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對的人:找回自己,才能找到親愛的你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對的人:找回自己,才能找到親愛的你

  • 作者:御姊愛(MissAnita)
  • 出版社:寫樂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4-27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9折 252元
  • 書虫VIP價:23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6元

內容簡介

御姊愛繼《只是不想將就在一起》後, 再掀兩性話題:對的人,究竟在哪裡? 「找回對的自己,才有機會遇見對的人 唯有繼續勇敢愛,世界才能因而轉動」 面對愛情,我們都不是先知,誰也說不出這段關係的預言。 究竟,你是不是我生命裡那個對的人? 到底,我們能不能繼續愛下去? ◎散文篇1 能不能繼續愛下去? 面對愛情,我們都不是先知,誰也說不出這段關係的預言。 究竟你,是不是我生命裡那個對的人? ◎迷你小說 時差  為了愛,他想追贏時空落差挽回一切; 為了愛,他獨自被遺留在靜止的時空溝隙。 唯有願意繼續勇敢愛,世界才能因而轉動。 ◎散文篇2 大叔與人妻才懂的事 到如今,哪個人沒有一段塵封的故事? 當年用力愛,如今不敢隨便愛…… 你不是變得懦弱,而是,對自己誠實了。 ◎微小說 對的人 從天堂跌落地獄只要一秒,在人生最低谷, 一場長假與遠行,引領她找到對的自己,遇見對的人。 這才發現,原來那些生命中的黑暗, 都是上天滿滿的祝福。 「為了尋找對的人,我們不斷遠走。 直到愛過、痛過,才發現找回對的自己, 才有機會遇見那個——對的人。」 【廣大讀者真誠淚推】 「〈對的人〉這篇微小說像部公路電影,描述在遇見挫折之後的旅途中,找回那個心中遺缺的角落。近乎偏執的『人造美』缺少溫度,唯有透過傷口的不完美,才能帶領主角(我們)找到心的完美。」 ——Warren 「作者重新定義了『完美』。一張『完美』的照片,應該是能訴說真實面貌及故事,反映出深層的情感,一如『完美』的人生。原來在人生轉彎處、在尋找自我過程中、在時間陰錯陽差的推波助瀾下,有可能會遇到那個,適合自己的『對的人』。」 ——Little Princess Alice 「家人、情侶、夥伴之間的愛、背叛、爭執,交織出了〈對的人〉這部小說。人對已逝的愛,總是會有不捨的心,而這樣的心是雙面刃,可以使人積極進取,也可使人意志消沉。」 ——Yuri Hsu 「愛的最大極限就是:讓自己最愛的他,做他想要做的事、過他想過的人生。人生中總有一個他會讓自己打破原則成為例外,找到平衡回歸。這本書,讓我明白,只有在最失意的時候,才知道真正擁有了甚麼。」 ——李宛真 「書中有許多敘述會讓人想一再回味且不斷翻讀,看完〈對的人〉之後,我相信愛情還是美好的,只要心存樂觀,相信愛情一直都在,也許就在下一個轉角出現,屬於我的那個對的人。」 ——Maggie Hung 「人物寫實鮮明,劇情精采絕倫!〈對的人〉是個關於在人生瓶頸中尋找自我的故事,故事中的人物都是你我周邊的人,相信每個讀者都能在書中得到共鳴。」 ——烏普斯 「在文字中能得到很多正面的能量,對於人生有疑惑的我來說,在書中開拓出不一樣的人生觀。」 ——Te Chu Lyu

目錄

序言:那個「對的人」,真的存在嗎? Chapter1/能不能繼續愛下去? 1. 這輩子,我們的緣分就是好朋友 2. 二十歲的揮霍:錯在太年輕 3. 三十歲的煩惱:這人能不能繼續愛下去? 4. 三字頭女人的愛情,很難但也很簡單 5. 即使是好姊妹,也不該插手的事 6. 這個年代,我們習慣用肉體談戀愛 7. 激情的遺憾,是他沒有時間愛上妳 8. 找到對的人,怎麼這麼難? 9. 親愛的,妳喜歡怎樣的自己? 10. 那一份愛情 11. 我要的不多,遠距離戀愛就剛好 12. 花開 Chapter2/迷你小說【時差】 Chapter3/大叔與人妻才懂的事 1. 四十歲的愛情卡關:過了人生的關 2. 大叔其實比妳更怕愛錯人 3. 那些不堪的,往往最珍貴 4. 那些,只有卸任人妻才懂的事 5. 大叔的煩惱:明明好想愛,卻又怕遇到對的她 6. 這段婚姻讓人好疲倦:人妻想逃實錄 7. 作文題目:如果我長大以後成為一個後母 8. 大叔控,沒藥醫 9. 熟女的抉擇:遇上「小鮮肉」該怎麼辦? 10. 汪汪,聽說當年你也當過馬子狗 11. 嗯,是不是該用演算法找對象了? 12. 保險套的品味 Chapter4/微小說【對的人】

序跋

序言 那個「對的人」,真的存在嗎?
  離婚之後出了書,最常被問的問題是:「你還相信愛情或婚姻嗎?」   第一次被問的時候,著實愣了一下。其實我是信的,如果能遇到下一個對象我依然會願意樂觀面對,只是不免矛盾的是,為什麼當我明白了愛情或婚姻坑疤的本質之後,仍然願意再試一次?   寫前一本書《只是不想將就在一起》時,其實無意要嚇唬讀者,我不是為了告訴你愛情有多脆弱善變,婚姻又有多血淋淋而寫。舉個例子來說吧,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去餐廳吃飯前會習慣查查食記,先看看別人在這餐廳吃的經驗,瞄一下價位瀏覽一下圖片,不管評價是三顆星還是五顆星,至少心裡有個準備才會踏進去。《只是不想將就在一起》裡,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婚姻或感情裡最容易跌跤的地方在哪裡,看了書,心裡有了底,然後迎接屬於你自己的婚姻。有時幸運,一路甜蜜平順;有時不幸,一再重蹈覆轍。但不管如何,在結婚前,你不至於是走入一棟虛幻朦朧的糖果屋。而對於有過相似經驗的人來說,那只是一個陪伴與撫慰而已,讓你知道,有人明白有人懂。   可是大多數的時候,我們無法那麼快就能決定要踏入婚姻。許多人的感情往往踩在幽冥界,無論身邊是否有對象,總是懷疑,「真的就是這個人了嗎?」或是「那個對的人到底在哪裡?」有的人原則守得緊,遇到對象習慣從零分開始加,結果沒幾個過得了九十分,以至於沒談過幾次戀愛;有的人則是實踐派,遇到對象總從一百分開始扣,在一段又一段的戀愛裡才終於明白自己不適合哪些人。   「那個對的人,到底在哪裡?」抱著這樣疑問的我們,慢慢地也活到了適婚年齡,然後一不小心,也許就超過了精子最活躍或卵子最新鮮的歲數。我們不相信,手中的考卷是非題答案居然都是X,「總有O的吧!」,實在忍不住這樣感嘆。   可是比找不到「對的人」更讓人無奈的,是明明某些時候這個人看起來很對,但經過個幾年,也許換個工作、變個環境,這個對的人居然就翻盤變成錯的人。而因為他最後變成X,我們幾乎就忘了,曾經,他也是那個閃閃發亮的O。   到底,這個世界上存不存在一個永恆不變的「對的人」呢?   坦白說,如果我們每一天的際遇和心智都在改變,要去執著能出現一個亙古不變「對的人」著實很奇怪。所謂「對的人」往往只是你們彼此交會的那個時刻,彼此很合拍,但是沒人說得準兩人今後的方向會往哪兒去。即使兩個人每天都住在一起,在相同的公司上班,吃著一樣的食物,看一樣的電影,但也說不準兩個人從生活上所領悟的體會能用等速率朝同方向前進。   於是,比找到對的人更重要的事,是你找到自己了嗎?你明白自己此時此刻到底想過什麼樣的生活?需要什麼樣的人生?因為欠缺哪些,而讓你離幸福生活那麼遙遠了嗎?   唯有你找到自己,坦然的面對每一刻的自己,你才有機會找到那個對的人。因為所謂的「對不對」並不是來自客觀條件,例如學歷好、收入高、長得帥、家世顯赫或肌肉大得跟種馬似的。「對與不對」其實來自你內心真正的需求,你得先了解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遇到什麼情境會有哪些反應,可以接受的、不能接受的有什麼?對一般人都習以為常的哪些事情你卻非常介意?你的內心真正追求的是什麼?一輩子的夢想又是什麼?   很多人在還不夠了解自己的情況下,便開始想要尋找他人,最後繞了一大圈,才發現每一段感情其實都不是在尋找別人,而是一點一點拼湊出了自己。   找自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們得經歷許多的幻想和破滅,樂觀與失望,恐懼與跨越,摧毀與重生,才能夠慢慢看見自己的內心。   當我們明白了此時此刻的自己,才有機會在此時此刻遇到那個對的他。當我們了解自己一路該往哪個方向追尋,才有足夠的智慧能夠判斷對方跟我們在不遠的將來是不是能夠攜手前行。   與其急著找到那個對的他,請你,先找到你自己。

內文試閱

  散文篇1       這輩子,我們的緣分就是好朋友      當時,那個男人坐在我的旁邊,顯得有些跼促不安,我瞅著他看。「所以說,你真的沒有一點喜歡我嗎?」我決定單刀直入地問。      他抬起頭看著我,可能活了幾十年,從沒遇過問話這麼直接的女人,「……妳有很多讓人喜歡的特質,可是我對妳沒有愛情的感覺。」      我聽著他的話,這陣子以來心裡懸著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有時候我們要的不是一個未來,只不過是想要一個讓生命能繼續往前走的答案。      而這場景其實很熟悉,因為幾個月前,我是被問的那個人。      另一個男人傳簡訊問我,「我們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嗎?」同時,另外一個他追我也有好一陣子了,最後終於開了口。      「我真的只把你當朋友,不好意思。」我很感謝對方的欣賞,但是沒有火花就是沒有火花,與其浪費對方的時間,我一向喜歡把事情談開說清楚。      談戀愛常常就是這樣的,愛我的我不愛,我愛的偏偏不愛我,而你對我做的事,往往很像我對他做的事。你對我的訊息已讀不回,我也正對另一個人的訊息已讀不回;你對我的心意左閃右躲,我也正對另一個人的表白let it go。      還沒交往的男女,美的是彼此沒說清楚的怦然心動,痛苦的卻也是還沒說清楚前的起伏失落。      一段時間之後,事情總得有了結,恐怖箱的黑布總是要揭開,再怎麼讓人不安,箱子裡的答案,若不是情人,最糟也不過就是朋友,如果彼此坦然一些,也許還有機會變成好朋友。      年輕的時候,我們覺得兩個人要交往好像很容易,因為彼此都很願意給對方機會試試看;年紀大了點後,我們覺得要遇到一個能交往的對象似乎變得困難重重,彼此的差距或不合適,我們一看就明白,何必試呢?      這就好像年輕的時候,妳可能一下嘗試公主風、格紋風,隔天改穿簡約風,但三十歲以後,妳會穿的款式就那型的了,妳知道什麼樣的貨色最適合自己,穿別的妳不順眼也不安心,與其硬買回去穿一次就束之高閣,不如讓它被有緣人帶走。      歲月讓我們更了解自己需要什麼,想要什麼,不是每個談得來的人都能當情人,也不是每個擦身而過的人都有緣分當朋友。      不隨便嘗試,也是某種程度的珍惜別人。 畢竟今生能陪自己走一輩子的伴侶也就那麼一個,如果無法擦出愛情的火花,可否就讓我們好好珍惜,彼此的緣分就是好朋友?      「呼。」我深呼吸了一下,認真地看著他,「謝謝你這麼勇敢,特別出來當面告訴我,這不是人人做得到的事。」      他愣愣地傻笑,「我是怕,如果裝死失聯,很久很久以後,若某天我們在天堂相見會很尷尬。」      他的話讓我笑了出來,然後我們又繼續聊著平常聊的話題,開一些無聊又白癡的玩笑,曖昧氛圍煙消雲散之後,我反而覺得彼此既然連這麼尷尬的檻都能坦率跨過,勢必可以變成一輩子的好朋友。      「那麼,下次,我們就用吃義大利麵的前提來見面吧!」我下車前笑著對他說,而他燦爛的笑容,讓我感謝老天,人生中真的多了一個好朋友。      人與人之間,最美好的緣分往往不是形式,而是彼此尊重,理解和珍惜。      散文篇2       即使是好姊妹,也不該插手的事      前年感情觸礁,我遠走英國。正走在倫敦非常熱鬧的Piccadilly商圈時,我的line突然來了一通語音電話。一個好姊妹打來的,劈頭就問,「妳怎麼會一個人去英國?他呢?你們是不是發生什麼問題?」      當時,沒有幾個人知道我的婚姻出了狀況,還在沈澱和處理的過程中,我一直覺得旁人不宜知道太多,以免因為擔心而過分關心。      「還好呀,別擔心。」到歐洲幾周,異國氛圍籠罩,在不同的語言、建築、音樂和朋友的包圍下,我暫時把難過的情緒收在一只箱子裡。不是不想處理,只是想給自己一點空間沈澱。於是便粉飾太平似的回答。      「怎麼可能還好?一個人旅行根本不是妳會做的事。快,告訴我,我現在特別空下來聽妳說。」聽著好姊妹的電話,我一方面感動,是啊,一個人旅行哪是以前那個依賴性超重的我會做的事呢?另一方面,又不免生氣,要吐苦水的話,我自然會找人說呀,如果妳沒接到電話,就表示我沒有想跟妳說嘛。      於是當她說,「我現在特別空下來聽你說」這話,真是結結實實地惹惱我了。誰、說、我、想、說、了? 隨便找個收訊不佳的理由把電話切了。沒幾個月後,這好姊妹不知打哪聽說我離婚了卻沒通知她,氣得覺得我不夠朋友,主動切八斷了。讓人很無奈,但也不想挽留。都這把年紀了,難道還不理解,給朋友最好的支持,就是該聽的時候聽,該聊的時候聊,該陪喝一杯的時候陪喝一杯,不想談的時候就安安靜靜地坐在對面就好嗎?      況且,離婚又不是結婚,還得放帖子公告大家,也不是幼稚的在臉書改改感情狀態那種三言兩語就想切割,或交代什麼的心情。幸福的人不明白,離婚,是你充滿不解好奇,但我們很痛的傷口。      年輕的時候,我們會一股腦把所有的秘密告訴某幾個好姊妹。當時因為看得不多,信心也不足,需要幾個諸葛亮一起來出意見。如果活到三十歲以上,妳還需要跟隨別人的意見,沒自己的主張,那麼世界上能拽著妳走的人,可就多著了。妳只不過是從被男人拽著走,回到被姊妹淘拽著走罷了。更何況,那幾個特別喜歡拽著別人走的好姊妹,自己也不見得多靈光,是吧?      Rita曾經陷入不知道該選A男還是B男的困境裡。她愛的是A,可惜A是個悶葫蘆,有事喜歡放在心裡繞很久,往往一周半個月的才準備好要談。原本他們的相處也是有默契的,但後來出現了火象星座的B。B的個性直來直往,愛得熱烈,有一次Rita又跟A男冷戰時,姊妹淘給她出了個主意,「妳看,A就是不夠愛你,才會這樣!選B多好,B才是真的愛妳的人。」Rita被這麼一慫恿,慢慢接受B的邀約。然後她的好姊妹又跑去跟A男說,Rita恨透你這樣被動的個性,已經開始接受別的男人了。      這麼一挑撥,Rita徹徹底底地跟A男沒戲了。事實上Rita還在等著A男再次一周半個月的和好,沒想到A男覺得「妳都接受別人了,那沒什麼好說的」,就此斷了聯繫。直到Rita孩子都生出來了,好姊妹有一天才脫口而出這段雞婆作梗的往事,她簡直要氣炸了。      妳怎麼可以幫我決定我的人生? 當我們跟別人關係一近的時候,常常以為我們有資格可以出些意見。往往以為,別人會需要我們這種旁觀者清的建言。事實上,這是很危險的想法。因為你其實是自以為是地在扮演上帝的角色,妳的一言一行,都可能不小心左右了對方的人生。身為一個好姊妹,妳真的負擔得了,別人人生幸福與否的責任嗎?      而那個被好姐妹影響的妳,到底知不知道,人生是妳自己在過?別人永遠不是妳,她跟妳出完意見,也就回去過她自己的人生了。      聽姐說一句,把該負責任的角色,由妳自己一肩扛下吧。別再說「旁觀者清」這種爛藉口,企圖把事情的結果讓朋友一起分擔,妳該學著自己弄明白當下的狀況。      就像買衣服,跟好姊妹去挑,往往買回來都是摻和了她的眼光但妳不真的喜歡的樣式。那麼,關於人生,特別是那些只有妳才懂的內心深處的事,怎麼可以交給別人瞎攪和呢?      散文篇3      那些,只有卸任人妻才懂的事      亞洲社會裡,離過婚的女人很容易受到社會眼光的集體霸凌,例如說,如果妳柔弱,別人就會覺得妳好可憐好淒慘;如果妳調適得好,別人就覺得妳肯定哪裡也有錯;如果妳仍然繼續當個發光的女強人,別人私下就會議論妳肯定是因為工作而忽略家庭。然後,別人會預測妳接下來一定找不到比前夫更好的對象;或即使別人不說,但你知道他們看待妳就像個賣出去又被退貨的回頭商品;有些男人對這樣的女人更壞,覺得反正妳離婚了,我就跟你玩玩不必認真負責。      有些女人比較沒信心,就接受了這樣的催眠,自尊跌宕到谷底。然後惡性循環,日子過得越來越黯淡,男人越找越鬼怪。      但你知道嗎?在姐看來,卸任人妻是最難能可貴的極品,因為有些事情,卸任人妻懂,其他女人則未必有機會能夠體悟。      例如說,關於「自我」與「當下」有多珍貴這件事。      無論是被迫離婚或主動離婚的女人,一定都曾掙扎要不要從一個家,回歸到一個人的時期。那段時間,基本上是最需要思考,但卻令人最無法思考的日子。滿腔的恨意與難過,滿腹的委屈與不甘心,對於自己竟然保不住一個婚姻的失落感會充斥在女人的腦袋。對自己無比失望,是所有離過婚的女人共同走過的心境。 受迫離婚的女人,被逼著面對日後只能依靠自己的焦慮,她們突然發現,原來一段愛情一個家居然脆弱得彷彿泡影,前一天還緊緊依附的對方,還死守的承諾,可以說垮就垮。最終,只剩下自己,而她們,居然從來未曾想過,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日子該怎麼過。      主動離婚的女人,在無以為繼的婚姻終點前,終於發現自己內心的聲音。她們知道,婚姻從來不是被任何錯誤,任何人,或任何事件所擊垮,真正讓婚姻無法繼續的,是兩顆無法修補的心和日漸遙遠的距離,她們最後只是選擇忠於自己,誠實面對。      無論如何,她們走過來了,她們比別人更加了解何謂忠於自我,因為她們知道,再多的委屈吞忍也未必能成就一段廝守到老的婚姻;因為她們明白,唯有自己,才是那個最懂得自我需求,與一生一世永不背叛的人。      她們也比一般女人更懂得珍惜美好的當下,煩惱過去是沒必要的,誰沒有過去?煩惱未來也是不需要的,畢竟誰說得準明天的陰晴雲雨?那段曾經誓言滄海,卻悲傷收場的婚姻,使她們懂得著眼於此時此刻的美好。      有些人會覺得這些卸任人妻淡漠的可以,其實這是個誤解,她們只是在看盡千瘡百孔之後,懂得築一道保護牆隱身於後,她們的心仍然火熱,只是再也不是當年那個輕易相信愛情與誓言的傻妞。她們嘗過愛情的甜美,享受過婚禮的歡慶,走過家庭生活的實際,最後輕輕關上了名為婚姻的那扇門。      面對男人,這些離過婚的女人再也難以用衝動談戀愛,因為她們知道那一跤會跌得多痛多不值。      但若真的再次愛上, 代表這些經歷過婆媳問題,經濟糾葛,子嗣催生,愛慾失衡種種問題的女人已經真的準備好了,這一次,她們絕對再也沒有公主病,也不會再挑剔你的過去,不會隨便把公婆的嘮叨全擺心上,也不可能逼著你給他一個盛大虛華的婚禮或不切實際的婚姻承諾。      沒有人會比這些女人更明白,愛一個男人必須要用他需要的方式來愛。      沒有人會比這些女人更懂得,珍惜兩人當下的關係,遠比追究過往或執著未來更真實。      沒有人會比這些女人更勇敢,願意守護自己,相信自己,無畏無懼。

作者資料

御姊愛(MissAnita)

三字頭巨蟹座, 念過政大新聞所博士班, 待過外商公司和台灣百大企業。 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 最喜歡的事是一個人的海外旅行。 現為姊妹淘網站駐站兩性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御姊愛(MissAnita) 出版社:寫樂文化 書系:我的檔案夾 出版日期:2015-04-27 ISBN:9789869128438 城邦書號:A316000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