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特促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冤伸俱樂部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冤伸俱樂部

  • 作者:林庭毅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2-10-27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277元,贈紅利1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2022釜山影展台灣代表作家 文化部暨文策院獲獎作家 林庭毅 融合推理、解謎與都市傳說的全新奇幻大作! 《冤伸俱樂部》 一卷塵封未解的影帶, 一樁多年無人知曉的命案, 前任天才刑警與三起詭異兇殺, 牽連起陰陽之間的大型殺人陰謀…… 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既晴、喬齊安、提子墨、楓雨、八千子,以及暢銷作家星子、人氣作家螺螄拜恩、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張東君,誠摯推薦! 命已絕,卻不該死,生前作為無法定善惡,死後判官也沒轍, 只好化為「不亡人」。 而一群不亡人聚集討論案情的鬼差議事堂,稱之為—— 冤伸俱樂部。 曾被稱為怪物新人的刑警王煦裔, 為調查姊姊死因,違反規定而離開警界, 卻憑藉優異辦案能力加入真相調查研究室, 在鑑定一卷《推理別在我死後》神祕影帶時, 竟揭曉一樁沉冤已久、無人知曉的殺人事件! 調查中接二連三發生詭異兇殺命案, 且無端捲入角頭老大與新任年輕市長的利益糾葛, 就在王煦裔隱約發現命案的發展竟與姊姊死因有關時, 「冤伸俱樂部」的不亡人居然也漸漸地滲入其中, 一場正邪難分、黑白不明的大規模縝密殺人計畫正悄悄展開……

內文試閱

  【序章】      二〇〇五年 台中市      明明才晚上八點三十分,距離補習班下課鐘響還有一陣子,王暮暮已將桌前整晚未翻開的英文課本收拾進背包。      整晚心思明顯不在課堂,平時她可不會這樣,英文是她最喜歡的科目,距離大學指考尚有幾個星期,周圍近百名的同學還在做最後的奮戰,依照過去模擬考的表現,她應該能有不錯的成績,但仔細想了想,這一切似乎與自己無關了。      王暮暮提早離開教室時,恰好被櫃檯行政人員抬頭發現,目前正值考前衝刺期,學生到課情況都被嚴格看管,就連離開教室到樓下買個飲料,也會被特別關照,但對方見走出來的是一名外表乖巧美麗的女孩,頭隨即低了下去,想必以為只是一般上廁所的學生。      她瞥了櫃檯人員一眼,很快地移動到電梯旁,沒有下樓,稍微停頓幾秒,繼續轉到更內側的安全梯間,背包被壓在她的粉色外套底下,看起來鼓鼓的,在她纖細的身材掩飾下,很順利避開補習班的監視,她雙手放在口袋,持續步行向上。      夜晚的頂樓涼風吹起來很舒服。      現在正值秋分,暑氣已經稍微減弱,補習班教室為了避免同學打瞌睡,冷氣開得非常強烈,王暮暮總是得帶上一件厚外套才有辦法繼續待下去,恰好今日派上用場。      她把外套和背包整齊地放在牆緣,身上穿著淡藍色的高中制服,依靠著欄杆若有所思,又像是在等待什麼似的,望向今晚明亮的月光,周遭雲層透出朦朧的灰色。      「好美啊……」      王暮暮忍不住脫口而出,在她記憶中,阿月特別喜歡這種夜色的晚上。      阿月是他的男友,本名叫徐月承,跟她就讀同一所私立高中,打從小學時期就因為戶外教學認識,雖然一直互有好感,直到高中同班後才真正在一起。      阿月個性開朗健談,對未來總有說不盡的夢想,她很喜歡晚自習結束後的那段空檔,兩人坐在操場旁的看臺,聽著阿月不停說著未來想從事的行業,以及存夠錢後,想開一家屬於他們的小店。王暮暮總是在旁認真地聽,腦袋勾勒出的畫面越來越鮮明,雖然他的夢想總是變來變去,行業一下從追捕犯人的刑警,一下到推理小說家,甚至最後連考古學者都有,惹得她腦袋有時會打結不連貫,但不變的是,在阿月描繪的未來美好畫面裡,總有一個她的位置,因此王暮暮也不在意,就讓他盡情發揮。      除此之外,阿月也特別照顧小自己六歲的弟弟。      記得有一次弟弟放學被三名少年攔住,恰好被外出買鹽酥雞吃的阿月瞧見,他一眼就覺得小鬼很面熟,才發現書包繡著「王煦裔」三字的小男生是自己女友的弟弟,雖然被揍得鼻青臉腫,依然跟這群比他高一個頭的小流氓們扭打成一團。      「要不是煦裔不怕死的猛打,我還真沒把握能打贏這些小流氓呢!妳弟弟未來不可限量啊!」阿月拎著傷痕累累的弟弟來到王暮暮家時,笑嘻嘻地猛誇他厲害,阿月身上沒多少傷痕,但皮鞋卻有著數條割傷的痕跡,就曉得應是阿月連跑帶踹趕走了這群小流氓,只是顧及煦裔幼小的自尊心,而想出這套說詞。      王暮暮露出苦笑,趕緊把他倆叫進家門,要他們把髒污破損的衣物脫下,二人光溜著上身,嘻嘻哈哈地被叫去浴室沖洗,打鬧的模樣就像親兄弟一樣,現在想起來,依舊是段十分有趣的回憶。      當一塊暗灰色的龐大雲朵逐漸朝月亮靠攏,月色忽然黯淡。      王暮暮不知何時已經坐在水泥牆邊,一雙女性皮製學生鞋懸在半空晃呀晃,底下就是知名一中商圈,現在慢慢接近補習班下課時間,不少學生出現在各攤位尋覓宵夜點心,好似要慰勞剛才在教室苦讀瀕死的腦細胞,宛如一種不得不進行的儀式。      她如果沒在這裡,想必也正在思考今晚要光顧哪攤好吧。      但事情為何會發展成這樣子?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王暮暮思索自己的人生為何起了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那天,她可以重來,是否還是會做同樣的決定?      那是放暑假前的事了。      她印象很清楚,那天是一個週末的午後,剛下了一場雷雨,天氣放晴,空氣中還有股淡淡的潮溼泥土氣味。      王暮暮穿著碎花連身洋裝,顯得特別青春洋溢。      她和男友阿月相約好,學校附近新開了一家日式咖啡廳,聽說店裡的鬆餅是用日本麵粉和獨家糖霜製成,從開幕後就大排長龍,直到近期人潮才稍微減少一些。      下週碰上阿月生日,早早就想好趁週末不用上學的時間,提早慶祝一番。      這天她比預期的時間提前了十五分鐘,附近有一整條商店街,閒來無事,她便逛了起來。恰好經過一間販賣藝品店的老店鋪,忽然想起阿月曾跟她提過的事,雖然有點遲疑,還是推門進入店裡。      內部是一間很老舊的店面,專門販售一些從各地蒐集來的古董飾品,偶爾還會堆放看起來一點用處都沒有的異國擺設,整體空間顯得有些雜亂,像是迷宮似的,但最令她不能忍受的,是這裡總是飄著一股奇怪的異味,有種陳年霉味加上一點酸氣,她也說不上來,就是讓人不太自在的味道。      王暮暮忍耐想離開的衝動,還是依靠記憶走到店裡靠牆的一處角落。      「啊,找到了!」      她開心地小聲叫道。      牆上掛了一塊約一百多公分長的深色石板。      石板中央深陷著一朵巨大花朵,花朵基座下方長出一條美麗弧度的枝幹,粗度看起來頂多小拇指大小,蜿蜒的角度恰恰好,彷彿這是一朵雕刻在石板內的花朵浮雕,更像是前一秒還活著的生物直接變成石頭。      「這叫海百合,是侏羅紀時期就生活在海底的動物喔!雖然已經變成了化石,但我總覺得它好像還活著一樣,妳曉得嗎?每次當我自己遇到挫折,或是不想努力的時候,總是會來到這裡看看它,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很安定的感覺,像是在大海中一樣……只是它太貴了,我買不起。但我總是跟自己說,有一天一定要把它帶回家,妳等著看吧!」      不久之前,阿月曾帶王暮暮來過一次,當時她似懂非懂,依然可以從海百合的化石姿態,感受到他說的那種生命力。      只是看到旁邊白色字卡的定價,令她倒吸一口氣。      七十六萬。      王暮暮此時還是個高中生,這個數字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大概只能在汽車廣告上才出現的價格,已經遠遠超出她的認知範圍,無法理解這個定價到底有誰能夠負擔。      但從阿月的眼神,她漸漸明白,那股不服輸的心態,驅使著他繼續努力。      她忽然有個念頭,很想替自己的男友做些什麼。      眼見這塊海百合雖然珍貴,但被店家擺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旁邊也堆放了不少其他種類的化石及雜物,還積了厚厚灰塵,要不是體積太大,直接搬走也許根本不會被人發現,但這塊海百合少說也有幾十公斤重,念頭立刻打消。      不過下一秒,腦中忽然又升起另一個主意,或許可以嘗試看看。      王暮暮從書包鉛筆盒翻找一陣子,指尖觸碰到一個尖銳的東西。      「有了。」      這是一支細長的雕刻筆,前幾天美術課用剩的工具,她覺得造型可愛,一直擺放在鉛筆盒裡。      王暮暮朝四下張望,沒有人,整間老舊店鋪也沒攝影機。      她緊握雕刻筆,用微微顫抖的手,做了她今生最大膽的舉動。      在石板的最邊緣空白處,刻下男友名字的其中一個字:「月」。      她的手心微微出汗,那是因為做非法的事情帶來的緊張感,但她完成後,心裡覺得再也沒有人可以搶走這件海百合化石,阿月雖然還沒真的買下它,但某種程度也成了它的主人。      就算有天這個字被人發現了,單憑一個「月」字,也證明不了什麼事情。      幫男友做了件事,有種暢快的感覺。      就在準備把雕刻筆收回鉛筆盒時,她聽見旁邊展示架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心跳猛然加速,趕緊停下動作,心中盤算等聲音來源遠去後,準備朝展示架另一端悄悄離開店裡。      不過腳步聲似乎沒有如她所願,竟停留在身後,沒有再移動。      那股難聞的異味更加明顯,她知道自己被發現了,而且是最糟糕,最不想碰上的那個人。      「嘿嘿,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妳啊!」身後的男人嬉笑說道,輕浮的態度令人生厭。      「只是隨便看看而已。」      王暮暮隨口一答,不看對方,直接往門口走。      「就這樣走了?妳確定?」      「不然呢?我又沒有要買東西。」她勉強回頭說道,厭惡地看他一眼,一股不舒服的感覺從內心裡湧出。      此人是店鋪的房東,更準確地說,是房東的小兒子,幾乎這條商店街有數間連棟的店面都是他們家的。但這人個性古怪,時常調戲路過的女學生,身上總是有股難聞的氣味,自己也不在意,同校女學生總是叫他「老鼠」。      老鼠的家人對他也挺頭痛,只敢把這間老舊的店鋪給他收租,每月怕他惹事,又給了超出上班族月薪的零用錢花用,只求他安份點。      但他最近似乎盯上了王暮暮,每次她經過附近,老鼠坐在街邊總是不懷好意地盯著看,一雙眼珠子都快噴出火來了。      「別這樣嘛,這家店生意不好,我也很難受,要不然妳幫哥哥我介紹同學一下,我就當做什麼都沒看見。」      什麼都沒看見?      王暮暮像是被冰凍般,直盯著老鼠看。      他看到了?什麼時候的事?      「不要一直盯著我啊,尤其被妳這樣漂亮的女孩子看,嘿嘿……」      「我才不要!誰要介紹給你啊。」      「是嗎……現在的學生真不客氣啊……」老鼠瞇著眼睛,突然裂嘴尖聲說:「不然妳就把這塊化石買回家吧!隨便損壞別人的財產,會造成我的租客很大的困擾的,我可以幫妳跟老闆說情,就算妳五十萬就好?怎麼樣,折扣很多對吧?」      「五十萬……」      「太貴?唉,我想也是,一個高中生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那不如十萬塊怎麼樣?」      「不,就算是十萬塊也……」      王暮暮被老鼠步步進逼,一時慌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沒錢的話,剛剛就別幹這種蠢事!」      老鼠語氣忽然變得嚴厲。      「你到底想怎樣?」      老鼠沒有立刻回答,一雙賊眼直盯著今天特別打扮的王暮暮猛瞧。      「跟我到後面玩玩吧,如果今天玩得開心,我說不定可以請老闆直接送妳那個破化石,反正他今天出門了,我說什麼那老頭子也不敢有意見,怎麼樣?是不是超級划算!」      他伸出粗胖的手臂,直接抓住王暮暮的手腕,緊縮的痛覺很快蔓延上來。      「我不要!快點放開我!」      王暮暮掙扎地甩開手,但老鼠的力量比她想像得還要強勁,不管怎麼拉扯,就是抵擋不了。      「妳叫暮暮對吧?好可愛的名字,其實我注意妳好幾天了……」      老鼠這番像是告白的言語,令王暮暮頭皮發麻,她想逃離,但身體卻一直不斷被拉扯,被扯向店面內部最隱蔽的方向。      黑暗的角落像是地獄一樣,她知道被拉進去,什麼都完了。      她空著的那隻手,趕緊從背包內翻找,終於給她摸到了希望。      猛力朝他肥胖的手臂揮去!      「啊!幹!妳做什麼——」      只見他手臂出現一條長長的血痕,痛得老鼠立刻鬆手。      王暮暮抓著剛才的雕刻筆,顫抖地指著他。      「不要再靠近我了!」      「開什麼玩笑!給我弄成這樣,妳還想跑啊!」      老鼠眼珠佈滿血絲,盛怒下像極了來自地獄的餓鬼,嘴角不時抽動。      他雙手抓住王暮暮的長髮,往旁邊的展示架甩去,碰的一聲,撞得她眼前一黑,痛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混亂中,雕刻筆不知掉去哪,王暮暮覺得自己完蛋了。      老鼠的動作粗暴,她從來沒被人這樣對待過,絕望地望向老店鋪的大門,絲毫沒有動靜。      老鼠令人厭惡地笑著,知道自己反對店老闆裝攝影機,其實是有目的。      「上次那個女學生也以為會有人來救,但天底下哪有這麼多好事。」      他緊貼著臉,口鼻裡的氣息直接噴到對方臉頰。      王暮暮扭轉過臉貼近地面,此刻的她只能盡可能遠離他噁心的面孔,眼角留下淚水。      就在這個時候,王暮暮隱約聽見有人大吼自己的名字,接著一聲沉重的悶響距離她很近的位置發出。      黏膩的鮮血噴濺到自己臉上。      老鼠的動作像觸電般抽搐,然後停止。      她張開被淚水模糊的眼眶。      是阿月。      他憤怒地喘著氣,手上拿著架上另一個拳頭大小的菊石化石,邊角已經被他砸出血痕,持續朝老鼠揮擊,直到他完全不動為止。      「哇嗚嗚嗚嗚——」      王暮暮終於忍不住情緒,一股委屈和壓力終於得到釋放,放聲大哭。      阿月花了好一番功夫,先讓王暮暮的情緒逐漸緩解,手邊拿來狠敲老鼠的菊石化石擺放在隨手可拿的地面,就怕這惡魔又突然爬起。      原來,阿月也提早到了附近,但找不到王暮暮,心想繞過來店鋪看看海百合化石打發時間,卻聽到一直都很安靜的老店鋪居然傳出騷動,進門立刻瞧見正在準備侵犯人的老鼠,卻沒想到,受害者居然是自己的女友。      阿月怒極,他以前聽過這傢伙,沒想到這次居然朝王暮暮下手,一連好幾下重重打在他的後腦,直到他完全癱軟才停手。      「暮暮,妳有沒有怎樣?」阿月關切地問。      王暮暮搖搖頭,淚水又開始落下。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他……死了?」      王暮暮蜷曲在角落,視線落在被血液沾滿而凌亂的後腦毛髮,他面朝下,一動也不動。      「我也不知道。」      阿月湊向老鼠身邊,遲疑一會兒,伸手在他脖子探測脈搏。      他的表情逐漸凝重。      「怎麼樣?」王暮暮擔憂問道。      「好像真的死了。」      阿月抽回手,緊咬著嘴唇說。      她原本因奮力抵抗而泛紅的臉頰,現在瞬間退了血色,腦袋瓜嗡嗡作響,該怎麼辦?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想到男友為了自己殺人,他們才是高中生,萬一背負上殺人的罪名,阿月過去跟她談過的各種未來和夢想都會消失,這該怎麼辦才好?      她想到這,肩膀不自主地開始顫抖。      我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能挽回的錯?      此刻,一隻手忽然穩穩安放在她肩上,是阿月。      「冷靜點,這不是你的錯,動手的是我,跟妳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對王暮暮微微一笑,儘管臉上還有點點血跡。      「要報警嗎?你會不會被警察抓走?」      「有可能,如果警察發現了,這裡沒有其他證人,就連攝影機也沒裝,我們應該很難擺脫罪嫌。」      「那怎麼辦?還是現在快點離開,反正他也沒有朋友的樣子,」      「不好,我們身上都沾有血跡,要是就這樣從大門離開,沒多久,就被路上的人注意,這件事一下子就被發現了。」阿月冷靜地說。      「那該怎麼辦……」      「讓我思考一下。」他沉穩地對王暮暮說。      王暮暮點了點頭,她知道阿月平時很喜愛推理作品,也跟她講過未來如果能擔任刑警應該很酷,常拿各種有趣的電影或書籍跟她討論,有一陣子還借了她幾套小說,連自己也受他影響而著迷,幸好成績倒是沒有太大的影響。      阿月的腦袋是真的挺聰明的,或許未來真的能成為厲害的警察也說不定,不過今天得先撐過這關。      阿月從地上站起,他什麼也沒碰,一雙眼睛不斷掃視當下的環境,忽然見他口袋鼓鼓的,發現他身上藏了不少現金,厚厚一疊,看起來傳言真的不假,這傢伙從家人身上拿的零用金可不少。      緊接著,他跑進老店鋪後方,消失了短短幾分鐘後,推著一台老舊的手推車和一套舊衣,他身上也罩著另一件襯衫,先要王暮暮一起幫他復原現場,接著說:「有個辦法讓我們全身而退,但我需要妳的幫忙。」      阿月和王暮暮忙完所有作業後,已經接近晚上九點。      事發地那間老店鋪,已經復原得差不多,從牆上的行事曆發現,老闆這幾天出國採購,預計一週的時間才會返回台灣。老鼠這傢伙見租客前腳剛走,立刻把店裡當成侵犯他人的絕佳場所,也不知道他這樣幹幾次了。      此刻,他們正準備從校門三百公尺外的一間廢棄修車廠離開,如果這一切都照計畫走,這將是王暮暮見過最完美的計謀。      或許是老鼠的行徑太過惹人厭,幾個月過去,他失蹤的消息一點風聲都沒傳出,就連商店街房東的家人也像是集體噤聲,王暮暮不解這是怎麼回事。直到阿月說,這就是人性,她好像才弄懂在單純的學校之外,這個世界還有一套不同的邏輯,默默運轉著。      頂樓的風變得更強了,吹得王暮暮身子有些發寒,打斷了她的回憶。

延伸內容

各界名人推薦
喬齊安(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推理評論家): 從自費出版、榮獲文策院大獎到賣出影視、外文版權至親自踏上釜山影展的國際舞台,林庭毅毫無疑問是2020年後台灣犯罪推理界最耀眼的明星。而他在這趟「與神同行」的奇幻旅程又帶給了我們與眾不同的「特殊設定系」力作:《冤伸俱樂部》,將遊走生死之間的黑暗騎士「不亡人」包裝入犯罪冒險的劇情吸睛,但栩栩如生的真實台中地景與濃厚的台灣人性情感更是飽滿了一個好故事應有的豐富內涵。我已經可以看見接下來影視買家們爭相搶購本作IP的畫面了! 提子墨(台灣、英國與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會員): 在一個充滿黑社會較勁與官商勾結的世界觀裡,魔幻般的神祕元素如墨暈般一點點,滴落在這個看似社會寫實的故事架構中,隨著劇情的流動迅速暈開、綻放出一朵朵令人驚豔的文字花朵。不亡人、陰間連環殺手,與陰陽之間的殺人陰謀,將介於黑白兩道與陰陽兩界的情節,激出了不一樣的懸疑火花。 楓雨(台灣推理推廣部版主、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 過去曾經很羨慕韓國人有《鬼怪》這樣優秀的作品,具備吸引人的類型元素,又能向國外強勢輸出本國的文化信仰。而這些特點都在《冤伸俱樂部》中實現了,這部作品結合了犯罪、愛情、政治、驚悚等流行元素,並且將台灣傳統的民俗信仰做了重新包裝,具有成為大型IP的潛力,期待未來能看到冤伸俱樂部出現在更多故事和大小螢幕之中。 八千子(作家、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 庭毅老師是一位僅需靠筆桿便能築起一座城市的作家。閱讀他的作品不僅如同看一齣無冷場的戲,更像是歷經一場行旅,而在寫實的敘事風格中,既非生也非死的「不亡人」竟讓整部故事昇華出極為浪漫的炫彩! 螺螄拜恩(人氣作家): 一樁臨時起意的小事,引發一連串不可收拾之禍端,文筆鋒利如劍,直指向光明難以涉足之陰暗角落,開展溢滿晦澀苦味的沉重風景。劇情融合推理、解謎與都市傳說等要素,故事張力強大、層層推進,反轉再反轉的離奇謀殺案真相,令讀者大呼過癮! 以及 既晴(台灣犯罪作家聯會執行主席暨名作家)、星子(暢銷作家) 、張東君(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 誠摯推薦!

作者資料

林庭毅

1986年生於台中,小說作家、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曾任職於醫學中心,作品常帶有懸疑、奇幻類型元素,過去在網路平台發表創作獲得迴響,盤踞人氣榜。作品曾入選釜山影展Story Market台灣代表、文化部、文策院等多項重要獎項。另著有《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夜夜夜談:鬼坑》、《鬼界之島》等小說作品。 FB:林庭毅 Ting Yi Lin 作者作品得獎記錄: ★《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 獲選2021年文化部第43次中小學生優良讀物選介 獲選2021年文策院TCCF Book to Screen心動好評書單 獲選2021年文策院出版與影視媒合潛力改編文本 獲選2022年釜山影展Story Market台灣代表 相關著作:《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

基本資料

作者:林庭毅 繪者:Blaze Wu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2-10-27 ISBN:9786267094990 城邦書號:1HO143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