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桃花桃花幾月開(上)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桃花桃花幾月開(上)

  • 作者:憑虛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7-28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本書適用活動
熱門作家 好書一次買齊/三本75折
  • 城邦原創新書延伸展

內容簡介

糖粉系作家憑虛輕奇幻浪漫愛情力作 ◎POPO原創網討論度NO.1 青春戀愛喜劇新星 ◎《網遊之對面那個誰》、《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好評長銷 ★實體書限定收錄輕甜番外〈所謂的男友力〉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 而是真命天子近在眼前,他卻忙著把妳跟人送作堆! 人人都嘆良人難覓,萬金也難買, 她卻是桃花月月開,千里孽緣天上來…… 對命中注定桃花過剩的姬之月來說,她的願望只有一個:桃花退散,斬光更好! 但戀愛冷感的她,偏偏遇上不請自來的月老童子,柴希, 原來這年頭連牽紅線都有到府服務,還外帶強迫推銷! 「姬之月,要是我沒把妳銷出去,我就跟妳姓!」 「嗯?所以你是想要入贅嗎?抱歉我拒絕。」 一日無法替姬之月牽線成功,柴希便一日不能返回天庭。 只是牽著牽著,姬之月自己都還沒吭聲,柴希卻開始有意見了, 這個男的氣質略台,那個男的身高太矮,才剛綁起的紅線統統被他一刀兩斷。 當姬之月逐漸習慣身邊有傲嬌童子相伴,也逐漸在乎起他的存在, 才得知柴希早已有了心上人,而且還繼續沒心沒肺地替她尋覓男人。 她雖然難過,卻也終於下定決心,不再將桃花推拒門外。 可是等到姬之月真的和完美學長搭上線,柴希又不樂意了, 然而,這一次姬之月跟自己說,她不會再為了留不住的人回頭……

內文試閱

姬之月是C大的大二生,在這如花似玉的年紀,大多數人的腦袋裡都裝滿了粉紅色的幻想,但對姬之月來說,那些幻想不是粉紅色而是黑色的──夢魘的顏色。      自從有意識以來,她就被各色雄性生物糾纏著,幼稚園的時候桌子上永遠堆滿糖果,小學的時候桌子上永遠堆滿早餐,國中的時候桌子上永遠堆滿飲料,高中的時候桌子上永遠堆滿筆記。      簡單來說,姬之月就是個招人愛的小妖精,桃花旺盛到十分恐怖的境界,儼然女性公敵。      於是上了大學後,不堪其擾的姬之月學聰明了,她趕在新生報到前蓄了個厚重的鍋蓋頭,戴上老土的大眼鏡,穿上俗氣的T恤,務求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她還記得當自己以此等打扮出現在高中損友面前時,差點被那名為甘如誼的傢伙拖去毒打一頓,罪名是暴殄天物。      不過姬之月確實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如願成為系上的小透明,身邊只有些交情淡如水的同學,偶爾會在系上活動露面一下,雖說有時還是會被莫名的傢伙纏上,但時間一久,姬之月同學也知道了該如何擺脫爛桃花,扮醜裝怪是上策。      算算打從上了大學後,她也過了一段不短的悠閒時光,想去哪就去哪,不必再為雄性動物間無聊的爭地盤舉動煩心。然而最近幾日不知怎的,老天爺似乎想跟她對著幹,眼鏡總因為不明原因滑落,還有怪風從各種詭異方向吹來,害她這幾日總被奇怪男子攔截。      呼了口氣,姬之月小心翼翼地往後張望,確定沒人跟上來後,才放寬心走上二樓閱覽室。C大的圖書館藏書相當豐富,以往姬之月沒事最愛往這窩,就因圖書館裡安靜。只要往角落一縮、頭一低,就沒人會注意到她了,堪稱是避難處的絕佳首選。      姬之月漫不經心地繞進一條走道,掃了眼整排新書,最後目光停在某本書上。當她將書抽出的剎那,對面卻傳來股力量將書往反方向拉去,姬之月動作一頓,透過書架縫隙對上一雙清澈的眼眸,心底閃過雪特一詞。      喔不,這似乎是偶像劇般的超展開,在圖書館裡拿了同本書,好浪漫啊。      姬之月冷靜地為自己進行分析,即使內心悚了下,她還是波瀾不驚的壓緊劉海,默默從口袋抽出備用眼鏡,戴上後朝對頭的青年勾勾嘴角,一個轉身俐落地離開案發現場。      雖說這男人生得不錯,但對姬之月而言,男人在她眼中就兩種形象──石頭和好看的石頭,基本上沒什麼區別。      什麼命運般的相遇?抱歉,姊姊目前不需要。      青年靜靜站在原地,手還舉在半空中,眼底掠過一絲驚訝,但嘴角旋即挑起淡淡的笑。他低首望望手裡的書,笑意更深了──《達成戀愛的一百種方法》。      原本有點凝滯的氛圍在青年溫暖的笑容中暖了幾分,一邊坐在書櫃上旁觀許久的柴童子輕嘖了聲,掏出小本子在上方做了「特A級」的記號,喃喃叨念。      「這種極品還不要,真挑……」      「人家不要,不然你自己收了?極品呢。」      赤色小狐以短短的手腳費力地攀上書櫃,幽怨地瞪了自家主子一眼。不就是因為上回在月老講課時打瞌睡,被懲罰性分派了個燙手山芋,脾氣怎麼就這麼差?要飛上那麼高的書櫃也不帶牠一起,害牠還得自己爬。      好吧,或許是這顆山芋真的有點燙──十指纏滿紅線,偏偏又精於自己斷掉紅線,如此惡性循環了二十個年頭的傢伙,的確是月老界的頭號麻煩人物。      柴希完全沒要搭理自家小狐的意思,逕自振起隱形的翅膀往外飛去,啪的一聲,翅膀撞到了窗戶。      本來站在那端詳手中書的青年側過眼,若有所思的盯著柴希離去的方向,良久,他疑惑地低語:「怎麼好像看到了什麼……」      姬之月沒有半點眷戀的離開圖書館,由於距離下一堂課開始還早,她索性低著腦袋閃進了家咖啡廳。裡頭人不少,姬之月在靠窗的小角落坐下,而柴希也很快飄了進來,大爺似的在咖啡廳設置給貓咪玩耍的高台上翹腳落坐,一邊本來在打盹的大白貓整隻貓一僵,倏地炸毛,朝柴希喵嗚喵嗚吼了起來。      姬之月仿若有覺的抬頭一望,目光掠過柴希所在的位置,柴童子甫教訓完大白貓就和她對上了眼,後頸不由得一涼。不過姬之月視線一頓,隨即轉而看向來點餐的店員。      那店員長得斯文俊秀,白淨臉龐上的一雙眼眸彎成了兩道月牙,袖子挽到前臂上露出結實的肌肉,可愛的模樣搭上精實的身材,是姊姊們見了都絕對會嚎個兩聲的小極品。      然而,姬同學的目光在店員到來後卻沒有偏過一分一毫,目不斜視地看著手中菜單,完美地演出女版柳下惠。      「同學,請問妳要點餐了嗎?」      店員靦腆地輕笑,可那融化人心的微笑卻被姬之月涼涼的一句話給糟蹋了:「一杯巧克力謝謝。」      她下意識壓壓眼鏡,目光沉靜無波,在瞧見小鮮肉店員的長相時,姬同學只在心裡感嘆了句:又一顆好看的石頭啊。      她迅速收回目光,雖說已經戴上了大黑框土眼鏡,但天下無奇不有,有人萌大眼美女那就有人萌土氣眼鏡妹啊,要不那些偶像劇女主角怎麼辦?      幸好店員也只是看著她愣了下,很快就回過神。當他轉身正欲離去,放在姬之月跟前的水杯卻鬼使神差的晃了晃,她就這麼眼睜睜看著水杯匡啷一聲倒了,然後,店員回過了頭。      姬之月見到地上那一小灘水,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她還來不及振臂高呼「退下」,朝她衝過來的小鮮肉店員便腳下一滑,呈餓虎撲羊之勢撞了上來。      啪!搭!      兩下清脆聲音響起,前者是店員抓下姬之月眼鏡的聲音,後者是兩人撞在一起的聲響。      整個咖啡廳突然詭異的靜了下來,更詭異的是,播放著的輕音樂突然一跳,萬般深情的一首歌在眾人耳邊響起──      若非滄海桑田,真愛怎麼會浮現~      「……」      姬之月瞬間有了想死的情緒。到底是誰在玩她?還附加BGM是吧?      她轉回視線就見店員直愣愣盯著自己,本來要起身的動作就這麼定在原地。即使被大片劉海擋住了半張臉,姬之月那雙如墨般深邃的眼眸仍足以攫去大多數人的目光,眼角微微上挑,秋水似的瞳眸猶如黑曜石般隱隱閃著光澤。      姬之月眨眨眼,面無表情的看著痴了的店員,突然伸出手在那人面前打了個響指,「Cut!」      「嘖,這相遇不好嗎?還幫她配了背景音樂呢。」      柴希翹著腳,滿臉陰沉的看著姬之月一把推開店員,面不改色的收拾桌上的東西。默了半晌,他突然不悅地哼了聲,淡淡質疑:「莫不是這傢伙性冷感?」      好不容易爬上高台的小狐聞言,一個沒忍住直接噴了,被柴希修理過後乖乖蹲著的大白貓被噴了滿臉,委屈兮兮地喵喵叫了兩聲,卻被一狐一仙相同的冷眼給弄沒了聲音。      姬之月抹了把臉,知道此處不宜再留,站起身便想離去,沒想到手腕突然被店員拉住,她心頭一凜,店員清亮的嗓音響起:「同學,我有見過妳嗎?」      沒有沒有!鬼才見過你!      身為被搭訕小能手,姬之月方想甩開店員,異變橫生,一人突然從門口衝了進來,用力分開兩人的手,指著店員吼了句:「放開你的髒手!」      花惹發?這什麼超展開?      姬之月疑惑地看向來人,怎麼看怎麼面生,至於看戲的某童子則瞇起眼,看看那男孩的小指,再看看姬之月的,輕呼一聲,不怎麼有誠意地說:「我那紅線剛剛好像牽得亂了點?」      姬之月好不容易才穩住稍顯紊亂的情緒,一手扶著額,揚起了始終如一的溫婉笑容,對兩個男人說:「兩位,請問我認識你們嗎?」      語氣雖柔,卻帶上了絲絲涼意,可失了理性的兩隻雄性生物並沒有察覺到危險氣息,兀自針鋒相對地瞪了對方一眼,而後,暴衝進店內的男子才從口袋裡掏出一副眼鏡,歛起滿滿殺氣,轉而對姬之月笑得溫柔。      「同學,這是妳在校門口掉的眼鏡。」      校門口?      姬之月嘴角僵了僵,記憶迅速回溯到不久前。她那時的確掉了眼鏡沒錯,但她並沒有要這位仁兄撿起來還她啊,又不是灰姑娘的玻璃鞋,現在她該試試眼鏡合不合臉嗎?      姬姑娘好整以暇的挑起眉,正欲開口說:「我不認識這眼鏡」的時候,門口風鈴又是一陣叮鈴響,整場圍觀的客人們同時將目光移過去,一道身影同樣風風火火地衝進來,倏地抄起桌上的水杯──      「喔不,這畫面太慘我不忍看。」      小狐舉起短短的手摀在胸前,緊閉起眼,倒是柴童子悠然欣賞著下方的場景。一個被水潑了的女孩,一個驚愕的男孩,再加上一個怒氣沖沖的女孩,湊成了三角戀的必備元素,只是這安排太過鄉土劇,柴希表示不屑。      「不過你也真是的,這男的已經有紅線了,你還把他牽給姬姑娘。」      小狐瞪著自家主子,柴童子只是不甚在意的聳聳肩,指著那男孩說:「是我的疏忽,不過那紅線經過這一潑,也差不多要掉了。」      這話全然沒有為自己行為負責的意思,小狐嘖了聲,索性也不管他,側頭就對蹲在一邊瑟瑟發抖的大白貓說:「你看你看,這世上就是有這種不負責任的童子,才會有那麼多狗血的三角戀啊……」      小狐話音未落,柴希便猛地張開翅膀,純白羽翼瞬間將小狐直接搧下去。小狐嗷了聲,對飛出咖啡廳的柴希怒吼:「你明明不需要張開翅膀就能飛的!混蛋!」      「我開心我樂意,我就要張翅膀。」      遠遠的一句話飄了過來,氣得小狐只想倒地裝死。也不知道有誰能治治柴希這討人厭的任性性子,整個天庭都沒人敢惹他,而柴希雖然聽紫丁香花仙子的話,但花仙子基本上不怎麼露面,因此柴希就是個被寵壞的大少爺。真是,這傢伙就沒個天敵嗎?      快步走出咖啡廳擺脫混亂的姬之月突然覺得耳朵有點癢,疑惑地望向天空。奇怪了,明明已經五月了,她怎麼覺得背後有點涼呢?      搖搖頭,姬之月抬腳朝前走,那悠閒的模樣看得某個浮在半空中的大少爺瞇起了眼,嘴角揚起隱含著邪氣的笑意。要不是背後有對純白間帶絲金光的羽翼,那模樣倒是很有當小惡魔的潛質。      很好,不肯就範是吧?他倒要看看這女人究竟頑強到怎樣的地步。      柴希翅膀一拍,隨著姬之月進了教室。      離上課還有點時間,姬之月習慣性尋了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低頭在筆記本上隨意塗鴉起來。柴希飛到燈架上蹲著,看到姬之月在紙上畫了一男一女,一黑一白兩個Q版身影屈膝坐在山坡上,看著遠方的一片白花。這景象沒什麼特別,特別的是,那兩人穿著古裝。      柴希喲了聲,對姬之月的印象分數提高了那麼一點點。這年頭喜歡傳統文化的人不多了,沒想到姬之月麻煩歸麻煩,還是有那麼點情操的。      姬之月邊塗鴉邊偷眼望了圈教室,確定沒什麼人在注意自己後,才小心翼翼撩起了額前厚劉海。剛才被那瘋女人潑了滿臉水,她臉上沒妝倒不怕妝花,但溼了的劉海不好辦,髮絲貼在額頭上的感覺實在不太舒爽。      她俐落地掏出髮夾將劉海往上固定,光潔漂亮的額頭整個露了出來,接著迅速低頭,沒事人似的繼續塗塗畫畫。      姬之月認為自己的行動相當隱密,肯定沒人會注意到她這小透明,然而她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頂上燈架正蹲著一尊等著陰她的月老童子。      柴希一打響指,一貫冷傲的臉上勾起些微笑意,手指一挑,一個男同學的視線便鬼使神差的往姬之月這瞥來,目光霎時直了;可柴童子還嫌不夠,此時正好有兩個男孩踏進教室,他左右手食指同時轉了個圈,側邊窗簾飛起,姬之月在窗邊畫畫的清麗身影就這麼落入兩人眼底。      「三個,我看妳躲不躲得掉。」      柴希勾著嘴角,一手支頭,滿臉看好戲的沒品樣。只見三個男孩不約而同地朝姬之月走去,姬姑娘正塗著紙上人物的頭髮,突然覺得背後涼了涼,她警覺地側過頭,一眼捕捉到三個朝她走來的身影。      姬之月反應極快地一手抽掉額上髮夾,壓緊眼鏡,動作方了,一道低沉的男音便響起:「同學,妳這次分組找好人了嗎?不如和我一組吧?」      姬之月正冷靜思考該裝出濃濃的台客口音,還是乾脆來個任性大小姐路線的時候,一陣風吹過,紮紮實實打了她一巴掌,姬之月愣了愣,本來壓得好好的眼鏡已經掉到了桌上。      她錯愕地看著眼鏡,心中掠過一絲驚疑。這已經是這個禮拜第五次了,怎麼她總是被風打掉眼鏡?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      可惜姬之月現在沒有時間多想,因為還有三個同時在她面前愣住的傢伙;而禍不單行,她的厚劉海還隨著清風揚起,令清麗絕倫的臉蛋毫無保留地呈現。      恰巧附近有個同學正背誦等會兒上課報告要用的資料,曹植的〈洛神賦〉隱約傳來,姬之月逆著光的身影深深映入三人眼底,猶如洛水女神一般,精緻的眉眼微微挑起,眸光帶冰,嘴角含笑,僅是一個眼神就足以懾人心魄。      風很快就停了,但姬之月只覺得心情極糟。還〈洛神賦〉呢,他們難道不知道洛神是不小心跌進洛水裡溺死的嗎?      姬之月輕蹙著眉,臉色不怎麼好看,然而這副不爽樣到了三男眼中,自動套上濾鏡成了西施捧心,殊不知姬之月完全沒在捧心,甚至還想要剜心。      深吸口氣,姬之月調整好情緒,掛上萬年不變的溫婉笑容,蹲在燈架上的柴希不知從哪抓來一根棒棒糖,姿態萬千的咬著糖看戲。那三條紅線他可是用力纏緊了,再加上三人呈包夾之勢圍住了姬之月,就算想落跑也沒門。      可柴希還得意不到五秒,下一刻就被急轉直下的劇情弄得皺起眉。      只見姬之月沉默半晌,突然朝三人勾勾嘴角,悠然地從袋中掏出手機,纖指在螢幕上一滑,將手機放到耳邊。不久,姬姑娘好聽的嗓音響起:「親愛的,今天晚上我去你那睡吧?」      語畢,姬之月還露出一個可愛的嬌羞表情,「嗯嗯」了兩聲後,放下手機,也不知道是對那三人還是對誰露出了勝利的笑靨──既然裝低調裝不了了,她死會還不行嗎?      於是,三名勇者在姬之月人畜無害的笑容中敗下陣來,尷尬地說了些客套話後,垂頭喪氣地退回去,而知道姬之月根本沒有「親愛的」的柴童子則冷眼瞪著心情愉悅整理儀容的姬姑娘。      「刁民,好手段。」

作者資料

憑虛

不賣萌,只賣閃光彈(・∀・) 表裡不一的大叔系少女蠍,性喜歡騰,尤忌肚餓。蘇軾大大的小迷妹,基本上不挑食,喜歡愛小,熱愛輕小,看過山一樣高的言小,缺糧時連史記也吃,常被人說和自家柴犬長得一模一樣。 想對親愛的讀者們說:來吧,大家都到我懷裡讓我來個大抱抱! 曾出版《網遊之對面那個誰》、《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桃花桃花幾月開》、《484沒戀愛過》。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inshe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bumaimeng 相關著作:《484沒戀愛過(下)》《484沒戀愛過(上)》《桃花桃花幾月開(下)》《桃花桃花幾月開(上)》《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下)》《網遊之陰你千遍不厭倦(上)》《網遊之對面那個誰(下)》《網遊之對面那個誰(上)》

基本資料

作者:憑虛 繪者:麻先みち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6-07-28 ISBN:9789869342001 城邦書號:3PF01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