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路遙知我意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路遙知我意

  • 作者:三杏子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1-15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愛閱節/半年度TOP強推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如果站在盡頭的人是你, 路再遠,我都願意走下去。 ★橫掃POPO原創網人氣榜、收藏榜、留言榜的口碑之作! ★暖萌聲控X青春校園X日常甜寵,撒糖般的文字,絕對燃爆你的少女心! 【獨家收錄】未公開全新番外——《惟願偷得半日閑》,繼續撩得你不要不要! 兩年過去了,你依舊唱著治癒人心的歌曲, 而我依舊沉迷於你的歌聲,毫無保留的喜歡你。 那年,路遙在網上偶然聽見「半日閒」的歌聲, 這位唱見男神的嗓音就像冬日晨光跌入蘭姆酒, 讓她瞬間沉醉,只盼自己能嫁給這個聲音。 雖然追逐男神的道路不知多漫長, 但想到盡頭是他,再遠的路,她都能堅持下去, 相信有一天,男神定會明白她的心意…… 那天,林閑在公車上被女孩撞了一下, 後來得知對方是中文系才女——路遙, 他曾以為路遙就是個乖乖牌小文青, 直到她聊起「半日閒」,竟瞬間變身激情狂粉!? 見到兩年來始終關注自己的小粉絲, 林閑被路遙的反差萌撩得眼裡、心裡都是笑意。 未來某一天,她必會發現他的另一個身分, 在那之前,林閑決定守在她身邊, 這麼可愛的軟萌粉,絕不能被人拐跑了呀…… 千萬讀者盛讚的甜寵佳作,好評一波接一波! 「好好看!情溢乎辭,無法表達我內心的激動。」 「感謝三杏子每次都寫甜文閃瞎我們,我吃糧吃的很開心。」 「真的特愛這個故事,全部的角色都好可愛!所謂被療癒就是這種感覺吧!」 「讓人一直回味的故事,這本書已滲入我的生活。」 「很美好的一部小說,值得細細品味。」 「故事裡的元素都是我喜歡的,包含:中文系的設定、聲音超好聽的男主、古風歌、美麗的宋詞……閱讀的過程中非常愉快,時間常在不知不覺中流過 ,一看就停不下來!」 「寫得很好,選詞用字完美詮釋每個場景,尤其喜歡對於聲音的詮釋,讓我在螢幕上讀的每個字都化為半日閑的嗓音,飄進我耳朵內,真的太棒了!能讀到你的作品,我也三生有『杏』了!

內文試閱

  路遙覺得自己戀愛了——在聽到那個聲音的瞬間。      不像尋常男人低沉渾厚的嗓音,這音色宛轉似蝶舞翩翩,又如流雲翻飛,帶了點男性微啞的磁性,也有著歌女淺斟低吟的嬌媚。聲線可高可低,彷彿一縷風穿過迴廊、彎去亭樓,流暢地拂過世間萬物,而後直上雲霄,甚至能比女人的音調更高。每句近似氣音的收聲處,咬字有些迷離,像是含在脣齒間若隱若現的煙氣,更添勾人味兒,讓人想一再回味,沉溺流連。      一首歌聽完,路遙整個人有一種醺醺然的感覺,這個聲音像是一抹冬日的晨光失足於一罈蘭姆酒當中,暖意醺身,似醉非醉,如痴如醉。      她從沒聽過任何一種聲音,有如此特別的音色。      當第一個音晃進耳裡時,她霎時間便掉淚了。      說不清為什麼,也許是激動,也許是感慨,總之這是她聽過最美妙的聲音,讓她甘願一頭栽進去,從此萬劫不復。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有幾回聞……大抵就是這樣了吧。      而方才歌曲進行到後半段時,那微微壓低的嗓音從耳機裡流瀉而出,路遙渾身一顫,整個人都不好了。      太酥……真的太酥……      她喜歡的歌手不少,男的女的都好,但真的沒有任何一個聲音,能讓她有心動的感覺。      然而這個人的聲音,讓她心動了。      剎那間心跳漏了一拍,瞬間墜入情網的那種。明明是輕盈的歌聲,卻重重地敲擊在心上,彷彿有煙花在腦內炸開,覺得自己分分鐘都能嫁給這個聲音。      她摘掉耳機,背往後一靠,仰頭盯著K書中心的天花板,想要撫平內心的躁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慢吞吞地從桌上拿起手機,視線顫巍巍地移到屏幕上,找到那個歌手的名字。      半日閒。      路遙看著那三個字,許久未將目光移去。      半日閒、半日閒、半日……閒。      她在心中默念這個名字,神思有些恍惚,似乎仍沉浸在那微醺的歌聲裡,久久不能自已。      之後當她再次拾起筆與書時,卻再也無法專心。講義上的每個字她都看得懂,組合起來卻完全無法理解,就連最拿手的國文,她都讀不太進去。      她嘆了口氣,心想今天是沒辦法再讀下去了,正好現在也將近晚上九點了,於是便把東西收拾好,準備離開K書中心去搭車。      坐車的路上,她滿腦子除了那餘音繞梁,不絕於耳的酥人嗓音,就是這個聲音的主人「半日閒」。      那三個字像是被下了咒語,一撞進視線後便死死地刻在她腦海裡,不需要刻意記住,它已深刻地烙印在心上,宛如始終存在。      她看著車窗外一閃即逝的夜景,心想:不知道擁有這個聲音的人,會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呢?      很久以後,她知道了。      似毒似藥,讓她成癮,卻也療癒了她的大半時光。      這個人就像他的聲音一樣,帶著酥人欲醉的溫柔,讓她不止沉醉在他的嗓音裡,甚至對他整個人,都產生無法抽離的上癮性。         第一章:城南初遇      九月多的天,依然熱得讓人心煩意亂。      太陽毒辣,暑氣混著早秋的肅殺,在大氣中胡攪蠻纏。蟬噪依舊,不停聲嘶力竭地吶喊,讓聽聞者不禁蹙起眉頭。      路遙一進到寢室,伴隨著空調的涼意,濃烈的薄荷香撲鼻而來。      她看著在小陽臺搗鼓的身影,放下手中的行李,輕手輕腳地走過去。      「韓女士,請問您這是在折騰什麼呢?」      被叫的那個人肩膀抽了一下,被突然出現的聲音給嚇到了,她轉過身看到來人後,眼睛頓時彎出一縷笑意。      「原來是我們親愛的中文系小美女光榮歸隊了!」韓曉霧用食指與拇指圈出一個圓,浮誇地吹了一聲口哨。      「光榮你妹,我看是慘烈歸隊吧,除非腦抽了,不然誰想開學。」路遙把行李拖到自己的床前,「還有,被醫學系系花稱作小美女,小的實在承受不起。」      「沒事兒,我承受得起就好。」韓曉霧繼續擺弄著幾個小盆栽。         路遙無語,把行李箱裡的衣服都放進衣櫃後,再次走到她身邊:「妳什麼時候有心思種這些花花草草了?」      「這哪是花花草草?這是薄荷,全都是薄荷。」      「是,有鼻子的都聞得出來是薄荷。」路遙靠著落地窗,懶懶地看著她搗鼓,陽光從屋簷灑落,散在她高高綁起的馬尾上,曳出一絲碎金。      「薄荷可以驅蟲、提神、散熱、幫助睡眠、清新空氣——」韓曉霧一本正經地說。      路遙打斷她:「別廢話,就說原因,妳可不是這種蒔花弄草的賢慧姑娘。」      「路路寶貝……」韓曉霧停下手,捧起路遙的臉,深情款款地看著她,「我們兩個多月沒見了,妳一來就這麼兇,妳捨得嗎……」      路遙嘴角抽搐了一下:「特別捨得。」      韓曉霧毫不留戀地放下手,一臉嚴肅:「我戀愛了。」      路遙要把髮絲撩到耳後的手一頓,不敢置信地看向她:「妳?」      韓曉霧漂亮的臉蛋浮上一層薄紅:「他是我看過最好看的男人,身上有淡淡好聞的薄荷味……」      路遙看著眼前一向外向開朗的女孩突然變了畫風,她有點接受不能。      過了一會兒,路遙微笑:「誰這麼有福氣,被我們系花看上了?」      「等我追到了再讓妳知道。」韓曉霧朝她拋了個媚眼,轉身繼續擺弄那幾盆薄荷。      路遙聞著薄荷清淡略帶涼意的味道,目光投到宿舍外種的一排梧桐樹上,一片繁茂綠意中已有幾片葉子轉黃,綴在綠叢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卻也添了幾分撞色趣味。      她思緒一晃,不知道想到什麼,靜了一瞬後慢慢把目光收回來。      「大甜甜和貝貝還沒回來?」路遙見韓曉霧終於處理好那幾盆小東西,她開口道。      「嗯。」韓曉霧拿出手機拍了張擺得端端正正的五盆小薄荷,一面回道,「大甜甜去斯里蘭卡玩妳忘了?後天才回國,估計開學前一天才搬回來。貝貝過幾天到,她和男朋友出去玩得可開心了。」      「哦。」路遙見某人的手機鏡頭轉成了前置鏡頭,屏幕上映出的正好是兩人的臉,她配合地比起剪刀手,韓曉霧笑得燦爛,「咔嚓」一聲結束自拍。      「晚餐吃什麼?」韓曉霧發了兩張照片到社群平臺,抬起頭問道。      「後門的麻辣燙?」路遙點進朋友圈,正好看到韓曉霧發的兩張照片,一張是薄荷五口挨在一起的和諧照片,另一張自然是兩人的自拍。她看到發文時間是兩分鐘前,然而愛心數已經破一百,留言也有幾十條了,她隨手按了個愛心,滑到下一篇。      「這麼熱妳吃得下麻辣燙?」韓曉霧拿了錢包,攬過她的肩,「走,帶妳去吃一家好吃的。」         路遙其實是一個特別規矩的姑娘,或許天生就帶著中文系文青的氣質,從小到大乖巧文靜,喜歡捧著一本書靜靜地讀,從不摻合追跑滾打的活動。在長輩和老師的眼裡,是個優秀的孩子,不僅成績拔尖、性格溫和,是個知書達禮、進退有度的姑娘。      然而,當她進入了T大,遇到306號寢室的室友後,整個人的畫風就變得有些清奇。      在外人面前,她仍是氣質溫婉的文靜少女,但在室友們面前,特別是韓曉霧的面前,那是怎麼敗壞畫風怎麼來。      她會在韓曉霧面前罵髒話,會翻白眼,講話不會有顧忌,沒有任何形象包袱。      人家是「懟天懟地只對你好」,韓曉霧對於路遙來說,就是「不懟天不懟地只懟你」的角色。      她和韓曉霧的感情是真的好,兩人第一次見面,就有一見如故的感覺。那時的路遙還是個內向少話的小文青,當她走進306寢室後,看到長得漂亮又活潑多話的韓曉霧,莫名有種契合的感覺。      人的直覺總是這麼奇妙。      第一次見面時,韓曉霧是他們寢室中第一個搬到宿舍的人,當時路遙打開門就看到她站在落地窗前,陽光從外面大片大片鋪灑進來,將她的身軀裹上了一層金黃,整個人閃閃發亮。她側首朝她一笑,路遙心上突然有一種微妙的感覺衝擊而來。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一見鍾情呢。      只有她知道,那是在茫茫人海中匍匐前行,面對過萬千皮相,而後在山窮水盡處,意外尋覓到的柳暗花明。         韓曉霧帶路遙來吃的是一家快炒店,店面不大不小,每桌都是滿的,生意挺好。      她們兩個到的時候,正好有一桌情侶吃完準備離開,兩人不用等待就有位子,運氣也挺好。      「我跟妳說,上次我們社團來這兒聚餐,我才知道學校附近的小巷子裡有這麼一家店。」韓曉霧將菜單遞到路遙面前,「這裡的辣菜特別好吃,真心推薦,天氣這麼熱,吃點辣的也開胃。」      路遙是個喜歡吃辣的人,聽完二話不說地就拿筆勾了幾道辣菜,再把菜單推回韓曉霧面前。      「妳再看看要吃什麼。」      韓曉霧見她已經點了三樣菜,於是默默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看著她:「我們才兩個人,妳還想點幾道?」      路遙看她那眼神跟看傻子似的:「就妳那食量,這三盤菜算什麼?我今天又特別餓,妳放心,絕對吃得完,吃不完就拿去餵大Q。」      韓曉霧大笑:「這幾道會辣得大Q拉肚子吧?」      大Q是T大的校狗,一隻特別胖的拉不拉多犬。      路遙學她方才面無表情的樣子:「嗯,所以我們倆就能解決。」      韓曉霧又挑了一道不辣的菜,抬頭看她,「要喝酒嗎?」      「妳那酒量,省省吧。」路遙一臉嫌棄,「拿罐檸檬茶就好。」      韓曉霧去結帳的時候,路遙安靜地刷著社群軟體。      她隨手重整了一下頁面,一條新動態就在這時跑了出來,待看清了那熟悉的ID時,她眼睛頓時一亮。      男神發歌了!      韓曉霧一回到位子上,就見好友一臉激動地盯著手機。      「小五小五!」路遙見她結帳回來,趕緊抬頭叫道。      「看妳這表情……讓我猜猜。」韓曉霧托著下巴道,「是那個很閒的發歌了還是更新動態了?」      「發歌了!」路遙平時總是淡淡的眼底盛滿了光,「妳有沒有帶耳機?」      路遙看著韓曉霧從口袋裡掏出耳機,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擰了她的手臂一下。      「什麼叫『那個很閒的』?人家叫『半日閒』!半——日——閒——」      「好了好了,我知道。」韓曉霧擺擺手,不以為意,「這人肯定是個遊手好閒的主,要不然別人一天二十四小時嫌不夠,他怎麼能有半天都是閒的……」      路遙斜了她一眼,表示不想理她,然後戴上耳機,按下播放鍵。      一串音符瀟灑快意地流瀉出來,緊跟著的是一段好聽的男聲……         琵琶繞聲雲三回      美酒夜光杯      箜篌弦動鳳凰吹      崑山擊玉碎      大漠長煙      歌朝四面      不畏風沙倦      絲綢錦緞      漆瓷朱丹      西行長笑過天山……         熟悉的歌聲,彎彎繞繞,時而高亢、時而低沉,始終不變的是那尾音,宛如女子的呵氣如蘭,醉人卻不自知。      這如江南煙雨宛轉的聲音,此刻描繪的卻是西域種種風華:大漠黃沙、茶馬商幫、絲綢之路、快意西行……卻絲毫沒有違和之處,只讓人沉醉在那動聽的歌曲裡,久久不能自已。      一曲聽罷,路遙呆滯地望著虛空,抬手撫了撫左胸,再長長嘆了一口氣。      她現在極度需要平撫一下激動的情緒。      誰讓這首歌太……太好聽了!      她連忙點讚留言,接著馬上轉發了這首歌,要不是菜送上來了,她還打算戴上耳機聽第二遍。      「路女士,吃飯了。」韓曉霧敲敲桌子,「瞧妳那看著手機傻笑的痴樣……」      路遙笑咪咪地夾了一筷子的菜給她:「我聽閒哥的聲音就飽了,妳多吃點。」      韓曉霧傻眼,剛才是誰信誓旦旦說一定吃得完的!      後幾道菜也陸續上來了,辣子雞丁、麻婆豆腐、水煮魚、炒高麗菜,光是看著便讓人忍不住分泌口水,再加上辣菜開胃,兩人毫無負擔解決了一桌豐盛的菜。      路遙摸著吃撐的肚子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戴上耳機,準備把男神的新歌至少來個十刷。      聽著耳機裡傳來的好聽男聲,路遙打開聊天軟體,點進聊天記錄最上方的那個頭像。         路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閒哥發新歌了!!!!!!!!      對方秒讀秒回覆。      江煙:看到了看到了,妳文藝少女的人設呢?      路遙:在閒哥面前,不、需、要!!!      江煙:……      路遙:妳說他那聲音唱這樣子的歌居然也不違和,不愧是我閒!      路遙:順便表白一下曲作,這曲子好好聽啊,聽幾遍就會唱。      江煙:謝謝,我收下了。      路遙:???      江煙:路遙妳個小婊砸,不要跟我說妳不知道曲作是誰!         路遙默默爬回發歌的那則貼文看了一下〈西行客〉的staff列表。         演唱:@浮生半日閒   作詞:@杏子有三   作/編曲:@此江煙非彼江淹   後期:@暖夏   曲繪:@床前沒月光   PV:@二瓜只愛啃瓜子         路遙看完後又默默爬回和江煙的對話框。         路遙:原來是我們江爺啊,哇~難怪這麼好聽呢!      江煙:……   路遙:江爺出品~絕對精品~   江煙:……滾,滾回妳閒哥那裡。   路遙:已經在他懷裡了,不用滾:)   江煙:……         路遙笑,聽著耳機裡的歌,與江煙閒話家常。      江煙是路遙在一個讀書群裡認識的,當時路遙發了一篇《小團圓》的讀書心得,江煙偶然看到後非常欣賞,根據她本人的話是「如果不能認識這個人,那將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之一」。      先不說江煙那句話的浮誇程度有多少,總之她是真心想認識路遙的,行動派如她,馬上就去勾搭了路遙。      兩人加了好友後,從聊天的過程中發現對方根本就是彼此生命中的知音,三觀、興趣很多都相似,於是越聊越深入,感情也越來越好。只是兩年多過去了,兩人從未見過面,交流僅止於網路。      其實也不是沒人提,只是剛認識的時候兩人都是升學壓力最重的高三,之後上了大學一路忙,這件事就漸漸被拋到腦後了。      之後路遙和她分享了自己喜歡的唱見,這才發現原來江煙也是混古風圈和翻唱圈的,而且她還是個作曲的!路遙特別喜歡的歌,有幾首居然是她譜的曲。      最讓路遙驚訝的是,翻了江煙的社群動態後,發現她和自家男神似乎有貓膩……      兩人都會互轉彼此的動態,會在對方貼文底下留言,甚至一言不合就互懟,感情看起來是一個大寫的好!      同樣的,當江煙得知路遙的男神是半日閒後,她也是驚呆了。      當時她內心的OS是這樣的:這麼有內涵的一個姑娘,怎麼就栽在那混小子手裡了呢!      江煙後來告訴路遙,她和半日閒是現實中認識的朋友,從小玩到大的那種。她還說,如果路遙想要跟自家男神有更多接觸,她可以幫忙引薦。      路遙聽完後很心動,誰不想開外掛呢!但她天人交戰後還是拒絕了,因為聽說半日閒二次元和三次元分得很清楚,不喜歡被探究私人生活,入圈兩年了也不見本人照片流出。何況路遙只是他眾多粉絲中一個小米粟,她沒那個勇氣去抱男神大腿。      儘管路遙內心有想認識半日閒的渴望,只是那時候她還不知道,原來那股欲望一直增長,隨著時光水流越滾越大,而其中的成分,也不單單只有粉絲對偶像的喜愛……      直到江煙說她要去洗澡了,兩人才結束對話。         隔天路遙起床後,韓曉霧已經不在了。      她打理完自己後,翻出手機,看到韓曉霧傳來訊息,正想回覆,對方就打過來了。      「我的遙啊,今天我們社在南校區有個小展覽,妳要不要過來看?」韓曉霧頓了頓,又道:「順便幫我帶愛心午餐來!」      路遙看了一眼時間,十一點多了,自己居然睡得這麼晚。      「我看妳的目的是午餐吧。」      韓曉霧捏著嗓子嬌滴滴地回:「討厭,不要這麼直白地說出來嘛!」      「再吵連黑心午餐都沒有。」      路遙拿了隨身包,把鑰匙和錢包丟進去,披了一件防曬薄衫就出了門。      走出宿舍,見到外頭的豔陽,她忍不住蹙了兩彎好看的眉。      「你們社真奇怪,非要把展覽辦在開學前,這樣有誰會去啊?」      「我們社長腦抽又不是第一次了,習慣就好。」韓曉霧清脆的笑聲從話筒那端傳來,「我先去忙了,愛妳!」      路遙看著手機屏幕上顯示通話結束,默默走到學校對面的小吃店買了兩份炒飯,再走到公車站牌。      遮陽候位區已經坐滿了人,路遙只得提著兩盒炒飯,頂著熾熱陽光,等公車到來……      大馬路上的車子來來去去,走走停停,空氣中只餘暑熱。      等了十來分鐘,公車終於來了。      公車上雖然不是人滿為患,但要找到一個位子也挺困難的。路遙尋到一個落腳處後,拿出耳機戴上,點進音樂播放器的清單裡,隨便挑了一首自家男神的歌,拉著拉環,靜靜地站著。      喧囂絕塵而去,只有耳機裡那酥人的聲音渲染了整個世界。      今天的司機不知道是心情不好還是想要追求刺激,行進之快速,轉彎之兇猛,一路顛簸,很難站穩。      突然一個緊急煞車,路遙沒站好腳步,身子跟著往前衝,正好撞上了前面男子的後背。      她扶著額頭有些懵,站穩後才想到要跟人家道歉。      「那個……對不起,沒撞痛你吧?」      那人徐徐轉身,嘴角噙著一抹淺淡的弧度,似笑非笑道:「如果撞痛了呢?」      眼前的人有著漂亮的五官,眼睛裡淌著明亮且溫暖的碎光,鼻子高挺,脣線柔和。留著一頭深褐色的短髮,瀏海是微捲的中分,帶了一點的線條空氣感。      她發誓,除了電視上的幾個盛世美顏,她沒有看過哪個男生可以把復古中分頭駕馭得這麼好!      路遙自詡不是個會受到美色誘惑的人,然而她看到那張好看的臉時,心跳毫無疑問地快了一拍。      最重要的是,他的聲音好好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為一個聲控,路遙足足愣了將近十秒才反應過來,「啊?」      男生看著眼前的姑娘一臉懵逼,沒忍住便笑了出來,那笑容像是揉進陽光裡,格外燦爛。      「騙妳的,才輕輕撞一下,哪會有事?」      「哦,那個,還是不好意思……」路遙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T大的南校區到了,路遙趕緊下車,不經意間留意到那個男生也是在這站下車。      路遙走進南校區後,才想到她忘了問韓曉霧他們攝影社的展覽在哪了。      她打了一通電話給韓曉霧,對方卻遲遲沒有接。她嘆了一口氣,張望了一下,看到校門旁的布告欄上面有著攝影社展覽的海報,上面寫的地點在藝文中庭。      路遙默了默。      藝文中庭……鬼知道在什麼地方。      她盯著海報上極度簡易的小地圖良久,正式宣告判讀失敗,決定再打一次電話給韓曉霧,讓她出來迎接她。      正要按下撥通鍵的時候,一把好聽的男聲突然從身後傳來。      「妳要去看攝影展?」      路遙轉過身,見來者是剛才在公車上不小心撞到的中分頭帥哥,她心下微微一驚,心想今天真是走美男運了。      見她愣了一下,男生解釋道:「我剛才在對面買飲料看到妳在這兒,等了一陣子買完後,結果妳還在這裡,想說妳是不是……」      她靦腆一笑,聲音細細軟軟的,像是裹著棉絮的軟枝。      「對,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走,我朋友也沒接電話……」      男生笑道,露出頰邊兩顆小酒窩:「我正好要去,要不妳跟著我吧。」      「哦,好,謝謝。」路遙道過謝後,靜靜跟在他身後。      兩人一路無話。      到了藝文中庭,路遙一眼就看到了韓曉霧。她再向男生道謝後,就見某人已朝她這個方向跑過來。      「哎喲,我的遙!」韓曉霧抱了抱路遙,伸手接過她手上提的兩盒炒飯,「我們去吃飯!」      韓曉霧帶著路遙到了工作人員的小房間,裡頭有兩三個人,看到韓曉霧後都笑著打了招呼。      「我介紹一下。」韓曉霧指著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看著白白淨淨的男生,「這是我們社長,許復。」      「你好。」路遙朝他點點頭。      對方也向她微微一笑,便繼續擺弄手上的單眼相機。      韓曉霧又分別介紹了旁邊的兩個女孩,然後就拉著路遙坐在小沙發上吃飯。      兩人吃到一半,突然休息室的門又被打開,伴隨著門開的是一把爽朗的男聲。      「許大社長,你的飲料派送員上線嘍!」      路遙看著嚷嚷著邊提飲料進來的人,不就是剛才帶自己過來的那個男生嗎?      許復看著進來的人,淡淡道:「放著就好。」      「欸,我特地幫你們買飲料過來,你就是這麼謝我的?」男生把一袋手搖杯放在桌上,沒好氣地道。      接著他環視了一圈小房間,看到路遙後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妳也在啊。」      「嗯。」路遙也笑。      這時許復拿起手上的單眼,朝他的方向「咔嚓」一聲按了快門。      「T大電資學院院草林閑的私人生活寫真集,你覺得會有多少人買?」許復淡淡地說,鏡片後方的眼睛露出淺淺笑意。      「臥槽,許復你混蛋!」林閑伸手就要去奪相機,「過河拆橋就是說你這樣的!」      路遙看著兩人鬧騰,默默地吃飯。      原來是院草,難怪長這麼好看……      韓曉霧見路遙目光逗留在兩人身上,忍不住打趣:「我們小才女這是看上了院草,還是看上了社長啊?」      路遙掃了她一眼,表情冷漠:「反正不是看上妳。」      「站在忠心耿耿的閨密角度上,我投院草一票。」韓曉霧突然一臉正經,「長得好看不說,成績也是系上前三,外向幽默人緣好。唔,缺點就是太帥,被很多妹子倒追……」      路遙被逗樂了:「我什麼都沒說呢,妳就自己開講了。」      韓曉霧一臉驚訝:「難不成妳真看上我們社長?我跟妳說,他真的就一個奇葩,妳仔細點看……」      「行了妳!快吃飯,都涼了!」路遙掐了一下韓曉霧的臉頰肉,捏得她齜牙咧嘴,「我來這裡不是要陪妳吃飯的,快點吃完帶我去看展!」         「我帶妳去看我的作品!」      吃完飯後,韓曉霧就拉著路遙在藝文中庭晃。      藝文中庭不大,就是一個供學生展覽作品的小空間,只要有申請,基本上都可以過,一個禮拜換一次展。      路遙看著眼前的幾張照片,誇道:「不錯啊小五,跟之前比起來好像進步了。」      其中一張是梧桐樹,看著像她們宿舍前的那一排,鬱鬱蔥蔥。光線透過枝葉間的縫隙跌落,碎光點點蕩在葉緣,瑩透包裹住翠綠,像是攏在清晨薄霧裡的第一抹朝暉。      「當然!」韓曉霧裝模作樣地撩開長髮,朝她拋了個媚眼,「只要我想做,沒有什麼能難得倒我的。」      路遙點點頭。      的確是,智商高的做什麼總是更完美一些,學習能力也快,韓曉霧就是這樣一種人。      展覽一下子就看完了,路遙問道:「你們是五點結束?」見韓曉霧點點頭,她看了一眼手錶,現在是兩點多,「我在這附近逛逛,妳好了打給我。」      南校區前面就是一個小商圈,路遙便走到那邊亂晃,然而天氣太熱,她逛沒多久就沒了興致,索性進了一家咖啡廳避暑。      她找了一個靠窗的單人座位,點了一杯水果冰茶和一塊蛋糕,蛋糕是紫薯千層,粉紫色的看起來特別療癒。她慢慢品嘗,一邊翻看手機裡的小說,偶爾刷一下社群動態,過了一陣子,接到韓曉霧的電話時,她正好把最後一口飲料吸完。      「我的遙啊,我們社長說要請吃飯,妳也過來吧。」韓曉霧的聲音一向充滿朝氣。      路遙走出咖啡廳,天邊那顆似落非落的橙色太陽,證明現在已經傍晚了。      「這樣不好吧。」路遙垂了垂眼簾。      「我們社長可有錢了,不差妳一個。」韓曉霧突然拿開話筒,聲音朦朧,大概在跟那邊的人說話,短短幾秒過後,她的聲音又恢復清晰,「我問過他了,他說沒問題。」      「哦好,那先幫我謝謝他了。」路遙想說再拒絕就顯得矯情了,於是答應,「我去校門口等你們。」      在校門前等攝影社一行人時,路遙又摸出手機刷起動態,一打開就看見自家男神更新了。           浮生半日閒:今天沒有新歌,沒有段子,但有開學前的最後一個直播~晚上八點B站見[親親][親親]         一縷清風拂過,路旁種的梔子花瓣從葉間飄落,米白色的花體脆弱如一抔輕觸即散的月光,路遙輕薄的防曬開衫隨風揚起,畫出一道好看的圓弧,靜美如一個遺世而獨立的仙子。      一對高中小情侶正好經過,上一秒才看到小姐姐嘴邊彎著一抹淺笑,出塵如小仙女;下一秒就見她看著手機屏幕傻笑起來,左臉一個大寫的激動,右臉再一個大寫的痴。      那畫面太美,他們不好意思再看下去……      路遙壓根兒不知道自己一個文藝少女在別人眼裡已經成為一個神經病,她看著半日閒那條貼文,樂得都要上天了。      她自己先留了一條評論,然後看著底下的評論,樂呵呵地笑起來。         路遙知我意:美滋滋地等待八點到來[愛心]   弱水三千:前排預備!!!   想要一隻貓:賣萌可恥!但我喜歡[親親][親親]   閒哥的小老婆:討厭,就喜歡和人家在一起的時候直播[害羞]   今天閒哥發歌了嗎:決定推掉與基友的聚會了,安排一下[doge]   君不見T市閒哥天上來:又要開啟大型精分現場了嗎[doge]   胡大白:愛您我的閒[玫瑰]         韓曉霧到的時候就見路遙又開啟迷妹模式了,她猝不及防地抽掉她手中的手機,微笑道:「路女士,您的人設是文藝美少女,不是花痴迷妹。」      路遙不置可否,拿回自己的手機,一路上喜笑顏開的。      許復帶他們去吃韓式料理,價格不高不低,菜單上的圖看起來挺誘人。      除了許復和韓曉霧,還有一個剛剛在小房間見過一次面的姑娘,以及林閑。      「你們另外一個社員呢?不高,紮著兩個麻花辮的那個。」路遙輕聲向韓曉霧問道。      「家裡有事,先回家了。」韓曉霧興致勃勃地翻著菜單,「妳看,這石鍋拌飯看起來也太好吃了吧。」      路遙瞥了一眼,點點頭,但她比較中意下一頁的海鮮煎餅。      對面的林閑在說話:「許復,枉費我們好室友一場,你二話不說就請了那個女生吃飯,但居然要我付自己的份?」      路遙狀似無意地看了兩個男生一眼。      「那個女生」是在說自己?      「小五,那個院草也是你們攝影社的?」路遙壓低聲音。      韓曉霧回:「不是,他是社長的好基友,偶爾會來我們社打屁聊天送零食。」「都看好要吃什麼了嗎?」這時許復突然開口,白白淨淨的一個男生,卻挺有氣場,「只要吃得完,想吃什麼就點,不用顧慮,今天辛苦了。」      「對對對,路遙,妳不用彆扭,社長是富二代,不差這點錢。」韓曉霧跟著幫腔。      路遙不好意思地向許復微笑,對方回了一個禮貌的笑,然後沒再看她。      看來是真的不在意,路遙心想。      最後五個人點了兩碗石鍋拌飯、一盤海鮮煎餅、一份韓式炸雞、一盤辣炒年糕和一份春川炒雞。      路遙看著桌上的食物,每一份都帶著誘人香氣,彷彿對你誘哄般地喊:「吃掉我吧……」      路遙大部分的時間都默默吃著,餐桌上的聲音多來自於韓曉霧、林閑和那個總務姑娘。      吃到一半她突然拉了拉韓曉霧的袖子,聲音壓低:「欸,你們會吃到什麼時候啊?我今天有點事,八點前要回宿舍。」      「不會又是妳男神要幹麼了吧?」韓曉霧嘿了一聲,「要直播脫衣秀?」      路遙一記手刀劈上她頭頂:「就妳滿腦子黃色廢料!」      林閑正在和許復以及總務姑娘瞎聊,無意間聽到對面兩個女孩的對話。      他目光淺淡,輕輕地落在短頭髮的那個女生身上。      眉上瀏海和耳下三公分的髮型在她身上不會顯得過於呆板,店裡昏黃的燈光伴著髮絲的剪影在那張白皙的臉上跳躍撲閃,暈出了幾分靈動;眼睛是典型的杏眼,看起來清澈乾淨;鼻子小巧可愛;嘴脣稍薄,有些沒血色。      他看著那張未施粉黛的臉,突然有些晃神。      好像從今天中午第一次看到她,她就一直是文靜少話的模樣,原來這種寡言的姑娘,也會對閨蜜動手動腳?也有在……追星?      怎麼感覺……特別違和呢?      「同學,我好奇問一下啊!」路遙突然聽到對面的男生朝自己開口,她有些疑惑地看過去,「妳男神是誰啊?」      講到自家男神,路遙的迷妹神經又蠢蠢欲動了,也不管眼前人才認識不到幾個小時,甚至還稱不上認識。      她語氣帶著小興奮:「唱見你知道嗎?他是古風圈和中翻圈的唱見,聲音特別好聽,想當年我第一次聽到他的歌聲就哭了,叫半日閒,ID名是浮生半日閒,今天晚上八點在B站有直播,你有興趣可以去聽聽看!」      然後,她就看見對面那個男生在聽完自己說話後,一向掛著陽光般笑容的臉,表情變得有那麼一點點……詭異?      看到林閑的表情,路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控,她赧然一笑:「抱歉,一時太激動,你也許沒聽過……」      倏地,兩人之間的氣流像是靜止般,身旁的喧騰也逐漸遠去,天地間彷彿只餘這一方空間,沉默、靜謐……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沒、沒事。」林閑隨即用笑容把臉上的意味不明掩飾掉,「我只是……比較意外。」      路遙沒懂,不過林閑沒再看她,因爲這時許復偷偷把筷子探到某人的碗裡,想神不知鬼不覺夾走那塊韓式炸雞……      「許復!」林閑一把抓住他的手,另一隻手飛快地拿起筷子把那塊肉丟進嘴裡,「這樣坑兄弟,你良心不會痛嗎?」      許復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鏡,微微笑道:「不會,因為我沒有良心。」      林閑:「……」      眾人大笑。      七點左右大家就散了,路遙對這頓晚餐有不低的評價。餐點很美味,雖然她除了韓曉霧之外都不熟,但大家都挺好的,會帶氣氛,就算大部分時間她都靜靜的,偶爾應個一兩句,卻不會有格格不入之感。      她沒有想過要跟另外三個人建立更多的互動,但單看今天,她覺得生命裡能有一小段意外的相遇也不差,畢竟能同桌共餐,就是緣分。      回到宿舍後,路遙趴在床上,一邊刷社群動態,一邊等待八點的到來。      宿舍外,梧桐樹影婆娑,月光柔軟地覆上枝葉,在一樹碎影中,曳出一泓皎白。      隔著幾條路的公寓裡,林閑從浴室走出來,胡亂擦了一下溼透的短髮,毛巾便被隨手丟在沙發上。      他到廚房倒了一杯水,飲畢後卻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反而是走到另一間房間。他象徵性地敲了敲門,逕自打開。      「許復。」林閑靠在門框上,姿態閒適,「今天短頭髮的那個姑娘,不是你們社的吧?」      「嗯。」許復淡淡應了一聲,目不斜視地繼續看著電腦。      「哦。」林閑提步要走,卻突然停住動作,再次懶懶地靠上門框,語氣漫不經心,「那你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許復這時終於把目光移到某人身上,他勾了勾脣:「叫我一聲爹,我就告訴你。」      某人毫不遲疑:「爹。」      許復無言以對。      「叫你爺爺都不成問題,只要你肯告訴我。」      許復看著眼前人,心中一陣無語。節操呢!骨氣呢!      「快說吧!我們攝影社最風華絕代的社長!快說吧!我們T市最秀色可餐的許少!快說吧!我們T大資工最秀外慧中的班長——」      許復聽到幾個形容詞後抽了抽嘴角,「行了,閉嘴。」      「那你要告訴我了嗎?」林閑眨著那雙好看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挑,水汪汪溼漉漉的,眨得許復一陣惡寒。      「再賣萌小心我把你攆出去。」      「哦。」      「路遙。」      「什麼?」      「我說了,滾。」      然後林大院草就被幾個抱枕砸出房門了。      他沒聽清楚啊!      林閑仔細回想,路耀?路瑤?      他突然看到牆上的時鐘,分針不偏不倚指向十一,渾身一震後,趕緊跑回房間準備設備。      看來只能暫時丟開這個問題了。         路遙在半日閒直播打開的第一秒就進入直播間。      半日閒在圈子裡其實算半個新人,他現在二十歲,三年前才入的圈,那時候還是個高中毛小子。入圈三年,作品不算多,但也稱不上少,翻唱作品比原創多一點,但因為聲線辨識度高,唱起歌來能醉倒一片妹子,粉絲漲得挺快,才三年光景,社群帳號上的粉絲已有二十萬。      他是隸屬於「春日游」古風音樂團隊的,春日游在圈子裡算不上大社,但他們有鎮社之寶——江煙。別看江煙是個小姑娘,她的曲子重質不重量,雖然作品不多,但好幾首都是流傳度又高又廣的。      半日閒和江煙關係好,據說是江煙拉他入這個圈子,兩人平時插科打諢,互懟互挺,不少人把他們配成江閒CP。      為什麼是江閒呢?因為江煙人稱江爺,行事瀟灑霸氣。      至於半日閒,雖然大家都閒哥閒哥的叫,但偶爾他精分了還會賣個萌、撒個嬌,而這種情況近來越來越常見……      半日閒的直播間可以說是他的大型精分現場。      彈幕上「閒哥」、「閒寶」、「閒兒」的刷,路遙毫無疑問也是其中一員。      窸窸窣窣一陣過後,是一聲輕咳,接著半日閒的聲音汩汩流出……      「大家好。」      短短一聲問好後,彈幕又是唰唰一片「閒哥好」。      「開場先來唱一首新歌……」他的聲音透著一股沉靜。      在一片「西行客」的刷屏中,伴奏的琵琶樂音緩緩蕩漾,緊隨而來的是笛聲高亢,再來便是那微微壓低的男聲,演繹著西域的風華絕代。      「琵琶繞聲雲三回,美酒夜光杯。箜篌弦動鳳凰吹,崑山擊玉碎……」      在半日閒唱歌的時候,彈幕只有零星幾條,眾人皆陶醉在歌聲裡,捨不得分心。一曲唱罷,公屏上又是一票的「好聽」、「開口跪」、「我媽問我為什麼跪著聽歌」……      最多的還是那句:浮生一曲繁華夢,惟願偷得半日閒。      「我喝個水啊。」半日閒開口,一陣安靜過後,他又道,「想聽什麼?發一下彈幕吧,今天滿足你們!」      在一票「壯哉我閒」、「好久不見的霸氣閒」、「就愛你這種瀟灑范兒」、「實力寵粉麼麼噠」的表白過後,開始有人點歌了。      路遙也默默敲下自己想聽的歌,雖然被翻牌子幾乎不可能,但有發有機會嘛,說不定真的就在茫茫彈幕中被相中了呢?      她點的是〈千夢〉。應該說,她每次點的都是〈千夢〉,儘管半日閒從未在直播裡唱過這首。      路遙對這首歌有特別的感情,她當初就是因為這首歌認識半日閒,從此栽進他的坑裡面,越來越喜歡。      對路遙來說,那是一首改變她世界的歌,一曲婉轉春曉,象徵初見的美好。宛如行經街巷的娉婷姑娘,惹得策馬而過的白衣少年驚豔,短暫的驚鴻一瞥,天地間彷彿花開千朵,絢爛一瞬即成。      她便是那無心而過的少年,誤入了他醉人的歌聲中,從此迷失了自我。      「哎,我看到幾首我喜歡的了。」半日閒說,下一秒他便掐著嗓子道,「來啦來啦,性感猛男,在線演唱!」      公屏:「閒哥又壞掉了」、「猛男???兄弟你在跟我開玩笑?」、「就算閒寶是精分,我還是很愛你哦~」、「閒哥你怕不是在做夢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在前奏音樂出現後,公屏再次瞬間恢復寂靜。      「故人依稀天邊去,十年孤襟迎秋風。江湖每逢一夜雨,為誰鞍前繫燈籠……」      乾淨的聲音流瀉而出,宛如山澗順流而下的涓涓細水,清澈剔透,緩緩漫入心坎,在心底蘊成一汪微涼清泉,足以撫平所有煩憂。      「不過是那年,夜闌花影動,我驀然回首,你恰在燈火朦朧……」      他用歌聲徐徐勾勒故事中兩人的相遇與分離,末字帶著慣有的氣音和顫音,氤氳了字裡行間的柔情百轉,也消融了無奈與遺憾。      「訣別之法千萬種,問這世上你選哪一種?是心有所動,卻作充耳不聞。還是在小樓沽酒,醉生夢死我敬你一盅。杏花吹落後,衣袂當風,都去得匆匆,卻恨誰背影太從容……」      這是路遙最喜歡的一段,那種裝作若無其事,實際上卻悵然若失的描寫,情緒特別有代入感。      曾有你的山水固然美好,以為你走後我也能毫無驚乍,然而夜裡聞雨淚下,臨別那看似從容的背影仍深深嵌入腦海,原來我們都只是在故作瀟灑罷了……      「孤舟一葉問船家,何日重到蘇瀾橋……」      「到頭卻如何,心底猶空……心底猶空……」      歌聲空靈澄澈,宛若晨露朝嵐,百轉千迴處,是蘇瀾橋上那經年不變的夢,是煙雨瀟瀟後,再無你的身影……      一曲結束,公屏上的彈幕又是唰唰跑。      「吹爆我閒哥!!!」      「好好聽嗚嗚嗚……真的太好聽……」      「難不成就我一個聽哭了?」      「我一個男的都要心動了……」      接著半日閒又唱了幾首歌,然後根據彈幕開啟瞎聊模式。      「你們什麼時候開學啊?我下禮拜就要開學啦……躺屍JPG.」      「我晚餐吃什麼?吃肉啊,飯啊,海鮮啊……」      「很有錢?告訴你們,當你有個好室友,吃飯都不成問題哦!」      當然也不乏刷江閒CP的。      「江爺?行了你們,幹麼在我直播的時候提到這個晦氣的名字呢?」      「又是江爺?她在L市念書啊,我是T大的好嗎?這位米飯上的麵條是假粉嗎?要不然怎麼連我讀哪都不知道呢?閒閒不開心……」      當那句「閒閒不開心」出來後,公屏又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臥槽臥槽臥槽,那委屈巴巴的小可憐樣萌我一臉血!」      「承包閒兒未來的所有賣萌。」      「血槽已空。」      半日閒「哈哈」笑了兩聲,繼續聊。      「T大?不會難考啊。啊,謝謝謝謝,我一直都知道我很聰明。」      「今天做了什麼?我今天也沒幹麼,就陪陪基友。」      「基友不是江爺……我看起來像是只有她一個朋友?」      「江煙!不管妳在不在,三秒內帶上妳的腦殘粉滾出我的直播間!」      「可以顏出嗎?不不不,我怕我太帥驚豔到你們,到時候你們都成了我的顏飯,我這個唱見身分會很尷尬啊!」      「威風堂堂?你叫我一個鐵骨錚錚的直男唱這個?房管快把他踢出去!」      路遙挺喜歡聽半日閒亂聊天的,畢竟聲音好聽,沁人心脾,還可以更加了解他的日常生活。自家男神那聲音從貼著耳朵的耳機裡傳出來,簡直就像在你身旁共話家常……      「哎,我突然想唱一首歌了。」半日閒停止聊天,「咳咳,開始嘍。」      當前奏放出來後,不似先前幾首的安靜,公屏此時又湧入一堆彈幕。      「童年欸!」      「閒哥也看還珠格格嗎?」      「有一個姑娘!!!」      半日閒在一片刷屏中開口了。      首先是閒哥本音:「有一個姑娘,她有一些任性,她還有一些囂張…… 」      公屏:「啊啊啊酥爆!!!」、「我就是這個姑娘!!!」、「我醉了,別叫我醒來……」      再來是陡然降了八度,不在調上的糙漢音:「沒事吵吵小架,反正醒著也是醒著。沒事說說小謊,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突然又捏著嗓子變成軟軟的蘿莉音:「整天嘻嘻哈哈,看見風兒就起浪。也曾迷迷糊糊,大禍小禍一起闖……」      接著是一段跟著旋律的亂哼:「啦啦啦啦……」      然後又變回閒哥本音:「沒事彈彈琵琶,反正醒著也是醒著。沒事打扮打扮,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再來是毫無情緒起伏的念白:「有一個姑娘,她有一些叛逆,她還有一些瘋狂……」      最後一句突然高八度尖叫:「我就是這個姑娘!」      同時間公屏上也是一票的彈幕刷著:「閒哥又精分了……」、「直播大型精分現場。」、「在各種吐槽中偷偷抱走蘿莉閒。」      路遙全程努力憋笑,最後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引得韓曉霧用關心弱智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閒哥精分起來……好可愛。      「咳咳。」半日閒開口,「時間也不早了,唱個結尾曲就say晚安拜了吧。」      公屏:「閒兒喝水啊。」、「閒哥多休息!」、「許願落花醉。」、「許願日暮江瀾」……      「今天結尾曲不許願,我有想唱的歌了。」半日閒的聲音帶了點笑意,「今天遇到了一個姑娘,其實也不是我喜歡的型,但就覺得莫名可愛……雖然跟歌詞沒有什麼關係,但看到她就想到了〈醉〉這首歌。」      公屏又炸了一次:「我彷彿聞到濃濃的戀愛酸臭味。」、「踹翻這碗狗糧,我們不約。」、「其實那個姑娘是我:)」、「所以你喜歡的型是什麼?」……      半日閒:「沒戀愛沒戀愛,不說了,唱歌。」      「小城裡有一位姑娘,撐起傘,過雨巷,裙角惹丁香……」      伴奏聲咿呀咿呀,少年郎歌聲比曲子更醉人。      其實每次聽半日閒唱歌,路遙都會有種整個世界因此而圓滿的感覺,然而這一次不知為什麼,這種感覺特別的強烈,直到一曲歌畢,那餘韻仍舊攀在四肢百骸,久未散去。      彷彿天地間只有一種顏色,那個名為「你」的顏色。

作者資料

三杏子

沉迷男色,被懶惰支配的女人,清純可愛文藝美少女(不接受反駁) 嗜甜嗜辣,重度聲控和手控患者。 寫作是信仰,而你們是心之所向。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xing333 FB:三杏子 https://www.facebook.com/xing333/ IG:@xing__333

基本資料

作者:三杏子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0-01-15 ISBN:9789869810340 城邦書號:3PP0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