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社會科學 > 其他
衝動效應:衝動社會的誘人商機與潛藏危機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2015年美國筆會文學獎入圍作品 ◆《紐約時報》、《金融時報》、《富比士》、《今日心理》熱烈報導 衝動,不再只是個人的事, 首部橫跨腦科學、心理學、社會學分析的經濟新經典, 以全新眼光洞悉人心、人性, 扭轉失靈的經濟力、社會力與政治力! 以我為先的衝動型社會是怎麼形成的?療癒式的消費主義又是怎麼興起?做自己、擁有自己想要的,有什麼不對? 我們以為自己活在一個自由意志的社會,但事實正好相反,我們都被自己和眾人的衝動給綁架了。現代市場非常善於滿足我們的衝動,使我們忽略了一個事實:我們想要的,不一定是我們需要的。當衝動不再只是個人的事,而成為消費選擇、企業經營與政府政策的驅動力,我們的欲望會把我們帶到哪裡去? 每個人都無法置身事外的衝動效應 貧富差距拉大:生產力提升,但整體經濟分配已把勞工排除在外 能買就是幸福:上班族薪資水準下滑,消費能力反而持續上升 集體一起孤獨:愈即時溝通卻愈孤獨,焦慮症與憂鬱症者史上最多 療癒商機爆發:自我更擴張卻更脆弱,創造瞬間快樂的能力成為企業獲利主力 工作機會消失:企業以利潤為王,無領取代藍領,新下層社會階級產生 大腦認知危機:研究認知偏誤成了新顯學,行銷關鍵在心理層面 自戀主義文化:以我為尊的世代,對整合不同意見或關心他人利益,感到既耗費心力又冒險,這些欠缺效率的事他們根本不想做 小就是大:激化對立、鎖定微目標,政治人物反而更容易擄獲人心 不合作主義:政黨之間不合作,全力阻撓對方,就可確保下次選舉勝出 政治化新聞成主流:觀眾已習慣義憤填膺,媒體也樂於發揮創意,讓民眾激情不斷加溫 人之初,性短視?! 效率是文明進展的動力,但我們一切力求以最低成本達到最大產出的信念,此刻,正在摧毀我們的社會。在效率大旗下,追求公平正義、尋求共識、培訓員工、謀求全民福祉等耗時費力又花費資源的長遠價值,一一成為衝動型社會下必須削減的成本負擔! 在我們把一切交給靈魂的野性之前,本書來得正是時候,幫助我們用全新思考,解讀並解除種種衝動效應,這場仗,我們一定要打贏。 【強力推薦】 陳冲(總統府資政) 南方朔(作家、詩人及評論家) 墨菲(Cullen Murphy)(《浮華世界》主筆) 寇伯特(Elizabeth Kolbert)(《第六次大滅絕》作者) 索塔斯(Evan Soltas)(「彭博觀點」經濟專欄作家)

目錄

推薦序 如何選擇巧克力? 陳冲 社會文化史的經濟新經典! 南方朔 前言 我們到底怎麼了? 第一部 以我為先的社會 第一章 愈多愈好 另一種生產力 以最少投入,取得最大回報 新商品賣點,賦予個人力量 自動過時機制的驚人力量 如何解決公共財與私有財的失衡 藉消費找自我,能買就是幸福? 自我實現,不只是個人的事 第二章 欠缺信心 效率革命 為股東創造最高價值的企業 一次又一次的削減成本 貧富差距拉大 欠缺安全感的富裕 物美價廉沖淡憤怒 透過消費,獲得身分定位 第三章 權力使人腐化 信用卡讓大腦變糊塗 不知節制,也更沒有耐心 大腦中的戰爭 短視到荒謬的地步 社會控制失效,世界靠衝動運轉 人腦認知偏誤,成了業者獲利來源 第四章 不勞而獲 信用消費與政府舉債皆快速膨脹 政府也開始短視近利 市場修正機制失效 冥頑不靈的金融玩家 第二部 鏡中裂痕 第五章 一人當家 紅藍板塊涇渭分明 社會凝聚力式微 自我位居一切中心 物以類聚易趨極端 數位互動帶來焦慮 自戀的文化 渴望被人看見 無助於就業增長的創新 勞工分享不到成長果實 第六章 勞工難為 自動化的新境界 效率遭到誤用 工作機會消失 員工訓練減少 勞動生產力不升反降 失業與低薪的惡性循環 無領階級入侵 第七章 禍福與共 衝動型社會的縮影 制度設計鼓勵民眾做錯誤決定 既得利益者的自保心態 偏頗的利己心態 否認死亡的存在 第八章 無止境的戰爭 倚賴資金挹注 媒體推波助瀾 左、右鴻溝加大 選戰如同行銷戰 微目標鎖定 只求快速回報 資金需求的陰影 金融界的政治投資 盲目信仰自由市場 固守極端而無作為 第三部 我們的社會 第九章 騰出空間 我們有其他選擇 愈多仍然愈好⋯⋯ 對吧? 新的衡量方式 政府握有許多工具 善待勞工 終結品牌政治 在地意識

序跋

【前言】我們到底怎麼了?
  從西雅圖往東約半小時的車程,這裡除了有微軟、亞馬遜和其他舉足輕重的科技公司總部,車子再往裡頭開,經過幾條曲折的鄉間小路之後,就可來到「重獲新生」(reSTART),這是美國第一所專為戒斷科技癮的康復中心。這所中心的病患大多正在努力戒除線上遊戲癮,他們因為太過沉迷線上遊戲,把自己的事業、人際關係與未來全搞砸了。   對外界的人來說,染上這種癮簡直難以理解。但當你聽完幾位病患的故事後,你大概就能明白他們的狀況,並開始對這種成癮問題感到憂心。   二十九歲的沃克坐在康復中心的大廳,跟我說起他沉迷電玩「魔獸世界」的往事。這款線上遊戲極受歡迎,玩家們可在其中化身為中古世紀的龐克戰士。   過去四年來,沃克的現實生活一團糟,但他在線上遊戲的世界,卻擁有近乎完美的身分地位,那是個類似黑手黨老大與搖滾巨星的綜合體,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與地位。「我可以為所欲為,橫行無阻,」談起自己在虛擬世界裡的酷炫身分,此刻的沃克仍是難掩驕傲的神情,但如今他多少已明白當中的諷刺之處,他帶點自嘲的語氣對我說,「那個世界也是我的避風港。」   長時間化身線上超級英雄,是要付出代價的,不只是把身體搞壞、工作搞砸、把錢花光,或與世隔絕到幾乎無法與人面對面交談,還有其他更嚴重的負面效應。   已有研究顯示,長時間沉迷線上遊戲,會改變一個人的大腦結構,進而影響他做決定與自我控制的能力,就跟染上毒品和酒精成癮者的情況沒兩樣。   網路成癮者的情緒發展,也會變遲緩或出現偏差,他們滿足需求的本我往往大於道德的超我,如網路成癮專家、「重獲新生」創辦人凱許(Hilarie Cash)告訴我的,「我們最後會反過來被自己的衝動所控制。」   電玩公司設計各種機制,讓玩家能在線上玩得更久,因為玩家在線上愈久,業者愈有利可圖,於是程式設計師發展出繁複的資料回饋系統,誘使玩家走上永無止境的升級之路。   電玩業者對營收的強烈渴求,加上玩家永無止境的自我展現渴望,共同營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恆動經濟機制。沃克在進入戒癮中心之前,不曾拒絕任何升級機會,他總是欣然接受,快樂的被內在衝動給奴役,即使線上遊戲已漸吸乾他真實生活的所有力量。   對不玩虛擬戰爭遊戲的人來說,沃克的遭遇,看起來似乎與我們無關。但事實上,這些發生在數位世界裡的故事,其核心問題跟後工業社會的每位人息息相關,那就是當政治與經濟環境變成幾乎有求必應,總是能夠提供我們想要的一切,我們該如何自處,我們是否能控制內在的慾望?   但問題絕不只是過度放縱這麼簡單。由於不斷追求滿足自己、全面表達自我的企圖,已發展得太深、太遠,早已徹底改變我們日常生活的基本架構。不論是飲食與社交、婚姻與養兒育女,還是政治,這個自我中心文化的常態與期待,使我們愈來愈難以展現文明有禮的行為。   我們愈來愈不願意做出或兌現長遠承諾,也更難以接納包容跟我們沒有直接關聯或即刻關聯的人與理念。同理心愈來愈薄弱,也不再深信眾人擁有共同利益,而這原本是民主政治的精髓。   拉許在1978年出版的經典之作《自戀主義文化》(The Culture of Narcissism)中指出,「個人主義的邏輯」已將日常生活轉變為殘酷的社會競爭,這種競爭使得原本充滿意義或喜悅的生活,失去了生趣。現代人以自我為中心且十足自戀的心態,已盤根錯結的融入主流文化,密不可分。他們也根本沒料到,自私自利的個人反應,已然成為整個社會的自然反應。   政府、媒體、學術界,尤其是商業界,也走上同樣的自利之路。不論公部門或私部門,也不論規模大小,這個社會已經變成不顧後果,只想現在得到一切。我們正朝向衝動型社會不斷前進。   這個現象並非僅限於反覆無常的消費文化。在個人追求快速回報的強大趨勢推波助瀾下,整個社經制度也開始發生轉變。集體行動與個人承諾的傳統正在消失。我們的經濟再也無法創造目光長遠且利益全民的繁榮,更糟的是它正陷入暴衝與崩毀的密集循環之中。   我們的政治迴避工程浩大的長期議題,包括教育改革或防止下一次經濟崩潰的財政改革。更糟的是,儘管失效的經濟模式導致貧富差距不斷擴張,我們仍執意這麼做,而這股挫折感引發的民怨,現在正在癱瘓我們的政治。   我們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境地?過去那個謹慎、團結與放眼未來的社會,是怎麼變成現在這個衝動、自我中心且短視近利的社會?而這些變化對於我們個人與整個民族,在未來數年與數十年的影響是什麼?這些問題就是本書要探討的主題。   諷刺的是,衝動型社會如此強調享樂與滿足,但真正的最大產物似乎是焦慮。我們看到,導致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的經濟制度,以及短視近利、被收買而無作為的政治制度,為社會帶來愈來愈大的風險,全速追求短期個人利益的文化,遲早會釀出大禍。   但我們其實有其他選擇。本書並不是質疑效率,效率代表善用科技與方法,把錢花在刀口上,效率是文明進展的動力。我們要批判的是,不顧一切以最低成本獲得最大產出的最高指導原則,被當代政治與商業界奉為圭臬。這個信條對建立起現代社會的繁榮居功厥偉,但此刻,正在摧毀這個社會。

內文試閱

  蘋果真正賣的是什麼?   星期五傍晚時分,我坐在西雅圖北部一家蘋果專賣店內,身旁還坐了幾個中年人。我們這些剛買了iPhone的消費者,一同參加產品使用說明。以往,我們習慣在星期五傍晚到酒吧喝酒,紓解一週壓力,但現在,購買個人科技產品也變成一種休閒活動,這家蘋果專賣店正擠滿了人。   我們的指導員奇普是個二十多歲的纖瘦青年,他戴著一副時髦的眼鏡,剛教完我們如何使用Siri。Siri被歸類為「人性化生產力應用程式」,換句話說,這種軟體可幫助我們以更少時間做更多事,提高我們的效率。   老實說,Siri真的帶給我發自內心的快樂,我要她設定五分鐘的計時鬧鈴,她真的照辦了;兒子參加越野跑步練習,我要Siri告訴他,我會晚點去接他,她真的一字不差的傳了一封簡訊給他。我簡直樂壞了。   但我真的看不出這些新工具如何提高我的生產力,事實上,我很確信我的生產力因此降低了。   這些功能讓我很開心,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快樂,當下在我體內流竄的神經化學物質,在很久以前,曾幫助我們的祖先以最快速省力的方法,找到食物、遮蔽處所與性伴侶。   這種心理與生理上的化學衝動,才是蘋果公司真正的產品。   不只是蘋果,Google、微軟、臉書等公司真正賣的,其實是另一種生產力:以最少的精力,創造最大瞬間快樂的能力。   這跟一般經濟學家說的生產力完全不同,但蘋果公司這家擁有極高市場價值與品牌知名度的企業,藉由將自己定位在「以我為中心」經濟的正中心而獲得空前成功。   蘋果的成功,再加上個人科技產業的快速成長,全球每年花費上兆美元,購買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這一切都說明了這種新型態的生產力,在更深的層面上,和其他生產力同樣重要。   我們不僅願意花很多錢在這些產品上,同時以狩獵採集者的高度警覺與專注力,只要這些產品一上市,我們就不假思索的設法盡快取得,一如我們的先人,一有機會就會設法取得最新的武器或工具。這種無所不用其極,不斷追求更高效率與生產力的反射性反應,正是衝動型社會的精髓,也是我們討論的起點。   給他權力,他就會要更多   通用汽車總裁史隆(Alfred Sloan)發現,大量生產消費性商品的成功關鍵,不在於技術層面,而是心理層面:讓消費者快樂的花用剛賺進的薪水。   史隆的心理策略分兩階段進行。首先,通用提供一種創新的服務:以自家銀行提供低利消費性貸款。這個策略不僅讓顧客有能力提早買車,不需要等到存夠錢,而且能買更多輛車。   通用推出多樣選擇,從平價的雪佛蘭,到最高檔的凱迪拉克。然後,讓買家藉由購買更高階的車款,提高自己的社經地位。史隆提供給顧客的力量,不只讓他們移動身體,還移動了社會地位。   此外,史隆提供顧客一種方法,可以永無止境的提升地位。通用推出所謂的「年度改款」,也就是各款車每年都會做些小改變。目的在於提供心理報酬,擁有市面上最新的車款、更強的馬力或是某些聰明或便利的新裝置,這些都會帶給車主興奮感。   就某方面來說,史隆提供一種新的個人生產力,一種來自心理或渴望的生產力,人們的努力付出遠不如以往,便可獲得自己想要的情緒狀態。   史隆說,「我們每年會竭盡所能生產最好的車,來滿足顧客。然後在次年推出另一款車,讓他對已經擁有的那輛車感到不滿。」這個聰明的策略很快就創造出驚人的成果,通用一躍成為美國最大的公司,而連結心理胃納與產業胃納、連結自我與市場的「自動過時」機制,也開始成為新的經濟典範。   療癒式消費主義興起   我們之所以消費,不只是為了獲取新奇的物品或地位,還想要療癒受損的自尊心,撫慰平淡無味的婚姻帶來的失落感,或是逃避工作帶來的挫折感、令人厭煩窒息的單調無聊生活,以及年老體衰帶來的失落。   林德(Robert Lynd)是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教授,同時也是消費文化評論的先驅。他觀察到,消費性商品的行銷與消費行為,幾乎和醫藥治療沒兩樣:都可以幫助我們因應各種情緒或社交問題,進行自我「調整」。   林德與其他學者對於這種新興的療癒式消費主義,感到憂心。然而,成功就是王道。消費性商品的每個產品週期與改款,都賦予個人力量,不僅主宰外在物質世界,還包括內在心靈世界。   在這種個人力量崛起之前,還有一項因素不容忽略,人們完全受制於市場,不只是商品市場,還有支撐我們消費力的薪資市場,這使得我們落入任人擺布的境地。   不斷追尋自我可能是件非常累人、充滿壓力,甚至會引發罪惡感。也有人擔心,人們對自我的追求正將過度消費行為常態化,我們已經進入《紐約郵報》社論作家薛南(William Shannon)所謂的「鄙夫時代」。不論我們爬得多高、消費力有多強,或把自己重新定義成多麼崇高偉大的人,我們始終有個揮之不去的煩惱,那就是永遠有另一級階梯等著我們爬上去。   我們究竟想要什麼樣的世界?密西根大學政治學教授英格哈特(Ronald Inglehart)指出,隨著經濟不斷成長,以及物質取向的上一輩逐漸凋零,整個社會就會慢慢向後物質主義價值觀靠攏。在二十世紀尾聲出現「翻轉」,後物質主義追隨者超越唯物主義者,所有的社會將出現調整,致力於協助個人充分發揮最大潛能。   英格哈特的主張,隱含一些風險。最顯然的問題是,若社會需要仰賴持續繁榮才能不斷進展,那麼當繁榮成長開始趨緩、甚至停滯時,會怎麼樣?我們會下降到較低的層次嗎?是否會導致「偏離社會的利己主義」?   政治也變成了品牌   隨著一次次的選舉,政治界變得愈來愈花錢、依賴科技,而且向現實看齊。   對許多政治人物而言,政治參與不再意味努力取得共識、妥協,或是為廣大民眾的利益而努力。相反的,他們利用政黨的精心包裝與分裂性語言,建立起自己的身分定位。   與消費經濟一樣,政治制度與文化也變得短視近利。達成短期政治目標的手法愈來愈有效率,例如選舉募款,或是經過民意調查、可激出基本盤的十五秒節錄式政治言論,但透過政治交涉解決複雜、長期性問題的能力,卻逐漸降低。   我們可以像籌劃軍事行動和股票上市一樣,精熟的部署具攻擊性的競選活動;也可以組織綿密且祕密的贊助人網絡,鞏固某些政治精英的短期利益,但在面對政治制度裡一直存在且威脅長久繁榮的複雜問題時(例如失業問題、破產的醫療制度、日益殘破的基礎建設,或是注定要崩潰的自殺式金融市場),我們就喪失了行動的能力或意願。   衝動型社會最大的悲劇在於:能幫助我們重新導正短視且自我中心社會的機制,本身也慘遭短視利己的習性毒害,而不知從何下手。   促使我們區隔政治立場的,不只是我們自身的衝動,還有市場日益能夠有效滿足這些衝動的能力。以媒體為例,新聞頻道會使出渾身解數,迎合並激化分崩離析的政治文化,因為他們可以藉由民眾的分裂立場,大撈一筆。   政治立場鮮明的新聞,正是區分觀眾、並從中獲利的有效方法。福斯新聞頻道率先製播具有意識形態取向的新聞,結果吸引了大批觀念保守的觀眾,狠狠撈了一筆。福斯運用的是媒體專家傅隆(David Frum)提出的一種簡單的雙重策略:「激化觀眾的憤慨情緒(使他們想繼續看下去),同時煽動觀眾不信任其訊息來源(使他們不會轉台)。」   政治化的新聞逐漸成為主流,因為隨著電視台不斷發揮創意激化情緒,觀眾已經很習慣有「義憤填膺」的感覺。這種情緖很可能只是一時激發出來的。一般選民的立場,可能並不像政治人物、專家和媒體觀察者認為的那麼極端。激動的發言與節錄式政治言論,可能無法真正反映,大多數人對政治議題的看法。然而,人們的效率取向也發揮了重要的功能:對許多人而言,擁抱激烈的言論,總比自己動腦筋思考各個政治議題來得輕鬆,而且可以得到情緒的宣洩。   政治也變成了品牌,消費經濟發展初期,行銷人員發現,消費者喜歡「知名品牌」,因為這樣我們就不必在每次購物時,為了如何在互相衝突的產品訴求間做選擇,大傷腦筋。同理,在衝動型社會裡,原本相當複雜的政治概念,例如「保守派」與「自由派」,被化約成簡單但強而有力的品牌。對選民而言,這些品牌可以幫助我們,在道德與情緒層面更加篤定的情況下,輕鬆快速地處理艱澀的政治問題:我們是正義的一方,對方是邪惡的一方。對政治團體與媒體而言,品牌提供一個極有效的工具,幫助他們收割選民的情緒,並轉化為選票或收視率。政治與行銷從此密不可分。   政黨操作政治的手法,和面面俱到的公關公司一樣圓滑。選民則受到鼓勵,把政治視為自我表現、創造身份定位與宣洩情緒的另一個舞台。   自我追蹤與上鏡文化   MIT社會學者透克(Sherry Turkle),研究數位互動已有數十年。她認為我們因為隨時可與他人聯繫,往往使我們變得過度溝通,導致任何一點小空檔,都讓我們有孤獨或被遺棄的感覺。   透克在著作《孤單在一起》(Alone Together)中,描述了一個時間範圍崩毀的社交世界。學生每天、甚至每小時傳簡訊給朋友,告訴對方各種小事,若沒有立刻獲得回應,就會感到焦慮;朋友會因為貼文沒有立刻被「按讚」而決裂;家長會因為孩子沒有立刻回覆簡訊而報警——在無限度的數位聯繫出現之前,人們從來不會有這些驚慌的反應。   現代社會因為不斷提升的效率,反而變得愈來愈缺乏安全感。   不論何種關係(情侶、家人、同事),數位科技的本質,使我們的情緒永遠處於懸而未決的狀態。基於隨興、簡短的數位溝通特性,我們與人交談的每句話,都只涵蓋片段的思緒與情緒。因此,我們必須進行更多對話,才能完整表達自己的想法與感受。   簡言之,我們總是等著想知道,接下來會聽到什麼。這種情況會形成一種溝通模式,以及一種新人際互動方式,過去的內在歷程,我們會先把思緒和情緒整理好,才表達出來,但現在變成了一種叨叨絮絮的外在、公開過程。   在此同時,「現代社會沒有培養出,個人獨處與獨自整理情緒的能力。」或許正因為衝動型社會極力強調獨立與個人自由,我們反而逐漸喪失獨處的能力。在這種文化驅使下,我們過度膨脹、但其實脆弱且不安的自我形象與自我感覺。   社會歷史學家拉許將這種空虛的個人主義,診斷為文化引發的自戀。隨著工業化將我們從生產者轉變為消費者,我們喪失了促成個體擁有自信、安全感與「內在方向」的多項技能、勝任感與自立感。   由於欠缺這種充滿自信的內在生活,我們只好轉向外界尋求替代品。我們愈來愈渴望得到同儕的肯定,我們尋求專家的意見,喜歡聽名人的成功軼事,追求地位與新鮮感帶來的即刻樂趣。同時,無可避免的,極度敏感的消費文化一看到機會和無效率,就創造出許多方法,讓我們暫時滿足這些欲望,並且把我們伺候得服服貼貼的,使我們對這些外在補給上癮。我們的內在與外在生活合而為一,最後形成「自戀文化」。   隨著個人科技的迅速興起,自戀人格找到一個更平價且極度有效的方法,向全世界(和自己)展現一個膨風的自我形象。自我追蹤運動的興起(張貼所有大小事,從卡路里攝取量、當下心情,到職場心情),助長了聚焦自我的傾向。科技批評家莫羅佐夫(Evgeny Morozov)把自我追蹤者稱為「資訊戀」。   當然,無所不拍以及讓別人看見自己所做的每件事,這種風潮助長了人們想成為名人的自戀渴望。「我們拍攝所有的一切,」喬治亞大學心理系主任坎貝爾說,「人們會拍下自己聽演唱會的影片,而這段影片就成了他們參加那場演唱會的體驗。重點不在於『體驗當下』,而是『讓別人知道你在那裡』。」   被人看見的確逐漸成為個人與社交進展的必備條件。我們的成功取決於,多少人看見了我們展現的自我,不論是透過我們放上YouTube或臉書的自我推銷內容,還是上真人實境秀節目。入鏡」文化是人們追求個人化的合理發展,也是衝動型社會的即時記錄。電視台喜歡真人實境秀,因為這種節目的製作成本非常低:電視台幾乎不需要付酬勞給上節目的人,新的影片製作技術,可讓電視台把數百小時的影像,快速剪輯出最戲劇性的片段。商業模式的效率再次把市場推向自我,同時把自我推進市場。   衝動型社會最大的敗筆:人們再也無法體會,創造一個堅毅獨立的自我,需要付出什麼樣的努力。   (摘自第二章與第五章)        

延伸內容

如何選擇巧克力?
◎文/陳冲(總統府資政、東吳法商學院講座教授)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米歇爾(Walter Mischel)在著作《忍耐力》一書中提到一項實驗:研究人員拿大小不同的巧克力給一群學齡前兒童,提示選小的現在就可以吃;選大的則要等十分鐘才可以享用。問小朋友哪一種選擇比較聰明有利?這些兒童贊成等十分鐘比較划算,但問到如果馬上就要選擇,小朋友卻選現在就吃。   由此看來,既使是稚童在理性上也會判斷優劣,但在即時選擇時,就未必會依理性決定了。當然我們不能就此斷言,「人之初,性短視」,但也看出人性中不乏理智一時無法克服屬於短視、衝動的特質。   上述這種特質,也許可以解釋本書作者羅伯茲提出的質疑:「我們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境地?過去那個謹慎、團結與放眼未來的社會,是怎麼變成現在這個衝動、以自我為中心且短視近利的社會?」誠如作者所指出,人類,尤其是現代人,常分不清「想要」與「需要」,結果眼前激情「想要」的滿足,反而影響甚至犧牲了長期實質的「需要」。   在這種「衝動型社會」(The Impulse Society)下,我們會發現企業的獎酬制度只連結短期績效,而忽略長期的風險控管以及制度規劃;我們也看到政治機器因偏激及民粹可以廉價取得選票的鼓舞,而罔顧國家社會全方位的利益 。   羅伯茲看到問題,也鼓吹社會成員反璞歸真,叛離「衝動型社會」,與目前自動運作的社經效率機器保持距離,字裡行間,顯示他當然也意識到其中的困難。無獨有偶,撇開作者所處的美國,看看能源缺乏的台灣,因為政治機器的運作,挑起民眾對低價能源的沉迷。從而主張凍漲、降價的政客竟能收割民眾短期歡喜的果實,而嘗試將價格合理化配合長遠節能減碳的人士,卻飽受油電雙漲的抨擊。   2015年9 月1日國內某醫院開辦「質子治療門診」,媒體報導中提到治癌效果有如「深水炸彈」,也引發心急病患「想要」而不顧是否真正「需要」的爭議,此時如閱讀本書第七章應可有所領悟,甚至對健保制度會有不同的構想。   本書問世時,相信2016年選舉已展開序幕,這時翻讀本書第八章,應也可洞悉政客主張分裂、「我們」對抗「他們」的選舉手法,更能清楚了解手中選票的抉擇。   總之,本書來得正是時候,如因此改變各社群成員的想法,想通如何選擇巧克力,也是功德一件。
社會文化史的經濟新經典!
◎文/南方朔(作家、詩人及評論家)   近年來,經濟學界及經濟評論界已有了微妙的改變。那就是自從2008年金融海嘯後,以及接著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已使人們對於資本主義,特別是銀行金融部門展開了批判性思考,人們已承認,資本主義體系和當今的總體經濟學已出了嚴重的問題,於是批判性的經濟著作開始大增。   另外,自從2013年8月法國經濟史學者皮凱提(ThomasPiketty)出版《21世紀資本論》後,整體氣氛已變,並出現了兩個新名詞,一個是「BC」,它的意思是Before Capitalism,是指「《21世紀資本論》出版前」,經濟學術界仍在資本主義的既定框架內討論問題;而「AP」則是After Piketty,是指「皮凱提之後」,說的是後來的人已更能從整體的角度來看經濟問題,意味人們已了解到,現在的經濟問題是人類總體文明出了問題,包括道德、政治、社會,甚至人性、制度等都出了問題。邱吉爾曾說過:「資本主義是人類經濟管理最壞的制度,除非人類能窮盡其他的方法。」意味著資本主義體系已需要重新反省。   因此,這本由美國資深評論家羅伯茲所寫的《衝動效應:衝動型社會的誘人商機與潛藏危機》,可說是部典型的AP著作。它簡直可說是部新的經濟文化史,我一讀之後就愛不釋手,並對作者廣博的知識佩服至極。作者對經濟相關的社會學、道德學,甚或哲學心理學,以及近代高度發展的腦神經學及政治制度學,都有深刻的反省。因此本書是本相當宏觀的著作,足以使人茅塞頓開,不過本書也因為它的視野寬廣、知識淵博,所以也是部具有一定難度的著作。當人們在閱讀本書時,可能需要更多思考力。   首先開宗明義,我們需要對書中提到的「衝動型社會」加以推敲琢磨。到底什麼是「衝動型社會」?近代腦神經學早已發現,人類在面對問題及思考問題時,其實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智模式在互相競爭。人腦的某個部位負責高層次的認知活動,尤其是前額葉皮質區,所謂的深思熟慮就是由這一區決定,它是較晚演化而來的腦部結構。而另一種心智歷程,則發生在較早演化出來的大腦邊緣系統,也就是所謂的「蜥蜴腦」,它掌管人類對危險與性的本能反應,普林斯頓大學的專家曾經證明,蜥蜴腦只管現在與立即,它是沒有未來這個向度的。   羅伯茲從腦神經學借用這種概念,做為本書的主軸。「衝動」(Impulse)指的是人類面對各種選擇的刺激所產生的立即短期反應,它不是深思熟慮,不去考慮未來,取得立即而眼下的滿足已成了人類第一目標;至於所謂的長遠需求、多重的價值、人與人的相互義務、人類各種體系的永續性,全部都不在顧慮之內。立即而短期的滿足,在人類的發展史上,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占有如此的優先順序,羅伯茲就以這種本能觀點,來批評當今的經濟問題,如勞資關係、金融服務、財稅政策、信用膨脹、貧富不均等。這一本非常到位的經濟文化評論著作。   除了即時而短視的「衝動」概念外,在這本書裡,另一個非常重要的核心概念是「自戀主義文化」。要分析這個概念需要先了解1978年由美國當代首席社會理論家及歷史學家拉希(Christopher Lasch)所著的現代經典《自戀主義文化》(The Culture of Narcissism )。   對近代美國文化思想史有所了解的,都當知道1960至1970年代乃是美國「新個人主義」和「生活世界解放」的年代。當時的思想家如馬庫色(Herbert Marcuse)等人,都認為未來的社會革命目標將是「真實的個人之出現」,這種個人的崛起,將會瓦解國家及政治社會的威權,尤其是意識及潛意識的解放,更可促使人類心理的再革命。這是「左派佛洛依德」崛起的時刻,它對瓦解舊秩序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但人們也知道,一個舊秩序瓦解,乃是社會上各種既有勢力開始角逐的時刻。1960、1970年代的「新個人主義」卻是替資本主義階層開啟了進軍社會的新大門,生活世界的解放促成了性解放、性放縱和性歡樂文化;政治的解放則使得經濟上的自由放任主義有了反敗為勝的機會。結果是人的解放,反而促成了商業化的自我放縱和自戀文化的興起,戰後美國的克勤克儉、勞資平等、社會的義務感反而消退。拉希在他的《自戀主義文化》一書中指出,將「自我」扭曲為「自戀」,使得人們的價值與關心日益窄化,反而疏離更深。「自戀」是自私自利的最高形式!   拉許的《自戀主義文化》出版後,造成思想學術界極大的震撼,並直接影響到一、兩代的學術精英,本書作者羅伯茲顯然就受到拉許的啟發,因此他的這本書一出版,評論家即認為它必將像《自戀主義文化》一樣造成轟動,我曾經拜讀過《自戀主義文化》,並深為歎服,我認為本書如果有第二個書名,它應是「自戀主義的經濟」!   因此,現在已是AP時刻,人們對經濟的思考已需放大視野,不能在既有的條框內去討論。本書就是一個代表。作者對當今各種經濟怪現狀都提出了批判後,話鋒一轉,就回到古典經濟學的最高前提,經濟的終極目的,是在追求亞當斯密(Adam Smith)說的「整個社會的安穩」,國家必須被重新打造為「國家社群」,進行社群主義的大改革。由他的敘述脈絡,我們已可看出他的立場乃是「社群主義派」。只有透過社群永續的核心價值重建,經濟也隨之改變,本能型的衝動和自戀主義之弊,才可能跟著改變!   當代學者和評論家在這個AP時刻,正在對問題叢生的經濟沉痾展開新的不同思考。這本書充滿了微言大義的智慧,我們千萬不要錯過了!

作者資料

保羅.羅伯茲(Paul Roberts)

資深記者暨社經問題評論家,對於經濟人文和當代社會的關係有深刻的觀察,文章常刊載於《華盛頓郵報》、《新聞週刊》、《洛杉磯時報》、《衛報》等媒體,著有暢銷書《石油恐慌》(The End of Oil)、《食品恐慌》(The End of Food),作品曾入選美國國家雜誌獎和紐約公共圖書館海倫伯恩斯坦圖書獎(Helen Bernstein Book Award)。

基本資料

作者:保羅.羅伯茲(Paul Roberts) 譯者:廖建容 出版社:天下文化 書系:社會人文 出版日期:2015-10-29 ISBN:9789863208570 城邦書號:A150067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