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武動乾坤(25)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武動乾坤(25)

  • 作者:天蠶土豆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9-1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他不僅創下了紀錄,也改寫了小說界,當代傳奇新巨擘——天蠶土豆。 ◆與盜墓筆記、甄嬛傳、花千骨、琅琊榜、全職高手齊名的經典IP。 ◆同名電視劇2018暑假上映,由張黎執導,楊洋、張天愛、吳尊,王麗坤領銜主演,預約討論度及收視率雙冠王!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100億,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書籍改編為遊戲、漫畫、動畫等,所衍生之改編作品為中國之最。 ◆同名動畫首播當日觀看破億,第一季總收視破十億。 ◆創小說先例,拓玄幻武俠,屢屢創下玄武小說新紀錄,天蠶土豆是當代最具代表的小說巨擘。 【內容簡介】 修煉一途,乃竊陰陽,奪造化,轉涅槃,握生死,掌輪迴。武之極,動乾坤! 在林動的勸說下,心晴決意放手一搏進入祖魂殿,讓九尾族再鑄榮光,不料內部已被異魔侵蝕。林動順利以祖符抹煞異魔,並獲得吞噬之主傳承的消息。 小炎聯合其他五位大將,密謀於雷淵山山聚時策反。在小炎與林動的力抗下,成功殺死徐鐘,卻也引發天龍妖帥的怒火。生死一線之際,小貂憤怒而至…… 品嘗過《花千骨》的瑰麗世界、《瑯琊榜》奮發向上,智博奸佞。《武動乾坤》將以燦爛的大千世界、奮發的不畏之心和纏綿悱惻的愛情,開拓2018的壯麗玄武世界。 【網友推薦】 初識武動,覺其不溫不火,貌不驚人,但土豆的風格,也算精品。 二識武動,由於我這回是慢慢慢慢慢慢的看,所以細節都看了進去。 我發自內心的講,武動是一本好書。 「精華好文!」、「必讀,超好看!」、「快推,錯過遺憾!」 林動,自小便是頂尖宗族的落魄分家之人,在沒有拿到石符之前,普普通通。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是靠著自己一步一步爬。 土豆說的不錯,林動比較真實,而我們也終究是生活在現實之中,所以如今我比較喜歡林動。 ——來自網友真誠推薦 【關於戲劇】 2018年,同名電視劇即將上映,從導演、演員到工作人員,每一個人都突破自我限制,只為呈現出最好的《武動乾坤》。 由張黎執導,楊洋、張天愛、吳尊,王麗坤領銜主演,釋小龍、柳岩、索笑坤、董晴、楊皓宇、馮俊熙等連袂主演。 ☆2017年年度品質導演——張黎。 與張藝謀、顧長衛同為電影界的黃金世代,曾經執導《孔子春秋》、《走向共和》、《少帥》等熱門電視劇。 為求自我突破,首次執導玄幻、修真電視劇:「主動接觸……《武動乾坤》這樣的玄幻題材剛好給我創造這樣的機會……這是過去那些歷史正劇不可能做到的。」 ☆隱忍不發、修煉成才的地才林動: 《微微一笑很傾城》、《盜墓筆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人氣小生楊洋飾演。 楊洋對此角色展現高度期盼以及自信:「跟以前完全不同,會給大家帶來反差」、「通過飾演一個底層打拼出來且年齡跨度較大的熱血角色,希望能向大家展現出不一樣的一面。」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呈現給粉絲角色魅力,不畏辛苦與困難,就算因戲受傷,仍貫徹到底每日到場,從不用替身,被導演稱之為「戲瘋子」、「他只能演這個角色」只有這個角色,才能披露出楊洋的另一面。 ☆天之驕子、絕對死敵的天才林琅天: 拍攝過《爸爸去哪兒5》、《花樣少年少女》、《終極系列》,被觀眾直呼「暖男」、被粉絲封為「超人爸爸」的吳尊扮演。 這不僅僅是吳尊的古裝電視劇處女作,也是他用來突破自我侷限,不同於以往的角色。 對於這個角色,吳尊如此形容:「這真的是我演過最期待的角色。從正到反派,我都愛上了林琅天這個角色」 ☆冷若冰霜、外冷內熱的冰主應歡歡: 《太子妃升職記》、《妖貓傳》、《愛情進化論》張天愛,導演唯一欽點:「這個角色非常重要,非她莫屬」。 張天愛在採訪中多次提到「突破大」、「非常期待」,為了演活應歡歡不惜「拍攝時候嗓子都是啞的」,只為展現一位符合書中描寫,有血有肉、靈動活潑的應歡歡。

內文試閱

  §第五百三十五章 祕辛§      月如銀盤懸掛天際,清涼的月光傾灑下來,籠罩大地以及連綿無盡的山脈。      林動盤坐在床榻上雙目微閉,身體表面時不時有黑色漩渦成形,以驚人速度吞噬周圍濃郁的天地元力。      林動修煉時,房間外的庭院中,嬌軀纖細的少女站立著,貝齒輕咬小嘴,時不時緊握的小手顯示心中的局促與不安,月光傾灑下來照耀那光潔精緻的小臉,正是心晴。      她站在這裡近一個時辰,待她感覺到房間中的元力波動逐漸消弱後,仰起小臉深吸一口氣,清澈眸子中掠過一抹自嘲,終是不再猶豫,緩步上前輕叩房門:「林動大人。」      「進來吧。」林動平淡的聲音傳來,有一絲無可察覺的無奈。      心晴銀牙輕咬,小手微微用力推開房門,她緩步走進去。      月光照出一條光道,纖細嬌軀緩步走進,清澈眸子中卻有些懼意。她走進房間,微微低著頭,兩隻小手緊緊絞在一起,目光閃避著不敢望向床榻上的男子。      盤坐在床榻上的林動看著走進來的少女,好半晌後見對方沒有開口說話的跡象,這才無奈搖頭:「心晴,有什麼事?」      心晴緊咬著脣,絞在一起的小手因為用力而有些發青,心裡似乎相當掙扎。      林動靜靜看著她,也不催促。      房間安靜數分鐘,心晴眸中水花閃爍,突然跪下來:「林動大人。」      林動盯著心晴笑了笑:「是妳娘讓妳來的吧?」      「嗯。」      「如果我沒料錯,妳娘想讓妳今夜留在這裡吧?為什麼?希望九尾族獲得我的庇護?」林動輕聲道。      「對不起。」心晴眼睛紅紅的,水花止不住流下來,「我知道這樣也對不起心蓮姊姊,只是為了族人,我可以付出一切,即便是我的性命或身體。九尾族以前很強大,我卻沒有恢復榮光的遠大抱負,我只想讓我的族人能好好生存下來,不必每天都在擔心被抓,淪為別人隨意蹂躪的女奴。」      林動望著跪在地上哭得傷心至極的少女,輕輕一嘆,心姨將一個種族的榮辱放在柔弱少女的肩上,倒是太重了些。      「我知道林動大人的性子,娘親的辦法斷然行不通,不過您讓我在這裡坐一夜吧,明天我會與娘親解釋的。」      林動嘆口氣,自床榻上走下,來到心晴旁邊坐下,望著少女哭得梨花帶雨的小臉,笑道:「我來自東玄域一個很小的王朝小家族。妳知道嗎?在我年齡很小的時候就有一個敵人,那個敵人有輕易抹殺我那個家族的實力。我的父親被他重傷成廢人,那時的我與他有著天壤之別的實力差距,他是那個王朝璀璨的天才,而我只是一個小家族中的無名之人。」      心晴停止抽泣,紅著眼望著笑容燦爛的青年,她無法想像這個連摩羅、青雉那種天地間最為頂尖級別的強者都極為重視的男子,竟然有這般的過去。      「後來的故事很簡單,我學會隱忍,在歷練中逐漸強大,最後,我殺了他。」      林動伸出手掌輕摸少女的小腦袋,輕聲道:「我知道妳的種族處境很困難,不過在這個世界上,想要真正庇護自己在乎的人,唯有倚靠自己的力量。妳的起點比我好多了,這般年齡便是生玄境實力,這在我那王朝簡直是超級天才。所以,相信自己,終有一天妳會讓九尾族再度屹立在妖界之中,那個時候妳會認為今天這一切是多麼沒必要。當然,如果真有那一天,妳別恨我,我不想招惹一頭發怒的九尾狐。」      「噗嗤!」少女忍不住失笑,挺翹鼻尖輕輕抽了抽,眸子亮晶晶地看著林動,「林動大人認為我能做到嗎?」      「當然,妳有這個潛力。」林動笑道。      少女聞言咬了咬牙,小手陡然緊握起來。這一刻,林動見到那對眸子深處彷彿有一簇火焰升騰起來。      「謝謝您,林動大人,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心晴衝著林動俏皮一笑,「這下子我知道為什麼連眼光那麼高的心蓮姊姊都會看上您了。」      「咳,我與她只是朋友關係罷了。」林動尷尬地道。      心晴看著林動的臉龐,嬌小身子突然前傾,一對修長的纖細手臂輕抱林動,低聲道:「林動大人,您說得對。想要真正改變九尾族,只有依靠我們自己的力量,若是失去勇氣,苟延殘喘活著就怪不得別人了。」      林動微怔,剛欲說話,懷中的柔軟已退開。少女起身衝著他眨了眨眼:「林動大人早些休息吧,心晴打擾了。」      聲音落下,少女出了房間,唯有幽香殘存。      林動望著出了房門的少女背影,對方似乎改變了一些,他能感覺到這個少女眼中原本的怯色已徹徹底底散去,希望她能越來越好。他視心晴如朋友,能幫的自然會幫,不過他不想心晴依賴他的幫忙,畢竟如他所說,想要改變終究還是得依靠自己。      夜色中的九尾寨,少女奔跑著有些氣喘地衝進族內祠堂,見到心姨以及幾位族中長輩。      「心晴?」心姨望著衝進來的少女,卻是微微一怔。      那幾位長輩互相看了一眼卻沒有說話,都知道今夜心晴去做什麼。      「娘,我說過,妳這辦法對林動大人沒有用的。」心晴淡淡笑道。      心姨眼神微黯,苦笑著搖頭,仰起頭語氣有些悲哀地道:「這就是我九尾族的命運嗎?」      「我要去祖魂殿!」少女堅定的聲音在祠堂中響起。      心姨幾人皆是一顫,愕然抬頭望著緊握小手,目光沒有絲毫動搖與膽怯的心晴。      「我要闖一闖,即便最後失敗身亡也絕不後悔!」心晴緊緊盯著心姨,「我知道祖魂殿只能再開啟一次,那是我們九尾族最後的機會,不過一直膽怯下去,我們九尾族將會持續沒落!娘,與其每天戰戰兢兢活著,還不如放手一搏,若最後依然失敗,就是老天註定我九尾族無法再鑄榮光!那樣的話——」      話到此處,少女的眼神變得決絕以及淒婉:「還不如早點讓九尾族消失在天地間,至少還能讓我九尾族保持最後的體面!」      整個祠堂變得安靜無聲,心姨幾人臉色蒼白,眼中有些震動,都沒料到這個平日怯怯弱弱的少女在此時銳利得驚人。      「族長。」沉默許久,一名女子手掌猛的緊握,「心晴說得沒錯,雖然我們只有最後一次機會,但與其渾渾噩噩等待、將期望放在獲得別人庇護之上,還不如真正搏一次!若是先祖保佑,我九尾族也能有再復榮光之時;若真是失敗,苟延殘喘活著也的確沒什麼意思。」      其餘幾人沉默著,眼睛深處卻彷彿有壓抑很久的火苗竄動。      心姨顫抖著,最終忍不住哭出聲來:「我知道這樣很累,但我只想保護我們的族人,我們一族受的苦難太多了!」      「所以,娘,讓我們拚最後一次吧!」心晴跪坐在心姨身旁,小手握著她冰涼手掌微笑道。      心姨望著少女,淚水不斷掉下:「妳會死的!千百年來進入祖魂殿的族人沒有一人活下來,那是一塊被詛咒的死地。」      「總比不知道哪天被哪位大人物看中,抓去當小妾甚至女奴要好吧?」心晴輕聲道。      心姨望著突然比他們成熟堅定的女兒,最後的頑固徹底被打碎,手掌撫著心晴的柔順長髮,咬牙點頭:「那就開啟祖魂殿!」      心晴臉上終於湧現喜色:「娘,謝謝妳!」      心姨擦去臉上的淚水:「妳若是失敗,從此以後天地間不會再有九尾族。明天我會召集族人宣布這個消息,然後送妳去祖魂殿!」      「嗯!」      祠堂中凝固的氣氛散了許多,或許是做了最後決定,心姨幾人臉上也再沒了壓抑,笑容多了幾分。      「看來祖魂殿是個挺危險的地方啊。」笑聲突然插進來讓祠堂中的眾人一驚,轉過頭見到不知何時倚在門口的一道身影。      「林動大人?」心晴望著那道身影頓時一愣,連忙擦乾臉上的水花。      心姨望著林動,起身對他行了一禮:「林動小哥,之前的事是妾身莽撞,還請不要見怪。」      林動聳聳肩,看了心晴一眼:「那祖魂殿,外人可以進去嗎?」      心姨一怔:「能進去,不過那裡很危險。」      心晴的臉色一變,連忙道:「林動大人,不可以!」      「我陪她去一趟祖魂殿吧。」林動不理會少女的反對,轉身離去時還自語著,「真是的,隨便安慰一下,怎麼安慰到這麼絕的路上了?真是失敗啊!」      心晴聽得喃喃自語聲,小手忍不住掩嘴,水花凝聚著大滴大滴滾落。      林動站在一棵樹幹上望著前方,那是九尾寨的一片空地,此時九尾族的所有人聚集在這裡,氣氛有些悲戚。先前心姨將心晴打算闖祖魂殿的事情說出來,在族中掀起一些騷動,出乎意料的倒是無人反對。一些少女面容悲傷,想來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讓她們頗為絕望。      林動望著這種場合無奈嘆口氣,在心中問道:「岩,你昨夜說的屬實嗎?」      昨夜林動說要陪同心晴去祖魂殿時,素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岩竄出來,說了一些有關九尾族在遠古的事。      「遠古時候的九尾族也是妖獸界一大霸族,當時這一族有三名輪迴境巔峰強者,實力足以與九鳳、鯤鵬等霸族相媲美。」岩悠悠地道。      「三名輪迴境。」林動眼神一凝,這實力堪稱恐怖。      「當年的天地大劫,九尾族跟隨在我的主人身旁,為那場大戰立下赫赫功勞,不過九尾族因此成為異魔攻擊的一族,族中頂尖強者死傷殆盡。據說在最後一場戰役中,他們族中最後一頭九尾靈狐拚了性命,封印鎮壓三尊異魔王。」      「鎮壓三尊異魔王!」林動的眼神有些震動。在火炎城時,青雉想要消滅一尊異魔王,不僅祭出滅王天盤,甚至還要五道祖符加持,即便這樣,最後仍被那尊異魔王逃出一些精血;九尾族那位先祖卻憑藉自己的力量鎮壓三尊異魔王,雖說付出生命為代價,但也是相當恐怖。      「我懷疑九尾族一蹶不振恐怕與此有些關係。」岩沉吟道。      林動雙目微瞇。      「你去祖魂殿一趟,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岩道。      從聲音中,林動聽出一點莫名的涵義。      「你還有什麼沒說的?」林動心思縝密,懷疑地道。      「嘿嘿,九尾族的那位先祖在遠古愛吞噬之主愛得死去活來的,你這吞噬祖符的繼任者過去,說不定還能混點好處。」      林動一愕:還有這事?看來吞噬祖符的上任掌控者挺有魅力啊,連九尾族那位先祖都能為其折服。      「你確定吞噬之主當年沒負了人家?」林動忍不住問道,他不想因為吞噬祖符的緣故,讓他遭受非人待遇。      「當年那種時刻哪有什麼兒女私情,天地大戰一敗,這個世間的一切都會受異魔荼毒,為了保護自己在意的人,誰不是拚命戰鬥?」岩道。      林動輕輕點頭,那種時候或許連私人恩怨都會無限化小吧!      「林動小哥。」在林動與岩交流中,一道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心姨領著心晴以及一些九尾族長輩走來,正看著他。      「走吧。」林動點了點頭,來到他們身旁。      「林動小哥,你真的確定嗎?祖魂殿極其危險,這麼多年從未有人能出來。」心姨望著林動忍不住提醒。      「心姨,請帶路吧。」林動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心姨輕嘆一聲,不再多說,轉身在前帶路,走向九尾族寨子深處。      「放心吧,沒事的。」林動朝一直盯著他的心晴笑著,心晴微抿小嘴輕輕點頭。      一行人跟隨在心姨身後往九尾寨深處而去,半個小時後,茂密的森林深處出現一片廢墟,廢墟的中央有一座巨大祭壇。心姨帶著眾人走上祭壇,只見祭壇中央位置有一座石臺,她手掌一握,一尊巴掌大小的銅像閃現在手。      銅像呈現血紅色,是一尊狐狸,身後有九條尾巴張揚舞動。雖說這銅像並非實物,但林動仍感受到一股滔天妖氣。看來進入祖魂殿最重要的是這尊狐狸銅像,祭壇只是輔助用的。      「你們準備好了嗎?」心姨看向林動與心晴問道。      「嗯。」兩人深吸一口氣,旋即點頭。      心姨點點頭,將銅像放在石臺上後屈指一彈,一團血球閃現出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道隨即散發出來。      「那是我們九尾族所有族人的血液,只有這個辦法才能打開祖魂殿。不過美開啟一次祖魂殿,都會消耗銅像不少力量,這一次應該是最後一次開啟,銅像就會破碎消散。」心晴在林動身旁輕聲道。      林動微微點頭,看來這是九尾族最後的機會了。      當血球落至銅像時,血色的九尾靈狐彷彿復活了,竟是仰天長嘯。天空黑雲滾滾,血球則化為一道血紅光線,被盡數吸進九尾靈狐的嘴中。      宛如來自遠古的低嘯聲帶著蒼涼感在天地間迴盪,祭壇上的九尾靈狐彷彿看了林動等人一眼,血光從嘴中噴出,在前方化為一座巨大的血紅門戶。      「進去吧,裡面就是祖魂殿。」心姨手掌緊握,輕聲道。      「林動大人,您與我一起,不然會被排斥開來。」心晴看著林動伸出纖細小手。林動微微遲疑後就握上去,入手的冰涼顯示少女心中的不安與緊張。      「走吧!」林動衝著她笑了笑,再沒有絲毫猶豫,拉著心晴徑直走進血紅門戶中。血紅門戶震動著,一道光芒掃過兩人,而後門戶顫抖,林動兩人立刻消失。      心姨等人望著這一幕,雙手輕握,不斷喃喃唸道:「請先祖保佑九尾族最後的希望。」      在這低低喃語間,誰都沒見到石臺上九尾靈狐銅像望著血紅門戶的眼中,彷彿掠過一絲淡淡的悲意。      走進血紅門戶時,林動察覺到一股強烈的空間波動。眼前血光陡然強盛又迅速黯淡,林動的視力也在第一時間恢復,同時體內元力迅速運轉起來。四周沒有想像中的危險,入眼的似乎是一片遼闊無盡的血紅大海,他們正站在大海的一條走廊上,走廊盡頭彷彿是一座相當巨大的廣場。      心晴清澈的眸子望著走廊盡頭的巨大廣場,鬆開林動手掌後加快走向那裡,因為她感覺到一絲來自遠古般的呼喚。林動步步緊隨跟在心晴身後,不斷掃視這片血紅空間,袖中的雙手之間有一絲絲黑芒及雷弧悄悄閃爍、跳躍。      兩人很快來到廣場中,林動見到廣場中央矗立著一尊萬丈龐大的石像,石像是一頭九尾靈狐,氣勢比起那銅像要強橫無數倍,即便遠遠看著都由衷感覺到一股心悸。      「這就是先祖。」心晴望著石像,眼中泛起一絲狂熱,「這是先祖的骨骸。」      林動這才一驚,原來這並非石像,而是真正九尾靈狐的骨骸,難怪有如此恐怖的氣勢。      心晴加快步伐,在距九尾靈狐骨骸還有千丈時停下來,她跪伏下來,雙手擺出相當奇特的姿勢,身後的三條毛茸茸尾巴也伸展開來。      林動站在後面靜靜望著這一幕。      在心晴擺出奇特姿勢時,一陣古老而蒼涼的歌聲突然響起,古老歌聲徘徊在空間中,彷彿夢回遠古。林動感覺到這裡的天地元力泛起陣陣波動,九尾靈狐骨骸上竟有點點血光彙聚。      血光很快化為一道人形,待光華散去時,一道女子光影浮現出來。這女子身著華麗衣衫,容貌極其妖媚,一顰一笑間,彷彿連天地都黯淡下來。      「先祖!」心晴望著那道妖媚無比的光影,眼中忍不住流下淚水。      「我的族人。」女子光影目光柔和地望著心晴,輕輕伸出修長白皙的玉手,輕柔的聲音充滿驚人媚意,「接受我的傳承吧,我等妳很久了。」      心晴望著光影緩緩伸出小手,就在手掌即將與女子光影接觸時,一隻手掌突然從後方探出,一把抓住。      心晴因此驚了一下,茫然看向面色凝重的林動:「林動大人?」      林動並未理會,目光死死盯著那妖媚無比的女子,並拉著心晴緩緩後退,讓心晴身體瞬間冰冷的聲音也隨之響起:「※妳不是九尾靈狐!※」      §第五百三十六章 九尾靈狐§      林動帶著凝重與警戒的聲音在廣場上傳開,讓空氣為之凝固。      心晴因為林動此話而愣了一下,旋即感到渾身冰涼,露出一抹極為勉強的笑容:「林動大哥,你在說什麼?我能感應到她體內與我們九尾宗族的相同血脈!」      林動並未回答,而是死死盯著妖媚女子,雙瞳深處的黑光與雷芒開始湧動。      「你是誰?你並非吾族之人!」妖媚女子微蹙眉望著林動,語氣冰冷許多,「我的族人,你們連九尾族族規都忘記了嗎?竟然連旁人也敢帶進祖魂殿!」      「不是的。」心晴急忙要說話,卻被林動制止,他淡淡一笑,「這麼多年來,你們的族人來到祖魂殿卻沒一個人能回去,妳不覺得奇怪嗎?」      心晴嬌軀一顫,眸子深處終於湧現一抹無法置信的恐懼。      「眼前這人不是你們的先祖了。」林動輕聲道,又衝著那妖媚女子笑了笑,「我說得對吧?不知道閣下是哪尊異魔王?」      「先祖……這是真的嗎?」心晴望向妖媚女子,眼中有一絲極為脆弱的希冀。      妖媚女子盯著林動,嘴角緩緩掀起一抹詭異笑容:「看來這愚蠢的九尾族終於感覺到不對了啊!」      心晴小臉頓時煞白。      「你這小子是什麼人?如今這天地間知曉異魔王的人應該不多吧?更何況你這死玄境小成的實力,根本沒資格知道!」妖媚女子道。      「呵呵,不久前才與你們異魔交過手,順便幫了忙,解決一尊異魔王。」林動微笑道。      妖媚女子瞳孔陡然一縮,卻掩嘴笑得花枝亂顫,極為誘人:「小子倒是喜歡說大話!你可知道解決一尊異魔王需要多大的力量?」      「一名輪迴境強者、一個滅王天盤、五道祖符之力加持,夠不夠?」林動語氣沒多大波動地道。      嬌笑聲戛然而止,那妖媚女子開始正視這個看起來才死玄境小成的青年,聲音變得森冷許多:「你究竟是誰?」      「專找你們異魔麻煩的人。」林動咧嘴笑道。      「就憑你?雖然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不過你闖進來就一同留在這裡吧!」妖媚女子冷笑,玉手一握,只見血海劇烈翻湧,撲通聲響起,無數道血色鎖鍊自血海中呼嘯而出,閃電般射向林動。      「林動大人,小心!」心晴急忙提醒。      林動淡淡一笑,一隻眼瞳中卻有雷光瘋狂湧出來。      「轟——」驚雷聲在這片空間中響徹,而後一根璀璨雷柱自林動體內暴衝出來,任由血色鎖鍊射在雷柱上。雷弧瘋狂跳動,飛快傳到血色鎖鍊上,隨即狂暴的雷霆祖符之力釋放開來,將血色鎖鍊寸寸震斷。      「什麼?」妖媚女子面色一變,她從雷光中感受到一股心悸的熟悉力量。      雷光在林動頭頂凝聚,蠕動間,一枚古老符文緩緩出現,奇特威壓也擴散開來。      「雷霆祖符!」妖媚女子望著那枚閃爍雷光的古老符文,頓時咬牙切齒,這才明白為什麼林動說自己是專找異魔麻煩的人,原來這傢伙是祖符掌控者!      「雖然你掌控雷霆祖符,本身實力卻如此孱弱,也好,今天解決你,讓雷霆祖符消失在天地間!」      林動笑望著妖媚女子:「看來妳更喜歡說大話呢!妳當妳現在還是異魔王?一些模糊不清的意識還敢張狂?」      「你來試試!」妖媚女子尖嘯出聲,雙手變換出道道印法:「森羅魔柱獄!」      血海暴動,一道道血紅漩渦成形後瘋狂旋轉,一根根血紅光柱暴衝出來,密麻麻地懸浮天際,而血紅光柱上纏繞著一絲絲黑氣。接著漫天血紅光柱呼嘯而下,彷彿組成天羅地網,聲勢相當駭人。      林動抬頭,眼中黑芒湧動,旋即黑光自天靈蓋呼嘯而出,在上方化為一個巨大的黑色黑洞,那些血紅光柱接觸到黑洞便詭異消失,黑洞猶如無底巨口吞噬一切。      「吞噬祖符?怎麼可能!」妖媚女子望著林動上方的黑洞,臉色再度劇變,忍不住尖聲喝道,聲音中有濃濃的駭然,她怎麼都沒想到林動不僅擁有祖符,還同時擁有兩枚!      林動雙手微垂,頭頂上方的黑光雷芒猶如占據這片天際,他望著妖媚女子笑道:「妳這道意識頗為紊亂,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是三尊異魔王的意識融合的吧?」      妖媚女子眼神陰森地盯著林動,突然仰天笑了:「你察覺到又如何?那蠢女人試圖以一人之力鎮壓三王,哪能料到隨著歲月推移,我等三人的意識反將她壓制。這些年這些九尾族蠢貨一個接一個送死,哈哈!看見了嗎?這片血海就是九尾族之人所化!」      「你們這些混蛋!」心晴咬著嘴脣,鮮血滲出來,眼淚不斷從眼中滾落,身體顫抖著,她怎麼都沒想到原本是一族希望的地方會變得如此可怕!      「那就是說,只要淨化你們的意識,九尾靈狐的意識就能脫離你們的壓制?」林動輕聲道。      「我等三人的意識在萬千載間已與她緊緊聯繫,嘿嘿!你想淨化我等三人的意識,她也得徹底消散,到時九尾一族徹底沒了興起的機會!」妖媚女子笑道,「而且祖符之力的確厲害,卻不適合淨化!所以,小子,你高看你自己的能耐!」      「林動大人。」少女顫抖的聲音響起,流著淚死死望著妖媚女子,眼中流露出濃濃的恨意,「我九尾一族願與她玉石俱焚!」      最後的機會已失,祖魂殿之行失敗了,心晴斷了再存活的心。      妖媚女子面色微變,沒料到心晴如此決絕果斷。      「玉石俱焚倒是沒必要。」林動淡淡瞥了妖媚女子一眼,「祖符之力的確不擅長淨化,既然如此就換成外的手段。」      林動抬起手掌,只見溫和白光從掌心中升騰起來,白光中浮現一枚古老符石。白芒散發開來,溫和猶如能包攬萬物的光芒立即將天地間的魔氣驅散不少。      「身為異魔王,應該認識這東西吧?」妖媚女子怔怔望著白光中的古老符石,眼中湧出驚駭欲絕之色,恐懼的聲音響起,「祖石?該死的,你究竟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擁有祖石?」      她的心中湧上驚濤駭浪。這個死玄境實力的青年不僅身懷兩大祖符,還擁有遠古神物榜上排名第二的祖石!這東西在遠古天地大戰時抹殺不少異魔王!      林動不理會她的厲喝,雙印結印,祖石陡然大放溫和白光並席捲開來,空中的黑氣接觸到溫和白光時,猶如遇見烈日的殘雪飛快消融。      「※祖靈淨魔陣※!」漫天光芒四射,古老聲音突然從祖石中傳出,只見無數道白色光線呼嘯而出,迅速在妖媚女子上空化為一座巨大的白色光陣。      妖媚女子頓時尖叫出聲,就欲竄進血海之中。      「想走?」林動一聲冷笑,雷光與黑芒暴掠而出,化為光幕將妖媚女子的退路盡數封鎖。這異魔王僅有意識,肉體早已毀滅,如今面對掌控兩大祖符的林動自然沒有太大威脅力。      「轟——」在林動阻攔妖媚女子時,空中的白色光陣劇烈顫動,而後一聲巨響,磅礴白光猶如液體般噴薄而下,將妖媚女子籠罩住。      「啊——」淒厲的慘叫聲陡然響徹。在白光沖刷下,林動清晰見到一絲絲黑氣飛快從妖媚女子體內滲出,並且被淨化。這種白光雖然溫和,但對於異魔有極大的傷害力,白光穿梭在那具嬌軀中,一絲絲黑氣就飛快被逼出身體。      淒厲的慘叫聲不斷迴盪,林動卻未有絲毫動搖,而是心神一動,光陣運轉的速度愈發迅猛。      「啊——我不甘心!只要再讓我們獲得一些血肉,就能重鑄肉身!」妖媚女子尖聲長嘯,聲中滿是憤怒與不甘。萬千載來,它們總算看見一些希望,現在卻被徹底抹除。      「既然死了就別作怪,老老實實消散在天地間吧!」林動眼神漠然,卻是理都不理那不甘咆哮,漆黑雙目中掠過凌厲。      只見白色光柱迅速凝實,幾乎化為雙指粗細,猶如一根白色光刺颼的一聲狠狠自妖媚女子天靈蓋中暴射進去,洞穿身體,但洞穿後沒有鮮血流淌,一絲絲黑氣驚恐地自體內湧出來,「砰」的一聲化為虛無散去。      彷彿有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悄然自妖媚女子體內傳出來。      「啊——」淒厲的聲音逐漸消散,妖媚女子的雙目也緩緩閉攏,魔氣同樣消散得乾乾淨淨。      林動望著閉著雙目懸浮半空中的妖媚女子,手掌一招,祖石倒飛回他的手中,一閃就消失了。      「林動大人,怎麼樣了?」心晴急忙問道。      林動緊緊盯著那妖媚女子,頭頂上旋轉的雷霆以及黑光沒有散去跡象。雖說祖石有淨化異魔氣的能力,不過誰也不知道她體內的異魔王意識究竟有沒有徹底抹除。      在林動的注視下,數分鐘過去,妖媚女子身上突然再度湧出光芒,這次並非邪惡之氣,而是偏向粉紅色的光芒。      粉紅光芒四射,妖媚女子緊閉的雙目緩緩顫著睜開,旋即望著林動兩人展顏一笑,竟有一種驚人的媚惑。      「九尾靈狐?」林動望著再睜眼的妖媚女子,眉頭微挑,對方給他的感覺與之前截然不同。      「終於擺脫壓制了。」妖媚女子低頭看了看自己纖細修長的雙手,充滿媚惑的眸子中掠過一抹複雜之色,又看著林動輕輕點頭:「這位小友,謝謝了。」      雖說意識一直被壓制,但她對於外面發生的事很清楚。      林動悄悄鬆口氣,若是九尾靈狐的意識被抹除,心晴來祖魂殿就失去意義。      「先祖!」心晴望著九尾靈狐,眼眶再度紅了,對方體內傳出的波動讓她極為依賴。      「我的族人。」半空中的九尾靈狐輕輕落下,眸子泛著柔和與愧疚地望著心晴,伸出手臂將她攬進懷中喃喃道,「是先祖對不起你們。」      「妳知道這裡發生的事吧?」林動問道。      九尾靈狐眼中掠過一抹黯色,微微點頭:「當年我燃燒妖靈鎮壓三大異魔王,本要與它們玉石俱焚,卻小覷這些傢伙頑強生命。雖說我們的肉體在歲月中腐蝕,但那三個傢伙的意識緊緊纏繞在一起,最後侵入我的意識,並且將我壓制。」      「九尾族這麼多年來的平庸,應該與這個有關係吧?」林動眉頭微皺。      九尾靈狐微澀地點點頭,撫著心晴的長髮說:「九尾族族人之間有血脈聯繫,那三個傢伙借我之身施展陰毒手段,干擾所有族人的血脈,讓所有族人都無法衝擊至高境界。族人無計可施下,想到來祖魂殿尋求答案,但我這靈體已被三個傢伙占據,這些年只能眼睜睜看一個個族人來到這裡,最後受到欺騙,自己投入這片血海化為血水能量。」      九尾靈狐的聲音透著一股哀傷,這種能看見卻無力阻止的感覺,讓她倍受折磨。      心晴緊咬著嘴脣,大眼睛中的淚花滾動著。      「我知道這些年族人一定生活得很痛苦,這是我的過失。」九尾靈狐輕聲道。      「先祖沒有錯,是那些異魔太惡毒了。」心晴搖著頭。      「前輩有大義。」林動也沉聲道,九尾靈狐的捨身之舉讓他頗感敬佩。      「大義?呵呵!我一介小女子擔不起。只是覆巢之下無完卵,那場天地大戰,任何人都避無可避。」九尾靈狐淡淡一笑,看了林動頭頂懸浮的吞噬祖符一眼,眸中掠過一抹複雜情感,「而且那傢伙一直喜歡胡來,還敢穿越位面裂縫闖異魔族,我只是陪著他胡來罷了。」      林動微怔,旋即明白她說的應該是吞噬之主吧!看來也是個狠角色,竟然敢穿越位面裂縫。      「前輩,九尾族還能再復榮光嗎?」      「失去那三個傢伙壓制,阻撓將會消失。」九尾靈狐抬頭望著血海輕聲道,「這片血海是萬千載來的九尾族強者所化,其中還有三尊異魔王的純粹能量。這位小友,待你出去後,請告訴現在的族人,啟動我留下的陣法徹底封山,我會將這裡的能量還給他們。」      林動微驚,這裡的能量強大得恐怖,若還給如今的九尾族,將會造就多少強者?看來九尾族興起真是有望了。      驚訝之餘,林動又笑了笑,低頭望著心晴說:「從此以後,你們不用再尋求任何人的庇護。」      他明白,等九尾族解除封山,這個過往妖獸界中的霸族將會屹立在妖域,再不會有人對他們心懷不軌。      「林動大人,您是我們九尾族的恩人,即便以後九尾族重復榮光,我們也會如同先祖幫助那位吞噬之主大人一般幫助您。」心晴看著林動,眼中閃爍著特殊波動,突然轉身,雙手貼著額頭,三條毛茸茸尾巴落在背上,猶如一隻拜月的小狐狸朝林動輕輕拜服。      一旁的九尾靈狐望著心晴這跪拜姿態,神態微怔,又看了林動一眼,嘴巴動了動想說什麼,最後卻保持沉默。她沒有告訴林動這是九尾族至高的禮節,而這種禮節唯有九尾族的族長以及族長繼承人才有資格使用,因為這代表整個九尾族。這些年來,這種禮節只出現過兩次,一是當年她對待那個吞噬之主,二是如今這一幕。      「吞噬之主、吞噬祖符。」九尾靈狐心中輕嘆,有些苦笑:我九尾族真是欠你們嗎?總與你們脫不了干係。      林動對這種禮節並不熟悉,不知道代表什麼意義,所以他蹲下身子,笑容柔和地摸了摸心晴的腦袋。      「這個小丫頭天資極好。」九尾靈狐看著心晴微微一笑,「妳願意接受我的傳承嗎?」      又貼近心晴,用僅有兩人聽見的聲音輕聲道:「只有強大了,才有資格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哦。」      心晴小臉微紅,在九尾靈狐微訝的目光中輕輕搖頭,輕聲道:「我只是個小丫頭呢!不過我需要先祖的傳承,以後能如同先祖幫助吞噬之主大人就好。」      九尾靈狐再度苦笑,這一幕倒是熟悉得很。      兩人的聲音都是極小,林動也沒偷聽的想法,站在一旁偶爾無辜地看過去,見到九尾靈狐幽幽盯著他的目光,當即乾笑一聲,心中想:莫非她把我當成吞噬之主?      「小丫頭留在這裡接受我的傳承吧。」九尾靈狐優雅起身,「這可能需要挺長的時間,過程也挺痛苦的,妳確定嗎?」      心晴輕輕點頭,眸中充滿堅決。      九尾靈狐轉身,玉手一揮,只見萬丈龐大的九尾骨骸緩緩融化成液體,形成一方骨池,池中充滿黏稠的暗紅液體:「進去吧。」      心晴點頭後起身,看著林動,清麗小臉上露出一抹令人心動的笑容:「林動大人,下次心晴出現在您面前,一定不會再成為您的累贅。」      「到時候妳別嫌我是累贅就好。」林動笑道,他不清楚徹底接受傳承的心晴會強到什麼程度,想來絕不是尋常等級。      心晴掩嘴輕笑,不再有絲毫猶豫地抬頭望著骨池,深吸一口氣就掠出,撲通一聲落進骨池中,再無任何波動。      林動望著骨池,他感覺到其中的恐怖能量正在凝聚,彷彿在孕育什麼。      「終於搞定了。」林動伸著懶腰,總算將這個擔心的問題解決了。      「你叫林動是吧?」九尾靈狐微笑地望著林動,突然出言道。      「嗯。」林動點點頭。      九尾靈狐想了想:「想得到吞噬之主的傳承嗎?」      當九尾靈狐說出這句話時,林動清晰感覺到自己的呼吸有一瞬間停滯了,瞳孔微微擴張,片刻後恢復正常。      「前輩,此話何意?」心中的震盪逐漸平復,林動忍不住問道。吞噬之主的傳承對任何人都有巨大的吸引力,自然包括他。      「難道吞噬之主沒有進入輪迴?」      林動想到應歡歡是冰主的輪迴轉世,顯然冰主的力量會以另一個形式逐漸在她身上重現,這樣的傳承根本無法獲得。      踏入輪迴境便可窺探輪迴,即便身死神消也不能算是死亡,那種境界的巔峰強者能以更為玄妙的方式再度出現在天地間。也就是說,只要吞噬之主進入輪迴,外人不可能獲得他的傳承。      九尾靈狐輕輕點頭,眼神晦暗而哀默。      「那他……」林動微驚,連冰主都進入輪迴,吞噬之主怎會未進?      「遠古天地大戰,最終符祖大人燃燒輪迴,封印位面裂縫,並將異魔族驅逐,同樣的我們也付出極其可怕的代價。符祖殞命,遠古八大主皆重傷垂危,而符祖大人殞命之前使用最後的力量,將冰主送入輪迴,但所餘力量不足以支撐護送其他人進入輪迴。以符祖大人最後的力量,要把其餘七主送入輪迴,應該也能勉強辦到,不過冰主的輪迴會因為沒有力量守護而出現諸多變故。冰主是符祖大人座下首席弟子,也是最優秀的弟子,即便桀驁如吞噬之主也對此並無異議。而且符祖大人說過,八大主中,唯有冰主有機會達到他那一步。你應該知道,天地大戰雖說以我們勝利而告終,卻不算結束,異魔族一直覬覦我們這個世界,下一次天地大戰到來,我們需要第二位符祖。」      林動手掌微握:「第二位符祖很有可能是應……冰主?」      想到此處,他的腦海中浮現有著纖細身姿、如墨長髮、巧笑嫣然的嬌俏少女,忍不住情緒複雜。他不知道那一天到來時,她還會是他認識的那個會安靜為它素手撫絃的少女嗎?      那一年的蒼山、青石、少女、古箏……終歸會遠去嗎?      「當然,庇護冰主是其餘七大主共同的意念,他們對於符祖大人的決定沒有絲毫怨言,所以這不是符祖大人偏心。」九尾靈狐望著突然有些發怔的林動,以為他糾結在此,當即笑了笑。      「其餘七大主怎麼辦?」林動問道。他在亂魔海闖入的神祕岩漿空間應當是炎主沉睡之地,從岩漿中漂浮的赤棺所納軀體中,能感應到一絲極為微弱的波動,顯然炎主還活著。      洪荒塔中藏著洪荒之主,雖然不知道情況如何,不過看模樣應該沒有到最糟的程度。      九尾靈狐玉手緩緩緊握,脣角滲出一絲苦澀:「吞噬之主在八大主之中排名第二,實力僅次於冰主,而且在那場大戰結束之際,他受到的傷絲毫不比冰主弱,甚至差一步就要散去元神。若那個時候他遁入輪迴,或許能從輪迴中獲得一線生機,不過他放棄了,反而選擇燃燒元神獲取最後的力量,護住重傷的其餘六主。」      林動沉默,心中湧起些許敬意。      九尾靈狐看著林動,輕聲道:「所以,未曾進入輪迴的吞噬之主將會徹底消散在天地間,他是真正殞命了。」      林動望著眼帶哀色的九尾靈狐,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那傢伙總是這樣,我倒是習慣了。如今的我也算陪他消散在天地間,所以沒什麼哀默的。」九尾靈狐笑了笑,笑容頗為清淡,看著林動說,「你是這一任吞噬祖符的掌控者,若能獲得他遺留的傳承,也算是延續吞噬之主之名。」      林動搔了搔頭:「吞噬之主的傳承,應該不在此處吧?」      「當然,你認為世間有這麼簡單的事?」九尾靈狐沒好氣地白了林動一眼,「我只能給你一些線索,能否獲得傳承卻得看你的本事。」      林動尷尬地笑了笑,他隨口一問,自然沒抱這等期望。      「他最終在吞噬神殿中坐化殞命,所以你想要獲得傳承就得找到吞噬神殿,而吞噬神殿處於妖域。」九尾靈狐道。      「妖域的什麼位置?」妖域如此遼闊,想找到吞噬神殿不是容易的事。      「吞噬神殿藏於空間中,而且是一片不斷飄移的空間,方位極其不固定,你讓我告訴你確切位置是不可能的事。」九尾靈狐笑道,「不過那片空間每隔一段時間會顯露出來,而你身懷吞噬祖符,到時會是天地間第一個有感應的。還是那句話——那傢伙生前桀驁不馴,眼光極高,想獲得他的傳承不是簡單的事,即便你擁有吞噬祖符。」      林動咧嘴一笑:「我對自己很有信心。」      九尾靈狐一怔,看著林動莞爾一笑:「你的自大倒是跟那傢伙很像,他以往也不服冰主壓他一頭,足足挑戰冰主百年卻沒一次勝過她,這才灰頭土臉地罷休。」      林動忍不住咂了咂嘴,看來冰主真的很強大,他一想到這種強大會加注在應歡歡身上,就感到好大的壓力。      「吞噬之主的事情基本上就這些吧,我能幫你的就是告訴你這些資訊。」九尾靈狐說到此處,突然頓了頓,一對眸子在林動身上掃了一圈,「你的身上除了吞噬祖符之外,是不是還有什麼東西與吞噬之主有關?」      林動因為突如其來的問題愣了愣,想了想,袖袍一揮,一具殘破的黑色乾屍閃現出來,「前輩是說這個?」      「原來是吞噬天屍啊!」九尾靈狐失神地望著黑色天屍,眸子黯淡,「沒想到殘破到這程度。」      林動點點頭,吞噬天屍受創嚴重,他剛得到時還能幫忙,但現在卻失去作用。他嘗試修復,可吞噬天屍上的一些紋路太過複雜,即便以他現在對吞噬祖符的掌控力都無法做到。      「當年我身旁也跟著一具吞噬天屍。」      林動嘴角動了動,看來九尾靈狐與吞噬之主之間的確有些不能說的祕密。吞噬天屍是吞噬之主最強大的護衛,他卻讓一具時刻保護九尾靈狐,這關係怎麼看都不尋常。      「先前只告訴你一些有關吞噬神殿的線索,如今再給你一些實際幫助吧!」九尾靈狐玉手摸著吞噬天屍,幽幽一嘆。      「前輩難道能夠修復吞噬天屍?」林動聞言頓時大喜。吞噬天屍全盛狀態就算是輪迴境強者的攻擊都能接下,如果能修復,豈非成為他最為強大的助力?      「我又不是吞噬之主,怎麼可能完全修復!」九尾靈狐白了異想天開的林動一眼,「當年吞噬之主創造吞噬天屍的時候,我也在場,所以借用吞噬祖符的力量倒是能修復一部分,卻達不到巔峰程度,那一步只有等你完成。即便達不到巔峰程度,但足以將一名轉輪境的強者拖得動不了。」      「那麻煩前輩了!」林動臉上依舊有喜色,若能將吞噬天屍修復到能跟轉輪境強者一戰的程度,那也足夠了。      「暫借吞噬祖符一用。」九尾靈狐玉手一招,空中旋轉的黑洞呼嘯而下,她還看了盤旋在林動頭頂的雷霆祖符一眼,若有深意地道,「你這小傢伙連雷霆祖符都有,不過這種天地神物也是責任,你得到越多,責任就越大。」      聲音一落就不再多說,玉手點出,只見黑洞旋轉起來,一道道黑色光弧掠出,黏附在吞噬天屍身上,彷彿有一些殘破的神奇紋路被悄悄修復與彌補。      林動靜靜看著,他能感覺到隨著黑色光線在吞噬天屍上跳躍,一股強大的波動開始散發出來。      黑色漩渦懸浮在半空中,漩渦中央能隱約見到一道身影,一道道黑色光線不斷穿梭在它的身體中,彷彿在修復什麼。修復時,一種愈發強大的波動也隨之擴散開來。      漩渦不遠處的林動安然盤坐,目光微垂,偶爾視線掃向漩渦,眼中有些殷切之色,因為吞噬天屍在其中已有八天。這八天來,九尾靈狐借著吞噬祖符的力量,逐漸讓這具吞噬天屍脫離以往極端殘破的狀態,雖說無法恢復巔峰,但比起之前強橫太多。      「前輩,您沒什麼事吧?」林動的視線從漩渦中轉移,望著前方那道光影,九尾靈狐原本有些虛幻的身體如今變得愈發淡化。      九尾靈狐聞言一笑,眸子盯著漩渦:「我本就只是一道靈體,終究會消散,在消散前能幫你一點忙,算是報答你對我九尾族的恩情。」話到此處,眼神突然一凝,輕聲道,「應該差不多了。」      林動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波動陡然自黑洞漩渦中爆發,旋即黑光噴薄,旋轉著化為一枚古老的黑洞符文。      符文下方,一道通體漆黑如墨的身影紋絲不動。如今這具吞噬天屍身上銘刻滿一道道晦澀古老的紋路,雖然看起來依舊單薄,林動卻能清晰感應到那身軀中蘊含的驚人力量。      「如今這具吞噬天屍應該能與死玄境圓滿的強者抗衡,憑著吞噬特性,即便是轉輪境強者的攻擊也能接下來,當然,用它擊敗一名轉輪境強者仍然挺難。」九尾靈狐望著吞噬天屍,她對於只能修復到這種程度有些不滿,但沒辦法,若是她全盛時期,或許還能修復得無論防禦力或攻擊力都能媲美轉輪境強者,可惜……      「夠了。」林動笑道。吞噬天屍強大的地方在於防禦力,有了這東西護身,他在妖域行走多了一層安全保障。      林動站起身,袖袍一揮就收起吞噬天屍,吞噬祖符也化為一道黑光鑽進天靈蓋中。他抬頭望著半空中的巨大骨池,其中充滿黏稠的紅色能量,自從心晴進入以後,林動失去對她的所有感應,如果不是他能察覺到骨池中的確有什麼東西在孕育,他都擔心那小丫頭是不是出了問題。      「前輩,心晴接受傳承需要多長的時間?」      「數年吧。」      對於這個模糊的數字,林動只能無奈搖頭,看來再見到心晴不知是何時了,到時候或許物是人非了。      「前輩,諸事完畢,我不再久留,出去後我會囑咐九尾族按照您說的去辦。」      「多謝了。」九尾靈狐微笑道。      林動笑了笑,再看了空中那巨大骨池一眼,又朝著九尾靈狐鄭重抱拳行禮,再不猶豫地轉身掠出廣場,幾個閃爍就投入空間漩渦。      九尾靈狐望著林動消失的身影,幽幽一嘆,喃喃自語的聲音在空曠的空間中緩緩迴盪:「希望你能得到他的傳承,雖然這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九尾寨深處的廢墟中,祭壇周圍已被九尾族的族人占據,他們盤坐在地,毫無雜聲,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望著祭壇上方的血紅門戶。      自從林動、心晴進入之後,他們八日未曾休息,想在這裡等待最後的消息——關乎九尾族存與亡的消息。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絕望的氣氛悄然蔓延,不少九尾族的族人眼中生氣逐漸消失。      距祭壇最近的地方,心姨跪坐在此,雙手輕合,眼中有淡淡的倦色,卻沒有半點退下休息的跡象。她對於逐漸蔓延開來的絕望氣氛也有所察覺,卻無力阻止,因為她很清楚如果林動與心晴真的一去不回,九尾族或許沒存在下去的必要。      就讓她們帶著九尾族曾經的榮光消失在這天地間吧!      心念到此,心姨眼中露出一抹哀色,不過還不待這絲哀色擴散,神色突然一動,猛的抬頭,只見平靜八日的血紅門戶泛起陣陣波動。      整片廢墟都在此時傳出低低的譁然聲,所有人都抬起頭極為緊張地望著波動的門戶。血光湧動,一道年輕身影緩步走出來,出現在他們眼前。      「是林動大人!」      林動站在祭壇上望著漫山遍野的九尾族人,他們的視線充滿期盼的希冀。      「心姨。」林動看向祭壇前方的美婦,在她緊張無比的目光中微微一笑,聲音在廢墟半空中傳開,「恭喜了,九尾族振興有望。」      林動的聲音猶如翻攪大海的擎天之柱,瞬間將凝固的氣氛打得支離破碎。出人意料的是沒有任何歡呼聲,那些九尾族族人皆是緊緊捂著嘴,激動的淚水順著臉龐流下,壓抑得極深的泣聲此起彼伏響起。      林動望著這一幕暗暗一嘆,這麼多年來九尾族過得相當不易。輝煌的種族沒落,曾有的榮光反而成為將他們壓得喘不過氣的責任。      林動沒多說什麼,在祭壇前坐下來望著遙遠的天邊。許久後,心姨紅著眼來到他面前,他衝著對方笑了笑,將祖魂殿中發生的事詳細說了一遍。      「林動大人,您是九尾一族的恩人,日後我九尾一族若能興起,便追隨大人身後以報大恩!」      當林動的聲音落下時,心姨已跪拜下去,大群九尾族族人也跪下,眼中有著發自內心的感恩。他們知道如果不是林動,九尾一族最後的機會將會喪失,從此淪落在妖獸界最底層受人欺凌。      林動只能苦笑道:「心姨,你們儘快啟動前輩說的陣法,九尾一族該改變了。」      心姨站起身來,抹去臉上激動的淚水並重重點頭:「所有族人,今日開始緊急閉寨,準備陣法!」      「是!」所有九尾族族人皆是高聲應喝,聲音中又有了生氣與自信。      林動站在祭壇上望著這座徹底忙碌起來的寨子,也是一笑,或許下次再見面時,九尾族應該恢復不少遠古的榮光了。或許要一下子趕上四大霸族有些難度,但失去阻礙的他們將擁有無盡的潛力。      九尾族的陣法準備了一週,林動也為了應付突發情況而留在寨中坐鎮,不過讓他鬆口氣的是中途沒有出岔子,陣法如期準備好。      在寨子中央的一棵巨樹上,林動雙手負於身後,抬頭望著籠罩整座山峰的龐大光陣,從光陣中感覺到一股古老的波動。      「林動大人,九尾遮天陣準備成功,只要催動,這座山峰就會隱匿在世間,外人進不來,我們也出不去。」巨樹下方的心姨欣慰望著這一切,抬頭道。祖魂殿之事後,連她都這般稱呼林動,讓林動頗感不習慣卻無可奈何。      心姨周圍簇擁著不少九尾族女孩,她們盯著林動,大眼睛中有難掩的尊敬;更遠處忙碌穩固陣法的九尾族族人也不時看過來,眼神中滿是感激與尊崇。      「既然如此,我也該走了。」林動低頭衝著眾人一笑,指向遠方大地,那裡的黃塵沖天而起,一股黑色洪流滾滾而來,是小炎的虎噬軍。      心姨等人聞言,眼中頓時流露出不捨。      「諸位,等你們再出現在天地間,整個妖域都會因你們而震動。那時的你們不再弱小,遠古時期的榮耀會由你們來締造,我很期待再次相逢。」林動站在樹頂衝著九尾族人抱拳,一聲清朗大笑後,化為一道光影往九尾寨外掠去。      「恭送大人!」大批九尾族族人在心姨的帶領下彎下身子,恭敬的聲音隨著林動遠去的身影,在群山中迴盪不休。      以後這山寨再出現時,必會如同林動所說般震動妖域。

作者資料

天蠶土豆

知名網路作家,橫掃小說連載網站,創下許多新紀錄,包含: 蟬聯網路作家富豪榜前三名;作品擁有最高的IP價值;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一億五千萬,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書籍改編為遊戲、漫畫、動畫等,所衍生改編作品為中國之最; 同名動畫首播當日觀看破億,第一季總收視破十億; 甚至開創歷史性且高規格的的新書發表會。 堪稱是網路作者的第一把交椅。 著有《鬥破蒼穹》、《武動乾坤》、《大主宰》、《元尊》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天蠶土豆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09-14 ISBN:9789571081304 城邦書號:SPB7F00015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