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ibf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制裁列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國際書展搶先場/最夯新書75折起!
  • 奇幻基地《百鬼夜行卷3》延伸書展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近期最熱話題,你不能不知 /最熱作者

內容簡介

 《制裁列車》 『各位旅客請留意,歡迎搭乘制裁列車。』  凡做過任何不為人知的惡事,無論大小,法律無能為力的…… 制裁列車,隨時敬候大駕。 列車的門口,站著一個人,不── 那是一個以無數隻老鼠組起來的人形,密密麻麻得令人作噁,他嚥了口口水,想起自己先前才以碾斃老鼠取樂。 噗嘩──成堆的老鼠瞬間崩毀,像潮水般衝進車廂裡,尖叫聲四起,老鼠們全數撲向了男人!「哇啊啊啊啊!」 『再次重申,不需接受制裁者,請靜靜站在原地,如果畫面過於血腥,請您闔上雙眼,切勿奔跑尖叫,如被波及,本單位恕不負責。』 2019博客來、金石堂年度暢銷作家——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她的右手緊緊牽著另一個頭顱凹裂的男孩,一步步向前走,遍體鱗傷的身子,不停的掉落肉塊,啪噠、啪噠……

目錄

 目錄:  【楔子】  【啃老】  【拍賣】  【反社會】  【違停】  【查票】   【只是殺了一條狗】  【溺水的孩子們】  【詐騙】  【酒駕】     【後記】

內文試閱

  楔子      車子停了下來。      車上的眾人面面相覷,不懂得通勤時間的列車怎麼會突然停在非站台的隧道內?      「這是怎麼回事?」      「對啊!上班趕時間耶!」有人按下了與列車長的通話鈕,希望對方能有個回應。      沙沙……沙沙沙,對講機那頭除了沙沙音,什麼都沒有。      「搞什麼啊?」「就停在這裡?也出不去啊!」上班時間,車廂裡擠滿了人,乘客們開始心浮氣躁的拍著車體。      「手機也收不到訊號是怎樣?」      「喂--喂!」第一車廂的人開始往車長的門上猛拍,「怎麼回事!」      車長卻只是背對他們,紋風不動。      『各位旅客請留意,歡迎搭乘制裁列車,本列車即將開放制裁者上車。』      「什麼?什麼制裁列車?」乘客們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凡是您曾做過任何不為人知的惡事,惡不論大小,只要有制裁者要出面,您就必須接受制裁;舉凡撞死動物不予理會、違停間接造成車禍,本單位均會精準的確認您的罪刑,供制裁者處刑!』      「這是……什麼實境秀嗎?」      「放我出去!」砰砰砰砰,有乘客已歇斯底里,「放我出去!」      『不需接受制裁者,請靜靜站在原地,如果畫面過於血腥,請您闔上雙眼,切勿奔跑尖叫,如被波及,本單位恕不負責。』      到底在說什麼啊!所有乘客陷入恐慌,尖叫聲叫罵聲不絕於耳,小朋友們緊拉著自己的父母,被這氣氛感染著嚎啕大哭。      嗶──一陣刺耳聲響,逼得所有人掩耳微蹲,然後列車門唰地開啟了。      明明是在隧道內,但此時開啟的門外竟都有通道,某個男人率先反應的往外衝,卻突然止步的退了回來,伴隨著鐵青的臉色,雙腳不自覺發抖。      他的門口,站著一個人,不。      是一個以無數隻老鼠組起來的人形,密密麻麻得令人作噁,他嚥了口口水,想起自己先前才以碾過老鼠取樂。      噗嘩──成堆的老鼠瞬間崩毀,像潮水般衝進車廂裡,頓時尖叫聲四起,老鼠們卻全數撲向了男人,「哇啊啊啊啊!」      『再次重申,不需接受制裁者,請靜靜站在原地,如果畫面過於血腥,請您闔上雙眼,切勿奔跑尖叫,如被波及,本單位恕不負責。』      女孩緊閉起雙眼,她腦子回想起從小到大做過的惡事,但凡是人誰沒犯過錯?但是她有害死過誰嗎?有嗎?      「哇啊啊啊──」淒厲慘叫聲不絕於耳,女孩嚇得掩住雙耳,救命!      救命啊──      「莫名奇妙耶!」數百公尺外,下一站的月台上擠滿了人,活像沙丁魚罐頭一般,水洩不通。      「這誤點也太久了吧?頭一次遇到捷運誤點的啦!」      「都二十幾分了是發生什麼事?這又不是鐵路!」      「在隧道裡能幹嘛啦?」      「啊!車子來了!來了--」有人高喊著,總算看到列車蹤影了。      『各位旅客很抱歉,由於軌道訊號出現異常,造成列車延誤情形,請您見諒。』      列車緩緩停下,月台上擁擠的人潮一瞧,不由得有些欣喜!      「人很少耶!幸好!」      「對啊!還以為會很多人,這樣這班應該上得去了!」      緊抱著銀杆的女孩緩緩睜眼,冷汗浸濕了她的衣服,回頭看著即將擠進來的人潮,還有車廂中頓時短少的無數人員。      她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但現下眼前所見卻是乾淨、明亮的捷運車廂;人潮湧進,把她擠到角落去,她驚恐的發現剛剛坐在她面前的小孩子居然不見了!      許多人都在發抖,但沒有人吭聲。      因為適才列車啟動時的廣播,言猶在耳。      『敬愛的旅客請留意,制裁列車上所見所聞,請勿對外透露隻字片語,否則您最好此生都不搭乘任何交通工具……制裁列車,隨時敬候大駕。』      擠到塞不下了,車門終於緩緩關閉,月台上、甚至樓上還有數以百計的通勤人潮擠不進來。      耳邊大家都在抱怨著上班時的延誤,女孩瑟瑟顫抖,難得的誤點,隧道裡的二十五分鐘,將不會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旅客您好,由於訊號異常,導致班次延誤,多有不便,請您見諒。』      沒有人知道。         【過年】      「爸,我回來了。」      拎著香味四溢的東西進家門,卻有一股酸味撲鼻而來,他皺起眉拎著食物走進廚房,果然洗碗槽裡堆滿了髒亂的碗,上頭還有蟑螂在爬,垃圾桶早已滿出來,其餘垃圾扔得到處都是,東西全發臭了。      唉,眼看著食物也不能擺在這兒,他走出去想先擱在餐桌上,卻發現餐桌上蚊帳裡的菜也都已經發霉……好不容易騰出一角,把剛買的食物放上,挽起袖子,他便開始大清掃,洗碗、清理廚餘,把垃圾分類好,腐敗的食物全數倒掉,再將家裡清掃一遍;戴起口罩到廁所去沖洗尿騷味嚴重的馬桶與廁所,歷經兩個小時後,在空中噴灑香氛,總算可以告一段落。      這已經是固定每週做一次的事了。      他將買回來的菜熱一熱,盛盤裝妥,擺放在已擦拭整潔的餐桌上。      走到屋裡唯一緊閉的房門前,他做好心理準備,深吸了一口氣。      「爸,吃飯了!」      輕叩房門,他知道父親醒著,也知道他已回來,只是父親絕對沒有什麼熱情迎接。      父親總是視這一切為理所當然。      例如他一星期來看他一次,也會帶來一星期份量的食物,然後他會把這個家重新打掃得乾乾淨淨,接著他會叫父親吃飯,這時父親才會走出房間,一同坐在餐桌上,說些不著邊際的話。      門內沒有應聲,好一會兒聽見裡頭好幾道鎖的開鎖聲後,門才打開,走出一個不過六十餘歲的男人。      「啊,」父親並沒有正眼瞧他,「你回來啦!」      「嗯,吃飯吧。」他擠出笑容,趕緊回身先走,「我買了你最愛吃的粵菜,我可是好幾個月前就先訂好了呢!」      「喔。」父親還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他倒是熱切殷勤的為父親盛好飯,父子倆一塊兒坐在餐桌上,今天是除夕,家家戶戶團聚圍爐的日子。      母親走了快十年了,就剩下父親一個人,父親個性本就不開朗,母親離世後更加嚴重,幾乎足不出戶;沒有朋友也不與鄰人打招呼,每天就關在房間裡滑手機、睡覺,有飯吃就熱來吃,沒東西吃隨便找些餅乾填肚子,反正他這個獨子每週都會來,並且帶上足夠的食物。      但是他知道,父親足不出戶的主因是什麼。      他現在是普通白領,簡單一份工作賺錢過活,但是其實他或父親都不必過得這麼辛苦,因為父親有三棟房產,其中有一棟還在首都精華地段,前兩年售出,那可是好幾輩子都吃不完的財富。      他本來以為父親是想換間舒適的大房子住,或是至少給他一點……但是,一毛都沒有。      賣房子的錢從未給他一毛,每當他提起也想要買屋時,父親總是淡淡一句:「喜歡就買啊!」      喜歡就買?他一個上班族哪來的頭期款?他當然希望父親資助啊!那幾十億的現金就放在家裡啊,隨便撥給他都可以買好幾棟房子了!      但是父親完全沒有要資助的意思,他就喜歡窩在房間裡,守著滿屋的鈔票。      「爸,我打算結婚了。」他開口了。      「哦?」父親默默的算著,「也對,年紀差不多了。」      他苦笑,他懷疑父親根本不知道他幾歲吧?      「我會安排一個正式見面,讓您也跟她爸媽見見面,吃吃飯……」他才在說著,父親立即搖搖頭。      「不必這麼麻煩,是你結婚又不是我要結婚!」父親端著碗看著他,「我認識她父母要幹嘛?我沒有要跟他們做朋友啊!」      果然……這個答案他一點都不意外,只是有點心寒。      「爸,但對方父母會想見見你,想看未來女兒嫁的家庭是怎麼樣、女婿的父親是什麼樣的人!」他認真的回應。      「見什麼?像你媽都不在了怎麼見?要是我也不在,他們要見誰?」父親冷笑著,「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以後我也不會聯繫他們,不需要做多餘的事。」      他有些食不下嚥了,深吸一口氣,「爸,這是我的婚姻大事,人生大事,你就不能幫我一下嗎?」      「就是因為這是你的婚姻大事,你、的,」父親強調了,「你已經三十歲的人了,自己無法處理自己的事情嗎?非得勞煩我?那個女孩是嫁我?還是嫁你啊?」      他重重放下碗,無名火自腹中燃燒,氣不打一處來。      這口氣不只是因為父親不願出席雙方家長的會面,而是日積月累的不滿與怨懟!      明擺在眼前的,是他都要結婚了,父親不配合也沒說句祝福,甚至也沒有表示些什麼……他家房產這麼多,他卻過得這麼辛苦,這不合理啊!      「那她你總要見吧?我會帶她過來。」緊握著拳頭,他忍著脾氣說。      「隨便。」      看著父親夾菜入碗,他實在不懂他們父子之間何時開始這麼淡漠的?母親過世後嗎?不,更早之前……他大二那年,跟堂兄弟們玩鬧時,堂弟問他畢業想做什麼?      他隨口說,家裡這麼多房產我幹嘛工作?      他那是中二、是炫耀,但這話間接傳到了父親耳中,父親嚴肅的問他是否真的說過這句話?那時的他臉皮薄,承認說過但不承認錯,嚷嚷著既有首都那些幾十億的房產,還愁什麼生計?      「那是老子的錢!不是你的!』      那天,父親氣急敗壞的對他吼了這一句。      而他氣得離家,此後父子情感淡漠,母親雖然希望他們合好,但就算事隔多年後他有心,父親卻不再對他熱絡。      兩年前賣掉那塊地後,還真的一毛都不給他。      「我們打算在市區買一棟房子。」他逕直開口了,父親拿著筷子的手明顯頓了一下,「爸,我希望你幫我。」      父親沒看他,只是收了下顎,停頓數秒後才動手夾菜。      「幫什麼?自己的房子自己掙,如果沒那個能力,也不必硬買房子。」父親淡淡的說著,趕進度似的大口大口把飯扒淨。      他雙拳緊握,父親真的寧願抱著這些鈔票,也不願幫他?      喀,父親放下碗。      「爸……」      「我吃飽了。」父親往桌上擱好碗,直接起身。      他無法再忍了!他跟著起身,直接以身子擋住了父親的去路。      「爸,你我都清楚你有多少錢,還沒加另外兩棟房子……就當作是給我的結婚禮物,資助我一間房子很難嗎?」他忍不住的揚高分貝,「你知道我們可以過得更舒心的,錢是要拿來花的,不是拿來守的!」      父親驀地睜大了眼,用一種冷漠的眼神瞪著他。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有這麼一天,看看我養出什麼兒子!你就是一直在覬覦我的財產!」父親咬牙切齒的低吼。      「我這哪是覬覦!你有的是你花不完的錢,而我是你兒子啊!」他激動的喊著,「連慶祝我結婚都做不到嗎?」      「我真不想承認有你這種兒子!」父親舉起手,指著他鼻尖,「你永遠要搞清楚,那是我的錢!我沒有義務要給你!我死後也不一定要給你,那、是、我、的!」      早在這兒子說有這麼多錢幹嘛辛苦工作那刻起,他就知道,他的孩子未來只會看見他的錢!明明不是自己的東西,卻在那麼早就理所當然的認為他會獲得、或是會繼承!      休想!他一毛都不會給他,就算燒掉了、捐出去,也不會給這白眼狼!      父親氣得從鼻孔裡哼氣, 直接推開了他,逕往房間走去。      他回頭看著父親的背影,他知道……這輩子他都無法從父親那兒獲得一分錢了!      到底為什麼?      下一刻,他什麼都無法思考,只知道往前衝向父親,而他的右手……      順手抓過了一旁架子上的石雕。      ◆      一打開門,平頭男的臉色就沉了下去,他原本以為是女友,結果居然來的是大哥。      「幹嘛?」他沒好氣的唸著,擺明了不想讓男人進屋。      大哥越過他朝裡瞥一眼,行李箱就擱在玄關,他的目的地顯而易見。      「你要出去?」      「嗯,要去度假。」平頭男眼睛朝旁看,翻著白眼。      「今天什麼日子,你要去度假?」大哥表情嚴肅,「今天是除夕夜,大家要去爸媽的養老院圍爐,你──」      「你們去就好了啊!奇怪咧,又不差我一個!」平頭男扯了嘴角,「拜託一下,我很忙,有空我會去看的!」      「有空?你什麼時候有空?都在吃喝玩樂兼度假,你每天都該很有空!」大哥氣得推開他,往裡頭走去,「過年度假?房價有多貴?」      「拜託,哥,你們喜歡當奴才就去當,不要妨礙我享樂啊!吃喝玩樂也是需要體力的好嗎?我當然很忙!」平頭男聳了聳肩,「不要教我怎樣叫生活,我覺得人就不該工作,人生這麼短,該要享受過一生!」      哼,享受?大哥轉了回來。      「享受也要有本錢,你現在花的是爸的血汗錢!」大哥嚴厲的指責,「你這種花法,爸前幾年給你的錢都花完了吧?」      「煩耶,給我了就是我的,已經不是爸的錢了!」平頭男滿臉不耐煩,「錢要花才會流動,放著是不會生錢的!」      「你根本沒在賺錢,怎麼生?你的錢就是只有花掉而已。」大哥不客氣的說。      「誰說的!我有投資幾間餐廳喔,營收還不錯好嗎!做生意就是要像我這樣,用腦子,不是坐辦公室或做苦力,還賺不到我的百分之一咧!」平頭男得意的勾起微笑,「好啦,不要跟我囉唆,壞我出遊興致。」      平頭男走到門邊,一副要送客的樣子。      「這叫跟你囉唆?今天是除夕,一家團圓的日子,你竟然不跟家裡過,也不去陪爸媽……」      「有完沒完啊!」平頭男驀地咆哮暴怒,「我就不想陪!我討厭那種地方,空氣瀰漫的都是老人的酸味,還要在那邊裝孝順,爸媽連話都說不清楚了,搞不好連我都不認得!」      大哥都傻了,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弟弟說出來的話!      「你──」他上前二話不說揪住了平頭男的領口,「爸媽最疼的就是你,他們忘掉全世界也不會忘了你,每次我們去,他們都只關心你什麼時候去看他們,你竟然敢說出這種話?」      「啊───」平頭男也忿怒的撥開手,「最疼我?這什麼鬼話!不是還有錢沒分乾淨嗎?最疼我為什麼不把財產都給我?偏偏多給你們一百萬?多給姐一間套房?」      大哥懵了,這被家人寵到大的弟弟,終究是廢了。      「多拿一百萬陪爸媽吃個飯正常吧?」      身後傳來了女人的聲音,平頭男越過大哥喜出望外的看著女人,大哥回眸,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對低胸豪乳,這個女人是弟弟的女友,跟了他好幾年了,也是個花錢如流水的虛榮女。      「小愛!」平頭男開心的迎上前去,「妳可來了!」      「大哥,你們真的很煩,都多拿一百萬了,照顧爸媽本來就你們的職責啊,不然一百萬拿爽的喔?」女人冷哼一聲,「別老是來煩我們好不好?」      「所以,你們沒有分到平均的錢,就不需要盡孝道了嗎?」大哥幽幽的說著。      「你這叫情緒勒索喔!」平頭男不爽的走到大哥身邊,這次不客氣的推了他出去,「好好好,你跟姐姐最孝順,可以了嗎?都給你們孝順,等爸把錢公平的分光,我們再來談嘛!」      「你──」大哥話都沒說完,直接被一把推出門外,尚未回頭,就聽見門重重甩上。      心如死灰,他第一次瞭解到這句話的真諦。      最被疼愛的弟弟,最後成了最不負責任的傢伙,妹妹早勸過爸爸不要這麼快分家產,但那時弟弟利用分家產為誘餌,拐騙父親說,他要買一棟房子,跟爸媽住在一起……      所以父親分了財產,分完後卻沒了弟弟這個兒子。      連藉口都懶得想,弟弟就帶了大把錢去逍遙,還拿分錢不公平為由,處處激怒父親,直到父親中風為止;他與妹妹找了一家具醫護的優質養老院,將父母送進去以得到專業的照顧,病情才趨於穩定。      而他們大家都不時的前去探望,情況越來越好,直到母親最近一個小感冒,引起了一堆併發症。      而弟弟,從爸媽搬到養老院後,就只去過一次,連通電話都懶得打,訊息都不傳。      他本來打算用求的也要求弟弟回家一趟,至少這個過年,演戲也好,因為醫生說媽媽的狀況非常不好!      但現在看來,這種人不值得他求。      「喂,是我。」他失落的打給妹妹,「對,沒有用……別管他了,跟爸說他出國好了……嗯,我這就過去。」      按下電梯,他看著弟弟家緊閉的大門,由衷的希望,弟弟能有報應。      ◆      他真的很恨過年。      他坐在圓桌上,聽著親戚吱吱喳喳,聽得頭都痛了,每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全指著他「批評指教」。      「你都三十了耶,大壯,不是三歲,你想賴在家裡到何時?」      「是啊,都不去找工作,真的要你爸媽養你一輩子喔?」      「不是阿姨在說,要有個大人的樣子,每天都關在房間裡打電動?你人生就要這樣過嗎?」      對面的爸媽用忿怒又悲傷的眼神望著他,他們是罪魁禍首,找了親戚聯手逼他罵他,因為他們一直希望他立刻離開這個家。      「為什麼人一定要找工作?」他不慍不火,說完大口咬下飯桌上肥美的雞腿。      「你不工作怎麼生活?」叔叔瞪大了雙眼,這哪門子問題?      「可我活得好好的啊!」他聳了聳肩,滿嘴油膩的咂咂嘴。      是啊,這一百七十五公分、超過百公斤的身體,過得很好啊,好到翻了吧!      「那是因為我們在養你!」父親壓著怒氣出聲,「讓你搬出去,卻死賴在家裡不走、叫你去找工作也不願意,還不耐煩?整天跟廢人一樣無所事事!」      「我為什麼要搬出去?這我家,我住在這裡有吃有喝有得住,白痴才要出去吧!」他三口解決一隻雞腿,立即再夾了塊大蹄膀,哎唷,瞧這油亮的,「既然都知道我出去會餓死,幹嘛非逼我出去?」      「看看你說這什麼話?你成年很久了,難道你就要這樣賴著我們一輩子嗎?」      他抬首看著對面的父母,嘴裡還咬著一塊油都要噴出來的肥肉。      「為什麼不行?」      「嗚……」母親當場就哭了出來,那是氣哭的,她不懂這孩子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你……你們看看他!就看看這副肥頭豬腦的樣子,還吃!你他媽的還吃!」父親氣得摔碗扔筷,「啃老還啃得這麼理所當然!」      不然咧?他翻了個白眼。      「為什麼不能啃老?幹嘛講得一副十惡不赦的樣子?我就不喜歡工作,我也沒什麼不良嗜好,也沒拖累到你們什麼啊!」他才覺得這些人莫名其妙,「我只是待在家裡,吃你一口飯是怎麼了?」      「只是?哇喔……」堂妹覺得這簡直奇聞,嘲諷的笑了起來,「堂哥,你臉皮真的很厚耶!三十多歲了窩在家裡啃老都不丟臉喔?」      「不啊,為什麼要覺得丟臉?你們有沒有搞錯一件事啊?」他冷冷笑著,「爸媽養我是天經地義吧!」      「什麼啊!那是未成年時耶!」大伯簡直不敢相信,這種話為什麼理所當然?      「誰說的?我不想出生啊,我有拜託你們生我嗎?」他用恥笑的神情看著父母,「我不想活在這世界上、我不想唸書、不想工作,我就只想睡覺、打電動、上網,耗到這具軀殼沒有用為止!」      全場啞然,沒有人聽過如此理直氣壯的說詞,雙親更是瞠目結舌,這麼說來……還是他們的錯了?      不該生下他?      「但……」堂哥又要開始說教了,他先聲奪人一掌擊桌。      「不要說那五四三啦,也不要叫我去死,我怕痛,對自殺也沒什麼興趣!反正誰生下我就要負責啊,當初也沒問我要不要被生下來不是嗎?」他擦了擦嘴站起身,「我已經吃到這麼肥了,說不定沒幾年就生病死了,該負責的人本來就是你們,不要以為什麼都你們說了算!」      「站住!你去哪裡?」父親氣得拍桌子站起。      「這種飯怎麼吃得下去啦!而且我吃飽囉!」他回頭懶洋洋的說著,「你們趕不走我的,我會賴到在家裡變屍體為止!今天看在除夕夜的份上,我出去晃晃給大家清靜一下,明天見!」      「你這個……你……」父親氣得臉色漲紅,一時頭暈往後倒了下去。      「大哥!」      「大伯!」      「哇……」      他聽著,但沒什麼反應,抓過鑰匙時思考了一下。      最後在裡面兵荒馬亂的聲音中,從母親皮包裡帶走幾千塊,今天就去市區的網咖耗一天吧!

作者資料

笭菁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詭軼紀事‧零:眾鬼閑遊》《百鬼夜行卷2:水鬼》《百鬼夜行卷1:林投劫》《百鬼夜行卷1:林投劫(首刷限量百鬼夜行詭麗炫金書衣版)拆封不退》《都市傳說第二部12(完結篇):禁后》《都市傳說第二部12(完結篇):禁后 博客來獨家(都市傳說社社員證版)》《都市傳說第二部11:八尺大人》《都市傳說第二部11:八尺大人(八尺楠竹書籤版)》《都市傳說第二部10:瘦長人》《都市傳說第二部10:瘦長人(瘦長人來了直式雙層證件夾(含頸繩織帶)版)》《都市傳說第二部9:菊人形》《都市傳說第二部9:菊人形(都市傳說紙膠帶版)》《都市傳說第二部8:人面魚》《都市傳說第二部8:人面魚(年年有餘筷版)》《都市傳說第二部7:撿到的SD卡》《都市傳說第二部7:撿到的SD卡(撿到都市傳說文具袋版)》《都市傳說第二部6:你是誰》《都市傳說第二部6:你是誰(社員專屬鐳雕手機架)》《都市傳說第二部5:收藏家》《都市傳說第二部5:收藏家(鏟子湯匙版)》《都市傳說 第二部 4:外送(外送必備環保杯套版)》《都市傳說第二部4:外送》《都市傳說特典:詭屋》《都市傳說特典:詭屋(時尚登山頭巾版)》《都市傳說第二部3:幽靈船》《都市傳說第二部3:幽靈船(隨船隨到杯墊版)》《都市傳說第二部2:被詛咒的廣告》《都市傳說第二部2:被詛咒的廣告(神祕燒錄光碟版)》《都市傳說 第二部1:廁所裡的花子(花子貼身小布袋版)》《都市傳說第二部1:廁所裡的花子》《都市傳說12(第一部完):如月車站》《都市傳說12(第一部完):如月車站(如月列車專屬仿舊卡套版)》《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美麗隨身小圓鏡版)》《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都市傳說鑰匙圈版)》《都市傳說9:隙間女》《都市傳說9:隙間女(隙間女手書籤版)》《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聖誕蓋布袋版)》《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背娃娃束口袋背包版)》《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手機置物架版)》《都市傳說5:裂嘴女》《都市傳說5:裂嘴女(裂嘴口罩版)》《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詭異檀香版)》《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特別夜光版)》《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特別版:溫感現影封面)》《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特別版娃娃3D卡書衣)》

基本資料

作者:笭菁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0-12-01 ISBN:9789869976602 城邦書號:1HO114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