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扶搖皇后(八)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扶搖皇后(八)

  • 作者:天下歸元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01-11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身世之痛對扶搖來說固然是徹骨的打擊,但同時也是千載難逢的提升機會,他沒有權利扼殺她這樣寶貴的機會——哪怕留下這樣的機會,意味著不給他自己機會。 六朝舊事如流水,寒煙衰,草凝綠。 舊遊無處不堪尋,無尋處唯有,少年心。 ‧楊冪x阮經天,流量大爆炸電視劇《扶搖》原著! ‧天下歸元長篇大女主經典《扶搖皇后》,新版重磅重出! ‧討論度大洗版!電視劇由流量女王楊冪與金馬影帝阮經天主演!創下最速點閱率破二十億傳說! ‧全年度電視劇熱議橋段第二名:扶搖吐血蛻變!僅次於如懿斷髮! ‧2018騰訊單集播放冠軍!平均播放量破兩億! ‧2018騰訊電視劇敬業藝人排行榜冠軍:扶搖女主角楊冪! 扶搖眼睛血紅,寫滿恨字,如同被禁錮千年的魔。 還有什麼可以相信依靠?濁浪滔滔,不得渡舟;摯愛陪伴,全在彼岸。原來她,從來都只是,一個人。 酒飲千杯,噬魂穿腸,命運不等人,大錯終鑄成。心墮冰涼的,還有長孫無極。他這一生,只錯過一次──卻是不可饒恕的一個錯。當他知曉「天降妖女」預言的瞬間,便只能選擇不露半分,不被發現才是最好的保全。 破九霄需靠人間至痛磨煉,而他沒資格扼殺她成長──哪怕必須用自己的被捨棄來交換,哪怕只能看她受苦,過程殘忍如上刑,酷虐到扶搖忘卻前塵,連夢都不敢。 浴火重生,鳳凰涅槃,她破繭而出,他卻一寸相思,一寸灰。 《扶搖皇后》人物與地理介紹: ▌五洲:青、夷、衡、明、狄。 ▌七國:天煞、無極、扶風、穹蒼、太淵、璿璣、軒轅。天煞好戰、無極重才、太淵尚武、璇璣重智、扶風重德、軒轅精擅上古奇術,穹蒼通天。 ✦天煞:皇帝戰南成,恆王戰北恆,烈王戰北野。後戰北野改元大瀚,稱瀚皇。 ✦無極:皇帝長孫無極,德親王(戎王)長孫迦,皇后元清旖。 ✦扶風:無皇族,三大部族為發羌、燒當、塔爾,發羌女王雅蘭珠,後合併部族,繼位為扶風女王。 ✦穹蒼:神權國家,沒有皇族,最高統治者是長青神殿殿主,新殿主長孫無極。 ✦太淵:太子齊遠京,皇三子齊尋意。 ✦璿璣:國主鳳旋,皇后鐘則寧。是唯一一個男女皆可繼位的國家。榮貴妃長女大皇女。寧妃三皇子鳳承天。五皇子。八公主鳳玉初,夫成安郡王華彥。九公主鳳丹凝。皇后長女十公主、長子十一皇子鳳淨睿、次子十二皇子鳳淨松,皇十四女「佛蓮」公主鳳淨梵。么女鳳無名(鳳扶搖)繼位為女王。 ✦軒轅:皇帝軒轅旻,攝政王軒轅晟,其女郡主軒轅韻。承慶帝軒轅越(宗越),安妃安意潤。 ▌新五國:大成、大瀚、軒轅、大燕、大宛。五國帝君都是實力強絕的天下頂尖人物,世人合稱「五聖」。 ✦大成:皇帝長孫無極,原為穹蒼、無極兩國之帝,開國皇后為「神瑛皇后」,大宛女帝孟扶搖。扶風成為屬國後,土地由扶搖當嫁妝贈與無極,使穹蒼與無極兩國土地相連,大成由此掌天下三分之一版圖。 ✦大瀚:原天煞國烈王戰北野繼位,後以弟兄死難之長瀚山名改元大瀚,稱瀚皇。 ✦軒轅:新帝為文懿太子之子:「醫聖」宗越,繼位為承慶帝軒轅越。 ✦大燕:上淵帝君原名雲痕,認祖歸宗後改名燕驚痕,出兵併吞太淵,改元大燕。 ✦大宛:原璇璣女帝孟扶搖繼位,後以母親許宛之名改元大宛,嫁予無極皇帝長孫無極為后,史稱「神瑛皇后」。扶風成為屬國,領地併入大宛。 ▌十強者:天機、聖靈、雷動、玉衡(已死)、大風(已死)、雲魂、月魄、九霄、霧隱、星輝、煙殺(已死)。

內文試閱

  誰知道後悔的滋味?      誰知道相思的滋味?      誰知道在相思裡後悔的滋味?      正如這長夜裡風慢慢地涼,冰絲般穿過掌心;像往事無聲無息地從記憶的那頭踱來,戴著青色面具,一雙深黑的沒有眼白的瞳孔,那麼冷冷地貼面盯上你,瞥一瞥,心便喀嚓一聲,裂了……      十餘年,不過一夢。      一夢裡一襟餘恨宮魂斷,年年翠蔭庭樹。      一夢裡十年淒涼,似清湖燕去吳館巢荒。      一夢裡六朝舊事如流水,但寒煙衰草凝綠。      一夢裡舊遊無處不堪尋,無尋處唯有少年心。      原來是一夢。      他慢慢地轉動手中的酒盞,在高樹之上,對著更高的月,遙遙一敬。      月色清涼,如這杯中酒液冷冽,清凌凌地從掌心中掠過,又像是那一刻她的眼神。      就著那樣的眼神喝下這杯酒,便生生喝成了苦酒,苦至此生從未曾領略過的滋味。      十四年前,他亦品過那樣的滋味。      那一年他失了信,毀了諾,然後便失去了他的小小女孩。      那一年他在黑暗的櫃子裡邂逅了她。      那一年他在床褥下尋著了那朵小小的玉蓮花。      那一年他聽見她說,她是含蓮出生的最高貴的公主。      那一年他迎著她的目光,她明明淚光模糊,卻給了他一個令他震撼的、屬於成人的滄桑而震撼的笑容。      那一年他將她放在膝上,梳她五年沒梳過的糾結的頭髮,很好的髮質,無人打理,滿頭亂生,他慢慢地理著那亂髮,心上也像長了葳蕤的草。      那一年他將她抱在懷裡,裹在厚厚的披風裡。五歲的孩子長得像三歲,輕得像一歲,抱著她,就像抱著一隻幼貓,極其安靜而乖巧。      那一年他原本打算帶走她,然而他突然聽見了師叔的聲音。      還隔著一個宮室的師叔傳音要他過去一下,見見玉衡。他便將她放回,準備見了玉衡再回頭帶走她。      走到一半,他看見八歲的女孩匆匆而來,神情欣喜而急切。他隱約聽說過這位公主對他很感興趣,曾經專門遣使到無極拜訪,致上問候。他對那樣的問候敬謝不敏,而那個年紀的他還是少年,敬謝不敏便真的是敬謝不敏,不知道迂迴婉轉,不知道曲意逢迎,三十六計,躲為上。      他躲在宮牆之後,聽師叔和玉衡在說話。      師叔似乎有點不忿,語氣不太好聽。「你看我那師兄,多事的性子永遠治不了,整日以天下正道為己任,這世間那麼多魑魅魍魎、怪道邪術,豈是他們一門能消滅完的?這不,坐關坐得好好的,突然說天降妖女,擾亂天地平衡,須除之。說我在遊歷江湖,正好,順手給解決了。」師叔手指一敲桌子,嘖嘖連聲:「笑話!茫茫人海,到哪兒去找一個大活人?」      屋子裡的玉衡也在笑。「你還有解決不了的事?這世上除了你師兄和你門中那群長老,還有誰是你解決不了的?再說你師兄既然有這個吩咐,肯定說過是什麼人的。」      「嗤——」師叔鼻子裡哼了一聲。「就給了個大概的生辰,並說那女子多半出生時帶有異象。可我在這天下找了五年了,也未曾聽說過誰出生時帶有異象。而生辰八字——女孩養在閨中,到哪裡去問人家的生辰八字?」      「什麼生辰八字?」玉衡似乎在不緊不慢地喝茶,半天才問:「有機會我也幫你探聽一下。」      師叔便說了。      他當時便一震——那生辰八字,和她的只差一天,而她……含蓮出生。      是她嗎?是她嗎?      是她吧,是她吧!      她的眼神那麼奇特,明明只是五歲的孩童,目光裡卻滿是對這世事和人生近乎透徹的了悟和悲涼。五歲的孩子,知道疼痛,卻未必能懂得那般沉重的悲涼。      五歲的孩子,被關在櫃子裡,滿身褥瘡,面黃肌瘦,骨節變形,最大的可能是殘疾弱智,然而她說話清晰、言辭明朗、反應敏捷,甚至還有小小的幽默和古怪的言辭。      她,不是普通的孩子。      他的心沉了沉——原本他還想著,帶走她,如果有機會的話向師父求懇,也收她入到門下,給她一份安定強大、無人敢於再欺負的光明生活,然而現在看來,已不能了。      他還要隨師叔回師門,帶著她遲早會被師叔發現。他師門中人都有大神通,小小的她絕對瞞不過師叔,更不可能瞞過靈機通神的師尊。      他猶豫了一刻,轉身想趁師叔還沒出來,趕緊先把她送出宮,想辦法找人寄養,以後他從師門回來,再接走她。      然而他剛轉過身子,師叔已經飄了出來,招呼他,走了!      他無奈,只好隨師叔離開。一路上他強逼自己不能回頭,卻總在恍惚中似乎聽見她扶窗呼喚的聲音,聽見她不知道從哪裡發出的求救聲和哭叫聲。他在那樣的幻境裡臉色蒼白,飽受折磨。師叔發覺了,還取笑他何至於怕璇璣公主怕成這樣。他怕師叔發覺,只好忍著,勉強地笑笑。      當晚師叔又拉著他練功談武,這也是以前的慣例功課。那晚他心急如焚,坐立不安,幾次試圖打斷師叔,連催眠術都冒險使了。結果除了讓師叔產生疑惑外,別無作用。      沒有辦法,師叔太過強大,不是十三歲的他可以應付的,即使是現在,他也不能。      直到第三天,他才找到一個可以離開師叔的機會,一路狂奔著回頭去璇璣皇宮。      他來遲了——人去屋空,那櫃子空空地開著,不僅那屋子,連整個宮室都空了。      更讓他心神發冷的是,滿屋子都飄蕩著濃厚不散的血腥氣味,他甚至在已經洗過的地下的青磚縫裡,發現了已經發黑的血跡,密密麻麻、到處都是,甚至還有細微的肉屑。而那張床上,乍一看沒什麼特別,只覺得顏色似乎變了,發白變成發黑,散發著濃重的腥氣。用手一摸,滿手淡紅。      要有多少的鮮血流出來,才能把一張床整個染透?      他立在那裡,立在秋夜如水的月色裡,那一霎,從頭到腳,冰冰涼。      誰遭遇了天下最慘的酷刑?誰發現了躲在櫃子裡的女孩?誰死在了這張床上將遍身血肉橫飛?誰知道那個五歲的小小孩子,在這三天裡面對了什麼?      他甚至找不到人去詢問——整個盈妃宮中的人大多都死了,據說連盈妃都「暴斃」了。他也沒有太多時間去查證,還得趕回師叔身邊。      他來時一路狂奔,去時步履蹣跚。她的生死不明、他的失信錯過,像是一道鐵索,牢牢地鎖著他心頭,從此,再無一日卸下過。      後來他試著向璇璣提親——他抱著萬一的希望,假如鳳旋發現了她呢?鳳旋發現了她,她便有活路。無論如何,虎毒不食子,也許她的娘親會被殺,也許盈妃會被遷怒,但是作為皇女的她,無論如何都是皇族血脈。璇璣皇后再跋扈,也無法當著鳳旋的面殺掉他的女兒。      他求娶「璇璣陛下最小的、含蓮出生的女兒」——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他也知道她沒有名字,只能這樣形容。      那頭很快有了回音,璇璣皇帝欣然應下。得到消息時他狂喜萬分,以為她確實被鳳旋救下了,但是雙方交換庚帖時,他知道,有人冒名頂替了。      庚帖上的人是鳳淨梵,生辰八字也不對。而此時五洲大陸也傳開了鳳淨梵含蓮出生的傳說。似乎沒有人想過,為什麼到鳳淨梵八歲,才會傳出她含蓮出生的說法?而鳳淨梵這個名字,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當初小公主遣使求見他的時候,拜帖上寫的是「鳳淨繁頓首」。      一字之差,為了向佛陀蓮花靠攏,她竟連名字都改了。      而世人聽見那些傳聞,往往也不會多想,這樣一年年傳下來,鳳淨梵便真的成了含蓮出生了。隨著年深日久,越發沒有人想得起當初那個含蓮出生的傳說具體發生的日期。      但他記得,他知道。      他堅決要求退婚,為此他遠赴璇璣。      鳳旋為了挽回婚姻,連璇璣圖都拿出來了。這圖一拿,他反而更加確定鳳淨梵見過那孩子——如果沒見過,她如何能知道璇璣圖的內容?      既然她見過,她便是那慘案發生的最大嫌疑人。他為此對她施了攝心之術,當年他那功力還不純熟,但是勉勉強強也摸出了那夜發生的事——果然是鳳淨梵告了密,皇后暴怒,當即便命人對許宛施刑,並處理掉了鳳無名。      鳳淨梵的記憶到了許宛施刑那裡便模糊不清了——小小年紀的她看見那樣慘烈的一幕,縱然天賦涼薄,也承受不起,她直覺地避開了。      他卻被那「處理」兩字打擊得一個踉蹌,扶住樹,久久不能言語。      那一刻,他注視著一臉茫然的鳳淨梵,在這個小女孩臉上看見了繼承自璇璣皇后的狠毒陰冷——這個孩子,殺了另一個孩子,小小年紀便蛇蠍心腸,竟然還試圖欺騙他,有什麼理由留著她?      他伸出手去,卻被玉衡攔下了。      玉衡從來都是她們母女的保護神,也常年隱居在璇璣皇宮,多年未曾離開過璇璣。      正因為有他在,還是少年的他沒有辦法殺掉他想殺的人,沒有辦法更進一步在璇璣皇宮查探那夜的真相。那個強大的、偏偏又對那蛇蠍女子忠心耿耿的男人,是橫在她們面前的一道無可撼動的保護牆,無論是鳳旋還是他,那時都越不過。      他默然離開,武力不敵,還有別的辦法,最起碼,他可以不要那個假蓮花。      他用盡手段,終於退了婚,至於璇璣皇室那個祕而不宣的要求,他無所謂。總之,無論如何,鳳淨梵永遠不會是他的妻子。      但是那個小小女孩,他卻直覺地認為,她沒死。      他不相信她會死。那個奇特的、眼眸明亮而蒼涼、歷經五年最黑暗歲月依舊不改本性裡閃爍光芒的女子,上天讓其降生,必然有其使命,她不該無聲無息地被命運解決,換得早夭的下場。      他要找到她,然後讓她自己決定要不要報仇,他要將那些人留給她去親手報仇。如果這輩子找不到鳳無名,他會趕在她們死之前,幫她解決!      後來他懶於政治,有點時間便微服出遊,希望有機會碰見那個記憶裡眼神滄桑的孩子。      然後那年、那一夜,太淵玄元山上天地森涼,月色下松濤陣陣,他在月色中舞劍,驀然回首,看見被人推下山崖的女子正從山崖下緩緩升起。      他看見那少女的眼眸,明銳、森涼,帶著不屬於那個年紀的淬火般的滄桑。      那樣的滄桑,那般細微又那般深重,在那年輕嬌嫩的臉上那般不協調——就像很多年前那個五歲的孩子,用五歲的容顏,傳遞著二十多歲般的悲涼。      他的心在那一刻微痛,為那深藏在記憶裡瞬間重疊的眼神。      於是他破例接近她——自從鳳淨梵之後,他其實很不願意靠近女人。      接近她、知道她,知道她、重疊她,重疊她、愛上她。      那些日子裡,她從遙遠的五歲奔來,和他的記憶漸漸一絲一縷地對上,她有了太多的改變,身體、相貌、精神,甚至連骨骼都脫胎換骨,然而那眼眸中的神采沒有變、那黑暗歲月裡勇於堅持的氣質沒有變、那逆境中時時保持內心強大的堅毅沒有變、那遇見溫存和戲謔後不自然的尷尬和失措沒有變。      然而,從此他便懂得了什麼叫患得患失。      她失去了五歲之前的記憶,他對此又喜又憂。喜的是那樣悲哀的過去,不記得也好,忘記那些苦、忘記他失信毀諾的錯,還能保留住一個內心完整光潤、不曾被世事狠辣之刀狠狠傷害的她;憂的是,任何記憶封鎖其實都有期限,而一旦她有朝一日記起,她又要如何面對?而她一旦記起,他又要如何面對她?      他無數次地和自己說——不告訴她!不告訴她,是因為他始終覺得和報仇比起來,她的快樂更重要。然而內心裡,他亦無數次問自己,當真完全如此?而不是害怕真相揭開的那一刻,本就不願接近愛情的她會退得更遠,會因那樣絕境苦難裡未曾獲得他的拯救而心生寒冷,從而和他之間劃下永不可逾越的鴻溝?      他是長孫無極,世人說他天縱智慧,一生步步為營、翻覆風雲,世人都說他不會錯,不會錯,不會錯,是永遠縝密嚴謹、算無遺策的無極太子。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這一生,曾錯過一次。      只一次,便是永生難贖的罪!      看見老路畫下的第二幅畫的那一刻,他渾身突然便涼了,如同墜入了世間最冷的冰窟裡。      小小的鳳無名對他撒謊,他知道;但是他真的不知道,她所面對的,是那樣殘忍的欺辱。      那幅畫裡,帳幔後是那個櫃子,他知道;而那太監的動作——出身皇家的他,也明白。      明白當年的她,曾經歷了什麼。      五年——一千八百個日日夜夜,她是那樣度過的。不僅有飢餓、有褥瘡、有寒冷、有酷熱,有不見天日的黑暗、有日日捆綁的苦,還有這勝過一切折磨的心靈的酷刑。      而他,卻在那樣的時刻,在給了她滿心期盼自由的希望後拋下了她,留她再入苦難,繼續面對老路的侮辱,面對這世間最最殘酷的結局。      留她在黑暗中哭喊,在黑暗中呼救,在黑暗中面對親生母親慘絕人寰的死,永遠無人應答……      情何以堪!      ……他錯了!      他當時便應該回去,哪怕對師叔撒謊,哪怕得罪師門,哪怕冒險應對師門的追殺,也要將她帶走!他不該心存僥倖,想著都藏了那麼久也平安無事,多等幾天,應該也沒關係。      命運不等人,大錯終鑄成。   

作者資料

天下歸元

▌天下歸元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作家協會網路文學委員會委員,江蘇省網路作家協會副主席,第七屆全國青年作家創作會議代表,瀟湘書院金牌作者,深受讀者喜愛。 她獨有的大氣、厚重風格迥異於一般的言情小說家,因筆力雄渾,文字幽默,行文編排絕妙,情節波瀾壯闊而自成一派,是當代極富才情的女作家之一。 於流光綺麗文字中看見闊大沉雄新天地,以中文之溫存博大,於驚風密雨、眾生色相、十丈軟紅、諸般感念中,和有緣的人們相遇。 其代表作《扶搖皇后》被中國作家協會首次網文研討會選為五部作品之一,以其改編的電視劇《扶搖》由楊冪、阮經天主演;而另一作品《凰權》所改編的電視劇《凰權‧弈天下》則由陳坤、倪妮主演。 ▌作品 《扶搖皇后》、《凰權》、《燕傾天下》、《帝凰》、《天定風流》、《天定風華》《女帝本色》等。

基本資料

作者:天下歸元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9-01-11 ISBN:9789571083032 城邦書號:SPB7F000169 規格:平裝 / 單色印刷 / 3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