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藝術設計 > 其他藝術
超實用對白寫作攻略:你的角色不能廢話連篇!好萊塢頂尖編劇顧問的12堂大師寫作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世界閱讀日,破盤1折起
  • $499輕鬆升級VIP,全年僅此一檔/新書買不完!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美國影劇學院指定編劇教科書作者 X 業界資深劇本審定 聯手出擊! 故事中的對白≠日常生活中的閒聊 12大重點精華,讓你的對白不再刻意又乏味 寫出人設飽滿、推動劇情、最有靈魂的劇本故事! 好的對白,不是只有好文筆就好, 還要確保對白能傳遞人物特質,並推動情節展演, 有時必須說得天花亂墜,有時卻只要應一聲就足夠,還得包括一些令人難忘的台詞, 讓觀眾能在未來數十年中,都能引用這些台詞作為經典。 本書作者琳達‧席格為好萊塢編劇顧問始祖, 也寫作了幾本到現在仍十分受用的經典編劇教科書, 這次她聯手資深編劇大師約翰‧瑞尼,將他們多年的編劇經驗化為實用的建議, 要來教你如何把對白寫得更有看點! 在每一章中,他們從不同的角度探討對白, 包含如何揭示角色特質、打造獨特世界、傳遞主題、寫入言外之意等, 並舉例電影和小說中偉大對白的例子,探討對白的精妙之處。 每章結尾還附有實作練習,由編劇顧問先解說錯誤的範例, 再由現役編劇依照專業角度來改寫,幫助你重新審視自己的劇本, 不僅學會如何辨別好的對白,更學會如何使對白增色的技巧。 無論你是新手還是老手、要寫劇本還是寫小說、在螢幕上還是紙頁上, 本書都能使你的角色更具生命力,替你的故事畫龍點睛。 ★業界一致推崇 「我第一次瞭解到對白寫作的要領,就是因為有幸獲得琳達和約翰的指教。由他們搭檔合寫這本關於對白的教戰守則,可說是再適合不過了!」──《神鬼獵人》、《大君主行動》、《永夜漂流》編劇Mark L. Smith 「席格和瑞尼巧妙地分析了各項必備條件,也提供了許多寶貴的技巧,讓讀者瞭解該如何寫出如真人在說話般流暢的對白,也得以掌握這門難以通透的藝術。」──奧斯卡暨美國編劇工會提名編劇Robin Swicord 「本書分析角色說話的方式、原因與時機,並說明對白是如何揭示人物特性、情節和背景故事,以及沒有明說的言外之意。內容之豐富和全面,讓我看得無話可說。」──艾美獎情境喜劇及美國編劇工會獎獲獎作家Treva Silverman 「這本書絕對會帶來啟發,教會你如何創作別出心裁的台詞,並精心琢磨對白,讓你說故事的技巧大為升級。」─—德州亨茨維爾作家暨教師Tom Farr 「無論是寫劇本、小說或短篇故事,讀完本書後,一定都能寫得趣味倍增。」—─《Get Real: Indie Filmmakers》Podcast 共同主持人暨《Hitch20》系列影片協作者Forris Day Jr. 「對白寫得好,誰都聽得出來,但如果想實際寫出優質對白,可就需要這本書囉!」─—《The TV Writer’s Workbook》作者暨《Everybody Loves Raymond》共同製作人Ellen Sandler 「這本優秀好書實在來得太晚了!我從中學到的技巧,已替我的劇本加分不少,相信各位也會獲益良多。」─—製片兼International Troublemakers, Inc. 合夥人Brendan Davis 「優秀的學生若想精進寫作技巧,肯定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回頭參考這本工具書。」─—查普曼大學助理教授Roy Finch 「無論是新手或老手,也無論程度如何、寫什麼領域,這本書都能提供強大的資源。」──暢銷小說家Susan Wiggs 「這本書是電影編劇的聖經⋯⋯但無論是何種領域的創作者,讀完後都會獲益匪淺。」─—《Queen of the Road》作者Doreen Orion 「有抱負的創作者啊,這本書能幫助各位成功,至於已經有所成就的,也不妨一讀以保持筆鋒銳利。實在是太棒的一本作品了!」─—《今日美國》暢銷作家Rebecca Forster

目錄

推薦序 前言 LESSON 1 定義優質對白 對白有什麼功能? 對白寫作能教嗎? 對白寫作技巧該怎麼學? 完美角色隨時可能出現 我們對角色該有多少瞭解? CASE STUDY LESSON 2 揭示角色特質 帶出角色態度 瞭解角色關係 說明角色背景與成長歷程 顯示角色從哪裡來 為角色建立節奏 揭示角色的好辯性格 暗指角色內心尚未揭開的秘密或慾望 角色的文法和語彙是否受限? 揭示角色的意圖、期待與渴望 瞭解角色的恐懼 揭示角色優點 暗示宗教、政治及道德觀念 CASE STUDY LESSON 3 打造獨特世界觀 傳遞資訊 適當安排具有特殊功用的角色 千萬別忘了做功課 CASE STUDY LESSON 4 描繪角色意圖 如果可以的話,不要太直接 把態度寫入使命宣言 那愛情故事呢? 釐清動機 但動機該如何剖析呢? 巧妙帶入背景故事 適當傳達角色的首要目標 CASE STUDY LESSON 5 探索衝突 衝突有哪些類型? 從混亂到有序 凡事都有對立面 透過對白製造故事衝突 透過對白解決故事衝突 透過衝突傳遞主題 壓抑於對白中的衝突爆發成實際行為 停滯不前的對白 CASE STUDY LESSON 6 傳遞主題 以相反視角呈現主題 以角色在故事中的進程傳遞主題 以角色象徵主題 主題的演變 CASE STUDY LESSON 7 將言外之意寫入對白 尋找潛台詞 以暗示手法帶入潛台詞 以潛台詞暗示背景故事 性愛與浪漫 仰賴演員發揮 CASE STUDY LESSON 8 善用感官畫面 善用各種感官 創造視覺對白 善用明喻 大膽融入印象派暗喻 動腦注入新意 以聲音取代言詞 以聲音帶出轉變 利用對白呈現角色和睦 利用對白製造紛爭 CASE STUDY LESSON 9 在溝通中加入方言與腔調 腔調能傳遞哪些資訊? 發音的侷限 呈現方言的韻味 呈現腔調的韻味 尋找正確的聲音 在方言與腔調中尋找詩意 非母語人士的對白 注意方言中的詞彙和口語用法 CASE STUDY LESSON 10 以詩歌寫作技巧增添對白層次 格律 節奏 押頭韻、母音和子音韻 來往迅速的巧妙對白 CASE STUDY LESSON 11 動物、外星人與其他生物的對白 處理非人類對白 那外星角色呢? 動物會說話 CASE STUDY LESSON 12 地雷勿近 太過刻意的笨拙說明 太過直接 自言自語 捨棄書面,善用口語 尖叫 加底線 對或不對 長篇大論 哈囉、再見、介紹、進場、出場 瑣碎閒聊 過度使用(停頓)或(暫停) 陳腔濫調 不定代名詞 標點符號 CASE STUDY

內文試閱

  Lesson 1 定義優質對白      對白是表達及溝通的途徑,通常是兩個以上角色間的口語對談。對白的英文單字「dialogue」源於希臘文,「di」的意思是「二」,「log」則帶有「說話」或「兩人在說話」之意。在古希臘,「dialogue」是哲學辯論的工具,但這個詞的定義終究演變成了一般談話,尤其指電影、電視劇、劇場作品和小說等虛擬創作中的對話。      對白的內容可真可假,可能是漫天大謊、隱含祕辛,也可能會揭發祕密,又或者純粹用於提供資訊;但資訊也可以透過各種方式傳遞,說話者可能兇狠、無辜或暗帶操弄意圖,一切都視角色的意圖而定。不言自明的事,好的對白裡不會有;另一方面,角色有求於人的時刻則經常會帶出精彩對白—當中的用字遣詞、話語背後隱含的態度,以及把話說出口的決定,都能揭露角色特性。      一般而言,對白指的是兩個人類間的口頭談話,但也不是沒有例外,譬如電影《異星入境》(Arrival)就安排了人類與不會講當地語言的外星人對談;此外,也可以是人類對上會吠、會咆哮、會哭嚎、會呼嘯、會抽噎、會怒喊、會吼、會尖叫的狗,或是發生於兩隻動物之間,就像在電影《我不笨,我有話要說》(Babe)裡的那樣。      對白的範疇也涵蓋互動式的人聲,如戀人間那種帶著交談意味的「喔」或「哎呀」,或史前人類之間的咕噥和呻吟。有些角色會創造屬於自己的原始語言,像是在《人類創世》(Quest for Fire)中,瑞伊.道恩.衝(Rae Dawn Chong)面對尼安德塔人時,就靠著嘟噥聲占了上風,並教會對方生火技巧。上述作品雖然缺乏一般定義中的對白,但仍透過聲音實現了溝通的目的,讓觀眾看見角色間的關係。      不過對白也可用於自我表達,這種形式的台詞稱為「獨角戲」或「獨白」(monologue),指的是對自己或他人長篇大論。角色的獨白有時是自我責備、數落,好像心裡有兩個對罵的聲音似的,在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系列中,安迪.席克斯(Andy Serkis)飾演的咕嚕一角就是如此。有些角色會對鏡沾沾自喜,有些則因為當眾出醜,而在四下無人時氣惱地責怪自己,譬如《化外國度》(Deadwood)中的艾爾.斯維爾根(Al Swearengen)就不斷朝著放在架上的木箱,對箱內慘遭斷頭且已腐爛的科曼奇族酋長說話,而《浩劫重生》(Cast Away)中的湯姆.漢克斯(Tom Hanks)則是對排球傾訴。      角色說話的對象可能是天神、天使、仙子、樹木、牛羚、毫無反應的鹿與烏鴉,或是正準備展開自衛攻擊的袋鼠,所以即使精靈和動物可能根本不在乎角色說了什麼,編劇還是得寫出這類對白與狀聲詞。      兩個以上的角色間交換的有聲對白,稱為「外在對白」(outer dialogue);相反地,如果角色以獨白形式說出內心的想法與感受,或與不存在的對象虛擬對談,則算是「內在對白」(inner dialogue)。對白也可以透過意識流來展露角色思維,在電影中,內在對白常以旁白的方式處理,劇場作品則採用獨白(soliloquy,monologue 的一種,但沒有說話對象,較接近自言自語),而小說是慣用斜體表示。換言之,對白的定義很廣,能替寫作帶來許多可能。      對白有什麼功能?      好的對白能驅使故事發展、揭示角色特質、建立人物形象,並傳達作品主題。      對白若寫得漂亮,即使只是在紙上讀,也會讓人覺得彷彿是故事角色實際在說話,但真正的上乘之作不能只是具備上述功能而已,還得帶有層層的細微意涵、音樂性、韻律、意象與詩性,不失娛樂效果,又要有記憶點,像《緊急追捕令》(Dirty Harry)中的「我求之不得!」(Make my day!)就令人一再回味;《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裡白瑞德那句「親愛的,坦白說,我他媽的一點都不在乎!」(Frankly my dear, I don’t give a damn!)也很經典;另外,崔維斯在《計程車司機》(Taxi Driver)裡,對鏡說出「你是在跟我說話嗎?」(You talkin’ to me?)的那幕更是一絕。      高妙的對白就像乒乓球,會在角色間一來一往。以電影劇本而言,球不能在其中一邊停留太久,必須點到為止地馬上拍回、切回或砸回另一邊;相較之下,在小說或劇作等其他形式的作品中,對話則可能寫得很長,如果有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那種能耐,要用第一人稱寫個幾百頁的對白也不成問題,就像《尤利西斯》(Ulysses)裡那樣。      對白寫作能教嗎?      許多人說對白寫作這事沒辦法教,但我們並不同意,若能細心多聽他人說話,能力勢必會有所提升。對白的元素和音樂有許多重疊,如聲音、節奏、力度、主題、對位法和對位曲調等等,另外也會使用文法、標點與句法等一般語言工具。如果會走路,就能學會跳舞,同理,只要能聽也會說,哪有學不會對白創作的道理?能寫信的人要寫小說或劇本,都不是問題,畢竟寫作技巧是可以培養的,而且會越寫越好,就像任何技藝都會越磨練越成熟一樣。不斷精進終究能帶來完美,使作品超越工藝層次,成就藝術。      要想寫出優質對白,必須堅持不懈地尋找最適合的用詞,就算草稿要寫上十幾、二十版也不能放棄。優秀的創作者會把對白寫得像真實生活中的對話,但要在戲劇作品達到這樣的境地,可一點都不簡單。然而,台詞若經過千錘百鍊,從角色口中說出來時,就會像在讀詩般那麼優美。對白大師大衛.馬密(David Mamet)、哈洛.品特(Harold Pinter)、山繆.貝克特(Samuel Beckett)和童妮.摩里森(Toni Morrison)等人都能透過最簡潔的言語交換,傳達出角色精隨,換言之,就是以「少即是多」的策略來取代增補的手法:說得多,還不如說得巧。      譬如在小說《寵兒》(Beloved)中,摩里森很快地就切入主題:「要嘛是愛,要嘛不是;淡薄的愛根本不算愛。」(Love is or it ain’t. Thin love ain’t love at all.)      另一方面,品特則刻意讓男主角在話說完後安靜不語,給觀眾仔細咀嚼的時間。事實上,這位編劇的特色就是停頓與沉默,安排的台詞不多,卻能以恰當的方式呈現隱含言外之意的元素,藉以傳達深切豐富的訊息。在他的劇作《背叛》(Betrayal,後改編為同名電影)中,角色傑瑞和艾瑪便放慢了對談速度,讓觀眾體會他們當下的情緒。      艾瑪:你知道嗎……昨晚,我發現他已經背叛我好幾年了,他……他跟其他女人廝混了好多年。      傑瑞:什麼?天啊。(停頓)但,我們也背叛了他很多年啊。      艾瑪:可是他背叛了我這麼多年欸。      傑瑞:嗯,我完全不知道。      艾瑪:我也是。      當然,多話的作者也不是沒有,像派迪.查依夫斯基(Paddy Chayefsky)、大衛.米爾奇(David Milch)、艾倫.索金、田納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和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等人都是,甚至連莎士比亞都經常滔滔不絕。      以下這段十分著名的台詞,是取自查依夫斯基的電影《螢光幕後》(Network),請實際唸出來,並注意當中的重複、韻律及不斷堆積的憤怒情緒。各位可以找完整版來看,不過以下的摘錄段落應該有助瞭解兩種對白寫作策略的差異。      霍華:現在的情況很糟糕,這不需要由我來說,情況有多糟,大家都知道,這可是經濟大蕭條。      大家不是被裁員,就是怕被炒,錢變得一文不值,銀行破產,店家櫃台底下藏槍,路上一堆流氓晃蕩。沒人知道該怎麼辦,情況也不見好轉……      但是,我可不會放你們不管,我要各位全都給我憤怒起來!我不要大家抗議,不要大家暴亂,也不要大家寫信給國會議員陳情,因為我不知道要你們寫些什麼,也不知道該拿這大蕭條、這通貨膨脹,拿俄羅斯人和街上的罪犯怎麼辦,我只知道大家一定要先憤怒起來。(怒吼)你們一定要宣示:「他媽的,我生而為人啊!我的生命很有價值!」      所以,你們現在給我起身行動,所有人都從椅子上站起來。我要你們起身走到窗戶旁,打開後把頭探出去大吼:「我他媽的實在氣炸了,這次,我不會再忍了!」      男主角霍華.比爾這番話說得很長,但可不是三腳貓式的無謂閒談,功力深厚的作家就算多話,也多得有理、有方向,而且會謹慎規劃,確保讀者或觀眾能掌握重點,不致迷失於角色的長篇大論之中。      對白寫作技巧該怎麼學?      多聽旁人對話,尤其是當雙方有衝突時的那種,把內容記下來,然後看能不能重寫,以加強力道。記得注意他們說話時是否帶有韻律、怎樣打斷對方、如何改變策略以實現目標,又是怎樣隱藏真正的企圖,以引導對話走向,或藉此誤導、說服、操弄、引誘、哄騙、魅惑、駁斥、要求他人……進而達成暗藏心底的目的。      如果聽到很喜歡的對白,記得留存下來,未來這些素材可能會在故事中派上用場,無論是兒童的牙牙學語、青少年在對談,或伴侶的一句玩笑話都不例外。      手機要隨時準備好,才能馬上拿出來錄音,畢竟說不定你下一秒就會遇到一個用語特別、操著某種方言,或說話韻律有致的人,可以作為參考對象,幫助你塑造手上正在描繪或未來想寫的角色。      寫對白時,一定要大聲唸出來,才會注意到節奏的小缺陷和不流暢之處,或是不好念的語句,無論是小說、短篇故事、電影劇本和劇場作品都一樣。而且事實上,即使只是在心裡默唸,我們也能感受到話語中的韻律,並得以想像實際讀出來的感覺,所以對白如果不夠流暢,也會導致閱讀體驗大受影響。      完美角色隨時可能出現      琳達某次從亞特蘭大飛往洛杉磯時,在機上遇到一個說話很有特色的女人,光是聽她講話,就讓琳達學到許多。      她長相神似女演員珍.芳達(Jane Fonda),是最晚登機的乘客,在走到琳達旁邊後,她一屁股坐進位子,看起來十分疲憊。      她叫了杯波本威士忌加冰塊(在早上七點!),並將酒杯舉向琳達,操著《亂世佳人》裡的那種南方口音,說了句「社交『嫩』滑劑」,然後就像水手出航時那樣,仰頭把酒一飲而盡。接著,她轉向琳達:      「窩要屈諾三磯的酒吧,跟窩在亞特蘭∼大任系的一個演員見面,他操有名的喔……」      她繼續以高亢的語調說話,不僅如此,內容如果套用電影分級制度的話,級別大概比飛機當時的高度還高……      「……矮油,不過吼,到俗候窩們就會用吝外一種嫩滑劑了啦。」      她嗤嗤竊笑,不斷眨動妝感濃重的睫毛,臉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琳達如果是編劇的話,那這簡直是上天派來的完美角色,形象如此鮮明,讓人一看就想替她取個「思嘉莉」之類的名字!接著,她又點了一樣的酒,飄飄然地把她已經不怎麼私密的私生活細節全都說了出來。她講話的口吻是如此獨特,光是在飛機上聽她講個五小時(每小時一杯威士忌),就能為角色奠定鮮活的基礎了。      「窩花現吼,要抓住這總有地位又有層就的男人,在外面一定要給他表現端莊啦,啊可系……」      她將豐滿的胸部挺向琳達……      「……在床上吼,一定要夠浪才口以啦。」      她又再次發出陣陣竊笑,然後有力地大笑了一聲。      在此我們刻意透過選字與狀聲詞來描繪她的腔調,不過實際寫劇本時,最好還是加個註解,讓聲音指導和演員知道要以南方口音為參考來自行詮釋。      身為創作者的各位,這時就可以詢問是否能錄下她獨特的說話方式,至於原因,大可以說:「我正在寫一部電影強片的劇本(或是什麼偉大的美國小說),裡頭有個角色跟妳很像,希望由芮妮.齊薇格(Renée Zellweger)來飾演(或選個會讓對方飄飄然的演員也行)。」      取得同意後,可以接著問些一般性的問題,像是「妳住哪裡」或是「妳從事什麼工作」,不過別忘了,我們要聽的是對方說話的味道,而非答案的所有細節……當然,如果這些細節比你在寫的故事還精彩,那就另當別論了。總之,錄製完成後,你便可以將參考對象的風格融入作品,重寫角色對白。      如果對方不同意,則可以每隔一陣子就去一次洗手間,把剛在對談間聽到的節奏與風格自己唸出來,然後錄製下來,以免忘記。      隨著酒一杯杯地來,琳達也發現,無論她想要或需要什麼資訊來刻畫角色,大概都問得出來了。她問「思嘉莉」要在洛杉磯待多久,對方回答「一個晚喪」,然後又自豪地補了句「額且吼,窩系自己戶錢喔」。這句話充滿了言外之意,琳達若不是劇本顧問,而是編劇的話,一定會善加利用那個當下,盡可能地問出相關資訊,以用在角色身上。      喝到第三杯威士忌時,「思嘉莉」已經開始自爆性事,琳達覺得內容太過私密,於是決定改變話題,但如果編劇約翰也在場的話,大概會讓她繼續滔滔不絕,並以各種問題來誘使她透露更多:「然後呢?」、「天啊!太棒了吧!」、「他真的那樣?」……想必都會很有效。      演員彼得.謝勒(Peter Sellers,各位別誤會,在機場迎接思嘉莉小姐的並不是他)曾說,他一旦抓到人物的說話方式,就可以順勢掌握其他特徵。身為創作者的我們可以將這話謹記在心,畢竟謝勒可是角色塑造大師;此外,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也是採取這種做法;喬安娜.華德(Joanne Woodward)同樣表示,只要先確立性格與定位,她就能自然而然地以角色的口吻說話。換言之,我們在寫對白時,得想像自己就是角色本人,而演員實際搬演時,也會歷經相同的歷程。      好的對白能揭示角色特質,但頂尖對白則還能傳遞關於角色的豐富資訊,譬如多層次的複雜心理狀態、家世背景、教育程度和生活經驗等等,都能融入特意規畫的台詞當中,而不必透過直接敘述來闡明。這本書會經常用到「特意」這個詞,是因為對白最重要的特性,就是要符合人物特徵,所以本就必須特別依據角色意向打造台詞。

延伸內容

  當約翰和琳達問我能不能替這本書寫推薦序時,坦白說,我猶豫了一下,不太確定該不該答應,不是因為對書中的主題無話可說,而是因為他們把這事全權交給我,反而讓我有點猶豫。 撇除我太太不算的話,約翰是我生平第一個讀我作品的人。有很多年的時間,我寫完劇本後都會印出來寄給他,等他給予許多寶貴的建議後,再重寫一次⋯⋯然後反覆修改,直到我滿意為止。約翰就是有種獨特的超能力,總能看到一些若不及時改正,往往很容易造成大問題的小錯誤。   至於琳達,則寫過編劇界的幾本聖經,我經常參考她的著作,從建立故事結構,到打造有趣的角色都不例外。我著手寫第一部作品前,就把琳達的《劇本升級密技》(Making a Good Script Great)和《角色人物的解剖》(Creating Unforgettable Characters)都讀得滾瓜爛熟了。她傳授的知識不僅讓我深入瞭解劇本寫作,也帶給我許多信心。 過去二十年來,我一直把兩人的教誨放在心上,在我把他們的祕訣私藏多年後,現在,各位讀者也有幸一探兩位大師的箇中要領,尤其是與「對話」相關的課題。   好的電影對白就像空氣,除非很爛,否則通常不太會惹人注意。當然啦,像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和艾倫‧索金(Aaron Sorkin)這種喜歡把台詞轉化為藝術形式的特例也有,不過一般而言,對白寫作有個中心要點:要寫得像真實生活中會說的話。這雖然不是唯一要素,但無論是各種語言交雜的西部片,或是描繪垂死男子與年幼孤兒的末日後劇情片,還是幫派科幻片,我們都得依據角色所處的故事與世界,讓他們以自然的方式對話。   我最早期在寫劇本時,喜歡把每個角色的台詞都寫得很豐富,寫完後總會露出自豪的微笑,等不及讓大家趕快看看我的好文采。但是,當我把成品印出來寄給約翰後,他通常都會這麼回覆:「別太自以為風趣了,一般人是不會這樣講話的。」   就這樣,他為我上了第一課,讓我瞭解到對白的重要性。寫台詞不能只是筆鋒高妙就好,還要確保對白能以最有趣的方式,傳遞人物特質並推動情節展演,有時必須說得天花亂墜,有時卻只要應一聲就足夠,一切視故事與角色而定。瘋狂麥斯(Mad Max)沉默寡言,死侍(Deadpool)則滔滔不絕,但兩人都是超級英雄;食人魔醫生漢尼拔‧萊克特(Hannibal Lecter)的經典台詞世代傳誦,反觀安東‧奇哥(Anton Chigurh)在《險路勿近》(No Country for Old Men)中的對白則大概沒有誰會記得,但兩人也同樣都是表現精彩的極致反派。   對白的作用在於支撐故事與角色,而不是限制這兩者的發展。每個角色如果都風趣詼諧、妙語如珠,勢必會難以區別;但大家說話若都直白簡潔,那就容易顯得無聊了。假設A 問:「天空是什麼顏色?」千萬別讓B 回答「藍色」,畢竟觀眾從畫面中就看得出來了。這時,比較理想的回應可能是「不要這麼討人厭好不好,你明明知道是什麼顏色」、「和你離開前一樣」或「和家鄉的天空不同」—只要能定義角色的個性與關係,而且有助於訴說你想呈現的故事,那就是個好選擇。   此外,對白也能讓觀眾一窺角色的靈魂,不僅有助於瞭解性格與特質,也可以引導我們在故事開展時,切身體會角色的情緒。台詞可以讓觀眾害怕、大笑或流淚,要採取哪種風格取決於創作者,但無論如何,把話寫得真實、可信是首要原則。   我第一次瞭解到上述這些要領,就是因為有幸獲得琳達和約翰的指教。我寫每一部劇本時,都謹記著這兩位大師的教導,所以由他們搭檔合寫這本關於對白的教戰守則,可說是再適合不過了! 推薦人馬克‧史密斯(Mark L. Smith),編劇作品包括: 《神鬼獵人》(The Revenant),榮獲奧斯卡金像獎十二項提名並贏得三項大獎 《大君主行動》(The Overlord),由J.J. 亞伯拉罕(J.J. Abrams)監製 《永夜漂流》(The Midnight Sky),由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自導自演

作者資料

琳達‧席格 Linda Seger

於一九八一年創造並定義了「劇本顧問」這個職業,在劇本寫作領域可說是最為盛產的作家,共出版過十本著作,都是創作者的必備讀物,也被許多大學用做編劇課的教科書,其中最著名的包括《劇本升級密技》(Making a Good Script Great)和《角色人物的解剖:你寫的人物有靈魂嗎?劇本、小說、廣告、遊戲、企畫都需要的人物形塑教科書!》(Creating unforgettable characters)。 多達兩千餘部劇本請她提供過顧問服務,其中有五十多部被拍成電影,製作成電視節目的也超過三十五部。琳達曾在三十多個國家舉辦研討會,擁有藝術碩士及神學博士學位共三個,主修科目包含戲劇以及宗教與藝術。 目前她與丈夫彼得住在科羅拉多州的喀斯喀特,聯絡方式:linda@lindaseger.com。

約翰‧瑞尼 John Rainey

自一九七五年即投身戲劇藝術,並從一九八九年開始擔任劇本顧問。他擁有表演及導演領域的學士及碩士學位,曾以此為業,十年後才於一九八七年投身編劇工作,替日本、摩洛哥、印度、俄羅斯、哥倫比亞、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國的製作公司寫了十多部劇本,另外也自發創作了十五部戲劇,其中多部都數度獲得客戶青睞購入,而短劇作品更是不勝枚舉;此外,他也導演了一部正在後製的電影,目前則在撰寫網路劇集。 約翰目前住在加州帕洛斯‧弗迪斯,聯絡方式:mythmakerjohn@gmail.com。

基本資料

作者:琳達.席格(Linda Seger)約翰.瑞尼(John Rainey) 譯者:戴榕儀 出版社:創意市集 書系:NeoArt 出版日期:2021-02-25 ISBN:9789865534288 城邦書號:2AB632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