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芸起廚房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如果你曾被感情所傷,如果你沒辦法在他人面前卸下武裝,如果你習慣把真實情緒牢牢隱藏…… 來《芸起廚房》吧! 讓揉和「愛情」的料理,融化你的心牆。 假裝不在乎,渴望不會因此消失。 廚藝精湛的她能滿足富豪貴婦的挑剔味蕾,卻不能滿足自己對感情的期待渴求。 她害怕別人窺探內心,只想安全的待在芸起廚房裡。 身分神祕的18歲少年,毫不隱藏對她的好感,帶她體驗冒險、挑戰恐懼。 34歲的藝術總監,為了商業利益接近她,卻逐漸發現糾纏她的理由,已不只是工作需要。 他們的心意讓她卸下防備武裝,坦白自己的渴望,但「愛情」這道料理,只能和一個人分享,這份幸福滋味,她已悄悄決定和他一起品嘗…… 【本書特色】 如果你曾為茱莉鮑爾的《美味關係》感動,曾被安倍夜郎的《深夜食堂》療癒,下一本能暖你胃、甜你心的小說就是它──《芸起廚房》。 融合精緻料理與男女感情深度刻劃的美食愛情小說,同時滿足讀者的口腹之慾與對感情的渴求,精彩絕倫的愛情饗宴,等你入席。 【名家推薦】 ◎Joanna(美女主廚) ◎夏于喬(【型男大主廚】主持人) ◎任樂倫(IC之音節目主持人) ◎維多利亞(超人氣料理部落客) ◎KT(料理研究家矽谷美味人妻) 【好評推薦】 「千萬不能在肚子餓的情況下看這部小說,太恐怖了。」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 晨羽 「很特別的故事,把美味料理和愛情主題結合,看完擁有多層面滿足。肚子被充滿美食香氣的文字填飽,空虛的心被男女主角真摯的愛情補足。老實說,我很久沒有掏錢買書了,但如果有一天在書店看到《芸起廚房》出版的話,我會毫不考慮拿到櫃檯結帳。」 ──讀者 高接梨 「很久沒有看到這麼用心的作品了,但我絕不在想吃東西的時候看《芸起廚房》!」 ──讀者 熊來了 「很喜歡這本書裡關於每道菜與愛情關係的刻畫,角色好特別,各有各的魅力,劇情引人入勝,是值得珍藏的好書!」 ──讀者 梗茉 「好好吃啊!一道道法式可口佳餚與主角間的相遇、轉變……至最後的結局,都讓人感到驚艷。」 ──讀者 茗斯 「滿滿的飽足感呀!只是,看到裡面好多好多美食,真的好餓,這是一篇很棒的故事!」 ──讀者 夜兒 「看了序及第一章肚子就餓了,好看好吃又充滿幸福!」 ──讀者 日走 「巧妙的劇情,鮮明的人物,好有吸引力,我又一口氣看了好幾個小時。」 ──讀者 loveandlight 「喬一樵的文筆好雅緻,真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讀者 喬伊絲

目錄

◎開胃小菜
◎第一道 優格蛋糕
◎第二道 赫曼蛋糕
◎第三道 布拉媽媽的手藝
◎第四道 陶盆盅白酒燉肉
◎第五道 檸檬水
◎第六道 紅酒醬水波蛋
◎第七道 芸起漢堡
◎第八道 粉紅香檳
◎第九道 法式鄉村蔬菜燉肉
◎第十道 干邑酒
◎第十一道 青醬香煎干貝
◎第十二道 蒜香巴西利麵
◎甜點 火焰可麗餅

◎後記

內文試閱

  芸起廚房正在進行週日上午的初級糕點課程,會利用週末上課的大多是職業婦女,除了旺盛的好奇心,什麼都不會的學生們,上初級班讓芸起感到特別有成就感,這群本來沒有概念的人們,她的課能啟發她們,帶領她們發現味覺的新世界。

   她們……

   今天的課程出現了意外,現場站著一位男士。

   芸起朝負責分班的小喬挑了挑眉,後者無辜的聳聳肩。

   她觀察那個人,壯碩的身材,寬厚的臂膀,粗獷中帶著時髦的裝扮,和其他五位女性學員站在一起,十分格格不入。芸起必須仰著頭才能看到他的眼睛,長而凌亂的頭髮覆蓋大半的眼睛,但仍掩飾不住底下嘲弄的眼神,他比較像準備上場廝殺的足球員,而不是週日到烹飪教室學烤蛋糕的人。

   她隱藏起心思,遞給他一頂紙帽:「李先生,為了確保衛生,請戴上紙帽。」

   他看了一下其他人,沒有人戴帽。他挑眉,露出不滿的表情。

   在他發作前,芸起沉穩的聲音先發制人:「課前須知裡寫得很清楚,頭髮過長的得紮起夾好,不能有垂落的髮絲,李先生的頭髮恐怕紮不起來,所以請你戴上帽子。」

   他抓了抓自己一頭鳥巢般的亂髮,像個被老師教訓的頑童,隨著他的動作,廚房裡爆出其他學員的笑聲,芸起堅毅的表情寫著不接受討價還價,他只好將紙帽「擱」在頭頂上。

   芸起指示他彎下腰,幫他將紙帽戴好,動作輕柔而嚴謹,將每一絲頭髮塞進帽裡。她的呼吸平穩,略帶香氣的細微氣息吹拂在他臉上,手指柔軟而冰冷,素淨的臉透出清透光澤,緊抿的薄脣顯示出她的專注,也顯示她性格中的剛毅。

   「好了。」她宣布,「我們可以開始上課了。」

   她移開手時,他感到莫名的失落。

   她開始解釋課程,這堂課練習的第一個作品是優格蛋糕,所有法國人的烘焙經驗都是從這個蛋糕開始的,首堂課主要介紹麵粉相關的概念、麵團和烤箱操作等基礎技術。

   聽著她的聲音,他被催眠了,這女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每一次呼吸,都帶著不可思議的吸引力,非常女性的,卻沒有絲毫挑逗意味的優雅。幫他戴帽子,觸摸他的頭髮,這一切舉動和注意力,就只是為了教他烤一個優格蛋糕?

   女人要嘛就是愛他,要嘛就是不屑他,在他純然雄性的世界裡,不存在張芸起這種女人,話說回來,這輩子,他也從沒走進過任何一間烹飪教室,沒烤過名為任何鬼的蛋糕!

   心不在焉的結果,使他人生中的第一堂烹飪課成為一場大災難,工作檯亂七八糟、手忙腳亂、蛋白發不起來、成品硬得可以拿來敲人……

   下課後學員紛紛離去,芸起叫住他:「李先生,我可以和你談談嗎?」

   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聳肩,倚著工作檯,雙手抱胸等她開口,方才笨拙的模樣已經褪去,換上的是他比較拿手的花花公子調調。

   她面無表情的拿出三個小碟子,要他閉上眼睛,用小湯匙舀起碟子裡的東西品嘗,並說出他嘗到的東西。

   「糖水。」

   「糖漿。」

   「糖粉。」

   嘗完後他睜開眼睛,捕捉到她一閃而逝的生氣表情。這讓他覺得有趣,整堂課上下來,她像個機器人,彷彿沒有脾氣,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動搖不了她,那一絲怒意,至少代表她還是有情緒。

   「這就是我想跟你談的,烹飪雖然可以學習,但還是要具備一點基本的味覺感受。你剛剛嘗的第一個東西確實只是單純的糖水,第二個是楓糖漿,第三個是香草糖粉。每一種味道都有不同的風味,甜的方式也不同。你根本一點味覺感受都沒有,請問你為什麼會想上烹飪課?」

   他居高臨下,一派輕鬆的回答:「就是想改善才來的。」

   「不會烤蛋糕我可以教,但是我沒辦法教你嘗出這三種糖的差別,這些得靠你個人感受。既然你無法感受到,那麼我也教不來。」

   「老師的意思是我太笨拙,妳不想教?」他承認這是故意的,希望藉此更刺激她。

   「我不認為這和笨拙與否有關,而是興趣的問題。做糕點必須精準、嚴謹,對你來說,可能太吃力了,或許其他能自由發揮的課程會更適合你。」

   「排隊排了那麼久才上到課,老師居然不想教我嗎?原來世界上還有妳沒辦法教的學生?」

   「李先生,不管你怎麼想,我建議你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學費我會全數退還,今天這堂課不收費。」

   他逼近,魁梧的體格散發著威脅。

   「不成,我繳了錢就要上完課。」

   「你……」她後退一步,「你有什麼非要上課的理由嗎?」

   他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理由他事先準備好了:「我和女朋友約好了,情人節要烤個蛋糕送給她。」

   她偏頭思考,最後嘆息道:「好吧,假如是因為這個理由。」她轉身,收拾著工作檯,語氣中聽不出情緒,「你或許嘗不出好蛋糕的滋味,但如果只是為了烤個蛋糕,我想任何人都做得到。」

   他怔住:「就這樣?不退我學費了?」

   「你想繼續上課就繼續吧,我希望你以後上課能專心一點,以彌補……」

   「天分上的不足?」他的話裡含笑,看著她纖細的背影,很好奇她臉上帶著什麼表情,不敢相信有他這麼愚鈍的人?後悔、生氣、懷疑都好,只要讓她對他印象深刻,那麼他就朝目標更進一步。

   他刻意靠近她,近到幾乎可以聞到她的髮香。奇怪,終日與食物為伍,她身上竟一點油煙味都沒有?

   「老師,妳這樣說很傷人呢。」

   沒察覺到他已經來到身後,她突然轉身的動作,讓他們倆幾乎面對面貼著,芸起來不及掩飾慌張的表情,氣息紊亂的說:「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麼妳的意思是?」他低下頭,刻意壓低聲音,他深知自己的魅力,這招對女人很有用。

   看她伸手拿起一旁的打蛋器,橫在兩人中間,死命握著,那個莫名其妙的器具幫她找回平靜,再抬起頭時,她的語氣恢復冷漠:「我會教你烤蛋糕,沒有別的意思。」

   「那麼就謝謝妳了,老師。」他的笑容裡隱含令芸起不舒服的滿意。   那人走後許久,芸起終於冷靜下來,深吸口氣,她抽出學生資料卡,閱讀上頭記錄的資訊:李天健,三十四歲,設計師。

   登記的地址離芸起廚房不遠,這附近的房價很高,這人收入應該不錯……但她還是覺得不對勁,她並不相信李天健想學烹飪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他的態度太輕浮,或是看她的眼神太挑釁。

   在她的沉思中,大門打開又關上,一杯外帶咖啡擱到她眼前,將她的思緒喚回現實,一抬眼便看入一雙閃著期待光芒的眼睛。

   「怎麼來了?星期日不是應該回家陪父母?」

   高毅俊美的臉龐散發奇異的光彩,異常的反應讓芸起好奇──可能是相遇那天下著雨,每次看到他,她彷彿還能聽到雨聲,儘管他情緒變化很大,有時冷酷像冬天,有時溫暖像夏天,但她總能感受到一股感傷,家庭不幸福的孩子會有的感傷。看著高毅,她想起自己也擺脫不掉的憂鬱。

   「我特別來找妳。」

   她拿起咖啡杯,湊到嘴邊輕啜一口,卡布奇諾加肉桂粉,她沒有特別喜歡牛奶的味道,一旦奶味蓋過咖啡的豆香後,就嘗不出不同咖啡豆的差異,但肉桂香卻為她所喜愛,所有廚師都享受各種辛香味,帶著味蕾進行冒險之旅。

   「餓不餓?」她習慣了高毅餓著肚子來找她,看著挑食的高毅享用她煮的料理,總能帶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內心深處,她知道自己將高毅幻想成無緣認識的弟弟,她以為已經遺忘的渴望,其實一直在那裡──希望擁有家人,希望能夠照顧與被照顧。

   「不餓,我帶妳去個地方。」

   「不行,我下午有些稿子要改,明天要交稿。」

   「為了妳,我特地跟我老爸告假的,妳也知道週末他一定要我回家吃飯。」

   聽高毅提過他家住在郊區,平常為了上課方便,他在學校附近租了間房子,週末才回家和父母相聚。這也是芸起願意照顧他的原因,這個年紀的孩子,哪裡知道均衡飲食的重要性?

   「我沒有太多時間……」下午她另外得去那個地方,即使不願意,她還是自我要求一週至少去一次。

   「不會花妳太多時間的,妳不是說高中生要懂得抒解壓力?今天就是想讓妳知道我抒解壓力的方法。」他一臉興奮,這樣的高毅並不常見,通常他是沉默陰鬱的,彷彿剛和人打完架,全身是刺。

   她看看錶:「好吧,但是我兩點得去一個地方。」

   「我保證兩點前放人。」

   離開廚房時,芸起以為他們要搭公車或捷運,但高毅領她到一部火紅色的重型機車前,從車尾的包包裡拿出一頂安全帽遞給她。

   「你有駕照嗎?」

   「我十八歲,不是八歲。」他聳聳肩,「而且我從十歲就開始騎摩托車了。」

   「十歲?」

   「越野摩托車呀,我可厲害了,下次帶妳去賽車場看看。」

   Ducati,她認得這個義大利名牌機車,價格不輸一輛進口轎車,這孩子怎麼負擔得起?她不願臆探他的隱私,但越關心高毅,她越想知道這孩子的背景。

   然而在她發問前,高毅跨坐在車上,引擎已經發動,響起震天的轟隆聲,他漂亮的眼睛從安全帽的護目鏡後看著她,甩甩頭催促她上車。   「攀岩?」她目瞪口呆的看著三層樓高的岩壁,上頭有五顏六色形狀詭異的岩塊。

   他點頭:「對呀,我上次來爬時突然想到妳,很想看看妳攀岩是什麼樣子?」

   高毅常有跳躍似的邏輯,但通常事不關己,她只是包容的聽他說,不發表意見,但要她攀岩?這次他真的太異想天開了。

   「小高!」一個精壯的平頭男人走過來,和高毅擊掌問候。

   「這是梁冠中教練,這是張芸起,我的專用廚師。」高毅亂介紹一通。

   芸起臉色發白:「我不行的,我有懼高症。」

   「有小高在,八十歲老太婆都能爬,不用怕。」梁教練跟她保證。

   高毅不管她的抗議,對梁教練問:「我讓你準備的東西呢?」

   他提起一個黑色運動袋:「在裡面,全是你指定的品牌。」

   高毅打開袋子,拿出裡面東西,一一向芸起介紹:「這是吊帶、粉袋、岩鞋、確保器、鉤環。初學者基本上這些東西就夠了。來,我幫妳穿上吊帶。」

   他一腳跪在地上,幫她將雙腳套進吊帶。頭髮覆蓋住他的眼睛,她忍不住伸手撥開他的頭髮,露出好看的雙眼:「頭髮留那麼長不會不方便嗎?」

   「我有祕密武器。」他拿出一個看起來很熟悉的紫色髮圈,俐落的將頭髮挽起綁成一個沖天炮造型。

   「那是我的髮圈?」

   「對呀,我從廚房偷來的。」令人發噱的造型在他身上別有一番帥氣,這孩子要是考不上大學,直接就能出道當模特兒了,她不只一次這樣想。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小高,看你表現囉!我想等一下你的粉絲團就會又多一個粉絲了。」梁教練拍拍高毅的肩膀,向芸起點頭道別,留下他們。

   「怎麼?你還有粉絲團呀?」她打趣。

   他臉上浮現嫌惡:「都是無聊的人開的,不過,我是真的很行喔。」

   接下來的十分鐘,他教芸起確保方法,示範完後,就在自己的腰帶上以熟練的手勢,繫上攀岩專用的八字結,沒問芸起是否準備好,便流暢的攀岩而上。

   只見他俐落的在岩塊中移動上升,高毅正用身體演奏無配樂的舞蹈,芸起看得眼花撩亂,爬到兩層樓高度時,他右腳一頂,利用爆發力,跳躍抓住一塊突出的岩塊,看得她心臟漏跳一拍。要是掉下來怎麼辦?她不確定自己抓住繩子的方法正確。

   隨著高毅的攀升,難度越來越高,芸起的掌心不停冒汗。高毅到底在搞什麼鬼?她想喊停,但高毅的胳臂一揮,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離開垂直的岩壁,全身倒掛貼著天花板,維持敏捷的速度繼續前行,她的心跳如擂鼓,害怕喊叫出聲會害高毅分心,又恐懼自己無法確保從六層樓高度墜落的高毅!

   思緒混亂中,看到他碰到最後一塊岩塊,立時放開雙腳,單靠有力的雙臂掛在終點的岩塊,身體呈垂掛姿勢。

   他朝芸起大聲喊:「收繩。」

   一接到指示,芸起使盡全身力氣,確定繩子拉緊,高毅的姿勢就像飛行般,四肢在空中懸浮放空,他的體重比芸起重,一個不注意,芸起騰空飛起,她驚叫出聲,手緊緊握住確保器下方的繩子。

   懸吊在半空中的高毅,丟來一個燦爛的笑容:「在空中相會,酷吧?」

   「別開玩笑了,我該怎麼做?」

   「慢慢放繩,對了,回到地面上,靠近岩壁一點,一腳頂著牆面維持身體平衡,很好,現在持續放繩。」

   隨著她放掉的繩長越長,他離地面越來越近,最後終於接觸到地面。

   他朝芸起行騎士敬禮的動作。

   芸起驚魂未定,怒氣沖沖推了高毅一把,斥責道:「你不要命了?我一點經驗都沒有,你竟然讓我確保?」

   「怕什麼?梁教練早就將繩索安置好了,妳也看見啦,掉下來最糟糕的情況就像我們剛才那樣。」

   他輕描淡寫的解釋她完全不懂的事情,見她一頭霧水的樣子,他露出享受的表情,見識到情緒失控的芸起,這個無助的芸起,終於讓他脫離孩子的角色,成為能讓她倚靠的人。這個唬人的表演,看來值回票價。

   而她表達抗議的方式是開始脫下吊帶。

   他制止她的動作:「換妳爬了。」

   她瞪大眼睛,臉色刷白。

   「難道張芸起是個膽小鬼?」他激她。

   五分鐘後,芸起卡在兩層樓高的岩壁上,手指無力,根本抓不住下一個岩點,雙腳發軟,也下不去。

   他從下面喊上來:「芸芸!妳在打瞌睡嗎?」

   她想狠聲嗆回去,但身體不受控制,最後只能虛軟的往下喊:「我不行了。」

   「那妳就放手,雙手握著胸前的繩索,讓我帶妳下來。」

   放手?她辦不到。

   「芸芸?」他又喊。

   她聲音發抖:「我……辦不到。」

   「芸芸,看著我。」

   她轉過頭看向下方的他,高毅的臉上掛著保證的笑容,像是陽光般傳遞能量。

   「相信我,我會帶妳下來。」他的聲音裡有股不可思議的堅定和溫柔。

   她忘了高毅只是個十八歲的孩子,那一刻,高毅變成她的救命繩索,她貪婪的攫取著高毅的力量。

   相信他吧!內心裡有個不可抵擋的聲音,於是她深吸一口氣,緊閉眼睛,雙手一放,下一瞬間她知覺到身體騰空,以令心跳停止的速度往下墜落,在她以為面臨人生盡頭,不到一秒的時間,繩索穩固而牢靠的拉住她。

   她沒事,身體像高毅剛才那樣,懸吊在半空中。

   她張開眼睛,興奮的熱流傳遍身體,劫後餘生的歡愉,讓她孩子氣的擺動四肢,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遠離地面的輕快。

   高毅緩緩放繩讓她降到地面,一接觸到地面,她突然雙腿發軟。他抱住她,體溫透過輕薄的運動服傳遞給她。

   她仍在暈眩中,抖著聲音說:「剛才我好像飛了起來。」

   他笑著點頭:「看吧,不是叫妳相信我?」

   她張口想回答,突然間,一個尖銳的聲音打斷她:「高毅,那個人是誰?」

   一個裝扮像所有時下少女,寧可濃妝而厭棄清秀的女孩,怒氣沖沖的質問。女孩像洋娃娃的大眼翹鼻,一身高檔名牌運動裝,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芸起直覺的想從高毅懷裡掙脫,但高毅卻不放開她,甚至收緊手臂,讓她貼得更緊。

   高毅頭也不抬,語氣懶懶的回答:「關妳屁事。」

   女孩轉眼間來到他們面前,用力的掰開他們,對芸起怒問:「妳太不要臉了吧?年紀那麼大還黏著高毅!」

   對女孩的強勁力道沒有心理準備,芸起猛然被推開,狼狽的坐在地上,她正想出言教訓那女孩,高毅卻比她更快,一把將那女孩推倒在地,扶起芸起。

   「高毅!」倒在地上的女孩憤怒的喊。

   確定芸起沒事後,他終於正眼看那女孩,語氣冷得像冰塊:「譚千惠,妳鬧夠了沒?」

   「她是誰?」被叫譚千惠的女孩心有不甘的問。

   高毅拉起一邊嘴角回答:「我喜歡的人。」

   芸起和譚千惠同時倒抽一口冷氣。

   「騙人!你故意氣我的。」

   他彎腰卸下吊帶,順便幫芸起解開吊帶,放在她腰上的動作極盡溫柔,而後慢條斯理的收拾器具,不再回答譚千惠,彷彿她不存在似的。

   「小毅,不要跟你朋友開這種玩笑。」芸起忍不住說。

   他銳利的看她一眼,悶不吭聲。

   譚千惠雙手並用的爬起,不屈不撓的跑上前抓住高毅的手:「高毅,你不是認真的對不對?」

   他甩開譚千惠的手,反手握住芸起,冷冷的說:「這裡有掃興的人,我們走吧。」

   高毅善於攀岩的手指力道強勁,不由得芸起反對,她被他半推半拖的帶往場外那部火紅的機車。

   在停車場裡,他終於放開芸起。

   一獲得自由,芸起立刻發難:「你怎麼了?對那個女孩那麼凶?應該是朋友吧?」

   「和她鬧彆扭?」小情侶吵架是她能想到最合理的解釋,這也是為什麼他硬要帶她來攀岩的原因,為了演這齣戲讓他的小女友吃醋。問題是,他哪根筋接錯?找她這個老女人來演戲?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高毅一言不發,默默遞上安全帽,逕自跨上摩托車,用頑固的背,等候芸起上車。

   這是高毅一貫的態度,陰沉任性,方才在岩壁前那個陽光男孩已經消失。他究竟是個怎樣的孩子?怎麼那麼難以捉摸?芸起搖搖頭。

   待她在後座坐定後,摩托車以嚇人的速度狂飆,不到十分鐘便抵達芸起廚房,她驚魂未定的下車。

   摘下安全帽,看到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就是不看她,她沉住氣詢問:「小毅,你有什麼理由對我生氣?」

   他悶悶的聲音從安全帽後傳出來:「我才不是開玩笑。」

   她一時回不過神,摩托車已呼嘯而去,留下芸起一臉錯愕,手裡還捧著忘了還的安全帽。

作者資料

喬一樵

旅法十餘年,藝術工作者,立志為無國界遊民、樂活幫公民,運動、冥思打坐、香道、自然療法的熱愛者,寫作時不可或缺的三友:網路、音樂和運動開水。生命中的小確幸有:週日上午的露天市集、為親愛的家人朋友下廚、推翻既有想法的啟發時刻。曾出版《山城畫蹤》。 喬一樵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joypetit77 FB粉絲團【喬一樵俱樂部】:www.facebook.com/158113047630161 *作者知名度: 以《山城畫蹤》一作參加2011兩岸文學PK大賽,從台灣、大陸上百部作品中脫穎而出,獲得首獎殊榮!

基本資料

作者:喬一樵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3-05-29 ISBN:9789868905238 城邦書號:3PL0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