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武動乾坤(29)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武動乾坤(29)

  • 作者:天蠶土豆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10-1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他不僅創下了紀錄,也改寫了小說界,當代傳奇新巨擘——天蠶土豆。 ☆與盜墓筆記、甄嬛傳、花千骨、瑯琊榜、全職高手齊名的經典IP ☆同名電視劇好評熱播中,由張黎執導,楊洋、張天愛、吳尊,王麗坤領銜主演,  開播前12小時內PV總點擊率迅速破億!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100億,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書籍改編為遊戲、漫畫、動畫等,所衍生之改編作品為中國之最 ☆同名動畫首播當日觀看破億,第一季總收視破十億 ☆創小說先例,拓玄幻武俠,屢屢創下玄武小說新紀錄,天蠶土豆是當代最具代表的小說巨擘 【內容簡介】 修煉一途,乃竊陰陽,奪造化,轉涅槃,握生死,掌輪迴。武之極,動乾坤! 睽別三年,林動等人重回東玄域,但視線所及處早已被戰亂摧殘得滿目瘡痍。 林動先行回到大炎王朝,解救遭到圍剿的林家。 而後回到道宗,與應歡歡聯手抹除大荒蕪碑內封印的異魔真王。 聽聞九天太清宮遭元門攻擊,林動又如火如荼趕往搭救。 忍無可忍的林動率領眾人直逼元門,元門三巨頭操控大天邪魔的屍骸力抗。 林動三兄弟無所畏懼,以磅礴戰意欲報當年之仇…… 品嘗過《花千骨》的瑰麗世界、《瑯琊榜》奮發向上,智博奸佞。 《武動乾坤》將以燦爛的大千世界、奮發的不畏之心和纏綿悱惻的愛情,開拓2018的壯麗玄武世界。 【網友推薦】 初識武動,覺其不溫不火,貌不驚人,但土豆的風格,也算精品。 二識武動,由於我這回是慢慢慢慢慢慢的看,所以細節都看了進去。 我發自內心的講,武動是一本好書。 「精華好文!」、「必讀,超好看!」、「快推,錯過遺憾!」 林動,自小便是頂尖宗族的落魄分家之人,在沒有拿到石符之前,普普通通。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是靠著自己一步一步爬。 土豆說的不錯,林動比較真實,而我們也終究是生活在現實之中,所以如今我比較喜歡林動。 ——來自網友真誠推薦 【關於戲劇】 2018年,同名電視劇即將上映,從導演、演員到工作人員, 每一個人都突破自我限制,只為呈現出最好的《武動乾坤》。 由張黎執導,楊洋、張天愛、吳尊,王麗坤領銜主演, 釋小龍、柳岩、索笑坤、董晴、楊皓宇、馮俊熙等連袂主演。 ☆2017年年度品質導演——張黎。 與張藝謀、顧長衛同為電影界的黃金世代, 曾經執導《孔子春秋》、《走向共和》、《少帥》等熱門電視劇。 為求自我突破,首次執導玄幻、修真電視劇: 「主動接觸……《武動乾坤》這樣的玄幻題材剛好給我創造這樣的機會……  這是過去那些歷史正劇不可能做到的。」 ☆隱忍不發、修煉成才的地才林動: 《微微一笑很傾城》、《盜墓筆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人氣小生楊洋飾演。 楊洋對此角色展現高度期盼以及自信:「跟以前完全不同,會給大家帶來反差」、 「通過飾演一個底層打拼出來且年齡跨度較大的熱血角色,希望能向大家展現出不一樣的一面。」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呈現給粉絲角色魅力,不畏辛苦與困難, 就算因戲受傷,仍貫徹到底每日到場,從不用替身, 被導演稱之為「戲瘋子」、「他只能演這個角色」只有這個角色,才能披露出楊洋的另一面。 ☆天之驕子、絕對死敵的天才林琅天: 拍攝過《爸爸去哪兒5》、《花樣少年少女》、《終極系列》, 被觀眾直呼「暖男」、被粉絲封為「超人爸爸」的吳尊扮演。 這不僅僅是吳尊的古裝電視劇處女作,也是他用來突破自我侷限,不同於以往的角色。 對於這個角色,吳尊如此形容: 「這真的是我演過最期待的角色。從正到反派,我都愛上了林琅天這個角色」 ☆冷若冰霜、外冷內熱的冰主應歡歡: 《太子妃升職記》、《妖貓傳》、《愛情進化論》張天愛, 導演唯一欽點:「這個角色非常重要,非她莫屬」。 張天愛在採訪中多次提到「突破大」、「非常期待」, 為了演活應歡歡不惜「拍攝時候嗓子都是啞的」, 只為展現一位符合書中描寫,有血有肉、靈動活潑的應歡歡。

內文試閱

  第六百二十章 太上感應訣      林動面色發黑地望著自作主張竄出來的岩,一把朝對方抓去,咬牙切齒道:「岩,你這個混蛋!」      岩躲開林動的手掌,倍感無奈地道:「你這小子倔得跟石頭一樣,我不說,你永遠不會開口。」      「你管得未免太寬了!」林動恨得牙緊,連連朝岩抓去,就在要抓住岩時,一柄帶鞘長劍突然橫在他面前,將他阻攔下來。      綾清竹瞥了林動一眼,然後看向岩,柳眉微蹙:「你是誰?」      「我是祖石之靈,一直在這傢伙體內。」岩的視線停留在綾清竹身上,目光直直的,不是因為綾清竹的容顏,而是因為她身上那種唯有他才能感覺到的一絲極淡、卻無法忘記的波動。      「喂,你看哪裡?」林動上前將這傢伙的目光擋下來,面色不善。      「再美的女人在我眼中都是紅粉骷髏,你瞎吃什麼飛醋?」岩白了林動一眼,分外不客氣。      林動老臉也是一紅,怒目而視。      綾清竹略感好笑地看了林動一眼,而後對岩問道:「你為什麼知道我有符祖的波動?」      「符祖是我的第一任主人,那種波動我自然極為熟悉。」岩笑道。      綾清竹這才微微點頭,偏過頭,清澈眸子盯著林動說:「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會擁有這種波動?」      被綾清竹那清澈得猶如直視內心的目光看著,林動猶豫半晌,顧左言右始終未能正面回答,看得一旁的岩暗暗著惱:這小子平日做事異常果斷,偏偏在這兩個女人身上猶豫,感情這東西真有這麼麻煩?      林動雖未正面回答,但綾清竹何等聰慧,緩緩收回目光,沉吟半晌才道:「我們九天太清宮每一位宮主以及其繼承者,自小就會修煉一種名為『太上感應訣』的玄妙武學。這武學不具備任何力量,也無法退敵,卻是必修課程。」      「太上感應訣?」林動與岩皆是一愣,對視一眼,顯然未曾聽說過。      「這武學玄奧異常,九天太清宮無數先輩窮其一生都沒有絲毫進展,但因為宮規,我們始終未曾放棄。修煉這武學需要身心純淨,所以修煉者必須是……處子之身,否則功法自破。」說到此處,綾清竹那清澈眼中掠過一抹微澀之意,看了林動一眼,頓時讓林動大汗淋漓。      這樣說來,當年他豈不是莫名其妙破了綾清竹十數載的苦修?難怪她那時候恨不得把他剁了。      「但妳現在——似乎是修煉成功了?」岩看了看綾清竹,有點訝異。      綾清竹微微點頭:「當初師父知道我苦修被破也是異常震怒,之後的八年,我卻在修煉時發現太上感應訣愈發通達。直到前些時候,師父拚盡性命再加上眾多長老相助,我才將太上感應訣修煉成功;也就是那時候,我身上多出一些你所說的與符祖類似的波動。這種力量的確很強大,雖說我如今只是轉輪境實力,但動用那種力量的話,即便是觸及輪迴的轉輪境強者也難以抵擋。」      岩點了點頭,他見過綾清竹一劍破開天元子三人自爆所形成的魔宴世界,那種力量看似不起眼,卻是驚人至極。他又看向林動,但林動沒多少反應,這讓他惱怒地乾咳一聲:這小子,平常的機靈都去哪了!      林動聽得他的乾咳聲也是一陣無力,他知道岩想要他做什麼,但——他娘的!這種話怎麼可能說得出口?所以面對岩的提醒,他只能無視,乾笑道:「時間差不多了,蘇柔他們還在等妳呢。」      綾清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林動與岩的表情被她瞧得清清楚楚,以她的聰慧自然明白他們所想。      「那我走了。」綾清竹見到林動沒有說話,點了點頭,沒有絲毫拖泥帶水地轉身離去,窈窕嬌軀在林動眼瞳中倒映出動人的曲線。      「你這小子太不爭氣了吧!」岩見到綾清竹要離開,忍不住怒駡道。      林動看著綾清竹的倩影,心中反而輕鬆許多,衝著岩揮了揮手,笑道:「何必太過執著?世間千道萬法,我不信沒其他辦法趕上冰主。走吧,我們也回去了!」      林動要轉身離去,卻突然被岩拉住,還衝著他指了指前面。他抬頭就見到那道倩影停住步伐,接著緩緩轉過身來,陽光照耀在她身上打出一圈動人的光弧。她修長睫毛輕輕眨動,眸中神色變換,最後盯著林動問:「你想要學太上感應訣嗎?」      林動怔怔地望著綾清竹,最終長嘆一口氣,這時候再矯情就真的不是他的性子,當下點了點頭,老老實實道:「想。」      綾清竹立在原地看著林動,輕咬紅脣,握著劍鞘的玉手也微微用力,眼神有一些掙扎,許久後她心中輕嘆一聲,彷彿下了什麼決定。      「你最近會外出嗎?」綾清竹問道。      林動聽得這有些莫名的話愣了愣,點頭說:「會去北玄域一趟,把青檀接回來。」      「我隨你去吧。」綾清竹想了想才說。      「啊?」林動滿臉愕然,「妳能離開?妳現在是九天太清宮的宮主!」      「宮內有諸多長老,離開一段時間倒是無礙。」綾清竹神色淡然,清澈雙眸看了林動一眼,「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些事。」      「什麼?」      「從今以後不要再問我有關太上感應訣的事,若是我認為時機到了,自然會嘗試讓你修煉。」綾清竹淡淡道。      「這是九天太清宮的不傳之祕,會不會……」林動猶豫著問。      「我現在是九天太清宮的宮主,而且你對我們九天太清宮有恩,想來諸位長老不會反對。」      林動望著綾清竹那平靜如水的絕色容顏,最終輕輕點頭:「好吧,我答應妳。另外——」林動聲音頓了頓,微微咬牙道,「妳知道我為什麼要找妳學太上感應訣嗎?」      綾清竹清澈雙眸盯著林動,聲音輕緩:「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你選擇找我,而我也選擇將太上感應訣教給你。至於原因,我不需要知道。我先讓蘇柔他們回去。」      綾清竹說完不待林動回答,轉身行出樹林。林動望著她的身影有些發呆,最後長嘆一口氣:她這是要我愧疚到死嗎?      「你這小子撞狗屎運了啊!也虧得是你,不然太上感應訣算是別想了。」岩看了看,嘆口氣。太上感應訣顯然是九天太清宮的不傳之祕,別人就算真的於九天太清宮有恩,他們也斷然不會將這至關重要的東西拿出來的。      綾清竹聰慧異常,顯然隱約猜測到林動想學太上感應訣的目的,只不過她並未多說。這女孩的確喜歡默默承受卻堅強地從不與人言,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世間萬物,唯情債難還啊。」岩拍了拍林動的肩膀。      林動默然,心情複雜地跟著走出去,正好見到綾清竹與蘇柔說話,蘇柔則拉著她的手咯咯笑著;從他的角度來看,正好看見綾清竹那嬌嫩耳尖似乎有些發紅。      「林動大哥,師姊先交給你了,要幫我們好好照顧她啊!」蘇柔遠遠衝著林動揚了揚小手,嬌聲道。話剛落下,綾清竹有點羞惱地將劍鞘敲在她額頭上,頓時讓她小臉苦了下來。      一群九天太清宮的少女嬉鬧著,打趣綾清竹一會兒,便嬌笑著遠去,清脆的笑聲在山林間遠遠傳開。      綾清竹望著她們遠去,這才轉身來到林動面前:「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      「明天,我回去與他們交代一下。」林動想了想,如今道宗無事,儘快去北玄域將青檀接回來才是。      「嗯。」綾清竹輕輕點頭,不再多說。林動見狀轉身,兩人再度返回道宗。      回了道宗正巧遇見應笑笑,她見到兩人一同回來,眼神有些古怪卻並未說什麼。林動沒法解釋,便囑託應笑笑將綾清竹安排好,接著又與應玄子說了要暫時離開的事。應玄子雖然有點訝異,但沒有反對,只是叮囑他此行小心,畢竟現在的天地間不算平靜。      之後林動又去了後山與應歡歡說了,她聽得林動要接青檀回來倒是頗感贊同,當年她便與青檀相識,兩人關係不錯,她自己也想跟前,奈何她現在的狀態實在不宜出岔子,只能遺憾地留在道宗。      從後山出來,林動望向遠處的一座山峰,略微想了想,吩咐一名弟子找來兩瓶好酒,然後他拎著酒瓶掠上山峰,在山巔上見到盤坐在岩石上的紅髮身影。      身著金色袍服的紅髮人影靜靜盤坐,即便隔著遠遠的依舊能感覺到那股古老波動。林動漫步而去,那道身影顯然有所察覺,轉過頭看了他一眼,神色平淡。      林動在炎主旁邊的一塊岩石上坐下,揚了揚酒壺並丟過去。炎主伸手接過,把玩一下才淡淡地道:「怎麼?不發怒了?」      「有用嗎?」林動輕嘆一口氣,望著道宗後山,那裡的寒氣逐漸散發出來,讓整座山峰掛滿冰霜。      炎主也順著望去,沉默片刻才說:「我這次暗中施展的手段,或許對你以及……應歡歡來說有些不太公平,甚至不恥,你會發怒也屬正常,不過重來的話,我還是會這樣。當年天地大戰,師父燃燒輪迴封印位面裂縫,這才令得那場浩劫終結,但異魔的確極難對付,雖然之後我們盡力的圍殺,但依舊是有著不少的漏網之魚,而且其中一些厲害者,也是與我們拚得兩敗俱傷,看似是他們最終敗退,可我們也被逼得沉睡或者輪迴。」      「如今天地再亂,師父卻已不在,而小師妹成了最後的希望。師父曾經說過,小師妹最有可能達到他那一步,因此我們所有人都甘願以生命庇護她,即便最後我們皆是重傷,但對於師父要用剩餘力量護著她進入輪迴,我們都未曾有絲毫異議。」      林動默然,這事他已知道,所以吞噬之主最後才會燃燒輪迴,不然這位天之驕子不至於會殞命。      「只有小師妹達到師父那一步,這片天地的無數生靈才能被拯救;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抵禦異魔的侵占。」炎主撕開酒壺封口,重重灌了一口,淡淡道,「為了這一步,我們也會竭盡全力,甚至——不擇手段。」      林動默然,旋即飲了一口辛辣的烈酒,搖晃著酒壺說:「你們的出發點很偉大,這點我比不上,而且也不太想做到。我從一個小地方廝殺打滾地爬出來,經歷的事同樣不少,而我努力修煉的原因也很簡單——我要保護我想保護的人!只要能夠護得他們不受傷害,即便我自己遍體鱗傷,我也不在意。或許你會說,異魔入侵是天大的事,因為天地陷落,我想保護的人無法獨善其身——的確是這個道理。為了保護他們,即便要我與異魔死戰,我也毫不猶豫!說句實話,這些年我也以各種方式與異魔戰鬥,但……終歸還是有些差別啊!我不是想讓她放棄那種責任,只是……或許我想我可以幫她接下來,那樣她就不用承擔這種重得足以讓人崩潰的責任。」      林動自嘲一笑:「我從來不認為我有資格當什麼救世主,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會自私,會衝動,但為了我所在乎的人,我能夠付出任何代價。」      炎主望著神色自嘲的林動,許久後輕輕搖頭:「那種責任只有她才能肩負,其他人都是不行的。」      「為什麼?就因為符祖曾經說過的那句話?」林動一笑,臉龐在夕陽照耀下顯得分外堅毅,而後道,「世界上沒有那麼絕對的事,或許機率很小,但我不會放棄。」      炎主輕輕搖晃著酒瓶,看向林動的眼神突然複雜了些:「雖然在我看來,你的努力有些天真,不過這種勇氣我頗為喜歡。以前的我有過你這般想法,我喜歡她,我同樣也想為她肩負起責任,可是——最後我放棄了。」      炎主的面色有些苦澀,輕聲道:「在那種責任面前,我最終放棄了,因為我覺得我的確沒有接過來的本事。呵呵!說到底是勇氣不夠,其他的倒是藉口。有時候我倒挺羡慕你的執著,看似莽撞卻從不心生悔意。」      林動望著面色苦澀的炎主也沉默了,默默拿起酒壺灌了兩口。      炎主臉上的苦澀很快消散,看了林動一眼才說:「我們的意願最終不會有什麼改變,你若是對自己有那麼大的信心,就用自己的能力證明吧!我們有一個機會,不過是留給小師妹的,現在的你還沒有資格與她爭搶。」      林動握著酒壺,他知道他不可能說服炎主,兩人的立場處於對立:他想保住應歡歡,炎主卻需要覺醒的冰主。兩者無法共存,總要做出抉擇的。想要改變就只有向炎主他們證明他能超越冰主,只不過這條路註定艱難無比。      「你要出去?」炎主突然問道。      「嗯,去北玄域。」      「去吧,這裡我幫你守著,而且有她在這裡,發生任何事我都不會袖手旁觀。」炎主道。      「多謝了。」林動點點頭道謝。      「這是我的任務,即便你不說,我也會做。」炎主搖了搖頭,站起身望著充滿寒氣的後山,眼中突然浮現一抹溫柔之色,「其實我很想謝謝你。呵呵,好多年都未曾看見小師妹那般笑了,她從小冷靜得可怕,彷彿不會有什麼情緒波動。看見她的笑容,我有時候挺能理解你拚了命想去守護的心情。不過理解歸理解,現實卻是這般殘酷啊!」      炎主輕輕揮手,輕嘆道:「去吧,雖然跟你說了這麼多,但等我真身降臨時,我們該怎麼樣做還是會那樣做的,到時候動手是最直接的方式。」      林動一笑,重重點頭:「能與你們這些遠古之主交手也是我的榮幸,不過,即便是拚了性命,我也不會讓你們輕易將她搶走。」      「呵呵!有血性,我很期待那一天。」炎主轉身,將酒壺衝著林動揚了揚。      林動一聲大笑,將酒一飲而盡後甩開,大笑而去。      炎主望著林動遠去的背影,輕輕一嘆,喃喃道:「希望你能一直執著下去,這樣即便最後失敗了,至少你不會再後悔。」      山崖上突然湧來寒氣,炎主微微偏頭,望著出現在先前林動所坐岩石上的冰冷倩影,卻是未曾說話,只是又飲了一口酒。      應歡歡也沒有與他說話,望著林動消失在遠處的身影,旋即輕輕撿起林動丟下的酒壺,仰起雪白脖子輕抿一口其中殘留的酒水。      「有這麼一個人如同傻子般護著妳,難怪妳不肯甦醒。」炎主嘆口氣,盯著應歡歡苦澀一笑,「只是妳應該知道,最終什麼都不會改變,那種責任他扛不起,妳願意讓他受這種苦嗎?」      應歡歡依舊沒有回答,她輕輕蜷起修長雙腿,玉手有些柔弱地抱著膝,垂頭將臉埋在膝間,冰藍色長髮傾灑下來,猶如一朵盛開的冰蓮。她的嬌軀似是微微抖動,冰冷水花滴落,在觸地的瞬間化為一朵朵冰花;近乎哽咽的聲音從冰藍色長髮下傳出。      「我知道……屬於我的,我會接受。只是……我、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他。」      炎主望著不斷抖動的倩影,饒是他這般心境都湧上淡淡的酸意,但他只能靜靜看著,一如多年前那般無力而可笑。      夕陽籠罩山崖,雪花凝聚著飄落,看起來顯得那麼淒婉。      翌日第一縷晨輝自天際傾灑下來時,林動並未驚動其他人的離開,當他來到宗門處,一道身著白色衣裙的窈窕倩影已靜靜而立。      「來得這麼早啊。」林動衝著綾清竹笑了笑。      「此行前往北玄域路途遙遠,儘早動身也儘快回來。」綾清竹依舊是持著那柄青鋒長劍,清澈眸子看了林動一眼。      「走吧。」林動點點頭,轉身凝望道宗,最後輕吐出一口氣,不再有絲毫拖遝,灑脫轉身,化為一道流光劃過天際。      綾清竹見狀也身化虹芒迅速跟上。      兩人遠去時,道宗後山山巔上,寒氣籠罩間似有一道身影遠遠眺望,猶如石像般許久未曾移動。接著寒氣湧來,又將她的身形遮掩。

作者資料

天蠶土豆

知名網路作家,橫掃小說連載網站,創下許多新紀錄,包含: 蟬聯網路作家富豪榜前三名;作品擁有最高的IP價值;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一億五千萬,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書籍改編為遊戲、漫畫、動畫等,所衍生改編作品為中國之最; 同名動畫首播當日觀看破億,第一季總收視破十億; 甚至開創歷史性且高規格的的新書發表會。 堪稱是網路作者的第一把交椅。 著有《鬥破蒼穹》、《武動乾坤》、《大主宰》、《元尊》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天蠶土豆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10-12 ISBN:9789571081342 城邦書號:SPB7F00015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