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良言寫意(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良言寫意(下)

  • 作者:木浮生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12-13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長銷不墜的愛情經典 ★中國熱門評論社區 豆瓣網7.3分暖心推薦 ★湖南衛視 芒果TV已搶先買下影視版權 厲擇良年少時諸多貼心舉動,讓沈寫意萌生情愫,進而不顧一切地跟隨在他後頭。 寫意心裡清楚,外表冷漠淡薄的擇良,其實有顆溫柔體貼的心。 為此她甘願當隻惹人厭的跟屁蟲,只盼望能常駐他心底。 好不容易盼到心上人回首,卻沒料到幸福的時光並不長久, 家裡突逢變故,悲劇來得措手不及,始作俑者竟是擇良—— 寫意懷著恨意,設下圈套,答應那不平等的合約,從懵懂單純女孩,成為不擇手段的復仇者…… 仇恨來自於在乎,糾葛了十餘年,愛得蹣跚,互相傷害,世界卻也因擁有對方而完整。

內文試閱

  這一天,氣溫驟降,可是他的笑臉就像冬日的暖陽,一掃這天氣帶來的陰霾,可惜掃不去寫意和他身上的沉重。      她知道,那是他一貫的強顏歡笑。      他說完,走了幾步拾起手機還給她。      鮮見他用這樣的態度說話,一時間寫意怔了怔,才問:「那邊的事情呢?」他怎麼可以將那邊的爛攤子扔下不管,如此氣定神閒地站在這裡?      說話之間第二班地鐵又來了。      他問:「妳不上車了嗎?」隨即不待她回答就拉著她擠了上去。      其實,她不知道,他一早就出現在樓下,卻躊躇著不知道怎麼上去,於是等到她出門上班。他便跟著她坐了公車,再過馬路,擠地鐵。他就那麼遠遠地看著她,靜靜地沉溺其中不想受到打擾。      他們找了個地方落腳。人流跟著湧進車廂,他將她護在角落裡。突然在人群的夾縫中,他摸索著握住她另一隻垂下去提著通勤包的手。他的那隻手,指尖有些涼,掌心卻是溫熱的,修長的手指覆蓋著她,握在掌中。      寫意一絲瀏海滑到額前,將右手從他掌中抽出去,順手換了左手拿包,右手抬上去攏了攏頭髮。      裡面有個乘客臨到開車又慌張著要下去,那人莽莽撞撞地從厲擇良身邊擠過去的時候,寫意看見厲擇良的眉心微微地皺了一皺。      寫意瞄了瞄,旁邊擠得滿滿的座位,問:「需不需要找個地方坐下?」她很擔心有人撞著他,或者站久了腿疼。      厲擇良搖頭,「不用。」      「要不你站裡面,我站外面?」她提議。      他沒同意。      過了一會兒寫意又說:「我不怕擠的,我就站外面好了。」      旁邊有個人聞言看了看厲擇良,又看了看寫意,估計是有些奇怪寫意的這句      話——女人保護男人?      厲擇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寫意噤聲。      到了第二站,人更多了,他和她的距離不得不拉近,她的臉幾乎貼在他的脖子下。每個人都有自己特有的一種氣息,他也有,他那種味道真是蠱惑人心。      這個時候厲擇良的電話響起來,是薛其歸。      他看了下就掛掉。      不到一分鐘,電話又響了。      還是掛掉。      寫意瞅了他一下。      他察覺到寫意的目光,只得接了起來,眼眸看不出任何波瀾,只是連說了三個「嗯」以後就掛掉,那種冷峻的語氣幾乎能凍人了。      電話掛掉以後,寫意感覺他的身體有些僵硬,臉色霎時白了,過了好一會兒才恢複過來。      「我……」她頓了頓,又說,「我們應該好好談談,所以我一直等你回來。」      吃完早飯的楊望杰回到辦公室裡剛剛合眼休息下,就被尹宵很激動地叫起來。      「望杰,東正集團十分鐘前召開新聞發佈會,宣布單方面終止合約。」      「單方面終止合約?」楊望杰從椅子上沖起來。      「東正集團宣佈放棄藍田灣計畫,而且不會對藍田灣進行後期投資了。」      「什麼?」楊望杰一愣,「那他們豈不是損失很大。」      「可惜損失最大的還是厲氏。」尹宵說,「這無疑是對厲氏火上澆油,這樣的重創,破產是遲早的事情。」      聽到寫意說的那句話,厲擇良凝視著她,「妳想說什麼?」眼眸深不見底。      正好快到站,廣播裡的女聲機械地報著站名。有人挪動位置,準備下車;有人在招呼著同路的朋友下車,車廂裡開始有些嘈雜。      地鐵漸漸減速,最終停下來,人群又蠢蠢欲動。      她將臉朝遠處挪了挪,在嘈雜的喧譁中說:「我們……結束吧。」      我們結束吧。      那五個字一出口,彷彿周圍都安靜了下來,那一瞬間,車門打開。      人潮洶湧。      整個世界靜止得只有他們兩人。      他站在那裡,有人擦身而過,再次撞到他。但是他一直直挺挺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一秒、兩秒、三秒……彷彿天荒地老。      「結束什麼?」他勾起嘴角,愴然一笑。      他們將地鐵坐了一站又一站,眼看人流擠上來又湧下去。不知道站了多久,乘客越來越少,直到他倆這樣站在空曠的車廂中,已經顯得很礙眼。      寫意覺得腿腳都站得發麻。      她才想起來,他是不能久站的。      「剛才薛其歸不是將所有都告訴你了嗎?」她說,「你坐一會兒吧。」      他不答話,還是保持著那個姿勢,絲毫不動。      「你要是自己不待見自己,我無話可說。」她說。      他如石化一般,一直盯著她。      寫意別過臉去,「我還有東西還給你。」      她說完垂下頭去,將手伸向手袋,想掏什麼東西,卻在即將拉開手袋拉鍊的時候,他一下子將她的手按住,阻止她的動作。寫意從來沒有見他用過那麼大的力,緊緊地捏住她手,為的就是不讓她將那件東西掏出來。      她想掙開,擰了一下卻是無法動彈。      他五指的指尖,因為用力變成失血的慘白。      她用另一隻手去掰開他,可惜他依舊死死不放手。      於是,他們僵在那裡,形成一個奇怪的姿勢。      這一節車廂裡面只剩三、四個人,似乎是到這裡來旅遊的外地客,有些不解地朝他們看。      許久以後,他終於說:「沈寫意,妳不能留一點尊嚴給我嗎?」由於長久沒有說話,他的嗓子有些乾澀,一開口顯得略微低啞。      「為什麼?東正集團為什麼要這麼做?」楊望杰問。      「你有沒有覺得有奇怪的地方?」      「什麼奇怪?」      「有人說,曾經,沈寫意在厲氏工作時,是她極力主張與東正的合作計畫。那個時候她正和厲擇良走得親密。而沈家和東正又是世交。」      「那又怎樣?她可能只是幫個忙。」      「望杰,你真的沒有串聯起來?藍田灣、輝滬、正源,哪一樣和她沒有關係?你不覺得這完全是她為厲擇良設的一個套?」      楊望杰猛然抬頭,「不可能!」      尹宵又說:「沈寫意讓厲氏與東正合作藍田灣,一下子就要了那麼多錢,讓厲氏前期投資。為了沈寫意,厲氏和輝滬鬧翻。然後在拍賣會後,厲氏陷入資金困境,是她自告奮勇去找正源貸款。若不是這樣,你覺得以厲氏的根基真的找不到一家銀行貸款?然後將藍田灣斷水的消息放出來,厲氏震盪,再使正源出來翻臉不認人,最後壓軸出場的是詹東圳,三管齊下還怕厲氏不倒?」      「不可能。」楊望杰錯愕著,又重複說了一次。      她和孟梨麗交好,是偶然。      她恰好認識詹東圳而已,所以與東正集團的關係也是偶然。      她和朱安槐之間,不過是律師和被告的關係,她只是想要為那位女性伸張正義,一定還是偶然。      「不可能……」他又喃喃自語了一次,卻是再也沒有上一句有底氣。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我早說過沈寫意不是一般的女人。厲擇良害死她父親,害得他們沈家家破人亡,如此的殺父滅門之仇豈有不報?」      「可是……她不可能,因為她根本失憶了。她一切都不記得,怎麼可能去找厲擇良報仇呢?」      「失憶?」尹宵微微張嘴。      「她出過車禍,對過去是失憶的。」楊望杰解釋。      「一切都忘了?」      「不是,好像記得一些又不記得一些。」      尹宵聽後,怔了稍許又不可思議地笑了,「這種橋段你也相信?有沒有失憶除了她自己,誰知道?」      「厲擇良,你的尊嚴?」她冷嗤。      「寫晴瘋了以後,你想過她的尊嚴?」      「我父親因你而死,你想過他的尊嚴?」      「我自殺之前,你又可曾顧全過我的尊嚴?」      她瞪大了眼睛,一句一句地質問他,滿目悲涼卻一滴淚也沒有。      「我曾經是那麼敬你愛你,甚至將你視作我人生唯一的依靠,可你是怎麼對待我的?你就那樣活生生地剝奪我的一切,趕盡殺絕的時候,你皺過眉頭沒有?你有過遲疑沒有?」      以前等不到他的答案,而今要是等到也無濟於事了。      寫意又說:「其實,你誰也不愛,只愛你自己。」      「所以妳從頭到尾都是演戲。」他淡淡說。      「是。」      「哦,我都忘記了,妳大學時不是你們話劇社的臺柱嗎?這本事就是那個時候練出來的?妳讓詹東圳陪你演這麼一出,有什麼代價?」什麼代價讓詹東圳也抱著魚死網破的心態,來報復厲氏?      「和你無關。」      厲擇良忽然冷嘲:「難道沒有讓妳嫁給他,或者陪吃陪睡?妳不是很善於這      個嗎?」      她咬了咬脣,卻又立刻恢復神色淡然一笑,「厲擇良,再世為人的沈寫意不一樣了,你這樣一點兒也不會激怒我。我和他有什麼協議,不用你操心。」      語罷,她又去拉開手袋,這一回他沒有再使勁阻止她。於是寫意輕易地掙開他的手,將那個淺綠色的首飾盒拿出來。      這是那日他給她的戒指。      「厲先生,承蒙錯愛,這東西只能送還給你。」      地鐵到站,自動門打開,已經沒有人上下了。      她將東西遞給他,他不接。      「我們在一起的這半年裡,妳一步一步報復我的時候,有沒有過一絲遲疑?」他問話的時候凝視著她的雙眼。      他髮色淺,襯著皮膚有些白,而那雙眼睛也是淺淺的棕色。      可是此刻,眼睛卻變得深不見底,兩邊的眸子似乎著墨一般要將人的心魄都吸進去。      寫意微啟嘴脣,迎著他的視線,吐出兩個字:「沒——有——」      他聞言,合上眼睛,嘴角微微一抽,竟然笑了笑。      眼眸睜開,滿目悲淒。      那樣的神色讓人刻骨銘心。      寫意再一次將盒子遞到他的手邊,他依舊不接。      她輕輕一鬆手,任由東西掉到地上。      盒子蓋彈開,那枚六爪的婚戒從裡面跳出來,蹦了一下,剛好碰到椅子腳的金屬架上,鐺的輕輕一聲脆響,隨即落到地上,轉了兩圈,滾到一邊。      她轉身,頭也不回地下了地鐵。

作者資料

木浮生

80後暢銷都市言情小說家,文筆真摯動人,善於刻劃感情糾葛。 生於蜀地,自小喜歡看書,只愛書中那些有關兒女情長的橋段。一直記得亦舒的那句話:「做人凡事要靜。靜靜地來,靜靜地去;靜靜努力,靜靜收穫,切忌喧譁。」所以,惟願自己擁有一顆安靜的心。 代表作《良言寫意》在中國豆瓣網上擁有7.3高分評價,多年來暢銷不墜,並已售出影視版權。

基本資料

作者:木浮生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12-13 ISBN:9789571084299 城邦書號:SPB7F00017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