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 作者:酒徒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5-14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超火外版

內容簡介

為善為惡,完全取決於掌控者一念之間。 宛若刀劍弓弩,本身不懂得殺人,殺人的乃是執掌刀劍弓弩那雙手。 一門橫波,萬魚逆流,過則為龍,落則身死,骨如精鐵,頭角崢嶸,微微蒼天,何痛何惜? 黃河古渡口魚龍客棧,三年前掛上的魚龍骨架雖已呈現灰黃,卻依然豎立如昔。驟雨過後因河水水位高漲受困於此的商旅伴隨著酒意談興漸起,或談論當下時政,或藉機探查消息,天南地北無所不包,無意間開始爭論起當年搏殺魚龍之事是否為真,談及此事,掌櫃胡朝宗不禁有所感懷,難掩憤怒之情。 聽聞此事始末,好發議論者甚至敲打酒碗引吭高歌,此時唯有坐在角落裡的一對青年男女,始終沒有受到影響。好似什麼也沒聽到,什麼都事不關己。恍惚間,胡掌櫃發現這一對伉儷的模樣,竟與記憶中某兩張早已經逝去的面孔,依稀相似……。 【得獎記錄】 首屆梁羽生文學獎、茅盾網路文學新人獎得主 阿里巴巴文學網、網易國風文學網、愛奇藝文學網 三大網路文學網駐站作家

內文試閱

  地皇三年,大新朝的第十四個年頭已過去了大半,聖明天子的復古改制,也終於獲得了「完滿」成功。雖然老天爺不肯給面子,在春天時就降下了蝗災,地方上,也有許多冥頑不靈之輩打著光復漢室的旗號,攻城略地。但這些都是疥癬之癢,只要聖明天子再多讀幾遍《周禮》,將復古改制再深化一下,問題就會徹底解決。長安、洛陽的肉食者們根本不擔心天災和人禍會動搖大新朝的根本,而其他小地方的鄉下百姓,想擔心也沒資格。所以,在沒受到蝗災波及和「亂匪」洗劫的地區,大夥的日子該怎麼過,還是得怎麼過。頂多是將每日兩餐,改成一乾一稀,女人偷偷朝地窖裡存點兒乾糧,男人在日落後,就將劍擺在腦袋下枕著睡覺,而已。      而那些交通要衝,則和往年一樣忙碌。從早到晚,人來人往不斷。來自天南地北各類消息,也像長了翅膀的麻雀一般,以這些交通要衝處的酒館、客棧爲巢穴,向四下流傳。什麼皇上故意拆散了黃皇室主和金吾將軍的婚事,並且將大司馬嚴尤貶出長安啦;什麼嘉新公牽連進謀反案子,全家被殺啦;什麼太學副祭酒算錯了卦,被皇上申斥,嚇得從樓上跳下來摔斷腿啦;什麼大海邊上有鯤魚上岸,引來海水倒灌入城啦;什麼紫微星冀州一帶白晝出現,引發地龍翻身了;什麼綠林軍三當家馬武馬子張揮師北進,跟仇人岑彭大戰三天三夜不分勝負而去啦……,林林總總,真假難辨,令人聽了之後拍案不已。      地處於黃河古渡口處的魚龍客棧,就是這樣的「麻雀窩」之一。因爲最近剛剛下過一場大暴雨的緣故,水勢太急,大部分渡船都暫且歇業。所以,很多需要過河的旅人,都被困在了客棧裡。而冒死從北岸乘船渡過河來的乘客,也被河水晃得頭暈腦脹,只能先在客棧裡歇息一晚上,等體力重新恢復了之後,才能繼續啓程。      被耽誤了行程的旅人們愁眉不展,客棧老闆胡朝宗,卻心裡樂開了花。常言道,人是鐵,飯是鋼。再吝嗇的旅客,被堵在客棧裡過夜,免不了也要買碗熱水來泡乾糧吃。而一文錢五碗的熱水雖然價格公道,可誰都不可能真的將一文錢切成五瓣花,更幹不出買五碗熱水喝兩碗潑三碗的無聊事情來。所以,望著客棧大堂裡湧動的人頭,他就彷彿看到了一枚枚跳動的銅錢,只要伸伸手,就能將錢全都裝在自己口袋裡頭。      若是有人想憑著胳膊頭硬耍橫,光喝白開水不付錢,胡掌櫃也不怕。將手中算籌朝櫃檯上一摔,立刻就能從櫃檯下掏出驛將的官袍穿戴起來。而先前還對旅人笑臉相迎的夥計們,也立刻能扒開外邊的葛袍,露出貼身兒穿的號衣,瞬間「轉職」成爲驛丁。到那時,先前賴帳的傢伙,需要支付的就不僅僅是白開水錢了,從壓驚費,開拔費,到刀劍衣著保養費,全都得結算一個遍,不將全身上下的錢財掏光,就甭想全鬚全尾離開!      不過胡掌櫃這個人做生意還算厚道,通常不會主動找客人的麻煩。相反,如果哪天心情好了,還會把自己曬的鹹魚乾兒拿一些出來,白送給吃乾糧的客人們佐餐。當然了,客人們吃了鹹魚之後,再想買幾碗老酒壓一下饞蟲,胡掌櫃也不會拒絕。酒錢該怎麼結怎麼結,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正因爲藏在櫃檯下的官衣能鎮住場面,做生意從來不强買强賣,最近兩年多來,魚龍客棧在黃河渡口,名氣蒸蒸日上。非但無奈滯留在渡口的旅人,喜歡到客棧裡買幾碗熱水或者熱酒佐餐。一些行程安排不太緊張的「大戶」,也喜歡在渡河之前或者之後,在客棧裡停留一到兩個晚上,以解匱乏。      大戶們來魚龍客棧,當然不是爲了白吃胡老闆的鹹魚,而是其他兩個原因。第一,這地方人多,可以從南來北往旅人嘴裡,探聽到對自己有用的消息。第二,這地方有個別處絕對看不到神奇之物,據說摸上一摸,就能帶來鴻運。      那就是,豎在客棧門口做招牌的魚龍骨架!雖然已經被風吹熱曬,弄成了灰黃色,可畢竟是即將躍過龍門的神物所留,即便不像傳說般那樣靈驗,摸過之後,再提筆於骨架下的空白竹簡上寫幾個字,回家時在族中晚輩面前,也能多一些吹噓的本錢。      魚龍骨架,是三年前豎在黃河南岸的。存在的時間,與魚龍客棧一模一樣。客棧掌櫃胡朝宗,自然也是三年前的那個胡驛將。除了肚子比當初大了半尺,臉比當初肥了一寸之外,其他方面幾乎沒任何變化。這三年來,上頭的官員走馬燈般換來換去,他卻依舊是個驛將,職務沒有降低,也沒有絲毫的高升。      事實上,他也巴不得自己不要高升。守著一個日進數百錢的魚龍客棧,既不用看上司臉色,又不用昧著良心,這麼好的差事,天底下哪裡還有第二個?若不是還需要驛將這個身份,對付稅吏和地痞流氓,胡朝宗甚至連官服都不願意再繼續穿。      守著黃河看了一輩子驚濤駭浪,他也算多少開了竅,這大新朝,快他娘的玩完了!與其趴在注定沉沒的爛船上做升官發財的美夢,還不如蹲在岸邊繼續看風景。      「一門橫波,萬魚逆流,過則爲龍,落則身死,骨如精鐵,頭角崢嶸,微微蒼天,何痛何惜?」有個書生剛剛喝過半罈子老酒,提起筆,在魚龍骨架下面特意爲旅人預留的竹簡上,潑墨揮毫。      他的書童,則將自家老爺的新作,以最響亮的聲音念了出來,唯恐周圍的旅人們聽不清楚,讓如此「神作」被埋沒在周圍那如小山般的竹簡堆中。      「好詩,好詩!」周圍的旅人們正閒的無聊,陸續開始撫掌。      「當年刑天與黃帝相爭,戰敗被砍去頭顱,卻死不瞑目。以乳爲目,以肚臍爲口,繼續持干戚朝天而舞。此魚躍龍門失敗,卻立在岸上,頭朝蒼天,骨架不倒,也算有刑天幾分遺韵!」剛剛題完了詩的書生,聽有人給自己捧場,立刻主動將自己想表達的主題說了出來。      撫掌聲更爲激烈,衆旅人甭管聽懂聽不懂,都毫不吝嗇地,給與書生鼓勵,以期待書生賣弄完了文彩之後,能再排出幾枚大泉,替所有人都把帳結掉。      但是,也有酒客特別愛跟大夥對著幹,竟然敲了幾下桌案,大聲反駁道:「詩寫得怎麼樣,某家聽不懂。但把此魚比作刑天,可就太胡扯了。據某所聞,此魚當年還活著的時候,專門潛在水中擇船而噬,不知道壞了多少無辜者的性命?後來虧了有六個大俠跳進水中,與這惡魚鬥了三天三夜,才生生累死了牠,將牠的屍體拖上了河岸。」      「你胡說,能在水裡待三天三夜,那還是人嗎?」書生的興頭被掃,立刻勃然大怒,瞪圓了眼睛,厲聲呵斥。      其他旅人也覺得酒客的醉後胡言亂語太煞風景,紛紛給書生幫起了腔:「是啊,這魚身具龍神血脈,凡夫俗子怎麼可能殺得死?」      「凡人屠龍,那還不得惹得老天爺大怒?」      「以訛傳訛,肯定是以訛傳訛。分明是沒躍過龍門,不甘而死,屍體被幾個膽大包天的傢伙撿了上來,詐稱是他們殺了魚龍,騙取地方上賞錢!」      「對,肯定是騙子。這年頭,騙子滿地,專門找……」      「住口!」忽然間,櫃檯上爆起一聲斷喝,打斷了所有人的議論。衆旅客驚愕的扭頭,只見客棧掌櫃胡朝宗,猛地從櫃檯下掏出官帽,狠狠套在了自家腦袋上,「本官當年,親眼看到這魚怪被六位少年英雄所殺,你們所說的賞錢,人家也沒拿一厘一文。若不是他們下河拚命,哪有你們今天坐在客棧裡喝酒賞魚骨頭的清閒?爾等不知道感激也倒罷了,卻拿自己的齷齪心思,來推測英雄,究竟是哪裡來的臉皮?」      若是換做平時,無論旅人之間發生什麼爭論,胡掌櫃概不參與,也不准手下的夥計們參與。既然拿了魚龍骨架做生意,就一定要保持龍骨的神秘性,如此,大夥賺錢才能賺得更長久。可今天,他卻寧願冒上錢不能繼續賺的危險,也不想眼睜睜地看著,有人朝當年斬除魚怪的少年恩公們頭上灑汙水。      「就是,自己是個窩囊廢,眼睛裡就容不下任何英雄!撿個魚龍屍體?有本事,你下水去撿一個給大夥看?」早就忍無可忍的夥計們,也都翻了臉。丟下酒碗,酒罈,開始從桌子下掏傢伙。      與胡驛將一樣,他們心裡,也始終念著六位少年的恩。特別是後來聽說六位少年,都死於太行山中的消息之後,更容忍不下,有人再詆毀破壞恩公的形象。雖然,雖然六個少年未必記得他們名字,在「黃泉之下」,也看不到他們今日的作爲。      衆旅人正說得高興,哪裡想到胡掌櫃會突然翻臉,一個個頓時又羞又惱,氣喘如牛。而那最先挑起事端的書生,卻是個老江湖。見雙方馬上就要衝突起來,連忙收起了怒容,大聲謝罪:「哎呀,還真的是英雄屠龍!怪我,怪我! 平素出門少,見識淺了,難免胡言亂語。這位官爺,各位公差,息怒,息怒!各位父老鄉親,也別認真。千錯萬錯,都是我一個人的錯。今晚大夥兒所有酒水錢都算在我身上,該給夥計們的辛苦錢也加倍,全算我的,大夥天南地北能聚在一起都是緣分,沒必要爲一點小事兒生氣!真的沒有必要!」      「萍水相逢,怎好白吃你的酒!」衆旅人出門在外,原本也不願意多惹事兒,既然有了書生給的臺階,趕緊迅速往下溜。      「可不是麼,幾乎話而已,犯不著認真!」      「算了,算了,都是無心之失!」      ……      胡掌櫃和他麾下的弟兄們,卻依舊憤怒難平。撇了撇嘴,陸續說道:「辛苦錢加倍就算了,免得說出去後,讓人覺得咱們是在欺負你!但給那魚精爲讚的話,切莫再提!牠不配!當年受害者,也還沒都死絕。」      「就是,那魚精活著的時候,日日以過河的行人爲食。如今牠死了,你們反而來給牠作詩,真不知道良心長在了哪邊?」      「就是,就是,想顯擺文彩,你倒是給那幾個殺了怪魚的英雄寫上幾句啊,你又不是魚的孫子,憑什麼替妖怪說好話!」      ……      那書生自知理虧,所以也不還嘴。只是笑呵呵地作揖賠罪。待掌櫃和夥計們的氣都消了,才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解釋道:「各位勿怪,我一個外鄉人,哪裡對這黃河古渡口的事情,知道得像你們一樣清楚。見到那魚的骨架甚是巨大,難免驚爲神物。又見貴號名叫魚龍客棧,就以爲此魚曾經施惠兩岸……」      「牠如果曾經施惠人間,我們還會讓牠的骨頭被日曬雨淋?」胡掌櫃狠狠瞪了書生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我們拿魚骨頭架做招牌,是要牠贖罪!你以爲世人皆像你們這些讀書的一樣沒良心?」衆夥計也撇著嘴,冷嘲熱諷。      話雖然說得損了些,但書生始終笑臉相迎,大夥也不好真的贈之以老拳,所以駡過之後,也就各自又去忙碌,沒心思再跟此妄人糾纏不清。      但是那書生,卻被胡掌櫃和夥計們的激烈態度,勾起了好奇之心。像隻聞到肉味的狗一樣,跟在胡掌櫃身邊,轉來轉去。直到把胡掌櫃轉得又豎起了眼睛,才終於停住腳步,帶著幾分討好的味道詢問:「這位官爺,您,您剛才說有六位少年英雄跳到黃河裡,跟那怪魚鬥了三天三夜……」      「不是六位,是五位,四男一女,老子剛才都被你們氣糊塗了。」胡掌櫃將算帳的竹籌再度朝櫃檯上一拍,氣哼哼地回應,「也沒有打上三天三夜,要真打那麼長時間,餓也餓死了,哪有力氣打架? 總計也就打了小半天而已!但你也別覺得少俠們很容易就斬殺了妖怪。在那之前,怪魚已經爲禍多年,兩岸官府都制牠不住,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牠爲所欲爲。」      「哦,這麼厲害,那幾個少俠莫非都身負絕技?或者師出名門?」書生聽得心癢難搔,一邊大聲讚嘆,一邊繼續刨根究柢。      「不身負絕技,怎麼可能除得了妖怪?」胡驛將存心想要替恩公正名,忽然把聲音加大了數分,清楚地回應,「至於是不是師出名門,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他們都是太學生。那次出來,是從長安押運物資去冀州救災的。當時冀州鬧了鹽荒,他們心懷百姓,不肯繞路而行,直接撑船衝進黃河中,將那怪魚喚了出來,陣斬於水面。」      「我的娘咧,居然敢主動衝進河裡跟水怪叫陣!」一個河北口音的漢子驚呼道,「這膽子,豈不是比芭斗還大!」      「此乃大勇。」先前跟書生爭執的酒客,大叫著拍案,「心懷拯救蒼生的大義,所以無所畏懼,偉哉,偉哉!」      「義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另外一個旅人也拍打著桌案,大聲附和。      客棧裡的氣氛,頓時一變,很多人加入進來,七嘴八舌地誇讚當年那五個少年英雄的大義大勇。更有甚者,乾脆用筷子敲打著酒碗,引亢高歌,彷彿不如此,不足以表達對傳說中的英雄那份敬意一般。      唯有坐在角落裡的一對青年男女,始終沒有受到感染。好像什麼也沒聽到,什麼都事不關己,偶爾低著頭互相說幾句話,也把聲音始終限制在僅有彼此能聽見的幅度,唯恐打擾了周圍的熱鬧。      「來,來,來,上酒,上酒,爲那當年的五位英雄,浮一大白。帳算我的,大夥一起飲盛!」書生肚子裡詩興大發,卻一時半會兒寫不出更好的句子,乾脆直接以酒相代。      「那怎麼使得?!還是各自付各自的好。」衆旅人紛紛辭謝,但耐不住書生熱情,一個個很快便接了夥計送上的酒水,喝得個興高采烈。      胡掌櫃見書生知錯就改,心中對此人頓時生了幾分好感。立刻命令夥計,從廚房又撕了幾條乾鹹魚,免費送給大夥佐酒。衆旅人有酒有菜,喝得更加痛快,不多時,就有人酒意上了頭,舌頭開始不受控制。      「掌櫃的,不是我吃人嘴短。剛才分明是你沒及時告訴大夥,怪魚曾經襲擊旅客。反倒怪我們不通情理,只誇魚怪不誇殺了牠的英雄。」 一個分明喝得臉色赤紅,卻非得强裝清醒的漢子,大聲叫嚷。      「我是怕嚇著你們,明天沒膽子過河。」胡掌櫃肚子裡火氣已經全消,不想跟一個醉貓計較,笑了笑,大聲打趣。

作者資料

酒徒

內蒙古赤峰人,男,1974年生,東南大學動力工程系畢業。曾從事電力設備維護多年,足跡遍及長城內外,將當時生活的所見、所聞、所悟,都記錄下來,轉化成文字,慢慢積聚。 現旅居墨爾本,與讀者一樣,每天上班、下班,為生活而打拼。閒暇之時,則寫字為樂,一面娛人,一面自娛。 2007、2008年度中國網路原創作家風雲榜獲獎作家 2010年成為首度入選中國作家協會的網路作家 目前為大陸歷史小說界的新翹楚,擅長運用真實史事,結合俠義、武俠、愛情諸多元素,建構出當時歷史環境的整體風貌,寫實刻畫場景,細膩透寫人物,在傳統歷史小說中破舊出新,成為新一代的小說名家。著有:《秦》、《明》、《指南錄》、《隋亂》、《開國功賊》、《盛唐煙雲》(以上三套均為野人文化出版,合稱隋唐三部曲。) 《隋亂》在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1999~2008年「網絡文學十年盤點」中,自7,000部作品中脫穎而出,囊括【十大優秀作品】&【十大人氣作品】雙料優勝,繁體中文版也創下金石堂、誠品、博客來三大連鎖書店暢銷排行榜三榜齊上的傲人銷售紀錄。其後的作品《開國功賊》、《盛唐煙雲》也屢創佳績,成為新歷史小說出版界的傳奇。

基本資料

作者:酒徒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歷史小說 出版日期:2019-05-14 ISBN:9789571377957 城邦書號:A220267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