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的小確幸
目前位置: > > >
從驚悚童話RPG中活下來吧!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從驚悚童話RPG中活下來吧!

  • 作者:貓女士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12-26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親愛的玩家,恭喜您中選參與「驚悚童話RPG」。 您將穿梭童話世界,完成指定任務方可回歸現實。 如玩家於任務中遭受傷致死,將導致本體腦死。 ★ 奇幻愛情輕小說新銳作家 貓女士 X 超人氣繪師 黑色豆腐 ★ 病嬌王子殿下全集合,愛妳就要殺死妳! ★ 實體書獨家收錄兩篇全新番外<幸福快樂之後><破碎的玻璃鞋> 成為童話裡的公主,被王子所愛, 是所有女孩的夢想。 但在這裡,卻成為她的夢魘…… 父母早逝,又被交往三年的無良男友分手, 生日當天只能宅在家裡吃泡麵慶祝的蘇晴, 人生似乎正往失敗二字狂奔。 意外接起的未知來電,帶她脫離悲涼的現實生活, 卻也將她推入名為「驚悚童話RPG」的殘酷遊戲中。 在遊戲裡,蘇晴被迫穿越到童話世界解任務, 但熟悉的童話故事,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畫風—— 不僅有令人起雞皮疙瘩的慘白蠟像型NPC隨時登場, 更有黑化王子們,分分鐘要殺死最愛的她…… 才碰上被忌妒蒙蔽,一心只想共赴黃泉的瘋狂王子; 接著又要面對喜愛暗中窺伺,貌似溫和實則殘暴的變態王子。 扭曲的愛,讓蘇晴的回家之路滿是荊棘。 失序的童話世界裡,她唯一可以倚賴的, 是如遊戲BUG般存在的黑馬王子查爾斯。 但對蘇晴有著異常占有欲的他, 真的會保護蘇晴到最後一刻? 「我想回去我的世界。」 「……妳的世界沒有我,這樣也無所謂嗎?」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遊戲開始      失去意識的時間很短,對於蘇晴來說僅僅只是一次呼吸的時間。      周圍光線彷彿被抽離般迅速黯淡,她整個人像是踩空般向下直墜,等到雙腳重新傳來踩在地面上的實感時,空氣冷了好幾度,她正身處一間荒誕哥德式畫風的舞廳裡頭,身上的睡衣不知何時變成了一身長及腳踝的禮服。      四周光線很暗,舞廳裡只有長桌上幾根長短不一的蠟燭提供照明,從窗邊朝外看,天空布滿灰白的雲層,似乎隨時都會降下雨來。      蘇晴記得昏過去之前,她正一個人宅在宿舍吃泡麵過生日,手機響了,她原以為是林澤陽終於良心發現,打電話來解釋他的分手簡訊,結果拿起手機,卻發現是一通未知來電。      她鬼使神差地接起來,電話那頭傳來機械式的詭異聲音:「親愛的玩家您好,很榮幸地通知您,您已獲選參與『驚悚童話RPG』,將需穿梭在不同的童話世界中,完成主辦方發布的指定任務。成功完成六個任務後,您將獲得回到現實世界的機會,反之將停留在當前世界。說明到此結束,祝您旅途愉快。」      再然後,她就被送到了這個鬼地方。      難不成現在是在做夢嗎?如果是的話,還真是個陰森的夢啊……      雖然沒有任何自己睡著的記憶,但對於目前的狀況來說,這顯然是比較合理的解釋。      冷風瑟瑟吹過,低溫激起她一身雞皮疙瘩,臨場感讓她心頭不禁發涼。      喀嗒一聲,放在長桌上的八音盒忽然開啟,歡樂的水晶音樂隨即流淌而出,在這靜得出奇的大廳裡顯得十分詭異。         蘇晴緩慢且小心地靠近,發現敞開的八音盒裡頭放著一張描繪精緻花邊的小卡片,上頭寫著幾行鮮紅的字跡:      【P.S.完成每項任務後,您將會回到玩家休息區,在那裡您有一週的休息時間。任務世界宿體身上所受的傷害並不會影響玩家本體,但若是死亡,則本體將腦死。首次遊戲溫馨小提醒:玩家若不主動參與遊戲,將遭受懲罰。】      蘇晴看完卡片上的文字,忍不住流下冷汗。那些紅字如液體一般被吸收回去,接著又滲透出來,重新排列組合成新的內容。      【美麗善良的白雪公主,受惡毒的王后所忌妒,王后命令一名獵人帶白雪公主到森林中將她殺害,並要求獵人事成之後,帶回白雪公主的肺和肝作為證明。獵人帶著白雪公主到森林中,卻發現自己無法下手殺害她,獵人放走白雪公主,而她在森林裡的小木屋中遇見傳說中的七個小矮人……】      【玩家任務︰玩家將扮演白雪公主,在危機四伏的森林中,活著抵達七個小矮人的住處,並且在食用毒蘋果後,成功找出白馬王子。】      【距離遊戲正式開始,時間倒數五分鐘。】      字體漸漸消失了,左側的牆面像是被潑上紅色油漆似地形成數字,開始倒數計時。      皮膚碰到卡片的地方,像貼著乾冰一樣的寒冷。      「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冰?」蘇晴皺眉,急忙丟掉卡片,右手在裙襬邊擦了擦,試圖想甩開那種冷到極致的灼痛感。      盯著被扔到地上的卡片,方才看見的內容浮現在腦海中,她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這只是場惡夢,不玩遊戲也不會怎麼樣吧?      蘇晴僥倖地想著,下一秒左手便像受到重擊,一陣尖銳的疼痛在體內炸開。她吃痛地按住手,痛苦持續了一段時間才平息。      【警告:請玩家立刻參與遊戲,否則將予以第二次懲罰。】牆壁上除了正在倒數的數字,又多出了一行文字。      「好好好!不管這是不是夢,我玩就是了!」她驚魂未定地對著那行字大喊,這才開始認真思考起線索來。      剛才顯示的內容是一則耳熟能詳的童話,但這並沒有讓她忘記最初電話中說的「驚悚童話RPG」,從名字聽起來這明顯不是走溫馨向的,如果失敗,似乎就會進入死亡結局。      雖然付不出房租的時候嘴裡會喊幾聲想死,被男友甩的時候想死,一個人過生日的時候也寂寞得想死……但充其量也只是說說而已,做為一個普通人,她還是挺愛惜自己生命的。      她不知道夢裡死了會發生什麼事?是會醒來還是如卡片所說的腦死?可能是氣氛太過詭異,她不由自主聯想到一堆睡夢中猝死的新聞。這個念頭又讓她冒出一層冷汗。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如果她拒絕參與遊戲,就會像剛才一樣遭受電擊,甚至是更加嚴重的「懲罰」。      雖然這可能只是夢,但那種疼痛她可不想再嘗試一次!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是說,遊戲給的任務具體該怎麼完成呢?      蘇晴沿著大廳走動,企圖利用剩下的時間尋找能用的物品,結果只發現放在長桌上的銀製匕首,和椅子上一張像是地圖的羊皮紙。      【叮!獲得銀匕首一柄。物品介紹:普通武器,刀鋒銳利,似乎很適合割斷東西。】      【叮!獲得神奇地圖一張。物品介紹:特別的魔法地圖,只有你不知道的路,沒有它不知道的捷徑,猜猜誰在你身後?】      蘇晴拿起匕首與地圖,眼前赫然出現虛浮於半空中的說明文字,腦海裡也瞬間閃出兩道突兀的提示音,嚇了她一大跳。這是種很奇妙的感覺,明明周圍還是一樣的安靜,但她確實「聽」見了,就像聲音直接變成訊息傳進她的大腦般。      【請問玩家是否將物品收入背包?YES/NO。】      除了一行虛浮的字體外,蘇晴的眼前又出現十個小方框,她思考了一會兒,伸手點選半空中的YES,手中兩樣物品立刻變成平面的簡筆插圖,出現在其中的兩格小方框裡。她試了幾次,發覺那些被稱做背包的方框似乎可以隨著她的意念出現。      【叮咚!時間到!遊戲正式開始!】      正當她思索間,牆上的數字已經歸零,大門砰的一聲敞開,門外湧入數個面無表情的傭人,穿著黑白的制服,手裡端著類似人體斷肢的肉菜,沉默地向她逼近。      牆邊的燭臺像多米諾骨牌般一個個由遠而近地點亮,整間大廳的色調瞬間鮮亮了起來,一道優美的歌聲迴盪在室內。         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   有一天我的王子會到來      Someday I'll find my love   有一天我會尋找到我的真愛         傭人們在電影主題曲般的歌聲中,往桌上布置起血腥的菜餚,接著一言不發地架著她往外拖。         And how thrilling that moment will be   那將是令人多麼興奮的一刻      When the prince of my dreams comes to me   當我夢中的王子向我走來      He'll whisper "I love you"   他將輕聲對我說:「我愛妳。」      And steal a kiss or two   並偷走一兩個吻(註一:引用自迪士尼《白雪公主》動畫電影主題曲〈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         蘇晴掙扎幾下就停止動作,因為她發現架住她的這兩位女傭手像鐵鉗似的,身上還有種肉類腐爛的酸臭。她們將她一路拖下樓梯,拉到了城堡敞開的城門前。      一輛馬車停在外頭,似乎是感覺到有人靠近,兩匹馬扭頭過來,動作出奇一致,微凸的雙眼空洞無神像極了蠟像,盯得她再次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兩位女傭粗暴地將她塞入馬車,並關上門,門關上的同時馬車開動,逐漸駛向幽深的森林。      蘇晴的正對面坐著傳說中要殺害她的獵人,看起來年紀不大,留著一臉落腮鬍,身上穿著皮革背心。      「快逃吧!別被王后抓到了!」獵人對她說著這句臺詞時,他的身前浮現出一行與匕首及地圖相同的說明字體。      【身分:獵人,類型:中。】      「跑得愈遠愈好。」他伸出雙手搭在她肩上,陌生的觸碰讓她下意識地一躲,隨後便被他按住,有些粗魯的動作弄得她骨頭發疼。      「不要回頭。」他鬆了鬆手指,按壓在她肩上的力道漸漸變小,他看著她,嚴肅的表情比起最初的空洞更有生氣,就像是真人一般。      蘇晴被他盯得直打冷顫,心中不安的警鈴大作。      這是要……      他猛地摀住她的眼,另一隻手攔起她的腰,從馬車開著的窗戶將她丟在外頭的草叢間。      蘇晴什麼事都還來不及做,就被獵人單獨留在這杳無人跡的大森林裡,周圍隱約傳來動物的吼叫聲。一想到那個活著抵達小矮人住處的任務條件,她覺得自己十有八九在抵達之前就會被野獸撕成碎片。      寒風捲著沙粒打在腳踝,皮膚上傳來刺痛感,她忍不住祈禱能盡快從惡夢中醒來……            冷風吹颳,帶來透入骨髓的寒涼。蘇晴凍得直打哆嗦,好在身上的禮服還算厚,勉強能保暖。      為了確認自己接下來該往哪個方向走,她從背包欄中拿出據說有魔法的地圖,寫著七矮人字樣的圖例在森林靠近鄰國的地方,這之間隔著一處畫滿各種野生動物圖例的樹林,看到其中一個標示為狼,她感覺寒意順著脊背往上攀爬,從心中向外擴散而出。      風愈來愈大,呼嘯而過的聲音彷彿鬼哭狼嚎,蘇晴站在原地猶豫良久,看了昏暗的四周一眼,還是繼續打著哆嗦,根據地圖上座標的指示進入森林。      她清楚自己現在別無選擇了。      「喳――」尖銳的鳥叫聲忽然爆發,平靜的森林瞬間沸騰。      林中鳥像是群體受到驚嚇,撲騰起翅膀,如同想要掙脫牢籠的野獸胡亂逃竄,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令人耳朵發疼,藏匿在草叢中的動物像失去神志到處亂跑。蘇晴神經質地轉頭看,又盯著地圖,發現周圍竄動的只是一些兔子之類的小動物,真正危險的野狼距離她還很遠。      「冷靜點,冷靜點……」她時不時低聲安撫自己快崩潰的神經。         大約走了幾個小時,太陽幾乎落山,她逐漸深入密林,清新潮溼的森林氣息愈發濃郁,不同於都市汙濁的空氣,聞起來十分清爽,然而焦躁的心情並沒有因為這一切而明朗起來。      白雪公主的身體比她想得還嬌弱,或許是因為缺乏運動的關係,幾個小時在森林中高強度的行走讓她的呼吸變得格外困難,嗓子又乾又痛,再加上她身上穿著一件長及腳踝的禮服,提高了在林中跋涉的難度。      在夢中也會累嗎?      一切的一切,都極其逼真,蘇晴雖然盡力保持著懷疑態度,卻也不敢再多想。      她搖搖頭,靠在一棵堅實的大樹旁稍作休息,並從背包欄中再次取出地圖,看了眼,發現本來畫滿樹木圖形的地圖上浮現出一條褐色的小線,寫著「馳道」字樣的花體字飄在上頭,盡頭顯示可以通向一座村莊,而村莊西方的邊郊便是七個小矮人的居所。      順著平緩的小徑走絕對比在灌木叢中穿梭便利,這是個好消息,但壞消息是地圖上畫著利爪標誌的一頭野狼正向她逼近。      「出現了!我就知道沒那麼幸運……」      她取出匕首胡亂割掉了部分裙襬,減輕重量,趕緊向前狂奔。尖銳細小的樹枝劃在她身上,留下一道道腥紅的血痕,雙腿痠痛到快失去知覺,但她還是握著匕首使勁地跑。      夕陽早已落山,夜幕降臨,一彎皎潔的明月斜掛在夜空上,細碎的月光稍稍照亮了森林,她甚至可以看到不遠處被車輪輾壓出來的那條小徑。      「嗷嗚——」嘹亮悠遠的狼嚎聲傳來,身後響起啪沙、啪沙,踩在落葉上奔跑的腳步聲。      掠奪者和獵物之間天生的實力差距,令她寒毛直豎。腦中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跑!      趕緊跑!繼續跑!      她不知道自己停下來後,等待她的究竟會是什麼下場?      她奮力地跑、拚命地跑,腳步聲還是離她愈來愈近。忽然,她察覺到腳步聲就貼在她身後,近得能聽見牠們低沉的喘息,那短短一秒,對於危險的直覺快過她大腦的運轉,她立即趴下,在落葉堆上滾了一圈,有什麼東西從她身上飛掠而過。      只抬頭看了一眼,蘇晴便感到頭皮發麻,心臟怦、怦地劇烈跳動,腎上腺素在血液中急速擴散到每塊肌肉。      兩隻銀灰色的狼就在她跟前,幽綠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散發出異常滲人的青光,牠們舔了舔舌頭,彷彿看到一頓美味的大餐。      【身分:灰狼,類型:凶。】      蘇晴不知道是不是每頭狼都會吃人,只知道眼前的這兩隻狼此刻正飢腸轆轆地盯著她。      內心的最後一道屏障被擊破,她的眼眶不可抑制地泛紅。      好可怕!      死定了!      危險的氣息頓時撲面而來。      蘇晴抬起手中死命握著的那柄匕首,刀鋒朝外,擺正身子,準備隨時和牠們拚死一搏。      「吼嗚嗚——」      喉嚨深處發出低吼聲,兩頭灰狼尖銳的牙齒寒芒閃爍,牠們一前一後弓起身子蓄力,眼中閃爍著嗜血凶殘的光芒,接著猛地向她撲來。      她連忙往旁一滾,手裡的刀子也不知道劃傷了灰狼的哪個部位,只感覺到一股利刃劃過肉體的觸感,鮮血便灑了一地,濃稠的、鮮紅的,打溼了樹葉,讓人毛骨悚然。      蘇晴一個鯉魚打挺起身,戒備著後退幾步,握著刀柄的手汗溼了掌心。      纏鬥間她被尖銳的爪子給抓傷,身上傷口又多添了一道,而其中一頭灰狼的腹部則被她劃拉出一道不短的口子,因為大量失血,行動開始遲緩,放著不管一會兒就會死去。      蘇晴現在更緊張的是另一頭因為聞到血腥味而變得狂躁的狼。雖然當初跟著林澤陽在社團學過一點散打,好歹練了三年,她的反應力和技巧都還算不錯,但架不住她現在用的不是自己的身體,而是身單力薄的白雪公主。      她正思索間,就徹底感受到了狼和人類速度的差距,未受傷的那頭灰狼瞬間就奔過幾公尺的距離,張嘴對著她的脖頸撲了過來,她狼狽地往左邊一撲,袖子被撕扯掉一大塊。      她幸運地避過了致命一擊,卻也將自己逼入絕境,匕首掉了,以她現在這個臉朝下的姿勢,來不及重新爬起來再撿起它,因為毫髮無傷的灰狼就在她背後。      好痛!      這已經……超越了夢境的範疇吧?      她的夢從來沒有如此清晰到可以感覺到疼痛,更何況想像出超越自己認知的事物,比如被狼咬傷的痛楚、穿著裙子在寒冷森林裡奔跑的感受。      假如這一切不是她的惡夢,那麼當時宿舍的那通電話是真的嗎?      生死一線,她只來得及扭頭,絕望的瞳孔倒映出灰狼猙獰的面孔與閃著寒光的利爪,全身的血液都被瀕臨死亡的恐懼給凍結……      她咬著下脣,不甘心地閉上眼。      「嗖——」小小的,如細絲般不起眼的聲音。      灰狼溫熱的身體落在了她身上。      由於預想中撕裂的疼痛並沒有傳來,她忍不住睜開雙眼,撐起身體,目光一掃就看到那頭從她身上滑下的灰狼屍體,殺死牠的是一枝射向牠腦袋的箭。灰狼滾燙的血液從創口湧出,灑滿了她整片裙襬。      「去看看她。」      不遠處亮起一道溫暖暈黃的光。      她抬頭順著光源望去,依稀看到兩個騎在馬上的人影,是兩個男人,其中拿著弓的男人似乎地位較高,側頭對另一個幫忙拿著箭囊的男人說了幾句,對方就提著提燈下了馬。      「小朋友,妳還好嗎?」穿著褐色騎裝的青年小心地攙扶起蘇晴。      【身分:侍從,類型:善。】      在提燈光芒的照耀下,他平凡的五官似乎都英挺了起來。      此時此刻,她終於可以理解為何英雄救美總能讓人一見鍾情,在瀕臨死亡的絕望中,那枝箭彷彿一道耀眼的光照亮四周的黑暗,讓蘇晴的心止不住地發暖。      「妳是哪家的小姐?怎麼一個人在這座危險的森林裡?」侍從見她衣著不凡,誤以為她是哪家的千金,扶著她上馬的時候問道:「和隨從走散了嗎?」      不過其實他也不算完全猜錯,就算落魄,白雪公主好歹也是位公主。      「要去哪?我們順便送妳一程?」另一匹馬上傳來低磁而清潤的嗓音。      她將目光從馬的身上往上移,上頭坐著一名年約二十多歲的青年。黑色,是她對他的第一印象。      黑色的馬、黑色的短髮,幽深剔透的雙瞳淡淡地掃過她,身上的深色騎裝低調而奢華,他彷彿是位生存在黑暗中的貴族,舉手投足間邪氣而又紳士。      【身分:鄰國的王子,類型:中。】      鄰國王子?      故事最後用真愛之吻喚醒白雪公主的任務對象?      蘇晴雖然有些訝異,卻也無暇多想,她若是沒找到小矮人並吃下毒蘋果,此時遇見王子也是白搭,任務依舊沒有完成,她也可能會因此而死。      「謝謝……」經過方才的生死搏鬥,她說話間顯得有些無力,咬字不是非常清晰,磕磕絆絆地說道:「請送我到這條路盡頭的村莊。」      說完,她低下了頭。         到了目的地,蘇晴下馬後提起已然破爛不堪的裙子,揣摩電影裡中世紀女子行禮的方式,對他們深深一鞠躬表達謝意,接著轉身離去。      她感覺得到身後鄰國王子的視線仍一直跟隨著自己,究其原因,大概是因為她漏洞百出的藉口。      在剛才的路上,蘇晴告訴他們自己的父母病死,她是來村莊投靠親戚的,結果半途被搶劫,她只好一個人走過來,後來在森林裡碰到了狼。      老實說這理由說出來她自己都不信,不過他們也沒再多問,就這麼一路帶她到了這裡。      也許是因為在村莊邊緣,植被較為稀疏,月光與星光毫無阻礙地照在路上,沒了剛才被野獸追趕時的昏暗。蘇晴走出一段路後突然止住腳步,轉頭往來時路看,他們仍停在那裡目送她。那個和善的侍從看到她回頭,還笑著朝她揮手。      蘇晴勉強勾動臉上僵硬的肌肉,回了個禮貌的笑容繼續往前走。直到轉了彎,離得足夠遠,才再次從背包欄中拿出地圖確認路線,繼續前往西郊的小矮人木屋。         她撥開一個矮樹叢,望向夜色深處。      前方一塊林地上,有棟用石頭與木材搭成的小屋,在滿天繁星的照耀下呈現出一種溫馨的色彩。它就那麼自然地立在那裡,像是小矮人們用魔咒變出來的一樣,幾乎融入森林中。金銀花彷彿壁畫一般爬滿整個牆面,直直延伸到房子上方的木瓦下。      漆成藍色的窗戶半掩,大約和她現在身高差不多高度的木門前擺放著小巧的木椅,不多不少,剛好七張,只有一張的尺寸略大。      進門後,她發現房子裡打掃得非常乾淨。屋內擺置了七張小巧可愛的木製床鋪,床尾雕刻著七個不同的名字。大大的木桌上鋪放格紋布巾,布巾上頭擺著藤條編造的午餐籃,籃裡擱進了一條黑麥麵包、一塊新鮮乳酪與一瓶開封過的葡萄酒。紫紅色酒液自瓶緣微微滲出,傳來陣陣香甜醇厚的葡萄酒味,讓蘇晴忍不住舔了舔乾到起皮的嘴脣。      雖然她又渴又餓,挺想不管不顧拿起桌子上的東西大吃一頓,但這裡畢竟不是什麼夢幻樂園,而是披著童話皮的恐怖遊戲,如果她真的這麼做了,大概就等著被小矮人們拿著十字鎬在頭上敲出一個血洞來。      「好睏……」她搓搓冰冷的雙手,窩在牆邊,雙腿因為恐懼而兀自顫抖。      等了一會兒,小矮人們還沒回來。      她開始胡思亂想。      既然這不是夢,那現在又算什麼?      接起電話後發生了什麼事?      她原本的身體呢?      堆積的疑問混亂地在腦中碰撞,她如驚弓之鳥般死盯著大門,早已沒了一開始只是玩玩的心態。也許是神經過於緊繃的關係,隨著時間的流逝,蘇晴在地板上縮成一團沉沉睡去,直到外面傳來熟悉的旋律,她才猛然驚醒。      歡樂而詭譎的歌聲唱響,她趕緊坐起來,警惕地盯著被推開的木門。         We dig dig dig dig dig dig dig in our mine the whole day through   我們整天在礦井挖掘挖掘挖掘挖掘      To dig dig dig dig dig dig dig is what we really like to do   挖掘挖掘挖掘挖掘挖掘挖掘挖掘是我們熱愛做的事情(註二:引用自迪士尼《白雪公主》動畫插曲〈Heigh-Ho〉)         一個……      兩個……      三個……      四個……      五個……      六個……      小矮人們提著燈,一個接一個走了進來。一開始蘇晴沒什麼反應,但當他們的臉在燈光下清楚地照射出來時,她不禁嚇得臉色蒼白。      那是怎麼樣的一張臉……慘白的、僵硬的,如同陶瓷雕像一樣,五官異常的平面,彷彿是將手機上黃色笑臉的表情符號直接烙在臉皮上似的。      【身分:森林裡的小矮人,類型:善。】      類型是善……比鄰國的王子要來得好。或許他們只是長得嚇人了點。      「家裡來了位可愛的小女孩!」其中一個小矮人注意到了她,用擠壓橡膠玩具一樣尖銳的聲音大叫道。      所有的小矮人聽到聲音,動作整齊劃一地集體扭過頭來,其中一個背對她正在啜飲葡萄酒的,甚至直接把頭轉了一百八十度,臉上姑且稱之為嘴巴的「縫」彎出了上揚的弧度,似乎是在對她微笑。      「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呢?」      「叫什麼名字?妳的父母呢?」      「肚子餓不餓?」      小矮人們看起來興奮異常,臉上「縫」的兩端都上揚著,簇擁著她不斷提問。      「喔!可憐的孩子!妳受傷了!」某個小矮人注意到她身上的血跡,驚呼了一聲。      現場頓時一陣手忙腳亂,他們搬出了醫藥箱給她上藥。      「我叫白雪,我被母親趕到了森林裡。」蘇晴壓下恐慌感,小心而謹慎地回答。      「別傷心,可憐的女孩,如果妳願意為我們收拾房子,妳可以待在這裡和我們一起生活,就像傑克一樣。」雖然從那張怵目驚心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變化,但聽語氣他們似乎非常同情她的樣子。      「好……好的,謝謝。」她忙不迭地點頭。      傑克?      這個名字讓她困惑了下,接著才意識到其實只有六個小矮人,另外一位是大約十一、二歲的男孩!      「傑克,多端個盤子來,我們一起和新家人共進晚餐吧!」小矮人們歡呼了聲,拉著她一同上了飯桌。      「嘿!我是傑克,今年滿十三歲了,妳呢?」傑克替她弄了盤食物後就坐在她右側,邊吃邊和她搭話。      剛才傑克站在光線暗的地方,她看得不是很明白,直到他坐過來這才有機會仔細地看他。      傑克臉上有點嬰兒肥,皮膚雖然曬得有點黑,但很光滑,自然捲的棕色短髮下,一雙蔚藍的眼睛十分好看,若把他放在現實世界裡,就是一個陽光可愛的小男孩。      現在算是中場休息嗎?      「我是白雪,今年十四歲。」蘇晴說這句話時,因為太久沒進水而聲音沙啞。      她拿起傑克遞過來的杯子猛灌幾口,清冽的涼水流過喉嚨,如同乾涸到裂開的田地終於灌進了河水,那股灼熱的感覺才得到緩解。      「我看到妳的傷口了,是被狼弄傷的吧?」傑克見她渴,又倒了一杯水給她,「放心,這附近是小矮人的地盤,很安全。我被我父親丟到森林裡差點被野獸吃掉時,就是小矮人們救我的。」      「……好厲害。」發現小矮人們凶殘的實力,她突然由衷地慶幸他們是善良的。      「所以妳就安心留下吧!」      「你們願意收留我,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砰!      她面前的小矮人,將盤子砸到了另一個小矮人的頭上,並發出咯咯的笑聲,雖然那張臉已經被砸出了裂縫,但傑克說他們只是在玩鬧。      他們真的是……善良的嗎?         第二章 黑馬王子      蘇晴暫時在木屋裡生活下來,小矮人們和小男孩傑克每天進山裡尋找金子和銀子,她則待在家裡幹些家務活,用高強度的工作來調適被丟入「驚悚童話RPG」的恐慌,木屋的地板都不知道被她擦了幾次。      對於自己現在的身分,她沒有對小矮人多說,只是含糊其辭地帶過,一直到他們早上特意叮嚀她後,她才知道小矮人們其實什麼都曉得。      她還是太大意了……      臨走前他們提醒道:「王后很快就會找出妳的藏身處,一定要小心唷。」      「最近森林裡也有其他危險人物出沒,好幾個小國的王子都失蹤了。」      雖然小矮人們的第二句話她不是很明白,但還是應下了。她心底倒是希望王后趕緊帶著毒蘋果來,自己才能早日完成任務回到現實。      叩、叩。      她才剛這麼想,門就被敲響了。      「賣水果,快來看看,香甜可口的水果!」      蘇晴把頭從窗戶裡探出來,就看到一位穿棉布裙的老太太佝僂著身子站在外頭,她有點緊張,捏了捏手後,問:「老婆婆,請問有沒有賣蘋果?」      準確來說,她需要的是毒蘋果。      老太太轉過頭來,布滿褶子的臉上勾出一抹慈祥的笑容,「當然有了,可愛的女孩,我這裡正好有一顆,我就不收妳的錢,把它送給妳吧!」      蘇晴接了過來。據說毒蘋果一半有毒一半沒毒,她現在不是很確定該吃哪一邊,也不知道吃了會發生什麼事?      見她猶豫,王后假扮的老太太似乎沉不住氣來,「婆婆我不會害妳的,這蘋果好吃得很,不然我們一人一半吧!」語畢,她把手中的蘋果一分為二,並將其中半顆遞給了蘇晴。      怎麼辦?要賭嗎?      蘇晴接過另一半蘋果,視死如歸地咬了一小口。      蘋果剛一進口,她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像貧血症狀一樣,黑暗從視野邊緣吞噬所有光線,接著她便再次失去了意識。         查爾斯一直覺得那天在森林裡遇到的小女孩很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心裡十分在意,正想著她的名字時,恰巧經過最後見到那個女孩的村莊,驅馬繞了過去,打算順路去看看。      「殿下,您看。」侍從指著一旁的小丘,失聲叫道。      他轉頭望去,就看到小丘上平放著一口玻璃棺材,隱約可見裡頭躺著一名幼小的女孩,玻璃棺材側邊以融化的金子勾勒出精巧纖細的花體字,又布滿色彩鮮豔的花朵,不遠處則有一個小矮人頹然地坐在石頭上,看守著裝飾精巧的玻璃棺材。      矮人族向來不輕易出現在人類面前,眼前的情況實在令人意外。他們策馬過去,發現裡頭躺著的人竟然就是那天在森林裡與灰狼搏鬥的女孩。      「她怎麼了?」查爾斯皺著眉,對著哭泣的小矮人質問道。      那雙冷灰的瞳孔一眨也不眨地看著他,光線映照在那之上,反射而出的光芒卻褪去了所有溫度,猶如一柄發著冷光的匕首般迫人。      「白雪死掉了!嗚嗚嗚嗚……死掉了……」小矮人抬起頭,臉上兩個深邃的洞裡不斷地流出淚水。      查爾斯將視線移回到玻璃棺材上,平躺的女孩皮膚白皙透明,雙頰透出如蘋果般鮮紅的血色,胸膛仍微微起伏,不像死亡,更像是中毒後昏睡不醒。      「她沒死,只是中毒了。但你再不打開棺蓋,她真的會死。」查爾斯低頭對著小矮人說:「快打開,我能救她。」      「真的嗎?」小矮人跳了起來,陶瓷般詭異的臉上扭曲出快樂的表情,他跑去將棺蓋移開,並期待地將空洞的眼瞳對著查爾斯。      「懷特,去把那瓶魔藥拿來。」      「是,殿下。」      查爾斯小心翼翼地扶起女孩,讓她枕在自己膝上,接過魔藥仰頭喝了幾口,接著嘴對嘴渡到了她的口中。         蘇晴醒來的時候,舌尖彷彿還殘留著蘋果的清香。      她發現自己坐在馬背上,正靠在之前森林裡遇見的鄰國王子懷中。      怎麼回事?為什麼任務還沒完成?是哪裡搞錯了嗎?      她驚慌地回想著任務內容:「玩家將扮演白雪公主,在危機四伏的森林中,活著抵達七個小矮人的住處,並且在食用毒蘋果後,成功找出白馬王子。」      找出白馬王子……      白馬……      她往下一看,對上了這匹馬漆黑的毛皮。      他不是白馬王子!他是黑馬王子!      她感覺自己像個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掙扎到了岸邊,又被人一把按回水裡。      「妳醒了。」查爾斯逕自說道:「既然妳已經被新王后趕出來,那麼就和我回城吧,反正妳也到了可以成婚的年齡,是時候履行父王的約定了。」      約定?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蘇晴驚詫地抬起頭來看他,卻發現浮現在他身前的說明文字正緩緩改變,擴充了先前沒有的內容。      【姓名:查爾斯,身分:黑馬王子、白雪公主未婚夫,類型:中。】      【叮!玩家成功觸發支線劇情:公主的未婚夫。獲得神祕獎勵一份,將於任務完成後獲取。】      雖然獲得獎勵是好事,但那也是在完成任務的前提下。蘇晴現在更迫切的任務是找到真正的白馬王子,否則她恐怕永遠都回不了自己的世界。      該怎麼辦?      思考間,蘇晴已被查爾斯帶入城堡內,四周陰森森的,比起她剛進入遊戲時身處的那座城堡還要來得陰暗,明明現在還是白天,但天空卻是黯淡的深灰色。光線微弱得跟晚上沒什麼區別,甚至比夜晚還缺少了月光和星芒。      查爾斯抱著她下了馬,帶她走了進去。建築物內部的裝飾整體是冷色調的,同樣華麗黑暗的歌德風,讓住在小矮人的木屋裡安逸太久的蘇晴,回歸了點自己在玩恐怖遊戲的意識。      牆邊的火把一排排點燃,零星的傭人恭敬地站在走道兩側,空氣中響起了熟悉的歌聲與配樂。      若有似無的樂聲從長廊盡頭傳來,小提琴和鋼琴等樂器的音色中,夾雜著一道悲傷的歌聲,像是呢喃一般無比虛幻。      似乎只要她到了一個新的任務相關地點,周圍就會自動播放起背景音樂。也就是說來到這裡其實也是正確的路線,還是按照遊戲背景行動的。      這座城堡裡,應該有找到白馬王子的線索……

作者資料

貓女士

一個不像獅子的獅子, 喜歡奇奇怪怪的題材, 常在尋找通往結局的道路時迷路, 最近的目標是能在晚上十二點前入睡。ฅ•ω•ฅ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mandysunny0823

基本資料

作者:貓女士 繪者:黑色豆腐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19-12-26 ISBN:9789869810333 城邦書號:3PP0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