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第二基地(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121 VIP感恩月/新書強強滾75折起!

內容簡介

▍設計理念 ▍ ★書封使用進口丹迪美術紙輔以大面積燙銀線條,採硬皮精裝方式呈現經典中的經典質感, 整體設計以後現代裝飾風格方式呈現。 ★正面的圓球象徵第二基地,上方圓球代表的是既有的、龐大的人類生活星球, 中間的太陽代表人類如太陽般旺盛的智慧與知識。 電路圖代表科技,樹代表生命, 背面彰顯以撒.艾西莫夫的偉大之處在於他所創造出的科幻世界觀,讓後世的科幻小說猶如大霹靂般, 無不以艾希莫夫的宇宙為中心,向外無盡衍生出現今多樣瑰麗的科幻世界, 並以裝飾性的二次元手法,來向以撒.艾西莫夫致敬。 ▍基地特殊榮耀 ▍ ★1966年雨果獎:「基地系列」榮獲歷年最佳系列小說獎! ★廿世紀三大科幻作家之一、五次雨果獎、三次星雲獎得主、國際頂尖科學家公推的「最愛」科幻小說家! ★電影【變人】、【機械公敵】以及【基地】同名系列影集原著作者—— 科幻之父 以撒.艾西莫夫 不朽科幻史詩鉅著! ★同名系列影集,由大衛.S.高耶擔當節目統籌,李.佩斯和傑瑞德.哈里斯領銜主演,2021年9月Apple TV+全球首播! ▍各界名人推薦及評語 ▍ 保羅.克魯曼(Paul Robin Krugman,二○○八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基地是我的經濟學啟蒙之作。」 何敬堯(奇幻作家、《妖怪臺灣》作者): 「科幻大師的星際預言,歷久不衰的璀璨經典。歷史與銀河交織而成的星圖,映照出人性的勇敢,同時也見證了人心的墮落,眼見時代無情遞嬗,人們該如何傳承寶貴的文明與記憶?且讓我們搭乘艾西莫夫巧手鑄造的太空船,航向不可知的宿命終站。」 李伍薰(海穹文化總編輯): 「艾西莫夫的《基地》系列以充滿懸疑的精彩情節,形塑出瑰麗壯闊的銀河史詩!毫無疑問是一部老少咸宜、值得代代相傳的科幻經典!」 李知昂(梅林.W,科幻作家,第一屆倪匡科幻獎首獎得主): 「『基地三部曲』與後續系列,一部接著一部翻轉讀者的思維,一步接著一步開展宏大的計劃。科幻界不可多得的巨構,不看到最後絕不能罷手!衷心期盼這部經典著作在台灣再度掀起熱潮。」 李柏勳(台大星艦學院前任社長): 「……科幻長篇作品之最,令人廢寢忘食的經典之作。」 臥斧(文字工作者): 「閱讀『基地系列』,不只讀到有趣的科幻情節,也是思考歷史、社會,以及人類的重要啟發。」 唐鳳: 「我小時候就是看艾西莫夫長大的。」 夏佩爾(作家,第二屆倪匡科幻獎首獎得主): 「本書所要描述的,便是全宇宙的精英們如何窮盡一切知識與智慧,來推演出一場橫跨千百年的鬥智決戰。」 郝廣才(格林文化發行人): 「艾西莫夫一生寫超過500本書,範圍涵蓋圖書所有分類,給書迷回了十萬封信;為影集《星艦迷航記》Star Trek做科學顧問,打造科幻劇的經典。」 張系國(知名科幻作家): 「艾西莫夫的重要科幻小說都能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奇幻因素,成為後來科幻小說的典範。」 張草(作者兼醫師兼科幻作家): 「艾西莫夫從年輕就創造了一個宏大的宇宙,萬萬沒有料到,會是他終其一生都說不完的偉大史詩。」 陳心一(交大科幻科學社前任社長): 「科幻小說是個極具彈性的文類,不只能夠帶領讀者探索未來,也能包容過去歷史的脈絡。且看艾西莫夫,如何藉著基地這千年的未來史詩,帶領我們穿越帝國衰亡的時代,反思人類文化發展途中的必然與意外。 陳宗琛(鸚鵡螺文化總編輯): 「基地的偉大,不是莎士比亞那種偉大,而是因為它最初是刊登在一本兩毛錢的科幻雜誌上,讀者平均年齡是十二歲,而十二歲的孩子看到基地裡的人類遍布整個銀河,跨越幾萬年的興衰起落,他們對世界的想像就不一樣了,例如比爾蓋茲和伊隆馬斯克。」 陳湘婷(交大科幻科學社前任社長與創社社員): 「在艾西莫夫的《基地》中,歷史並非翻過的書頁,而是滾滾洪流,下一秒出乎讀者預料,卻都在謝頓的掌握中。」 陳瑞麟(中正大學哲學系講座教授): 「基地三部曲,以及後續的『基地系列』,不僅是首開銀河史詩的一部經典科幻,還卓然傲立於其他一切太空科幻的創作之上。它的價值、內涵、深度、情節、構思,遠非其他作品所能望其項背。『基地三部曲』不只是一套提供娛樂故事的小說,它還飽藏了科學、人文、社會、歷史和哲學的豐富意涵。它也不只是一部科幻經典,還可列入世界文學經典而當之無愧。」 黃海(知名科幻作家): 「艾西莫夫以其無限想像展示其快意飛越,引領讀者馳騁銀河星空,穿梭億萬光年宇宙。」 葉言都(科幻作家): 「未來的歷史、科幻的極致、城邦的《基地》。」 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會長兼常務監事): 「沒有艾西莫夫的《基地》,大概就沒有喬治盧卡斯的《星際大戰》......」 蘇逸平(科幻作家): 「在『基地』系列中,本身便是科學家的艾西莫夫獨創了一個貫通全書的『心理史學』,綜合了『氣體運動論』(物理學)、『群眾心理學』(心理學)、『歷史決定論』與『群體動力論』(歷史學),以一位不世出的心理史學巨挈謝頓為主要人物,讓他以宏觀的角度預知了書中銀河帝國行將出現的悲慘命運,並試圖力挽狂瀾,改變似乎無可避免的大黑暗時期到來……」 還有冬陽(推理評論人)、張元翰(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員)、陳穎青(資深出版人)、詹宏志(知名文化人)、廖勇超(國立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謝哲青(《青春愛讀書》節目主持人)、譚光磊(知名版權人)等人列名推薦。 ▍《第二基地》劇情簡介 ▍ 銀河未來仟年的歷史軌跡,心理史學宗師哈里.謝頓早已詳加規劃, 只要一切按照謝頓計畫進行,仟年之後必能出現永久的太平盛世。 計畫順利執行了三百餘年,突然出現一個具有強大精神力量的突變異種——騾,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席捲整個銀河; 基地也終於難逃陷落的命運,謝頓計畫眼看就要成為明日黃花。 不過人類並未完全絕望,因傳說中另有一個基地存在,它藏身於銀河的另一端、群星的盡頭處。 為了完成征服銀河的壯舉,騾勢必要剷除第二基地。 經過五年上窮碧落下黃泉的搜索,他終於找到第二基地的下落。 不過由於意想不到的波折,騾的尋找究竟有沒有成功,卻成為了銀河歷史上最大的懸案…… ▍基地七書 ▍ ★「基地三部曲」 1.《基地》(Foundation) 2.《基地與帝國》(Foundation and Empire) 3.《第二基地》(Second Foundation) ★「基地後傳」 1.《基地邊緣》(Foundation's Edge) 2.《基地與地球》(Foundation and Earth) ★「基地前傳」 1.《基地前奏》(Prelude to Foundation) 2.《基地締造者》(Forward the Foundation)

目錄

目錄 ◆ 各界推薦 ◆ 譯者序—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 葉李華 ◆ 推薦序—科幻大師艾西莫夫的三塊磨刀石 郝廣才 ◆ 推薦序—宏大架構,有趣情節,以及重要啟發—關於「基地系列」 臥斧 ◆ 導  讀—不朽的科幻史詩:基地三部曲 葉李華 ◆ 「基地系列」時空背景與故事年表 葉李華整理 楔子 第一篇 騾的尋找 1二人與騾 1′第一插曲 2二人無騾 2′第二插曲 3二人與農夫 3′第三插曲 4二人與長老 4′第四插曲 5一人與騾 6一人,騾—與第三者 6′最後插曲 第二篇 基地的尋找 7艾嘉蒂婭 8謝頓計畫 9同謀 10迫在眉睫 11偷渡客 12統領 13貴婦 14憂心如焚 15天羅地網 16戰端 17戰爭 18孤魂野鬼 19終戰 20「我知道……」 21滿意的答案 22真正的答案 ◆ 中英名詞對照表 ◆ 附錄—艾西莫夫傳奇 葉李華

內文試閱

  第一篇:騾的尋找      1      二人與騾      關於騾以及他的「帝國」,《銀河百科全書》其實用了許多篇幅詳加敘述,不過幾乎都和這個故事沒有密切關係,而且大多相當枯燥無味。簡單地說,它主要是在闡述導致「聯盟第一公民」崛起的各種背景條件,以及其後的各種影響—「聯盟第一公民」是騾的正式頭銜。      騾在短短五年間赤手空拳打下大片江山這個事實,若說使得百科全書中「騾」這一條的作者感到某種程度的訝異,那麼他把這個情緒隱藏得很好。而騾的擴張後來戛然而止,進入為期五年的「守成期」,作者也並未在字裡行間顯露任何驚訝。      因此,我們只好捨棄《銀河百科全書》,繼續沿用我們說故事的老路子,開始審視第一與第二銀河帝國之間的「大斷層」歷史中,緊接著五年「守成期」之後的發展。      「聯盟」的政治相當穩定,經濟也算是繁榮富庶。在騾的專制統治下,居然出現罕有的太平歲月,幾乎沒有人願意回到過去那種動盪不安的時代。在那些五年前自稱為「基地體系」的世界中,也許偶爾會有些懷舊與惋惜的情緒,卻也僅只於此。基地體系的領導階層,沒有利用價值的皆已不在人世,尚有利用價值的則已一律「回轉」。      而在「回轉」人士當中,最受重用的便是漢.普利吉,他現在已經是一名中將。      在基地時代,漢.普利吉是情報局的上尉軍官,也是地下民主反動派的成員。基地不戰而降之後,普利吉曾經與騾誓不兩立,直到成為一名「回轉者」為止。      漢.普利吉的「回轉」並非普通的見風轉舵,這點他完全心知肚明。他之所以會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乃是由於騾是具有強大精神力量的突變種,能夠隨意改變其他人的心志。但是普利吉對這點非常滿意,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實上,對「回轉」的狀況心滿意足,正是「回轉」的主要徵狀。不過對於這個問題,漢.普利吉已不再有半點好奇心。      他剛結束第五次的遠征,從「聯盟」境外的銀河星空歸來。這位經驗豐富的太空人兼情報員,對於即將覲見「第一公民」這件事,感到實在沒有什麼意思。不過,他那張似乎由毫無紋理的木材刻成的、彷彿永遠無法露出笑容的嚴肅臉孔,卻一點未曾表露這種情緒—可是,任何表情都是沒有必要的。因為騾能透視內心的情感,一直鑽到心靈最細微的角落,就像普通人善於察言觀色一樣。      普利吉依照規定,將他的飛車停在當年總督所用的車庫中,自己徒步走進官邸廣場。他沿著畫有箭頭的路徑走了一哩,一路上空無一人且靜寂無聲。普利吉知道,在佔地數平方哩的官邸廣場上,沒有一名警衛或士兵,也沒有任何武裝人員。      騾不需要任何人保護。      騾本人,就是自己最佳的、全能的守護神。      當官邸聳立在眼前時,普利吉仍然只聽得見自己輕巧的腳步聲。這座建築物的外牆由堅固的金屬製成,發出輝煌耀眼的閃光。其中的拱門設計得大膽而誇張,充分表現出昔日帝國的建築風格。      這座官邸傲然聳立在空曠的廣場上,俯視著地平線上擁擠的城市。      官邸裡面住的就是那個人—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一個新的貴族政體,以及「聯盟」的整個架構,全部建立在他超人的精神異稟上。      隨著這位將軍的腳步,巨大、光滑而沉重的外門緩緩打開。他走了進去,步上一個寬廣的坡道,滑梯便載著他無聲無息地迅速上升。他來到了官邸中最燦爛的尖塔,置身於一扇樸素的小門之前,這扇門後面就是騾的房間。      門打開了……      拜爾.程尼斯很年輕,而拜爾.程尼斯並非一名「回轉者」。換成比較普通的說法,就是他的情感結構並未被騾動過手腳。他的七情六慾與意志,仍舊由先天的素質與後天的環境完全決定。對這一點,他自己也感到很滿意。      他還不到三十歲,卻已經在這個首都非常有名。他生得英俊,頭腦又精明—因此在社會上十分吃得開。而且他聰明伶俐,又不失沉著冷靜—所以在騾身旁也很得寵。對這兩方面的成就,他自己當然極為驕傲。      今天,騾竟然私下召見他,這還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他徒步走在閃閃發亮的路徑上,一路向「發泡鋁」尖塔叢的方向前進。在帝國時代,那裡曾是卡爾根總督的官邸,他們奉皇帝的名義統治著卡爾根。後來,那裡又成為獨立統領的官邸,他們以本身的名義統治著卡爾根。如今,「聯盟第一公民」以這裡作為根據地,統治著自己一手建立的帝國。      程尼斯隨口輕哼著小調。對於這次的召見,他一點不覺得納悶。自然是關於第二基地!那個無所不在的幽靈,騾只是因為對它有所顧忌,便毅然中止了無止境的擴張政策,改採安穩的靜態路線。根據官方的說法,則是進入所謂的「守成期」。      目前外面流傳著好些謠言—這種事誰也制止不了。騾準備再度發動攻勢;騾發現了第二基地的下落,很快就會展開攻擊;騾與第二基地達成了協定,雙方同意瓜分銀河系;騾終於確定第二基地並不存在,即將把整個銀河納入勢力範圍……      這類隨時能在大街小巷聽到的謠言,不值得在此一一列舉。這些謠言甚至不是第一次出籠,只不過如今似乎比較具體。對於那些不安於穩定呆滯的太平歲月,而希望在戰爭、軍事冒險、政治危機中大撈一票的投機份子而言,這實在是值得高興的事。      拜爾.程尼斯就是其中之一。他並不懼怕神祕的第二基地。話說回來,他甚至對騾也無所畏懼,還常常因此沾沾自喜。有些人對他的年少得志看不順眼,認為他只是個輕浮的花花公子,稍微有那麼一點小聰明,竟然就敢公然嘲諷騾的外貌,以及他的隱居式生活—他們或許都在暗中等待他受到報應。沒有人膽敢附和程尼斯,也沒有幾個人敢發笑。可是程尼斯卻始終安然無事,聲譽反倒因此愈來愈高。      程尼斯順著自己哼的小調,唱了幾句即興的歌詞。他的歌詞反覆而單調,沒有什麼意義:「第二基地,威脅我們的國家,威脅著宇宙萬物。」      他到了官邸之前。      隨著他的腳步,巨大、光滑而沉重的外門緩緩打開。他走了進去,步上一個寬廣的坡道,滑梯便載著他無聲無息地迅速上升。他來到了官邸中最燦爛的尖塔,置身於一扇樸素的小門之前,這扇門後面就是騾的房間。      門打開了……      騾沒有任何其他名字,他的頭銜也只有「第一公民」而已。他正透過單向透光的牆壁向外望去,眺望著地平線上燈火通明的大都會。      在漸漸黯淡的薄暮中,星辰一顆顆綻現,每一顆星皆臣服於他腳下。      想到這裡,他微微一笑,笑容中帶著一絲悲痛。世人所效忠的對象,竟然是個深居簡出的人物。      他其貌不揚—乍看之下令人忍俊不禁。體重僅有一百二十磅,身高卻有五呎八吋。他的四肢骨瘦如柴,好像是隨便掛在皮包骨的身軀上。而他瘦削的臉龐,則幾乎被三吋高的大鼻子全部遮掩。      唯獨他的雙眼,與滑稽的外表極不相稱。那雙眼睛是如此溫柔—對銀河系最偉大的征服者而言,那實在是一種奇異的溫柔—而其中的哀傷,也從來未曾完全消退。      此地是一個繁華世界的繁華首府,其間充滿各種的歡樂。他曾經考慮過定都於基地,那是他所征服的最強大的對手,可是它遠在銀河的最外緣。卡爾根的位置則較為適中,而且擁有貴族政體的悠久傳統,就戰略觀點而言,對他也比較有利。      然而此地傳統的歡樂氣氛,再加上空前的繁華,並不能讓他的心境平靜。      人們敬畏他,服從他,甚至也許還尊敬他—敬而遠之。可是,誰看到他能不產生輕蔑的情緒呢?當然只有那些「回轉者」。他們的人造忠誠又有什麼價值呢?簡直是太乏味了。他大可替自己加上許多封號,發明各種繁複的禮數,但是那樣做也無法改變任何事實。最好—或者至少是「不妨」—就當一個「第一公民」,並將自己隱藏起來吧。      他心中突然湧現一股報復的念頭—既強烈又殘酷。銀河系不准有任何一處反抗他。五年來,他藏身於卡爾根,一直按兵不動,就是因為顧忌那個虛無飄渺的第二基地,顧忌它無止無盡又無所不在的神祕威脅。如今他才三十四歲,年紀並不算大—他卻感覺自己老了。雖然具有突變的強大精神力量,他的肉體卻孱弱不堪。      每一顆星辰!每一顆目力所及,以及每一顆不可見的星辰,都要為他所有!      他要報復所有的人,因為他並不屬於人類。他要報復整個銀河系,因為銀河系容不下他。      頭上的警告燈突然輕輕閃起。他知道有人走進官邸,並能感知那人的行徑。同時,在寂寞的暮色中,他突變的感應力似乎變得更強烈、更敏銳,他感覺到那人的情感起伏正敲擊著自己的大腦。      他毫不費力就知曉了來者的身分,那是普利吉。      昔日效忠基地的普利吉上尉;從未受過那個腐敗政府重用的普利吉上尉;曾經只是一名小小間諜的普利吉上尉。而他剷除基地後,開始大力拔擢普利吉,先授他以一級上校的軍階,進而晉升他為一名將軍。普利吉將軍的活動範圍,如今已涵蓋整個銀河系。      這位普利吉將軍曾經是最頑強的叛逆,現在卻百分之百忠心耿耿。然而,他的忠誠並非因為得到任何利益,並非出於感激之情,也並非由於什麼交換條件—他的忠誠純粹是「回轉」造成的結果。      對於漢.普利吉強固不變的表層意識,「忠誠」與「敬愛」,騾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這層意識是他五年前親自植入的,控制著普利吉情感中每一道小小的波紋。在這個表層之下,還深深埋藏著一個原本的自我—個性頑固、目無法紀、理想主義。不過即使是騾自己,現在也幾乎覺察不到了。      身後的門打開了,於是他轉過身來。原本透光的牆壁立時變成不透明,紫色的暮光隨即消失,由室內核燈泡的白熾光芒所取代。      漢.普利吉在指定的座位坐下。由於這是私下召見,他並未對騾鞠躬或下跪,也沒有使用任何敬稱。騾僅僅是「第一公民」,只需要稱呼他「閣下」即可。任何人在他面前都可以坐下來,即使背對著他也無妨,只要你有這個膽量。      在漢.普利吉看來,這些都是騾對自身力量充滿自信的明證,他對這點由衷地感到滿意。      騾開口道:「我昨天收到了你的報告。普利吉,我不諱言令我有些失望。」      將軍的一對眉毛湊到了一塊。「是的,我也想到了—但我實在無法得到別的結論。閣下,第二基地真的不存在。」      騾沉思了一會兒,然後緩緩搖了搖頭,這是他的習慣性動作。「可是艾布林.米斯發現過證據,我們不能忘記艾布林.米斯的證據。」      這是個老掉牙的故事了。普利吉毫不修飾,單刀直入地說:「米斯或許是基地最偉大的心理學家,可是和哈里.謝頓相比,他只算一個嬰兒。他當初研究謝頓計畫,是在您的精神控制和刺激下進行的。也許您逼得他太緊,而他可能做出了錯誤的結論。閣下,他一定是弄錯了。」      騾嘆了一口氣,細瘦的脖子上伸出一張哀傷的臉龐。「假使他能多活一分鐘就好了,他當時正要說出第二基地的下落。我告訴你,他真的知道。我根本不必隱遁,根本不必一等再等。如今浪費了那麼多時間,五年就這麼白白溜走了。」      對於主子如此軟弱的渴盼,普利吉無法產生任何反感,受控的心靈不允許他這麼想。反之,他感到有些憂慮不安,因此他說:「閣下,可是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其他的解釋呢?我進行了五次探索,每次都是由您親自選定路線,我保證把每顆小行星都翻遍了。那是三百年前的事—據說舊帝國的哈里.謝頓建立了兩個基地,作為新帝國的核心,以取代那個垂死的帝國。謝頓死後一百年,第一基地—我們都極為熟悉的那個基地—已經在銀河外緣變得家喻戶曉。謝頓死後一百五十年—基地和舊帝國進行最後一戰的時候—它的名聲就傳遍了整個銀河系。如今已過了三百年,謎一般的第二基地究竟在哪裡?它在銀河中沒有製造過一個小漩渦。」      「艾布林.米斯說它隱藏得很好。唯有如此,它才能夠掩飾弱點,發揮敵明我暗的力量。」      「除非它不存在,否則不可能隱藏得那麼徹底。」      騾抬起頭來,一雙大眼睛射出銳利而機警的目光。「不對,它的確存在。」一根瘦骨嶙峋的手指猛然指向對方,「我們的戰略需要做一點點改變。」      普利吉皺起眉頭。「您計畫親自出馬?我可不敢苟同。」      「不,當然不是。你必須再去一次—最後一次。但這次要和另一個人聯合指揮。」      一陣沉默之後,普利吉以生硬的聲音問:「閣下,是誰?」      「卡爾根本地的一個年輕人,拜爾.程尼斯。」      「閣下,我從來沒聽過這個人。」      「沒錯,我也這樣想。不過他的心思靈敏,野心也不小,而且他還未曾『回轉』。」      普利吉的長下巴抽動了一下。「我看不出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普利吉,有好處的。雖然你機智過人,經驗豐富,並且對我忠心耿耿,不過你是一名『回轉者』。你對我的忠誠是強制性的,自己根本作不了主。你在喪失原有情感的同時,還喪失了一點東西,一種微妙的自我驅策,而這是我無法彌補的。」      「閣下,我並沒有這種感覺。」普利吉繃著臉說:「我仍然清清楚楚記得與您為敵的那段日子。我認為自己絕不比當年差。」      「當然不差。」騾的嘴角撇出一個微笑,「對於這個問題,你的判斷很難客觀。那個程尼斯,嗯,他野心勃勃—卻是為自己著想。他百分之百可靠—因為他只忠於自己。他明白唯有依附我,自己才能水漲船高。為了增強我的力量,他會不惜任何代價,做出任何事情,這樣他便能分享絕大的甜頭。他如果跟你一塊去,會比你多帶著一股驅策的力量—出於自私的驅策。」      「那麼,」普利吉仍然堅決反對,「既然您認為『回轉』會造成障礙,何不解除我的『回轉』。現在,您絕對可以信得過我。」      「普利吉,萬萬不可。當你在我面前,或者說,在武器射程內,你必須牢牢維持『回轉』的狀態。倘若我解除對你的控制,下一分鐘我就是個死人。」      將軍的鼻孔翕張。「您這麼想令我很難過。」      「我並沒有想傷害你。但是,假使你的情感能夠循著自然的動機自由發展,你無法想像會造成什麼狀況。人人都痛恨受到控制,正是因為如此,普通催眠師絕對無法將非志願者催眠。而我卻做得到,因為我並不是催眠師。相信我,普利吉,你無法顯露—甚至無從察覺的恨意—是我無論如何不願面對的。」      普利吉低下頭。莫名的無力感撲天蓋地而來,令他內心感到沉重而灰暗。他勉強開口道:「可是您又如何能相信那個人?我的意思是,完全信任他,就好像信任我這個『回轉者』。」      「嗯,我想我不能完全信任他。這就是你必須跟他同行的原因。普利吉,想想看,」騾將自己埋在高大的扶手椅中,上身靠著柔軟的椅背,看來好像一根會動的牙籤。「假如真的讓他找到第二基地—萬一他竟然想到,和他們打交道也許更有利可圖—你瞭解了嗎?」      普利吉的雙眼流露出極度滿意的光采。「閣下,這樣好多了。」      「這就對了。不過你要記住,必須盡量給他行動自由。」      「那當然。」      「普利吉……嗯……此外,那個年輕人外表英俊,性情隨和,非常討人喜歡。你可別讓他唬住了。他其實是個既危險又無情的角色。除非已有萬全準備,你不要隨便和他作對。我說完了。」      於是騾又變得孤獨一人。他關掉燈光,面前的牆壁便恢復透明。現在的天空是一片紫色,城市則成了地平線上的一團光點。      這一切有什麼意義?他果真成為萬物的主宰又如何?那就能使普利吉這種人不再高大強壯、充滿自信嗎?就能令拜爾.程尼斯變得醜陋不堪嗎?又能讓自己完全改頭換面嗎?      他詛咒著這些疑惑。可是,自己究竟在追求什麼呢?      頭上的警告燈突然輕輕閃起。他知道有人走進官邸,並能感知那人的行徑。同時,雖然不太想那麼做,他還是感覺到那人輕微的情感起伏敲擊著自己的大腦。      他毫不費力就知曉了來者的身分,那是程尼斯。在程尼斯心中,騾察覺不出整齊劃一的情緒,那裡只有一個頑強心靈中的原始複雜性格,自幼受到宇宙間雜亂無章的萬事萬物影響,從來沒有好好塑造過。他的心思如巨浪般洶湧澎湃,表層浮著謹慎小心的念頭,不過那卻十分薄弱,暗處的漩渦竟然還藏著刻薄下流的言語。更深的層次洶湧著自私自利的洪流,還有殘酷的想法在四處迸濺。      而最底下那一層,則是由野心構築成的無底洞。      騾覺得自己能阻住這些情緒,也能夠扭轉這些情感之流,或是將它們抽乾,然後引進新的奔流。但是,這樣做有什麼用處?即使他能讓程尼斯滿頭鬈髮的腦袋充滿由衷的崇敬,難道就能改變自己醜怪的外貌,而讓自己不再詛咒白晝,不再熱愛黑夜,不再隱遁於自己的帝國之中一個幽暗的角落?      身後的門打開了,於是他轉過身來。原本透光的牆壁立時變成不透明,紫色的暮光隨即消失,由室內核燈泡的白熾光芒所取代。      拜爾.程尼斯輕快地坐下來,開口道:「閣下,這份榮幸對我而言不算太意外。」      騾伸出四根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長鼻子,用不太高興的語氣反問:「年輕人,為什麼?」      「我想,是一種預感吧。否則我就得承認,我也聽說過那些謠言。」      「謠言?謠言有數十個不同的版本,你指的是哪一個?」      「就是即將重新展開泛銀河攻勢的那個謠言。我倒希望這是真的,那麼我也許就能扮演一個適當的角色。」      「這麼說,你也認為第二基地的確存在?」      「有何不可?這就能讓一切變得有趣多了。」

作者資料

以撒‧艾西莫夫

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是廿世紀三大科幻小說家之一,也是舉世聞名的全能通俗作家。他生於白俄羅斯,三歲時隨父母移民美國定居紐約市。聰明絕頂的他十九歲即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又陸續於該校獲得化學碩士與博士學位。一九四九年他成為波士頓大學醫學院講師,一九五五年升副教授,三年後由於太過熱衷寫作,遂辭去教職成為專業作家,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艾西莫夫無所不寫,一生著作近五百本。但不論他自己或全世界的讀者,衷心摯愛的還是他的科幻作品。他曾贏得五次雨果獎、二次星雲獎以及科幻界最高榮譽的科幻大師獎。近年兩部機器人科幻巨片「變人」與「機械公敵」,便是根據他的名著改編。 「基地系列」是艾西莫夫經營半世紀的科幻代表作,首篇完成於一九四一年九月初,最後一篇直到臨終才勉強脫稿。晚年的艾西莫夫愈來愈認同「基地」的靈魂人物哈里‧謝頓,而他也的確對人類文明有著高瞻遠矚、悲天憫人的關懷。「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正是大師胸懷的最佳寫照。 1963年雨果獎:《奇幻與科幻雜誌》(Magazine of Fantasy and Science Fiction)上的科學專欄榮獲特別獎 1966年雨果獎:「基地系列」榮獲歷年最佳系列小說獎 1972年星雲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73年雨果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77年星雲獎:<雙百人>(The Bicentennial Man)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1977年雨果獎:<雙百人>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1983年雨果獎:《基地邊緣》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87年星雲獎:因終身成就榮獲大師獎 相關著作:《基地前奏(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締造者(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與地球(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與帝國(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邊緣(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與地球(紀念書衣版)》《基地邊緣(紀念書衣版)》《基地前奏(紀念書衣版)》《基地締造者(紀念書衣版)》《基地與帝國(紀念書衣版)》《基地(紀念書衣版)》《第二基地(紀念書衣版)》

基本資料

作者: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譯者:葉李華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謎幻之城 出版日期:2021-09-09 ISBN:4717702114589 城邦書號:1HS010C 規格:方背硬皮精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