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三生三世十里白荷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印書館全書系本本7折,精選66折!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白荷,即畫家作家手下的芙蓉, 古詩中「素手把芙蓉,虛空躡太清」的芙蓉。 本書選錄五篇中、短篇小說及散文, 正如美麗珠玉,滾落心田; 文章如行雲流水,滋潤心香。 〈三生三世十里白荷〉 腼族女雲蘿救了天族被棄的神鵰族二皇子夜鵬,兩人一起長大情愫漸深,卻又與魔族王子墨雲歷經刻骨情劫之緣,陰錯陽差糾結三生三世的三角戀如何解得…… 〈媚珠記〉 千年狐狸的妖異媚珠,讓一對幼時訂了娃娃親的男女歷經千辛萬苦後終成眷屬…… 〈那個公主的小侍衞〉 公主鍾情於階品低下的小侍衞,而聰明英武的小侍衞又如何在山河變色之前睿智地拯救公主於危亡。 〈牡丹仙〉 牡丹仙子被謫為歷劫而毀容,要如何認出同被貶為凡人的摯愛楓樹司神共敘前緣。 〈輪迴〉 一對師徒再續前世今生緣。 ◎華文言情小說

目錄

三生三世十里白荷 5 【第一世】 6 當時年紀小 6 畫皮 7 神鵰之子 9 身世離奇 11 六藝小泥偶 14 華佗良方 16 魔族王子墨雲 17 母子相認 18 孫小聖惹禍 21 孫小聖二度闖禍 23 四大美女 25 鼉鼓 28 魔方軍 31 老君金丹爐 36 【第二世】 39 十里荷塘 39 鯉魚躍龍門 43 真假公主 49 【第三世】 57 黑水鏡 57 干將劍與莫邪劍的情劫 62 知音 65 莫邪 68 簫聲動白荷 74 記憶的一角 78 成全 86 竹盒 89 逆天之術 96 鳳舞 101 壽宴 106 滿天花雨 112 十里荷塘白荷 120 媚珠記 131 千年狐狸 132 小書僮 136 媚珠的力量 140 娃娃親 146 屍解 149 重逢 153 磨鏡少年 164 大唐青廬 168 奈何橋 172 媚珠 176 那個公主的小侍衛 183 牡丹仙 211 輪迴 289 今日無新事(散文) 293

內文試閱

  《三生三世十里白荷》書摘      〈那個公主的小侍衛〉      那時我是公主,自小到大都很淘氣,也有一些任性,公主嘛,嬌寵是常事。      我的皇帝爸爸,在他晚年時候才生下我,所以很疼我。每次他忙完政務後,總叫人抱我去他那裡,有時抱我坐在他腿上,我總摸著他的鬍鬚,有時還拉呀拉的。      「妳真是頑皮。」他說,之後在我臉上親一下,笑呵呵的。      所以我以為親人家的臉,就是喜歡他的表示。      其實皇宮中的公主也要讀書,可是我雖聰慧,卻不喜綁在課堂上,常溜出去玩,皇宮中多的是中庭、曲廊和假山,還有園林及造景石洞。      那天也是倒楣,我又由課堂溜出去,在中庭旁的小溪潭玩水,愈玩愈開心,先把左腳伸到潭中玩水,再伸右腳,然後學漂浮,沒想到一失足就跌下水去,我死命掙扎,然而卻沒人看見。      待我再醒過來,李嬤嬤告訴我,是三名侍衛正好路過,三人合力把我撈起,才救了我的命。      父皇擔心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便命其中一名撈起我的侍衛,長期駐守中庭,看管中庭及附近的曲廊一帶。      他長得挺好看,帥帥的,眉是眉,眼是眼的。我去打聽,才知他父親以前當過文官,也教他讀書;不過他進來皇宮當侍衛是因他伯父教了他一身的武藝。他年紀比我還小了約半歲,可是人很沉穩也比較沉默。      每次我經過中庭和曲廊一帶,他總是很緊張,深怕我又闖出什麼事,牢牢盯著我的行踪。      「真是的,我才不想再掉下水去。」我心想,我就很故意的沒事就在中庭一帶繞啊繞的,讓他緊張,所以他一天至少看到我三、四次以上,這樣看來看去,他和我也看習慣了。      可是他真的很負責地看守中庭及曲廊那一帶,看守了好幾年。      後來我慢慢長大,他也愈長愈好看。      宮中很多宮婢,他又長得好,難免宮婢會去找他說說笑笑。      在宮中,宮婢很流行製作荷包啦、香囊啦,或自己打的珠飾絡子,送給喜歡的人。一般荷包和絡子算是一組。      那天我接連看到兩個宮婢,要送給小侍衛她們做的荷包、香囊,以及掛在腰上的絡子。      若他收了荷包掛上絡子,就代表他也心悦那女子,別的女子接近他,也會有所顧慮。對,宮婢們說那叫什麼「名草有主」。      那天他不肯收那兩個宮婢的東西,再三推辭,那兩位宮婢失望而返。      可是我已嚇著。      我從來沒表示過對他的心意啊!要趕快表示啊。      對啊,不然兩人天天看來看去,他也不知我心意,這樣看上一百年,那也沒什麼用啊!      我的女紅很糟,更不用說做東西了,於是我問了李嬤嬤製作荷包的所有事情。      「公主殿下今日怎的這般賢慧?」她一臉迷惑。      李嬤嬤非常驚訝:「從來沒看過公主殿下壓針動線的,今兒還繡起荷包來了?瞧瞧,是天地變色了嗎?卻問問公主殿下,您這荷包是給誰的?」      她猜:「陳太師兒子?還是今年新科狀元郎?還是妳參軍表哥?」      我紅了臉搖頭。      李嬤嬤神色沉重:「公主殿下,這種表情意的東西可是不能亂送,皇家尤重門當戶對,萬一身份不相當,徒留遺憾,到時他也難過,妳也難過。」      我心頭一震,想到他的身份,我該怎麼說?我哇地一聲哭了。      「好好好,我教妳便是。」李嬤嬤到底照顧我,「我不問誰就是。」於是她教我。      可是我做出來的白綾繡荷包,歪歪扭扭,繡的花針腳不齊,用色不均,一看就知是嚴重瑕疵品啊!其他任何一個宮婢都做得比我好,我長吁短嘆。      李嬤嬤忍住笑:「不打緊,只要那人知是從不做女紅的公主殿下您親手做的,再難看,也知您誠意十足!」然後她捧腹大笑。      真是氣死我了。      沒辦法,繡荷包已是如此,但還是得送啊,不然他如果先收了別人的怎麼辦?萬分懊惱之下,我決定送就送吧!他要笑就讓他笑吧!於是我又打了條珠子絡子,一般表意物件,這荷包和絡子,二份算作一套。於是我拿了顆夜晚能發出瑩光的夜明珠,用茶色線打了條絡子,打算給他掛在他身上的腰帶上。      隔天我惴惴難安的去到中庭,走向小侍衛,他身旁正好有塊石頭。      「公主殿下。」他恭敬按禮問候。      「免啦。」我輕聲說。      然後我右腳踩上石頭,就著他的臉,學我爸那樣一親,小小聲說:「我喜歡你。」      我看到他的表情猶如被天雷打到。      真丟臉啊!      我把荷包和絡子往他手裡一塞,不敢再看他那驚嚇的表情,我趕快溜了。      唉!你看看,公主實在不好當啊!也不過送個東西,他有必要嚇成那個樣子嗎?      那幾日,我都躲在公主府中,不敢步入中庭一帶,至少三日了。      哪裡敢見小侍衛?      那天卻聽見公主府中的宮婢丹茱在和她朋友訴苦:「那個守中庭的侍衛,笑起來真好看,我喜歡他到不行,但昨天在我拿荷包和絡子給他時,他說他已有了喜歡的人。」      我趕快豎長耳朵聽。      她朋友丹荔也嘆氣:「我知道,就那守中庭和迴廊那帶的那人嘛,這兩天我也被拒絕了,可是他長得那麼好看。」      另一個丹香也愁眉苦臉:「以前也沒聽過他和哪個婢子交往呀,我還以為他對女孩不動心的呢。這下不知是哪個女孩子?真想見見。」      丹荔說:「他真是全宮中長得最好看的,又唸過書,又會武術。」      然後是我身邊服侍的丹玫也嘆氣:「我幫妳們向侍衛隊打聽過了,只聽說他保密得緊,侍衛隊的百般打探,他連是誰都不肯透露哪。」      我聽了,心裡卻開朗起來。      呵呵呵!原來天下痴心人多。      哈哈哈!那不差我一個。      那我躲在家裡害羞個什麼呀?      這樣想之後,我終於開心起來,心放開了。      於是我打算正常過日。      那天,李嬤嬤說我參軍表哥約我下午申時整在中庭見面,我說好。      申時整,我蓮步輕移到中庭,見了小侍衛,我很大方打了個招呼:「嗨!」      他笑了,也向我點點頭。      我參軍表哥來了,他無視於小侍衛,一把拉住我的手:「我娘向她皇帝哥哥請旨要妳嫁給我,可皇上說公主們的婚姻,不是和親就是他的政治聯姻,參軍職位還差了一級呀。我母親講了半天,皇上還是不聽。」      「那就算了吧!反正咱們也不算青梅竹馬。」我涼涼地說。      「妳……妳該不會是看上那個新科狀元郎了吧?」表哥口不擇言。      我不理他,表哥忿忿離去。      我知道,他和姨媽是一黨,每一黨大家都想鞏固權勢。太子哥哥說過,好幾個黨都在鬥。      我發呆,宮中多的是爭名奪利,我不想參與。      突然我聽見小侍衛的聲音:「連參軍都算低階,那侍衛又算什麼呢?」      我一驚,一轉頭,卻是小侍衛微笑在同我說話:「侍衛的階品非常低,妳不後悔嗎?妳要不要考慮清楚再作決定?」      「你是不想理女孩子吧!所以託辭一堆。」我說。      他一驚:「妳怎知道?」      怎不知道?公主直覺一向敏銳。      丹香說小侍衛從不對女子動心!      就我這些年的觀察,他對我不假辭色,很多宮婢找他,我也沒見過他理過哪個宮婢。我的直覺,這人是不想理女孩子的!      侍衛隊多方打探,居然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其實公主知道,侍衛隊的大統領和密探,本事可多著呢。      還有,如果你真喜歡一個人,連一個公主都可以這麼放下自尊去表達,可以這麼勇敢,可是對公主的勇敢,你還叫她考慮,那綜合以上資料,分明他是無意。      他嘆息一聲:「我確實無意成家。」      我笑笑不看他,說:「反正你不想理女孩子!下次把荷包和絡子還我。」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那十多天,我也不去中庭一帶。      不去就是不去。      當個公主,總要拿得起放得下啊!我會把他忘掉。      那日,吳嬤嬤說太子哥哥中午約我在中庭見面,有事要談。而那個上次宮廷聚宴見到的尚書之子,也約我在中庭見面;皇家慶典上見到的新科狀元郎,也約我在中庭見面,只是時間錯開,一個今日,一個明日,一個後日。      這三人也真是,怎麼都約在中庭啊?頭痛啊!      大概中庭離我的公主府比較近吧!真是拿他們無法!      中午去中庭,大概太久沒看見我去,小侍衛驟然看見我,笑得很是開心且禮貌問安,我向小侍衛說聲:「免禮。」      太子哥哥卻是急匆匆而來,手裡拿了份名單,他很少這樣。      他指指旁邊迴廊的石桌石椅:「坐,我有急事告訴妳。」他眉頭緊皺。      「怎麼了?」我感覺苖頭不對。      「宜兒,邊境那幾個蠻夷之邦,請求和親很久了,近日又催促。父皇怕外亂又起,擬了許嫁名單,其中有妳及其他幾位妹妹。」      「啊?」我一呆。      「貴妃一直向皇上力薦妳去和親,說妳嬌柔可愛,必能得該部首領歡心,可是我和新科狀元郎和尚書極力反對,所以目前可能改由安妹妹前往,但還未定,我來告訴妳一聲。      「此次如許嫁,只怕邊境還有部族同樣要求和親,唉!現在國力不比從前,差了太多。宜兒,我老實告訴妳,國家待加強,不只如此,朝內宰相和他兒子又專權,另外還有一群賊黨,已聚合成了很大勢力,攻打我朝,前方戰士已節節敗退,只怕……宜兒,我老實對妳說吧,只怕未來……很難說。」他眼中含淚。      我明白事情嚴重,非常悵然。      「宜兒,妳是我最疼愛的妹妹,還是妳選擇去和親,避免如果不好之時慘遭受辱?」太子哥哥嘆息問我。      我一震,哥哥他已經講得太清楚。我落下了淚。      難怪人家說:莫生帝王家。      我走的時候,小侍衛很小聲地說:「別去和親。」      我瞪他一眼:「為什麼?」      他憂傷地說:「唉!不想見不到妳。」      唉!他真是的!我匆忙走了。      今天中庭要見的是尚書之子。      其實我跟他比較熟,我和他幼時有段時間在一起讀書,他是我父皇那邊的遠房親戚。他自小便能跟我說得上話,小時候就知道我愛吃某家的桂花糕,每每買來給我。      公主還是有嘴饞的,呵呵!      今天因為梳頭的林嬤嬤不在,其他人的手藝我不習慣,所以散開了一頭青絲,柔柔黑亮的。反正從小見慣了尚書之子,沒什麼關係的。      我之所以對尚書之子較好,是因他同我一樣,沒什麼政治野心。他老爸就不一樣。      他長得不好看,可是我覺得他有內涵,所以他是知道我小名叫宜兒的少數人之一。      倒是小侍衛看到我披散著一頭黑髮來赴約,一臉驚訝,不斷地打量尚書之子。      「宜兒,」尚書之子笑看著我,「這桂花糕可吃兩週,不夠下次再帶給妳。」      我嫣然一笑。      他和我坐在迴廊的一角,他輕撫著我烏黑的秀髮:「今天林嬤嬤又不在?」他偷吻我的秀髮。      也是巧,被小侍衛看見。      「嗯。」我微笑回答。      我偷瞄幾眼小侍衛,他的臉色鐵青。      「你近日的武學練得怎樣?」我問。      「我新學了一招叫拈花微笑,要不要教教妳?」      「好。」我說,他一向教我練劍。      然後他拿出他的佩劍,手把手的教我,狀甚親密,當然啦,手把手的練劍,身子靠得很近。      練完劍後,他依依不捨的仍坐在迴廊一角,輕聲說:「和親的事,已定了安公主,妳不用擔心。倒是最近朝廷事多,我的提親,妳父皇還沒答應。」他嘆息。      「頭髮可以剪一綹送我嗎?」他問。      我遲疑,我並不愛他,不想惹誤會:「以後吧,今天有些潮溼。」      「好。」他很體諒。      我和他步出中庭時,看到小侍衛一臉惆悵。      小侍衛坐在草地上,正在沉思,他抬頭望了我一眼。      反正小侍衛不理女子,應有他的苦衷吧,各人業各人了,我已經賠盡自尊,不太想理他了。

作者資料

蔡芸

飄泊為家,看煙雨斜陽,望千山暮雪, 聽豆棚瓜架,過筆耕生活,品雲水禪心, 是書痴畫痴,研神秘易書。 曾著有《雙劍合璧錄》,該書並曾於《台灣時報》副刊分篇刊登約三個月。

基本資料

作者:蔡芸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出版日期:2020-12-28 ISBN:9789865514488 城邦書號:3AB1179 規格:膠裝 / 黑白 / 2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