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最後加碼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羶臊味之吻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羶臊味之吻

  • 作者:稀客馬尼
  •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 出版日期:2022-01-20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69折 290元
  • 書虫VIP價:2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75元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贏先機
  • $499輕鬆升級VIP/閱讀元宇宙
  • $499輕鬆升級VIP/69折,搶!
  • 2022世界閱讀日,66折起

內容簡介

人類沒有了DNA染色體會怎樣? 猶如死物一樣行走在地表上? 凶手殺人留下大量驗不出有DNA的血跡皮屑毛髮, 刑警該如何通緝一個沒有DNA的生物? 比什麼檔案更富懸念,是地獄來客還是天外來客在作惡?如何破解及緝拿沒有DNA染色體的凶徒。 這起世紀大案是在玄武門畢業後,被鬥爆頭條聘用為見習記者前,早在不知道多久之前就開始它的殺戮遊戲。這位被玄武門稱之為【臊腥味之吻】的物種,到底是祖傳下來的嗜血活物還是像二級女警督辛澎滸所說,襲承了來自某異域食人族的血腥傳統……。 來自叛變的兩名獄吏之中的一名自小就是密宗的比丘尼,她使出她疏於修鍊的金剛咒聯合刑警們意圖把臊腥味之吻消滅……。 一名自願當肉餌的女死囚因十五歲那年吃掉父母而被判處三個終生監禁。她說她祖宗在億年前是猿跟土狗的異域種化物Allopatric speciation,是N代後演化成的人形,只有她才可以配合比丘尼,殲滅比丘尼口中說是一個叫片目乘的千年怪物。 Allopatric異域,同域sympatric、鄰域parapatric、邊域peripatric各類的種化都在過去千萬年裡變得模糊不清,總之,每個人形的活物,體內都有一頭或多頭的獸,隨時變臉。

目錄

第一卷:玄武門的煽   第一章:無冕之王   第二章:地獄來的 第二卷:腥色之味   第一章:消失的DNA   第二章:臊腥之沫 第三卷:羶血異域   第一章:Allopatric異域   第二章:與異為敵   第三章:不死之吻

內文試閱

  第一章:無冕之王      1.      編號2199-33678 連環失蹤—連環凶殺兩案沒有完成的案情報告。      「自2096三年前的少男少女失蹤事件,從發現第一個失蹤被害少男的殘肢開始,在北野九區亂葬崗沿路北上山腰那座名為千叢觀的廢棄道觀範圍外五百米的圓周內,相繼找到全部和部份曾經報案的失蹤男女,還掘出四十九具未曾報警,貌似流浪漢或露宿者的部份骸骨。      五十四名目擊證人異口同聲說拐帶失蹤男女的嫌犯全部都是被害人認識的禿頭男性,與十幾名從遠距離目擊凶殺案的證人口述中的嫌犯是一名秃子的說法,不約而同……。」      署名為特別調查科的一級警督屠佛在還沒有完成的報告前,被一名晨運的耆老發現屠佛的頭顱,屍體被野獸吃掉七成,骨肉分離的肢體勉強連接在一起。整張臉被利器破壞得根本沒法辨認出死者的臉容。DNA化驗後才得知是失蹤了四天的屠佛。屠佛的妻子直到有記者來到家門前問及有關凶殺案的事才知道因為工作關係而經常不回家睡覺的丈夫已遭殺害。      首個來到屠佛家門前按下門鈴的鬥爆頭條記者玄武門,以他身為屠佛的好友獲得屠太太開門接見。      「阿武,好久不見啦!進來進來!」屠佛的妻子陳陶桃展開她一貫的媚態笑容向著比她年齡小十多年,年青有為加上以文字火爆和血腥圖片招徠讀者及廣告收益而爆紅的記者玄武門進入復式兩層的住宅。      「陶姐……早上好!」今天的玄武門好像心事重重,揹著背包坐到大廳的沙發上。      「吃了早餐沒?我在弄玉米粥和昨天買的油條。有興趣嗎?」      「好的,謝謝!」把公事專用背包脫下的記者回應。      跟隨陶姐走進廚房。主動把放廚島上的隔夜油條放進焗爐內加熱。玄武門坐回廚島前,眼睛看著並未知悉丈夫慘遭殺害的妻子背影,陶姐正揭開冒出蒸氣的鍋蓋。      「老屠幾天沒回來了,你有事找他還是專門來找我這個寂寞的女子呢?呵呵呵!」陶姐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捧著兩碗粥走到玄武門身旁,把粥放到他面前。      「我是專門來找你這個寂寞的女子的!」咧嘴笑著回應的玄武門在抽屜取出兩雙筷子和勺,然後在焗爐取出四條加了熱的脆油條。      隔著有點距離的偌大廚島,兩人邊吃著油條邊不時用曖昧的眼神彼此看對方。      靜如深海的中央空調系統輸出清涼的空氣。玄武門試探的口吻問道:「這幾天你沒出去玩?」      陶姐先把口腔中的食物咽下,慢條斯理地:「嗯!這星期躲在佛堂念經和躺床上看麥田捕手!看得渾身灼熱……」      「當年被視為叛逆的,如今視作等閒。記憶好像是J.D. Salinger唯一出版的巨著。」男記者回應。      「Publishing is everything!」閃爍著異彩眼神的屠太太凝視著這麼近那麼遠,比自己年輕十多年,新聞系畢業兩年多的俊俏從業員。若果不是丈夫屠佛被眼前這名小伙子的死纏爛打,成為老屠在警方內幕爆料的渠道,以她這個深入簡出的佛教信徒來說,根本不可能有機會認識這麼一個做突發新聞的急先鋒。      兩人坐到大廳的沙發上,面對對角線超過200公分的巨型超薄顯示屏的電視。屏幕一片漆黑,反映出一男一女坐它面前沙發上,開始他今早到訪的主題動機。      玄武門從像公事包取出一份對摺的報章放到屠太太的大腿上。      「今天第一版的號外新聞。」兢兢翼翼的記者好像不敢抬頭看身旁的女士,視線停留在那份殘留著餘溫,散發著油墨氣味的報紙上。      消失的媚態與讓人引起遐想的笑容,翻開對摺的報紙。呈現在陶姐眼前,被精美工藝印刷出那幅血腥味比報章那股油墨味強多倍的半身殘骸大彩照嚇得有點不知所措。      聲音顫抖的女士,視線從報章移到帥氣十足的記者臉孔上:「這是誰?」      玄武門沒吭聲,視線盯著那幅彩色印刷品上。陶姐的目光再停留在以黑體粗大字的標題上。她看到丈夫的名字和慘遭肢解這四個特大黑色字。副標題是死者懷疑被活活生吞的斜體紅色漸變大字。      玄武門視線因為看到身旁猛烈顫抖中倒下的肢體,上前把軟倒的女士拉進自己的懷內。感受到抽搐的身體和衝進耳朵的低吟飲泣聲,玄武門把這具身體用力地靠近自己的胸懷。      任由時間的飛逝,複式獨立屋內的死物和活物都靜止得像身處颱風的風眼中,只是沒看到陽光。陰霾籠罩著萬米的深淵。玄武門感受到異性的胸在自己的懷裡急速起伏,嚎淘大哭的哀號闖破寂廖,鑽進耳朵內的耳膜直抵大腦中樞。一雙手在他的胸膛處緊抓著,他沒有任何反應,任由陶姐把哀傷和悲痛發洩。他的視線停留在天花處那支用上不知多少個燈泡和耗電量有多少瓦特的巨型大吊燈上。      哭聲漸漸消退,襯衣上沾了淚水和口水鼻涕,玄記者抱起半醒半昏狀態的屠太太走上二層的主人睡房。      那份號外鬥爆頭條放回公事包內。輕輕掩上大門,朝著報館發給他那輛二衝程省油的250cc摩托車走去。摩托車在複式獨立屋前作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打轉,輪胎在私家的柏油路面劃出一個圓形的圈圈,刮起大量煙霧。車子瞬間飆離這個低密度的高級住宅區。      2.      君子不乘人之危。玄武門不是君子,但是他面對陶姐躺下床上因極度的傷痛,胡思亂想下意圖向玄武門索吻來彌補失去夫婿的即時慰藉。朋友妻 不可欺這道理不容置疑,但眼前這位比他大十幾年的女子,提不起他的食慾。婉拒地推開了陶姐那雙水汪汪的眼睛,轉身飛奔下樓。心裡其實也沒有什麼特殊感覺,君子之交淡如水。身處在這個龍蛇混雜的社會裡,每天都有這類無動機的隨意殺人案、虐殺案、連環殺人和有特定動機的變態獵殺行為在不斷重複地上演。      兩年多以來跑突發新聞的玄武門,以血腥殘酷暴戾恣睢之勢贏取總編輯之賞識,榮升鬥爆頭條突發新聞組的夜班副編一職。銷量在他加盟後加鹽加醋的色情暴力血腥渲染下,勇奪年度最佳突發新聞奬。      屠佛的死對他在警隊特偵辦內作為報館代表的身份沒有絲毫影響,獲晉級的三級警督辛澎滸,當晚就主動約會這位小金主玄武門出來喝酒宵夜。      小金主每個月付給屠佛的報料費佔了鬥爆頭條每月線人費總開支大約三十個百份點左右。屠佛的死讓榮升二級的辛澎滸在線人費中得到全部的好處。      這個食慾強勁,身材高而且瘦削如依索比亞飢民的女警督,沒有一套警隊裡的制服能合適地穿在她身上。身高一米七,胸是92公分,腰是58公分,臀是83.8,體重是93斤。      「你不去當模特兒絕對是暴殄天物!」喝著紅酒的玄武門說道。      「胸大得不合比例。那名什麼Agnes B說的,我這套制服是我私底下花錢訂造的。特偵辦那個死鬼屠佛堅持不願付這個費用,除非跟他那個……!」一口氣乾掉杯中深紅的液體。      筷子夾在九轉大腸的一轉上。喝紅酒吃中式豬大腸真的很過份。那支波多爾紅酒要幾百塊,一道九轉大腸埋單十元錢。桌子上滿放炒螺焗青口蒸魚和蒜溶炒芥蘭。      「怎不喝花雕或者扎啤呢?」      「土嘛!我這人就是土!今天已是給足面子你的了,平時我是乾紅加雪碧才喝的。怎了,看我不順眼是不是?」咧開那張左右觸及腮邊的特大嘴巴,展露出那副好比純白的牙齒。一雙單眼皮下的瞳孔反映出讓人沒法看穿的冷漠,一張在冷笑的臉,伸出猶如雞爪般的青筋手,玩弄著爪中的杯子。      看著她又薄又大的嘴唇,玄武門:「伙記,兩听雪碧,要冰一點的。」      兩只杯子內添進冰凍的雪碧,混進乾紅稀釋了色澤,混淆了喝進口腔的是汽水還是乾紅的口感。      「乾!」她舉起杯子碰在男人手中的杯子上。      辛澎滸乾掉杯中物後,打了噫氣,又咧開那張與臉孔不合寬度比例的嘴巴笑問:「味道還行吧!?」      玄哥點頭沒異議。兩人咀嚼面前各類來自海洋及陸地上的屍體,喝著加了雪碧的混合飲料。辛澎滸解下束在後腦的髮,更像一個午夜出沒的厲鬼。幸好有點酒精的刺激作用,蒼白臉上泛起丁點兒的血色。      離開人煙稠密,嘈雜聲浪不絕於耳的雜食街。那雙又長又瘦的大腿像兩支雪白的筷子般好像趕著要去哪似的,那褶短裙跟隨著主人步伐左右急速的搖晃,腳下那雙黑色軍裝女警統一款式的高根鞋著地有聲,寬鬆短袖蟬薄的襯衣在風中瀟灑地飄揚。      兩人走到違規停車的巷口處,一輛黑色四門改裝寶馬戰車的擋風玻璃內貼著警察在辦案的字條。巷內一輛轎車看到擋在巷口前的車主回來,閃了兩下車頭燈後下車的一名高大威猛男看著正準備開啟車門的辛澎滸。      猛男喊道:「滸姐!終於等到你回來了啊!我都差點變化石鳥耶!」      滸姐舉起手以示抱歉,快速把車向前駛開好讓巷內的轎車可以駛離。只聽到猛男的一句謝謝後,沒有目送那輛轎車離去,她的視線回到騎在摩托車上的玄武門。      澎滸:「我回家去了!你跟我車吧!」像是命令的語氣。      收了報館黑錢還像欠她錢的債主,開著一輛排氣聲特粗壯和雄偉的寶馬,張揚地穿越人丁興旺的食街夜市。幸好她沒有響號驅趕擋路羊群的習慣。這條食街故名思義,全數都是大排檔料理,你想到和你想不到的都有得吃,貓狗除外。      她突然在一店舖前停下車,手伸出車窗外大叫      「老闆!來個烤鹿腿和鹿心。」下車後,以那恐怖爆裂嘴巴的笑容向停在寶馬後的玄武門展示她那雙美腿,秀髮往身旁一甩,媚眼順勢瞟了玄記者一眼。玄武門脫下頭盔,坐摩托車上欣賞眼前不怎悅目,一具來自依索比亞飢民似的真人秀。      燃起一支又長又細的女人煙,玄氏看到側身朝向排檔方向的女警,她的側臉輪廓很漂亮,畢挺的鼻樑和唇線都帶性感的味道。靠在車門前惹人注目的身材,跟整體身形怎看都有點兒不合比例的誇張。      伸手接過外賣的大膠袋,女警督向玄武門拋了個媚眼就轉身上車。戴上頭盔的記者跟隨著前面的碳黑色寶馬,首度來到跟死去屠佛有天大差距的平民小區。停放了大小各類型摩托車,差點連一整條北行的車道都給堵住了。跟隨黑色車拐進一條單程路。寶馬開上行人路停下來。玄武門的摩托車方便多了,靠牆上就是了。      這幢四層高的舊式沒有電梯的住宅樓宇,外貌已翻新過好幾次。有露台和花槽的設計,室內是兩個俗稱眼鏡房的間隔,眼鏡意思是左右對稱。一個大廳分割成客飯廳,洗手間、廚房和廚房內的儲藏室。      一個人住那麼大的空間真的有點浪費。滸姐在餐桌上從塑膠袋內的拿出寶麗龍盒子,玄武門八卦地瀏覽一下這所外貌不像內裡那麼大那麼深入的住宅,一條長廊中間是洗手間,走到盡頭是廚房及儲存室。廚房門外還有空間放巨型大冰箱和洗衣機。      聽到玄武門在長廊盡頭處大讚之聲後,辛澎滸探首進長廊回應說:「冰箱有啤酒!不用客氣的!」      玄:「你也來一听?」      辛:「當然的啦!」      拿著兩听啤酒走出來,看到澎滸把鹿腿和牠的心放到電烤爐裡保溫。      「你坐。」滸妹進入房間關上門。      玄武門拿起沙發前茶几的搖控開電視。畫面實時呈現出駭人的畫面,玄武門見怪不怪地瞅了一眼電視屏幕下面那組DVD錄像機和顯示屏的收看模式。      房內傳出辛澎滸的叫聲:「不要看!…快點關掉啊!」      只穿內褲和一手捂著胸部,從房間裡衝出來的滸妹一手從玄武門手中搶回遙控,關掉電視然後飛奔回房,房門再度關上。      玄眨著眼向著房門處:「對不起!」      不一會兒,滸姐和衣走出來。把手中的遙控器扔給玄武門,在沙發的一端坐下。玄為辛開了瓶蓋,遞給滸姐。      喝了一口透心涼的啤酒,滸姐泛紅的雙頰瞟了一眼坐在寬倘沙發另一端的男人:「現在可以開始了。」      裝笨的男記者問:「是不是接著看剛才DVD播放的東西呢?」      「你裝啥呢?鬥爆頭條絕對不會聘用反應遲頓的笨蛋的!」      畫面跟音響同時響亮起來。東瀛的AV以無馬賽克遮掩重要器官的4K高清像數在眼前這部一百五十公分屏幕上展現大特寫鏡頭裡的可觀性極高。      「還是看晚間新聞吧!」澎滸聲線回復到女性該有的溫文。      「嗯!」玄記者即刻把DVD模式調到接收廿四小時大氣電波放送的新聞台。      站起來的瘦削身影:「我洗澡!你可以選擇在客房睡,也可以回家睡的。玄記者你自便Make yourself at home 可以的了。剛才對不起了,一時之間沒能消化像被人侵犯私隱的感覺。」      「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      「都是自己人了。客房有男裝睡衣內褲拖鞋……」      她消失在長廊處。聽到洗手間門關上的聲音。玄武門繼續喝啤酒和看不盡不實的所謂電視台新聞。既無深入的報導,也沒有跟進的專題透視。實屬人有我有蜻蜓點水皮毛之作。關掉電視,落得清靜。拉開客廳進出露台的玻璃趟門。悶熱充滿濕氣的風吹進來。鐵花槽上一枝花的花影都沒有,形同虛設晾在及腰的混凝土牆上。路的對面那四層雷同的設計,住戶亮起不約而同的紅色燈光。四樓的露台處咋見一女郎正向著站對面的玄記者跳著誘人的艷舞。      露台已改裝成及腰高度的玻璃欄河,她樓下那三層都是以玻璃搭建的露台。站行人路仰首就可以一路看到四樓。若果一層有美女在跳艷舞,下面的觀眾只要抬起頭就能一目瞭然看到裙底春光。      身後傳來滸姐的聲音:「這一區的所有的外賣妹和駐場妹都是我管的。要是玄記者你……就打個五折。」      記者轉身走進大廳,拉上身後的趟門。上下打量既瘦削但豐滿的辛警督,滴著水的髮梢把上衣滴濕後,隱約看到薄衣內的春色。      一隻會說人話會移動,一切猶如一個會呼吸,有新陳代謝的殭屍站在大廳粉綠色牆壁和慘白帶點藍的光管下,那雙閃爍著像死魚眼的大眼睛毫無人性地看著玄武門。      半張的嘴唇,裡面肯定有尖銳的犬齒正等待著主子的號令,瞄準玄武門脖子上的大動脈撲噬。但只聞搖控發出嘀的一聲。      凝固的空間有了流動清涼的空氣從分體式空調輸入。那只雞爪般的纖手快速把掌中遙控放到飯桌上。玄記者看到一雙閃亮的日式人字拖在油木地板上發出讓人好奇的吸吮聲。      「坐啊!為啥站那裡像個人偶呢?我真的有那麼恐怖嗎?」女殭屍坐到剛才玄記者坐的位置。      玄記者則坐到剛才女殭屍坐的另一角沙發上。中間空置的兩個真皮墊突顯空虛和寂廖。      喝了幾口啤酒的女警督,把首級轉過來面向男記者。笑容有點異樣:「首先跟你說一下有關老大屠總這起重大凶殺案……備準好了沒?」      男記者快手從襯衣衣袋拔出錄音筆放到空虛接近女警督的真皮墊上:「可以了,請繼續。」      那只殭屍蒼白沒血色的雞爪拿起錄音筆,擱在半躺沙發上半濕的胸前。      「老大屠總的案子由我全權負責和跟進,對鬥爆頭條的獨家來說有莫大好處。呵呵呵」      女殭屍又瞟了沙發上的男記者一眼,這次眼神好像略帶人性和有點調情的錯覺。      「擁有特別好處的既得利益者是玄武門這位出色,心口掛個死字的男生。而他跟屠總的關係也超越主客的關係,成為好友,所以我也只好繼承屠總與你的好關係,旗待與你的關係更進一步,要比情侶還要親蜜才行喔!」      玄武門在這慘綠燈光照射下,好像看到辛澎滸的腥紅舌頭在她唇上來回舔了兩下,那對醒目的犬齒在閃出寒光。雪碧溝紅酒,期間加插了忘了多少听青島,已有六七成的酒精在腦袋裡發酵,玄武門認為這完全是甲醇的影響。      一隻高瘦女妖繼續她的案件分析:「犯案方式跟之前那堆失蹤繼而被殺的人有同出一轍之處……屠老大不相信是食人族,但是我敢肯定的說,是一個或多個食人族的所作所為。唯一讓我們束手無策的是所有被害者身上留下的DNA都沒能測試出凶手的原貌!」

作者資料

稀客馬尼

作者的寫作風格以視覺影像讓讀者身陷故事中的異世界, 與角色同步體驗他們詭譎的遭遇和另類人生的旅程, 感受劇中人物無常人生的起跌, 猶如坐在黑暗的電影院內, 窺探一個真實與虛構參雜到一起的神秘時空。 那些行走在地表上的人及他們的七情六欲與意識形態, 作者以奇異的色彩、充滿詭秘和玄幻的處理手法呈現給讀者。

基本資料

作者:稀客馬尼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出版日期:2022-01-20 ISBN:9789865514990 城邦書號:3AB1208 規格:膠裝 / 黑白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