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隨機騙局:潛藏在生活與市場中的機率陷阱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財星》(Fortune)雜誌選為「有史以來最聰明的書」(Smartest Books of All Time) ◆《金融時報》年度最佳商業書 《黑天鵝效應》作者塔雷伯成名之作 《隨機騙局》(更新二版) 與《黑天鵝效應》《反脆弱》並稱 解決風險與隨機問題的《不確定》三部曲 也是最淺顯易懂的首部曲 在機率的觀念下,賺大錢的人可能只是運氣好的傻瓜,而賠錢卻也只是運氣不好罷了。現實生活中的成功與失敗,運氣其實常常被低估。這本書要談的就是運氣,更準確地說,在個人生活或是職場生涯裡,我們對運氣懷有什麼樣的認知。本書的背景,正是最引人注目的論壇。在那裡──也就是市場,也包括日常生活──運氣常被人誤認為是真正的技能……為什麼有些人那麼有錢,卻不是那麼聰明?世事可能瞬息萬變,為什麼只有牙醫是值得考慮的一個好職業?為什麼只要足夠數量的猴子坐在打字機前,遲早就會出現一位大文豪?為什麼統計學家統計了老半天,卻總是料不準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當你因為隔壁的千萬富翁太多而備受打擊時,有沒想過只是自己選錯居住的地點?為什麼股票交易買賣其實比煎蛋還容易?又為什麼專家及新聞記者多如過江之鯽,卻沒一個可以信得過?是什麼樣的世界,讓人們寧可靠運氣,也不要靠能力?賭徒的迷信有沒有道理?為什麼爛計程車司機的破英語讓人大賺了一筆?倒底是贏家通吃,還是輸家通賠?為什麼微軟的比爾.蓋茲並不是他那一行中的佼佼者(但請勿告訴他這個事實)……《隨機騙局》的文風玩世不恭,有悖傳統,從多個學門探索我們生活中最不被理解的力量之一,令人大開眼界。本書係《黑天鵝效應》作者的成名之作,與《黑天鵝效應》及《反脆弱》並稱為解決風險與隨機問題的《不確定》三部曲,更是其中最淺顯易懂的首部曲。 【名家推薦】 「《隨機騙局》之於華爾街的傳統思維,大致就像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九十五條論綱之於天主教會。」 ──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決斷兩秒間》(Blink)作者) 「這本書就像手榴彈那樣滾落華爾街。」 ──Maggie Mahar(《牛市!一頁榮景》(Bull! A History of the Boom, 1982-1999)作者) 「妙不可言……塔雷伯將緊緊抓住你。」 ──Peter L. Bernstein(《馴服風險:精彩的風險故事》(Against the Gods: The Remarkable Story of Risk)作者) 「改變生活……《隨機騙局》令我的雙手因為興奮而顫動。」 ──Tom Peters(《追求卓越》(In Search of Excellence)作者) 「我們需要像這樣的書。……讀來有趣,獨到的見解更令人耳目一新。」 ──Robert J. Shiller(《非理性繁榮》(Irrational Exuberance)作者) 「讓人想起理察.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和史帝文.傑伊.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等一流的科學家/隨筆作家。」 ──Michael Schrage(麻省理工學院,《認真玩》(Serious Play)作者) 「如果要我列舉談市場寫得最好的五本書,《隨機騙局》會在我的書單上。」 ──Jack D. Schwager(《金融怪傑》(Market Wizards)作者) 「聰明過人、誠實正直、一針見血。塔雷伯的思想方式獨樹一格,而且具有感染力。」 ──Marco Avellaneda(紐約大學數理財務學教授) 「塔雷伯寫的書,數理基礎穩健,對一般大眾來說,也兼具趣味性和資訊性。這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 ──Donald Geman(約翰霍浦金斯大學機率理論教授) 「適合暑期展讀和買來當畢業禮物。(塔雷伯)解釋了商業和財務領域中,看起來像是『才華』的幾乎每一件事,其實只是運氣使然。」 ──Scott Adams(《呆伯特》(Dilbert)的創作者) 「卓然不群,發人深省……妙趣橫生的一本書。」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一竿子打翻今年將出版、承諾提供無敵(股市)策略的數百本書。」 ──倫敦《週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最佳書籍 「讀來有趣的這本書……將敦促讀者審慎思考成功的本質和機運所扮演的角色。」 ──《巴倫周刊》(Barron’s) 「條理清晰、聰明……探索成功和失敗的本質。任何想要多點成功的人,最好思之再三。高度推薦。」 ──Harry C. Edwards,亞馬遜網站(Amazon.com)編輯 「立刻躋身而成經典之作。可讀性高,每個轉折點都精彩萬分。」 ──Patrick L. Young(《新資本市場革命》(The New Capital Market Revolution)作者) 「本書文風不拘形式且有趣。……從一個話題跳到下一個,但作者的論點始終清楚明白傳來。……整體而言,真心推薦這本書。」 ──slashdot.org 「塔雷伯利用富於想像力的各種例子,提醒我們,人是透過存活者偏誤的透鏡看這個世界──我們往往只看到做特定某件事的少數幾位贏家,而不是許多輸 家。……正如塔雷伯在他所寫迷人且生動的書中所說,記住隨機性可能愚弄我們,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威爾遜季刊》(Wilson Quarterly) 「多年來我看過最好的一本書。塔雷伯將擴展你的心思、讓你笑、給你的懷疑一把健康的推力。」 ──Paul Sturm寫於《聰明理財》(Smart Money) 「聰明且可讀性很高的指南,從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到約吉.貝拉(Yogi Berra)等思想家,汲取真知灼見,引導我們的思緒更加清晰。」 ──Futurist 「來自古典到現代哲學家、透過計程車司機、商業人士和牙醫,常識迸發。」 ──Paul Wilmott(《衍生性金融商品》(Derivatives)作者) 「塔雷伯以淺顯易懂和趣味盎然的(寫作)方式,結合個人的交易經驗,以及來自多個學門──古代史、古典文學、哲學、數學、科學──無數主題的細節和實例。」 ──Word Trade 「《隨機騙局》是認真嚴肅、深奧微妙的書,非常值得仔細拜讀。……見識不俗。」──Barton Biggs(華爾街投資大戶) 「在這個太多人靠學經歷堆砌門面的世界中,塔雷伯是真正的知識分子。他比大部分哈佛教授更長於運用文學。除此之外,這本書出於熱中這個主題的人之手, 令人耳目一新。他不受學術規則的束縛,而是跟著本能和熱情走,去研究和剖析人性。」 ──Terry Burnham(哈佛大學,《都是基因惹的禍》(Mean Genes)共同作者)

目錄

序:不必把知識看得那麼重 更新第二版謝辭 章節摘要 前言:雲中的清真寺 第一部 梭倫的警世之言 偏態、不對稱、歸納 1 如果你那麼有錢,為什麼不是那麼聰明? 尼洛.屠利普 頓時開悟 一時回神 操作風格 不必顧慮工作倫理 人都有祕密 高收益交易員約翰 所得過高的大老粗 汗流浹背的酷暑 血清素與隨機性 牙醫師其實非常有錢 2 怪異的會計衡量方法 另類歷史 俄羅斯輪盤 可能的世界 更為惡毒的輪盤 安撫同事關係 從蘇聯來的救兵 梭倫進雷吉娜夜總會 威爾不是梭倫:談有違直觀的真理 和人辯論時慘遭修理 一種不同的地震 格言多得是 風險經理 副現象 3 用數學沉思歷史 歐洲花花公子數學 各種工具 蒙地卡羅數學 我的閣樓中樂趣無窮 製造歷史 佐葛魯伯充斥閣樓 無視歷史 火爐很燙 預測過去歷史的技能 我的梭倫 個人數位助理器上蒸餾後的思維 新聞快報 再談席勒 老而彌堅 蒙第卡羅中的斐洛斯特拉圖斯:論雜訊和資訊的不同 4 隨機性、胡說八道和科學知識分子 隨機性與動詞 反向杜靈測試 偽思想家之父 蒙地卡羅詩 5 最不適者生存──進化有可能被隨機性愚弄嗎? 新興市場奇才卡洛斯 賺錢的年頭 向下攤平操作 持續探底 高收益交易員約翰 懂電腦和方程式的數狂 他們共有的特質 被隨機性常數愚弄的市場傻蛋一覽 天真的進化論 進化會遭隨機性愚弄嗎? 6 偏態與不對稱 中位數不是訊息 牛和熊動物學 傲慢自負的二十九歲兒子 稀有事件 對稱與科學 幾乎每個人都高於平均值 稀有事件謬論 詐欺之母 為什麼統計學家無法察覺稀有事件? 搗蛋小孩換上黑球 7 歸納的問題 從培根到休謨 黑天鵝 尼德霍夫 波普爾的推廣者 地點,地點 波普爾的答案 開放社會 沒人是完美的 歸納與記憶 帕斯卡的賭注 謝謝梭倫 第二部 打字機前的猴子 存活者偏誤和其他偏誤 取決於猴子的數目 惡毒的現實生活 關於本部 8 隔壁的百萬富翁太多 如何消除失敗的刺痛 就是快樂 工作太多 你是失敗者 雙重存活者偏誤 更多的專家 贏家眾所矚目 那是多頭市場 大師的意見 9 買賣比煎蛋容易 被數字愚弄 安慰劑投資人 沒人需要能力強 回歸平均數 遍歷性 人生無處不巧 神祕函 被打斷的網球賽 反存活者 生日詭辯 世界好小! 資料採擷、統計學與信口雌黃 我看過最好的一本書! 回測程式 擴大引伸得更叫人不安 盈餘發表季:被業績數字愚弄 比較運氣 癌症治療 皮爾遜教授到蒙地卡羅(真的去了):隨機性看起來不隨機! 沒吠的狗:科學知識中的偏誤 沒有結論的結論 10 輸家通賠──談人生中的非線性 沙堆效應 隨機性上場 學習打字 真實世界之中和之外的數學 網路的科學 我們的大腦 布里丹的驢子或隨機性好的一面 不是撐死,就是餓死 11 隨機性和我們的心智:我們是機率盲 巴黎或巴哈馬群島? 一些建築上的考量 當心哲學家官僚 足夠滿意 有缺點,不只不完美 卡尼曼和特佛斯基 需要拿破崙的時候,他在哪裡? 「我做得和上次的交易一樣好」與其他的試探法 籤餅學位 兩套推理系統 為什麼我們沒和第一次約會的人結婚 我們的自然棲息地 迅速簡約 神經生物學家也是 法庭中的卡夫卡 荒謬的世界 了解機率偏誤的例子 我們是選擇權盲 機率與新聞媒體(又談新聞記者) 午餐時間的CNBC節目 你現在應該死了 彭博的解釋 過濾方法 我們不了解信賴水準 招認 第三部 在耳中塞蠟 活在隨機世界中 我沒那麼聰明 維根斯坦的尺 奧德賽的消音令 12 賭徒的迷信和籠中的鴿子 計程車英語與因果關係 史金納的鴿子實驗 再談斐洛斯特拉圖斯 13 卡涅阿德斯到羅馬:談機率與懷疑論 卡涅阿德斯到羅馬 機率,懷疑論的產物 德諾波伊斯先生的意見 信念的路徑相依 以計算替代思考 從一場葬禮到另一場葬禮 14 巴克斯拋棄安東尼 賈姬的喪禮有感 隨機性與個人的優雅 後記:梭倫說過 當心倫敦的交通堵塞 附筆:沖澡時想到的三件事 後來想到的第一件事:逆技能問題 後來想到的第二件事:再談隨機性的好處 不確定性與快樂 訊息紛至沓來 後來想到的第三件事:單腳站立 第一版謝辭 前往圖書室 註釋與書單 註釋 參考書目

序跋

序:不必把知識看得那麼重
  本書是由兩樣東西合成的。一方面,是不胡說八道的不確定性實踐者,整個專業生涯都在抗拒被隨機性愚弄,而且設法用計謀勝過機率性結果引發的情緒。另一方面,則是沉迷於美學和熱愛文學的人,願意被經過整飭、精鍊、具有原創性和品味,任何形式的胡說八道所愚弄。我沒辦法不當隨機性傻瓜;我能做的,是將它局限在可以帶來某種美學愉悅的地方。   這樣的想法來自直覺;這本個人隨筆,主要是討論作者在風險承受實務方面的想法、掙扎和觀察到的事情,不是論文,而且絕對不是科學報告。這是為了好玩而寫的,目的是讓人讀來(大抵)有趣,而且是帶著好玩的心情去讀。十年來,關於我們應對隨機性的偏誤(後天習得或與生俱來),論述已多。寫本書第一版時,我立下的準則是避談⒜不是我在這個主題上親眼目睹或獨立發展出來的任何東西;以及⒝我還沒有吸收消化得夠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寫出這個主題的任何東西。只要有一點點覺得像是在工作,任何東西都不用。我也必須刪除看起來像是到圖書館找來的內容,包括在科學上頻頻提及他人,以自抬身價的攀龍附鳳內容。我試著不引用並非從我的記憶自然跳出的話語,和並非這些年來我熟讀的作者寫的文字(我討厭隨機使用前人的智慧—稍後還會談更多)。言語比沉默有價值才開口。   這些準則依然不變。但人生有時需要妥協:在讀者和朋友的壓力之下,我在目前這個版本加進一系列非侵入式的章節附註,導向相關的文獻。大部分章節,我也添加新的材料,最明顯的是第十一章。整個算起來,本書篇幅增加了三分之一以上。 贏家加碼   我希望這本書像有機生物—用交易員的行話來說,就是「贏家加碼」—並且反映我個人的進化,而不是緊抱這些新想法不放,然後將它們原原本本,整個放進新書裡面。奇怪的是,這本書出版後,我對其中一些章節思前想後所花的時間,遠多於從前,尤其是在兩個不同的領域:⒜我們的大腦看到的這個世界,隨機性遠比實際要少,以及⒝造成很大偏離的不確定性瘋狂名稱「厚尾」(稀有事件愈來愈能解釋我們生活中的世界,但同時依然有違我們的直覺,就如同它們有違我們祖先的直覺那樣)。這本書的第二版反映作者慢慢比較不像是不確定性的學生(我們對隨機性就只能懂那麼少),而更像研究人們如何被它愚弄的工作者。   另一個現象是:作者被自己寫的書轉型。隨著我日益開始實踐這本書的原始內容,我在最料想不到的地方看到運氣發揮作用。這就像有兩顆行星:一顆是我們實際居住的,另一顆的確定性則高得多,人們深信我們就活在那裡。情況很簡單:過去發生的事件,隨機性看起來總是比它們應有的水準低(這稱作事後諸葛偏誤)。我聽別人談起他的過去,會發現他所說的不少內容,只是自欺欺人的心思,事後捏造出一番道理,回頭去解釋。有些時候,這種事情很難忍受:我可以感到自己,總是把社會科學(尤其是傳統經濟學)和投資世界中的人,看成是精神錯亂的人。生活在現實世界中,可能很痛苦,尤其是如果你發現一個人講的話,揭露他自己的資訊,比他所想傳遞的訊息要多。今天早上,我在牙醫診所拿起《新聞週刊》,讀到一位記者談起某位傑出商界人物,特別提到他「及時行動」的能力。可是我發現,我腦海想的是這位記者心裡懷有哪些偏誤,而不是用心吸取文章本身想要傳達的資訊。我不可能認真看待那篇文章(為什麼大多數記者都不清楚他們知道的事,遠遠低於他們認為自己知道的?科學家研究了半個世紀前,「專家」沒有從過去的失敗學到教訓的現象。你可能終生每件事都預測錯誤,卻依然認為下一次會對)。 不安全與機率   我相信,我需要保護和耕耘的主要資產,是我根深柢固的知識不安全感。我的座右銘是: 「我的主要活動,是戲弄那些自視甚高和把他們的知識品質看得太重的人。」耕耘這種不安全感,以取代知識上的信心,聽起來可能是奇怪的目標—也是不容易落實執行的目標。要做到這點,我們需要將最近的知識確定性傳統從心裡清除。有位讀者後來成了筆友,由於他,我重新發現了十六世紀的法國散文家和專業內省者蒙田(Montaigne)。我被蒙田和笛卡兒(Descartes)之間的差異帶來的含義—以及我們如何因為遵循後者追求確定性的觀念而迷途—所迷。我們依循笛卡兒的形式思維模式,而不是蒙田的模糊與非形式(但批判性)判斷,結果肯定封閉了我們的心靈。五百年後,極為內省和深具不安全感的蒙田昂首而立,成了現代思想者的角色典範。此外,這個人擁有非凡的勇氣:抱持懷疑態度,肯定需要勇氣;人需要不同尋常的勇氣去自省、挺身面對自己、接受自己的局限性—科學家找到愈來愈多的證據,發現大自然特地把我們設計成會自我欺騙。   知識上有很多處理機率和風險的方法—對不同學門中的人來說,「機率」的意思略有不同。在本書,機率是極為計性和文學上的東西,有別於計量和「科學」(這解釋了為什麼我們警告要敬經濟學家和財務學教授而遠之,因為他們傾向於堅決相信他們知道某種東西,而且那種東西是有用的)。我根據休謨(D. Hume)的歸納問題(或者亞里斯多德的一般性推論)來闡述,有別於賭博文獻的範式。本書中,機率主要是應用懷疑論的分支,不屬工程學門(儘管數學妄自尊大,喜歡處理這個主題,但是和機率微積分有關的問題,價值只能作為註腳而已)。   怎麼做呢?機率不只用於計算骰子每一面出現的機率,或者更為複雜的變化用途;它是指接受我們的知識缺乏確定性,並且發展各種方法以處理我們的無知。在教科書和賭場之外,機率幾乎不曾以數學問題或動腦遊戲的形式現身。大自然不會告訴你,輪盤賭桌上有多少個洞,也不會以教科書的方式提出問題(在真實的世界中,我們猜測問題所費的心力,必須多於尋求解決方案)。這本書的機率思維核心,是考慮可能發生另類結果,也就是世界可能不一樣。其實我的整個事業生涯,都在抨擊機率的計量使用。雖然在我看來,第十三和第十四章(談懷疑論和斯多噶哲學)是這本書的中心思想,大多數人卻側重於第十一章誤算機率的例子(顯然是到目前為止,本書原創性最低的一章,因為我把所有文獻上的機率偏誤都壓縮在那裡)。此外,雖然我們對硬科學(尤其是物理學)中的機率可能有若干理解,以及儘管專家大吹大擂,我們卻對經濟學等社會「科學」中的機率所知不多。 為(某些)讀者說公道話   我試著將書中提及我從數學型交易員的職業學得的東西減到最少。我在市場上操作,這個事實只作為一個引子,而且沒有(像許多人想的那樣)使這本書成為市場隨機性指南,就像我們不應把《伊里亞德》(Iliad)解讀為軍事教學手冊那樣。全書十四章,只有三章以金融為背景。市場只是用來展現隨機性陷阱的一個特殊情況—但到目前為止,它們是最有趣的領域,因為運氣在這裡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如果我是動物標本剝製師或者巧克力標籤翻譯者,本書會薄上許多)。此外,金融領域中的那種運氣,沒人理解,大多數操作者卻認為他們懂得,偏誤因此更加擴大。為了說明一些事情,我會試著拿市場來打比方,就像我在晚餐桌上,和求知欲濃厚的心臟病專家談天,也會這麼做(這個作法,是效法第二代朋友雅克.梅拉布〔Jacques Merab〕)。   第一版出書後,我收到很多電子郵件。這是隨筆作家的美夢,因為這樣的互動,提供了改寫第二版的理想素材。我回覆每一封電子郵件(一次),以表達謝意。我回答的一些話,也順便插進不同的章節中。我常被視為打破偶像崇拜的倡導者,本來預期會接到一些憤怒信,寫著「你是什麼東西,竟敢評斷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或者「你不過是在嫉妒人家的成功」等等;相反的,令我失望的是,大部分垃圾都以匿名的方式,湧進亞馬遜網站(amazon.com)(這個世界上沒有壞宣傳那種東西。有些人侮辱你的作品,卻反而收到推廣的作用)。   有人寫信來說,他們覺得這本書替他們說了公道話。這是我沒有遭到抨擊,得到的安慰。最鼓舞我的信,來自有些人生活不順遂,但不是出自他們的錯。他們拿這本書撐腰,向配偶解釋他們只是運氣比連襟差而已(不是技能較差)。最感人的信來自維吉尼亞州一名男子。短短幾個月內,他失去工作、妻子、財富、遭到可怕的證券管理委員會調查,慢慢覺得淡泊名利的日子很好。我和一位遭到黑天鵝打擊的讀者通信。那是出乎意料、影響很大的隨機事件(失去初生兒)。我因此花了一些時間,鑽研那些探討嚴重隨機事件發生後如何適應的文獻(不確定性條件下,非理性行為觀念的先驅丹尼爾.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專攻這個主題,並非巧合)。我不得不承認,我不曾覺得身為交易員的我,對任何人(除了自己)有特別直接的貢獻;當個隨筆作家,卻有向上提升和對世人有用的感覺。 非有即無   本書想要傳遞的訊息,有幾個地方引起混淆。就像我們的大腦不容易理解機率的細微差別(大腦總是把事情過度簡化為「非有即無」),我們很難解釋本書的觀念是「事情比我們所想的要隨機」,而不是「一切事情都隨機」。我不得不面對「塔雷伯這位懷疑論者,認為一切都是隨機,以及成功的人都只是運氣很好」的說法。被隨機性愚弄症甚至影響廣為人知的劍橋聯盟辯論(Cambridge Union Debate),因為我的論點「大部分的都市大人物都是幸運的傻瓜」,成了「所有的都市大人物都是幸運的傻瓜」(在我此生最有趣的辯論之一中,我顯然敗在可畏的戴斯蒙.菲茨傑拉德〔Desmond Fitzgerald〕手下—我甚至差點換邊!)。誤將不恭當作傲慢(我在傳遞訊息時注意到這一點)的同樣錯覺,使人將懷疑論和虛無主義混為一談。   我要在這裡澄清:機運當然眷顧做好準備的人!努力工作、準時現身、穿一件乾淨的襯衫(最好是白色)、噴芳香劑,以及其他一些這類傳統的作法,對成功有助益—它們當然必要,但可能不夠充分,因為它們不會導致成功。這同樣適用於堅持、固執和不屈不撓等傳統的價值:它們必要,非常有必要。一個人必須出去買彩券,才有可能中大獎。這表示到彩券行走一趟會使你中獎?技能當然重要,但在高度隨機的環境中,它們的重要性低於牙科那一行。   不,我並不是說祖母告訴你的工作倫理價值錯了!此外,由於大多數的成功,是由極少的「機會窗口」造成,沒能抓住一個窗口,對一個人的事業生涯可能是致命的一擊。務必把握你的時運!   請注意我們的大腦有時如何將因果關係的箭頭倒轉過來。假設一個人的優秀品質使得他獲得成功;根據那個假設,每個聰明、勤奮、執著的人都得到成功,並不意味著每個成功的人,必然聰明、勤奮、執著,即使直覺上認為這似乎是對的(本來十分聰明的人,竟然犯下這種粗糙的邏輯謬誤—稱之為肯定後件—實在叫人舌撟不下。這一點,我在這一版有提到,稱之為「兩套推理系統」)。   針對成功所做的研究變了調,而且我們常看到它們用「如果你想和那些成功者一樣,那麼你需要本書介紹的這些百萬富翁特質」之類的書衣文案,走進書店。誤導讀者的《隔壁的百萬富翁》(The Millionaire Next Door)一書(第八章有討論)的作者之一,寫了另一本更蠢的書,書名叫《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The Millionaire Mind)。他指出,他研究最深、超過一千位百萬富翁的具代表性群組,並沒有在他們的童年展現高智力,因此推斷並不是你的天賦使你富有—而是勤奮工作造成的。從這裡,可以天真地推論機運在成功中並未扮演任何角色。我的直覺是,如果百萬富翁的屬性接近一般人,我會做出更令人不安的解釋,說那是因為運氣發揮了某種作用。運氣是民主的,不管原來的技能為何,都會降臨在每個人身上。作者點出百萬富翁和一般人不同的一些特質,例如韌性和勤勞。這是混淆必要和因果的另一個說法。就算所有的百萬富翁都是執著、勤奮的人,並不會使執著的勤奮工作者成為百萬富翁。許多不成功的創業家也是執著、勤奮的人。作者在天真經驗主義的教科書個案中,也尋找這些百萬富翁共同具備的特質,並且研判他們都喜歡冒險犯難。冒險犯難顯然是大獲成功的必要條件—卻也是失敗的必要條件。要是作者對破產公民做相同的研究,肯定會發現他們也喜愛冒險犯難。   有些讀者(以及我有幸找到Texere出版公司之前,一些人云亦云的出版公司)要求我「提供資料」,例如圖表、數字、建議、時間序列等,為書內的說法「背書」。這本書是一系列的邏輯假想實驗,不是經濟學的學期論文;邏輯不需要實證驗實(這裡又有我所說的「往返謬論」:像新聞記者和一些經濟學家那樣使用沒有邏輯的統計是錯的,但是反過來做則不然:使用沒有統計的邏輯並沒有錯)。如果我寫文章說,我懷疑鄰居因為他所從事專業的隨機性,所以他的成功不帶運氣(不管運氣大小),我並不需要「測試」這個說法—執行俄羅斯輪盤假想實驗便已足夠。我只需要指出:在「他是天才」的理論之外,還有不同的解釋存在就行了。我用的方法,是製造一群智障人士,然後顯示少數一些人可以如何進化為成功商人—但這些人的能見度很高。我的意思不是說巴菲特缺乏技能;只是表示:有了一大群隨機投資人,他們裡面幾乎必然會產生成功記錄純靠運氣的人。 錯過惡作劇的機會   儘管本書大力警告,要提防媒體新聞專業,北美和歐洲的電視台與廣播電台節目卻紛紛邀請我受訪(包括拉斯維加斯一座廣播電台上熱鬧的搞笑對話,訪談人和我各說各話),也跌破我的眼鏡。沒人保護我不受自己傷害,所以我接受了採訪。奇怪的是,我們竟然需要利用新聞媒體,來把新聞是有毒的訊息傳送出去。我覺得自己淪為講貧乏新聞話語的騙子,不過玩得很開心。   我會被邀請,有可能是因為主流媒體的訪談人沒看過我的書,或者沒能理解那些話是在侮辱他們(他們「沒時間」讀書),以及非營利媒體把書讀得太好,覺得幫他們說了公道話。我有幾個故事可說:有人向一個著名的電視節目說: 「這個叫塔雷伯的傢伙,相信股票分析師都只是隨機預報員」,所以他們似乎急於要我在節目上發表個人的高見。但是他們開出的條件,是要我建議三支股票,以證明我的「專長」。我沒有出席,錯過了好好捉弄他們的機會,也就是討論隨機選出的三支股票,然後對於我的選擇,套上一個聽起來頭頭是道的解釋。   在另一個電視節目上,我討論股票市場的隨機性質,以及人總能在事後見到事件中的向後配適邏輯時說: 「人們認為有個故事存在,其實壓根兒沒有。」主播立即插嘴說: 「今天早上有個思科(Cisco)的故事。你能講幾句話嗎?」最糟糕的一次是:受邀上某金融電台節目討論一小時(他們沒看第十一章),進場前幾分鐘才告訴我,不要談這本書的觀念,因為我是受邀談交易,不是談隨機性(這當然是捉弄人的另一個好機會,但我措手不及,節目還沒開播就走人)。 大多數新聞從業人員對事情都不會太過認真:畢竟,新聞這一行是純娛樂,不是為了追求真相,尤其是電台和電視台。個中祕訣是遠離那些似乎不知道他們只是藝人(例如會在第二章出現的喬治.威爾〔George Will〕),卻相信自己是思想家的人。   另一個問題,在於媒體如何解讀訊息:納西姆這個傢伙認為市場是隨機的,因此會走低。這麼一說,我便心不甘情不願成了烏鴉嘴。其實,黑天鵝,也就是那些稀有和意外的偏差,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壞事。   但是媒體新聞的標準化程度低於表面上看到的;它吸引了數量不少的好學深思之士,成功擺脫由商業新聞話語驅動的系統,而且他們真的關心訊息,不是只在意抓住公眾的注意力。從我與阿南迪(Kojo Anandi)(NPR)、盧斯提(Robin Lustig)(BBC)、斯卡利(Robert Scully)(PBS)、萊瑞爾(Brian Lehrer)(WNYC)的談話,用天真的方式,就能觀察到整個非營利組織的新聞從業人員是另一種知識分子。附帶一提,討論的品質和演播室的豪華程度成反比:WNYC的辦公室之破舊,我只在哈薩克見過,卻感受到萊瑞爾盡最大的努力和我一談。   最後談一下文風。我選擇維持本書的風格如同第一版那樣倜儻不群。我是人,有好的地方,也有壞的地方。我難免犯錯。如果一些小缺陷是我個性的一部分,而我還要去隱瞞的話,那就好比照相時,覺得有必要戴上一頂假髮,或者出去見人,需要借別人的鼻子來用。看過本書初稿的幾乎所有書籍編輯,都建議改寫句子(好讓我的風格「變得更好」)和本文結構(各章的安排);我幾乎完全不加理會,而且發現沒有任何一位讀者覺得有必要那麼做—事實上,我發現,注入作者的性格(包括缺點),會使內文展現生氣。難道圖書業不是正苦於典型的「專家問題」,累積了一些沒有實證效度的經驗法則?有了超過十萬的讀者後,我發現書不是為了書籍編輯寫的。
更新第二版謝辭
走出圖書館   這本書有助於我擺脫知識上的與世隔絕(不當全職的學者有許多好處,例如獨立自主和可以避開整個過程的枯燥部分,但代價是遠離他人)。第一版問世後,我在神志清明的思考者間,遇到許多有趣的晚餐同伴和筆友。也因為他們,有些主題,我才能再飛第二次。此外,在和興趣相近的人討論刺激之下,我更接近夢想生活;我覺得為了這些,我的書需要有所回饋。似乎有證據顯示,和聰明人交談與書信往返,比起單純跑圖書館,對個人啟發是更好的引擎(原因在於人與人之間的溫暖:我們天性中的某種東西,可能有助於我們的某些觀念在與人往來和交際時有所成長)。不知怎麼的,人有被騙之前和被騙之後的生活。雖然第一版的感謝更甚於以往,我想在這裡加進新近想要表達的謝意。 縮小世界   我和羅伯.席勒(Robert Shiller)第一次見面,是在一次早餐討論會上挨著坐。我發現自己無意間吃掉他盤子裡的所有水果,喝掉他的咖啡和水,結果他只剩下鬆餅和其他沒人看得上眼的食物(而且沒飲料可喝)。他並沒有抱怨(也許是沒注意到)。我在第一版特別提到席勒時,並不認識他,所以他的平易近人、謙遜和魅力令我驚訝(依照某種試探法,我們不敢預期有遠見的人,竟然也是風度翩翩的人)。他後來開車送我到紐黑文(New Haven)一家書店,給我看一本物理科學寓言書,書名叫《平面國》(Flatland)。他在中學讀過這本書。他也告訴我,我改寫的這本書,要和第一版一樣:簡短,個人化,盡量像小說。我在整個改寫過程中,一直記得他說的話(他試著說服我不要出第二版,我卻求他出他寫的《非理性繁榮》〔Irrational Exuberance〕的第二版,只給我看也好;我想,這兩件事我都得遂所願)。書有我在第十章所討論的那種泡沫動態。這件事使得舊書的新版遠比新書更有可能突破臨界點(宗教和潮流因為網路外部性,第二版比全新的更受歡迎)。物理學家和崩潰理論家迪迪爾.索耐特(Didier Sornette)給了我令人信服的論點,相信第二版的效果不錯;圖書出版商靠資訊瀑流而興旺,卻不知道這一點,令我們驚訝。   改寫這本書的那段期間,不少時候我受到在義大利和丹尼爾.卡尼曼共進兩次晚餐,席間交談熱絡的強力影響。在我見到他的研究更為深入推進,不再只限於不確定性條件下的理性選擇之後,和他的談話,「推促」我邁向知性追尋的下一個臨界點。我肯定他在經濟學上的影響力(包括諾貝爾的獎牌),使人的注意焦點脫離他的發現廣度、深度和普遍適用性。經濟學是無聊的東西,但我一直告訴自己,他的研究很重要,不只因為他是經驗主義者,不只因為他所作研究(與性格)的相關性,和其他最近的諾貝爾經濟學家形成鮮明的對比,更因為這在遠為值得探討的問題上,具有深遠的含義:⒜他和阿莫斯.特佛斯基(Amos Tversky)協助顛覆了希臘時代的教條理性概念。這個概念持續了二十三個世紀,造成了我們現在知道的所有破壞性後果;⒝卡尼曼的重要研究是效用理論(在它的不同階段)對幸福等重大事情的影響。現在,理解幸福是十分重要的事。   我和生物學家、進化經濟學家,以及《都是基因惹的禍》(Mean Genes)的共同作者特里.伯納姆(Terry Burnham)有過長談。他的這本書以樸實無華的文筆,介紹進化心理學。他碰巧是我兒時好友哈米爾.巴茲(Jamil Baz)的最好朋友。二十年前,我初探隨機性時,巴茲就像我的共鳴板。彼得.麥伯尼(Peter McBurney)有助於我參與人工智慧社群。這個社群似乎融合了哲學、認知神經科學、數學、經濟學和邏輯等領域。我和他開始就各種理性理論大量通信。我的校稿人之一邁克爾.席拉吉(Michael Schrage)是現代(因此是科學)知識分子的縮影—喜歡閱讀看起來重要的一切東西。他像個真正的知識分子那樣交談,不受學術壓力的束縛。拉馬斯瓦米.安巴里希(Ramaswami Ambarish)和萊斯特.西格爾(Lester Siegel)(用他們竟然沒人注意的研究成果)告訴我,如果連普通的表現,我們也被隨機性愚弄,那麼表現的差異會更難確認。作家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引領我進入文學中談直覺和自知之明的一些有趣部分。亞特.德華尼(Art De Vany)這位經濟學家見識不俗、才華洋溢且多彩,鑽研非線性和稀有事件,在給我的介紹函一開始便說「我鄙視教科書」。看到有人的思維如此深厚,也能享受生活樂趣,實在令人鼓舞。經濟學家威廉.伊斯特利(William Easterly)告訴我,隨機性對經濟發展的虛幻原因做出了貢獻。他很喜歡自己是持懷疑態度的經驗主義者,同時是討厭政府與大學等機構獨占知識的人。感謝好萊塢經紀人傑夫.伯格(Jeff Berg)是個熱心的讀者,樂於分享他對媒體業中普遍存在的那種高度不確定性所持的見解。我要感謝這本書讓我有機會和傑克.史華格(Jack Schwager)在晚餐上討論問題,收穫良多。他思索一些問題的時間,似乎比在世的任何人都久。 謝謝Google   以下人士協助我寫成這本書。何其有幸能有Andreea Munteanu這樣心思敏銳的讀者和十分寶貴的共鳴板;她在令人印象深刻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業務忙碌之餘,騰出時間上網查詢Google,檢查本書引用文獻的完整性。Amanda Gharghour也協助搜尋資料。我也有幸能有Gianluca Monaco作為義大利文的翻譯;他在書內發現的錯誤,我恐怕得花一個世紀才能察覺(他是認知科學家,並且從書籍翻譯轉為數理財務的學生。他打電話給出版公司,自告奮勇擔任譯者)。我的協作者、科學哲學家Avital Pilpel在技術性機率討論方面,給了我十分寶貴的協助。另一個黎凡特交易員、數學家、物理學家轉為科學、機率、市場(但沒有神經生物學)哲學家的Elie Ayache,促使我花很多時間流連在博達書店(Borders Books)的哲學區和科學區。Flavia Cymbalista、Sole Marittimi(現在改姓Riley)、Paul Wilmott、Mark Spitznagel、Gur Huberman、Tony Glickman、Winn Martin、Alexander Reisz、Ted Zink、Andrei Pokrovsky、Shep Davis、Guy Riviere、Eric Schoenberg和Marco Di Martino對內文提出他們的看法。George Martin一如既往,是非常寶貴的一塊共鳴板。讀者Carine Chichereau、Bruce Bellner和Illias Katsounis非常慷慨,寄電子郵件指正各方面的錯誤。感謝Cindy、Sarah和Alexander的支持,並且提醒除了機率和不確定性,還有其他事情可做。   我還必須感謝我的第二個家庫朗數學研究所(Courant Institute of Mathematical Sciences)給了我合適的環境,去追求我感興趣的事情,以及教導和指導學生,同時保有我知識上的獨立性,特別要謝謝Jim Gatheral和我共同教導一班學生時,養成質問我的習慣。感謝Paloma的Donald Sussman和Tom Witz與眾不同的高見;他們如英雄般能夠理解「黑天鵝」,真的讓我刮目相看。我還要謝謝安皮瑞卡公司(Empirica)的成員(我們禁止使用員工一詞)在辦公室培養起激烈、無情、真正割喉式的知性辯論風氣。我的同事確保我講的每一句話,都會遭到某種形式的挑戰。   我要再次堅決表示,沒有David Wilson和Myles Thompson,這本書一開始就不會付梓。但是沒有Will Murphy、Daniel Menaker和Ed Klagsbrun讓這本書恢復生命,它應該已經死了。我要感謝Janet Wygal的不厭其詳(和耐性),以及Fleetwood Robbins的協助。雖然有他們熱忱相助,我懷疑還有很多錯誤存在;但是剩下的錯誤,都歸我負責。

內文試閱

隔壁的百萬富翁太多
  存活者偏誤的三個例子。為什麼應該住在公園大道的人很少。隔壁的百萬富翁穿得很爛。專家多如過江之鯽。 如何消除失敗的刺痛   就是快樂   馬克和妻子珍娜、三個孩子住在紐約市的公園大道。他一年賺五十萬美元,但得取決於景氣的榮枯─他不相信最近突然綻現的榮景能夠維持長久,心理上還沒調適近來激增的所得。馬克年近五十,身材圓胖,皮膚鬆軟,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十歲。他過著紐約市律師表面上優裕舒適(但緊張忙碌)的生活,住在曼哈頓寧靜的角落。馬克顯然不是那種喜愛泡酒吧或者參加翠貝卡和蘇活區(SoHo)深夜聚會的人。他和妻子有一棟鄉間別墅和一座玫瑰花園,而且和同年齡、心態、條件的許多人一樣,(依序)關心物質享受、健康和身分地位。平常工作的日子裡,他都要忙到晚上九點半以後才回家,有時更在辦公室待到半夜。到了週末,馬克累得要命,驅車回「家」的三個小時,總是睡得死去活來;週六大部分時間也都躺在床上恢復元氣。   馬克生長於中西部一座小鎮,父親是稅務會計師,沉默寡言,總是用削得很尖的黃色鉛筆工作。他十分在意鉛筆尖不尖,所以口袋總是隨時放著削鉛筆刀。馬克從小就聰穎過人,中學成績優異,念哈佛大學,然後進耶魯法學院,學歷相當傲人。踏進職場後,投入企業法律業務,先在一家著名的紐約法律事務所接大案子,忙得沒時間刷牙。這麼說一點都不誇張,因為他幾乎每一頓晚餐都在辦公室吃,一邊累積脂肪,一邊累積當合夥人的印象分數。他後來在一般的七年時間內,當上合夥人,卻也賠上了常見的代價。第一任妻子(念大學時認識的)離他而去,因為她受不了律師老公總是不在家,也厭倦了他的談話內容日益低俗—不過說來也好笑,她後來和另一位紐約律師同居並且嫁給他;那個人嘴裡也許沒有比較多的象牙,卻讓她比較快樂。   工作太多   雖然馬克偶爾會來個突擊式減肥,身材還是慢慢鬆垮了下來,訂做的西裝每隔一段時間,就需要回頭找裁縫師修改。過了勞燕分飛的鬱悶期之後,他開始和法律助理珍娜約會,兩人很快就走上紅毯,然後快馬加鞭,接連生了三個孩子,買下公園大道的公寓和鄉村別墅。   珍娜認識的人,是孩子在曼哈頓的私立學校念書的父母,以及和他們住同一棟公寓大樓的鄰居。從物質觀點來說,他們落在這一群人的底端,甚至可能剛好就在最底層。他們是所認識的人群內最窮的,因為那棟公寓大樓,住的都是事業極其有成的企業高階主管、華爾街交易員和財大氣粗的企業家。孩子所念的私立學校,還有第二群孩子,他們是企業併購家和他們打勝仗後娶得的妻子生的—如果考慮其他母親的年齡差距和模特兒般的特徵,甚至也許有第三群。相較之下,馬克和他的妻子珍娜散發出擁有鄉村別墅加玫瑰花園的那種樸實氣息。   你是失敗者   馬克住曼哈頓,這可能是理性的選擇,因為需要花費心力的工作時間很長,不可能通勤上下班。但是妻子珍娜付出的成本卻很高。為什麼?因為和別人比起來,他們顯得相對不成功—就他們所住的公園大道社區來說。大約每個月有一次,珍娜會因為到學校接送小孩,遭到其他某個媽媽奚落而感到緊張和羞辱,或者搭乘公寓大樓電梯時,看到某位女士戴比較大顆的鑽石,而幾近崩潰;他們住的是公寓中最小的單位。為什麼她先生那麼不成功?他很聰明,工作也十分賣力,不是嗎?他的學業性向測驗(SAT)成績不是接近一千六百分嗎?那個叫隆納德什麼的,他太太甚至從沒和珍娜點過頭。她先生上過哈佛和耶魯,智商那麼高,為什麼存款戶頭沒什麼錢?   馬克和珍娜的個人生活陷入契訶夫困境(Chekhovian dilemmas),我們不想談太多,但他們的例子可以用來說明存活者偏誤(survivorship bias)十分常見的情緒效應。珍娜覺得她先生相較之下不如人,但她是以非常不對的方式計算機率—她用錯誤的分布去評斷身分地位。馬克的表現和全體美國人相比,顯得非常之好,比九九‧五%的同胞要好。他的表現和中學時期的朋友比較,顯得十分突出;要是有時間去參加不時舉辦的同學會,他可以親自體會一下他確實高人一等這個事實。他的表現比九○%的哈佛其他同學要好(當然是指財務上),也比六○%的耶魯法學院同學好。但和同一棟公寓的鄰居相比,卻落在底層!為什麼?因為他選擇和成功人士同住,那裡排除了失敗者。   換句話說,失敗者不會出現在樣本中,因此使他看起來好像表現欠佳。住在公園大道,身邊不會有失敗者,只會看到贏家。當我們生活在非常小的社區中,便很難走出狹窄的居住地,從外面評估自己的處境。就馬克和珍娜來說,他們承受很大的情緒困擾;這裡有位女子,嫁給事業極其有成的男子,但她只感受到比上不足,因為她沒辦法在情感上拿他和能給他公平待遇的樣本相比較。   除了對一個人的表現持有錯誤的認知,還有社會跑步機效應存在:你富有之後,搬到有錢人的社區去住,卻因此顯得貧窮。除此之外,另有心理跑步機效應;你習慣了財富之後,就會回到一個固定的滿意點。有些人永遠不會對(超過了某一點的)財富真正滿意的這個問題,成了技術性討論快樂的主題。   有人會很有理性地告訴珍娜: 「不妨去讀一位數學型交易員針對生活中機運扭曲的現象,寫的《隨機騙局》一書。它會告訴你如何從統計的觀點去看事情,這樣你會覺得好過些。」我是這本書的作者,當然很樂意以十四‧九五美元的價格,提供一帖萬靈丹,但還是要說句良心話:這本書恐怕只能提供約一個小時的安慰。珍娜需要的是更猛的藥。我一再表示,人天生不會變得更有理性,也不會不因被人看貶而情緒激動,至少就我們目前的生物結構設計來說是如此。我們沒辦法從理性的推論找到慰藉—身為交易員,我早就學會反其道而行,強迫自己保持理性,終究是無效的。我會建議珍娜搬出來,住到藍領階級的社區,她就比較不會覺得遭到鄰居羞辱,而且啄序會升高到超越他們原本的成功機率。換句話說,他們可以往反方向去利用扭曲。如果珍娜在意身分地位,我甚至會建議住進一些大型樓宇。 雙重存活者偏誤   更多的專家   我最近拜讀了暢銷書《隔壁的百萬富翁》。兩位「專家」寫出這本謬論連篇的書(但相當有趣),試著推論富人常見的一些屬性。他們檢視了現在有錢的一群人,發現他們不可能過著豪奢的生活。他們稱這些人為聚財者;他們願意延後消費,以便累積錢財。這本書最大的吸引力,在於簡單但有違直觀的事實:這些人看起來比較不可能像是非常有錢的人—一個人顯然必須花很多錢,更別提需要騰出時間去花錢,才能使外表和行為看起來有錢。   要過富足的生活很花時間—你必須去選購時髦的衣服、談起波爾多葡萄酒如數家珍、知道哪裡有昂貴的餐廳可去。所有這些活動,必須花費很多時間去做,也使人無法全神貫注地投入真正該做的事,也就是累積名目(和帳面)財富。這本書給我們的啟示是:最有錢的人看起來比較不像有錢人。反過來說,行為和外表看起來有錢的人,財富流失得很快,經紀帳戶會受到不可逆轉的巨大傷害。   我不覺得累積錢財有什麼特別值得一提的地方,尤其是如果一個人笨到不試著從財富產生一些有形利益的話(姑且不提經常數錢的樂趣)。我不是很樂意犧牲個人的習慣、知性上的愉悅和個人的標準,好成為華倫‧巴菲特那樣的億萬富翁。如果我必須養成斯巴達式(甚至更刻苦)的習慣,一直住在首次購買的房子裡,那我更看不出成為億萬富翁有什麼意義。盛讚他富有卻過著儉樸的生活,我不懂道理何在。如果樸素過日子是目標,那麼他應該去當僧侶或社會工作者—我們應當記住:致富只是自私的行為,不是社會行為。資本主義的優點,在於社會能夠利用人們的貪婪而運作,不是靠他們的慈悲。此外,我們也不需要讚美這種貪婪是一種道德(或知識)成就(讀者很容易發現,我除了索羅斯等極少數例外,對有錢人缺乏好感)。有錢不直接等同於道德成就,但這不是那本書的嚴重缺點所在。   前面說過,聚財者是《隔壁的百萬富翁》一書中的英雄。他們省下支出,拿去投資。這種策略無可否認可能奏效;錢花掉就不能創造成果(姑且不提物質享受)。但這本書談到的好處,似乎過於誇大。更仔細閱讀他們的論點,可以發現他們的樣本包含雙重劑量的存活者偏誤。換句話說,這本書錯上加錯。   贏家眾所矚目   第一個偏誤在於他們的樣本選到的富人,是打字機前的幸運猴子。作者只看到贏家,而且根本不設法改正他們的統計方法。他們沒有提到積攢錯誤東西的「聚財者」(我的家族成員很擅長做這種事,例如保有即將貶值的貨幣和後來倒閉的公司股票)。我們沒看到他們提及有些人很幸運,能夠投資到贏家。這些人毫無疑問可以躋身他們寫的書內。有個方法能夠矯正這種偏誤:例如,將你所選富翁的平均財富降低五○%,理由是作者的偏誤導致我們觀察到的百萬富翁平均財富增加了這麼多(這麼一來,會產生將輸家加進樣本的效果)。這麼做,肯定會修正結論。   那是多頭市場   第二個缺失更為嚴重,就是我已經討論過的歸納問題。他們講的故事,集中在歷史上一段不尋常的期間;如果接受他們的論點,就等於接受目前的資產價值報酬率永遠不變的說法(一九二九年起的大崩盤之前,同樣的信念也盛行)。這一波資產價格漲勢,是有史以來最強勁的多頭市場(本書撰稿時,多頭市場還沒結束),二十年來價值急速竄升。一九八二年投資一元買一般股票,已經成長將近二十倍—而這還只是一般股票而已。我們所選的樣本,可能包含所投資的股票表現優於平均水準的人。幾乎所有的人都已經因為資產價格上漲,也就是一九八二年起,近來的金融票券和資產價格上揚而致富。一個投資人在市場漲勢沒有那麼凌厲的時候,運用相同的策略,能說給別人聽的故事當然不同。不妨想像那本書如果寫於一九八二年,也就是股票經通貨膨脹調整,價值長期滑落之後,或者寫於一九三五年,也就是人們對股票市場失去興趣之後,內容會變得怎麼樣。   或者,如果美國股市不是唯一的投資管道。有些人不花錢買昂貴的玩具或者去度假滑雪,而是購買以黎巴嫩里拉計價的國庫券(像我祖父那樣),或者向麥可‧米爾肯(Michael Milken)購買垃圾債券(一九八○年代,我的許多同行都這麼做),命運將如何?進一步回溯歷史,如果聚財者買的是沙皇尼古拉二世簽名發行的俄羅斯帝國債券,並且在蘇俄政府還本之後還買更多,或者在一九三○年代購置阿根廷的不動產(像我曾祖父那樣),下場會是怎麼樣?   長久以來,連專業人士(或者尤其是專業人士)也犯下忽視存活者偏誤的錯。怎麼會這樣?因為我們受過的訓練,是要善用眼前的資訊,忽視沒有看到的資訊。本書撰稿時,美國和歐洲的退休基金與保險公司不知為什麼,接受「長期而言,股票總是有九%報酬率」的說法,並以統計數字作為佐證。統計數字是對的,但它們是過去的歷史。我的看法是:我可以在四萬種買得到的證券中,找到一種,每年的漲幅高達這個數字的兩倍,絕不出錯。這麼說,我們應該拿社會安全資金去買它嗎?   來做個簡短的小結:上面說明了我們如何傾向於將所有可能的隨機歷史中實現的一個,誤當成最具代表性的一個,而忘了還有其他的可能性。概括而言,存活者偏誤的意思是說,表現最好的一個能見度最高。為什麼?因為輸家並沒有現身。   大師的意見   基金管理業到處都是大師。這個領域顯然充滿隨機性,大師勢必掉進陷阱,尤其是如果他沒有受過適當的推論訓練的話。本書撰稿時,有個這樣的大師,養成非常不幸的習慣,寫書談這個主題。他和一位同行計算了「羅賓漢」式投資政策的成功機率。這種政策是指投資於一群經理人中表現最差的那個。根據這樣的政策,你必須把錢從贏家那裡收回來,分配給輸家。這和一般人所想,應該把錢從輸家經理人那裡撤回,改投資於贏家經理人的作法恰好相反。他們執行這種「紙上策略」(也就是像「大富翁」遊戲,並非在真實的生活中進行)獲得的報酬,遠高於緊抱贏家經理人。在他們看來,這個假設例子似乎證實了我們不應該像平常會做的那樣,緊守最優秀的經理人,而應該轉向擁抱最差的經理人。至少他們似乎想要傳達這樣的論點。   他們的分析呈現一個嚴重的缺失,任何研究生應該一眼就能指出。他們的樣本只有存活者,根本忘了考慮混不下去而退出這一行的經理人。這樣的樣本包括模擬期間有在操作、且迄今仍在操作的經理人。沒錯,他們的樣本包括表現欠佳的經理人,但他們是從表現不好中翻身,並沒有退出這一行。所以投資於某個時點表現欠佳、但後來績效轉好(這是一種事後之明)的經理人,顯然可以獲得正報酬!要是他們的表現繼續差勁,他們就會退出這一行,不會包括在樣本中。   模擬要如何執行才適當?舉例來說,我們可以找五年前有在操作的一群經理人,然後展開模擬,直到今天。離開這群經理人的人,屬性顯然偏向於失敗;在獲利這麼豐饒的這一行,會因為極其成功而退出的成功者少之又少。在我們用比較技術性的方法探討這些問題之前,先稍微談一下樂觀情緒這種相當理想化的流行用語。據說從一個人是否樂觀,可以預測他會否成功。預測?其實我們也可以預測他會失敗。樂觀的人對於成功機率過度自信,當然會冒比較多的風險;勝出的人名利雙收,失敗的人則從分析樣本中消失。真是糟糕。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

致力研究不確定性、機率和知識的問題。擁有華頓學院(Wharton School)的企管碩士及巴黎大學(University of Paris)的博士學位。他在商場中打滾和當計量交易員約二十年,之後在二〇〇六年成為全職哲學隨筆作家和學術研究工作者。 著有《隨機的致富陷阱》(Fooled by Randomness)和《黑天鵝效應》(The Black Swan),後者盤踞《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等各大暢銷書榜多年,儼然已成為文化業、社交圈、知識界的一個試金石。《黑天鵝語錄》(The Bed of Procrustes)則是作者的機智警語錄,道出了最精準的預言。《反脆弱》(The Antifragile)更是黑天鵝世界中極具革命性力量的終極自保手冊(以上各書繁體中文版均由大塊文化出版)。 塔雷伯無疑已是世上最炙手可熱的思想家。雖然大部分時間遺世獨居,埋首書堆,或者像漫遊者那樣沉思於咖啡館,卻是紐約大學工學院的風險工程傑出教授。他的研究主題是「不透明之下的決策」──也就是畫一張地圖和寫一張計畫書,說明我們應該如何活在無法全盤了解的世界中。

基本資料

作者: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 譯者:羅耀宗 出版社:大塊文化 書系:from 出版日期:2014-05-26 ISBN:9789862135327 城邦書號:A140022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