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如果當時不放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如果當時不放手

  • 作者:夢三生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1-05-06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銀色十字夢》、《奇妙糖果屋》、《荊棘天使》作者夢三生首部都會愛情輕喜劇! 以身相許的青梅竹馬、落跑的新郎還有輕佻浪漫的咖啡店老闆……她的桃花究竟有幾朵? 三年前,在結婚典禮上,巫方園的新郎尹宣不告而別…… 三年後,落跑新郎歸來,青梅竹馬出現,巫方園的世界一下變得熱鬧起來。陳年往事被翻出,新歡緋聞曝頭條,她立刻成為了記者們追逐的焦點。 插科打諢的生活一去不復返,尹宣和樊元初這兩個男人是她心中的禁區,是所有麻煩的源頭。那個純真年代的感情到底值不值得繼續?溫暖堅實的懷抱到底是不是她的歸屬? 面對如此艱難的抉擇堅強的園子是不會被打敗的! 桃花多了又怎樣?只要桃子甜就好! 巫方園的愛情如蜜,不容錯過。

內文試閱

01 王子歸來

  「呀,是鋼琴王子尹宣!」

  「尹宣好帥呀,真的好像王子一樣!」

  尹宣!尹宣!又是尹宣!

  腳下八吋高的鞋跟「啪」的一聲斷了,巫方園拐了一下,扭頭瞪向聲音的來源,原來是幾個穿著校服的女生站在公車站前對著一張宣傳海報發花癡。

  深藍的背景,純白的襯衣,修長的雙手在黑白兩色的琴鍵上飛揚,帶出一串形態優美的音符,海報上那個微笑著的男子看起來溫和如天使一般。

  呵呵,天使?王子?

  提起長長的裙擺,巫方園重重地踩著斷了一隻鞋跟的高跟鞋,一跛一跛地走到海報前,咬牙切齒面目猙獰地將海報撕下,狠狠揉成一團,擲在地上,一頓猛踩。

  「渾蛋!渾蛋!超級大渾蛋!」一面狂踩,她口中一面念念有詞。

  傾盆大雨說來就來。

  巫方園放棄繼續蹂躪那張可憐的海報,提起沉重的裙擺走進公車站避雨。不一會兒,公車站裡便擠滿了避雨的人,巫方園感覺自己成了動物園裡被參觀的大猩猩,也難怪,她穿著婚紗呢。

  穿著婚紗不奇怪,可是穿著婚紗站在公車站裡,就顯得有點怪異了。

  公車到了,「嘩」地濺起一排污水,站在最前面的巫方園不幸中彩。污水濺上那身價值不菲的白色婚紗,髒兮兮的活像一隻斑點狗,說不出的狼狽和滑稽。

  等公車的人開始爭先恐後地往車上擠,不一會兒,便只剩她一個人了。

  「上不上?」司機先生扯著嗓子喊。

  巫方園搖了搖頭。

  「下一班車還要等很久喔!」司機先生隔著雨簾大聲道。

  「不上就是不上!」

  「神經病,吼什麼……」司機先生低罵一句。

  公車開走了,順便又濺了她一身污水。

  「啊!」巫方園氣得跳腳,尖叫著睜開眼睛,看到頭頂一排水晶吊燈。

  水晶吊燈?

  原來是噩夢啊……

  巫方園吁了一口氣,拍拍胸,翻個身抱著被子,將臉埋進柔軟的枕頭裡,還好是夢,還好只是夢而已……

  「喵……」一隻肥肥的貓咪跳上床,毛茸茸的尾巴掃著她的腳心。

  「COLOR,別鬧……」巫方園覺得癢癢,笑了起來,坐起身伸手將搗蛋的貓咪撈進懷裡。COLOR不滿地「咕唧」了一聲,巫方園戳了戳牠的耳朵,回頭看牆上的掛鐘。

  啊啊啊!竟然已經十點了!怎麼會這樣啊,鬧鐘呢?巫方園跳了起來,尋找罷工的鬧鐘。

  床上,桌上,地上,不下十個鬧鐘,有的被拆了電池,有的被摔得七零八落,真是屍橫遍野,慘不忍睹。

  來不及收拾,她慌慌忙忙地跳下床,穿著睡衣赤著腳衝進洗手間洗漱。含著漱口水,望著鏡子裡滿嘴泡沫、頭髮亂得像鳥窩一樣的女人,她忽然停了下來。半晌,她開始慢吞吞地洗臉,慢吞吞地梳頭,反正已經遲到了……乾脆請假吧。

  這麼一想,反而安心了,到廚房拿了貓糧餵COLOR,自己叼了一片麵包,倒了牛奶,慢吞吞地吃早餐。

  電話冷不防 「鈴鈴」地響起來,巫方園彎腰摸了摸正大快朵頤的COLOR,站起身去接電話。

  「園子!」剛拿起電話,便聽到一陣河東獅吼。

  「曉雅,什麼事?」巫方園將話筒拿得離耳朵遠了一些,皺眉道。

  「我打妳手機關機,妳居然真的還在家裡?」張曉雅對著話筒大吼。

  「是啊是啊,又睡過頭了……」扒了扒亂糟糟的頭髮,巫方園有些無奈地道。

  「又?妳這個月已經是第七次睡過頭了!你們老闆為什麼不開除妳呀!」

  「唔……」   「算了算了,妳乾脆請假吧。」電話那頭頓了頓,又吼道:「妳不要告訴我妳還沒有起床!」
  「我起床了……剛剛。」巫方園有點扼腕,她居然被一個宅女鄙視了。

  「妳這不思進取的女人,今天是什麼日子妳也睡懶覺!」張曉雅恨鐵不成鋼。

  「什麼日子?」巫方園傻傻地回問。

  「妳自己看日曆啦!」張曉雅像隻噴火的母獅子。

  巫方園疑惑地回頭,看了看日曆。一看日曆,巫方園囧了,二月十四日!竟然是二月十四日!難怪會做那個倒楣的噩夢啊。

  「明白沒有?今天是情人節,情人節啊!請假也好,妳快給我洗乾淨了出來,我和蘇小小約好了,在聚香南路的海洋茶座等妳,給妳二十分鐘!」

  電話掛斷了。

  唔?原來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啊,她剛剛第一個念頭居然是她的失婚紀念日。三年前的二月十四日,有一個叫做尹宣的男人把她一個人丟棄在教堂的婚禮上,從此人間蒸發。

  他曾經抱著她,那樣溫柔地在她耳邊說,要在情人節結婚。因為那樣的話,以後每一個情人節都會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然而命運跟她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情人節成了她的失婚紀念日。

  因為她的新郎……逃婚了。

  ……而且一去不回,生死不明。

  巫方園呆呆地聽著話筒裡「嘟嘟嘟」的聲音,撫額長嘆,二十分鐘啊……

  「喵……」COLOR吃完了貓糧,繞到她的腳邊打轉。

  巫方園一下子回過神來,慘叫一聲,回房換衣服。她誰都敢得罪,唯獨不敢得罪那兩尊大神,一個是張曉雅,一個是蘇小小。張曉雅雖然是個宅女,但這一點兒都不影響她的火爆脾氣,若惹毛了她,以後她的耳根子就別想清靜了。蘇小小更恐怖,那個天蠍座女人,平時看著像個羞羞怯怯的小家碧玉,但其實個性極其悶騷,得罪了她,以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偏偏這兩個恐怖的女人就是她的死黨,於是……巫方園的人生徹底灰暗了。

  她們從小學一直同班到大學,畢業後又都留在了A城,簡直是有緣到了極點,用張曉雅的話來說,她們三個如果不能成為死黨的話,那簡直是天理不容了。

  將捲捲的長髮隨意紮起,巫方園匆匆換了衣服,拎起COLOR抱在懷裡,便拎了包出門。

  叫了計程車,一路直奔海洋茶座。

  「歡迎光臨。」海洋茶座門口的風鈴發出悅耳的聲音。

  巫方園剛進門,便看見左側的籐椅上坐了兩個漂亮又招搖的女人,比較張揚的那個是張曉雅,悶騷一點的是蘇小小。

  「遲到了五分鐘。」張曉雅指了指手錶,囂張地揚起半邊眉毛,很是不滿的樣子。

  「大小姐,我已經很趕了。」巫方園放下包,抱著COLOR在她們對面坐下。

  「小C啊,你又肥了。」不理會巫方園的解釋,張曉雅戳了戳COLOR胖嘟嘟毛茸茸的肚子,笑嘻嘻地道。

  COLOR不滿地朝她「喵嗚」了一聲。

  「拿開妳的手,這是性騷擾。」巫方園打開她的手,揚起下巴驕傲地道,「我們家COLOR可是小帥哥一隻。」

  「帥哥?」張曉雅摸了摸下巴,笑得十分不懷好意,「牠不是已經被閹了嗎?」

  COLOR耷拉著腦袋,趴在巫方園的懷裡,可憐兮兮地「咪咪」叫。這隻肥得有些誇張的貓也算是個無法無天的傢伙,可是物似主人形,偏偏就對眼前這兩個女人沒輒。

  瞅著自己的寶貝寵物哀怨的樣子,巫方園心疼不已,忙不迭地給牠順毛。一邊安慰牠,一邊瞪張曉雅,「書上說,貓去勢或閹割可以增長壽命,少得很多病。我這是為牠好,妳不要挑撥離間。」

  張曉雅摸了摸鼻子,只是嘿嘿地笑。

  「情人節禮物。」一直沒有出聲的蘇小小忽然開了尊口,聲音軟軟的,十分好聽。她從包裡掏啊掏,掏出一個禮品盒,遞給巫方園。

  巫方園長嘆一聲,並非她不知感恩,而是……她已經麻木了。每年從春節開始,不管是元宵節、婦女節、愚人節,還是清明節……國際勞動節,只要是個節,蘇小小一定會送她禮物。

  巫方園認命地打開,果然……是一個鬧鐘。

  蘇小小很有個性,送禮只送鬧鐘。情人節送鐘,默,還真是個好兆頭。

  「哈哈哈,又是鬧鐘……」張曉雅拍手大笑,「估計園子家裡那幾個也該被她摔壞了,還真是經濟又實用的禮物。」

  「曉雅還約了她們公司的小陳一起過來,路上塞車,等一下就到了。」絲毫不在意張曉雅的嘲笑,蘇小小一臉淡定地說。   巫方園聞言,開始頭痛。她早就該知道,張曉雅這八婆約她出來分明就是又要玩相親的老把戲。

  「園子,都三年了,還是放不下嗎?」蘇小小看著巫方園,忽然開口。

  巫方園沒有回答,只是兀自摸著COLOR發呆。

  「靠!那渾蛋三年前把妳一個人丟在教堂裡人間蒸發,妳別告訴我妳居然還想著他,我可沒有這麼沒有骨氣的姐妹!」張曉雅臉紅脖子粗地大吼,引來了茶座裡其他人鄙視的眼神。

  「我不認識妳……」被張曉雅的大嗓門拉回神的巫方園左右看看,然後縮了縮脖子,十分想置身事外。

  「哼,我們公司那個小陳,今年二十八歲,剛從總公司過來的,青年才俊一個,相信我,沒錯的!」張曉雅說得抑揚頓挫,彷彿在念廣告詞一般順溜,還越說越精神,說得兩眼直放光。

  巫方園只能苦笑以對。情人節的相親嗎?還真是異想天開。只是……認識她們這麼多年,她難道還不知道這兩個女人的那點小心思?她們啊,是名副其實的刀子嘴豆腐心,這般凶巴巴急吼吼地把她喊出來,是怕她一個人在家裡又胡思亂想吧。

  其實……大可不必的。

  「園子,妳又在想什麼……」蘇小小看了一眼又擺出一副自怨自艾表情的女人,幽幽地開口。
  感覺一大滴冷汗晃悠悠地自額頭滑下,巫方園乾笑兩聲,伸手去拿茶杯。

  隨著風鈴清脆的聲音,海洋茶座的門被推開,幾個學生模樣的女孩走了進來。

  「哎哎,妳聽說沒有,鋼琴王子尹宣要復出了。」

  「是啊是啊,我看了昨天的娛樂新聞,真不愧是王子歸來啊,好有氣勢!」

  「嗯,好期待啊,三年前他忽然離開,我都哭了呢。」

  ……

  「咣當」一聲,巫方園手裡的茶杯落在了地上,滾燙的茶水灑在手背上,燙得紅了一片。

  蘇小小忙不迭地拿紙巾替她擦,巫方園卻仍是怔怔的,彷彿一點知覺都沒有。

  「園子,園子!」張曉雅推了推她。

  「啊?什麼……事?」巫方園回過神來,懵懵懂懂地看向張曉雅。

  「還說忘記了!」張曉雅嘆氣,「妳看看妳這沒出息的樣子,一聽到他的消息就變得失魂落魄的,真沒骨氣。」張曉雅一臉恨鐵不成鋼地戳她的額頭。

  看著巫方園被燙紅的手背,蘇小小若有所思地皺眉。

  「別讓我看到那個渾蛋,要不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張曉雅恨恨地磨牙。

  巫方園垂頭不語。他真的回來了嗎?三年前,他就那樣突然消失了,從此杳無音訊,現在……他回來了?

  咬咬牙,巫方園抱著COLOR站起身,走到那幾個女孩面前,「請問……妳們是怎麼知道尹宣要復出的消息的?」

  「咦,妳也是尹宣的粉絲嗎?」那些女生一點也不介意被打擾,只是滿臉興奮地說道,一副找到同好的表情。

  「是……啊。」巫方園擠出一點笑。

  「我們是尹宣粉絲後援會的成員哦!昨天娛樂新聞有播,而且是尹宣的經紀人親口證實的!」一個梳著公主頭的女生笑著說。

  「對了,剛剛那邊大廈的立體電視上好像有重播娛樂新聞哦,就在街對面,妳可以去看看……」

  她們的話還沒有說完,巫方園已經抱著COLOR衝出了海洋茶座,徒留下門口風鈴一陣急促而淩亂的敲擊聲。

  瞪著大門,張曉雅有些頭痛地撫額,「那個口是心非的笨女人……」

  蘇小小一聲不吭地結了帳,拉著張曉雅追了出去。剛追出門,便見巫方園險象環生地衝出了馬路。

  「園子,園子,你去哪裡?站住!那是紅燈啊!」張曉雅瞪著眼睛尖叫。

  「吱……」刺耳的刹車聲。

  「不要命了啊!神經病!」司機探出頭來罵。

  巫方園看也不看地衝過了馬路。

  「最新娛樂新聞!經尹宣的經紀人親口證實,銷聲匿跡三年的鋼琴王子尹宣最近宣佈復出!請看記者現場發回的報導……」

  電視畫面切換,是尹宣的經紀人歐文。在攝影機鏡頭的角落裡,巫方園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那是……尹宣!

  那是尹宣,沒錯,是尹宣!即使只是一個模糊的背影,巫方園依然能夠一眼認出他來。

  尹宣果然回來了。

作者資料

夢三生

小生江蘇通州人氏,本名張鳳,頗有中國風的名字……小生不才,混得江蘇大學畢業,2005年底以「夢三生」之名開始文字工作者生涯。不喜歡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無奈,寧可夢裡迷醉三生,喜歡聆聽鍵盤上那帶著節奏的音符。江湖之中,血雨腥風,幾多殘酷,幾多無奈?鍵盤中流淌的故事,你是否能為之感動?

基本資料

作者:夢三生 繪者:三月兔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1-05-06 ISBN:9789571044620 城邦書號:SPP45023205 規格:平裝 / 單色 / 42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