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十二大戰對十二大戰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十二大戰對十二大戰

  • 作者:西尾維新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7-07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3元
本書適用活動
狂慶22周年/搶手新書推薦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每十二年舉行一次, 冠上十二生肖之名的戰士們 進行的戰鬥——其名為「十二大戰」。 然而,第十二屆的這場大戰, 成為十二星座戰犯覬覦的目標。 戰士與戰犯,激烈又壯烈的 生死之戰開幕——! ★《化物語》西尾維新 x 《聖☆哥傳》中村光 頂尖合作企劃! ★二○一七年確定改編動畫!超豪華聲優陣容強勢登場!期待續作誕生! ★紀錄持續創新中! 擊敗東野圭吾、村上春樹!日本Oricon最暢銷作者排行榜第1名(2012,2014) 連續七年登上「最暢銷作者排名TOP10」(2009-2015) 【故事簡介】 史上最讚的生存遊戲第二彈,開戰! 代表『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十二名戰士,這次要面對的是十二星座的戰犯。他們必須在充斥陰謀詭計的的戰場上互相殺戮,最終勝利者將能得到實現一個願望的權利,存活下來的人會是……?

內文試閱

  第一戰      歧路亡羊      友善綿羊      「想要洋裝。」      本名梅蘭德.雪莉。四月四日出生。身高一五五公分,體重四十五公斤。罪名:虐待俘虜。父親是世界頂尖服飾品牌老闆,母親是一流模特兒。她認為得天獨厚的自己一定要對這個世界有所回饋,在這份強烈使命感的驅使之下,未滿十五歲就志願上戰場擔任義工。在海拔遠高於森林限界線的高地戰場,她致力希望至少能將保暖的毛衣提供給為國奮戰的英勇官兵們,但是在預先準備的羊毛用盡時,她殺害敵國俘虜,將毛髮、皮膚、肌肉與內臟這些當地取得的材料都用來縫製防寒服贈送給官兵們,成為撼動中央政府與國際社會的嚴重問題。怎麼這樣,各位都沒看過《羅生門》嗎?而且這些防寒服也毫不保留提供給好不容易倖存的俘虜,這份無窮無盡的善意居然被批判是虐待。身為戰士的特性,一言以蔽之就是催眠術。能在一百秒以內讓任何敵人入睡。曾經拗不過母親的邀請擔任讀者模特兒,當時由於無法忍受害羞難為情的感覺,所以自掏腰包將當期雜誌全部買下。      1      「『牡羊』之戰犯——友善綿羊」、「『金牛』之戰犯——非我莫視」、「『雙子』之戰犯——雙生之心」、「『巨蟹』之戰犯——河蟹專家」、「『獅子』之戰犯——雄獅公子」、「『處女』之戰犯——鋼鐵侍女」、「『天秤』之戰犯——史爵士」、「『天蠍』之戰犯——蹦髑髏」、「『射手』之戰犯——無上射手」、「『摩羯』之戰犯——天堂嚮導」、「『水瓶』之戰犯——傀儡瓶」、「『雙魚』之戰犯——終結醫師」。      「以上是十二名戰爭罪犯,也就是十二星座之戰犯。你們挑戰的本屆——第十二屆十二大戰的主題,就是要抓住這些戰犯。紳士淑女的戰士們,請盡情締結羈絆,團結一致面對本次的大戰,祈禱本次的勝利吧。Everybody, clap your hands!」      2      這座海上都市,即使是集結最先進工學技術建立的人造島,密密麻麻設置在地表的,卻是傾盡全世界權力與財力收集的古老巨大建築物與古代遺跡,還有連根挖掘移植的原生林或飽受破壞的化石山,雜亂無章到不予置評。講好聽一點如同博物館,用不著講難聽一點,平心而論就是品味低劣的拼湊式立體透視模型。主辦十二大戰的「有力者」一角,為了保護人類遺產不被連續爆發的戰爭傷害而計畫建立這座海上都市,所以這裡當然沒刊登在地圖上。不提文化層面,在倫理層面也實在不能刊登。零人口的這座島上,如今聚集了十二人,集結了十二名戰士。他們集結在位於島嶼中央,同樣是從某處所移建歐風城堡內部豪華誇張的大舞廳。然而場中的華麗氣氛只顯得虛偽不實,十二人像是相互牽制般敏感保持距離。與其說是相互牽制,或許說他們待在這裡莫名覺得不太自在比較正確。(這是當然的,因為原本以為聚集在這裡是為了相互廝殺,卻要我們「攜手和睦相處」啊……)寢住這麼想。「子鼠」之戰士寢住。恐怕是在場十二人之中最年輕的戰士。      「——總之,先來個自我介紹吧?雖然沒規定時限,但一直發呆也沒用吧?天都要黑了。還是說,這當中有夜貓子?」在互探虛實的氣氛中,某人刻意露出消遣般的笑容這麼提議。「又不是被蛇瞪的青蛙,這樣互瞪也顯然毫無意義。剛才話講完就忽然不見蹤影,自稱評審的那個高帽大叔講的如果是真的,那我們十二生肖的戰士只有這次必須組隊吧?」(……斷罪兄弟中的弟弟嗎?)無須對方自我介紹,正在強忍睡意的寢住就確定他的身分。之所以知道斷罪小弟,並不是因為他有名。他和站在旁邊的雙胞胎哥哥斷罪大哥,真要說的話都是藏身於黑暗的那種戰士。要不是進行十二大戰,兩人都不會曝光。即使如此,寢住依然對這對雙胞胎熟悉到足以辨別誰是誰,因為寢住不是在別的戰場,而是在別的世界軸和他們交戰過。大概打過四十五次。(雖然感謝他們打破僵局……但是抱著半胡鬧半打趣的心態主導……也令人頭痛吧……)      彷彿奇蹟的這個世界軸,寢住不希望被人亂來而搞砸。可以的話,希望是「申」之戰士砂粒這樣的人來主導大局——寢住朝她看去,這位名聞遐邇,在戰場上無人不知的極度和平主義者,反而位於眾人的外圍。和剛才確認過的位置相比還後退了一步。(她察覺到什麼了嗎……?不,沒這回事……絕對沒有……)寢住希望沒這回事。想相信沒這回事。因為這是起死回生的孤注一擲。進一步來說只是歪打正著的奇蹟——正因如此,所以寢住想要珍惜這份可能性。第十二屆十二大戰……將這種荒唐活動逼到中止的機會,雖然不是絕對不能放過,但是不能放過。      3      十二大戰。這場大戰的勝利者可以實現一個願望,而且任何願望都能實現,是十二生肖戰士的代理戰爭——死都不想參加這種愚蠢戰鬥,卻也不想真正死掉的戰士寢住,費盡全力迴避每十二年一次的這場鬧劇。具體來說,他收到戰爭「邀請函」的瞬間,就毫不客氣盡情使用對於機率世界的干涉力「百點滑鼠」——同時體驗一百種機率世界的這項戰鬥技術,他只為了迴避戰鬥而使用。甚至做出將一百條路線各自再分歧為一百條的亂來行為——雖然不知道之後會引發何種副作用,但如果是為了迴避戰爭,今後的事他可不想管那麼多。他的嘗試大多是白費力氣。說起來,一個人的面前不會出現那麼多選項——同時行走在一百條路線的技能終究只是理想值,無論再怎麼掙扎,十二生肖的戰士依然會相互廝殺。某次是「丑」之戰士勝利。還有某次是「寅」之戰士勝利。還有還有某次是「卯」之戰士勝利。還有還有還有某次是「辰」之戰士勝利。還有還有還有還有某次是「巳」之戰士勝利。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某次是「午」之戰士勝利。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某次是「未」之戰士勝利。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某次是「申」之戰士勝利。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某次是「酉」之戰士勝利。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某次是「戌」之戰士勝利。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某次是「亥」的戰士勝利。而且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還有某次——大概每一百次有一次是「子」之戰士,也就是寢住獲勝,不過能迴避戰爭的路線推測應該不存在。      除了這條路線。      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變成怎樣才分歧到如此瘋狂的路線。與其說不明,應該說意味不明。以「百點滑鼠」的觀點,形容為平行世界不夠正確,即使真是如此,「平行」也是怪異到超過極限的角度。到底是「子」之戰士進行何種選擇、何種行動而奏效——不對,肯定沒有奏效這種事。(該說是胡亂輸入指令導致出錯嗎……應該說是遊戲規則書的誤植或裝訂錯誤吧……有夠無聊的平凡失誤。因為我使用能力……過度使用能力,使得「百點滑鼠」的一百個選項出現第一百零一個選項。)他不認為這是能力的成長。無法這麼認為。連副作用都不算。反倒是致命的BUG,甚至是毀滅性的問題——在不久的將來,大概會有躲不掉的陷阱在等待。即使如此,即使明白是這麼回事,這個可能性——這條路線也過於迷人,令人不得不追求——不得不沉溺。(十二戰士沒有相互廝殺,甚至同心協力打擊罪犯的路線——這不叫奇蹟要叫什麼?)      4      「那個看起來很不負責任的評審——叫做杜碟凱普的傢伙,記得他是這麼說的。『不問生死,只要抓完十二星座的戰犯,你們十二戰士所有人的願望都會得以實現。』——雖然表現得很大方,但是也因而完全不能信賴。你們不這麼認為嗎?」「丑」之戰士失井這麼說——他的發言幾乎無視於「巳」之戰士斷罪小弟的主導,不過曾經在其他世界和他廝殺的寢住知道,這確實符合他我行我素的調調。鋼鐵般的我行我素。如果他不是「趕盡殺絕的天才」,好戰的斷罪兄弟絕對不會悶不吭聲吧——不過,同樣也沒人回答他的疑問。確實,讓唯一的優勝者實現唯一的願望,這才叫做十二大戰——這是基軸,也是主軸,雖說十二大戰每次都要改變規則的主題因而達成,但若所有參加者的願望都能實現,那麼幾乎是本末倒置。十二大戰的意義——進而包括營運團隊的能力不免都會遭到質疑。不只是大方的程度,甚至算是予取予求。這麼一來簡直是慈善事業。(選擇這個機率世界的是「我」……但是連我這個當事人都搞不懂……那個評審究竟在打什麼主意?)自稱杜碟凱普,年過半百的那名男性——這肯定不是本名,是假名,而且真要說的話,他是否年過半百也很可疑,進一步來說甚至不確定是不是男性,不過為求方便就當他是半百男性,暫定稱他是杜碟凱普——以及應該在他背後操控的「十二大戰營運委員會」,他們的意圖令人猜不透。(當然,前提是這種組織真實存在……)他們為什麼要讓十二戰士並肩戰鬥?不惜這麼做也要抓到十二戰犯?匪夷所思。(只不過,齊聚在這裡的十二戰士,不一定都是不明就裡就來到這裡——或許有哪個傢伙知道內情卻不說。)尤其是在眾人圈子外圍,不自然地保持沉默的和平主義者——「申」之戰士砂粒,寢住不認為她沒預先取得任何情報就待在這裡……她的立場和寢住不同(差太多了),但在每一條世界軸都是努力想逼使十二大戰中止的「戰爭調停人」。(而且這麼說的話,上次大賽優勝者家系出身,屬於堅持己見之強硬派的「亥」之戰士異能肉,她那麼安分也令我在意……這幾個人或許知道不少內情。)這麼一來,寢住希望他們分享情報當成思考的材料。戰士不會相互廝殺的這條世界軸是反常中的反常沒錯,但這條路線是否是容易存活的路線就是另一個問題。這確實不是正規的十二大戰——然而,非正規的十二大戰沒道理一定比正規的十二大戰更人道又充滿慈愛。應該說正常來想,異常的十二大戰更可能迎接異常的結局吧。(極端來說,提出疑問的「丑」之戰士自己也不一定毫無頭緒,因為這個戰士雖然在資訊戰或心理戰不算強,卻擁有非常敏銳的直覺。)寢住不知道被他殺掉多少次。數這種東西毫無意義,而且總之他太強了,寢住在這些敗北絲毫學不到東西——若要說唯一學到的教訓,頂多就是「不可以違抗失井,要低聲下氣討好他」。不過別看他那樣,他實際上是清廉的戰士,所以討好或諂媚只是反效果吧。(啊啊——好睏。干涉力使用過頭了。我真是的,現在也正在別的世界軸被「丑」或「戌」殘殺……這條路線很重要,但其他路線也不能馬虎。同時進行簡直累死我也。總之,這時候暫時觀望嗎……)寢住做出這種消極的判斷。      「哼!荒唐。懶得理你們了,俺要用俺自己的方式去做。」      幾乎在同一時間,「寅」之戰士妬良離開大廳……她腳步搖搖晃晃,像是喝醉酒般蹣跚,速度卻奇妙地快,足以打破場中固定的均衡狀態,沒有人能阻止她離去。所有人對此好像都備感驚訝——因為這等於眾英傑都中了她的冷箭。(但我沒嚇到就是了。使用醉拳的戰士妬良——雖然如剛才所見完全感覺不出來,不過她的拳腳功夫首屈一指。這麼說來,記得那傢伙和失井大爺有段過節……)或許正因如此,「丑」之戰士的詢問才會令她情緒變得衝動吧。總之她幾乎在所有世界軸都對「趕盡殺絕的天才」表現出反抗、敵對的態度。這在相互廝殺的世界軸不成問題,唯獨在這條奇蹟路線的世界軸,那種態度令人無法苟同。那個醉鬼的個人主義,會對團體行動的狀況帶來負面影響。      「………………」      正如預料,「午」之戰士迂迂真保持沉默,沒在場中說過任何一句話,就這麼朝著和妬良相反的方向離開——絕對防禦的戰士迂迂真。防禦型的這名巨漢,在整體來說動不動就偏向攻擊的十二戰士隊伍之中會成為最重要的人物。寢住先前打著這種如意算盤,所以迂迂真在這時候離開,對於寢住來說是一大失算。只不過,這次和妬良的狀況不同,雖然不是不可能,但寢住不能出聲慰留。他想避免高調行動。在現在這個狀況,寢住不希望其他戰士知道他的「百點滑鼠」,不能發生這種萬一。(不該說「萬一」,應該說「百一」就是了……)然而要是繼續拖下去,眾人將會接連離去。除去雙胞胎的斷罪兄弟,十二戰士的個性原本就大多不適合聯手戰鬥——這樣下去,即使不會上演相互廝殺的戲碼,打團體戰也依然是癡人說夢話。就在寢住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就像是要攔阻或斬斷局勢演變,一名戰士開口了。「關於營運的意圖,我們確實不知道細節,但是無論如何,我想和各位合作。在這裡見面也是一種緣分吧?」說話的是「卯」之戰士憂城。

作者資料

西尾維新

1981年出生。 2002年以《斬首循環》一書榮獲第23屆梅菲斯特獎。接著陸續寫出「戲言」系列、「世界」系列、「刀語」系列、「物語」系列等超人氣作品,並在年度輕小說排行榜皆取得極高的評價與成績,是目前日本新生代最重要的大眾作家之一。

基本資料

作者:西尾維新 譯者:張鈞堯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20-07-07 ISBN:9789571058160 城邦書號:SPB7G000058 規格:膠裝 / 單色 / 20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