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昭和的怪物:二戰日本的加害者及其罪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昭和歷史研究的第一人——保阪 正康 探究東條英機、石原莞爾、犬養毅等人遺留的歷史之謎 取得親信們最真實的證詞,透過家人等相關人士或本人的聲音 剖開歷史的斷面 「我希望藉由描述『昭和怪物』軍人石原莞爾度過的昭和前期,忠實地讓現代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真相,浮上檯面。」——保阪 正康 日本的昭和時代已過去三十年,距離太平洋戰爭劃下句號更長達七十餘年,儘管二戰並非這一代日本人的經驗,但在當時無法被釐清的部分、或者即使被納入日本教科書中也未曾發掘的真相,在跨越平成、邁向令和的新時代中逐漸變得清晰,同時將顛覆讀者對某些歷史人物的既定印象。 本書為在日本被譽為「昭和歷史研究第一人」的知名作家保阪正康,透過訪談為主的文字,還原包括東條英機、石原莞爾、犬養毅、渡邊和子、瀨島龍三及吉田茂在內,這六位二戰加害者與被害者的人物性格,並點出在同時代當中無法看見的風景。為建構這幅重要的構圖以及人類的樣貌,作者四十多年來共與將近四千人見面,聆聽他們講述其經驗和想法,以期闡明包含日中戰爭和太平洋戰爭在內的昭和時期戰爭始末。 為了更詳實地描繪昭和歷史的面貌,保阪正康在細細咀嚼大量證詞和場景後,不時撰寫成非文學類的作品,甚至花費將近七年的時間,採訪戰時的首相東條英機,將他實際的面貌寫成評傳。然而就在當時,他發現這位軍官僚所指揮的戰爭,若能與石原莞爾兩相比較,將更能看出其於歷史上的罪過。在日本,經常有人指責東條英機缺乏思想與哲學,但作者對此認為,東條英機實則不懂得思想與哲學的意義,他只是一昧地在現實之中思考該如何二擇一,進而推動戰爭。而這部分的相關精彩論述分析,也收入本書當中。

目錄

目錄 第一章 東條英機怕的是什麼? 第二章 石原莞爾是否知道東條暗殺計畫? 第三章 石原莞爾的「世界最終戰爭論」究竟是什麼? 第四章 犬養毅是否看穿襲擊的黑影? 第五章 渡邊和子至死都無法寬恕的人是誰? 第六章 瀨島龍三如何竄改史實? 第七章 吉田茂為何堅持護憲? 後記

內文試閱

「用精神擊落」   昭和十六(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清晨,日本軍成功偷襲珍珠港。當天傍晚,東條英機召集陸海軍的軍人和統帥部的幕僚等親信,在官邸的食堂舉辦小宴會,以下是他當時的發言:   「(戰果)超乎想像。羅斯福也終於要失勢了。」   根據赤松貞雄所說,這場偷襲幾乎瞞著所有人,東條英機自傲地說:「正因為是我的內閣,才能如此保密。」赤松貞雄結束晚班值勤,一早準備回家,踏出官邸時看到海軍的鹿岡円平趕來,據說他當時才知道珍珠港偷襲成功的消息。對於行動如此保密,東條英機喜形於色。   然而事實上,美國早已破解密碼,一切都被看穿,說來也是非常諷刺的事。   昭和十七(一九四二)年十月十四日,在靖國神社臨時大祭上,東條英機在向遺族致敬之後,面對情報局次長奧村喜和男的阿諛奉承,說出以下這一段話:   「飛機不是靠飛機(引擎)飛向天空。是靠人飛向天空。是人的精神發動飛機。」   在訪問飛行學校時,東條英機問道:「你們知道要用什麼擊落『敵機』嗎?」聽到學生回答要用高射砲擊落,東條英機訓示道:「不,要用精神擊落。」   以下是昭和十八(一九四三)年六月二日,他在官邸晚餐時說的話。   「人們經常說我是政治家,但我最討厭人家說我是政治家。我是戰術家,絕非政治家。我只不過是依照多年來在陸軍學到的戰略方式去做罷了。」   這等同於承認他對戰爭的發展沒有作為政治家的判斷,只是以軍人,而且是戰略家的身分作戰。等同於宣告東條英機對戰爭完全沒有任何政治的判斷。   再看到昭和十八年九月九日的發言,前一天聽到軸心國之一的義大利投降的消息。對此,東條英機反而說這樣的軸心體制更順暢,並下令今後要視義大利為「敵國」。九月十日還說了以下這一段話:   「我經常說,要將聖上(天皇)當作神。當聖上下問,如果回答不知情,調查之後稟告,聖上絕不追究。但絕不可因此存有敷衍的苟且之心。必須據實以告。聖上對所有事情都心如明鏡。」   東條英機下令自己的內閣閣僚要盡量與「神一般的天皇」接觸,經常上奏。然而,正如大家所知,海相嶋田繁太郎等人在上奏時,竄改各種史料與文件。東條英機雖然這麼說,但並沒有詳細報告戰況惡化的情形。也就是說,他站在最接近天皇的立場,向周圍的人描繪「有利於自己的天皇形象」。 被亡國思想纏身   昭和十九(一九四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日軍在馬紹爾群島方面的瓜加林島等被美軍壓制後,東條英機在當天晚餐時說了這一段話:   「事情要看你怎麼想。只要想作我們的基地就在敵人的背後即可。必須伺機從兩面包夾,加以反擊。」   美軍採取「跳島戰術」接近日本本土,他的說法卻是只要改變想法、這種狀況反而對日本有利。由於與美軍物力方面的差距,日本在軍事上完全沒有能力反擊,但東條英機對於這樣的戰況卻經常以樂觀的角度看待,這也是他發言的特徵。   接下來是同年四月六日閣僚會議之後的發言。   「最近東京市內陸續新設粥堂,閣僚會議之後也會去供應粥的地方吃午餐。總理指示:『粥也很好,但閣僚會議之後要準備充足的餐食,讓閣僚們期待聚集在一起。』」   也就是說,藉由提供與庶民不同的待遇,激起閣員們的鬥志。   由於昭和十九年六月的「阿號作戰」失敗,日本失去了塞班島。從那個時候開始,重臣和天皇身邊的人,開始出現必須換掉東條英機的聲音。然而東條英機卻發下豪語:「雖然失去了塞班島,但就好像是淋了點雨一般,不足為懼。」六月二十四日在官邸食堂午餐時,東條英機對秘書官們如此說道:   「塞班的戰況和中部太平洋至今的戰況是上天給予我們日本人的警示。是上天『還不用心嗎?還不認真嗎?還差得遠』的警示。今後日本人如果不更認真努力,上天還會有更大的警示。我堅信,日本人在最後的緊要關頭,一定會展現驚人的毅力,這一點無庸置疑。」   東條英機反覆強調精神論。他經常將戰爭是精神力量的勝負掛在嘴邊,毫無根據卻在戰況五比五時說是六比四,對己方有利;六比四或七比三對己方不利時,又說是五比五。對於東條英機而言,於戰爭中獲勝本身是目的,也是自己的責任,為此犧牲多少國民都在所不惜,這就是他的戰爭觀。他可說是被亡國思想纏身,失去了判斷能力。東條英機身邊的軍人們也沒有察覺異樣。

作者資料

保阪正康(Hosaka Masayasu)

一九三九年出生於北海道。現代史研究者、非文學類作家。畢業於同志社大學文學部。一九七二年以《去死團事件》出道。二○○四年自費發行雜誌《昭和史講座》,獲得菊池寬賞。二○一七年,以《民族主以的昭和》榮獲和辻哲郎文化賞。持續實證研究近現代史,至今為止取得超過四千人的證詞。著作包括《陸軍省軍務局與日美開戰》、《那場戰爭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往來昭和史的大河》等。

基本資料

作者:保阪正康(Hosaka Masayasu) 譯者:陳心慧 出版社:遠足文化 書系:大河 出版日期:2019-11-20 ISBN:9789865080426 城邦書號:A680069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