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續‧橫道世之介:打工奮鬥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8月會員日:新書最熱賣,買就送$50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睽違九年,吉田修一再為他筆下最受喜愛的角色說故事。 日本讀者盛讚:幸好我們還有橫道世之介。 「現在是你人生谷底。 接下來就是從這裡一路浮出水面了。」 這是世之介最壞的一年,也是最好的一年...... 最能代表吉田修一前半生‧青春文學二部曲之二 從平成到令和,兩個時期,兩個故事,一個橫道世之介。 為在人生低谷的你,萬萬歲! 1993年,24歲的橫道世之介, 大學畢業後從東京市郊搬到了池袋北口。 這是世之介在東京住下來的第六個年頭, 正要開始為他的未來大顯身手, 然而,他卻遇到了平成泡沫經濟崩壞…… 「翻開書頁,完全走進世之介的時空。 我想接下來會有很多突然想到他的瞬間。 對我來說,橫道世之介是英雄。」 ——高良健吾(演員) 李明璁、李桐豪、孫梓評、許瞳、盛浩偉、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Let Me Sing You A Waltz、 編笑編哭B編、重點就在括號裡 攜手推薦 世之介終究在東京住了下來,過著「東京這邊的」日子。 即使同學不再往來,朋友換了一批, 出了社會,每個第一次遇見世之介的人,依然有著同樣感覺。 遇到他的瞬間,雖然沒任何根據,但心裡就覺得這個人可以信任。 而這個人一定也會信任自己。 然而,時值平成泡沫經濟幻滅,世之介遇上求職冰河期。 他被52間公司拒絕掉,成天以柏青哥為生活手段,靠打工兼差勉強糊口。 連他曾經隨手帶著的底片相機,都被他收在壁櫥裡束之高閣…… 如果你問橫道世之介:24歲是個什麼樣的一年? 他可能會回答:雖然有點自暴自棄,不過,還是發生了一些好事。 日子過得不算充實,還是有幾段閃亮亮的回憶…… 在人生低潮期雖然諸事不順,但人生還是得過,也許有些人就得在低潮期才會邂逅。 日吉櫻子和日吉亮太就不用說了,他在24歲這一年還有像隼人、老爹、小濱、諸仔等朋友們的陪伴…… 如果世之介過的是一帆風順的人生,恐怕就不會與他們擦肩而過。 若真是如此,應該對人生的低潮期喊萬歲。 人生的低迷,萬萬歲! 「《橫道世之介》是一部在不同時期讀,都會有不同心境的作品。 我在九年後為了寫續集重讀,心境也不同了,但感動依然不變。 我羨慕他呢。有時候也想成為這種人。 我本沒打算寫成好人,只是結果看起來是這樣了。」 ——吉田修一 六年後,出社會的世之介魅力不減,日本讀者五星好評: ★最喜歡世之介了!身邊有這樣的人就讓人安心。也忍不住讚嘆,自己真的可以成為這樣的人嗎?描述的時序穿梭很有意思。最後讀到落淚。 ★找工作失敗,靠著打工與柏青哥度日的世之介,卻一點悲慘與可憐的氣息也沒有。果然是世之介身上才會發生的事。表裡如一,不做作的世之介,最棒! ★故事依舊有趣!只讀這本也足夠。雖然說是續集,讀起來完全是新的另一個故事。倒也不能說世之介變成了另一個人,而是他長大了,不過,他的本性還是沒變。 ★日本版阿甘正傳橫道世之介的續篇。大學念到大五的求職浪人世之介,依然四處亂晃瞎混,教相遇的人記著、念著、愛著的暖心故事。 ★世之介的人生之路絕對算不上安定,但他依然真誠善良地看待世事。如果我身邊有這樣的人或許會有更多人得到解救。 ★登場人物跟前作完全不同,現在與過去的時序交錯手法,一樣突顯出小說的好。這一集的角色依然鮮明讓人有記憶點,甚至多了些小說的深度。我認為世之介這樣性格的人,或許在泡沫經濟前仍然可以生存,但在泡沫經濟後就會過得很辛苦。然而,日本應該要多一點這樣的人呀! ★讀完大哭!橫道世之介第一集讀畢,只記得世之介發生的幾件大事。這次續集前面柏青哥店的展開還真的讓人「?」,但讀完還是很喜歡世之介。上一集也是同樣的喜愛。雖然沒發生什麼大事,就這樣跟世之介過完了二十四歲這一年。

目錄

四月 櫻花飄零 五月 連假後症候群 六月 梅雨季的短暫放晴 七月 市民游泳池 八月 涼夏 九月 美國 十月 二十五歲 十一月 終點 十二月 求婚 一月 這邊的新年 二月 雪景 三月 啟程

內文試閱

四月 櫻花飄零 燈號老早變成綠燈,池袋站西口的五岔路口,大批人潮走過斑馬線。當中有名男子佇立不動。周遭行人川流不息,使這名站定不動的男子更顯搶眼。 與其說他是因為想到什麼而停下腳步,不如說他只是心不在焉,才沒留意到綠燈。當然,他並沒閉起眼睛,也沒盯著腳看。男子筆直望向他要過的馬路前方,也望著自己以外的人們走過馬路。 緊接著下個瞬間── 「啊!」 男子這才注意到綠燈,急忙想要通過,但紅燈已經亮起。 一輛正要往前衝的計程車朝他按喇叭。 「啊!」 男子退回原位。 其實往後退到哪個地方都無所謂,但他這個人感覺一板一眼,他想退回剛才站的石板路上,卻一時踩偏,儘管根本沒人看到,但他還是難為情地笑了一下。 可能仍舊在意這件事,只見他像練習般努力退回原位。 「往前跳、退回來……」 他嘴裡喃喃自語著,腳微微移向前,接著馬上又往後收。 再強調一次,其實他退到哪個地方都可以,況且又沒人在看他。所以看在旁人眼裡,他一副像踩到狗屎的樣子。 燈號再次轉換,男子這次才邁步向前。他低頭看錶,再一分鐘就要十點。 他似乎有約,斑馬線走到一半後突然往前衝。 他在往車站途中的一處巷弄左轉,似乎是Rosa會館的方向。 這一帶入夜後,滿是酒局、聯誼的紛亂喧鬧場面,路過時一不留神,恐怕會一腳踩上路旁的嘔吐物或是排泄物,但這個時間點,飄散的是晨間的咖啡香。 男子一路往前奔跑,將翻找廚餘的烏鴉趕走,維持同個速度衝進三十秒前才開店的柏青哥店。 店門剛開,眾人忙著搶位子,衝進店內的男子混在客人之中他鎖定了今天剛換的新機台,躍上樓梯,往夾層而去。 「店內請不要奔跑!不要奔跑!」 店員以麥克風喊道。但明明每個人都在跑,自己當然沒道理停下。 向來都是上樓後,正面就是新機台,但不知是店長一時心血來潮,還是刻意聲東擊西,眾人鎖定的新機台卻沒擺在那裡,而是位在左邊深處。 似乎連常客也被這個調整所騙,大家在狹窄通道上擠成一團,弄清楚後才得以往機台衝去。 男子緊跟在隊伍後面,但就像在玩大風吹一樣,新機台早已被坐滿。就在男子好不容易伸手摸到位於最裡頭的椅子時── 「搶到了!」 另一側傳來聲音。 仔細一看,是在這家店裡常看到的年輕女子,她用手中的黑色手提包佔位子。 「我先的。」 「是我先。」 「是我!」 「你是手指碰到的對吧?我可是用手提包呢!那就是手提包勝出。」 「啥?」 男子想將女子推開,坐上椅子,但不過才推了她肩膀一下,女子便放聲大喊: 「喂,請別動手好嗎!」 這名眉毛剃光,成天板著張臉,嘴裡總是叼著菸,坐時敞開雙腿打柏青哥的女子,這種時候嚷嚷要人別動粗?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男子無視於她的叫喊,搶走座位。他此時的神情,活像是專注於玩大風吹的小學生。 但女子仍沒死心。「喂,閃開啦!」她就像剛上場的相撲力士般,一再推著男子;這敵人還技高一籌,正準備將手中的千圓鈔塞進機台。 男子沒先準備好千圓鈔,眼下也無法分神從屁股後方口袋裡掏出錢包。 緊接著下個瞬間,女子的千圓鈔已被吸進機台裡,嘩啦嘩啦跑出小鋼珠。 「好了,小哥你輸了!」 一旁叼著菸玩著柏青哥的大嬸,開心地笑著說道。 男子氣得手發抖,他很想就這樣握住眼前的轉鈕,但如果就這樣玩起來,就成了強佔,恐怕以後會被店家列為拒絕往來戶。 「辛苦你了……要機台的話,其他多的是啊。」 女子像趕蒼蠅似的,揮手要強忍怒意的男子離開。 「真是的,平日一大早就來搶……是沒其他事好做嗎,妳這個臭柏青女……」 這男子為了宣洩不甘心,語帶不屑撂下這句話來,但他自己也是平日一大早就沒事可幹。只見他垂頭喪氣離開新機台—這個人名叫橫道世之介。 他姑且算大學畢業,但因為延畢一年,沒能趕上泡沫經濟末期供不應求的市場榮景,現在只能靠打工和打柏青哥勉強糊口,今年二十四歲。 就算搶不到新機台,也沒什麼好慌的。世之介為了讓焦躁的情緒平靜下來,來到自動販賣機前買了一罐咖啡,坐向「歇口氣休息區」的沙發。 唉……早知道就多睡一會兒。 他自以為心想事成,特地從住處繞遠路來到這裡,現在覺得這一切都很蠢。 他正準備喝罐裝咖啡時,店員從他面前經過。 「淺賀,早啊!」世之介打了招呼。 店員停下腳步,一臉歉疚說道:「啊,這位客人,你沒搶到新機台嗎?」 「搶不到啊!」 這位店員還是戴著那副像牛奶瓶瓶底般的圓框眼鏡,這款式在這個時代已相當罕見。每次店裡只要進了Fever機台,世之介就忍不住想買隱形眼鏡送他。 「剛才看你一路用跑的,還以為你搶到位子了。」 「搶不到啊……被那個吉原炎上給搶去了。」 「吉原炎上?」 「你不知道嗎?就那齣講吉原花魁的電影啊。導演是五社英雄,拍過《鬼龍院花子的一 生》、《陽暉樓》等片。」 「這我知道。」 「那部電影裡頭,不是有個把眉毛剃光的花魁嗎?你記得嗎?」 「哦,原來是綽號啊。」 淺賀比世之介大個幾歲,但個性嚴肅,不管聊什麼話題,最後都會變得很無趣。 眼前的情況也是,以「吉原炎上」開啟了話匣子,感覺很有趣才對,而且世之介希望聊得更熱絡一點,但最後淺賀卻正經八百地回了一句「哦,原來是綽號啊」,這麼一來,世之介也只能回應:「啊,對,是綽號。」 不過,淺賀的反應倒也不無道理。 世之介希望聊得熱絡,可他和世之介明明沒那麼熟。世之介之所以會親暱地叫他「淺賀」,是因為他依規定在制服胸前別的名牌。對淺賀而言,世之介單純是「客人」,真要說的話,就是一位硬要裝熟,很難纏的「客人」。 「啊,淺賀。對了,聽說你目標題通過司法考試,對吧?」 向來都這樣,只要被這位客人叫住,就很難回到工作崗位上。 「嗯,是啊……不過已經落榜多年。你是聽誰說的?」 「就是之前說要當牛郎,結果辭職的野邊啊。」 「哦,他啊。」 「你可真不簡單。一面在柏青哥店打工,一面準備司法考試。我光是一樣都做不好了……」 眼看這客人認真苦惱起來,淺賀趁機甩開他,就此編了個理由:「不好意思,新機台那邊好像有客人叫我。」匆匆離去。 世之介望著他的背影低語道:「真不簡單。就像是活在另一個世界的人。」對他由衷敬佩。 原本「另一個世界」這句話,不該用在這種情況,但如果不這麼想,身為一個平日一早就被搶走新機台而悶悶不樂的人,就會更顯自己的可悲,而難以離開「歇口氣專區」。 不過,這天世之介雖然被搶走新機台,老天爺卻站在他這邊。 上午他玩的機台很不順利,手頭的一萬兩千日圓轉眼間全打了水漂。本想就此乖乖認栽,打道回府,但他往店內瞄去,看到他被搶走的新機台,吉原炎上大賺了一筆。看了實在不甘心,於是世之介走出店外,衝向武富士的ATM,預借了一萬日圓,先到隔壁的吉野家吃了一碗牛丼飯,嘴裡咕噥著「牛丼能量補血完畢」,意氣風發回到店內。 很不巧,新機台還是都坐滿了人,但剛才一直在這附近打柏青哥的一名外行人,白白繳了不少補習費,就在每個人看了都知道可以收網的時候,他卻死心離去。 對方可能是抱持著「柏青哥好玩嗎?沒玩過呢」的心情,前來一試的學生。就世之介來看,這個人就像是好不容易花了兩個小時煮了一鍋咖哩,就只剩裝進盤裡享用了,沒想到這時候跑了。怎麼看都是個蠢蛋。 「噢,你或許當那是學生的消遣,但我們可是關係著生計呢。」 世之介以彈舌的口吻喃喃自語,坐在那散發濃郁香氣的咖哩面前。 事實上,他才玩沒多久,馬上就中了大獎。因為實在來得太快,他還轉頭往後瞧,怕剛才那名大學生氣呼呼跑回來。但那名只是玩玩的學生似乎沒這份執著,反倒是淺賀靠了過來,發出「噢」的一聲,朝他肩膀拍了幾下,替他打氣。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哦。」 世之介朝淺賀眨了個眼。 但就在他眨眼的那一刻,一段不好的回憶落在他肩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是吧。 世之介第一次說這句話,是在開始找工作之後不久發生的事。 他到就業輔導組隨手翻閱厚厚一疊公司介紹,心想,聽過名字的公司就等同大企業,不如就從這些公司開始應徵吧。 現在景氣不比從前,供不應求的市場榮景已經結束。這些負面消息他多少耳聞,但就在前不久,只要有心工作,大企業的人事主管會搓著手,很客氣地主動過來接洽。這都是他親眼目睹的事,所以他心想,就算景氣再差,頂多也只是少了搓手的動作吧。然而現在非但沒搓手,人事主管也沒主動前來,就連以前會馬上打來說「謝謝您來函應徵」的聯絡電話都沒了。儘管如此,他還是一派輕鬆地等著,待他回過神來,一開始寄履歷去的那幾家「曾經聽過名字」的公司,全都在第一關就把他刷掉了。 因為他念的是企管系,應徵的幾乎都是金融相關的公司。像證券公司、都市銀行、壽險、一般保險……而他到就業輔導組的諮詢窗口,一提到自己是「企管系畢業」,對方就馬上拿出這些資料給他。 就像在新宿車站問人:「請問,我想去澀谷……」對方馬上回答:「如果你要去澀谷,那就搭山手線。」,沒其他選擇的餘地。 如果沒選擇的餘地,一般人只好從裡頭挑選,當然,既然要選,自然就選最好的。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一來可能也受時代雰圍影響,完全以進入這當中的某家公司作為前提,根本沒想到還有「進不了」的選項。 有名氣的公司,他全都在第一關就被刷掉。當初從就業輔導組那裡領取厚厚一疊資料時,他說了聲「抱歉」,剔除的那些公司簡介,現在急忙把它們拿了出來。 「好在沒扔……」 原本一度想扔,現在卻緊緊將這些資料抱在胸前。 事後回想,也是因為剛好處在求職混亂的時期,那些有名氣的公司全都在第一關資料審查便將他刷掉時,世之介反而不會太沮喪。 照理來說,他應該會對自己的未來悲觀,對自己的實力沮喪……更重要的是發現自己竟是這麼微不足道,就某個層面來說,這理應是他人生當中最富哲理的瞬間。但世之介這個人不知道該說他是個性彆扭,還是天生反骨,他就像那些搶特價拍賣的客人一樣,當商家說「還有貨哦」,就刻意擺架子說「我又不見得非買不可」,可是當對方說「只剩○個嘍」,就馬上急得撐大鼻孔直噴氣。別說最富哲理的瞬間了,他連自己有多渺小都沒發現,在「那個人還沒畢業就已被採用」「那傢伙已經進入第三關面試了」的聲浪中,他被逼入絕境,甚至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想就業,或者只是想寫履歷表。 當然,讓他通過第一關書面審核,挺進考試、面試的公司也不少。 說到這裡,因為當事人是世之介,大家或許會想,他在考試和面試時肯定是出了不少糗吧!對此滿懷期待,但說來真不可思議,竟然一樣也沒有。 世之介面試工作?光想就覺得肯定笑話一籮筐。

作者資料

吉田修一(YOSHIDA SHUICHI)

/芥川獎、山本周五郎獎得主 為浮游於都會的寂寞靈魂而寫/ 一九六八年出生,日本長崎人。法政大學企業管理系畢業。一九九七年,以《最後的兒子》出道,獲得第八十四屆文學界新人獎,並入圍第一一七屆芥川獎。此後,又陸續發表〈碎片〉、〈WATER〉等作品。二○○二年以《同棲生活》獲得山本周五郎獎,同時期再以《公園生活》奪下第一二七屆芥川獎。 其他著作有《熱帶魚》、《最後的星期天》、《地標》、《長崎亂樂》、《7月24日大道》、《惡人》等。其中,《惡人》更將吉田文學推向另一高峰。不僅首次的新聞連載小說獲得各方好評,更一舉拿下了日本兩大新聞報社──朝日新聞社、每日新聞社的大佛次郎獎與每日出版文化獎。 吉田修一擅長融合自身離開故鄉、融入東京生活的心境,精準捕捉青年生活於都會的際遇與感受。其貼近真實的文字描述,更是受到讀者的共鳴。他經常感覺自己「既不屬於東京,也不屬於故鄉」,因而在兩者之間游移的孤獨和鄉愁,就成了他書寫的動力。 相關著作:《公園生活(芥川獎名作吉田修一巔峰之作經典回歸版.【草食系】代表作)》《惡人(芥川獎作家吉田修一巔峰之作‧【物語系】代表作)》《最後的兒子》《太陽不會動》《天空的冒險》《惡人》《那片藍天下》《星期天們》

基本資料

作者:吉田修一(YOSHIDA SHUICHI)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書系:文學森林 出版日期:2020-07-08 ISBN:9789869917919 城邦書號:A141012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