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開年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LEVEL7(經典回歸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年度超級暢銷書展/翻譯作家!
  • 2022開年大展/新品入荷,打造嶄新面貌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如果發現自己失去記憶,而身邊竟有一把槍、 染血毛巾及五千萬現金——你,會怎麼做? 犯罪驚悚╳心理懸疑,最刺激的倒數四日間。 日本作家宮部美幸,如紙上電影的推理大作! ★入圍第44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週刊文春》推理小說BEST 10 【故事簡介】 ——我想變身!變成更棒的人, ——但在此之前,要先「消滅自己」。 喪失記憶的男女、尋找失蹤者的女性, 兩條無關平行線,在致命危機裡交會! 一對男女在清晨醒來,發現彼此喪失記憶,記不得名字,也不知道為何躺在同一張床又怎麼來到同所公寓。屋裡裝潢全新,沒有任何可供辨識屋主身分的線索,兩人還找出一把槍、一條染血毛巾,以及一大箱現金。男人和女人的手臂更被刺上標有「LEVEL」的編號,這是什麼意思?他們身上究竟發生什麼事? 一名貌美的高中少女小操失蹤了。心急如焚的好友悅子,偶然發現小操在失蹤數日前的日記寫下:「到了LEVEL 7會不會回不來?」這組古怪的英文和數字藏有什麼涵義?夜晚,小操的母親接獲一通號稱小操打來的電話,告知母親她一切安全。同一時間,悅子也接到一通電話,裡面竟傳來小操的求救! 深信小操被捲入危險案件,悅子誓言找出被囚禁的少女;失去記憶的男女,一步一步找出過往,也不斷自問:自己是誰?是殺人者,還是共犯?受害者又在何方?然而,眾人踏上的,只是一起大事件的起點;他們須在到達終點前的四天內,找到散落在各處的真相,否則將迎來巨大的災厄…… 【讀者回響】 令日本讀者廢寢忘食,宮部美幸集驚悚懸疑、社會議題、 溫暖療癒於一身,宛如乘坐雲霄飛車一般的快節奏巨作! 原本還在想,這麼厚的書我到底要讀多久,沒想到一讀就停不下來。結局拍案叫絕,啊!原來真相是這樣,痛快過癮的閱讀體驗。 ——日本讀者 十分有重量的作品,但我飛也似地一口氣讀完,都要歸功於宮部美幸的寫作功力。故事由兩條乍看無關的故事線構成,兩條線都覆蓋著濃厚的推理懸疑性,藏著和故事標題《LEVEL 7》有關的伏筆,隨著兩條線彼此交織,故事愈來愈精采,到最後一幕完美收尾,我非常滿足。 ——日本讀者

內文試閱

  序章      陽光開始黯淡。      男人拉起襯衫的袖子,看看手表。幾乎就在同時,背後小型鐘塔上的鐘聲響起。那是一座環繞著空有庭園之名卻奄奄一息的灌木叢、約兩公尺高的鐘。      七月的太陽,一邊在散發不鏽鋼光澤的高樓大廈間投下燃燒般的橙色反光,一邊劃完今天一天的軌道緩緩沉落。周圍的雲層暈染成一片朱紅,看起來好似天空的熔爐。      夏日漫長的一天總算要過完了。      男人點燃香菸,凝視著眼底的景色,他緩緩噴出煙。那是最後一根了。      從這裡,看不見應該溢滿街頭的人群。由於人的形體太渺小了,夾雜在無數的建築物、道路及窗戶之間早已無法分辨。      研究都市工學那種玩意的學者一定很討厭人類,他們只要看街景不要看人—男人想。      左手邊遙遙可見的首都高速公路上,車子三三兩兩地奔馳而過。每輛車體都只看得到高出防護牆以上的部分,簡直就像簡陋打靶場的標的。男人站在高出地面數十公尺的屋頂庭園角落,一直凝視著那幅景象。      來吧,把它擊落看看,打中的話超大獎品就是你的囉。      他把短得幾乎快燒到手指的菸蒂拋在腳邊,用鞋跟踩熄。好了,該回去了,他想。      連自己也不清楚,為何這樣久久俯瞰街景。是為了下定決心?為了讓心情冷靜?又或者,純粹只是一種習慣?      他喜歡高的地方。從高處俯瞰的東京總是無憂無慮。      同時,唯有這樣吹著風,仰望藍天的時候,將近二十年前的灰暗回憶似乎才能稍微後退—那段被關在裡面,逃生無門,冒著濃煙烈火逃出來時的回憶。      他在往下墜落。明明應該只是一瞬間,但在記憶中,時間卻延長了好幾倍,感覺上似乎永遠在不停墜落。每當又這樣「發作」時,男人總是來到這種高處,像小孩念咒語似地在心中告訴自己:已經不會墜落了,已經沒事了。      這麼一來,心裡的騷動就會平息。雖然腳上舊傷的疼痛未消,但這點他早已死心。      抬起下巴,然後往前壓下,鬆弛僵硬的脖子。他告訴自己,還是放鬆一點比較好,因為……      狩獵即將開始。      突然間,這句話從心臟附近響起。他兩腳張開與肩同寬,迎著黃昏溫熱的風悄然佇立。      緊貼在他背後,傳來說話的聲音。      「小新,差不多該回去囉。」      一名矮胖的中年婦女從庭園的出入口走來。經過男人的身後,朝鐘塔下面走去。那邊的長椅上,有兩個大約小學高年級的男生正坐著聊得起勁。      「再不快走爸爸就要回來了,快點。小光也是,別忘了東西喔。」      兩個男孩拖拖拉拉地站起來,同時不忘繼續說話,看也不看這不曉得是誰家母親的女人。      女人拎著看似沉重、塞得鼓鼓的百貨公司提袋走在前頭,三人朝著男人站的地方走回來。累的總是只有當老媽的人,男人想。      女人經過他身旁時,飄來一陣刺鼻的汗味。同時,他聽見「小新」一邊頻頻比手畫腳,一邊還在跟「小光」說話:「所以啊,那個就是竅門。如果到了Level 7……」      他嚇了一跳,說不定還真的跳了起來,正要經過的三個人霎時轉身看他。      他和女人四目相對,對方的眼神從質疑轉變成畏懼。她在後悔不該看他。在這種不知何時會遭遇何種災難的大都會,根本就不該和這種在百貨公司樓頂獨自閒晃的中年男子四目相對。      「抱歉。」男人說著把臉轉向圍牆。      心悸已經平息。根據後來聽到的零星對話來判斷,他發現小新和小光,似乎在談論虛擬遊戲。      男人嘆了一口氣,離開牆邊,走向出入口。剛才那三個人應該已經搭電梯下樓了吧。      他一跨步邁出,某個和他錯身而過、正走向圍牆的年輕女孩便不時瞟向他這邊。不是在看他,而是看他步伐微微拖行的右腳。      這種事他早已習慣了。那個女孩也立刻調開目光,一邊高舉雙手做出伸懶腰的姿勢,一邊走近牆邊,發出小小的歡呼:「哇,好漂亮。」      由於她的聲音聽來實在明顯地帶著歡喜,他不禁轉身回顧。於是,女孩也看著他,彷彿剛才的歡呼是刻意喊給他聽的,立時嫣然一笑。      「東京鐵塔的燈光不一樣了。」她主動跟他說。      是個美女。曬成淺小麥色的肌膚,襯得濃豔的口紅分外出色,她轉身面對他時,耳畔的金色耳環羞對夕陽光芒一閃。      不過,在他看來,這女孩的年紀幾乎還是個小孩。他默默轉身背對,用不顯刻意的速度加快腳步離開那個地方。主動跟他搭訕的女孩並沒有追上來,只是用「枉費人家給你製造機會,叔叔真是的」的表情,微微歪著腦袋。      男人推開厚重的玻璃門。風從電梯間挑高的空間吹來,掀起他的領帶。他這才發現,領帶夾不見了。他摸索著襯衫胸口,沒有,大概是掉在什麼地方了吧。      丟了倒也不覺得可惜。雖是別人送的,但並不是什麼真心誠意的禮物。他按下電梯按鈕,電梯一來就進去。獨自一人。      抵達地面,他走出百貨公司漫步街頭。爬上車站階梯搭乘電車。這期間,有句話一直在腦中盤旋不去。去了又來,來了又去。那是小新的聲音,也變成他自己的聲音。      到了Level 7,就可以不用再回來了……      男人抵達時,那名年輕人坐在窗邊的位子,正在喝稀薄的番茄汁。高中的時候,年輕人最怕去咖啡店,因為總不時有人毫不客氣地盯著他的臉打量。      雖說現在,他也才脫離高中生的年紀,但心情已截然不同。他不但找到了深感興趣、令他著迷的東西,也逐漸相信自己在那個領域還有點才華。這兩點能夠集於一身,可說是極為難得的幸運。      年輕人以眼神向略跛著右腳走來的男人打招呼。雖然他相信對方不是那種笨到會讓人跟蹤的人,不過還是不要太張揚比較好。男人在他對面坐下時,他也是壓低音量先開口。      「沒被人跟蹤吧?」      「應該沒有,」對方回答。「不過有個年輕女孩向我搭訕—至少我覺得是這樣。」      「那真是厲害。」      「如果那是跟蹤者就更令人驚訝了。」      「不可能吧。」      男人點了咖啡。女服務生來了又去,雖是個美女,態度卻不怎麼親切,年輕人想。      「你真的不後悔嗎?」男人攪拌著咖啡問。      「後悔什麼?」      一陣沉默。      年輕人笑了。「對不起,我不是在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要退出現在還來得及。」      男人表情很嚴肅地抬起臉,雙眼充血。年輕人猜想他大概是沒怎麼睡好吧。      「我絕不退出,這是我自願開始的。」      「提議的人是我。」      「答應的人是我。」      男人把杯子放回淺碟,手撫著額頭。      「不論成功或失敗,都會惹出麻煩喔。」      「這我知道。」      「不是鬧著玩的,會扯上警察。」      「就跟你說我知道。」      由於語氣開朗,自己說的話聽起來似乎太輕浮了,年輕人意識到這點,盡量以沉穩的語氣說:「別忘了,這些年來,我也為此受了不少苦。」      年輕人指著自己的臉。      無數的傷痕和縫合的疤痕。移植皮膚的痕跡清楚地留在臉上。由於重複進行了無數次必須等長大之後才能動刀的手術,刻劃成痛苦的歷史。      「我要叫他負起這個責任。」      男人重重嘆了一口氣,說:「知道了。」      年輕人取出一本書,放在桌上。封面上是電影某個場景的劇照。      「封面雖然花俏,其實內容很平實,是本淺顯易懂的入門書。必要的部分我都貼了標籤,你只要看那些部分,就不用擔心了,剩下的由我處理。」      男人收下書,又回答了一次「知道了」。      他和男人大約只談了三十分鐘就分道揚鑣。接下來,只等行動開始了。      那晚,年輕人把女朋友約出來,共度愉快的一夜。他心無恚礙,也沒有任何不安。      女朋友只要喝醉了,一定喊他「我的科學怪人」。被她這麼一喊倒挺有趣,他並不覺得反感。      他一點也不反感,人生很愉快。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如果成功了,應該會更愉快。

作者資料

宮部美幸

宮部美幸 Miyabe Miyuki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 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2007年以《無名毒》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出道多年創作不輟,持續發表叫好叫座的各類型小說。近著有《逝去的王國之城》、《三鬼: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四》、《這個世界的春天》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宮部美幸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1-12-02 ISBN:9786267073087 城邦書號:1UA005Y 規格:膠裝 / 單色 / 4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