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特工皇妃楚喬傳(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特工皇妃楚喬傳(二)

  • 作者:瀟湘冬兒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0-20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我來帶你們回家!」 全新修訂小說原著,以書面還原畫面最真實的感動! 滅世的刀鋒,如果被正義的人拿起,也許就是拯救天下的鋒芒! 「等著我,我會帶著赫赫之兵,萬里而歸,與你重逢。」 ◆改編同名電視劇《特工皇妃楚喬傳》! ◆由《花千骨》趙麗穎、《步步驚心》林更新、《九州.海上牧雲記》竇驍主演! ◆勇奪收視冠軍,創下400億次網路播放量神話! ◆重新修訂改寫版,收錄全新番外,並補完電視劇所有細節! ◆一線暢銷書作家+金牌編劇「瀟湘冬兒」經典暢銷之作! ◆原名《11處特工皇妃》,經典穿越權謀宮鬥言情小說,重修新版,隆重降臨! ◆最勵志的女性逆襲史!看楚喬由一介低賤的女奴,長成手握大權的女將軍,最後登上一國之母的皇妃尊位! 她忠肝義膽,她絕不妥協,她追尋的是自由與平等!身為草芥女奴,楚喬憑一己之力,在這個動亂的朝代,親手實現了所有的「不可能」! 不聖母,沒有白蓮花。在這人吃人的世界,你必須先發制人! 權謀,暗戰、沙場、宮廷,一個特工皇妃的亂世復國史; 誅心、謀心、攻心、驚心,一個巾幗紅顏的千里帝妃路! 【角色介紹】 若是給我選擇,我寧願做那幽顏曇花一現,也不做古樹終生碌碌。 ——楚喬(楚喬/ 趙麗穎飾演) 當我轉過身之後,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出了這扇門,一切都將陷入血肉白骨與烈火之中,骨肉離散,摯愛分離,家破人亡,霸業傾覆,但是我還要義無反顧地走下去。我要讓這個天下蒼生所有的鮮血來讓你知道,我真正在乎的是什麼。 ——諸葛玥(宇文玥/ 林更新飾演) 阿楚,我曾說過,所有人都可以背叛我,你不可以,因為你就是我*的光源,是照耀我漆黑天空的太陽。如今,我的太陽熄滅了。 ——燕洵(燕洵/ 竇驍飾演) 【內容簡介】 楚喬被四少諸葛玥收作貼身婢女,並改名為星兒;諸葛玥發覺這小女孩並不簡單,但他寧願身邊留著危險的聰明人,也不要放個蠢蛋!惡奴們嫉妒星兒小小年紀就成為少爺面前紅人,想盡辦法要打垮她;憑藉著智慧,楚喬躲過一次又一次陷害,但她想保護的夥伴,卻一個接一個死得毫無價值,荊家,最終只剩下她一人。 她從沒有像此刻這般恨,恨那些達官貴人的殘忍,恨這萬惡的世道,更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她暗暗發誓,再也不要這樣活著!於是她運用前世所有知識力量殺盡仇敵、叛出諸葛家,接著遇到了被屠戮滿門的燕北質子燕洵。 九幽臺上,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兩人惺惺相惜,在帝都真煌城互相扶持著過了八年,他們忍辱負重,刻苦訓練,只為將來驚天一擊!當年的奴隸少女,已長成未來燕北王的心腹、世間唯一信任之人,她容貌秀麗,智計百出,武藝非凡—— 而她在等。咬著牙,忍下去,等到可以堂堂正正站起來的那天。

內文試閱

  驍騎營的校場上,傳來一波又一波雷霆般的叫好聲,笑容明朗的少女站在校場中央,七箭齊發,連珠彈丸般一支接一支地射向百步外的靶心中央。      「楚教頭!」      遠遠地一騎戰馬迅速奔來,年輕的士兵穿著一身灰褐色的短打武服,翻身跳下戰馬,氣喘吁吁地說道:「有人來找妳。」      「找我?」楚喬一愣,放下弓弩,一下自箭臺上跳了下來,問道:「什麼人啊?」      「楚教頭!」笑容爽朗的大漢揮舞著弓箭大聲叫道:「還比不比啊?」      「連袍子都輸給我了還不知悔改,早晚要你輸得沒褲子穿!」女孩子轉過頭去,語調清脆地喊道,周圍的驍騎營戰士們陡然大聲笑了起來,紛紛起鬨鬧那名吵著要比箭的大漢。      通信兵也跟著眾人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說道:「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司禮監的,人很多。」      楚喬的眉頭緩緩皺起,會是誰來找她?燕洵不是說打唐太子那件事了結了嗎?還會有什麼人來找她這個小小的箭術教頭?      「走,去看看。」楚喬翻身跳上另一匹戰馬,跟在通信兵身後,向著中軍大營的方向奔去。      遠遠望去,今日的驍騎營格外熱鬧,金龍幡旗,錦衣禮官,身姿綽約的女子們端著巨大的金盤,司禮監的總管們穿著大典才穿的華服,恭恭敬敬地跟在後面,一排排金碧輝煌的箱子擺在營帳前,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曠世奇珍。      趙齊眉頭緊鎖,對程副將沉聲說道:「七殿下呢?怎麼還沒回來。」      程副將額頭冷汗直流,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壓低聲音答道:「就快了,屬下已經派人去通傳。」      「嗯,不錯,原來這軍營之中,也別有一番景致。」      一個慵懶的聲音在一旁響起,趙齊聞言頓時頭痛,轉頭苦笑道:「太子殿下,不知您此番來我七弟這裡,到底所為何事啊?」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李策一身大紅錦袍,衣衫如火,下襬處繡著幾隻鸞鳳戲龍圖,金光耀眼,衣帶飄香,外罩火紅狐裘,一雙眼睛邪魅如桃花,大冷的天卻偏要死命地搖著一把摺扇,得意的模樣直看得人牙根癢癢。      趙齊發誓,他真的忍無可忍了。      整整兩天,他隨著眼前這人四處折騰,先是嫌盛金宮睡覺的地方不通風,忙活半晚上總算通了風,他又嫌通風之後屋子冷,一早上起來就開始為宮裡的宮女長得醜而不肯吃飯,好不容易找來一些姿色極品的,他又嫌人家不會吟詩。吃頓飯也是百般挑剔,一會兒說茶葉不是最近三日的新茶,一會兒說外面侍衛的靴底沒有墊上軟綿,在外城走路時會吵醒他在內城睡覺。總之是花樣百出,無窮無盡。      趙齊一條命幾乎去了一半,感覺似乎和眾多兄弟爭鬥都沒有陪他辛苦,眼下也不知道又出了什麼別出心裁的念頭,不管不顧地叫上一群人來了軍營。      如果在這之前,他還一直懷疑這傢伙是扮豬吃老虎的隱藏高手,那麼現在,他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這傢伙就是一個變態,毫無理智可言。      「哎呀!來了來了來了!」      李策雙眼突然放出光,趙齊還沒來得及細看,就被李策一把拉到一邊,男人緊張兮兮地說道:「我今天的打扮怎麼樣?味道夠香嗎?不俗氣吧?你看我這雙靴子,是西北默罕王進貢的極品花貂,還夠格嗎?」      趙齊無奈地嘆了口氣,頻頻點頭。「好,美極了。」      剛一踏進大營,楚喬就看到了趙齊的綠營軍兵馬,她眉頭輕輕一蹙,心下暗暗留了幾分小心。      究竟出了什麼事,為何趙齊會親自前來找自己呢?會不會是燕洵出了什麼紕漏?      這時,她已經靠近人群,只見司禮監的官員們一個個皺眉看著她,似乎也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一樣。她稍稍安心,若是燕洵事敗,趙齊只要帶著綠營軍來就好,何必帶著司禮監?事情一定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糟。      「末將楚喬,參見三——」      「哈哈!看妳這回往哪兒跑!」      一個火紅的身影突然從身後竄了出來,一把伸臂將她緊緊抱在懷裡,所有人霎時間目瞪口呆。然而他們還沒回過神,就見那少女驟然間好似受到攻擊的小獸一般,雷霆般原地躍起,一個反鎖手就從對方的掌控下掙脫而出,小擒拿手隨之而上,喀嚓兩聲脆響,就反客為主地將偷襲的男人死死地按在地上!      「什麼人?」楚喬冷喝一聲,沉聲吼道。      然後,就見卞唐大皇的心肝寶貝拚了命地從地上抬起頭,仍舊保持著笑咪咪的色狼表情,開心地說道:「真是粗魯,是我啊,妳不認識了?」      大夏的官員們頓時間蒙了,看看趴在地上的卞唐太子,又轉頭看看黑著一張臉的三皇子趙齊,隨即再去看看有些傻眼的少女楚喬,人人呆愣,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反觀卞唐的使者們,卻人人一副哀怨的表情,似乎早就知道事情不會按照常理發展。      趙齊當先反應過來,頓時上前一步,對著楚喬厲聲說道:「大膽!竟敢對唐太子無禮,該當何罪!」      楚喬一愣,連忙鬆了手,正想請罪,忽見李策一個翻身從地上俐落地爬起,對著趙齊十分有氣勢地喝道:「你才大膽!本太子要娶的人就是她,我把聘禮都帶來了,來人啊,抬上來!」      幾百只巨大的箱子被抬上前來,剛一打開,金碧輝煌,一片耀眼之色,眾人不由得驚呼出聲。      楚喬站在原地,看看傻了眼的大夏官員,看看目瞪口呆的趙齊皇子,看看得意揚揚的卞唐太子,最後欲哭無淚地皺緊了眉頭。      誰可以告訴她,眼前這一切,究竟是什麼狀況?      寒冬已過,大地回春。      今天一早推開窗子,就發現外面的積雪大多消融,冰層融化,湖水泛開,南方的燕子紛紛北歸,鶯鶯啼鳴,聲音清脆悅耳。      燕洵今日的興致極高,他前幾天剛剛手刃仇敵,心懷大放。      他穿了一身湖綠色的錦袍,腰間斜斜地繫著一根同色衣帶,面如白玉,眼若寒星,翩翩貴介,玉郎神風。此時此刻,他正端坐在湖心亭裡吃茶,一爐焚香幽幽地燃著,香味極淡,煙霧豎直而上,空氣裡沒有半絲風,絲絲箏聲從遙遠的東華苑傳來,遙遙看去,一襲青碧掩映的假山碧水,好似超凡脫俗的畫卷一般,毫無半絲人間煙火之氣。      偷得浮生半日閒,他已經很久沒有這般輕鬆了。      午後,一騎快馬奔入了盛金宮,霎時間打碎了這份難得的清淨。      「世子。」阿精帶著幾個鶯歌院的下屬大汗淋漓地跑到亭子裡,對著正往亭外走的燕洵大聲叫道:「大事不好了。」      微風輕拂,吹起燕洵翻飛的衣角,男子回過頭,淡淡地看了阿精一眼,似乎為他的莽撞有些不悅。「何事如此驚慌?」      燕洵聲音平和,頗有泰山崩於前而面色不改的氣質。阿精卻學不來他這種超然的氣質,語調急促地說道:「卞唐太子剛剛去了驍騎營,點名要娶驍騎營箭術教頭!」      「卞唐太子娶妻,與你我何干?」燕洵微微挑眉,語調悠然地說了一句,轉身就向前繼續走去。      阿精頓時傻了,和幾名同伴對視一眼,心底頓時生出巨大的崇敬和喜悅。      難道,世子殿下終於懂得凡事以大局為重,不再為兒女私情所牽絆了嗎?楚姑娘和殿下從小一起長大,感情非比尋常,世子殿下這般冷靜,絲毫不為之動容,這該是一種怎樣巨大的自製力和自控力?為了大同的信念和理想,他究竟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放棄了什麼?      然而,一個開心的笑容還沒從眼睛蔓延到嘴角,一陣風陡然颳至眼前,原本雲淡風輕的男子面皮紫脹地緊緊抓住他的肩膀,厲聲說道:「你說什麼?哪個箭術教頭?他要娶誰?」      阿精哭喪著臉,心底百般哀怨。「驍騎營的箭術教頭,只有一個是女的啊。」      「該死的!」      「該死的!」      長風吹過真煌城的上空,就在這一刻,有一個憤恨的聲音同時響起,趙嵩衝出居所,翻身上馬,向著城東的驍騎大營風馳電掣而去!      「卞唐太子李策?」      諸葛府的梅園之中,紫袍墨髮的男子微微皺起好看的眉頭,沉聲說道:「他又來攪什麼局?」      朱成笑咪咪地彎腰說道:「少爺,他可不是攪局,這位唐太子現在已經帶著星兒姑娘出城了,說是怕夏皇不答應,要連夜跑回卞唐去。三皇子勸阻不成,又不敢攔阻,已經派人回宮去稟報了。」      諸葛玥眉心緊鎖,突然站起身,披上外袍就向外走。      「少爺,您要幹什麼去啊?」      「去看看。」      遠遠地,只有一個淡淡的聲音飄了過來,後面的話朱成沒有聽清,可是諸葛玥的身影已經走遠了,轉瞬間,駿馬長嘶一聲,蹄聲踏碎了梅園的清淨。      就在燕洵等人快馬趕往驍騎大營的時候,卞唐太子的馬車卻已經離開了軍營,筆直地向著城門的方向行去。      李策的眼睛笑得像隻狐狸一樣,剛剛被揍完沒多久,眼眶到現在還是青的,多少令他的絕代風華失了幾分顏色。楚喬被五花大綁地按在馬車的一角,被他看得渾身發毛,眉心緊鎖,面色發黑,可是儘管心下暗恨,卻不得不說道:「太子殿下,當日楚喬不知道太子殿下的身分,多有冒犯,還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要怪罪。」      李策眼梢一挑,慵懶一笑,答非所問地說道:「原來妳叫楚喬,我叫妳小喬可好?要麼就叫妳喬兒?」      楚喬身上頓時一冷,雞皮疙瘩掉了滿地,皺眉說道:「楚喬身分低賤,賤名不足以為殿下所記。」      「要麼我叫妳喬喬好嗎?這樣聽起來比較親切。」      楚喬面色冷然,耐心卻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發稀少。她皺眉說道:「如果是因為當日楚喬對殿下的冒犯,而讓殿下今日有此等舉動,那麼楚喬甘願接受懲罰,還請殿下明示。」      李策充耳不聞,仍舊笑著說道:「妳家中還有何人,父母尚在嗎?」      「殿下,你想做什麼不妨直接說,楚喬草民一個,受不起殿下這般愛護。」      「妳是幾月生辰?今年幾歲了?我是七月生,今年二十有一。」      「殿下,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們能不能正常說話?」      「妳的祖籍是在何處?長得這般鐘靈毓秀,不像是北方人,反倒像我們南方的女子,妳父親可跟妳說過?」      「太子殿下!」      「發起怒來都這麼好看,我真是太有眼光了!」      ……      半個時辰之後,楚喬試圖重新和李策交流,她很認真地平復自己的怒火,態度誠懇地說道:「太子殿下,你到底看上我什麼了?」      李策溫柔一笑。「妳的什麼我都喜歡。」      楚喬自知失言,搖了搖頭。「換言之,你到底想利用我做什麼?你不想娶大夏的公主可以有很多辦法,犯不上拿我做擋箭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庶民,沒有利用價值。」      「喬喬。」李策皺起眉,表情困惑地說道:「我對妳一見傾心,妳卻這樣誤會我,我會很傷心的。」      你會很傷心才怪!楚喬突然發現,和正常人說話其實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哪怕那個正常人是你的敵人,也不像眼前這樣,敵我不分,連對方的態度都根本無法摸清。她緩緩吐出一口氣,放棄想從李策嘴裡知道什麼的奢望,靠著馬車靜靜地坐著,連眼睛都不願意再睜開。      「喬喬。」李策淡笑著靠上前,聲音邪魅,語調輕佻,帶著幾分難言的沙啞和魅惑。「我手冷。」      沉寂半晌,隨即砰的一聲,李策太子霎時間猶如一個皮球,轟然飛出了馬車,從眾多卞唐使者和大夏侍衛的頭頂,猛地大頭朝下、摔落在地。      「什麼人?」      「啊!太子殿下!」      「有刺客!保護殿下!」      雜亂的呼嘯聲登時響起,趙齊眉梢一挑,一把拔出腰間長劍,幾日來因為魏景的失蹤而一直緊繃的神經頓時緊張起來,招呼著身旁的侍從圍住了那輛大得離譜的馬車。      「一場誤會,一場誤會!」      李策一邊「哎唷」著一邊狼狽地站起身,踉蹌著就向馬車跑去,攔在劍拔弩張的眾人身前,連忙說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沒坐穩,沒事沒事。」      眾人緊鎖眉頭面面相覷,看著毫無動靜的馬車,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沒坐穩?這馬車跑得比人走還慢,什麼人會沒坐穩從裡面飛出來?      「沒關係,大家不要緊張。」李策撩起衣衫下襬,笑著爬上馬車,衝著眾人連連擺手。      趙齊此刻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被這位風一陣、雨一陣的太子搞得心力交瘁,偏偏回去報信的人還沒回音,這眼看就要到城門了,難道真讓卞唐未來的皇帝娶一個燕北奴隸?      簾子剛一放下,李策就齜牙咧嘴地揉著胳膊,哀怨地瞅著冷冷地坐在一旁的楚喬,撇著嘴說道:「喬喬也太心狠手辣了,這樣對妳的未來夫婿,是要遭報應的。」      楚喬半瞇著眼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沉聲說道:「男女有別,還請殿下自重。」      「喬喬,幫我上藥吧。」李策拿著一個白玉瓷瓶,可憐巴巴地湊了過來,伸出摔得滲出血絲的手臂。      楚喬眉梢一挑,並沒有動作。      「我是為妳好。」李策說道:「若是被別人看到我又受傷,妳肯定又要受牽連的。」      楚喬嘆了口氣,一把奪過瓷瓶,粗魯地拉過他的手臂,為他上起藥。      李策頓時慘叫出聲,趙齊等人走在外面,聽著裡面鬼哭狼號的聲音,眉頭越皺越緊,面色鐵青。      天藍雲白,空氣清新,午後陽光溫暖,鳥兒在空中自在地盤旋。官署驛道兩旁,跪著許多來不及躲避的平民,理所應當地低著頭,卻在聽到上面聲音的時候偷偷地挑了下眼角。

作者資料

瀟湘冬兒

女,射手座,1987年生人,一線暢銷書作家,職業編劇。懶散,死宅,拖延症晚期,天幸還能寫幾個故事,才不至於拖社會主義的後腿。文字風格雄渾大氣,寫作速度令人髮指,性格幽默,筆力還行。 代表作品:《特工皇妃楚喬傳》、《暴君,我來自軍情9處》、《軍火皇后》、《唐歌》、《妖紅》等。 新浪微博:@瀟湘冬瓜

基本資料

作者:瀟湘冬兒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10-20 ISBN:9789571075488 城邦書號:SPB7F00007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