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蟲林鎮2:守護者(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全球作品累銷破1億冊名家大衛.鮑爾達奇奇幻鉅作! ★兼具《羊毛記》詭譎多變 X《飢餓遊戲》驚險刺激。 ★SONY影業火速搶下電影版權,將由《蜘蛛人》製片負責監製。 她逃離了這個由謊言構成的家, 沒想到卻逃入另一個地獄。 薇嘉好不容易贏得都輪冠軍,卻仍遭到議會的猛烈追殺, 她情急之下逃入魁格,沒想到竟逃入另一個地獄。 一個位於懸崖之下,不見天日的魔獸王國, 一群渾身長草、聽命於老邁沃葛國王的類人魔獸, 這裡是能讓薇嘉稍作喘息的休息站,還是另一個奪命陷阱?! 薇嘉經歷慘烈的戰鬥,最終靠智取贏得都輪大會冠軍, 她決心離開這個充滿謊言的出生之地,但議會卻違背諾言追殺她。 千鈞一髮之際,薇嘉利用飛翔魔具帶著好友戴夫逃進禁忌之地魁格, 不料卻引來魁格魔獸群起追獵,他們進退無路,只能跳下懸崖。 沒想到懸崖之下竟別有洞天,有個自立於魁格的小小王國, 而更令人驚異的是,統治者居然是一個名叫索恩的老邁沃葛?! 一個善良的沃葛怎會獨自一人生活在危險致命的魁格? 疲憊至極的薇嘉壓抑著對索恩的諸多懷疑,接受他的熱情款待, 但這個倉促的決定,卻演變成一切噩夢的開始—— 【魔幻推薦】(依姓名筆畫排序) 倪采青(知名小說家) 冬陽(知名書評人) 銀色快手(荒野夢二書店主人) 護玄(奇幻小說家) 【國內外好評連連】 「如果說《蟲林鎮:精綴師》是懸念謎團的開端,那麼《蟲林鎮2:守護者》絕對是魔幻冒險的進擊!充滿想像力的背景設定與世界架構是本系列無可抗拒的關鍵魅力!」 ——jrue 「不得不說這次《蟲林鎮2:守護者》完全是超乎預期的精采!故事從頭到尾都充斥魔法與冒險,而且還有相較於之前更恐怖的珍奇異獸、瀰漫著詭異氛圍的奇妙國度,以及耳目一新的故事情節,讓人想一口氣讀完它!」 ——Amesily 「縱使逃離了蟲林鎮,進到危若朝露的魁格,薇嘉面臨到危機沒有如想像中的陳腐,反而是循序漸進地給予難題與真相,鋪陳繁複卻不會使人厭倦!」 ——吉娃娃 「作為一個奇幻冒險故事,『蟲林鎮』系列具備了所有吸晴的元素:魔法、怪獸、寶物、冒險,還有未解之謎,讓人期待故事的後續。」 ——凱特 「《蟲林鎮2:守護者》由踏入魁格開始展開另一段故事,不出所料的神祕之地充滿了各種前所未見的怪物挑戰著一行人的旅程,作者大衛.鮑爾達奇在各種角色的塑造上絲毫不馬虎,各種怪獸各有特性,有的大型兇猛,有的善於飛翔,有的會讀心,有的施詭計影響人的心智,各種特性對應人性不同弱點,總要找出方法對症下藥才能順利過關,讓薇嘉的旅程增添了許多難度,相對而言,也增添了可看性。」 ——苦悶中年男 「大衛.鮑爾達奇不愧是最優秀的作家,他能帶給讀者閱讀樂趣,也能給讀者方向去思考。《蟲林鎮2:守護者》令人驚嘆,薇嘉和她的朋友戴夫不僅為自由奮戰,也為真相搏鬥。他們很快便明白追求這兩者都需付出極大代價,但這並未阻止他們繼續努力奮戰。」 ——Cyrus Webb(Amazon讀者) 「《蟲林鎮2:守護者》閱讀節奏快速、場面相當刺激,書中的守護者和背叛者融合為一——能毀滅或拯救沃葛。故事中充滿冒險和峰迴路轉的新梗,讓你徹底沉浸在書中世界,令人愛不釋手!」 ——UIBB(Amazon讀者) 「《蟲林鎮2:守護者》故事獨一無二,讀者絕對會一頭栽進這本書中!薇嘉遭逢的各種困境非常吸引人。作者大衛.鮑爾達奇的寫作功力在此系列中仍分毫不減。我保證你一讀此系列必會上癮。不消幾頁,你就會愛上這本書,讀得廢寢忘食!」 ——Kevin Shields(Amazon讀者) 「我愛極了這故事的氛圍,劇情刺激緊張,情節曲折,閱讀節奏快速,鮑爾達奇創造的世界簡直令人愛不釋手。」 ——Cyrus Webb(Amazon讀者) 「大衛.鮑爾達奇的想像力永遠不會讓人失望!《蟲林鎮2:守護者》故事耐人尋味,情節進展快速且令人難忘,一本非常棒的奇幻冒險小說。」 ——AAF(Amazon讀者) 「我沒想過我會這麼喜歡《蟲林鎮2:守護者》,如此與眾不同,非常值得一看!」 ——Pat Wall(Amazon讀者) 「我太愛『蟲林鎮』系列了!等不及要看第三集!」 ——SusieG(Amazon讀者) 「故事裡揉合了大量的奇幻魔法與許多神祕待解的謎團,賦予讀者想像空間,讀起來高潮不斷且毫無冷場!」 ——Irene(讀者)

內文試閱

1
  我們三個如鐵鍊般緊緊勾在一起共赴黃泉,似乎是個恰如其分的死法,荒謬到近乎充滿詩意。但就跳離一哩高的懸崖這點而言,因有殺意騰騰的野獸緊追在後,我們實在沒多少選擇餘地,只能往前縱身一跳,以求死裡逃生。而現在,我們必須祈求安穩降落,不然我們最後的安息之地就會在下面,遙遠的下面。   我們墜落了好久好久,比我喜歡的還要久。我們往下跳時,我瞥瞥我最好的朋友戴夫。他正看著我,臉上毫無恐懼,但無可否認的,稍微憂心忡忡。另一方面,我的狗哈利二號則咧嘴而笑,準備展開我們的冒險。   我們會往下跳的原因纏繞在我腰際。我的飛天鍊戴斯汀賜與我飛翔的能力,但我從未從一哩高的斷崖跳下,而我們向下掉的速度比我以前經歷的都還要快。   我盡最大的努力平穩降落,儘管我們仍以巨大的力道重重砰地掉進爛泥裡。我們全都目瞪口呆地平躺在地,暫時回不過神來,但我立即明白雖然我們都受了點傷,瘀青處處,我們卻還活著。   我自懸掛在胸前的套具裡解開哈利二號,邊注視著戴夫慢慢起身,試探性地伸展四肢。然後我往上看,直望向我們剛跳離的懸崖高點。如果我們沒及時跳離,肯定必死無疑。   追獵我們的猛獸現在在斷崖頂端往下狠狠瞪視。牠們是一群數量相當的嘎姆和厄瑪儂各。即使我從這個距離無法看清牠們,我仍舊知道滿身鱗片的嘎姆正對著我們噴吐著憤怒的熊熊火焰,牠們的鮮血永遠從甲冑般的胸膛汩汩流下。我很確定如巨狼般的厄瑪儂各存活的目的就是為了殺戮,表情滿是純粹的殺意。   但牠們中沒有任何一隻願意繼我們之後跳下一哩高的懸崖。好在這些生物不能像我一樣飛翔。我往下睨,拍拍纏繞在我腰際的鍊子,它的一些鐵環上刻印著戴斯汀的字母。儘管我擁有它的時間並不長,但它已經救過我這條小命無數次。   我幾乎無法相信,我在魁格。我,薇嘉.簡,過去十五年來只住在蟲林鎮中,那原是我僅知的天地。人們告訴我,除了致命的魁格外,天地之間只有蟲林鎮,但我相信那是謊言。魁格之外別有洞天,我一定要找出來外面有什麼。   我不是為了好玩才這樣做,我強烈懷疑我的父母和祖父都在魁格的另一邊,而我的弟弟約翰則仍住在蟲林鎮,他不再是以前那個年幼天真的小男孩,邪惡而殘忍的摩莉葛娜親自教導他誤入歧途。   因此,我目前的人生任務就是讓我們三個盡快安全穿越魁格,那或許是個非常野心勃勃的目標,但我發誓要說到做到。   我的呼吸開始恢復正常,然後再度仔細檢查戴夫。   「妳好,薇嘉.簡。」他說。   「你才你好呢,戴夫。」我回答。儘管我們差點摔死,我還是無法抹掉我臉上的微笑,因為我們成功進入魁格了。   「妳想那些可惡的野獸能下來這裡嗎?」他說。   「我想,我可不想在這裡流連,好發現那點,對不對?」我回嘴。   我將包包甩上肩頭,戴夫也如法炮製。我沒解下哈利二號的套具,以免我們萬一又得迅速飛向天際。   我的朋友昆汀.荷斯留給我一張鉅細靡遺的魁格地圖,但現在我看得出來,上面有些棘手的錯誤。首先,地圖沒有提到我們剛跳離的懸崖,我對我們現在身處的山谷感到猝不及防。某個光,我曾見到昆汀進入魁格,那是我開始這整段旅程的真正契機,他一定知道這裡有什麼。   地圖給了我大致方向,但沒提供穿越這裡的精確路徑。我顯然得靠自己摸索出方法。   我有一本書,那是我從昆汀的小屋裡偷來的,上面清楚說明了住在魁格的各種生物。   戴夫說:「地圖要我們走那個方向。」他指著。「朝向遠在那邊的那座山。」   我略微遲疑,接著躊躇地說:「我……我不想在晚上開始走這種路,我們得在第一道光前找個安全的地方。」   他看著我的模樣彷彿我瘋了。「安全的地方?在該死的魁格?妳聽到自己在說什麼嗎,薇嘉.簡?毫無疑問,魁格裡有很多東西,但獨缺安全的地方,我敢肯定。」   我看著前方那一片平坦開闊的廣袤平地,上面長滿茂密樹林和灌木叢,長長的草兒從懸崖吹下的微風中緩緩彎腰,隨風如浪起伏,這景緻看起來一片安詳寧靜,一點也不危險。但這反而提醒我,這裡可能潛藏著數十種伺機攻擊我們的邪惡生物,只要有那麼一丁點機會,牠們就會對我們痛下殺手。   我往下瞪著我的腳丫。該走哪條路?我投給哈利二號一瞥,牠正抬頭盯著我,滿臉好奇,顯然在等我下決定。   我很不自在地幡然領悟:我得做這裡的領袖。天哪,我能勝任嗎?我不確定。   遠處有個地方地圖稱之為麥肯沼澤,地圖將它描述成單調、死氣沉沉的地方,延伸到極遠處,不幸的是,沒有繞過它的確定路徑。地圖對我們在前方會直接碰上的確切危險三緘其口,但在我偷來的書上有略微提到這些細節,可填補地圖的不足。   我從斗篷口袋裡取出書,點燃蠟燭殘根,好在黑暗中更清楚地閱讀相關的那幾頁。   戴夫緊張地看過我的肩頭。「點燈暴露我們的所在地並不是個好點子,薇嘉.簡。」   「你知道,戴夫,你可以直接叫我薇嘉。我們又不是被一大堆叫薇嘉的人包圍。就我所知,我是這裡唯一叫薇嘉的人。」   他緩緩深吸口氣,慢慢吐出,眼睛大如茶碟。「當然,妳說得對,薇嘉.簡。」   我嘆口氣,低頭瞪著書。基本上我得比對地圖與書中對魁格各地的描述,找出居住其中的生物。如果昆汀有將這類訊息分門別類整理好的話,那會簡單許多,可惜他沒有。   我最後充分察覺我的準備有多不充足時,感到非常沮喪,而戴夫和哈利二號還仰賴我想出個計畫。   突然間,哈利二號開始大聲咆哮。我低頭看牠,牠毛髮倒豎,齜牙咧嘴。我快速環顧四周,察看是什麼東西引發我的狗這樣激烈反應。但至少就我看來,闃闇中什麼也沒有。   我看看戴夫。他說:「牠怎麼了?」   我注意到我的狗正用力從鼻子呼氣吐氣,牠不是看見危險——牠是聞到它。   在我的經驗中,噁心的氣味通常意味著邪惡的野獸。   我嗅聞空氣,皺緊著臉,用力一瞥戴夫。「你聞到了嗎?」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吐氣。「沒有。」   我快速思考。我聞過那個氣味,或至少是某種類似的東西。   然後我腦海中的迷霧緩緩散開。   毒氣。   「那是什麼?」他緊張地問。   「我不能完全確定。」我回答,我的確不能,但我曾在煙囪聞過那種味道,我以前在一個稱作煙囪的工廠裡擔任精綴師。   我指向左方。「我們試試那邊。」   「我們也許該飛走?」戴夫說:「這樣我們比較能快點去那,不是嗎?那能……那能讓我們看到來的東西是什麼,在它……在它抓住我們之前。」他說完話時氣喘吁吁。   我們用飛的的確能快點抵達那裡,但我腦海中隱隱有個直覺告訴我不要飛,至少目前不能。   我決定聽從我的直覺。在我這輩子的經驗裡,我的直覺通常不會出錯。     那剛好是我抬頭的時候,我看到牠了,或該說,牠們。   一群鳥兒以完美的隊形飛越諾克照耀的穹蒼。我大吃一驚,因為我不認為鳥類會在夜間飛行,但也許這個常理在魁格並不適用。我看著鳥兒竄過天際時,某種非常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一團藍霧倏地憑空騰騰冒出。   鳥兒為避開濃霧而尖銳轉向,但有幾隻沒能及時轉彎。這些鳥兒橫越霧氣,從另一端竄出來時,不再飛翔。   牠們在墜落。   因為牠們死了。   我宛如癱瘓,呆站在那。接著某種東西抓住我的臂膀。     是戴夫。   「快跑,薇嘉.簡!」他大叫:「快跑!」   我們狂奔時,我轉頭望了一次,但馬上希望自己沒那樣做。後方是頭怪獸,我從未真正見過一隻,但我知道牠是什麼,因為書裡有牠的畫像。   我匆忙瞥瞥戴夫,知道他也回頭看見我看到的生物。飛翔根本無濟於事,牠不像嘎姆和厄瑪儂各,現在急速在後面追著我們的野獸會飛。   看樣子,我們的穿越魁格之旅在它能真正開始前就會結束。
2
  追趕我們的是隻兇狠的伊非西歐。   伊非西歐是種大型猛獸,有兩隻龐大粗壯的腿,一對強有力的蜘蛛網狀翅膀,長滿鱗片的碩長身軀上端有個蛇般的頸子,上面是個小小的頭顱,頭前方有雙像在燃燒般的惡毒眼睛,嘴裡滿是剃刀般的尖銳獠牙。彷彿這還不夠嚇人似的,伊非西歐也會吐出一種毒氣,吸進這種毒氣的任何生物必定斃命,就像那些可憐的鳥兒。   我不往上飛的直覺是對的,我們會一命嗚呼。   戴夫在我們向前衝刺時往後望。  「牠往下降,要來殺我們了!」他大喊:「快跑!」   我得趕緊採取行動,任何行動都行,但我的腦海裡為何一片空白?當伊非西歐來追殺我們時,我就那樣呆站著,反而是戴夫叫我快跑。   「薇嘉.簡!」戴夫再次尖叫。   我想也不想,伸手探入斗篷口袋,抽出手套,接著手指緊握住艾利門托。   我用力一擲,艾利門托飛越天際,掠過藍霧外緣,在高速下順勢迅速攪拌毒雲,將藍霧推回釋放它的猛獸。伊非西歐立即往上竄飛。顯然,雖然這隻猛獸能吐出致命煙霧,但若吸進這個毒氣牠也會受到傷害。   艾利門托飛回我這邊。我抓住它時,我們腳下的地陡地一沉,我們啪啪往下直掉大約五十呎。   我以發著抖的低沉聲音說:「準備好應付任何狀況,戴夫。」   他點點頭。   我往戴夫身後望去,身子一僵。   不到十呎遠外,數十對熒熒眼睛回望著我。當我的眼睛適應微弱的光線時,我可以看出他們是矮小的生物,有著凶猛、骯髒的臉和強壯、強悍的軀體。但他們背部佝僂,手指骯髒扭曲,也許是因為從事勞力工作。   他們靠得更近時,我又嚇了好一大跳。他們裸露的臂膀、脖子和臉上長滿了一塊塊糾結的草。   那一排小小怪物變換隊伍,排成圓圈包圍我們,我聽到其中一個發出一連串咕嚕咕嚕的大喊。網子開始升起時,我恍然大悟,原來他是那個下指令的人。   繩索的重量減輕,我們三個全掙扎著要站起來。   那些怪物迅如閃電的抽出武器,舉著它們擺好架式:小劍、矛、十字斧和看起來可一刀奪命的長刀。十餘個怪物握著小弓,尖銳的箭架在弦上,準備射出。   我們現在可以清楚地看清我們的俘虜者。他們的身體和臉上不但長滿草,連頭髮也是。   我們寡不敵眾。我想,一個友善而開門見山的方式最為有利。我說:「哈囉。我是薇嘉,這是戴夫和哈利二號,你們是誰?」   他們全都茫然地回瞪著我,小小的臉上滿是皺紋,但眼睛卻鼓起突出,非常鮮紅。我現在可以看到他們穿著亂七八糟的骯髒衣服:堅固的繩子拉起長褲、老舊襯衫、布邊破爛的方頭巾、污漬處處的背心、老舊外套和尖聳的帽子。有的穿著偷來的金屬胸甲,其他人套著金屬盔甲,以皮繩綁過大腿。一個傢伙戴著鏽鐵製成的便帽。   那些小怪物步步往前進逼,慢慢收攏在我們周遭形成的圓圈,我們不禁連連倒退。他們發出吱吱嘖嘖和咕嚕咕嚕的含糊聲音,其中兩個還用小刀戳著我們。   「喂!」我大喊:「你們別用那些該死的東西刺我們!」   那些怪物聞言更加逼近。     我突然往前一步。這顯然讓他們大吃一驚,他們集體往後跳。那個先前下達命令的人又咕嚕咕嚕向他的伙伴說話。他比其他人要高,似乎擁有某種權威。我將注意力轉向他說:「你能說我的語言嗎?你會說沃葛話嗎?」   結果,我又嚇了一大跳。我受的驚嚇巨大到我以為心臟會停止跳動。   嗯,他慢慢朝我們走過來,我這才看清他看起來就像我們,我是說,就像來自蟲林鎮的沃葛摩特。他身體的各個部位都一模一樣,而且那些部位都沒長草。   「該死。」戴夫嘟噥,顯然也看到他了。   那位男性就止步在那圈怪物外,怪物們空出一條路讓他走過,態度畢恭畢敬。   我說:「你是沃葛嗎?」
4
  我們被帶到一間冰冷的房間,裡面黑影幢幢,影子似乎閃爍搖曳,忽隱忽現,到處游移。牆壁上有一根火把,一張簡陋、硬梆梆的床上有毛毯和枕頭,旁邊是個木箱,上面放著一根點燃的蠟燭。   我看著戴夫,他站在門口。   「我們兩個得擠同一張床嗎?」他說,緊張地打量著我。   我瞥他一眼,好不容易才藏住微笑,因為他的臉漲得通紅,這位大個沃葛馬上把眼神轉開。   男人啊。   但路克已經在拉他的手臂,指著走廊更遠處,瘋狂的咕嚕咕嚕出聲。     「大概不用。」我稍微揮一下手說:「這應該只是我的房間。」   我想我看見戴夫鬆口大氣,不知為何,我莫名的不太高興。   他說:「聽好,要是出任何事,大叫一聲就好,我會馬上趕過來……嗯,該死的很快就是,我保證。」戴夫說。這真有點掃興。   「太好了,你也一樣。」我邊說那些字眼時邊覺得忐忑不安。      戴夫和路克一起離開,哈利二號走過來,在木床旁安頓下來。我將包包放在地上角落,坐在簡陋的床上,脫下斗篷。斗篷下是我的鍊子,我不打算將它取下。阿德石在我的斗篷口袋裡,它幾乎能治癒所有的傷口。除了阿德石外,還有手套,另一個口袋裡則裝有縮短的艾利門托。   我從口袋裡拿出坦席爾斯在我逃進魁格前給我的戒指,那是我祖父的戒指,他們在昆汀的小屋裡找到它。人們告訴我,我的祖父遭逢事件,嗯,基本上那意味著某人完全消失無蹤,但那是個天大的謊言,我得知我祖父是自願離開蟲林鎮。   戒指上有三個魚勾連接成一個圈的符號。我不曉得那意味著什麼,我想也許可以在魁格找到答案,我想也許能在魁格學到很多東西。這是說,倘若這地方沒有先讓我喪命的話。   我仰躺在床上,在幽暗閃爍的燭光中舉高戒指。魚勾熠熠生輝,在黝暗的藍色燭光中散發微弱光芒。我祖父的手背上有相同的符號,我也曾在給我艾利門托的瀕死女戰士的手指上看過相同的戒指。   我戴上戒指。除了拇指外,戒指對我的其他手指來說都太大,因此我將它穩穩套上拇指。我打量著戴上戒指的拇指時,我不禁忖度我剛似乎在無意識間做了某種決定,因此得擔負起某種責任。   我感覺眼睛閉上,胸脯起伏開始趨緩,墜入深沉的睡眠,但在我完全墜入夢鄉前,我可以聽見躺在我床邊地上的哈利二號滿足的打鼾聲。   我做的不是美夢,在我心靈的每個罅隙裡,似乎都碰上危險。時間緩緩流逝,我依然沉睡不醒。   我最後醒轉,準備起身,但有東西把我往後壓住。我唰地張開眼睛,倒抽口大氣。   我在一個籠子裡!

作者資料

大衛.鮑爾達奇(David Baldacci)

1960年出生於美國維吉尼亞州,大學畢業後在華府從事律師工作,豐富的司法經驗為其日後寫作奠立紮實基礎。1996年出版第一本驚悚小說《絕對權力》,立刻造成轟動,隔年被改拍成電影《一觸即發》。目前已出版31本小說,其中多本被改拍成電影和電視劇。他的書被譯成45種語言,遍及全球80多國,銷售量逾1億本。 鮑爾達奇和妻子蜜雪兒一起創立了「望你平安基金會」(Wish You Well Foundation®),希望能促進家庭識字率、掃除文盲。他目前和家人定居在維吉尼亞州。

基本資料

作者:大衛.鮑爾達奇(David Baldacci) 譯者:廖素珊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幻想藏書閣 出版日期:2016-09-01 ISBN:9789869316972 城邦書號:1HI09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