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最後加碼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你的右手有蜂蜜香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你的右手有蜂蜜香

  • 作者:片岡翔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01-27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贏先機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問你一個問題。 前面的鐵軌上有個人在睡覺,若是更改火車路線就會撞死另一條軌道上的無辜小熊——你會拉起換軌的把手嗎? ▸▹用犯罪去贖罪,去回應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 正確或錯誤,都無關緊要。 我決定只要守護你。 ▸▹孤單的熊和勇往直前的專一少女。 「什麼是『你』想要的?這真的是『你』想要的嗎?」 一個以生命起誓,要為對方尋找幸福的故事。 ▸▹ 各界人士齊聲推薦—— 黃美秀|台灣黑熊保育協會理事長 林華慶|林務局局長 洪振豪|登山法專欄執筆律師 游韻樺|外商動物疫苗公司技術行銷經理/獸醫師 盧郁佳|作家 蘇益賢|臨床心理師 Nana蔡佳璇|哇賽心理學臨床心理師 王樣動物醫院院長 ▸ 林華慶|林務局局長 當人類的安全與文明,遇上野生動物的生存困境,該怎麼衡平?翻開這本書,一起尋找反思的路徑,與溫暖的共鳴吧。 ▸ 游韻樺|外商動物疫苗公司技術行銷經理/獸醫師 特別想推薦給嚮往成為獸醫師的未來學弟妹們。對動物的熱愛大概就像基本裝備一樣,或大或小,在獸醫系人手一份完全不稀罕。然而,入學後首先疊加上的,就是走進解剖房學習承擔生命死亡的重量。從閱讀的一開始就跟著小雨與那智一起直面死亡的衝擊,跟上熟悉又陌生的的動物飼養場景,一路屏息懷拽著緊張的心情直到最後結局…… ▸ 蘇益賢|臨床心理師 每個執著背後,都有一個傷口。 ▸ 王樣動物醫院院長 人類侵犯了野生動物的領地,熊媽媽為了保護小孩而被殺害,小熊被送進了動物園,理由竟然也是愛護生命。生命本該平等受到尊重,卻因為人類喜惡而有所不同,動物園到底是諾亞的方舟還是動物監獄?一部值得令人深思的小說。 (排名不分先後) ▸▹內容簡介—— 從我害死「你」媽媽的那一天,已經過了十四年。 是我,害死了「他」媽媽。 // 小學生雨子,遇見了一隻迷路的野生小熊。 「小熊好可愛啊!」 只是想跟小熊玩,卻因此惹怒母熊;為了救雨子,母熊被獵人射殺,失去母親的小熊被強行關入動物園。 「是我,害死了你媽媽;是我,害你失去了自由。」 都是我的錯——被罪惡感壓垮,九歲的雨子拿出壓歲錢,不告而別,一個人搭飛機去七百公里外的動物園看小熊,卻在終於再會時,不可思議地聽見了小熊的聲音—— 「我想要離開這裡。」 為了贖罪,從那天開始,雨子咬牙忍受孤獨與痛苦,捨棄了青春的酸甜與初戀的悸動,承擔著朋友與雙親的不理解,全力充實各類專業知識,以在種種困難的資格考中過關斬將。 光是成為動物飼育員是不夠的,她的目標,是「仙台動物園小熊雪之介的飼育員」。 「我要進動物園工作。我要負責照顧你。我要把你救出來。」 熱心的新手保育員雨子獲得了同事的稱讚,她說她是因為喜歡動物才來做這份工作,但實際上…… 「對不起,再等等,我一定帶你回家。」 右手蜂蜜的香味,是雨子記憶中小熊的味道,是曾經代表幸福的香味。 她想要,再一次聞到。 ▸▹ 如果有一件事明知道是錯,為何人類還是會那麼做? 因為這世上並不是所有事都能說出正確的是非對錯,只有立場的不同。 ▸▹ ▸▹ 這個故事的背景—— 「熊出沒注意」。 這句耳熟能詳的口號,出現在很多地方,很多行車貼紙上,但這句話,是居住在有熊出沒的北海道居民的日常。 棕熊是目前世界上食肉目中體型最大的哺乳動物。公熊體重可達六百公斤,身長最長約三公尺,也就是站起來時,有幾乎兩個人這麼高。 那種龐大威壓,是絕對的壓制,看到的人不可能不心生恐懼——所以在書裡面,當時正在跟小熊玩、還是小學生的女主角被突然出現的母熊嚇傻了。 野生動物與人類的分界其實是模糊的。動物本來住在山林之中,因人類開發被壓縮生存空間,到了秋冬季節變化之際缺少糧食,為了過冬就會下山,「入侵」人類的地盤。一旦嘗過人類的食物,動物就會經常冒險前來覓食,人類除了建起欄杆圍籬、設陷阱自保,最後通常還需要拿起槍。 野生動物當然也會怕人,若是不得已來到人類的地方,第一目的絕對是求生而不是傷人,但人類種植的玉米、南瓜、水果等作物,還有養殖的雞鴨馬牛羊,卻會吸引以其為食的野生動物,比如兔子、狐狸、鹿和熊,結論就是,因為農家與牧場辛苦耕耘養育的經濟動植物遭受破壞,為了止損,他們只好取走破壞者的性命。 在這輪迴中,究竟是人類為了生存占據了野生動物的地盤,還是野生動物被人類逼迫而不得不改變生活方式?這個故事並沒有給你答案,它也沒有定論做出這些選擇的人類的對錯,它提出很多疑問,但自始至終說的,都是女主角既然決定了要拯救小熊,她就會排除萬難做到。說穿了,這是一場人對動物的「單戀」,是我們身為萬物之靈在自問,到底能為其他生靈做些什麼,而我們總在疑惑,為何自己如此渺小。 ▸▹作者想要跟大家說—— 這是一個女孩想要拯救母熊被槍殺的小熊的故事。 在我生長的北海道棲息著許多棕熊,常常發生棕熊為了尋找食物來到人類居住區、遭到槍殺的事件。居民畏懼熊,因為熊被驅逐而感到安心;然而每當看到這樣的報導,我的內心就會不安,懷疑這種做法是否正確。 這當然不是叫大家不要擊斃熊就能解決的簡單問題。在尊重其生命的同時,也不能忽視居民的生命受到熊的威脅、田地被熊破壞而導致生活艱困的事實。像這樣的矛盾,不論怎麼思考,都無法找到正確答案。我把像這樣混沌不明的想法,託付在這個故事的主角雨子身上。 對於臺灣人來說,熊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我查了資料,得知在臺灣也有和日本本州一樣的亞洲黑熊,而且在臺灣也有很多熊的吉祥物,因此我猜想或許和日本人對熊的感情相同。 雨子對於威脅人類生命的熊被當成可愛吉祥物、受到歡迎的現象也抱持疑問。除了熊以外,她也發現其他各種矛盾,在生活中不斷思考、煩惱。相較於什麼都不去思考,像她這樣或許會活得更痛苦,不過我相信人活在世上,去思考這些問題是很重要的。 我目前已經寫作三本小說,不過這是第一次在國外出版。 對於宛若自己孩子般重要的這部作品《你的右手有蜂蜜香》獲得翻譯出版、能夠讓鄰近的臺灣讀者閱讀,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悅。 ▸▹ 書內句子節選—— .動物園是為了什麼存在?為了動物?為了保存物種?不對,這裡是為了人類而存在的。或者應該說,所有的一切——包括地面、天空、海洋、月球和宇宙——這世界的一切都是為了人類而存在。大家都這麼想。 .「為什麼不可以幫助餓肚子的鴿子?遇到有困難的人,不是都說要幫忙他們嗎?這句話是謊言嗎?不是人類就不能幫忙嗎?請告訴我為什麼!如果是人類,你們會怎麼辦?你們(警察)只能幫助市民嗎?如果是狗或貓呢?誰規定河岸只屬於人類?鴿子、狐狸和熊,不是也都在人類居住之前就已經在這裡了嗎?」 .如果真心想要救某個對象,就必須拋棄重要的東西。 .「我有一件事想要提醒大家。不同的動物雖然會有遊客人氣的優劣,不過對我們(動物園員工)來說,沒有任何優劣差異。」 .由於面對的是動物,因此不會有相同的每一天;今天發生狀況的處理方式未必明天也管用,會產生變化,也會有苦有樂,不過基本的思考方式只有一個。那就是珍惜動物的生命,珍惜遊客的笑容。雖然這樣的說法似乎很好聽,但是把動物關在籠裡說要珍惜,到底是什麼意思? .柏油路很容易行駛,道路也一直都有照明。為了建造這條路,不知有多少人流下多少汗水。我一方面感受到人類的偉大,另一方面又想到,為了這條舒適的移動裝置,不知道有多少土地被夷平、有多少樹被砍伐、有多少生命被奪走,內心就會感到難以忍受。 .稀有動物這個詞也讓我在意。這個詞意味著生存數量越少越珍貴,生命也更重要。這樣感覺很奇怪。而且最重要的生物早已決定,那就是人類。世界上的所有人都這麼想。 .行動展示的確很棒。可是我很討厭「展示」這個說法。大家都理所當然地說展示動物,但是展示的意思是陳列物品給人觀看。

內文試閱

  我第一次看到讓蚊子吸自己血的人。      坐在我正對面的園長手臂上,停了一隻白線斑蚊。或許是因為不合季節出生,因此小到像一顆痣,不過斑紋在晒黑的肌膚上很明顯。園長確實掌握到那隻蚊子停在手臂上的瞬間,但是她文風不動,把自己的血捐獻給小小的生命。      「岡島小姐,妳為什麼想要在動物園工作?」      聽到副園長低沉的聲音,我才被拉回現實。      「因為我喜歡動物。」      我挺直背脊,談起預先準備的過去,像是校舍後方的兔子救贖了當時孤獨寂寞的自己、遠親受到導盲犬的幫助、目睹母牛生產讓我感到世界煥然一新……等等。我熱切地訴說著為了這一刻寫在本子上的謊言。      「這是妳喜歡動物的理由吧。」      園長首度發言,蚊子便飛走了。      「我再問一次,妳為什麼想要在動物園工作?」      宛若魔法發動一般,我感覺時間好像停止了。      周遭一片靜悄悄的,連空氣都沒有流動。園長的瞳孔看起來像是以慢動作在縮小。她的眼睛沒有訴說任何內容。如此理所當然的事讓我感到畏懼。被注視是很可怕的。原來這就是動物園居民的心情。為什麼要這麼做?誰有這樣的權利?      真心話差點像打嗝般跳出來,因此我把它和著胃液吞到腸子底部。握緊的手變得潮濕。指甲嵌入掌心,切斷生命線。      動物界、脊索動物門、哺乳綱、靈長目、人科、人屬、智人。      不是「人」。眼前的女人是智人,跟我一樣——靈長目、人科、人屬、智人。      我像念咒語一般默念學名,視野總算變得寬闊。      眼前的一排大人當中,園長嬌小的身體格外具有存在感——草坪般的短髮、小鹿斑比般細細的脖子、眼尾皺紋的黑影——那不是猴王炫耀式的威嚴,而是蘊藏著深海魚般頑強而堅韌的力量。      我曾經看過這雙黑豹般的雙眼。      如果我撒謊,大概會被完全看透。我注視那雙看著我的眼睛,放鬆手指的力量。我沒有深呼吸,只是像每天不自覺地吸入、又隨意吐出的氣息般,說出真心話。      「因為我想要拯救動物。」      「什麼動物?」      她迅速地反問,彷彿先前的魔法只是幻覺。      「熊。」      我直接回答,沒有說謊。我無法說謊。      「那麼請妳閉上眼睛,想像一下。」      周圍的視線集中在園長身上。她彷彿將這些視線匯聚在一起反射,射穿我的眼睛。我閉上眼睛迴避她的視線,聽到平靜而高雅的聲音。      「妳站在鐵路的交叉點,眼前有一支操縱桿。」      真是不可思議。我的眼前出現荒涼的大地,老舊的鐵路一直延伸。我聞到鐵的氣味。眼前有個生鏽的大操縱桿。我就站在這支操縱桿前方      「遠處有火車接近。」      園長的聲音聽起來越來越像鄧不利多校長。明明是女性,明明是日語,卻不覺得奇怪。遠處有火車駛來。      「在火車前進的方向,鐵路上有人在睡覺。不論是小孩或老人都可以,總之是陌生人。是妳不認識的人。」      我看到人影。因為又遠又暗,因此輪廓有些模糊。      「只要妳拉起操縱桿,列車就會改變方向,那個人就能夠得救。」      我把手放在操縱桿上。觸感很粗糙,指尖變得冰冷。      「可是拉起操縱桿改變方向的前方,有一隻熊在睡覺。那是妳最喜歡的熊。」      我看到巨大而漆黑的身體。雖然覆蓋著亂蓬蓬的毛,但輪廓並不模糊。是你。你把鐵路當枕頭,睡得很沉。      「即使跑過去救牠,也來不及了。」      砂礫和枕木發出喀噠喀噠的聲音。從操縱桿傳來的震動無秩序地搖晃我的身體。      「這時候,妳會不會拉起操縱桿?」      巨大的汽笛聲響起。火車已經逼近。我的身體雖然像地震襲來般晃動,但我的心沒有動搖。      「我不會拉。」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火車便通過我眼前,把睡著的人撞飛。      「那麼——」      隨著鄧不利多園長的聲音,火車開始倒車,就像錄影帶倒轉般發出啾啾啾的聲音。被撞飛的人飛到空中,以不自然的動作回到原位。畫面之所以自動倒轉,是因為我知道園長接下來要說什麼。      「如果是相反的情況呢?」      火車通過眼前消逝。往遠處望過去,你和人類的位置互換了。      「如果拉起操縱桿就能夠救那隻熊,妳會怎麼做?」      火車再度從遠處駛來。你睡在火車行駛的前方,胸口隨著睡眠中的呼吸起伏。砂礫和枕木發出喀噠喀噠的噪音。火車的震動還沒有傳遞到我的身體,我就毫不猶豫地把手放在操縱桿上。      「我會拉起操縱桿。」      火車改變行進方向,朝著人類疾馳。我不願看到那幅景象,便張開眼睛。      黑豹般的眼睛默默地凝視著我。      「我知道了。」      園長只說了這麼一句話,鬆開在桌上交握的雙手。她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沒有生氣也沒有笑。雖然看不出感情,但是和面無表情有些不一樣。這是只顯示活著的表情,就好像正在縫給小孩帶到學校用的抹布的媽媽。接下來她就不發一語,以縫抹布的表情聽其他大人很普通的問題,以及我的模範回答。過了幾分鐘,她點了點頭,表示面試結束。      「那就到此結束。謝謝妳。」      事務局長說完,所有的大人就鞠躬。我也鞠了躬,正準備站起來,雙腳卻開始發抖。我在地板磁磚的花紋中,看到被火車撞飛的人臉孔。拉起操縱桿真的好嗎?我是不是應該說謊?即使會被看穿是謊言,是不是也應該裝出很苦惱的樣子嘆氣說不知道,才是正確答案?      「那個……」      我明明想要儘快離開這裡,卻不禁開口。      「剛剛的問題,有正確答案嗎?」      其他的大人也看著園長。他們似乎也想要問這個問題。      「沒有正確答案。」      園長毫不猶豫地回答,讓我的心情稍微平靜下來。      「我們的工作也一樣,沒有正確答案。」      噗通。我聽到心跳的聲音。      「不過——」      噗通、噗通。她接下來要說的話,會決定我的人生。      噗通、噗通、噗通。我盯著她的嘴巴,豎耳傾聽。      「我認為不應該拉起操縱桿。」      心跳聲停止。我聽見蚊子在飛的聲音。      結束面試後,我被釋放到園內。      看過好幾次的景色顯得和平時不一樣,是因為我沒有買門票嗎?不,不對。剛剛明明已經停止的心臟又開始劇烈跳動,到此刻才輸出血液。無處可去的血液滯留在腦袋。就如犀牛用身體撞牆壁一般,毫無保留的聲音震盪在頭蓋骨上。      果然還是不要說實話比較好。說要拉起操縱桿,一定會被當作只想強調自己熱愛動物的吹牛者,或是過度極端的愛護動物人士。      水面冒出泡沫。混合咖啡色與綠色的水進入眼中。這裡有河馬。河馬從泥水中探出頭瞪我。      我是不是應該補充說明比較好?是不是應該加以解釋,而且應該更表達自己的幹勁與熱誠?我是不是應該懇求,自己非常非常非常想要進入這家月之丘動物園?怎麼辦?要怎麼做?我該怎麼辦?到此刻我開始失去冷靜,但雙腳卻自顧自地走動。      手指記得。      我想起小學三年級時,美琴流暢地彈完我不熟悉的古典音樂之後說的話。我也想起自己有點羨慕她修長的手指和柔順的長髮。美琴,妳說得沒錯。即使處在這樣的心理狀態,我的雙腳仍舊記得。      在黑色柵欄的另一側、比深溝更遠的地方,你在冷冰冰的岩壁環繞下睡覺。      「北海道棕熊。雪之介。公熊。十二歲。來自北海道。」      招牌上寫的不是真正的名字。真正的名字就連我也不知道。      即使披著亂蓬蓬的毛,你仍舊縮起身體,好像感覺很冷。      你漆黑的身體,彷彿能夠覆蓋這世界上所有不幸般。      耗時十二年,我總算得到能夠待在你身旁的機會,可是我卻白白浪費了。我拉起操縱桿,把人撞死了。動物園是為了什麼存在?為了動物?為了保存物種?不對,這裡是為了人類而存在的。或者應該說,所有的一切——包括地面、天空、海洋、月球和宇宙——這世界的一切都是為了人類而存在。大家都這麼想。      怎麼辦?要等到下次徵人嗎?什麼都不做,只是等待不知何時才會來臨的徵人機會?我必須想別的辦法才行。我必須前進,必須向前走——不,應該要用跑的。我只知道這一點,不過這才是最重要的。而讓我想起這一點的,還是眼前的你。      「等等我。」      我說出口,乾渴的喉嚨也變得濕潤。      你站起來,凝視著我。      圓滾滾而濕潤的眼睛,彷彿以視線包覆著我。      只有你知道。      只有你了解。      我來到這裡的理由、站在這裡的目的。      「等等我。」      不論使用什麼手段,我一定會把你從籠子裡救出來。

作者資料

片岡翔

片岡翔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北海道。二〇一四年導演電影《1/11》。擔任編劇的作品有《町田君的世界》、《I''s》、《TOKYO ALIEN BROTHERS》、《黃色的象》等。二〇一七年出版第一本小說《再見,Monsieur》。本書為作者的第二本小說。

基本資料

作者:片岡翔 譯者:黃涓芳 繪者:秦直也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22-01-27 ISBN:9786263163539 城邦書號:SPB7G00011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