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童謠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童謠

  • 作者:尾巴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10-05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駭人聽聞的獵奇謎團,毛骨悚然的結局真相, 圍繞著人性愛恨糾葛,讀完殘留淡淡的感傷…… ★海外影視改編詢問度NO.1!「鬼尾巴電影院」全新小說系列企劃啟動—— 故事太有畫面,千萬不要在晚上閱讀! ★2015 - 2017連續三年蟬連博客來年度百大作家TOP 10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尾巴 超人氣靈異恐怖系列登場! 【故事簡介】 「我安排了一場遊戲,就叫作『童謠』吧,當與邀請函上相對應的歌曲出現時,就是你們死亡的時候……時間到明天早上七點半為止,還活著的人就可以離開這裡。」 任職於某知名週刊的採訪記者王星萍,某天收到一封神祕的邀請函。她一開始沒想太多,以為是業務往來的客戶新花招,等到赴約抵達位於深山中的別墅時,才發現事情不太對勁——現場有十二名來賓,卻遲遲不見主辦人出現,此時接連外界的吊橋被炸毀,接著音樂聲響起,現場來賓一個個遇害,死狀還與童謠內容相呼應……究竟是鬼魂復仇,或是另有凶手?

內文試閱

  楔子      這是在不久以前,某位頗具知名度的女作家身上所發生的事。      她的名氣大到即便不看小說的人也知道她的名字。她所擅長的故事類型涵蓋各種範圍,舉凡科幻、怪奇、鬼魅、武俠、情愛、古裝、奇幻等,沒有她寫不出來的小說,她的腦袋彷彿就是個大千世界般,作品也屢屢被海內外翻拍成電視劇甚至是動畫。      也因此她的讀者各個年齡層都有。部落格和網路平台訪客絡繹不絕,每天都有好幾百名的讀者留言與詢問。      這位作家會如此受歡迎的原因,除了故事感動人心以外,便是她一直以來親民不做作的作風,無論多麼忙碌,她都會一封封地回覆每位讀者的留言與私訊,只為了不忘初衷,讓所有人都感覺自己與作者之間沒有距離。      然而慢慢的,作家的私生活越來越受到關注與打擾,於是作家逐漸保護自己,只要問題重複、過於私人、沒有禮貌等,一概不會回覆。      這下讀者們可不高興,尤其是那些一路從作家沒沒無聞支持到今日的粉絲們,認為作家在成名後一腳將他們踢開。      某天,一位元老級粉絲在她的部落格留言,說著自己的生活苦悶且毫無意義,語氣像是遭受到了重大挫折。      作家過了幾天才發現這則留言,但她那時候忙著校稿、截稿、與出版社聯繫以及商討封面,還有朋友的生日、餞別聚會、喜宴、同學會等,也因此,等她留意到這位讀者時,已經上了新聞。      這位讀者燒炭自殺,遺書上寫著自己在學校遭受忽視、在打工處被刁難、在家中被冷落等多項令人灰心的事物,在遺書最後段還寫著一句話——「在我黯淡無光的人生中,只有她的書是我生活的全部,然而在我最需要幫助時,她卻冷眼忽視我,像其他人一樣,為此,我的生命將再也毫無意義。」      他的書櫃裡全都是她的作品,於是媒體新聞很快知道,遺書裡所寫的「她」指的就是這位暢銷作家。於是媒體開始抨擊,為什麼死者在作家部落格上留言表示生活不順遂時,作家卻沒有任何回應,就連適度的開導也沒有。      新聞名嘴開始介紹這作家的生平,連初戀情人都被翻了出來,甚至過往不熟悉的朋友也紛紛出籠,網路充滿了許多被加油添醋的「真實」,她所犯過的一點點小錯都被放大檢視。      作家感到心力交瘁,她只有一個人,要兼顧家庭、工作、社會還有很多人的眼光,她自認能做的就是這麼多,她已經盡力了。      她在新聞媒體與鏡頭面前不只一次地說過,認為已經做到最好,盡心盡力去回覆每一個讀者,一樣的問題每天回覆好幾次,她也會抽空辦聚會、做小禮物等,同時還要處理好自己的私生活,讓朋友和家人明白作家這條路並不是那麼輕鬆,她已經努力把每件事情做到盡善盡美。      但沒人領情,大家都說,花一點點時間回覆那位死者很難嗎?      所有人只看見表面,沒有人知道她曾收到多少類似這樣的訊息,她確實輕忽事態的嚴重性,但那是因為她不是他們現實的朋友。      「如果死亡就是對的,東方社會就是死者為大,那是不是我也死了,你們就能了解我的無奈?」作家在最後一次於自家樓下被媒體逮到時,兩眼空洞地這麼回答。      這並沒有引起多大的同情,大家反而批評得更大聲,網路甚至發起活動拒看她的書,成千上萬的網友在上頭留言,請這位作家別說得自己冠冕堂皇,說她該重視自己的衣食父母——也就是讀者,並請她以命償還等激烈字眼。      網路上湧進無數惡毒謾罵,舉凡從她的談吐、外表、行為、學歷甚至是書的內容無一倖免,最後就連幫作家說話的朋友與讀者也被牽連進去。      最後出版社決定重新召開記者會,要作家公開為自己言行舉止失當道歉。      場地選在出版社的一樓大廳,中間是圓型的鏤空建築,抬頭可以直接看見頂樓的天花板,而每層樓的走廊都可以看見一樓大廳。所有媒體抵達現場,全國都在等著這場Live記者會。      白色的桌子與黑色麥克風放在前方,出版社的總編輯以及公關部經理坐在兩邊,然而正中央屬於作家的位子卻還是空的。      媒體們不耐煩地催促,總編輯一面擦著汗一面要其他編輯打電話給作家。突然許多A4大小的紙張從上頭落下,所有人往上看,攝影機也轉向上方,那位作家穿著白色洋裝站在四樓,她手中拿著一疊紙張,不斷地往下撒。      她神情憔悴、眼神失焦,披頭散髮,媒體們雖然被她的樣子嚇到,但內心卻十分欣喜,這下又可以大做文章了。      就在她將雙手往前將所有紙張往下灑的瞬間,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她已經從樓上一躍而下。      鮮血噴灑一地,透過全國現場轉播,所有人都看見她的死狀。      其中一位記者顫抖著拿起散落一地的A4紙張,每一張紙都寫滿著一樣的四個字——人言可畏。        第一章      在手機提示鬧鈴作響之前,我已經張開眼睛看著天花板。      彷彿做了很長的夢,身體也沉重得不像話,我緩緩轉動頸子,視線在屋內一一掃射,從一旁的化妝台、衣櫃、五斗櫃、冷氣機、書櫃等等,明明是我的房間,但卻覺得有些陌生……      今天是幾月幾號?今天是星期幾?      猛然我睜大眼睛,喊了一聲:「糟糕!」趕緊跳起來,看了一下手機顯示時間,七點整,我鬆了一口氣,這時提示正巧響起,我按掉開關後,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不用著急,還有一個小時可以準備。      我從床上爬起來,覺得身體十分僵硬,在轉動脖子時甚至發出喀喀聲,希望不要落枕才好。      「我居然還穿著上班服,昨天這麼累啊……」雖然頭腦有些混亂,但我還是脫掉制服,往浴室走去準備沐浴,卻忽然覺得有些奇怪,我再次轉身看著房間狀況,怎麼亂成一團,連床套都被拉起一半。      我趕緊跑到客廳,發現自己背包的東西散落一地,一旁茶几上的花瓶也被打破,整個家看起來像是遭過小偷一樣。      我整個人臉色發白,趕緊隨便套上一件衣服,拿起手機準備報警,但忽然頭痛欲裂,我扶著牆壁走到沙發上坐下,按揉著太陽穴,昨晚的記憶正一片片拼湊回來。      幾個月前,我一篇專題採訪的文章引起廣大迴響,週刊因此暢銷好幾萬本,為此部門的同仁終於喬到一個大家都有空的時間,請我吃了頓大餐,又到居酒屋續攤,印象中自己喝了不少的酒。      我睜開眼看著四周,看來昨晚喝得爛醉……下次要提醒自己,不能喝成這樣,今天還要上班呢。      於是我從櫃子拿了顆止痛藥,配著溫水吞嚥以後,才走回浴室打開水龍頭,我發現自己身上除了酒味外,嘴角邊還有些微嘔吐味,臉上更是花了的濃妝,真是噁心死了。      這是什麼?什麼時候左邊肩膀上多了條暗紅色的細長疤痕?      昨天我到底是喝得多瘋啊,居然撞傷了!      輕微按壓卻不覺得痛,我沾了點水搓了幾下,卻也洗不掉,這痕跡看樣子是陳年疤痕了,到底什麼時候出現的,我從來沒注意過。      梳洗完畢後,我拿起那身充滿酒氣的套裝丟到垃圾袋裡,反正穿了好幾年,趁這機會順便汰舊換新。之後我套上絲襪,選了件胸前有漂亮花邊裝飾的白色襯衫,以及充滿彈性的黑色窄裙。      將頭髮梳成了簡單的馬尾,上了個讓自己水腫的眼睛比較沒那麼明顯的妝後,時間已經八點,於是我將客廳散落一地的物品收回包包內,快速把碎掉的花瓶包到報紙裡頭就準備出門——我的天呀,居然連門都沒反鎖,昨天到底是有多醉啊。      早晨的公車站人潮眾多,每次擠公車都像是在拚命般,冬天還好,最受不了的是夏天,一堆人在太陽底下累積的氣味會在密閉空間裡頭飄散,有些人會噴上香水掩蓋,但反而更加難聞。      我後面站了個上班族,公車上擠到跟沙丁魚一樣,他卻還在玩自己的手機。隨著公車的煞車或是前進,上班族不斷東倒西歪,突然一個腳步不穩,伸手一抓抓到我的馬尾,他也只是虛應聲「不好意思」,從頭到尾都盯著自己的手機。      有這麼急嗎?那是你現在在公車上面一定非要做不可的事情嗎?      我怒氣衝天地正要破口大罵,他卻按鈴下車了,一方面我為他終於不再干擾我感到高興,另一方面又認為自己該早點發聲才對。      每天總要上演一次這樣的情形,在路上總是會見到許多路見不平的事情,但卻總是壓抑。      我說服自己,就是因為我一個人,怕對方會尾隨我下車對我不利,但若是有同行友人,那就敢開口制止不對的事情,所謂人多勢眾。      咦?說到這個,明明膽小如鼠的我,剛才居然有了想破口大罵對方的衝動,看樣子酒還沒退喔,想到這裡,我不禁笑了起來。      「早安。」電梯門一開便可以看見櫃檯的小妹妹,她親切對我微笑打招呼,是應屆畢業生,看起來真是青澀的不得了,兩年前我也是這樣,我瞇眼對她微笑道聲早後進到自己部門。      我打開了部門的電燈,平常總是我第一個到,畢竟自己還算是部門裡最資淺的新人,況且每天要做的工作實在不少,早到些也好。我看著亂七八糟的桌面,不禁皺起眉頭,怎麼會這麼亂?坐下後扭動了脖子,開始將所有文件分門別類整理好。      桌上整理完畢後,就換成是電腦的桌面了,剛截稿完畢的關係,電腦桌面上滿滿一堆資料檔案,我嘆口氣將電腦裡的檔案也分批整理進資料夾,意外發現在尚未採訪的資料夾中,有個「怪奇」資料夾,正準備打開時,同部門的另一位採訪記者打著哈欠進來了。      「早安,星萍妳每天都這麼早。」孫紹齊抓著頭,他今天又噴了過濃卻好聞的香水,一頭亂髮,明明比我資深三年,但看起來卻老是不正經。      不過那只是外表,我知道他對工作有多仔細,在我到進公司前,他可是這部門最早到的。我對他露出善意的微笑。「早安。」      「頭超痛的,妳昨天也喝了不少吧。」他走到我背後的座位,然後慢條斯理地拿起早餐準備享用。「妳吃了嗎?」      「我吃了點。」      我指了桌上的茶葉蛋,他微微皺眉說:「茶葉蛋根本不能算是早餐。」      而我只是輕輕一笑,宿醉到現在還讓我毫無胃口。      「其實妳挺能喝的,我看妳一杯接著一杯呢。」      「你也不差。」模糊的印象裡,孫紹齊還幫我擋酒過,對了,在記憶片段中,似乎有人送我回家至樓下。「昨天是你送我回家嗎?」      「是啊,妳那樣誰敢讓你自己回家啊。」孫紹齊邊說邊做出嘔吐的動作,我尷尬笑了笑,原來在路邊吐了,如此沒形象的事情忘了也好。      「真是麻煩你了,謝謝。」我不好意思地說,好在只有孫紹齊看見我吐,這下子只要封住他的嘴就好。      「放心啦,我不會說的。」他不愧是個聰明人,對我比了個讚。      「那就再次謝謝你了。」我說完後便轉過頭繼續整理電腦桌面,孫紹齊在我背後拿早餐所發出的塑膠聲突然停止。      「妳……」      「什麼?」我繼續點著滑鼠。      「嗯……沒事。」      我停下手上動作再次轉過去。「怎麼了?」      他看起來欲言又止,我下意識的反應是,難道昨天我還做了什麼丟臉的事情嗎?「該不會我喝醉做了什麼失禮的舉動吧?」老天保佑千萬不要。      「放心,除了在路邊狂吐以外就沒什麼了。」孫紹齊大笑。      「無論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都請你忘記吧。」我雙手合十拜託他。      「所以昨天的事情妳都忘記了?」      「片段。真的喝得太醉了,我甚至沒有洗澡,直接在床上睡著了。」我稍稍形容了一下房間的慘況,他聽得睜圓眼睛。      「昨天看的時候……」他不知道嘀嘀咕咕地說著些什麼,我「嗯?」了一聲,他微笑著搖頭表明沒事。      我聳聳肩,轉過身繼續整理東西。後來同事陸續進來,大家話題大多圍繞在昨晚喝酒的事,順便再次恭喜我的採訪報導獲得上頭重視。      我所任職的地方是全台最大的綜合出版社集團,旗下出版品有純文學小說、童書、翻譯小說、大眾文學,當然還有流行雜誌、財經雜誌等。      雖然一開始進公司的目標是流行雜誌區塊,因為那裡既可以參加許多時尚新品發表的記者會,還能見到許多活躍於時尚圈的藝人們,並且親自挑選許多美麗單品拍照,我想女孩子都會喜歡這樣的工作。      但無奈那邊職缺不多,原想先進入集團即可,再找機會跳槽,不過這些日子也做出了心得,甚至喜歡上這樣採訪記者的工作。      大約在半年前,政府舉辦了個創意設計展覽,那裡有許多新生代的攝影師或是創意工作者,我在那裡發現了一個非常奇特的創作者,他的作品是使用陶土捏製再放入火爐烘烤,上過一層淡淡的釉色後再放入陰涼處烘乾。作品的形狀千變萬化,充滿一種說不上來的魔力,讓我湧起了想要採訪他的心。      但老實說他真的是個怪人,他自稱自己所捏的都是存在於這個世界的生物,但就我看來,只是一些奇形怪狀的東西,我甚至連他口中的「生物」的眼睛在哪都沒看見,但人家都說藝術家與瘋子就在一線之隔,雖然他言語怪異,但總結來說,是篇很棒的採訪。不過總編那時卻不採用,因為誰想看一個默默無名藝術家的故事?      不過就在幾個月前,這位年輕的藝術家變成眾所皆知的大明星,只因為孫紹齊臨時開天窗,交不出三個版面的採訪文章,總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才將這篇採訪放到雜誌上,因緣際會被一位藝術收藏者慧眼相中,一傳十、十傳百,更甚至連國外的藝術收藏者也加入收藏。      一夕之間,我成為了慧眼識英雄、琢磨璞玉的明眼人,因為這樣,部門同事們才會在昨天如此盛大請了我一頓。成就感很大,使命感也更強,讓我更加堅信自己在這塊領域挺有敏銳度,已經不會去想跳槽的事情了。      等到部門的同事差不多到齊後,總編照例先說了本月目標與一些激勵的話語,接著開始一整天忙碌的工作。我將近期內有興趣的展覽簡報放在一個資料夾內,然後想起剛剛的「怪奇」資料夾,開啟後發現自己居然把那位怪異的藝術家也分類在此,我不禁莞爾一笑。      其它還有「神祕海怪」、「外星人」、「村落」、「邪教」、「暗網」等奇怪資料夾,有些看起來就像是假的都市傳說傳言我也放在裡頭,不過身為記者就是要質疑世上每件事情,並且去發掘真相。      只是這一塊都是備用資料,等哪一天暫時無其他題材時,再從這裡下手吧。我把這些資料統整後,放到了「待查證」區。      下午,櫃檯的小妹妹拿著兩份掛號信件與一封平信給我簽名,我打上一個星號代表我的名字,然後看著這三封信。一封是新聞採訪邀稿,還附了光碟,另一封是信用卡中心,第三封則有著深紅的色調,萊妮紙的材質,我喜歡這種紙,最特別的是封口處居然是蠟印,上面的圖騰是片楓葉的形狀。      我拿著信封前後看了看,沒有寫寄件者也沒有郵戳,表示是直接投到信箱裡頭。裡面有張白色的爵士紙張,上面印有新細明體的字樣。      呱.呱.呱呱呱, 醜小鴨呀醜小鴨   腿兒短短腳掌大,長長脖子扁嘴巴   走起路來搖呀搖,愛到河邊去玩耍   喉嚨雖小聲音大,可是只會呱呱呱      六月六號 晚上六點 敬邀光臨,由衷感謝      這是什麼啊?      我將卡片翻至背面卻什麼也沒有,正面只寫著這首〈醜小鴨〉的兒歌和日期、地點,這是一張邀請函嗎?      我打分機給櫃檯,請她詢問樓下管理員是否有看見寄件者,但回報的結果是沒有,想也知道,這裡是商辦大樓,來來往往的人這麼多,警衛又怎麼會知道呢?      我原本猜想八成是封寄錯了的信,但信封上明確寫著「全民週刊 第二營業部 採訪記者部門 王星萍」,能寫得如此精確,有可能是某位曾經接受過採訪的人。      這是一封邀約記者的信件嗎?很多單位會和記者打好關係,所以這並不稀奇,但一定都會附上邀請者是誰。也有可能是個感謝信函邀約,但近期除了那位年輕藝術家以外,我想不到有需要感謝我的人,而那位藝術家此刻也在國外巡迴展出。      我真的想不出來了,只能將卡片收到抽屜裡,反正距離六月六號,還有一段時間。

作者資料

尾巴

姓名:尾巴 兒時總被說腦中有太多不實際的幻想,如今這些天馬行空成為我最重要的資產。願各位都能珍惜自己腦中的世界,並享受我所呈現給你們的世界。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基本資料

作者:尾巴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8-10-05 ISBN:9789571082905 城邦書號:SPB7Z00007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