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升級
目前位置: > > >
親愛的公主病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追愛系女王。瑪琪朵的霸氣愛情宣言 你,可以不是王子,但一定要把我當公主! 偽基百科記載:公主病,好發於年輕女性,是無可救藥的惡疾。 症狀諸如任性挑剔、白目善妒、自以為可愛,其實是渴愛卻遲遲遇不到真愛…… 林星辰,今年十八歲,確定得了公主病, 在她眼中,男人只分三種:帥哥、好人、召喚獸, 不管哪一種,只要能被她長在頭頂的眼睛看上,是那個人幸運。 可是為什麼,她有點在意的男生全都把她當空氣? 不論是從幼稚園時期就結下孽緣的冷面王子, 還是和她曾有「一夜情」的傲嬌黑騎士, 他們的目光從來就不在她身上…… 問她是不是有點挫折受傷? 別傻了,她可是女神(經病)耶! 總有一天,他們不會再無視她的存在, 總有一天,他們會被她的魅力馴服, 總有一天,他和他一定會喜歡上她的……應該吧?

目錄

公主病 症狀一 智商情商低落 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才怪。 症狀二 自我中心 想要無可取代,就必須時刻與眾不同,請叫我女神…… 經病。 症狀三 自我感覺良好 好奇心是最壞的缺點。 症狀四 三觀不正 發光的未必都是金子。 症狀五 依賴成病態 學習當自己人生的主角。 症狀六 驕縱任性 這世上最容易讓人哭出來的三個字就是:不要哭。 症狀七 莫名失控 那些我們無法改變的事情,最後改變了我們。 症狀八 公主沒病 所有故事都有美好結局,如果沒有,表示一切尚未結束。 後 記 給我的公主們 每朵玫瑰,都有自己的模樣;每個女孩,都有自己的倔強。

序跋

作者後記 給我的公主們
  每朵玫瑰,都有自己的模樣;每個女孩,都有自己的倔強。   某日,家母翻著《小祕密》,口氣輕淺地問:「真不知道妳怎麼想出這些有的沒的?」   朵朵愚昧,不知母親大人這話是褒還是貶,只能嬌羞地小聲答道:「因為念書的時候不認真念書,都在想這些有的沒的……」   誠實是美德,但家母臉上拉黑的三條斜線讓我瞬間頓悟,有時,善意的謊言是必要的。   總之,朵朵從小就是個膚淺又平凡的(腐)宅女,小少女時期除了暗戀班長,最期待的就是段考後,那一本本在班上女生間傳閱的各式浪漫言情小說,舉凡:總裁好忙、古今穿越、異國戀曲(封面大多是穿著暴露的男人女人,十八禁無誤)……一律來者不拒。   也可以說,言小、漫畫、日劇、韓劇灌溉了我全部的少女時期!(灑花轉圈圈)   懷抱粉紅少女夢,我多麼憧憬愛情來敲門,可惜現實生活是一個破茶几,上面擺滿各種杯具(悲劇)。   經歷幾次感情波折(不准問我幾次),若你問我是否還相信完美王子的存在?   相信!我當然相信!   就像我相信宇宙深處一定有一顆KMT 184.05星球,還有一個外星王子掉在地球,只是他遇到的不會是我!   《親愛的公主病》故事剛成形時,適逢韓劇《繼承者們》熱播,一句話劇透,就是個集團繼承人與貧窮女孩邂逅後發生的浪漫故事,但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因為年紀大了,哈哈),小白花類型的女主已經完全激不起朵朵的共鳴,那些女生欲迎還拒、半推半就的樣子根本矯情呀!   要知道現實生活裡,若是擁有八塊腹肌、又高富帥、又深情專一的李敏鎬告白平凡女瑪琪朵,我一定邊滴口水邊撲上去,扒了他的襯衫先摸幾把再說……嗷嗷!(某女顯示亢奮充血狀態)   咳,總之,吸引我注意的反倒是淪為灰姑娘陪襯的白富美未婚妻,這些女配在觀眾抱持著「王子跟灰姑娘修成正果」圓滿結局的期待下,還要使出各種登不上檯面的伎倆,盡責破壞男女主角的感情,不斷被觀眾唾罵、吐槽,忙了半天,到頭來一場空,只能黯然離場。   更不公平的是,小白花女主受了委屈,有深情男配在一旁溫柔安慰,而未婚妻只能苦水往肚裡吞,心事無人知,眼睜睜看著女主、男主、男配三人大玩三角戀。   想當初看《流星花園》時,少女朵朵多少次想衝進電視機裡搖晃杉菜的肩膀吶喊——道明寺給妳,放開花澤類!   於是,懷著對小白花女主的羨慕忌妒恨,我寫下了《親愛的公主病》。   這個故事有些顛覆傳統,有些不按牌理出牌,女主角「林星辰」其實就是各類言小中不可或缺的嬌嬌女未婚妻。她有時任性挑剔,其實是因為堅持原則;她有時無理取鬧,其實是想勇敢表達自己的意見;她雖然拜金愛打扮,但知道自己要什麼,也知道什麼該拋棄、什麼不該留戀……   這樣內心強大的女孩兒,我覺得她值得一個美好的結局,不需要王子的玻璃鞋,她也能活得像公主一樣優雅、美麗、從容、善良而堅強。   看完了《親愛的公主病》,朵朵想跟大家做個約定。   女孩兒們,讓妳心底也住進一個公主吧!   十年後、二十年後,甚至更久以後,那時妳可能每天忙碌奔波,汲汲營營地工作,或許妳結婚了,卻被現實生活折磨得不再相信童話,記得讓內心的公主提醒妳,要對自己好,偶爾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去喝下午茶、去逛街、去旅遊……去享受妳的人生。   不要讓自己受委屈,有時堅持原則不是任性,因為妳值得世間所有的美好。   瑪琪朵

內文試閱

  透過火鍋店的大落地窗,看見鄭楚曜家的豪華轎車等候在街邊,司機替兩人拉開車門,坐進車內的鄭楚曜手還緊緊握著于姎姎,車開動時,于姎姎嘴角隱隱牽起微笑,她似是不經意朝我投來一眼,眼波流轉間飽含滿滿的得意和炫耀。   炫耀灰姑娘的勝利!   戲散場了,我石化般呆坐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空調吹乾了溼髮,吹得眼睛痠澀不已,兩顆水珠才從眼眶滾落,我拿出ANNA SUI的手帕,按了按眼角,不著痕跡地抹去。   眼妝應該沒花吧?我趕緊掏出Coach隨身鏡,檢視自己的妝容是否依然無瑕。   西瓜太郎不忘堅守崗位,他小心翼翼挨近我,囁嚅地問:「小姐,這火鍋……您還要吃嗎?」   對哦,我是來吃火鍋的。   「忙了半天,居然什麼都沒吃到。」將手帕跟隨身鏡丟進包包,我揉揉被冷氣吹得發冷的雙臂,實在沒有力氣再去別家覓食了,將就在這兒吃吧。   「請問幾位用餐?」鬼打牆的詢問,我懷疑所有餐廳員工都被內建這句話。   男女主角早已離去,我也不用再扮演邪惡女配了,我擠出僵硬的微笑,無奈道:「我找我朋友一起來吃,這樣總可以吧?」   眼神再度投向窗外,一隻巨型凱蒂貓人偶背著黑色背包走入我的視線……這不是緣分是什麼?   「等等,我朋友來了。」丟下這句話,我跑出店外向那隻凱蒂貓追去。   十分鐘後,火鍋店內,一人一貓相對而坐,相看無言。   「Hello!Kitty!」我單手撐下巴靠在桌上,對他拋了個媚眼。   活生生的凱蒂貓欸,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卡通明星欸,現在坐在我對面跟我一起吃火鍋。   「這我朋友,你應該認識吧,我就不介紹了。」招來服務生重新替我斟上一壺溫茶,我輕啜一口……低劣茶葉泡出的低等茶。   我皺皺眉頭,將茶杯放回桌上,拿起菜單看。   希望這家火鍋店的餐點不要跟服務態度一樣差,不然我回去一定投訴!   「點餐吧,就來個海陸麻辣鴛鴦鍋好了,雪花牛來一份……日本空運來台帝王蟹……唔,看來不錯,這也要,快點上菜,我餓了。」   西瓜太郎朝我投來一瞥,眼神裡充滿對我精神狀態的疑慮,收了菜單,飛也似地逃走了。   我笑靨如花,對我的新朋友說:「Kitty,我可以跟你拍張照嗎?」   凱蒂貓搖了一下腦袋:「拍了照,就可以放我走嗎?」聲音從笨重的貓頭裡傳出來,有些悶悶的。   「當然,當然……」不可以。   我警覺地一手抱緊他的背包,一手舉起手機:「你靠過來一點,不然拍不到。」   凱蒂貓不情願地起身,大大的白色貓頭貼著我的臉頰,我嘟了嘟嘴:「一、二、三,say cheese。」   「背包可以還我了吧?」拍完照,他急道。   「急什麼?」我拉開他的背包,裡面有皮夾、手機跟一套男生的T恤牛仔褲,想來這是他變身回人類的重要工具。   突然興起惡作劇的念頭,我一屁股坐在他的背包上,撥了撥直長髮,眨巴眨巴眼睛,以一種嬌嗲到連我自己都想抽自己的嗓音說:「我點了鴛鴦鍋,一個人吃很浪費,Kitty你陪我吃嘛~」   無嘴貓立刻撇過臉去,用行動表達了……他覺得羞澀。   「我注意到你站在百貨商場前發了一整天的氣球、面紙,應該沒吃什麼東西吧?反正都被我『請』進來了……」說到「請」,我有點心虛,其實是搶了他的背包就跑,「別客氣,這頓我請,算是謝謝你之前送我一包面紙。」   一包面紙換一頓大餐,本小姐多大方啊!   火鍋很快上桌了,一個鐵鑄鍋用鐵片隔開白湯跟紅湯,煲在小火上,冒出咕嘟咕嘟的熱氣,香味撲鼻而來,我明顯地看到他喉頭一動。   「要加豆腐還是鴨血?要不要來碗白飯?還是油麵線?」我笑瞇瞇問他。   「都不要。」他撇過頭盯著窗外。   口是心非,好可愛啊!   我回過身對身後的西瓜太郎招招手:「麻煩這裡加一份麻辣豆腐、麻辣鴨血,再來碗白飯。」   「Kitty,你要一直戴著頭套嗎?」我朝他努努嘴,「這樣怎麼吃東西啊?」   凱蒂貓拔開貓掌手套,脫下那顆笨重的頭套,放在椅子上,面無表情地看了我一眼:「別叫我Kitty。」   「Kitty,」我不以為意,抓起筷子,吃了一塊鴨血,「滷得好入味呀,你也嘗嘗……」我不由分說便將鴨血塞進他嘴裡。   入口辛辣刺激的味道嗆得他輕咳幾聲,臉蛋變得紅紅的,低頭猛扒了幾口白飯。   沒想到隱藏在那顆可愛卡通貓頭下,竟然是一個天然萌物啊!   林星辰,妳撿到寶了!   眼前的少年,十七八歲的模樣,雙眉秀長,左頰邊有招搖的小酒窩,挺直的鼻梁下,是飽滿如櫻桃的嘴脣,脣形很好看,上脣略薄於下脣,嘴角微微翹起,像含著若有似無的微笑,根本就是一張勾人犯罪的禍水臉。   我的腦袋刷過三個字——極‧品‧受!   似乎察覺到我不懷好意的視線,凱蒂貓少年抬頭狠瞪我一眼,似乎在說:看什麼?   被他黑白分明的雙眸一瞪,我的小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個沒完,為了掩飾臉紅心跳,我惡人先告狀:「看什麼看?快吃啊!」   他眉一挑:「不是妳先盯著我看的?」   被發現了!   「你別只顧著吃白鍋……」我乾咳幾聲,從紅鍋裡撈起肉片、魚片、火鍋料,通通往他的碗裡丟,「既然是吃麻辣鴛鴦鍋,當然要吃紅鍋才夠爽。」   凱蒂貓少年微抿著脣,不停地嘶嘶吸氣:「好辣……」他的脣瓣被辣得紅灩灩,看起來特別秀色可餐。   「是不是辣得很爽?吶,這隻帝王蟹也給你。」我再接再厲,撈起泛著油光的帝王蟹放到他面前的盤子上,「浪費食物是可恥的行為,一定要全部吃完哦。」   一直埋頭苦戰的凱蒂貓少年終於受不了我的熱情:「妳自己怎麼不吃?」   「我這不是在吃嗎?」我從白鍋中夾了一塊鯛魚片,吹涼丟進嘴中胡亂嚼了幾下,「嗯,一點也不辣。」   「日本清酒特價買一送一,請問兩位要不要?」女服務生推著推車在座位間推銷。   眼前的天然萌物太可口,我怕我會酒後亂性吞了他……   正要拒絕,凱蒂貓少年已經搶先一步開口:「敢不敢喝清酒?」眼底寫滿了挑釁。   少年,你挑釁錯人了,你一定不知道本小姐在日本時,乃是縱橫上流社會社交圈的酒國狂花啊。   「有什麼不敢?」我抿脣笑,想把我灌醉趁機落跑,門都沒有!   火鍋熱氣一撲,全身肌膚都在熱烘烘地冒汗,冰鎮後的清酒一入喉,緩解了胃裡的燥熱感,喝了兩瓶,又再追加兩瓶……兩人不知不覺喝了好多清酒。   「抱歉,離席一下。」我用溼紙巾擦了擦嘴角,優雅只維持到進洗手間之前,捧著馬桶吐了幾回,再度回到座位時,那隻小寵物已經不見蹤影,想當然耳,他的黑色背包也不見了。   「就這樣走了啊,也不打聲招呼,真沒禮貌!」我咕噥一聲,提起大包小包的戰利品,準備要結帳時,卻怎麼也找不到帳單。   就在我差點把桌子給掀了之際,西瓜太郎急忙跑過來:「那隻凱蒂貓,呃,妳朋友……已經付過了。」   「這樣啊,不是說好我請嗎?真不夠意思。」我晃晃腦袋,視線一斜,瞥見馬路對面一顆熟悉的貓頭。   我見情況緊急,想也沒想就衝了出去。   連名字都不知道,放他走就等於放條魚游回大海,從此生死茫茫,總不能報案說我找一隻凱蒂貓吧?會被當成神經病!   「喂,Kitty!別跑!等等我!」隔著車來車往的大馬路,我朝他大吼大叫。   他肥大的白色身影一滯,呆呆望著我看了幾秒,又繼續向前走,我著急地看著行人號誌燈上的小紅人還有十秒才會變成小綠人,牙一咬,不要命地穿過車陣,終於在一個公車站牌前追上他!   「停,停下!」我氣喘吁吁,雙手撐在膝蓋上。   「妳不要命了嗎?」少年的口氣凶巴巴。   「不這樣追得上你嗎?」我的口氣比他還凶。   「妳有事嗎?」他的口氣比較像在問:妳有病嗎?   「還你錢。」我態度誠懇,「本小姐從不欠人家錢!」   「大爺我從不讓女孩子付錢!」他童叟無欺。   兩人僵持不下,此時一輛公車停在我們身邊,等車的群眾一擁而上,我們被隔開了些距離,他扭了扭龐大的身體,趁機擠上公車,我一個箭步跟在他屁股後面,後頭傳來陣陣抱怨:「欸,小姐,不要插隊。」   又不是只有我插隊,沒看見前面還有一隻雄壯威武的凱蒂貓嗎?   我陰沉沉往後掃去一眼,碎語聲瞬間平息,人性果然是「欺善怕惡」的。   頂著眾人的注目禮,公主下巴一抬,高傲地上了車,手上大包小包的紙袋,讓我卡在車門與司機駕駛座旁的狹小通道中,寸步難行,我扶著椅背,眼巴巴望著凱蒂貓少年挪著身子鑽進車廂最後一排座位。   正準備跟著擠過去時,司機先生就嚷了起來:「小姐,妳沒刷卡?」   刷卡?   我呆了呆,順著司機先生的眼神望過去,是一台架在車門旁的機器裝置。   我「喔」了一聲,掏出卡片照著圖示貼在上面感應,機器發出令人尷尬的嘟聲,告訴我:「刷卡失敗!」   接連換了好幾張卡都是同樣的情形,我的耐心被磨光,吼著:「司機,機器壞了!」   「妳刷的是什麼卡?信用卡?」司機先生斜過身來看,橫眉豎目,大聲說:「阿妳是沒坐過公車膩?悠遊卡拿出來啊!」   經司機一問,我認真思索了一下,從小到大,從有記憶以來,我就沒坐過公車,後來去了日本,日本雖然有電車、有地鐵、也有公車,但像我這樣養尊處優的千金大小姐,出入都由司機開著豪華轎車接送,當然不可能有機會搭乘這種大眾交通工具。   「誰沒坐過公車啊?呵呵,我當然有坐過啦。」我伸手撥了撥頭髮,乾乾笑了兩聲,「不過,什麼是『悠遊卡』?竟然比我的鑽石金卡還厲害?」   司機大叔的臉瞬間變得比三宅一生的禮服還皺褶:「唉,算了算了,投零錢也可以。」他嘴角努了努座位旁的一個玻璃箱,上面貼著「請先投幣」的字樣,箱底躺著幾枚硬幣。   公車內燈光昏暗,我瞇著眼往小鍊包裡翻找了半天,抽出一張千元鈔。   「一千塊夠嗎?」   司機白了我一眼,又努努嘴,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到玻璃箱上另外一排小字:恕不找零。   「沒關係,錢夠就好,不用找零給我。」不過就是喝杯下午茶的小零錢,本小姐不計較。   捏著紙鈔準備投下時,手腕被人用力一握,我吃痛地驚呼一聲,千元鈔瞬間被抽走,接著哐噹聲音清脆響起,幾枚硬幣滾落玻璃箱。   「妳錢多嗎?」凱蒂貓不知何時擠到我身邊,貓頭裡的聲音特別陰森。   我驚訝:「你怎麼知道?」原來本小姐就算打扮平民,還是遮掩不住天生貴氣四溢啊。   凱蒂貓少年不再說話,隔著貓頭套,我看不見他的表情,只聽見隱隱一聲嘆息。   身體隨著公車的震動前後擺盪,我仍不放棄要還凱蒂貓錢,本小姐土豪慣了,被人請客感覺就像欠人家錢,這種感覺不好。   「剛才吃那一頓對我而言只是小錢,對於你一個扮玩偶發傳單的學生而言,你得賺多久?」想起魚癢癢曾說過她在W飯店打工一小時也才一百多塊台幣,勞心勞力之餘,還要被像我這樣的刁蠻女羞辱,我也挺過意不去。   「……」   「Kitty,年輕人有尊嚴是好事,但尊嚴不能當飯吃。」本小姐今天真是菩薩心腸,聖母上身,「既然我說要請你,就是要請!你別再推辭了!」   「不用了。」他冷道,「還有,別叫我『Kitty』!」   我直接無視他後面那句話,想來男人都是好面子的,自覺體貼地說:「如果你覺得讓女生請很沒面子,不然,你就當陪本小姐吃一頓飯,我付你錢……」   不對,這句話頗有把他當成某種職業的嫌疑,我思索了一下,一時之間又找不到適當的話來彌補,心暗道:這男的怎麼這麼彆扭啊?請客也不要,給錢也不要,是有這麼難搞?   越想越生氣,最後,我惱羞成怒地伸出魔爪往他身上亂摸一陣,他嚇得不住亂扭:「妳幹麼啊?」   「給你錢啊。」我睨了他一眼,「你不收,就直接塞你口袋嘍!」   「就說不用了!」   「不行!我偏要給!」林星辰除了愛名牌,更愛硬著幹,決定要幹的事,就非得進行到底!   費了好大的勁,終於在凱蒂貓的藍色吊帶褲下摸到類似口袋的縫隙,我不假思索地把鈔票塞進去……   少年的背脊瞬間僵直。   啾~軟軟的、熱熱的……又變得……硬硬的,還……一跳一跳的……   我摸到……什麼了?   「噌」一聲,我的臉瞬間爆紅,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手中的海綿體是如此貨真價實,提醒我凱蒂貓也是有性別的!   「其實,我一直挺好奇的,穿著玩偶裝要怎麼上廁所?」我表情淡定,用一種恍然大悟的口吻,「嗯,原來是從這裡。」   「拿開,妳的,髒手。」他兩字一頓,從齒縫中擠出聲音,低吼:「現在,立刻,馬上!」   「知道了,知道了。」被他一吼,我也緊張起來,四處張望了一下,雖然他這身凱蒂貓裝扮很惹眼,但我們身後一群女高中生們的格子迷你裙顯然更惹眼,男乘客們的目光通通黏在那些女孩兒短裙以下的美好風光,其他滑手機的、打盹的、聊天的……沒人注意到我正在公車上公然猥褻一隻凱蒂貓美少年。   公然猥褻欸……怎麼突然有種變態變態的刺激感?   啊,鎮定鎮定,林星辰,快點把這些齷齪骯髒的念頭趕出腦袋,一位優雅的千金大小姐怎麼可以有這種不純潔念頭!   「姊姊,妳的手為什麼伸進凱蒂貓的褲子裡?」   我們兩人同時一僵。   好吧,還是被沒事可幹的小鬼發現我們的姦情。   消失吧!消失吧!誰來幫我把這隻凱蒂貓一腳踹進宇宙黑洞,讓他永遠不在地球上出現,我願意把林星辰所有的名牌包都送給他……   幾隻烏鴉號叫著飛過,凱蒂貓沒有消失,我的纖纖素手還卡在他的褲襠,小鬼仍眨巴著純潔小眼等待我的回答。   「小朋友,你知道哆啦A夢的四次元口袋嗎?」我急中生智,「可以從裡面拿出好多好多道具,解決大雄的危機……」   「知道。」小鬼點點頭。   「凱蒂貓的褲子裡也有個四次元口袋喔,可以從從裡面拿出好多好多道具。」   小鬼興奮極了:「真的嗎?那能拿出什麼道具?」   拿出什麼道具?我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從凱蒂貓的褲襠裡還能拿出甚麼道具?   「拿出,嗯,一把……槍……」我慢吞吞地解釋,腰側突然被人狠狠撞了一下,趕緊說完:「用來打擊壞人,維護世界和平!」   「嘩!」小鬼雙眼亮晶晶,一臉崇拜看著我們。   「這是姊姊跟你之間的祕密哦。」我用自由的左手豎起食指放在脣邊,「噓,祕密哦,不可以告訴別人。」   小鬼呼哧呼哧地笑了,跟著豎起食指噓了一聲,縮回腦袋,乖乖坐回媽媽身邊。   打發掉小鬼,我鬆了一口氣,回頭對早已嚇得渾身僵硬的男孩說:「你忍著點,我要動了。」   「妳……快點。」他虛弱地喘了一口氣。   凱蒂貓玩偶裝裡的少年縮著身體,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我的小手在他的褲襠裡緩緩移動,小心翼翼避開那尷尬部位,抽出來的同時,發現有種拉力輕輕扯住我的手腕,我用力扯了扯——   「快點!」少年的胸膛重重起伏著,似乎瀕臨忍耐的極限。   「我也想快啊!」我試著抽出來,卻依舊卡在縫隙的邊緣,手腕轉了好幾下,那個莫名拉力卻越絞越緊,我欲哭無淚地發現,「我的寶格麗好像被裡面的線頭纏住了。」   寶格麗是我最喜歡的手鍊,18K玫瑰金,鑲飾著白色雲母貝,一條要價將近十萬元,對我而言是比生命還重要的存在。   不是因為它是昂貴的精品,而是因為是爸送我的生日禮物,也是唯一他送過的禮物。   「怎麼辦?」少女尷尬地問。   「扯斷!」少年言簡意賅地表達意見。   「不行!」我倔強地抬眸瞪他,「我不能讓我的寶格麗受到任何損傷!」   「Shit!」他口裡飆出一句髒話,耐心終於潰堤,「那我就砍斷妳的髒手!」

作者資料

瑪琪朵

成份說明:不勇敢的天蠍座O型。 怪癖不多莫明堅持卻很多。 三心二意的三分鐘熱度,喜歡卻可以很久很久。 氣質文藝少女心一枚,容易害羞,請溫柔對待。 保存方法:悲傷處不宜。 曾出版《夏日的檸檬草》、《飛鳥》、《小祕密》、《親愛的公主病》、《學長》、《流星之吻》。 警告!包裝與內容物偶有不符,請洽詢: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dulcevida 粉絲團:瑪琪朵咖啡 www.facebook.com/macchiato777 ★《夏日的檸檬草》、《學長》長期盤踞博客來愛情小說暢銷榜。 ★POPO原創網浪漫愛情人氣榜,總榜TOP1。 ★《夏日的檸檬草》、《親愛的公主病》、《學長》影視版權已售出。 ★《夏日的檸檬草》、《親愛的公主病》越南、印尼版權已售出。 相關著作:《流星之吻(上)》《學長》《親愛的公主病》《小祕密》《飛鳥》《夏日的檸檬草》

基本資料

作者:瑪琪朵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5-01-06 ISBN:9789869105545 城邦書號:3PL03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