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子寶船:北一喜多捕物帖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城邦-文學小說TOP 100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 宮部美幸《模仿犯》延伸展75折起!

內容簡介

日本國民作家——宮部美幸: 「這是我會一輩子寫下去的故事。」 讀者淚眼力推:「好想為主角兩人大喊加油!」 純真傻氣的見習捕快 ╳ 捨棄過去的神祕保鑣 性格相反、無權無勢的兩名少年, 為何賺不了錢,也要努力破案? 在不如躺平的時代,送上最不典型的成長物語。 重新挑起人生的秤桿前,陪你找回柔軟的力量! ༺宮部時代小說世界無限大༻ .主角北一居住的「富勘長屋」,曾是《落櫻繽紛》那文系武士的棲身之所! .《最初物語》深藏不露的「稻荷壽司攤老闆」,真面目即將揭曉? .這次的難題,驚動了《糊塗蟲》那超有氣勢的捕快老大? ——更多彩蛋等待你來發掘! 【故事介紹】 人心就像農田,難免長出雜草。 赤手空拳的見習捕快, 如何清除世間生生不息的雜草? 這年夏天,十六歲的少年北一依舊在街頭奔波,不同以往的是,他終於自立門戶,承接師父——前任捕快.千吉老大的「朱纓文庫」招牌,與正統繼承人的師兄夫婦打擂台。 配合季節交迭,北一努力籌備新商品、苦思拓展客源之法的同時,傳聞有求子奇效的「寶船畫」引發了軒然大波。順利懷胎的夫婦,孩子卻不幸夭折,怪的是畫中的弁財天神也消失不見! 令人痛心的事不止一樁,感情和睦的便當店老闆一家遇害,官差推斷下毒手的是痴纏老闆娘的流氓,但圍觀群眾中的一名刺青女子,觸發了北一的警鈴…… 無論是做生意或學習辦案,北一都只憑滿腔熱血,有時不禁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在空忙?身手了得的鍋爐工喜多、記憶力超群的「大額頭」青年、畫工驚人的「少主」,皆忍不住伸手推了這艘不牢靠的小船一把,他能否乘風破浪,繼續航向夢想之地? 【「捕物帖」是什麼?宮部美幸談創作的起心動念】 ༄好幾年前,我便思考著要創作一個冠上「捕物帖」名稱的系列故事。《半七捕物帳》是我最喜愛的作品,至今仍反覆重讀,同樣取名捕物「帳」實在令我惶恐,所以我決定改為捕物「帖」,以示尊敬。 ༄提到「捕物帳」,大多數人的印象約莫會是「以江戶為舞台,名偵探挑戰解決棘手的案件」。我年輕時寫的故事,同時也是孕育出這個新系列的契機的《最初物語》,便是捕快茂七運用智慧解決各種案件的故事。相較之下,《北一喜多捕物帖》的主角並不是名偵探,而是為發生在市井中的大大小小麻煩和衝突,想辦法進行調解的人,也就是類似「萬事通」、「便利屋」。 【書名有何含意?宮部美幸談兩位年輕的主角】 日文書名「きたきた」,是指兩位主角,他們的名字同音。第一個主角是「北一」,第二個主角是暱稱「喜多」的喜多次,兩人將逐漸成為拍檔。《北一喜多捕物帖》系列也是講述年輕的孩子如何獨當一面的故事,北一是十六歲,喜多次也相差無幾。 【「文庫」是什麼?宮部美幸談主角的營生行頭】 ༄北一是江戶深川元町的捕快——千吉老大最小的徒弟,以前沒能參與捕快的工作,而是在老大的本業「文庫屋」工作。所謂的「文庫屋」,是製作出能裝曆書、戲作本、讀本等書籍的厚紙箱,加以販賣的職業。 ༄「文庫」不光能裝書,還能收納日用品、化妝品,風雅又實用。千吉老大的朱纓文庫有許多匠心獨具的設計,廣受好評,北一平日會挑擔沿街叫賣。 【跟《三島屋奇異百物語》系列有何不同?宮部美幸對新系列的期許】 我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系列當成畢生志業持續創作,寫的是江戶的怪談故事,《北一喜多捕物帖》則是在推理中增添怪談要素的作品。跟《三島屋》系列一樣,只要我還能創作,就會一直寫下去。 【各方推薦】 日本熱烈暢銷30萬冊!AMAZON、BOOKMETER閱讀好評破千! 網路書店讀者:「不打滿分,是想傳達我有多期待下一集!」 有「國民作家」美稱的宮部美幸,其時代小說從來就不只是對過往時日的單純憶舊,更包含著她對現代議題的移植思考……北一的工作並非錦上添花,更在於解決紛爭。在眾人的照拂下,北一這位「非典型捕快」未來又將遇見什麼樣的案件?歷練什麼樣的世情呢?令人期待!——路那(書評家 ‧ 摘自書末解說) 第一集的北一還是很單純的,勇往直前,呈現出合理的、理想的,只要付出就有會收穫的世界,是我們以為世界應該要有的樣子;但第二集就告訴我們,不是這樣,但沒關係可以再想一想。不是空口白話的成長故事,北一的稚嫩保留給讀者緩衝的空間,但細思背後的人情運轉,宮部是非常真實地在寫這個世界的黑暗。 ——Yui(出版行銷 & 宮部書迷)

內文試閱

  第一話 子寶船      一      煙火圖案的「朱纓文庫」,會一直賣到土用(立秋前的十八天)的第一天為止。      以季節風景為「賣點」的商品,最重要的就是得提早張羅準備。五月六日賣菖蒲嫌晚,不過四日賣菖蒲可就機靈了(因五月五日端午節會用到菖蒲)。同樣的道理,當夏意深深滲入江戶市民體內,人們開始思念土用鰻魚的滋味時,盛夏的大川開川煙火,早沒了新鮮感。      對於賣剩的商品,絕不能感到不捨。千萬不能降價拋售,或是留著等到明年夏天再賣。這樣會有損朱纓文庫的風評。紙製的文庫不管再怎麼小心保存,仍會因溼氣或日曬而受損,如果留到隔年再賣,會顯得賣相不佳,有辱朱纓文庫的名聲。      這是千吉老大的教誨。以前老大向大弟子萬作說明這個道理時,北一也在一旁聆聽。當時的北一遠比現在年幼,還沒出外挑擔叫賣文庫,但他覺得老大的教誨頗有道理,心領神會。      至於萬作,像平時一樣態度恭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旁人根本看不出他是否真的明白老大的教誨。      今年夏天,北一終於自立門戶,承接千吉老大的朱纓文庫。看在世人的眼裡,他的自立門戶,等於是與身為正統繼承人的萬作阿玉夫婦的文庫屋打擂臺,但北一並不後悔。      不過,當初是與阿玉大吵一架,才有了這樣的契機,所以北一對萬作心懷歉疚(一點點)。      「應該去和萬作先生打聲招呼吧?如果只有我去的話,不太恰當,可以請你當見證人,陪我一起去嗎?」      北一向「富勘」請託道。這位行事老練,不可小覷的房屋管理人,只是輕笑幾聲。      「你現在才去打招呼,沒用、沒用、沒用。」      也用不著連說三遍吧。      「小北,是你自己上門叫板,這場較勁早就展開了。不論是萬作恨你,還是阿玉詛咒你,都是無可奈何的事。你現在該做的,就是全力投入自己的生意。」      這樣啊。看來我得下定決心才行。北一暗暗提醒自己,要兢兢業業過日子,但心裡依然很在意此事,於是某天他試著從萬作和阿玉的文庫屋前路過(當然是兩手空空,沒帶上自家商品)。      只見店門前擺出一個茶盒,裡頭塞滿了畫有煙火、金魚、圓扇、蚊香之類夏日風情圖案的朱纓文庫,賤價拋售。      ——萬作先生沒搞懂這個道理。      雖然不該吵架,但還是很慶幸我自立門戶了。北一如此暗忖,感覺心情不再那麼沉重。      話說,北一製作文庫的作業場所,在青海新兵衛的多方張羅下,最後選定一處離「櫸宅邸」不遠的地方。那是位於猿江御材木藏西側的農田中央,一座只比置物倉庫強一些的小屋。      這裡算是深川的外郊。一旦走過寺院與武家宅邸屋瓦相連的地區,再過去盡是水田和旱田,商家並不多。      由於遍尋不著合適的場所,新兵衛一度提議,試作期間不妨就使用櫸宅邸內的某個房間吧。      「有幸請少主為我作畫,要是連製作文庫也在同一個屋簷下進行,感覺不太得體。」      雖然十分感謝新兵衛的提議,但不能一味順從他的好意。      「要是就這樣待在這裡,我、末三老爺子、在我底下工作賺點小錢的附近農家老太太,我們這些終年滿身塵埃,撩起衣服下襬塞進腰帶工作,服儀不整的粗人,一待就是很長的時間。這樣恐怕會對少主的健康有礙吧?」      北一自己取名為「櫸宅邸」的這座宅邸,是小普請組支配組頭椿山勝元大人的別宅。新兵衛是在他底下侍奉的御用人,在一頭白髮的女侍總管瀨戶大人面前總是抬不起頭來。而新兵衛口中的「少主」,是椿山大人的兒子,似乎體弱多病,好像住在別宅療養。      之所以一直說「似乎」、「好像」,是因為北一雖然請到這位少主為朱纓文庫的商品畫圖案,但至今仍未拜見過他。不過北一看得出來,新兵衛和瀨戶大人都對少主百般呵護。      「新兵衛先生,您常常叫我們到宅邸裡來,哪天會被瀨戶大人處罰的。」      聽北一這麼一說,新兵衛坦率地露出「那太可怕了!」的神情,以粗大的手指搔抓著鼻梁。      「的確有可能遭瀨戶大人訓斥,可是少主……」      少主說——這樣無妨。      「改天我安排小北你和少主見面。」      這段對話後不久,新兵衛便找到這幢位於田地中央的小屋。      「地主知道朱纓文庫,說不需要店租,只要季節更迭時送他全新的文庫即可。」      北一帶著末三老爺子前去看小屋。由於位在田地中央,通風和日曬的情況都十分良好。末三老爺子說,這點最重要,就選此處吧。      「太陽出來的時候可以工作。這樣漿糊會乾得徹底,作為材料的紙張也不會有溼氣。無可挑剔。」      此事很快便談妥,他們著手清掃小屋,搬來器具和材料,打造出一座工房。接著發生了一件事,令北一大為吃驚,心臟差點從嘴裡跳了出來,而且此事令他感激無比,只想著要跪地磕頭道謝,根本無暇管那顆(從嘴裡跳出的)心臟。那就是瀨戶大人竟然帶著賀禮來訪。      瀨戶大人端著方木盤,上頭擺放著整尾鯛魚以及包裝精美的砂糖子,跟在她身後的青海新兵衛則是捧著塗紅漆的祝賀酒。只見瀨戶大人從容地從種滿青菜和小黃瓜的田梗間走來。      瀨戶大人的年紀可能比這一帶的氏神還老。皮膚乾癟皺縮,但聲音洪亮,背脊挺直。她在頭髮裡加入許多假髮,梳成御所髻。平日在櫸宅邸內總是像在官邸一樣,身上穿的江戶槶下襬宛如大奧女官般長到拖地,此時她卻是穿著竹皮草屐,撩起和服下襬,披上一件阻擋塵土的外袍。      「真、真、真是太、太、太感謝您了。」      連北一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畢恭畢敬地從瀨戶大人那雙皺巴巴的小手接過方木盤。入手感覺不會太重,他鬆了口氣。鯛魚散發出鮮美的氣味。      「北一大人,今天恭喜你了。」      瀨戶大人這句話,令北一好不容易撿起來嚥回肚裡的心臟又跳了出來。不會吧?真的假的?瀨戶大人之前明明都只用「奴才」、「那個人」、「喂,文庫屋」來稱呼他。      「我家少主對你多方關照,並吩咐我要前來為你祝賀,所以今日特地前來。今後望你繼續善盡本分。」      這艱澀的用語,對北一來說有點難懂,但應該是好話吧。      事後新兵衛調侃道「小北,你剛才的表情,往後這十年我大概忘不掉了」,而北一也不忘回他一句「拎著祝賀酒站在田地中央的新兵衛先生也同樣教人難忘啊」,兩人相視而笑。      末三老爺子滿臉的皺紋舒展開來,露出微笑。之後老爺子的女兒女婿也像要去賞花似的,捧著多層飯菜盒前來,大家圍在一起舉辦了一場賀宴。      自從千吉老大過世以來,還是第一次感到這麼窩心和輕鬆。就連北一自己都沒發現,他一直頻頻拭淚,邊笑邊哭。      真是太好了。老大一定也會替我開心—不,為了讓老大開心,今後我每天都要過得充實。      在北一居住的深川北永堀町的「富勘長屋」,與猿江御材木藏旁的文庫工房,這兩地連成一線的正中央一帶,是橫川的扇橋。      扇橋有一家「長命湯」。由光是站著身體彷彿就會往左右傾斜的老爺爺和老奶奶經營,是一家年代久遠的澡堂,若從不同的角度望去,感覺建築本身、屋頂、屋簷,似乎也都往左右的某一邊傾斜。      這裡的鍋爐工喜多次,北一都叫他「喜多兄」。      澡堂的鍋爐工負責撿拾各種東西來當柴燒,是會弄得渾身髒汙的工作。不管什麼時候看到喜多次,他總是全身沾滿汙垢、黑灰、塵土。那一頭亂髮,以麻繩隨意綁成一束。就算是《御伽草子》裡的山姥,好歹也會稍微梳理一下頭髮。即使有小鳥在喜多次腦後的那束頭髮裡產卵孵蛋,北一也不會太驚訝。      可是,他卻有一張宛如人偶般姣好的臉蛋,而且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過人腕力。那無聲又敏捷的俐落身手,簡直就像黃鼠狼和蛇的化身。      北一與喜多次結識,擁有互相幫助的情誼,此事北一沒向任何人提過。就連在販售文庫方面,對他多所關照的青海新兵衛、苦惱時總能給他建議的富勘,以及千吉老大的遺孀,如今成為北一後盾的冬木町夫人,他也都隻字未提。因為喜多次拜託過他,別告訴任何人箇中緣由。      喜多次是個充滿謎團的男人。不,他是名青年。不是小孩子。看不出他的實際年紀。有時看起來比十六歲的北一年長,有時卻又覺得他年紀較小。      去年歲末,在一個地上積水結出薄冰的寒冷清晨,喜多次穿著一件單薄的浴衣,倒臥在「長命湯」的後院時,被老爺爺老奶奶所救,從此在「長命湯」裡住下,成了鍋爐工。「長命湯」的老爺爺老奶奶,以及常在這家位於郊外的老舊澡堂進出,身分可疑的客人們,大概都沒發現喜多次的臂力過人。只有北一知道喜多次是個可靠的保鑣。      喜多次的右肩有著像烏天狗的古怪紋身。這是兩人緣分的起源,但此一紋身的背後含意至今仍是個謎。      北一如果不是這般認真投入自己的工作中,是個更從容的大人,可能就會對喜多次心生懷疑、嫌棄、畏懼,或者會加以打探吧。幸好現在的北一沒有餘力,一直讓喜多次保有這個謎,並未多想。他不認為有馬上解開謎團的必要。      雖然完全是情勢使然,但北一曾經幫喜多次那客死異鄉、長期被埋在土裡的父親撿拾遺骨。喜多次感念這份恩情,截至目前已兩度出手幫北一的忙。      北一不曉得今後要是遇上困難,是否還可以請他幫忙。喜多次感念的恩情不知有多少。兩次請他幫忙,不知用掉了多少額度。      算了。      ——他不是壞人。再和他交往一陣子,搞不好就會說他是個好人。      於是,住處在深川西邊,工房在深川東邊,以挑擔叫賣為業的北一,不知不覺地朝「長命湯」走去。喜多次有時會待在鍋爐口,有時拉著拖車出外撿拾柴火,有時則是忙著整理帶回的柴火。      喜多次一向如地藏王石像般沉默,就算兩人在一起,往往也都是北一自顧自地說話。這樣正好。北一剛自立門戶,固然有開心的事,心中的不安也不少。如果這天的營業額多,就會歡欣雀躍,但生意清閒的日子,很想和泥鰍一樣潛進泥水。要是受夫人誇讚,不免得意,可是對萬作、阿玉夫婦,他心裡始終有個疙瘩,總是隱隱作疼。      就算北一吐露心中的這些喜怒哀樂,喜多次仍是一副置若罔聞的模樣。既不會向他說教,也不會出言安慰,更不會嫌棄「你很吵耶」。這令北一感到輕鬆自在。      有時「長命湯」的老女侍發現北一前來,會拿蒸地瓜或包子給他當點心吃,也令人感激。      然而——      過了土用丑日,離立秋的日子已屈指可數。當時工房陸續完成朱纓文庫秋天的「等候二十六夜」圖案的新作。正考慮是要在立秋當天一早開始販售,還是從立秋的前一天開始販售。新兵衛提議,可以製作傳單,從明天就開始發放,吸引想要等候二十六夜的客人。      「製作傳單是嗎?這個……有點太大手筆了。」      「哪會大手筆啊。這文庫的圖案正好有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勢至菩薩這三尊呢。」      據說七月二十六日晚上的月亮會發出三道光,當中將各浮現一尊神佛。懷著崇敬的心等候月亮出現,就是「等候二十六夜」。      「請讓我再考慮考慮。」      北一如此應道,與新兵衛道別,前往「長命湯」。不是不經意地前往,而是有他的盤算。      北一每天忙著工作糊口,對於江戶市內有怎樣的商品傳單在流傳,一直沒機會查個明白。但喜多次每天四處蒐集來當柴火的垃圾中,摻雜了各種傳單。      抵達「長命湯」後,只見喜多次把拖車停在鍋爐口。貨架上用來當柴燒的紙屑、破布、枯枝、枯草、木片、木棒等,堆得像山一樣高。      他可能才剛回來,正以手巾擦拭身上的汗水。那條手巾也許一早還是白的,但現在顏色跟喜多次那張滿是髒汙的臉差不多。      「嘿!」      北一出聲叫喚,朝拖車走近。      「你接下來要分類柴火吧?我幫你。不過,你可以幫我從這堆垃圾山裡找出傳單嗎?」      喜多次斜瞄了北一一眼。由於他一臉髒汙,眼白的部分顯得特別白。他仍像平時一樣,不發一語。沒說「不行」,也沒問「為什麼需要傳單」。      北一馬上俐落地著手分類。      這些免費取得,或是人們丟在外頭的紙屑當中,比起傳單或文件之類乾淨的東西,骯髒的東西占了絕大部分。當中最顯眼的就屬茅坑的手紙了。臭氣撲鼻。北一不禁心想,喜多次可真不簡單。      北一從中找出糕餅店和梳頭店的傳單。也有布莊、舊衣店的傳單,以及建議人們拿土用之前蓋的夏被去修補的棉被店傳單。      不過,他發現不少同類型的紙屑,數量比傳單合起來都還要多。      這不是傳單。其實也不該說是紙屑,而是完全不合時節的東西。      它是「寶船畫」。      據說在正月二日晚上,只要就寢時將畫墊在枕頭下,就會做好夢。      販售寶船畫的是「寶船小販」。他們會扮成布袋神或大黑神,朗聲喊著「賣寶船~賣寶船~」,在江戶市內沿街叫賣。平時賣其他商品的挑擔小販,在元月一日和二日這兩天往往也會跟著賣寶船畫。而寶船畫品質參差不齊,有的出自行家之手,有的則是騙三歲孩童的劣作,各種皆有。      此刻北一從垃圾山裡挖出的寶船畫,似乎全部來自同一個地方。採單色的水墨畫,用粗筆以簡單的線條畫下載著七福神的寶船。畫風類似,用紙也都一樣。      而且有個難以忽略的奇怪特徵。這寶船畫當中的七福神,只有弁財天以背部示人。      「……很奇怪吧?」      細數之下,這種寶船畫共有八張。雖然沒破損,但全被皺巴巴地揉成一團。      可能是聽到北一的喃喃低語,喜多次望了他一眼。約莫也感到驚訝,喜多次拂去枯枝樹葉的手停下動作,走了過來。      北一說:「畫這種船,弁財天看了會生氣吧。」      喜多次拿起其中一張寶船畫。      「這些畫是在同一個地方撿到的嗎?還是分別在不同地方撿到的?」      就算詢問,喜多次也沒回答。他拿起另一張畫比對一番後,像是看膩了,同時拋下手中的兩張畫。      「不記得了。」      我想也是,北一暗忖。他不可能會在意這些小事。      「我覺得挺有趣的,可以帶走嗎?」      隨你便—應該是這個意思吧。只見喜多次抬起下巴,點點頭,再度投入分類的工作中。      北一其實沒什麼太深入的想法。他做夢也沒想到,這奇怪的寶船畫,竟然會與某起案件有所關聯。

作者資料

宮部美幸 Miyabe Miyuki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2007年以《無名毒》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 出道多年創作不輟,持續發表叫好叫座的各類型小說。近著有《魂手形: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七》、《這個世界的春天》、《再見的儀式》、《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宮部みゆき)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宮部美幸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3-08-31 ISBN:9786267226681 城邦書號:1UA077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0頁 / 14.8cm×20.9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