更是絲絲入扣。 書名來自披頭四同名曲《Ask me Why》,在訪談中,古市老師直言一看到這幾個字就覺得它最適合當書名,以此曲詞句帶來的溫柔貫穿全文,「Ask me why, I'll say I love you」,正是本訴說「愛」的本質的純愛小說。 // 精彩看點 ‧2020年No.1的浪漫愛情故事。 ‧芥川賞提名作家首本BL作品。 ‧作家演員 Lily Franky 推薦。 // 專文推薦 知名作家,《永遠的第一名》、《第二名的逆襲》編劇林珮瑜 2021年,不管對世界或對個人來說,都是遭逢許多事的一年。 這個世界仍為疫情所惱,人們開始習慣隔一段距離的情感交流。 今年,透過在影視業的經驗,加上朋友的協力,我嘗試小說、音樂、影視三方跨界的創作交流,也藉此機會回到小說的世界。 也是今年,在朋友的鼓勵下,我決心學習做一個經營者,規劃手中的文創工作室,尋找更多有趣的創作方式與延展可能性。 怎知壯志雄心才剛起,就遇到三級警戒,我未語淚先流——租金薪資錢在燒,我的心裡雪在飄…… 好吧,投資必有風險、經營總有危機,早晚而已。 危機就是轉機!在因工作旅居日本的朋友邀請下,我們透過網路科技,臺日跨海合作完成一部小而省、短而精的耽美遠端劇。 也因為三級警戒,利用網路聯繫上許多好久不見的老朋友,分享彼此的生活點滴,交流彼此這幾年的人生經歷。 因為疫情而起的隔離,讓我們停下腳步審視生命、反芻過去。 言談間分享的歲月未必都是靜好;相反的,印象深刻、最能具體說出的,總是那些生命中曾經的狼狽與唏噓。 其中最多的,就是被信任的人背叛,無論事業或感情…… 我也有過,不只一次,畢竟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 能馬上奮起、挺得過來的,豎起大姆指按他一個讚、稱他一聲「好漢」;但像我們這樣趴在地上也未必孬—— 就是想先喘口氣,聞聞大地千花百草香,然後再優雅地翻身躺平,欣賞藍天白雲,不行嗎? 人遇挫折,不必急著奮起。有時停下來喘口氣,說不定會發現奇妙的際遇—— 一如故事中港君與大和的相遇。 遭友情背叛選擇遊走各地自我放逐的港君、因愛人背叛在阿姆斯特丹日復一日漫無目地過活的大和,因為大和的友人浩平產生交集,在異地同鄉而起的同理心下有了聯繫,因陪伴逐漸瞭解彼此,從友情漸進萌生愛情…… 和煦如春水暖般的文字甚少提到「背叛」二字,卻能在字裡行間嚼出因遭背叛以至於面對「信任」、面對「愛」時的躊躇不前—— 背叛,最可怕的不是背叛本身,而是你會沒有辦法再相信任何人…… 哭泣、自厭、怨天尤人,都只是一時的情緒;無法再感受因「信任」而起的幸福感,這才是背叛所留下、真正刻骨銘心的傷害。 所幸,古市老師讓港君遇到了大和,也讓大和遇見港君,讓兩人在彼此的陪伴中不著痕跡地修整心中因傷害陷落的坑。 人活在世,或多或少都有被信賴的人或所愛的人背叛的時候,無論你是港君或大和,衷心希望你能遇到屬於自己的大和或港君。 遇到的時候,請勇敢再相信一次,再愛一回。 當你能再相信一個人、再愛一個人的時候,哪怕結局不如預期,至少已經離開背叛帶來的桎梏,找回屬於你的勇敢。

內文試閱

  第一次見到港君的那天,荷蘭正好面臨時隔五年再度自西伯利亞侵襲而來的強烈寒流。記得當時在BBC網站看到的天氣預報說,阿姆斯特丹市內氣溫將下探負六度,體感溫度更只有負十三度。      當天,我睡到下午才起床。每次上完晚班,第二天上午我總是起不來。想吃點什麼而前往共用的廚房,但打開冰箱卻發現,自己買的食材只剩花椰菜,以及事先做好的奶油乳酪醬。假如手頭寬綽,這種時候就會用Uber Eats之類的服務叫外送了,只可惜在找到更好的工作之前,我還沒打算脫離省吃儉用的生活。      而且為了展延我的自由工作者簽證,下週還得支付三百五十五歐元給移民署。自己是不是該趁空閒時間做Uber Eats外送員賺點外快呀?我頂著剛睡醒的腦袋思考這種問題。      *      我穿上從日本帶來的UNIQLO無縫羽絨大衣,走下公寓的樓梯。這座幽暗的樓梯異常狹窄,只容一個人勉強通行。      聽室友說,這要歸因於從前的時代是根據樓梯寬度來計算房屋稅,但真相為何就不得而知了。帶著行李箱搬過來時,自己有好幾次都差點崩潰。因為我必須提著三十公斤重的RIMOWA行李箱爬到三樓才行。為什麼自己非得在異國土地上經歷如此悲慘的遭遇不可呢?      如今回想起來,我似乎就是從那一天起對櫻萌生明確的怨恨。因為要是沒認識她,我就用不著一個人爬這座樓梯,更不會來到荷蘭。      開門一看,外頭已在下雪。而且還是暴風雪。這天氣實在讓人不敢相信,上週氣溫最高有十五度,新聞主播還說今年是暖冬呢!我戴好手套,並把大衣的拉鍊拉到嘴巴的位置。      歐洲的冬季,是與風對抗的季節。出生於岩手縣盛岡市的我,住在日本時一向自詡不怕冷。然而歐洲大陸那種毫不留情颳在皮膚上的冷冽暴風,直到現在我仍舊無法適應。      我解開停在公寓前的自行車雙重防盜鎖。雖然荷蘭的治安在歐洲算不錯了,可是自行車卻很容易被偷走。我自己沒碰過這種事,不過在同一家日本料理店工作的同事已受害好幾次了。網路新聞說,這些失竊的自行車會先集中送到波蘭,然後再運往非洲。      因為有專用道路,平時自行車是阿姆斯特丹最舒適的交通工具,但今天才騎了短短幾十秒我就發覺自己做了錯誤選擇。因為冰點以下的寒風毫不留情地吹襲我的全身。尤其是我的臉,冷得就像是摁在乾冰上。      假如一天才剛開始就遭遇挫折,當天必定只會發生不好的事。      可是既然都已經出門,那就沒辦法了。我穿過貝多芬街,前往海爾德蘭廣場購物中心。平常我喜歡走運河沿岸的道路,今天則選擇可快速抵達目的地的最短路線。      騎自行車的期間,我一如往常想著櫻的事。四年前,她問我要不要一起移居荷蘭。當時我們偶然看了富士電視臺的某個紀實節目,得知在荷蘭只要取得自由工作者簽證,即使未與企業簽訂僱傭契約也能在當地工作。      原本就很嚮往住在國外,每週還去英語會話班上三次課的櫻,立刻就對移居荷蘭這件事動心了。當時她在總公司位於神田的文具銷售公司擔任行政人員,一直很想辭掉這份穩定但不起眼的工作。      其實,我們這趟阿姆斯特丹行進展得很順利。那時我想都沒想過,有朝一日她會背叛自己。      我差點就不小心走錯路。暴風雪變得越來越猛烈。終於抵達目的地時,海爾德蘭廣場購物中心已被前所未見的白雪所覆蓋。機會難得,不如拍張照吧。我將iPhone的相機調成全景模式,打算拍攝周遭的景色。但是,我都還沒按下快門按鈕,耳邊就突然傳來怒罵聲。      「GEEN FOTO'S VAN MIJ MAKEN!」      我困惑地面向聲音的來處,只見一名身材高大、穿著銀色羽絨外套的黑人男子站在那裡。他似乎是鏟雪車操作員。我先張望一下四周,現場除了我以外別無他人。看樣子他是在對我發脾氣。      我一臉迷茫地再度面向那名黑人操作員,他仍舊氣勢洶洶地怒罵著我。不知道他講的是荷蘭語還是英語,因為他講得太快,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話說回來,我怎麼會惹怒鏟雪車操作員呢?      「他剛才說,不准你拍照。」      有人冷不防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回頭一看,原來是我的同事姜。姜是韓國人,跟我一樣在「摺紙」這家日本料理店工作。姜跟那名黑人操作員講了一、兩句話後,操作員便帶著怒容坐進鏟雪車裡。      「他好像以為自己被拍到了。」      「我只是在拍雪景啊。再說,不過是被人拿相機對著而已,有必要那麼生氣嗎?」      「這就是Een vervelend misverstand吧。你也該學一下荷蘭語啦。」      語畢,姜擺出平時那副驕傲自滿的表情。本來就很細小的眼睛瞇得更細,導致他看起來就像是閉著眼睛。他是在損我吧。既然那麼討厭日本人,何必故意選在日本料理店工作呢。      姜並未說明「Een vervelend misverstand」的意思,而是面帶笑容改變話題:「大和,你在這種下雪天出來買東西呀?」      我很老實地回答他「因為家裡沒食材了啊」。      「你呢?」      雖然我完全沒興趣知道,不過還是禮貌性地問了一句。      「今天是我情人的生日。這裡的亞洲食材最豐富齊全,所以我想買點東西回去做菜給對方吃。大和,你找到新的情人了嗎?」      姜喜孜孜地再度瞇起眼睛。果然不該問的。「你很囉唆耶。」我輕輕捶了一下姜的胸口。雖然我覺得自己的語氣像是在開玩笑,但他說不定察覺到我的怨氣了。我用日語小聲地自言自語:「反正荷蘭人又看不上他,他的女朋友多半是中國人吧?」      姜從韓國的延世大學畢業後,便離開求職困難的首爾,當個在歐洲各地旅行的背包客,最後來到了荷蘭。他分明跟我一樣,沒能在自己生長的國家有所成就,卻老愛自吹自擂。「延世大學的水準跟日本的慶應大學差不多喔」這句話,我都不知道聽他說過多少次了。      但我還是沒辦法徹底對姜冷漠,因為他是我珍貴的熟人之一。跟櫻分手之後,透過她結交的朋友一下子就消失了。      *      太陽從層層疊疊的烏雲縫隙稍稍露臉。自己要在這座城市住到什麼時候呢?我瞇起眼睛,內心忐忑起來。      自由工作者簽證應該能夠展延,但現在櫻已離我而去,其實自己根本沒理由堅持留在阿姆斯特丹。要回日本也行,或者也可以考慮移居其他國家。      自己是被什麼東西綁在這個地方的呢?我邊想這個問題邊解開自行車上的鎖鏈,這時口袋裡的iPhone掉了出來。雖然自己試圖牢牢接住它,但手機仍悲慘地往地面自由落下。      要是掉在積雪上倒也罷了,結果運氣不好,液晶螢幕似乎撞到人行道的邊角,出現了細微的裂痕。不僅摔裂手機螢幕,剛才還挨罵,今天真的很倒楣。不好的預感果然都會成真。      「真糟糕啊。」我嘟嘟囔囔,按下喚醒按鈕,看樣子iPhone還能正常啟動。LINE有兩則新訊息,Facebook有一則新訊息。LINE收到的是新聞與Takarush這家尋寶遊戲公司定期發送的資訊,Facebook則是收到「Kohei Suginami」這個陌生帳號發送的訊息。      『你過得好嗎?我現在人正好在阿姆斯特丹,要不要一起喝杯茶?』      本來懷疑這是新的詐騙手法,但點開個人檔案一看,出現的卻是幾乎就要忘記、令人懷念的臉孔。原來是浩平啊。我想起了這個許久不曾提起的名字。      杉並浩平是我重考時代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雖說是朋友,但我們充其量只是在自習室看書時湊巧坐得很近而一起吃午餐,還一起看過寥寥幾次電影的關係罷了。當我確定要再重考一年,而浩平考上早稻田大學後,彼此就因為尷尬而不再見面了。      畢竟這是將近十年前的事了,如今我的心中早已沒有任何芥蒂,但過於突然的邀約仍令我吃了一驚。正當我猶豫著該如何回覆時,浩平透過Facebook打電話過來。      『大和君嗎?我人在荷蘭,所以就直接打電話了。我在Facebook上搜尋阿姆斯特丹,結果找到你的帳號,嚇了一跳呢。我會待到明天,方便的話要不要出來喝杯茶?』      今天是我工作的日本料理店「摺紙」的公休日,而且到明天以前我都沒有任何預定計畫。坦白說,我完全想不到要跟浩平聊什麼才好,可是自己又沒有拒絕的理由,最後便決定跟他在咖啡廳見面。聽說他剛搭乘Thalys高速列車抵達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於是我們相約一個小時後在車站前的航海家咖啡廳碰面。以這種天氣來看,那裡應該沒什麼人吧。      我先回家一趟,放下採買的東西後,再前往航海家咖啡廳。      掃視店內,發現浩平就坐在窗邊的座位。記得以前在重考班上課時他留著一頭邋遢的長髮,現在則是剪得很短的二分區式髮型,即使隔著毛衣也看得出來身體鍛鍊得很強壯。他似乎也發現我了,舉起手來對著我微笑。      「大和君,我們真的好久不見了呢。突然找你出來,不好意思喔。」      「沒關係啦,反正我很閒。你來阿姆斯特丹旅遊嗎?」      我跟店員點了一杯咖啡拿鐵,然後坐到座位上。果不其然,店內空空蕩蕩的。      「對。我打算花兩個星期左右的時間環遊歐洲。話說回來,阿姆斯特丹異常的寒冷耶。昨天我去巴黎時也很冷,不過這裡更冷。」      浩平說,他在大學時期與朋友創立一家名叫Spice的新創公司,目前是那家公司的董事。雖然我聽都沒聽過,據說這家公司經營的是影片分享網站。現階段還算不上大獲成功,但已得到幾名天使投資者的支持,資金很充裕。這一年多來他都不停地工作,所以才給自己安排久違的休假來歐洲旅遊。      從浩平的穿著打扮就能看出,他的收入比一般人還要多。身上穿著Moncler羽絨大衣,手上戴著Apple Watch Hermès。擺在桌邊的波士頓包上也有大大的LV標誌,看上去就像是小孩子的書包吊牌。      「對了,你晚上有什麼打算?住哪間飯店?」      我開始盤算著,假如浩平沒有其他計畫,晚上可以招待他來我家。雖然不知道他在東京住的是怎樣的房子,多打聽一點這十年的事或許也沒壞處。有那麼一瞬間,腦海甚至閃過「搞不好回國後浩平會幫忙介紹工作」這種自私的念頭。      當然,我知道自己是做不出這種事的。要是我有辦法向他人低頭,現在應該就會過著截然不同的人生。      「晚上我有點事要跟人見面。」      當下,我為自己萌生可笑的妄想一事感到羞愧。既然浩平在社會上如此成功,他在阿姆斯特丹有事要辦也是很正常的。又不是被人窺見內心的想法,我卻突然尷尬起來,盡可能擺出冷淡的態度問道。      「是工作上認識的人嗎?」      「不是,是在交友平台上認識的。」      「交友平台?」      聽到意料之外的回答,我忍不住拉高音量。雖然自己沒嘗試過,但我知道同輩之間很流行玩交友軟體。      而且不只歐美盛行,日本的使用者同樣急速增加,以前的同事也是透過「Pairs派愛族」這款交友軟體找到結婚對象。聽說在我沒去參加的結婚典禮上,主持人稱兩人是在異業交流會上認識的。由於當中也有不少全球性的服務,就算浩平跟某人約在阿姆斯特丹碰面,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但是根據我的經驗,亞洲男性基本上是不受歡迎的。反觀日本女性,無論在哪個國家都能立刻交到男朋友。我很好奇,浩平是用哪款交友軟體,以及如何找到對象的。      「我沒用過呢。是哪款交友軟體?」      「你可能沒聽過,那款App叫做Rumble。」      這麼說的同時,浩平用手上的iPhone開啟應用程式再拿給我看。當下我覺得怪怪的,但不明白那股感覺是從何而來。不過隨後我就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忍不住驚呼。      「怎麼全都是男人啊?」      「奇怪,我沒跟你提過嗎?對喔,在重考班上課那時我還沒出櫃。」      之前浩平應該也遇過好幾次同樣的情況吧。他既沒偷偷觀察我的反應,也沒責備我,而是很乾脆地表明自己是同志。明知道這麼做很失禮,我依然目不轉睛地看著浩平。      如果他不講,從外表來看完全不會發現他是同志。雖然氣質與遣詞用語都很秀氣,但他既不極端的嬌弱,也沒使用女性用語。不過我聽說,總人口當中至少有幾%的人是同性戀者。也就是說,並非所有的男同志都能輕易從外表分辨出來吧。      「這款App很方便呢。它能夠透過GPS找出位在附近的圈內人。你看,這些相片中的人全都在這附近。要是聊過之後彼此覺得投緣,就可以直接見面。很方便吧?」      Tinder與派愛族在日本掀起流行不過是最近幾年的事,聽說男同志的交友服務歷史更加悠久。      他們的交友場所,早期以新宿二丁目之類的同志村為主,到了一九九○年代轉移到BBS上,之後又轉變為mixi之類的社群網站,最近的主流則是Rumble與Hookup這類App。對交友場所有限的同性戀者而言,交友約會軟體的確是非常適合他們的工具吧。      「剛才等你的期間,我就上去找找看有沒有不錯的對象。雖然被好幾個人忽視或是立刻封鎖,不過我跟這個名叫颯的人很聊得來。因為App上只有身體照,沒有大頭照,我想說跟對方聊一聊,假如是個怪人就不要見面,沒想到湊巧碰上一個日本人。反正對方若不是我的菜,立刻掉頭離開就行了,所以我決定先跟他見個面。」      浩平給我看颯的個人檔案。除了「二十七歲,一百七十三公分,五十六公斤,亞洲人」這種基本資料,以及英文版的自我介紹外,頁面上還標示「距離○.八公里」、「兩分鐘前上線」這類資訊。      從個人檔案的相片來看,這個名叫颯的男人瘦歸瘦,身上卻有著勻稱的肌肉。他還擁有線條分明的六塊腹肌。另一張相片,似乎是跟朋友一起在阿姆斯特丹的運河上拍的。剎那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在哪兒看過那張相片,不過應該是我多心了吧。說不定只是我曾路過作為背景的那條運河或橋。      「怎麼了?看得那麼認真。你相中颯了嗎?」      「沒事,我只是覺得你光看相片就決定跟對方見面,真有勇氣耶。」      「直覺喜歡就見面。很單純對吧?大和君,你現在有女朋友嗎?如果沒有,要不要試試看?適合異性戀者的交友軟體應該也有很多種吧。」      浩平一邊說,一邊在螢幕上滑動食指。      交友軟體的配對功能,是在畫面上顯示一大堆候選者的相片,使用者則以「喜歡就右滑」、「不喜歡就左滑」的方式瞬間篩選對象。人工智慧會根據篩選結果分析並學習使用者的喜好,再推薦最適合使用者的對象。      的確,既然我都來到國外了,或許也是可以更積極地尋找新的交往對象。雖然我不認為像自己這樣的人在歐洲會有人要,不過當中應該會有喜好比較特殊的人吧,要不然也可以像姜那樣找個亞洲人當伴侶。如果是亞洲人講的英語,我就不難聽懂,溝通起來也很容易。      說不定只要有了情人,這個令人鬱悶的荷蘭生活,也能立刻變成美好的每一天。      不知不覺間,時間已過了五點四十五分。浩平說,他跟颯約好六點碰面。他給我看對話紀錄,碰面的地點就在從這裡徒步約十分鐘的酒吧。差不多該離開這家咖啡廳了吧。雖然浩平婉拒了我的提議,但我實在很想瞅一眼那個叫做颯的男人,所以最後仍堅持送他到碰面的地點。

延伸內容

知名編劇/作者 林珮瑜 2021年,不管對世界或對個人來說,都是遭逢許多事的一年。 這個世界仍為疫情所惱,人們開始習慣隔一段距離的情感交流。 今年,透過在影視業的經驗,加上朋友的協力,我嘗試小說、音樂、影視三方跨界的創作交流,也藉此機會回到小說的世界。 也是今年,在朋友的鼓勵下,我決心學習做一個經營者,規劃手中的文創工作室,尋找更多有趣的創作方式與延展可能性。 怎知壯志雄心才剛起,就遇到三級警戒,我未語淚先流——租金薪資錢在燒,我的心裡雪在飄…… 好吧,投資必有風險、經營總有危機,早晚而已。 危機就是轉機!在因工作旅居日本的朋友邀請下,我們透過網路科技,臺日跨海合作完成一部小而省、短而精的耽美遠端劇。 也因為三級警戒,利用網路聯繫上許多好久不見的老朋友,分享彼此的生活點滴,交流彼此這幾年的人生經歷。 因為疫情而起的隔離,讓我們停下腳步審視生命、反芻過去。 言談間分享的歲月未必都是靜好;相反的,印象深刻、最能具體說出的,總是那些生命中曾經的狼狽與唏噓。 其中最多的,就是被信任的人背叛,無論事業或感情…… 我也有過,不只一次,畢竟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 能馬上奮起、挺得過來的,豎起大姆指按他一個讚、稱他一聲「好漢」;但像我們這樣趴在地上也未必孬—— 就是想先喘口氣,聞聞大地千花百草香,然後再優雅地翻身躺平,欣賞藍天白雲,不行嗎? 人遇挫折,不必急著奮起。有時停下來喘口氣,說不定會發現奇妙的際遇—— 一如故事中港君與大和的相遇。 遭友情背叛選擇遊走各地自我放逐的港君、因愛人背叛在阿姆斯特丹日復一日漫無目地過活的大和,因為大和的友人浩平產生交集,在異地同鄉而起的同理心下有了聯繫,因陪伴逐漸瞭解彼此,從友情漸進萌生愛情…… 和煦如春水暖般的文字甚少提到「背叛」二字,卻能在字裡行間嚼出因遭背叛以至於面對「信任」、面對「愛」時的躊躇不前—— 背叛,最可怕的不是背叛本身,而是你會沒有辦法再相信任何人…… 哭泣、自厭、怨天尤人,都只是一時的情緒;無法再感受因「信任」而起的幸福感,這才是背叛所留下、真正刻骨銘心的傷害。 所幸,古市老師讓港君遇到了大和,也讓大和遇見港君,讓兩人在彼此的陪伴中不著痕跡地修整心中因傷害陷落的坑。 人活在世,或多或少都有被信賴的人或所愛的人背叛的時候,無論你是港君或大和,衷心希望你能遇到屬於自己的大和或港君。 遇到的時候,請勇敢再相信一次,再愛一回。 當你能再相信一個人、再愛一個人的時候,哪怕結局不如預期,至少已經離開背叛帶來的桎梏,找回屬於你的勇敢。

作者資料

古市憲寿

古市憲寿 Noritoshi Furuichi 一九八五年出生於東京都。社會學家。慶應義塾大學SFC研究所高階研究員。曾獲日本學術振興會頒發「育志獎」。因在《絕望國度裡的幸福青年》中一針見血地描寫年輕世代的生態而聲名大噪,亦是各大媒體的常客。首本小說《再見,平成君》與《跳躍百夜》接連入圍芥川獎而備受矚目,並掀起熱烈討論。其他作品有《奈落》、《所以日本才會搞錯重點》、《我不站在任何一邊》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古市憲寿(Noritoshi Furuichi) 譯者:王美娟 繪者:雲田はるこ(Haruko Kumota)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1-11-17 ISBN:9786263160927 城邦書號:SPB7F000289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