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心靈勵志 > 心靈成長
犯錯的價值:別只想找「正確模式」,記得存下「失誤紅利」!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亞馬遜書店、出版人週刊「年度十大非文學好書」 ◆衛報「首作獎」決選入圍書 我們總愛學習「如何做對」,不願承認「做錯是求存的本能」。 請即刻補修「錯誤是什麼」人類學分, 重建你的創造力、樂觀與進步人生! .哈佛大學校長德魯.吉爾平.福斯特希望全體哈佛新鮮人都讀的一本書! .同名TED演講累積影片300萬餘人次觀看! 一本交織歷史鬧劇、現代蠢蛋,邏輯真理辯論, 並主張解放我們根本就不必為「犯錯」感到不好意思的知識衝擊書。 哈佛大學校長福斯特曾在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說,《犯錯的價值》這本書正符合他們鼓勵錯誤,由失敗中求知的冒險校風,她大力推薦哈佛新鮮人一讀。 ◎「知道自己是對的」為什麼這麼有趣呢? 「知道自己對了」的快感是不可否認的。普世公認(這也許是最怪的),幾乎完全無差別,我們沒辦法跟誰接吻都好,卻不管做出哪一種正確判斷都會很得意……。 雖然沒人愛承認自己犯錯(這東西本身就有盲點),但這本書將告知你我: 事實上,「搞砸事情」是場美麗的冒險,「正確無誤」或許令人心滿意足,但終究只是一則死氣沉沉的陳述;犯錯令人面臨困難,變得謙卑,甚至還可能讓人深陷危機,不過到頭來卻是一場寫滿故事的旅程——何必再用這麼不愉快的角度來看待錯誤這回事呢? ◎在人類犯下的所有錯誤當中,對於「錯誤」的錯誤認知很可能是我們的「終極錯誤」: 我們根本搞錯了什麼才叫「犯錯」! 「犯錯」並不是人性中難堪的缺陷,也不是我們可以克服或消滅的;這是我們的本質,不同於其它動物,人類瘋狂地想找出解答——但這種尋找答案的衝動,就是我們生產力和創造力的來源。 犯錯絕不代表資質不佳,反而是人類認知中相當關鍵的一環,犯錯也絕不是道德上的缺陷,反而是人性最可貴特質裡所不可獲缺的,與同理心、樂觀、想像力、信念及勇氣並列;犯錯也絕不表示冷漠或不寬容,而是人類學習和改變過程中很重要的一環,多虧有了錯誤,我們才能修正對自身的理解、對這世界的看法。 其實人類是「犯錯的慣犯」:我們可能誤信投資經理的品格、搞錯謀殺嫌疑犯的身份、記錯1962年那場比賽裡「紐約大都會」隊游擊手的名字,也可能弄錯氫分子結構、耶穌再臨的日期、車鑰匙放在哪兒、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又藏在哪兒。 這些都還算簡單明瞭,另外有些永遠無法判斷對錯的事情,我們卻常常認為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就是錯了:聖經的作者、墮胎的倫理、吃鯷魚的好處、還有暴風雨來襲以前,究竟是你自己還是女朋友把筆記型電腦留在窗口。 這份清單看似隨機,不過卻指出了一些重要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犯錯的代價。弄錯車鑰匙跟弄錯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差別,在於「哎呀」跟全球軍事危機之間,兩者天差地遠,讓人合理懷疑造成這兩項結果的錯誤是否有任何共同點。 本書另一個要探討的重大問題是:我們有沒有可能弄錯個人信念。記錯游擊手名字跟墮胎是否有違道德截然不同,有些人會懷疑,弄錯事實和信念錯誤在觀念上天差地遠,其他人則會提出不同的反對意見,說既然永遠無法完全確定什麼才叫事實,又怎麼能夠理直氣壯地判定某件事的對錯。 ◎其實,我們的認知系統不在意正確,更在意「推測」: 事實上,「減少錯誤」正是大部份改進人類認知模式的目標,史上多數思想家都致力於此,這也是我們普遍對完美思想家形象的要求。例如笛卡爾,想透過積極質疑來降低錯誤;有些則想透過形式邏輯來減少錯誤,用明確的假設推論出正確的結論;還有一些(包括我們心目中的完美思想家)想用勤奮不輟的態度來減少錯誤,留意證據和反證、小心謹慎,就能避免先入為主的觀念。 換句話說,我們現有的認知作業系統只能算是次等的,沒有積極懷疑,缺乏形式邏輯,也沒有勤奮地搜集證據,更沒有注意到反證,少了先入為主的觀念就動彈不得,倒是很會出錯——然而正因為容易出錯,反而使得大腦比任何一種模式都來得好用。 ◎犯錯令人抓狂,但它能夠改變我們的世界觀與人際關係,更能改變我們自身。 就像我們說不出「我錯了」,腦海中缺少「錯誤」這個類別不只是個案,而是眾人都會面臨的問題……,在集體的意識中,人類很少去思考「犯錯的優點」,總是專注在「如何避免犯錯」——但這本書將回顧歷史,告訴你我曾犯下的各類型錯誤多得驚人! 在這本書中,博學多聞的記者、書評家凱薩琳.舒茲探討了為何「正確令人心滿意足,犯錯令人抓狂」,她旁徵博引了各家理論,包括奧古斯丁、達爾文、佛洛伊德、葛楚德.史坦、艾倫.格林斯潘、格魯喬.馬克思,讓我們看見錯誤其實是個與生俱來的人性才能——懂得好好擁抱錯誤,能夠改變我們的世界觀與人際關係,更能改變我們本身。 附帶一提:本書將不斷出現許多「搞砸了」的笑料與故事——你將會看見,發現自己的錯誤叫人震驚困惑、讓人感到既好笑又困窘、令人受傷、讓人開心、得到啟發甚至改變一生,有時候變得更差,有時候變得更好……。 最終,舒茲要你我正視我們一生中最常遇到(可是又最不愛談論)的經驗: 培養對錯誤的親密感受,增加討論錯誤的用語,拓展檢討錯誤的興趣,同時對常受到冷落忽略的「犯錯經驗」多加著墨。我們該抱持的信念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下次我們就會弄對了! 【知識界共同美妙推薦】 「如果你想讓不完美的自己覺得好過些,想了解錯誤中潛在的優點,你就該讀凱薩琳.舒茲的《犯錯的價值》一書。」 ——比爾.柯林頓(美國前總統) 「理性知識也可以很有趣!沒有幾本書能夠同時提到伏爾泰、莎士比亞、富蘭克林、傅柯、柏拉圖,讀來卻仍舊趣味盎然,更沒有多少人能夠把蘇格拉底跟碧昂絲分毫不差寫進同一個句子裡,但舒茲辦到了。」 ——《新聞週刊》 「引人入勝的一本書,有《決斷2秒間》和《誰說人是理性的》兩書的精神(加上大量旁徵博引的知識),記者舒茲毫不留情地以全新的角度檢視日常行為背後的深層意義。」 ——《出版者週刊》(重點評論,熱烈推薦) 「這本令人愛不釋手的書探討人類的錯誤,年紀輕輕卻敏銳機靈的美國記者凱薩琳.舒茲……充滿熱情地告訴我們錯誤的價值,讓我們知道犯錯的經驗能幫助我們成為更好的人,過著更豐富的人生。」 ——《衛報》 「本書見解精辟、妙趣橫生、驚喜連連,所討論的主題對日常生活至為重要,我們卻偏偏從未想過。」 ——比爾.麥奇本(Bill McKibben)(《地球.地殏:如何在質變的地球上生存?》作者) 「凱薩琳.舒茲以卓越的智慧和充沛的熱情,深刻地探討了錯誤的基本人性面,讓人覺得即使是錯誤也令人流連忘返。」 ——湯姆.范德比爾特(Tom Vanderbilt)(《馬路學》作者) 「你有多常想過關於『犯錯』這件事兒?我猜不太多,而且這真是個大過錯。這本書不只呈現出我們經常忽視的那些錯誤背後,有何耐人尋味的面向;同時也呈現了為何犯錯無可避免——甚至才是成功的關鍵。」 ——法蘭.強納森(Frans Johansson)(暢銷書《梅迪奇效應》作者) 「(舒茲)吞納群書、縱覽文化,就像電玩小精靈般,能夠從容應付各路人馬,從強納森.法蘭森到海德格爾、從老普林尼到碧昂絲通通都沒問題,我提到這些不是因為大眾哲學書裡不常見大量引用,而是因為舒茲繞道步入如《哈姆雷特》之地,讀者不需哀嚎抱怨,反而該正襟危坐,舒茲已經全盤考量過這齣戲,提出許多極具說服力的警語忠告,儘管我們連想都沒想過……喜歡這本書要是錯了,那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是對的。」 ——德懷特.加納(Dwight Garner)(《紐約時報》) 「閱讀《犯錯的價值》的感覺差不多跟正確一樣棒……書中回顧了錯誤的歷史,包括錯誤定義的更迭以及眾人態度的轉變,精準易懂地引用了亞里斯多德、奧古斯丁、阿奎那、洛克、艾蜜莉.狄金生,以及諸多傑出人士。書中也探索了「錯誤學」,追蹤了無數可能引人犯錯的道路,有些極為獨特,有些不太起眼,還有些改變了我們的一生。」 ——《基督科學箴言報》 「正確的感覺為什麼這麼棒?出錯的感覺為什麼這麼糟?要是我們目前已知有關正確重要性的一切,事實上都是錯的,那會是什麼光景?凱薩琳.舒茲以情感豐沛、令人愉悅的方式回答了這些問題,趣味橫生地為「犯錯的隱藏樂趣」辯護。 ——《瓊斯夫人》(Mother Jones) 「『我錯故我在』,這是記者凱薩琳.舒茲這本大膽又有趣新書的主旨……舒茲是個引人注目的說書人,她列舉的皈依經驗例子,可說是本書必讀之處,翻閱本書絕對不會有錯。」 ——《達拉斯晨報》 「舒茲嫻熟地運用實例來說明她稱之為『錯誤學』的思想探索……請聽取這句建言:讀讀《犯錯》,因為這麼做是正確的。」 ——《西雅圖時報》 「在凱薩琳.舒茲這本《犯錯的價值》裡(令人驚豔的處女作)……她探討了為什麼承認犯錯對大家來說如此困難,舒茲針對錯誤學眾多主題的探討既聰穎又令人有共鳴,充滿吸引力,即使談的是人類經驗中最大的問題和困境。」 ——《Seed雜誌》 「舒茲在《犯錯的價值》裡的論點絕妙廣博,橫跨哲學、歷史、神經科學,耐心地以令人信服的智慧引導讀者……《犯錯的價值》不是一本自我成長書籍,也不是一本自助指南,更不是什麼心靈雞湯……但是在犯下不可避免的乏味錯誤時,本書卻能教導讀者原諒自己——誰曉得呢,或許也可以原諒他人——因為這些錯誤定義了這世上的生活。」 ——《加拿大國家郵報》

目錄

第一部 錯誤的概念/The Idea of Error 第1章 錯誤學 明明知道自己是對的卻錯了,這讓我憤怒不已。 ——法國劇作家莫里哀 第2章 兩種錯誤模式 錯誤絕非那麼嚴重駭人的事情,活在這個世界上,不管我們多麼小心翼翼都免不了犯錯,偶爾放鬆心情度日,要比整天緊張兮兮來得健康多了。 ——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信仰的意志》(The Will to Believe) 第二部 錯誤的起源/The Origins of Error 第3章 感官與錯覺 曾有位女士問我是否相信世上有鬼魂和幽靈,我直接了當地回答她:「不信,夫人,我看到的全是自己的幻覺。」 ——山繆.泰勒.柯立芝 (Samuel Taylor Coleridge) 第4章 大腦首部曲:知、不知,編造事實 「我知道」這句話似乎描述了一種狀態,保證我們已知的均為事實,大家總是忘了還有另一種表達方式,「我以為我知道」。 ——维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論確定性》(On Certainty) 第5章 大腦二部曲:信念 判斷有如手錶,沒一只相同,但人人都相信自己的最準確。 ——亞歷山大.波普(Alexander Pope),《論批評》(An Essay On Criticism) 第6章 大腦三部曲:證據 羅森況:那裡一定是東方了,我想我們可以這麼推斷。 紀思騰:我可沒推斷什麼。 羅森況:不,沒關係的,那是太陽,那裡是東方。 紀思騰(抬頭):在哪裡? 羅森況:我看著太陽升起來了。 紀思騰:不是……天一直都亮著,你瞧瞧,是你在很慢很慢地睜開眼睛,如果你換個方向睜開眼睛,你就會說另一邊是東方了。 ——湯姆.史滔柏(Tom Stoppard),《羅森況與紀思騰死了》(Rosencrantz and Guildenstern Are Dead) 第7章 當我們生活在社會 我們的信仰就是信任別人的信仰,在最重大的事情上,我們特別仰賴他人。 ——威廉.詹姆士,《信仰的意志》 第8章 確定的誘惑力 嚴格說來,沒有所謂的確定,只有自以為確定的人罷了。 ——查爾斯.雷諾維葉(Charles Renouvier),《批判概論》(Essais de Critique Générale) 第三部 犯錯的經驗/The Experience of Error 第9章 出錯中 既然我的梯子不見了,我便得躺在眾梯起始之處,在汙穢的心之回收品店鋪。 ——葉慈(W. B. Yeats),《馬戲團動物大逃亡》(The Circus Animals’ Desertion) 第10章 哪裡出錯了? 一旦漏掉第一個扣孔,你就永遠也扣不好了。 ——約翰.沃爾夫岡.馮.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第11章 矢口否認與全盤接受 「我不願意犯錯,」白羅說道。「犯錯可不是——該怎麼說好呢?——我的本行。」 ——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羅傑疑案》(The Murder of Roger Ackroyd) 第12章 我們為何心碎? 人要戰勝自己的無知、淺薄,面對他人時才不會抱著不切實際的期望,才不會有太多偏見、希望和自大;儘可能地卸去盔甲……儘管如此,你還是會誤解他人,或許你的腦子堅如坦克,相遇之前就已經誤解了別人:相處之時你誤解他們,回家談起這次見面時,還會再次誤解他們,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他們身上,一切有如令人迷惑眩暈的幻象,像一齣不可理喻的誤解鬧劇。這麼重大的一件事情,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原本認定的意義逐漸流失,淪為滑稽可笑,可是我們既弄不清他人的想法,又猜不透他人的意圖……事實上,活著並不是為了弄清他人的想法,活著就是為了誤解他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誤解,深思熟慮以後,再度誤解,要這樣我們才知道自己活著:我們錯了。 ——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美國牧歌》(American Pastoral) 13章 出了錯,才能改! 常見的情況是,毛毛蟲蛻變為蝴蝶後,會以為自己從小就是蝴蝶。 ——G. E. 范倫特(G. E. Vaillant),《怎樣適應生活,保持心理健康》(Adaptation to Life) 第四部 擁抱錯誤/Embracing Error 第14章 錯誤的悖論 我有三個頭腦,像一棵樹,上面有三隻黑鸝鳥。 ——華萊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觀賞黑鸝鳥的十三種方式》(13 Ways of Looking at a Blackbird) 第15章 源自萬物史的樂觀元歸納 人生的秘密就在於享受被狠狠地、狠狠地欺騙的樂趣。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無足輕重的女人》 (A Woman of No Importance)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錯誤學(摘錄)
  「知道自己是對」的為什麼這麼有趣呢?畢竟以樂趣來說,這頂多算是次等的,不像生命中的其他樂事——巧克力、衝浪、接吻——這和我們的生物化學構造沒有任何直接關聯,和我們的胃口、腎上腺、大腦邊緣系統、易受感動的心通通沒有關聯,但「知道自己對了」的快感卻是不可否認的,普世公認(這也許是最怪的),幾乎完全無差別。   我們沒辦法「跟誰接吻都好」,卻不管做出哪一種正確判斷都會很得意,利益得失似乎無關緊要,比起賭贏賽馬,更重要的是押中對外政策,雖然不管哪一樣對了我們都會沾沾自喜;題材也不重要,認出橙頂樹鶯和猜對同事的性別傾向,都一樣讓人興高采烈,更詭異的是,就算說中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我們還是樂在其中,比如股市下跌、朋友失戀,甚至是在先生或太太的堅持之下,花上十五分鐘拉著行李往旅館的反方向走。   跟大部份令人愉快的經驗一樣,我們不可能總是對的,有時候我們會是那個輸掉賭注(或在旅館迷路)的人,有時候我們也會感到困惑,質疑起正確的答案或行動的步驟,這類焦慮本身反映了我們迫切渴望自己是對的。   儘管如此,整體而言,不管講對什麼都能讓我們高興,差不多就像不管怎樣都認為自己是對的,偶爾與人爭執、傳道、預測或打賭時,我們會洩露這種感覺,雖然大多時候都只是在心裡想想而已。終其一生,差不多無時無刻,許多人都會假設自己在每件事情基本上都是對的:從政治觀、知識信念、宗教和道德信仰、對他人的評價、自身的記憶到對事實的理解,這聽來荒謬,但仔細想想,我們平常似乎在不知不覺之中,以為自己幾乎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了。   簡單講,正確判斷的經驗對生存不可或缺,能滿足自我,整體而言,可說是人生中最價廉、又最叫人熱切渴望的幸福泉源之一。   這本書是關於上述一切的相反面,是關於錯誤,關於人類文化如何看待錯誤,個人又該如何面對內在信念的潰散,如果我們樂在正確無誤,認定這是常態,那麼你不難想像,大家發現自己錯了的時候作何感想,我們一方面認為這種狀況離奇少見,是莫名其妙的秩序失常,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很蠢,感到羞愧,就好像拿到滿江紅的期末報告,錯誤令人退卻、裹足不前,讓人心頭沉重、怒火中燒,往好的方向想,我們可以把這些都當作擾人的麻煩事,往壞的方向想,錯誤就是一場惡夢了。   不論如何,犯錯總是叫人既洩氣又尷尬,完全不像判斷正確時會湧現喜悅。   不讓對與錯綁住智性發展   本書大部份都在談大家搞砸了的故事(我保證很快就進入主題),這些故事包羅萬象,講到幻覺、魔術師、喜劇演員、使用毒品、戀愛、公海意外、詭譎的神經學現象、醫療災害、訴訟慘敗、和妓女結婚的可能下場、末日預言的可悲失敗,還有艾倫.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但在投入這些犯錯經驗之前,我們得停下來談一個看似不合理的重點:世上根本沒有犯錯經驗這回事兒。   當然了,世上有發現自己犯了錯的經驗,事實上這類經驗種類多的驚人,接下來我們就會看到,發現自己的錯誤叫人震驚困惑、讓人感到既好笑又困窘、令人受傷、讓人開心、得到啟發甚至改變一生,有時候變得更差,有時候變得更好,但就定義而言,犯錯並不會引發某種特定情緒,說真的,人類之所以會犯錯都是因為在出錯時,當事人本身渾然不覺,只是單純地忙著手上的事情,之後才發現當初有如矇蔽了雙眼,完全搞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就像卡通《嗶嗶鳥》(The Road Runner)裡面那頭大笨狼一樣,總是要等到跑出懸崖邊了,回過神來往下看才發現自己已經騰空,大笨狼真的掉下去了,你則是象徵性地墜落,早已深陷麻煩卻還自以為腳踏實地,因此我要修正一下我的說法:犯錯會引發一種情緒,讓我們覺得自己是對的。   這就是錯誤盲點的問題,每個人都對自己現有信念中的謬誤視而不見,想想最明顯的吧,錯誤其實不存在於第一人稱現在式:「我正在錯(I am wrong)」這個句子在邏輯上是不可能的,一旦我們知道自己錯了,我們就再也不是錯的了,因為一旦弄清某個信念有誤之後,我們就不會再相信了,因此我們只能說「我錯了(I was wrong)」,這可稱為「海森堡錯誤不確定性原理」(Heisenberg Uncertainty Principle of Error):我們可以犯錯,也能夠發現錯誤,但不可能兩者同時進行。   錯誤盲點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要想像自己犯錯總是這麼困難,我們可以很輕易地把這歸諸於種種心理因素——驕傲自大、缺乏安全感等等——顯然這些都有關,但錯誤盲點提出了另外一個更為結構性的問題,很可能也相關,如果要察覺自己犯錯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我們找不出現眼前的錯誤,不管再怎麼仔細審視自己內心也找不著可能出錯的蛛絲馬跡,那麼我們自然會認定自己是對的。   同樣地,錯誤盲點說明了為何我們能接受世上人人都會犯錯,但自己犯錯時卻仍然感到錯愕不已。心理學家馬克.葛林(Marc Green)觀察道,從犯錯者的觀點來看,錯誤是「精神上的天災(a Mental Act of God)」,理論上我們雖然明白錯誤可能會發生,實際上自己犯的錯卻像龍捲風或雷擊一樣,令人猝不及防(結果就是,我們老是認為自己無須負責,畢竟就法律而言,沒人能為天災負起責任。)   我們不但對眼前的錯誤視而不見,奇怪的是,對於過去的錯誤也一樣記憶模糊。一般而言,我們要不是記不住錯誤、就是忘不了錯誤,要是老是忘記小錯,總是只想起重大錯誤也還說的通,但情況偏偏沒這麼簡單,每次看到德國作家歌德(Goethe)的名字,我就會想起大學時我第一次大聲唸成「勾特」(Go-eth),有個忍俊不住的大學教授好心地糾正了我(給犯過同樣錯誤的讀者參考,正確發音跟Bertha這個字的唸法很像,但H和R不發音),犯這種小錯誤情有可原,但我想我註定到臨死之前都會記得這件事。   拿這個例子跟佛洛伊德的經驗比較一下,他在《日常生活的精神病理學》(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一書中提到(此書本身就是關於犯錯),有次整理每個月的帳目時,佛洛伊德看見一個病人的名字,但卻怎樣也想不起來這個病人的就醫情形,即使紀錄上明明寫著,過去有好幾個禮拜他幾乎天天上門替她診治,而這才不過是六個月之前的事情,他回想了好久卻一無所獲,最後終於想起來了,他震驚於自己竟能如此「不可思議的健忘」,原來那位病人是個年輕女子,由父母帶來就診,主訴是持續胃痛,佛洛伊德診斷她得了歇斯底里症,幾個月後,這名女子死於胃癌。   總忘了犯下什麼錯,以及快速遞補的「正確感」   很難說究竟哪種情況比較奇怪:是把重大錯誤忘得一乾二淨,還是把瑣碎錯誤記得一清二楚?整體而言,我們遺忘錯誤的能力似乎遠比記住錯誤的能力強得多,在撰寫本書期間,每當有機會向人解釋本書主題時,總是會有人說:「妳應該訪問我才對,我老是在犯錯。」這種時候我就會請對方舉個例子,毫無例外地,對方總是會眉頭深鎖、陷入沈默,過了好一會兒才困惑地坦誠,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有位這樣自告奮勇的受訪者說:「好奇怪噢,我大約可以想到有好幾次自己慘叫道『喔不會吧,我真是錯得離譜,完蛋了好丟臉。』我甚至還記得自己因而失眠、食不下咽、成天緊張兮兮,但卻記不得自己究竟犯了什麼錯。」   發生這種狀況的部分原因,是由於本質上的資料庫設計缺陷,大部份人的腦子裡沒有一個叫做「我犯過的錯」這種類別,我有個好友,很早就知道我要寫這本書,在我動筆兩年後,來信說她忽然想起童年時期,自己成長過程中某件錯得離譜的事情,過去兩年之中,我這個朋友並不是忘了這件事情,但在她的腦海中,這件事情被歸在其他類別之下(這類事情可能算在「孤單的時候」 或是「生氣的時候」),到頭來,不論她怎麼為了我的書苦苦思索,她的記憶裡就是沒有半個關於錯誤的故事。   就像我們說不出「我錯了」,腦海中缺少「錯誤」這個類別不只是個案,而是眾人都會面臨的問題,我回顧了和錯誤相關的文獻,可以在此告訴你,首先這類文獻多如牛毛,再來是幾乎沒有一份歸在與「錯誤」相關的類別之下,反而散見於五花八門的學科底下:哲學、心理學、行為經濟學、法學、醫學、科技、神經科學、政治學、科學史,在此僅列舉幾個例子,我們生活中的錯誤也是如此,被我們歸類在眾多標題之下——「尷尬的時刻」、「獲取的教訓」、「過去的信仰」——卻很少直接了當地稱之為「錯誤」。   分類的問題只是眾多原因之一,過去犯下的錯誤之所以如此令人捉摸不定,另一個原因是(之後會有更詳細的討論),一旦明白現有的信念錯了,我們就得立刻找到另一個代替方案、一個能夠馬上成為真理的信念,有了這個全新的信念,舊有觀念很快就被拋到腦後,面目模糊、毫不相干,彷彿我們從來就不曾把它當一回事兒。   如此便宜行事地抹滅過去錯誤的做法也常見於社會上,醫學院不會教古希臘時代的體液理論,天文學教授不會要求學生計算五十五個同心圓的轉速,過去亞里斯多得認為宇宙由此組成;這種教學方法切合實際且富效率,不過卻也造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假設,認定現有的信念就是真理,強化了普羅大眾認定自己正確無誤的感受。   有錯誤盲點、錯誤健忘症、錯誤類別缺乏症,大家還很常翻臉不認舊時錯,怪不得我們很難接受錯誤是人類的一部分,因為我們不想經歷也不願記住錯誤,沒把錯誤看成自己的一部分,錯誤總像是由局外闖入,是與我們不相干的身外之物,偏偏事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說到底錯誤終究是我們自己的事。   不過找出了這個惹事生非的腦內戲法後,我們應該感到安慰,畢竟人類心靈的神奇之處在於,我們的腦子不只能夠反映當下的真實世界,還能夠看到這個世界的另一面:過去的記憶,憧憬或擔憂的未來,想像中的他處或他人,「看見世界的不實之處」差不多就等同於犯錯,但同時卻也是想像力的精髓所在,充滿新發明和希望,由此可見,錯誤有時候能孕育出甜美的果實,而不總是我們聯想到的失敗和屈辱。錯誤確實代表了疏離的時刻,我們彷彿不認識自己了,也跟之前深信不疑的世界產生隔閡,但這又何妨呢?「疏離」表示一切都變得陌生,能夠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一切——包括我們自己——未嘗不是一個新契機。   要想藉由錯誤用全新的眼光看事情,首先我們就得用不同的態度看待錯誤,這就是本書的宗旨:培養對錯誤的親密感受,增加討論錯誤的用語,拓展檢討錯誤的興趣,同時對常受到冷落忽略的犯錯經驗多加著墨。我這麼做的原因很實際,犯錯很可能會釀成大禍,損耗我們的時間與金錢,打擊我們的自信心,破壞他人對我們的信心與尊重;犯錯很可能讓我們得送急診,淪落狗屋,甚至得一輩子接受心理治療;犯錯既傷人又侮辱人,事態嚴重的話更會波及他人,簡言之,能避免就該盡量避免,想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得弄清楚我們為什麼會犯錯。   接下來要說的事   話說至此,各位應該已經很清楚了,本書並非針對慣性錯誤所寫的勵志指南——《不出錯的人生》或是《三十天內變身正確達人》;相反地,本書比較像是為錯誤的存在辯護,而不是要指著錯誤的鼻子罵,我很重視奧古斯丁曾說過的一句話,錯誤是人類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在書中也會深入分析背後的道理。   第一部份會追溯歷史上人類對錯誤的看法,以及兩種對立模式的誕生,這些模式也反映了人類對自己、對宇宙的看法;第二部份探討人類出錯的種種原因,從感覺、高階認知過程,到社會習俗等;第三部份先談人類為何會犯錯,再講到人類犯錯時的感受,同時也會勾勒出犯錯的情感曲線,從發現自己誤入歧途開始,到世界觀、人際關係都因此而改變為止,其中最重要的是自我的改變。   討論完錯誤起源和犯錯經驗之後,本書最後一部分談的是如何避免錯誤帶來的傷害,以及犯錯時意想不到的樂趣,在此我探討了接納只要是人都不免出錯這一項事實的優點,不但能降低犯錯的可能性,也能幫助我們思考靈活,待人處事更加圓融,進而建立更自由公平的社會,在最後一章中,我鼓勵大家把錯誤看作一份大禮─蘊藏無可取代的豐富資源,包含幽默、藝術、啟發、個性、變革,本書用正確的樂趣開場,不過會以更複雜、更有趣也更具啟示意義的犯錯的樂趣結尾。

作者資料

凱薩琳.舒茲(Kathryn Schulz)

記者與作家。她曾為《紐約雜誌》撰寫書評,作品並散見於《紐約時報雜誌》、《滾石》、《外交政策》、《國家》、《波士頓環球報》,以及《紐約時報》著名的部落格「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2015年,舒茲加入知名的《紐約客》雜誌擔任社內撰稿人。

基本資料

作者:凱薩琳.舒茲(Kathryn Schulz) 譯者:趙睿音 出版社:大寫出版 書系:Catch-On 出版日期:2016-01-28 ISBN:9789865695323 城邦書號:A1140079 規格:平裝 / 單色 / 480頁 / 16cm×22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