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花筏之刃(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加納朋子《空白宇宙》延伸書展/三本75折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周暢銷新品
  • 「改編影視相關」話題書展/三本75折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雙面人設卡*1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花筏之刃》獨特之處 (1)改編為同名二次元連續劇。 (2)收錄原繪師「黑色豆腐」繪製全新插圖,並收錄戲劇圖片。 (3)知名聲優演出:立花慎之介、緑川光、市川太一、野上翔、八代拓、渡辺紘等。 (4)結合「故事」、「影像」、「療癒」、「美」四大元素。 (5)一段穿越世界的奇幻,帶著淒美詛咒色彩的愛情故事。 ★改編小說的第一指名作者.冬彌,暢銷排行雙冠王.羽宸寰、華文戀愛小說榜首.咪兔,誠摯推薦。(依姓名筆劃排列) ★跨海結盟的豪華陣容,2020年最受讀者的矚目戲劇原著小說! 【內容簡介】 「妳終於,完完全全屬於我了。」 燎雅跟紗良解除封印的途中遇襲, 紗良被敵方擄走帶至煌雅面前,最終奪取她體內的特殊力量。 燎雅雖然順利奪回紗良,卻無法撫慰紗良被擄走期間受到的傷痛。 為了了結這一切,他與紗良告別,並取走花筏之刃—— 燎雅以分別與煌雅決一死戰;以詛咒讓紗良失去記憶回歸平靜, 花筏之刃的詛咒,意味著犧牲、割捨和遺忘。 無法抵擋的情感化為幸福與酸楚相互交織, 即使抗拒,仍然無法忘懷彼此, 希冀於最後譜出扣人心弦的羈絆戀曲, 【人物介紹】 原著:蒼唯映像實業社/坂本きよら 繪者:黑色豆腐 風神燎雅(CV:立花慎之介) 風神家現任家主。留有一頭墨緞般的長髮,深邃眼眸映耀著暗紅色光芒。天資聰穎,自小展現顯著的才能及氣度,獲得各族的肯定及愛戴。外表冷漠,難以接近,但其實是個外冷內熱、重情重義。原本早已對情感絕望的他,卻於搜尋自己的失落之物那夜,意外遇見改變他命運的女子。 風神煌雅(CV:緑川光) 風神家長子,一頭銀白色髮絲,以及一藍一琥珀色的異色瞳。自幼受到嚴格的教導,因為目睹母親荒唐的行徑而扭曲心緒,從此踏上極端的道路。在實現極端理想的過程中從未有過一絲猶豫。 村雨晴臣(CV:市川太一) 風神家的家臣。留有一頭靛色長髮總是側束在肩前,略為蒼白的臉龐幾乎沒有表情變化,沈穩帶著陰鬱的氣質,猶如涼夜中撒下的細碎雨水。辦事效率俐落、可靠,被燎雅視為最信任的夥伴。 辰巳隼(CV:野上翔) 風神家家臣。大燎雅一歲,兩人雖為主臣,其實關係如損友般親近。 一頭亞麻色的中長髮的隼,臉上總是掛著一抹輕挑的笑,因為俊美的外型及幽默性格,總是不經意勾走女孩子的心、害她們掉淚。 榊怜斗(CV:八代拓) 風神家家臣。留著一頭紅棕色短髮的他擁有一雙濃眉大眼,性格開朗率直,如陽光般溫暖,喜怒形於色,好勝心強,不輕易對人動心。 月城暁(CV:渡辺紘) 風神家家臣,和其他家臣門如兄弟般要好,其中與怜斗最為親近。白金色的中長髮襯托著他雪白的皮膚,一雙晶瑩的瞳眸總是閃耀著琥珀色鋭光。舉止優雅、心思敏捷、如月亮般神秘的他,與人保持著難以跨越的距離,看上去對任何事物都感到雲淡風輕。 紗良 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留著一頭自然柔順的褐色長髮,十分害怕寂寞,非常憧憬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和家人。在一個不尋常的暴雨之夜,邂逅了改變自己一生的人,潛藏在記憶深處的傷痛,逐漸甦醒……

內文試閱

  第四十六話 摧毀      夜半時分,原本一直保持著平靜的風神家宅邸上下手忙腳亂,首次迎來如此眾多重傷的家臣,讓待命的家臣及侍女驚慌不已,恭子壓抑著幾度要奪眶而出的淚水,在混亂的現場指揮著。      「把熱水送到風神大人房裡!」恭子嚴厲地疾喊道,冷汗自額間不斷滲出。      因為失血過多而陷入昏迷的燎雅被家臣們包圍著,一整夜,風神家毫無喘息地看顧著重傷的家臣們。      終於平息下來能夠喘口氣的時候,已是天幕微亮的清晨,一股冷寂的氣味在空氣中飄盪著。      村雨失神無力地倚在走廊上的木柱邊,茫然地凝望著和內心完全相反的平靜天際。      村雨和風神家所有的家臣一樣整夜未闔眼,衣服上沾滿了昨夜戰鬥後留下的血跡以及殘破的割口。      「村雨……」怜斗緩緩走了過來,在村雨身邊落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燎雅大人的狀況,穩定下來了嗎?」村雨面露疲憊關心道。      「嗯,終於穩定下來了。」怜斗大嘆了一口氣,「沒想到,曉他……」      「是啊。」村雨難受地閉上了眼睛,「真是不願意相信……」      「可惜,這是事實。」兩人身後傳來隼的聲音,「下一次再見到那個混帳……」隼憤恨地抓住了自己的髮根,「就是他的死期!」      一聽見隼的話語,村雨和怜斗兩人都難以忍耐地皺起眉,彷彿在壓抑內心的傷痛般,抿住了脣。      「嗯。」怜斗咬了咬牙,惆悵地啟口:「下一次見面,我們和曉,就是敵人了。」      「難以想像,我們必須親手殺死那麼多年的夥伴。」村雨沉痛地說著:「但是,為了燎雅大人,我……絕對不會猶豫。」      「嗯。」怜斗沉重地應聲。      就因為是如此信任的多年夥伴,才更加難以原諒。這個月城曉……      「紗良,不知道怎麼樣了……」怜斗擔心地說著,拳頭不自覺緊握,「完全感應不到她的氣息。」      「她的戒指恐怕已經被搶走了。」村雨面露凝重,「因為曉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枚戒指是我們尋找紗良唯一的依據。」      「可惡!」怜斗好似在宣洩怒氣般,憤怒地往牆上一擊。      「煌雅應該還不會殺了紗良。」隼緩緩啟口:「他的目標肯定也是『花筏之刃』。」      「所以才會在我們完成封印的那一刻出手嗎……」怜斗喃喃說道。      「先前因為太過信任曉,才會如此掉以輕心。」村雨無奈地斂下了眼。      「如今事情已經發生,懊悔也無濟於事,只能等燎雅醒來再做打算了。」隼說道。      「嗯。」怜斗望著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痕以及血漬,不得不接受眼前已經發生的事實,一切都比身上的傷口要疼痛萬分。      被多年親信的夥伴背叛的沉痛氣氛籠罩在他們之間,遲遲無法散開。      ★      紗良緩緩睜開了眼睛,四周漆黑到伸手不見五指,一股徬徨的恐懼占據了心頭。      「這裡……是什麼地方?」      紗良感覺到坐著的地方雖然鋪著柔軟的被褥,氣溫卻低到令她直打寒顫。      「好冷。」      雙手被無形力量箝制住而併在一塊,紗良在自己範圍的最大限度內於布面上游移著,一點一點地摸索過去,接著才雙手撐地,緩緩站起身來,繼續忐忑不安地往一旁探過去。      在漆黑中摸索了半晌,紗良撐住身邊的冰冷牆面,繼續往前,才碰到位於她正前方的木製牢門,她撫摸著牢門一格又一格的木欄,試著搖晃了一下欄杆。      結實的欄杆不為所動,紗良嚥下了口水,不安地出聲問:「有人嗎?」      一片漆黑的視線中沒有任何回應,紗良嘆了口氣,撐著牆回到了那床單薄被褥上,緩緩坐了下來。      「燎雅大人,不知道怎麼樣了?從他們的談話看來,應該沒事……      「怎麼辦?得想辦法離開這裡。」      紗良摸了摸空蕩的指節。戒指已經被月城大人粉碎,燎雅大人他們還感應得到她嗎?      就在紗良惴惴不安地揣想的同時,走廊一隅突然亮起了燭火。      終於看見光線的紗良猛然抬起了頭,隨即警戒地往牆面最深處退了過去。      是誰呢……      「冷泉小姐,醒了?」空氣中傳來清里從容自若的聲調。清里走到牢門前,冷眼望著瑟縮在牆邊的紗良。      「放我出去!」紗良皺起眉喊道。      「真是失禮了,還沒向冷泉小姐自我介紹,在下是清里一月,煌雅大人的家臣。」清里持著摺扇,露出優雅的笑容。      「你們,設計這樣的陷阱,肯定是為了封印的能量吧。」紗良直直地望著清里。      「真是辛苦風神家了,帶著妳四處奔波,還在終於完成了封印的那一刻,親自把妳送上門來。」清里愉悅地笑道:「多虧月城曉,計畫才能進行得如此順利。」      一聽到曉的名字,紗良難受地垂下了眼,「你們……到底想要什麼?」      「花筏之刃。」清里露出銳利的眼神,「關於這件事,還得請冷泉小姐親自向煌雅大人稟報。」      「……煌雅。」紗良咬了咬牙,對於傷害了燎雅的煌雅感到既憤恨又惶恐。      「真是沒禮貌,請喚他煌雅大人,待會見到煌雅大人可別失禮了。」清里冷哼了一聲。      「待會?」      「煌雅大人如此高貴的身分,怎麼可能到地牢這種地方來,待會會先安排妳沐浴更衣,等煌雅大人傳喚。」      「……我不要見他。」紗良別過了眼。      「呵。」清里冷笑一聲,「這不是妳可以選擇的,還是……沾有風神燎雅的血的衣服讓妳捨不得脫下來?」      紗良望向自己整身殘破又骯髒的衣衫,頓時語塞。      「勸妳還是乖乖配合,看能不能少吃點苦頭。」清里冷眼瞥向紗良,隨後轉身離開了牢房。      紗良在百般不情願的情況下沐浴更衣,霧雨家的侍女們為紗良精心打扮,為她著上了華美精緻的高雅和服。      完成了工作,侍女們紛紛退出了房間。      紗良跪坐在榻榻米上,茫然地望向鏡中打扮得嬌豔如花的容顏,眼淚不知不覺淌出了眼眶。      不行,她不能害怕。      她要找機會趕快離開這裡,趕快回到燎雅大人的身邊。      「冷泉小姐。」門外傳來清里的聲音,「煌雅大人傳喚妳。」      紗良緊張地嚥下了口水,緩緩站起身子,推開拉門。      清里一見到盛裝打扮的紗良,隨即挑起了眉,露出驚豔的神情,「不愧是冷泉,比影族名門的女人還具有魅力。」      清里的讚美,此時此刻在紗良耳中卻只是殘酷的嘲諷,她不發一語,面露惆悵低下了頭。      「請吧。」清里轉身走向走廊一端,領著紗良走往目的地。      紗良跟在清里身後,越過了漫長的走廊後,來到一間陌生的屋舍外,清里朝房內低聲呼喚道:「煌雅大人,冷泉已到。」      只見房門應聲開啟,清里轉過身,伸出手,往裡頭一擺示意道:「請吧。」      紗良忐忑不安在原地躊躇了幾秒,才鼓起勇氣走了進去,就在她踏足房內地板的同時,背後的門也應聲沉重地闔上。      只見煌雅單手支著下巴,閉著眼,沉睡似的從容地靠坐在一處華貴的座椅上。周圍的燭火搖曳,在他蒼白的平靜容顏上晃動著。      紗良壓抑著緊張的情緒,一雙大眼四處觀察著。      這個房間的擺設和花筏其他地方的感覺,很不一樣。無論是罕見的高腳椅,還是……      紗良望向一旁說不出名字的擺設,不禁背脊一涼。      實在是一個讓人坐立難安的地方。      「煌雅……大人。」紗良帶著猶豫,鼓起勇氣出了聲。      只見煌雅沉靜了半晌,才緩緩睜開了擁有濃密睫毛的深邃眼眸,湛藍色及琥珀色的異瞳彷彿能將人看穿似的,散發出銳利的光芒。      紗良一接收到煌雅的視線,不自覺惶恐地往後退。      「和那天見到的妳一樣,既美麗,又脆弱。」煌雅凝視著紗良,勾起了笑,「讓人忍不住想看妳哭泣的模樣。」      紗良聽到煌雅的話語,不安地捏緊了手掌,「煌雅大人,求求你,放我走……」      「花筏之刃——」煌雅收起了笑容,面露冷漠道:「在哪裡?」      「咦?」紗良詫異地睜大了眼,慌張地回答道:「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煌雅不悅地皺了眉,「看來妳還沒有自覺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我真的不知道,我沒有說謊!」紗良焦急地解釋道。      「其實直接在這裡取妳的性命,也不是不可以。」下一瞬間,煌雅已然現身在紗良的跟前!      一陣風拂起,紗良揚起下巴仰望著煌雅,錯愕的雙眼完全反應不過來,下一秒竟被狠狠掐住了脖子,「唔、啊……」      「好細的頸子,再稍微用力,應該就會斷了吧。」煌雅戲謔地笑出聲來。      「嗚……嗚!」紗良痛苦地掙扎著,一直被無形力量箝制住的雙手無力地抓捉住煌雅的手臂。      「不過,就這樣殺死妳,有些可惜。」煌雅輕輕一笑,鬆開了紗良的脖子。      「嗚……哈……呼……」終於從痛苦中被釋放的紗良難受地癱軟在地,身體因為紊亂的呼吸劇烈起伏著。      此時,紗良自衣袖中露出的手腕,不經意吸引了煌雅的目光。      煌雅瞬了瞬眼眸,旋即露出一抹微妙的笑意,「似乎找到暫時留下妳性命的理由了。」      呼吸終於稍微平穩下來的紗良怯怔怔地抬起頭來,下一刻便被煌雅拉住了手臂。      「呵。」煌雅以冰涼的指腹撫過紗良手腕上的圖騰。      紗良望著自己手腕上隱約散發微光的稜線,一陣茫然。這是燎雅大人曾經提過的……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明顯?      「看來已經收回四大封印的妳,正是這股能量趨向成熟的最佳時機。」煌雅俊美的面容流露出一絲愉悅,「還真是無心插柳。」      「什麼能量?」紗良壓抑著慌亂,緩緩啟口。      「身為冷泉血族的妳竟然對這股力量渾然不知。」煌雅皺了皺眉,勾起輕蔑的笑,「真是浪費。」隨後放開了箝制住紗良的手。      紗良應聲跌坐在地。      下一刻,一道尖銳的金屬摩擦聲在她耳邊響起,煌雅抽出了腰間的長刃,刀身閃爍著刺眼的光芒。      被刀鋒指著的紗良害怕得渾身發抖,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別浪費我的時間。」煌雅冷傲地俯視著紗良,「再給妳一次機會,『花筏之刃』在哪裡?」      「嗚……我真的不知道!」紗良無助地啜泣著,豆大的淚珠自美麗的臉龐一顆接一顆淌下,下一瞬間,她突然感覺到臉頰傳來一陣刺痛,「唔!」      紗良反射性地眨了眨眼,趕緊舉起手來按上自己的臉頰,放下手,看著掌間沾上的些許血跡。      原來臉頰已經被煌雅的刀鋒輕輕掃過,在煌雅完美的控制下,紗良的傷僅開在肌膚表層上。      但那股痛楚伴隨著恐懼,已然摧毀了紗良努力建構的勇氣,「嗚……」她只能不斷哭泣著,不知道怎樣才能脫離險境。      「呵。」煌雅不假思索收起了刀,冷冷一笑,「妳那些沒用的眼淚,留著等我侵犯妳的時候再流吧。」      下一瞬間,紗良整個人突然被一股力量震退開來,硬生生地撞在房內的一處高椅上,「唔!」原本箝制住雙手的力量消失了,可是她的手卻被迫移向身體兩側,被赤紅的絲線捆綁了起來。      煌雅欣賞著紗良慌亂的身姿,往前走去,俯下身呼吸著紗良身上沐浴後的淡淡香氣,滿意地揚起了笑容,「這身衣服很適合妳。」      紗良抿著脣,看著眼前和燎雅相貌神似,性格卻有天壤之別的煌雅,眼淚止不住地從下巴滴落。      她的雙手、動不了……被綁住的手腕,好疼……      紗良因為被捆綁而往天花板高舉的雙手動彈不得,雙腳慌亂地朝地面踩踏,下一刻便感覺到煌雅冰涼的指尖已搭在自己的衣襟上。      「呵。」煌雅輕蔑一笑,「顫抖得這麼厲害。」他以指腹抹去了紗良臉頰上滲出的血液,「又不是處子。」      紗良望著煌雅戲謔的眼神,奮力扭動著,「不、不要碰我!」      「儘管哀鳴吧!」煌雅在紗良的耳際落下了細碎的吻,溫熱的吐息伴隨著他魅惑的香氣傳遞過來,「我喜歡看妳用盡力氣抵抗後,絕望的表情。」      「嗚……」紗良無助地閉上了眼睛,只能任憑煌雅的吻落在自己的耳際,隨後往纖細的玉頸蔓延開來。      煌雅輕鬆地彈開了束在紗良腰帶上的帶締,將手伸向紗良的背後。      紗良狂亂地踢著腳,試圖躲避煌雅的侵犯,「不!」      只見煌雅冷哼了一聲,「這算是燎雅調教不周嗎?」傲視著紗良又道:「肯定是燎雅對妳太仁慈了。」      「咦……」下一秒,紗良感覺到腰帶被輕易地鬆開來,原本穿得華麗整齊的和服衣襟頓時敞了開來,冰冷的空氣竄進衣衫與身體之間,紗良白皙曼妙的軀體就這樣裸露在煌雅的視線中。

作者資料

坂本きよら

愛淒美悲傷的風格,擁有完美主義者的性格,卻總是對不完美的故事、人物著迷。 在創作中大膽發揮想像力,著墨、解放情慾,期望能描寫出具有魅惑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戀虐異想。

蒼唯映像實業社

以製作「乙女遊戲劇」來增加小說、影片間的更多創意可能。透過花筏之刃,和各種領域產生連結,異業合作、共同推廣、影片設計委託。

基本資料

作者:坂本きよら蒼唯映像實業社 繪者:黑色豆腐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04-17 ISBN:9789571088389 城邦書號:SPB7F00023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