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無名驅鬼師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無名驅鬼師

  • 作者:梁心
  • 出版社:春光出版
  • 出版日期:2021-08-03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27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言情小天后 梁心 浪漫玄幻之作! ★入選2020年TCCF文策院出版與影視媒合IP★ ★知名插畫家 Blaze Wu繪製夢幻封面插畫★ 身為便利商店大夜班,姬儀光可稱得上是最佳優良店員, 除了進貨、蒸包子、洗咖啡機、服務半夜來買保險套的客人, 連孤苦無依的夜半遊魂們,她也一視同「人」,一肩挑下! 想拉活人開講?想尋生前親友?只要一聲叮咚, 她都會送上這一句:您好,歡迎光臨! 豈料,以拯救眾鬼為己任的她,居然被人盯上了! 那個神祕的男人總是在凌晨出現,一身長版黑風衣與綁帶軍靴,還戴了墨鏡, 手拿大杯熱美式,沉默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一待就一整夜。 當他把墨鏡摘下時,那張臉卻長得與早已不在這世間的「那個人」如此神似? 在她因為思念險些哭出來時,那男人卻上前自我介紹是驅鬼師,要她幫忙驅鬼? 哇靠!哪裡來的江湖騙子啊?

內文試閱

  1      叮咚——      凌晨兩點多,正在挑選即期產品準備下架的姬儀光,聽見自動門的鈴響通知,立刻站了起來。      這是一家位在巷子口的便利商店,附近都是老式住宅,但是因為附近有學校跟小型工業區,很多人選在這裡租屋,往來的人們形形色色,還常看到不同國籍的住戶。      「歡迎光臨!」她看了看,是熟面孔,立刻小跑步到櫃檯後面站定。      雖然是熟面孔,但不是熟客,因為兩人並不熟。      「熱美式,大杯。」穿著黑色長版風衣的男子薄唇輕吐,語氣淡然。      姬儀光看了眼窗外的天色,雙唇無聲地咂吧了兩下,決定忽略男子臉上的墨鏡。「四十五元,謝謝。」      收了錢,姬儀光轉身操作咖啡機,大夜班時段很安靜,咖啡機運作時的轟轟聲在此刻特別明顯。      一杯咖啡的時間拉長到接近一世紀。      等咖啡機發出「滴」的一聲,姬儀光鬆了口氣,立刻掛上完美店員的笑容,回頭將咖啡遞上。      「先生,你的咖啡好了。」      只見男子接過,便一手兜在風衣口袋裡,坐到了內用區最角落的位置上。      大夜班的尖峰時刻在凌晨六點左右,半夜兩、三點基本上是沒什麼人的,要是有人在固定時間出現個三、四次,姬儀光差不多就記得住這個人的模樣、每次來都買什麼東西。      然後這男子第一次來,姬儀光就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      墨鏡、黑風衣、綁帶軍靴,梳著旁分俐落油頭,墨鏡下的薄唇顏色偏粉趨淡,還會習慣性地輕抿著。他點了杯熱美式,喝完後,就動也不動地坐到將近破曉才走。      第二次來,還是一模一樣的打扮,如出一轍的行為。姬儀光就幫他取了個代號叫「神祕人」,除了太帥太有型不符合條件外,他滿像柯南漫畫裡的神祕人,都在奇怪的時間出場,還全身黑。      他很高,比例又好。姬儀光用眼角餘光偷偷瞄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剛好齊平對方胸下。      算了,反正她從來不在身高上找優越感。      在晚上戴墨鏡就算了,他還全程都沒拿下來過,還有就是他每次過來,身上都有股奇妙的味道,很像是燒完金紙後沾上的氣味。      姬儀光沒有問,連跟對方攀談的衝動都缺缺。她很惜命,明白這世上有太多人的死因就是因為——知道的太多了。      即便她覺得這個人似乎跟她很有緣分,不知為何難得讓她感到親切也一樣。      她蹲回去清理即期產品,還看不到兩件,自動門的提示聲又響了,不過這次的聲音比較輕。      姬儀光探頭看了看,是位老奶奶,穿著牡丹花色的上衣,黑色綢褲,大約七十幾歲的年紀了,走路還有些不穩。她立刻過去扶老人家,中途還看了神祕人一眼。      姬儀光不動聲色輕輕地揮了一下手,才扶著老奶奶走到最近的椅子上。      「小姐,我肚子餓,這裡有什麼可以吃的?」老奶奶揉著肚子,似乎餓得很難受,臉色相當慘白陰暗。      姬儀光扶她的時候就發現老奶奶瘦得不像話,不誇張,真的是皮包骨。      「妳等一下喔,我幫妳看看。」姬儀光站了起來,走到開放式的冷藏櫃前打轉。      便當類已經回收掉了,新的還沒補進來;三角飯糰十二點才剛上架,可是不能微波,屬於冷食類;關東煮機器洗了,冷凍材料還在泡熱水;茶葉蛋還要等一段時間才熟……      油炸類的點心就算了,不要虐待老人家的胃,看來看去,熱食就只剩包子了。      希望老奶奶不會嫌包子的內餡太油膩。      姬儀光夾了一顆筍香肉包給老奶奶,再拿了一瓶原味的優酪乳。      「吃這個好嗎?」      2.      老奶奶面有難色,歉然地對她笑了笑。「不好意思啦,小姐,我吃素。」      「啊——吃素是吧?」姬儀光露出完美的職業笑容。「是吃全素?蛋奶素?還是鍋邊素?」      「蛋奶素,可是我喝牛奶會拉肚子。」老奶奶收了收頰邊的頭髮,親切的笑容跟信任的眼神看來對姬儀光抱持著相當大的好感。      「好,我再幫妳找找呀。」姬儀光維持的職業笑容在轉過身的瞬間迅速垮掉。      蛋奶素?便利商店有什麼蛋奶素可以吃的?除了茶葉蛋跟標示蛋奶素的麵包外,只剩香蕉了!啊!還有真空包裝的水果玉米。不過,老奶奶有牙齒啃嗎?      算了,能吃的都先拿上。      這時候茶葉蛋剛好熟了,姬儀光先微波玉米,再夾了顆蛋、選了口感柔軟的麵包,連同香蕉,一塊送到老奶奶面前。      「不夠的話還有素食的泡麵啦……」這已經是她能力範圍內能找到的素食食品了。      「小姐,謝謝妳啊。」老奶奶感恩地說,有得吃她就很開心了。      老奶奶先是剝香蕉吃了一口,就這一口,便引發了她好大的感慨。「我好久沒有吃到新鮮水果了,要不是今天晚上我的腳比較有力,還走不了這麼遠來買東西。」      「妳的家人呢?怎麼不請他們幫妳買就好?」姬儀光拿起肉包,在老奶奶面前啃了起來,咬下去的瞬間才想到一件事,神情古怪地問:「我吃肉包的肉味會不會影響到妳?」      不曉得是眼花還是怎樣,姬儀光覺得神祕人的手指此時好像動了動。      不會吧?      她又仔細地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最後確定是自己的錯覺。      「不會啦,我家只有我吃素,我兒子媳婦都吃葷,無肉不歡。」老奶奶小口地吃完香蕉,還把香蕉皮折了起來,好好地擺到桌上。      「怎麼不叫妳兒子出來買吃的給妳,不然幫妳煮頓宵夜也好。」      老奶奶正要拿茶葉蛋的手頓了頓,這才惆悵地說:「他們搬出去了,家裡只剩我一個。」      「喔。」姬儀光乖乖地閉上嘴,不敢再問,但老奶奶似乎開了話匣子,就跟她聊了起來。      「我兒子很能幹,在臺優電當經理,一個薪水有這麼多。」老奶奶動用到兩隻手的手指才表示得了她兒子的收入,眉眼間淨是驕傲。      「哇,好厲害喔!」姬儀光雙眼迸出羨慕的光芒,大大地取悅了老奶奶。「可是妳一個人住也滿不方便的,沒想過叫妳兒子把妳接過去住嗎?」      「有呀,是我不習慣,又搬回來了。」老奶奶似乎怕姬儀光以為她兒子不孝順,連忙澄清。「我在這裡住了幾十年,朋友都在這,互相照應也夠了。」      「這樣喔……」姬儀光搔了搔頭。      這是老奶奶的選擇,姬儀光不想用旁人不負責任的立場說什麼,或是建議些只會讓人感覺自以為是的話。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天曉得老奶奶不跟兒子住還有什麼難言之隱?      姬儀光默默地陪老奶奶吃東西,聽她說她兒子從小就多傑出、多聽話,聽得姬儀光鼻間開始有點發酸。      老奶奶只能透過這些往事懷念她遠在外地的親生兒子了嗎?講的都是小時候的事。      「這、這玉米,我吃不下了。」老奶奶拿玉米沒轍,愧疚地看著姬儀光。      「沒關係,吃不下就吃不下,別勉強,我來整理就好。」姬儀光見老奶奶動手清理桌面上的垃圾,立刻把工作接了過來。「唉,這超商沒什麼素食好吃的。阿婆,不如妳明天再過來一趟吧,同樣的時間,我可以煮東西給妳吃,我手藝很好的。」      「哎喲,怎麼好意思?我們非親非故的。」老奶奶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相逢自是有緣,妳別跟我客氣。」姬儀光見老奶奶怎麼說都不肯,就編了段故事。「我奶奶很早就去世了,我是她帶大的,在她離開之前,我奶奶都沒有吃過我煮的一頓飯,所以我現在放假都會去養老院當義工。煮東西給妳吃,就像煮給我奶奶吃一樣,妳就答應吧。」      「這……」老奶奶還是略帶遲疑,但態度沒有一開始堅持。      姬儀光又加了把勁,可憐兮兮地看向老奶奶。「不行嗎?」      老奶奶心一軟,頭就點了下去。「好吧,我明天就算腳又不能走了,還是會想盡辦法過來,好嗎?」      「太好了!」姬儀光笑了開來,真摯的神色也感染到了老奶奶。      3.      「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這些多少錢呀?」      姬儀光隨口報了個價錢。「五十塊。」      「等等呀。」老奶奶伸手探向口袋,東摸摸西摸摸的,就是摸不到錢。「哎喲,我好像忘記帶錢了。」      這不就是吃霸王餐了嗎?老奶奶面上真的過不去。      「別緊張,才五十塊。」姬儀光安撫她,這不是多大的事。      「五十塊也是錢啊。」老奶奶懊惱死了,又不能把吃下肚的東西還回來。「唉,人老了就是沒用。」      「怎麼會呢?這種事年輕人也會犯呀,妳明天拿過來就行了。」      「好,那我就明天拿過來。」老奶奶為表清白,主動留下聯絡方法。「如果我明天沒來還錢,妳就到我家找我。我住在東風路七十一巷六號三樓,家裡電話是——」      姬儀光笑著說她記住了,如果老奶奶沒過來,一定過去找她,再三保證過後,老奶奶這才安心地回去了。      「真是個可愛的老人家。」姬儀光笑了笑,把桌面收拾乾淨後,輕輕地揮了手,又回去忙了。她完全沒有注意到神祕人朝她看了一眼。      大夜班要做的工作可多了,洗咖啡機、洗關東煮機跟煮蛋的電鍋,回收過期的食品,還要趕在早上五點之前把蛋煮好,六點前把關東煮跟熱狗弄好,還有加熱包子,因為趕長途車、晨運的人都會在這時候湧現。      接下來是大批的學生跟上班族。      不僅這樣,還要打掃廁所、分類垃圾、點貨跟上貨。在她工作的時段中,會來兩次進貨車。      姬儀光忙得團團轉,期間也有客人零星進來,挑了飲料、泡麵或是保險套就走,但沒有一個像神祕人一樣,買了個東西就在角落坐上好久,而且不管她何時抬頭偷看,他的臉都沒多側一分。      都可以到蠟像館打工了!      就在姬儀光為他盤算好日後的出路時,神祕人突然站了起來,差點沒把姬儀光嚇死。      幸虧神祕人聽不到她心裡在想什麼。      姬儀光站直身體,準備在他走到門口時送一句「謝謝光臨」,誰知道神祕人的目標不是大門口,而是筆直不帶拐彎地朝她走了過來!      「神……先、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姬儀光差點脫口而出「神祕人」,但是說了一個字就改口了,對方會不會誤以為她想講的是神經病?      「姬儀光?」神祕人皺著眉頭看了看她胸前的名牌,略帶疑惑的嗓音令人清楚他有話要說。      該不會是要投訴她吧?      頂多就在心裡腹誹了他一下,照理說他不會知道的呀,為什麼要看她的名牌?通常顧客想知道店員的名字都沒好事,她剛才有什麼地方得罪這位大仙嗎?      沒有呀?她完全不敢打擾他,就算看他也都是偷偷——      該不會是因為偷看他吧?!做人不要這麼小氣呀!      姬儀光的慌張使她加快了語速。「是呀,我的姓比較特別,還好我家……祖父沒把我取成姬光儀——你聽過激光儀嗎哈哈哈……」      神祕人完全無動於衷,嘴角連勾都沒有,說不定他把墨鏡拔下來,眼神就在嘲笑她笑得像個白癡。      對,她笑得像個白癡,簡直丟臉死了!      她平常沒這麼脫線,八成是那奇怪的親切感在作怪。      「嗯,我記住妳了。」神祕人講完這句話之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然後呢?重點呢?把她的心重重地提高高之後,就這樣置之不理?      這人還有沒有一點禮貌呀?不知道被提起名字的店員不經嚇嗎?他到底想幹嘛啦?把話講清楚會死嗎?會少塊肉嗎?      她連開頭都猜不出來還猜什麼結局呀!      還有,她以後再也不講激光儀的哏了,蠢斃了!            4.      隔天,神祕人又在兩點多的時候出現在便利商店。      墨鏡、黑色長版風衣、軍靴。      「熱美式,大杯。」然後點了一樣的咖啡。      姬儀光略帶尷尬地把熱美式遞到對方手上,就見他一樣往內用區最角落的座位走去,沒有因為昨天的事而對她有任何不一樣的態度,讓她鬆了口氣。      昨天自己實在太蠢了,神祕人一定走出了超商就笑到直不起腰!      姬儀光極度想忽略神祕人,但過沒多久又忍不住開始偷偷地觀察起他。      他有些一樣,又有些不一樣。      今天他沒有抹髮油,頭髮自然地垂了下來,肅索的氣息淡了幾分。以往他都是間隔個三、四天才會出現一次,這還是第一回連續兩天都來買咖啡。      只是今天的他,給姬儀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好像是來等人的。      等一個人的咖啡?      姬儀光突然想為自己的幽默感鼓鼓掌。      一個人工作,就是要懂得自娛娛人。      姬儀光從冷凍庫裡拿出硬梆梆的關東煮材料,放進大量杯裡,注進熱水,先把材料泡軟,順便把油脂跟鹹味泡掉。身後的自動門又傳來了小小叮咚的聲音。      她抬頭,再揮手,繞出櫃檯扶進了昨天約好的老奶奶。她還是穿著牡丹花色上衣跟黑色綢褲,今天走起路來比昨天還順了。      老奶奶一見到姬儀光就笑。「小姐,我來了。」      「阿婆,妳等一下喔,我去休息室拿個東西。」姬儀光把老奶奶扶到椅子上坐好,飛快地衝進去員工休息室,扛出三層大的豪華便當。      「這麼多啊?」老奶奶看到都愣住了,越發相信姬儀光是把對祖母的懷念投射到她身上。      「一不小心就煮太多了。能吃多少就多少,別勉強啊。」姬儀光把便當一層一層地攤開,薑蓉蒸腐皮、棗杞煨南瓜、水菜烘蛋、烤香菇番薯、煎芋頭餅、拌三絲、燴百菇、樹子燉高麗菜一一端上,最後一層是水果拼盤,有蘋果、木瓜、奇異果、葡萄。      不過好像少了什麼,主食呢?      「啊,我忘了山藥粥。」姬儀光這時才想起來,拿了筷子給老奶奶叫她先吃,又到休息室裡抓了個保溫杯出來,把粥倒進關東煮的碗裡。      老奶奶遲遲下不了筷子,這個便當的心意太重了。      「阿婆,快吃呀,看著我又不會飽。」      「我先還妳錢吧。」老奶奶放下筷子,從口袋裡拿錢,摸了好幾次,還把口袋翻出來了,就是連一塊錢都沒有。「我記得我把錢放進口袋啦,錢呢?不會又忘了?」      「沒關係啦,又沒有多少錢。」      「不行,一定要還的。錢這種東西呀,越清楚越好。」老奶奶很堅持,姬儀光只能順著她的話。「好,我就在這裡,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妳可以放心。不然我下班去跟妳收也行呀,東風路七十一巷六號三樓,我記得喔。」姬儀光把筷子塞到老奶奶手上勸了好久,她總算吃了起來。      「哎喲,妳真的準備太多了,阿婆的食量沒那麼大,吃不完。」      「我不知道妳的口味,就把會做的素菜都做了一道。」準備這些確實花了她不少工夫,但是老奶奶臉上的表情告訴她很值得。「吃不完沒關係,最重要的是要吃飽,還是我做得太難吃,妳吃不下啊?」      「誰說不好吃的?好吃極了,我這輩子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像是怕姬儀光不信,老奶奶急切地喝了口山藥粥,入口滑潤的滋味讓她的胃都暖了。「好吃!」      每道菜的味道都很好,老奶奶吃過所有的菜色後,最喜歡的就是棗杞煨南瓜了,完全沒剩菜。      「唉,好久沒吃得這麼飽了,真滿足。」老奶奶放下筷子,發自內心地笑了出來,周身頓時像散著點點金光般,十分耀眼。      姬儀光心中有些不捨,多麼小的願望呀。      5.      「阿婆,除了吃飽之外,妳想不想見妳兒子啊?」      老奶奶想了想,先是點頭,又是搖頭。「算了,他大前天才打電話給我,說他工作很忙,不回來過中秋了,等他不忙了再說吧。」      「既然這樣,我要把妳送回去囉。」姬儀光嘆了口氣,站起身後,抬手在虛空中開始寫字,再拍到地上。沒多久,一名穿著西裝,臉色紅潤,看著和藹可親,有著白髮白鬍子的老人家走了進來。      「見過姬姑娘。」他恭敬地朝姬儀光彎腰行禮。      「說了多少次,見我不必如此。」姬儀光側身避開這個禮。不知道多少年了,她就是無法習慣。她轉身對老奶奶說:「阿婆,等等這位先生會帶妳回家,妳不用怕,就跟著他走。」      老奶奶看了眼姬儀光,又看了眼老先生,抬手正想發問,卻見到自己身上散發著金光,手漸漸變得透明,低頭一看,腳也是、身體也是,忍不住緊張了起來。「我、我這是怎麼了?」      「別緊張,只是旅程結束,要送妳回去罷了。放心,妳不會有事的。」姬儀光摸了一下老奶奶的額頭,她便冷靜了下來。      「原來……原來是這樣呀……」老奶奶此時才明白過來,苦澀地一笑。「小姐,謝謝妳。」      「不用謝,相逢即是有緣。」姬儀光嘆了口氣,對老先生說:「土地公公,麻煩你了。」      「別別,千萬別叫我土地公公,您的年紀還比我大很多呢!」輩分跟歲數不能亂,他跟姬儀光可不是同一年代的!      「……這不是重點好嗎?」大男人還在意這個?姬儀光頗為無言。「去吧,有勞你跑這一趟了。」      然而,在兩人沒有注意到的角落,神祕人的手指突然又動了動。      「不敢當,下官一定會安全把她送到。」老先生領著老奶奶走出超商,姬儀光又突然喊住了他。      「請等一下。」姬儀光走近兩人,低聲吩咐。「另外麻煩土地——土地官一件事,送她回去之前,帶她去看看她兒子吧。」      「姬姑娘不必說麻煩,下官這就帶她過去。」老先生朝她行個禮,兩人便離開了。      看著老奶奶的背影,姬儀光不禁唏噓起來。這種事也不是頭一回遇見了,但每次還是覺得很心酸。      她揮手,收起屏障。每每遇到這些凡人見不到的東西、要與之互動時,她都會下一道屏障,遮蔽普通人的視線,不然她這個大活物在超商裡的動作會活像在演默劇,被人發現絕對會被投訴,再被店長勸退兼勸去掛精神科。      要不是店裡有神祕人在,她原本會直接把這家超商都罩起來。      姬儀光回頭看了看神祕人,見他依舊端坐在位子上,沒有任何異狀才安下心。      呵,她也太在意神祕人了。就算他是萬中挑一的陰陽眼,昨天看到老奶奶的時候也該有反應了,哪會坐——      還是他昨天突然殺到她面前來,就是為了要告誡她遇上的老奶奶是鬼?      Oh My God,不會吧?!      其實她也不確定這屏障能不能遮陰陽眼,從沒遇過啊。      姬儀光牙一咬,手一揮,再次下了屏障,忍著畏懼,躡手躡腳地走到神祕人面前。      「先生?」姬儀光試著叫他,喊了幾聲,神祕人文風不動。      然後她就突然對他做了個醜到極致的大鬼臉,垂眼、擴鼻、裂嘴,舌頭還吐出來歪到一邊,神祕人還是不為所動。      「應該看不見吧?」姬儀光退了兩步,想想還是不安心,又來了一段面癱螃蟹舞!      神祕人依舊穩如泰山。      姬儀光再將自己折來折去,把從電視上學來的體操動作跟瑜珈動作都做過一次,最後扶著腰撐在桌上,累得半死。      「不用跳福爾高雷了吧?」他絕對看不見!      姬儀光扶著腰走回櫃檯,手一揮,解了屏障。      接著,姬儀光就後悔萬分了。      她忘了接下來要進入尖鋒時刻,卻把自己的腰玩脫了。等晨運的人開始進來,她就算想哭也得先撐住完美的職業笑容和動作。      胸悶哪!      6.      「先生,今天怎麼沒有龍蝦沙拉三明治?」有客人不顧姬儀光正忙著結賬,站到櫃檯出入口旁邊就對她吆喝。      神祕人聽到他對著姬儀光喊「先生」,立刻側頭看了過來。姬儀光正在忙顧不上留心他,便錯過了這一刻。      「不好意思,這個口味停售很久了喔,可以參考一下其他的三明治。」姬儀光以職業口吻回應,手邊刷條碼跟結賬的動作仍沒停過。      下一位顧客將挑選的商店放上櫃檯,又補了一句:「我還要拿包裏。」      「好的,請問手機後三碼?」姬儀光笑得有點僵硬,尖鋒時刻來取包裹,真的是超商店員的痛處。      左後咖啡機,右後微波爐,姬儀光就像在跳恰恰一樣在櫃檯轉來轉去,時不時還能聽見遠方有人大喊「茶葉蛋的袋子在哪裡?」。      就在電鍋旁邊啊!起床的時候可以記得把眼睛帶出門嗎?      一路忙到接近下班,等交班的人過來後,姬儀光這才鬆了口氣,下意識往神祕人慣坐的位置看過去。通常都在破曉前就離開的他,今天居然破天荒地待到了天亮!      現在都七點多了喲!      他該不會真的在等人,結果對方放他鴿子吧?      一等就五、六個小時,對方是誰呀?這麼大面子?      早班員工有兩位,其中一個比較年經,是個念夜間部的女學生,一來就盯著神祕人。等早上的人潮疏散了些後,她興沖沖地拉著姬儀光就開始八卦。      「小姬,那個人長得好帥喔。」看來她今天上班看到帥哥心情很好。「他什麼時候來的,你知道嗎?」      姬儀光不知道是累的還是怎樣,語氣不算太好地問同事:「墨鏡都把臉遮了一半,妳還看得出來帥不帥喔?」      同事白了她一眼。「你們男人不懂啦。」      姬儀光長得不錯,白白淨淨的,笑起來很可愛,很討婆婆媽媽喜歡。她的眼睛很圓很亮,最特別的是眼尾收高,微微上揚,像鳳尾一般,很有古典美。      最讓女人嫉妒的是她的皮膚很好,白裡透紅,曬不黑又做大夜班,把手伸進牛奶裡都有保護色了。上天幫姬儀光開了這麼多扇窗,也公平地為她關了一道門:她很矮,四捨五入才有一百六。      「是是是,確實不懂。」什麼男人不懂,女人也不懂呀!她只是披男人皮,還是女兒心好嗎?      是的,她在普通人眼裡是個男的。      沒辦法,不幫自己下個術法,沒有一家店會讓她做大夜班。要在早班跟中班下屏障,不僅不方便,營業額也不能看吧,這家店會被她害到收起來的。      唉,她一身術法,就是沒辦法幫自己變出金銀財寶。這輩子活了這麼長,依然兩袖空空,長嘴吃風,不工作不行啊。      姬儀光正準備打卡下班,就見原本動也不動的神祕人站了起來,朝她看了一眼,意味深長。      有種被蛇盯上的感覺。      可能是她太累了,看誰的眼光都不對勁。      對,一定是這樣!      儘管如此,姬儀光還是打了個寒顫,不管同事狂讚那人長得高又大長腿等等之類評論,一股腦兒地鑽進休息室換下制服。      等她出來時,神祕人已經不見了。      跟同事打了招呼後,姬儀光就離開超商,往老奶奶跟她說過的地址尋了過去。      東風路七十一巷六號三樓。      找到門牌,只見老舊的紅色鐵門緊閉著,六號三樓的信箱塞滿了郵件跟廣告傳單。      她嘆了口氣,拿出手機,撥通110。      「警察先生,你好,我有件事想要尋求警方的協助。東風路七十一巷六號三樓這裡住了個獨居的老奶奶,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她出來了,房子也傳出了一些怪味,我怕發生意外,能不能請警方幫忙確認老奶奶的狀況?」            當天午間新聞,報導了某處一位獨居老婦久未出門,好心民眾發覺不對勁報警求助,才發現她在家已死亡逾兩天。晚上,新聞就多了新訊息,據說這名死亡兩天的老婦人胃裡,居然尚有新鮮未消化的食物。      姬儀光關了電視,在簿子上記了一筆,又圓滿了一個人生前的遺憾。      十點五十分,姬儀光打卡上班,十二點過後,頭一件事就是清洗咖啡機。      就在她清洗管線的時候,神祕人又來了。      姬儀光抬頭看了一下時鐘,今天他居然提早了一個多小時出現,這是要改走Free Style的節奏嗎?      「先生,不好意思,咖啡機正在清洗,要麻煩你到別間超商買咖啡了。」      「沒關係。」神祕人摘下墨鏡,如鷹般銳利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她。姬儀光見到他毫無遮掩的面孔,霎時愣在當場。      7.      「上……」難怪她會覺得神祕人親切,他的臉跟那個她找了好久的人特別像呀!起碼有七分像!      雖然仔細看還是有些差別,神祕人眉骨深邃,濃眉與眼睛極為靠近,眼神清明卻凌厲冷峻。他的鼻梁剛直,唇薄色淡,看上去就是個不好相處也不好說話的人,表現出來的態度的確就是高冷。      而她認識的那個人,彷彿這世間沒有他在意的事情一般,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只要在他能力範圍內能辦到的事央求他,總是能得來一句「好呀」。      那位不愛束髮,時常自然地垂放在身後,卻從不見凌亂;衣袍只要乾淨能蔽體就行,不要求多美多繁複的花樣,或是多好的布料才肯穿。她曾經開玩笑地拿了件豔麗的長袍給那位穿,他還真的笑笑的換上了,還出去遛躂了一大圈。      那個人很好,她喜歡他,很愛賴在他身邊,同時也敬畏他,只要她做了出格的事,在他面前就是特別心虛。      或許那個人知道她做不出十惡不赦的事,明知她接下來會犯錯,提點了一句後就不再說話了,放任她去闖去跌倒,等她受了傷,再來問她是不是知錯了?有沒有學到教訓?然後摸摸她的頭後,替她收拾爛攤子。      那位真的是她見過最完美、最仙風道骨的人。可是,她已經有好多好多年沒有見過他了。      至於有多久了,她想,那時候秦始皇還沒出生吧。      許是她久沒見到那位,一跟神祕人照了面,那張神似的臉差點害她因為濃郁的思念而哭出來。只是神祕人接下來的話卻像火辣的一巴掌,不止把她搧醒,還把她搧怕了!      「我來,是想找妳談件事。」神祕人神色清冷,不疾不徐地說:「有關那名老婦人的事。」      「什、什麼老婦人?」姬儀光一聽,不僅頭皮炸開,連舌頭都麻了。      不,老天爺別這麼殘忍地對待她!      「吃素的那名老婦人。」神祕人抬高下顎,微微瞇起眼,語氣裡多了些不悅,似乎是看不慣姬儀光裝傻的行為。「還是要我說得再明白點——那個妳讓土地公領走的老婦人。」      姬儀光聞言差點跳了起來,面如死灰地說:「你、你看得見?」      「看得見。」神祕人淡然地說。      媽的,所以連她的鬼臉、面癱螃蟹舞、像鴨子的體操跟竹節蟲般的瑜珈,他通通瞧見了……      「你為什麼不早說呀?」她一世英名都毀了!有誰反應跟他一樣慢的啊?都開車環島一圈了才想起來有什麼不對勁嗎?      「想看妳要做什麼。」結果看見的事情一件比一件還吃驚。      姬儀光很想死,非常想死。她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看著他,比鬼還像鬼。「你想幹嘛?家裡有鬼要收?」      神祕人深沉地看了她一眼。「我就是個驅鬼師。」      「……嗄?」所以是同行相忌?姬儀光立刻高舉雙手以示清白。「我沒有跟你搶生意的意思喔!」      「不,我是想請妳幫忙。」神祕人示意她到內用區坐著說話,被姬儀光拒絕了。      「被人看到會被投訴。」被投訴太多次的話,店長必須去總公司上課聽訓,她現在吃人頭路要乖一點。      「妳不是會下屏障嗎?」神祕人理所當然的態度讓姬儀光差點噴一口老血!      屏障不是這樣用的,混蛋!      姬儀光暗暗咬牙,還是揮手下了屏障,坐到神祕人面前,努力收起稍早滿腹的心思,將一腦疑問生生壓下,決定先了解對方來意。      「你說你是驅鬼師,有什麼證據?」      神祕人遞出一張黑色名片,上面以燙金字標示著「驅鬼師」。姬儀光接過來後兩面翻看,用表情寫了個囧字。      「怎麼沒有名字?」神祕人姓驅名鬼師?聽起來好有事。      神祕人說:「祖師爺有訓,驅鬼師不得有名。」      ……是怕被報復嗎?      姬儀光收起囧臉,總不好直接叫他驅鬼師吧?「你身分證上的名字叫什麼?」      「樊俞行。」      他緩緩地報出自己的名字。不曉得是姬儀光頭昏眼花還是心理作祟,此刻他整個人的五官都亮了起來,好似開過光的寶劍。      「樊先生,你想請我幫什麼忙?」姬儀光不自覺地扳直腰桿說話。「先說好喔,傷天害理的事我不做。」      「放心,就是不想傷天害理才找上妳。」樊俞行一派冷然,絲毫沒有請人幫忙的態度,反而像是在吩咐,看起來是長年居於上位的人才有的習性。      姬儀光就等他說明來意。      「我想請妳驅鬼。」

作者資料

梁心

又名大心。 家裡有熊又有貓。 喜歡花椰菜跟芒果。每天做著買買買的美夢。 愛情絮語: 平時數學60分才及格,愛情裡20分就夠了。 已著二十餘本作品。代表作:《擒鳳》《憐取眼前人》《官人要翻身》 FB粉專:梁心的小說夢工坊 https://www.facebook.com/romance.hsin

基本資料

作者:梁心 出版社:春光出版 書系:奇幻愛情 出版日期:2021-08-03 ISBN:9789865543402 城邦書號:OF0074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