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貪婪,你會走多遠?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新書搶購

內容簡介

適者生存,是一切成功、成長、富裕的基礎, 抑或是一場衝突與毀滅的開始? 許多銀行、企業與國家破產引發了新經濟危機,撙節計畫、大量失業人口與饑荒,於是人們走上街頭示威抗議,高聲呼喊停止貪婪,要求更多正義! 全世界陷入騷亂暴動。只有少數有錢人是贏家。大家寄望在柏林舉行的危機高峰會能找出解決方案。 享譽國際的諾貝爾得獎主賀柏特.湯普森預計要在緊急高峰會上發表一場能夠改變世界的演講,他聲稱自己找到了能促進人人富裕幸福的方程式。 但是,他永遠趕不上演講,因為他在前往發表會途中車禍身亡! 眾所期待的方程式不翼而飛,和他同車的神祕客原本有機會生還,車子卻突然起火爆炸! 唯一的車禍目擊者是年僅十八歲的揚恩.吳特,在救援過程中,他發現這起事故並非意外,而是謀殺,但警察不相信他,一群陌生人也緊追他不放,高峰會裡的權謀者們也想要奪取這個神祕的方程式…… 這個號稱可以造福全人類的方程式是一場騙局?還是…… 競爭促使我們的社會更高、更快、更寬,最後會把我們帶往哪裡? 德國驚悚大師艾斯伯格再一次把手放在我們社會的傷口上。 這本書是艾斯伯格第一部「經濟驚悚小說」,書中直擊當下全球貧富不均、政府撙節、失業率飆升和世代對立的社會問題,虛構的故事緊扣著現今經濟變革與世界變局發展,在金融風暴中,那些握有權力的人,如何操控整個世界的經濟,讓財富始終留在他們手中?

目錄

〈秤重之日〉 〈第一個決定〉 〈第二個決定〉 〈第三個決定〉 〈第四個決定〉 〈第五個決定〉 〈第六個決定〉 〈第七個決定〉 〈泥土的芬芳〉 後記與致謝

內文試閱

  2.      即使開著空調,豪華房車中的皮革味道仍舊與物品燃燒的臭味混合,讓威爾.坎特幾乎喘不過氣。瓶罐破裂的哐鏘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此起彼落的咆哮,透過窗玻璃悶悶地傳來。路面鋪石頂得住嗎?他暗忖,手指一邊抓緊車門的安全把手。      他們車子龜速前進,前面路邊有輛車熊熊燃燒。      五十歲中旬的大塊頭司機留著八字鬍,正用德語咒罵著。      賀柏特.湯普森坐在威爾旁邊,瘦骨嶙峋的老人手緊握著手機。      「我們剛要經過地獄,他媽的!」粗嘎的老人聲音。「那個我們晚點再談!」      就像許多天才,這幾年來他一樣也在自己的西裝裡衰老萎縮,墊肩太寬,袖子皺巴巴的。坐在豪華房車的皮革座椅上,他幾乎顯得有茫然,彷彿這人完全沒有精力似的。手機微微傳來線路另一端斷斷續續的隻字片語:「……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正在自我了斷科學前途!」      湯普森破口大罵:「正好相反!那絕對是我最重要的研究!」      對方的回答消失在示威者的吵雜聲中。      「我畢生的傑作?」湯普森吼道。「我就是因此才創造的!這些觀念可以杜絕外頭那些瘋狂,創造更多正義,為大眾謀求更多福祉!他們會傾聽一個諾貝爾獎得主的話的。」      「……你會被……取笑的!」手機另一頭的聲音也氣忿忿。      湯普森果決按下結束通話鍵,把為了這次談話準備的筆記塞進腿上的公事包。      「白痴!」他的聲音嘶啞。「就只害怕我們會損害他的利益。」他覷起雙眼,往大幅標語一瞥,問道:「上面寫什麼?」      「停止貪婪!資本主義去死!」威爾說。      「他們根本不知道資本主義是什麼,但反正什麼都是資本主義的錯。」湯普森發著牢騷。接下來,他卻忽地咯咯笑說:「我們還真是坐對車進去了。要是他們知道誰正往他們開去的話……」      威爾覺得這想法一點兒也不好笑。要是他們知道的話,下一顆燃燒彈絕對朝這輛黑亮的豪華房車丟過來。      湯普森就是惟恐天下不亂,從來不畏懼與人對抗。競賽。適者生存是一切成功、成長與富裕的基礎。他與此相關的一些科學模式讓他十二年前贏得了諾貝爾獎。他是傳說,是世界各重要人士、權力高層與有錢人願意傾聽的聲音。      湯普森的手機響起,他哼了一聲接通電話。      「你還要什麼?」他咆哮說。我已經鉅細靡遺說明過了,我們握有證據。數學證據!」      威爾豎起耳朵。      「……枉曲直湊。」      湯普森氣得滿臉通紅。「我們正面臨典範轉移!你別想說服我改變發表演說的想法。沒人會這樣做。」      他毫不猶豫切斷電話,把手機收起來。      司機轉頭求助。前面一堆車塞著動不了,一團煙霧吞沒了最後幾輛車。煙霧中又出現了新的剪影。      湯普森轉身向後看,肢體僵硬,問道:「現在那些又是什麼?」      威爾看了後窗玻璃一眼。「寫著『外國人滾出去』、『德國優先』的標語。」有些人比著希特勒敬禮手勢。「納粹!」他喊道。      湯普森搖頭。「我們不必訝異竟出現了新國家主義。當國家長年受到壓抑,民族國家只會變得更傾向民族。我們搞砸了。國家,國際……」      後窗玻璃一陣爆炸聲,打斷他的話。威爾嚇得縮了一下。碎片噴到車窗玻璃,裡頭還雜著啤酒標籤。      不是汽油彈,只是一般啤酒。      湯普森也吃了一驚。這位諾貝爾獎得主轉而對司機說:「我有個重要演講,可以結束這一切。」他拍拍司機肩膀,又說:「邱吉爾是怎麼說的?『如果你走在地獄,那就繼續向前。』所以,請您往前開吧!」      突如其來的加速,把威爾陷進座椅裡。汽車直接往人群開進去。示威者高聲大喊,有些人急忙在橫衝直撞的車輛撞上來前縱身躍開,還有些人憤怒得揮舞拳頭。      「呀,小心點!我說的是『走在地獄』,不是創造地獄!」      「不太對勁。」司機操著不流暢的英語叫道。      威爾聽出他聲音裡的不可置信。「怎麼回事?」      「這車……自己在前進!」      司機猛踩煞車按喇叭。賓士車發出噪音,從煙霧與站立不動的人影子開出一條路,接著速度加快。      「煞車失靈了!」他不斷搖晃排檔桿,聲音透出恐懼。「不能換檔!完全沒有反應!」      他的雙手離開方向盤。「您看!」      「快把手放回方向盤!」湯普森命令說。      司機依言照做。      威爾看見車窗外的人瞪大眼睛,嘴裡咆哮吼叫。      一幅標語直接打在右半邊的擋風玻璃上,遮住視線。然後又被吹走。      司機徒勞無功扯著方向盤。      「我的天啊……」威爾結結巴巴,「這輛車被駭了!」      他在西裝口袋掏了半天才拿出手機。但任憑他再怎麼用力點擊觸控螢幕,畫面仍舊一片黑。      車外街上的煙霧逐漸散開,只見前面的示威者四面八方奔逃。要對抗一堆鐵以時速四十公里的衝力前進,他們只拿得出自己的皮肉、骨頭與生命。      威爾問司機:「您有電話嗎?」      「這裡。」      司機又不知所措搖晃著方向盤和排檔桿。威爾打開了手機,但是一樣沒有反應。他看向湯普森。湯普森聳著肩膀,整個人縮在座椅裡,緊緊抱著公事包,臉色慘白看著威爾的動作。      豪華房車速度越來越快,路上已經清空,見不到什麼示威者,但也沒有車輛往來。威爾不停眨眼,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前面的街道根本完全正常。他轉過頭,車後一段距離的場景,就像一場落在地球上的大雷雨。只有一輛深色SUV跟著他們。      他們離開十字路口,彎過禁止行駛的標誌,進入一條多線道的街道。再往前,威爾發現了勝利女神紀念碑。他們竟然駛入了動物園!      「您的電話!」他向湯普森伸出手。      這位諾貝爾得主在外套口袋裡翻找,久得像過了一輩子。他們行駛在空無一人的寬廣街道,穿越公園。      「為什麼這裡沒有人?」威爾喊道。      司機解釋:「因為明天有示威遊行,所以這裡封路了。」他額頭上滿是汗。      威爾終於拿到湯普森的手機,但和其他手機一樣,也毫無反應。他沮喪萬分,把手機摔在座椅上。      「我們被綁架了!」他喊道。「我們必須想辦法引起別人注意!」      司機吼道:「要引起誰的注意?外面沒有半個人!該死!」      車子猛地朝左打滑,輪胎發出刺耳的吱嘎後,又忽然彎回右方。太陡了!車子直奔樹林衝去。右前輪開上路緣石,副駕駛座那邊高了起來。接著一個大迴旋,豪華房車破空衝向樹木。      6.      揚恩只看見一個龐大的影子。下一秒,噸重的鐵橫過道路,飛越自行車道。他本能把頭一縮,車子正好從頭頂射過,碰地撞上一棵樹幹,又劈啪撞到第二棵後墜毀落地。揚恩幾乎控制不住自行車,連忙緊急煞車。      車子倒在樹林裡七、八公尺處,整輛車四腳朝天翻了過來,前輪附近的底盤冒出煙來。      揚恩扔下自行車。這種時刻,人通常不會多想。他的身體有如弓弦一般,瞬間衝過去,一邊在牛仔褲前面口袋找出手機,立刻打緊急電話,一邊全力奔向那堆壓扁的金屬。      是輛深色豪華房車,已經撞得稀巴爛。駕駛座離他最近,車頂受損狀況最輕微。座位上掛著一個年紀較大的男人,動也不動,身穿深色西裝,留著八字鬍,安全氣囊軟無力攤在他四周。揚恩耳邊傳來應答聲。      「我叫揚恩.吳特。動物園發生嚴重車禍,就在勝利女神紀念碑和布蘭登堡門之間。」      他收起手機,對自己說:「揚恩,你是護士,非常熟悉人體結構。」他探探那個男人的脖子。沒有脈搏;拉了拉門把。沒有動靜。駕駛人後面躺了個更老的人,頭朝下,身子在車內車頂上折成怪異的姿勢,血流如注。他沒有繫緊安全帶,一隻手臂身出了車窗外。揚恩感覺不到脈搏。老人旁邊後座上一樣頭朝下掛了另一個人,安全帶還繫著,年紀比較輕,也是位男性。他的嘴唇在動。揚恩跑過車子另一邊,試圖把頭擠過曾經是車窗的窄縫。      「你還好嗎?」他吼問道。「救護車已經在路上了!」      對方眼睛緊閉,喃喃說著什麼。你不可能讀懂一個顛倒晃動的臉,那表情完全不對。      「您會痛嗎?」      男子頭旁翻過來的車頂上,有個敞開的公事包,散落出一些紙張,再旁邊是手機和其他東西。      他的聲音太細弱。揚恩伸長身子,再往他嘴邊靠近一點,想要安撫他。他的嘴唇顫抖,眼睛現在看著揚恩,露出眼睛底下——現在是上面——的眼白。      「… elemen…」他呻吟著說,「… schan … dall …」      元素?香塔兒(Chantal)?完全摸不著頭緒。      「我……sorry,我聽不懂您的意思。但您別擔心,救護人員已經在路上了。」      他似乎沒聽見揚恩的話。      「菲茲羅……皮……黃金……吧」      「菲茲羅什麼?」      揚恩一個人能做的不多。即使成功解開男子的安全帶,身體也會掉到車頂上,很有可能加重他的傷勢。      「菲茲羅……皮……湘……達爾……伊」他的喉頭發出咕嚕聲。      「湘達爾.伊?那是人名嗎?」他的眼睛從一邊看到另一邊。沒有生氣。「菲茲羅——也是個名字嗎?」他的話仍然沒被聽見。      男人閉上眼睛。那表示「沒錯」的意思嗎?又是低語:「黃金……吧……」      傑克在意外現場後面幾公尺停下路華車。賓士車簡直把路緣石當做跳台了。艾爾椎奇和山姆跳出路華車,注視樹林裡那堆廢鐵。被封街道旁的小路這個時間沒有半個人,只有一輛自行車倒在地上。接著,艾爾看見了那個人。說得準確一點,是看見了那人的屁股,凸出於副駕駛座那邊其中一個車窗。      「來!我們必須快過去!傑克,把車子駛離禁行區!」      羅伯和貝爾從SUV跳下來,兩人和艾爾與山姆一樣都是大塊頭,一身深色牛仔褲與夾克。      豪華房車旁邊那個傢伙從車裡移出上半身,用力拉著車把。對方是個瘦高的年輕傢伙,棕色頭髮剪成削邊油頭,深色連帽衫配上洗白的牛仔褲。車門被拉得突然打開,他差點一屁股倒在地上。他再度彎向前,不知道在弄什麼,然後又冒了出來。眼看他們就要趕到他身邊,他下一秒就發現了他們。      「謝天謝地!」這位好心撒馬利亞人呼道。「至少有一個人活著!他還可以說話!在那個爆炸之前,我們必須把他們救出來!」他指著冒著濃煙的引擎說。      那個不會爆炸。至少不是自己爆炸。      那四個人彷彿特勤小組似的快步走向揚恩和已成廢鐵的車子,身著休閒服、訓練有素的壯漢,動作精準。好多了。強健的手臂來得正是時候。      新幫手自動分散開來。兩個人走到車子另一側,那兒兩個乘客已經沒有氣息;兩人走向揚恩。為什麼這些人在夏天晚上要戴著手套?他們彎向他,朝車內打量。      其中一個問:「發生什麼事了?」他的下巴就像個鐵砧似的。揚恩聽不出他的口音。美國佬?他的右耳塞了個耳機。      揚恩說:「他剛剛還說話。或許我們可以一起把他弄出來。」      鐵砧下巴一把抓住揚恩脖子,猛然將他的頭撞向車身。揚恩眼前一黑,昏昏沉沉往一旁倒下,太陽穴硬生生敲在地面。怎麼……?      地面在搖。他的腦子劇烈跳動,眼水在眼眶裡打轉。那個人將魁梧的上身擠進車裡。另一側的前輪後面,有個人在車子冒煙的地方忙碌著。揚恩吃力地站起來,卻又痿了下去。某人口操外語簡潔下了命令。另一個人也伸進車內翻找著。揚恩這一側,有人在車身後面弄東西。是油箱蓋。他打開了蓋子!汽車頓時噴出。不遠處傳來警笛聲。揚恩再次努力想撐起身體。      鐵砧下巴又從車子冒出身,一手拿著公事包。他轉向揚恩,抓住他的腳踝,拖到汽油那兒!揚恩奮力想甩開他。這傢伙除了有鐵砧似的下巴,握力也像老虎鉗一樣。揚恩絕望中往後划。這時,他抓到車身一部分,感覺又尖又利。他倏地一鼓作氣,將尖銳東西刺入抓住他腳踝的手。那傢伙悶哼一聲,手鬆開來。揚恩終於吃力站起身。汽油已經蔓延在車子四周。車身後面那個人再度闔上油箱蓋。另一側的兩人往後退,離開車子。鐵砧下巴彈了起來,怒火中燒瞪著手套上深深的傷口,血正一點一點往下滴。揚恩聽見擦亮火柴的聲音,只有眼角餘光瞥見了擺動。他才剛閃一下,轉身開始跑,汽油立刻點燃。爆炸的熱浪將他沖向前。      火焰在他身後喝喝怒吼,他轉過身往後看。火球前,兩道壯碩的影子正往這兒奔來。他這輩子腳沒飛得如此迅速!揚恩聽見追捕者沉重的腳步,接著也聽見了警笛聲,但最響亮的還是他的喘氣聲。他的頭簡直要炸裂。      車子裡還有人!其中一個還活著!他們竟然就這樣點了火!      黯淡無力的燈光中,有兩個人從勝利女神紀念碑朝他跑來,穿著深色褲子和襯衫。是他們一夥的嗎?      其中一個在他的褲腰摸索著。武器嗎?揚恩左右張望。火燃燒著,不見追捕者蹤影。那兩個人繼續奔過來……

延伸內容

【各界好評】
當今沒有人能夠寫出比馬克・艾斯伯格還要精采迷人的社會懸疑小說。——德國《快報》(Express ) 無論是像某位評論家所言,把馬克.艾斯伯格的犯罪小說當成偽專業書,或者要當成純粹的娛樂小說來讀,都由你自己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不管哪一種,艾斯伯格全都游刃有餘。——蘇菲.魏蘭特(Sophie Weilandt)/3sat「文化現場」(3sat Kulturzeit) 現在,艾斯伯格這位陰鬱版大師以《貪婪,你會走多遠》一書,首次探討了社會政治議題……這部驚悚作品扣人心弦,娛樂性十足。——德國第二電視台「午間雜誌」(ZDF, Mittagsmagazin) 馬克.艾斯伯格取材當前的政治元素,成功創作一部引人入勝的驚悚作品! ——《西德匯報》(Westdeutsche Allgemeine Zeitung) 馬克.艾斯伯格是位擅長描寫令人不安的科學與技術驚悚小說的專家。——《碧姬》女性雜誌(Brigitte) 情節緊湊的經濟小說。——《女朋友》雜誌(freundin) 馬克.艾斯伯格成功寫出動人心魄的犯罪小說《貪婪,你會走多遠》,可能會徹底顛覆我們對於經濟的理解。——ORF電視台新聞節目ZIB 1

作者資料

馬克.艾斯伯格(Marc Elsberg)

1967年生於維也納,在維也納和漢堡擔任廣告策略顧問與創意總監,也是奧地利日報《標準》(Der Standard)的專欄作家。他目前在維也納生活與工作。 2012 年,他以《大斷電》出道,在德國和日本都創下百萬冊的暢銷佳績。《大斷電》非但被選為《紐約時報》的當月驚悚小說,也是《衛報》的當月選書。他的第二部作品《零》(Zero)也持續廣受好評和暢銷。這兩部作品由於考據紮實、緊扣時代脈動與科技發展,被選為德國的「年度科學好書」,賣出十八國版權。 2016年,艾斯伯格發表第三部作品《螺旋體》(Helix),主題是基因改造和生物科技。 這三本跨國暢銷書奠定了艾斯伯格科幻懸疑大師的地位。其中《大斷電》與《零》更被《科學畫報》(Bild der Wissenschaft)娛樂版選為年度知識圖書,也使艾斯伯格因而成為政界與商界炙手可熱的諮詢對象。

基本資料

作者:馬克.艾斯伯格(Marc Elsberg) 譯者:管中琪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莫若以明書房 出版日期:2020-09-01 ISBN:9789864779093 城邦書號:BA802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