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升級
目前位置: > > > >
人際關係事務所:影視改編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人際關係事務所:影視改編小說

  • 作者:徐珮芬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8-31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2018最為療癒作品,IG、臉書、PTT網友、劇評家熱淚推薦! ★《1006的房客》、《人際關係事務所》、《種菜女神》、《重婚大作戰》,歐銻銻娛樂自製戲劇之一,改編小說第二部! ★曹佑寧、郭書瑤、王柏傑、馬志翔、陽靚 領銜主演! ★《大醫院小醫師》、《波麗士大人》金鐘編劇 温郁芳 原創故事!新生代詩壇才女 徐珮芬 首度跨刀改編小說版! 「面對關係……任誰都曾困惑,你並不孤單。」 「這世界,需要一間人際關係事務所。不然孤單的人該跟誰分享心事?」 「人人街」上有家不起眼沒招牌的租書店,因緣際會聚集了三位邊緣人: ◎雞婆又濫好人的黑道小弟 張亮 ◎寧願負債也要拜金的 康樂佑 ◎渴望被愛的富二代 丁邵恩 各自懷著人際障礙問題的三人,一起在租書店掛上替人解決疑難雜事的招牌,從此開始了與一連串人際問題相遇的苦差事。面對友情、親情、愛情的層層關卡,除了解決別人的問題,長久以來自己內心膽怯逃避的缺陷,是否能因此得到解答?

內文試閱

  序章      無家可歸的張亮,為討債集團的頭子「海哥」所收留,在名為「海海洗衣店」的地下錢莊工作。喜歡沖咖啡的他,其實並不是凶神惡煞的料,每當拿起球棒戴上墨鏡跟著其他小弟去討債,他總在吆喝聲中對於那些破碎家庭的處境感到心酸。      今天是特別的一天,張亮手裡握著海哥特別交代的借據,一臉下定決心的神情。這次,他告訴自己不可以再心軟,辜負海哥的期待。      借據上簽了一個潦草的名字「康樂佑」,旁邊,是女孩的手印。      ◎      大夢初醒的康樂佑從被窩裡鑽出來,睡眼惺忪的跨過地上堆積如山的衣服和保養品,茫然的到浴室刷牙。正當她望著鏡子裡一頭亂髮的自己發怔時,被窩裡的手機簡訊聲響起。      「吼……煩死了!」瞥了一眼手機螢幕上的卡債通知訊息,康樂佑煩躁的把手機丟回被窩,又回到鏡子前面繼續盥洗。她認真的打量自己的臉龐,自言自語:「不會吧,已經要豐頰抽眼袋了嗎?可惡,還來不及嫁入豪門就已經老了……到底怎麼樣才能變成有錢人呢……」      此時,康樂佑的思緒再度被響起的手機打斷,她沒好氣地接起電話:「喂?」      「康小姐,你上個月就應該要還款了……我是海海洗衣店的張亮,今天來找妳收款……」電話那頭是張亮的聲音。      「啊!」康樂佑驚恐地把手機甩開,腦中浮現了當初借錢時海哥的恫嚇:『妳不要以為我是在恐嚇妳,來我這借錢要是敢拖,甚至跑路的話,只要被我抓到,天涯海角也把妳揪出來戳瞎眼睛挑斷腳筋,知道嗎?……』      康樂佑嚇得握不住手機,說時遲那時快,「啪答」一聲,康樂佑的手機就這樣掉進馬桶裡。      她看著下沉的手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      好不容易找到康樂佑正確住址的張亮,拿著借據站在一間外觀老舊的租書店門口。「人人……租書店?」張亮抬頭望了望生銹的招牌,接著注意到門口兩隻突兀的搖搖馬。「這個叫康樂佑的女孩子住在一家租書店裡……?」正當張亮思索之際,滿頭大汗的周廣俠突然用力推開了門,手裡還拿著一把菜刀。      「欸……我還以為是郵差送信咧……怎麼,第一次來?」周廣俠一邊擦汗,一邊打量著節節後退的張亮,這才意識到自己手上的菜刀:「喔……我在煮飯啦!你吃了沒?一起來吃飯吧!」      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張亮,就被周廣俠推進店裡。映入眼簾的是一間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租書店,中央擺了一張餐桌,上頭放了一大鍋熱氣蒸騰的麻油雞,旁邊坐著穿西裝的上班族、戴著厚近視眼鏡的男生和手中正在織毛線的女孩。      「吃吧!這可是我最拿手的麻油雞!」周廣俠豪爽地把碗快遞到張亮面前。      「原來是新客人……你真幸運,第一次來就能吃到周哥的麻油雞!」上班族興奮的打量著張亮:「叫我阿元,這位手機不離身的3C狂是『三西』,至於這個陰陽怪氣的女生嘛……叫她端端就好!」      端端聽見自己的名字也不抬頭,低著頭猛織手中的圍巾。      面對眾人的熱情,張亮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差點忘了自己本來的目的。      ◎      步出高檔服飾店的康樂佑,左手掩著胸口作呼吸困難狀浮誇地吶喊:「喔……那個包包上面明明寫了我的名字,不把它帶回家會遭天譴的可是為什麼那麼貴呢?什麼時候我才可以嫁入豪門,隨心所欲買下整家名牌店……」      康樂佑就這樣一路喃喃著,走回位在人人街的租書店。她照常大剌剌地推開門,一陣麻油雞的香氣撲鼻而來。在霧氣繚繞中,她似乎看見了一張陌生的臉孔。      「康樂佑,回來的正好,快來吃妳最喜歡的麻油雞!」周哥熱情的招呼著。      「康樂佑?」張亮放下喝到一半的麻油雞湯,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女子:「妳就是康樂佑?我找妳找的好苦!我是海海洗衣店的張亮,今天早上有打電話給妳……」      不待張亮說完,康樂佑旋即臉色刷白,轉身往樓上跑。      「別跑!我答應了海哥這筆帳必須要回來,否則我們的洗衣店就要面臨危機了……康樂佑,妳聽我說!」張亮邊跑邊喊。周廣俠見狀也跟著往上衝。留下一桌茫然的眾人。      「不要過來!」康樂佑邊跑邊尖叫,回頭眼見張亮緊追不捨,一個鐵石心腸爬過了陽台的欄杆,腳下的高跟鞋踩在平台邊。見到這一幕的張亮嚇得臉色刷白,趕緊阻止康樂佑:「妳站在那裡太危險了,不要衝動……先下來再說!」此刻張亮手足無措,一邊慢慢地向康樂佑靠近。      「你敢過來我就立刻往下跳,我是說真的!」康樂佑立刻對著張亮喊。腳下的景色固然讓她害怕,但此刻被張亮抓到是更恐怖的事。      「吼,康樂妳在幹麼……這樣很危險,快下來!」剛打開陽台大門的周廣俠驚愕不已,連忙勸解。      「我也不想這樣……是他逼我的!」康樂佑指著張亮,張亮頓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逼死她對你有好處嗎?你幹麼逼她跳樓?小兄弟,人總是有困難的時候……」周廣俠看向張亮,聲音裡藏不住怒意。      「我沒有逼她跳樓!是她自己爬上去的!」張亮連忙否認。      「叫你走你不走,就是在逼我——」康樂佑一邊小心翼翼維持自己的平衡,一邊繼續高喊。      「小兄弟,你先回去吧,康樂今天交不出錢來,難道你看不出來嗎?」周廣俠試圖說服張亮,只希望這場鬧劇趕緊落幕。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回去,我今天一定要——」張亮突然堅定了起來,但話還沒說完,一陣強風襲來,康樂佑一個重心不穩往後傾倒,張亮見勢,二話不說衝向前跨過陽台欄杆,試圖抓住康樂佑的手,沒想到康樂立刻大手一揮,正好狠狠擊中張亮。      「啊!」張亮往後一倒,蔚藍的天空映入他的眼簾。      第一章      「哇……這個指甲油的顏色超好看欸!真的可以送給我嗎?康樂姐……」Sunny望著蹲在地上幫自己擦指甲油的康樂佑,又驚喜又擔憂地問。      「隨便啦,反正我是用不到了,妳看看還有什麼喜歡的東西,戒指、手環……想要的話就拿去吧!」康樂佑蓋好指甲油站起身,走到旅館的房間門外左顧右盼,確認四周沒有人之後,在房門的喇叭鎖上掛了「清理中」的牌子,再關上房門,一臉神秘兮兮地又沉重地對Sunny說:「想到那個地下錢莊的討債鬼現在人還躺在醫院,他醒了一定會來找我要錢,搞不好還要斷我手腳……我還有明天可言嗎?也許我明天就不在人世了吧……Sunny,妳是我在這間爛汽車旅館當房務的這幾年來,最親密的工作夥伴。反正我這些家當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給妳還能給誰呢……?」康樂佑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望著天花板喃喃。      「斷手斷腳?地下錢莊那麼恐怖喔!康樂姐,妳要不要先找個地方避一避風頭啊?……對了,可以找富美姐幫忙呀!妳可以先到她工作的髮廊那邊去住……」Sunny聽了,也跟著露出害怕的神情。      「……我絕對不能讓我姐知道我在外面借錢的事,更不能讓她跟著陷入危險。」一聽到親姐姐的名字,康樂佑的表情變得更加凝重。      「康樂姐,雖然妳總說妳們一天到晚吵架……其實,妳還滿在意她的嘛……」Sunny的話被腰間對講機傳出來的吆喝聲打斷:「康樂佑,妳又帶著 Sunny在哪一間房偷懶打混啊?還不趕快清理,下一批客人馬上要入住了!」汽車旅館的男領班沒好氣地催促著兩人。      「知道了!跟雞一樣,整天只會叫叫叫……沒血沒淚的傢伙,也不擔心自己的員工被黑道威脅、命在旦夕,一天到晚只知道罵人……算了,我們還是趕緊打掃吧!」康樂佑用力掛掉對講機,和Sunny一揚起巨大的白色被單。      ◎      「回來啦!今天跑出去一整天……都在做什麼啊?」聽見大門打開的聲音KEN桑立刻關掉電視,為剛坐上沙發的丁邵恩倒茶。      「我去『上班』了。」丁邵恩一臉漠然。       「上班?上什麼班?你一個豪門企業的富家子……」KEN桑愕然望著丁邵恩。      「我想知道,一般人平常都在做些什麼事?可是,他們做的事真的太無聊了,今天的工作我做了半天就辭職了,不知道哪裡還有更有趣的事做……」丁邵恩口氣始終冷漠,面無表情。      「唉唷,你也幫幫忙,不要再開玩笑了,你知道你爸有多生氣嗎?他今天一直狂打電話給我,問我說你好不容易從美國回來,卻不回家看看,一直留在台北,是在做什麼?我只好騙他你在台北物色房子練習投資……唉,我們還是趕快聽你爸說的,回去南部老家啦繼承家業啦!」KEN桑聞言,急著勸解。      丁邵恩拿起雅緻的茶杯一飲而盡,忽然認真凝視KEN桑。「KEN桑,你知道我智商多少嗎? 」      「我怎麼會知道你智商多高……等等,這跟我們要不要回去南部老家,有什麼關係?」KEN桑一頭霧水。      「我在美國唸書的時候,跳級了兩次,大家都說資優生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應該會過得很快樂。以前,我也覺得聰明比快樂重要,可是我現在發現了,聰明一點都不重要,快樂比較重要。可是我完全感覺不到什麼叫快樂……」丁邵恩起身走到窗前,俯瞰高樓底下車水馬龍的街景。      「我在想,或許我試著去走自己的路,就能夠離快樂稍微近一點……雖然我現在看起來是在亂找工作,可是說不定會找到一件我喜歡做,而且做了會快樂的事。我一點都不想回南部,照爸媽安排,去過他們要我過的生活……KEN桑,你覺得呢?」丁邵恩回頭,只見KEN桑臉上露出難得嚴肅的神情。      「嗯……我真沒想過你會不快樂,如果人生不快樂……那還活著幹麼?既然這樣,我們就留下來吧!反正這繁華台北比較適合浪子KEN桑我……至於你爸那邊,就交由KEN桑來應付!別小看我KEN桑……」 KEN 桑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又開始他愛吹噓的老毛病。      望著力挺自己的KEN桑,丁邵恩原本嚴峻的表情頓時柔和了一些。      ◎      「聽說你可是從三樓摔下來,只有頭受輕傷算你好運。送你過來的人,已經先幫你付清所有的醫藥費了,可是他們也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又等不到你醒來,只好先離開……」護士的話語言猶在耳,此刻頭上纏著白色繃帶的張亮,形單影隻站在人去樓空的海海洗衣店前發敱。      「怎麼會這樣……」張亮望著拉下的鐵門和寫著「出租中」三個大字的紅色紙條,不禁再度握緊手中那張簽著康樂佑名字的借據。      「小兄弟!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一個豪爽的聲音從張亮身後傳來,正迷惘的他轉身一看,是人人租書店的老闆,手裡還提著一大袋剛從市場買回來的食材。      「讓我看一下你的傷勢怎麼樣……」周廣俠靠近張亮,端詳了一下他額頭的繃帶,突然問道:「你還記得你欠康樂佑一筆錢,結果被她逼到跳樓嗎?」      「相反了吧!」張亮聞言錯愕。      「看來你腦子沒有摔壞,很好很好!」周廣俠放聲大笑,拍拍張亮的肩膀說:「先別管康樂的事了,我正要煮晚餐,你也一起來幫忙吧!」      「我……?」張亮指著自己,露出疑惑的神情。      ◎      「這樣聽起來,你原本投靠的大哥無預警跑路了……」還穿著白襯衫和西裝褲,看起來像是從辦公室直接殺過來的阿元,一邊起身夾菜,好奇地看著張亮:「那你接下來要怎麼辦?」      「我不知道。活下去倒不是甚麼難事,反正我從離開育幼院以來,一直都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早就習慣了。只是事情真的來得太突然,我很擔心,海哥他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張亮苦惱地說。      正在為大家盛湯的周廣俠,聽到張亮剛才的自白,皺了一下眉頭。      「對了,要不然你留在租書店幫忙吧?周哥平常一個人要負責店裡店外也很辛苦,有時候還得靠我們幾個人輪流支援櫃台。你可以白天在這裡打工,晚上在店裡打地鋪啊!反正平常的熟客就我們這幾個,你都已經認識了,不是嗎?」阿元對著低頭扒飯的端端和坐在更遠處的三西擠眉弄眼。端端聳聳肩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樣,三西則連忙拿出手機打了一行訊息,再高舉給大家看:『我覺得阿元說得對。』      「其實我正有此意,小兄弟你就留下來吧!不過打地鋪也太辛苦了,讓我想想……頂樓康樂的房間對面還有一個空房,本來的房客前陣子臨時搬走,康樂正為了要連帶他的房租一起負擔而苦惱,如果有你來分攤,康樂一定會很高興的!」周廣俠笑著說。      「可、可是……」張亮猶豫不已看著大家。      「沒有什麼好可是的!康樂那邊就由我來解釋,你儘管放心住下來就是了!」周廣俠拍拍張亮的肩膀:「好了,菜都涼了,快吃吧!」      ◎      穿著汽車旅館制服的康樂佑,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租書店時,店裡已經熄燈了。她熟練地用鑰匙轉開門,打開大燈,映入眼簾的景象卻讓她傻眼:書店內窗明几淨,原本稍顯雜亂的書櫃此刻井然有序,本來蒙了層薄塵的長沙發也被擦得閃閃發亮,地板還打過蠟;定睛一看,落地窗旁甚至擺了幾株小巧的盆栽。櫃台電腦旁堆積如山的雜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台手沖壺和一組優雅的咖啡杯具。      「莫非周哥請了清潔公司?想把租書店轉型成咖啡廳?……」康樂佑一邊狐疑著一邊步上樓,經過二樓周廣俠的住處,走到三樓自己房間外的共用客廳,居然看到張亮正在奮力打掃。      「你你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康樂佑嚇得魂飛魄散,下意識要轉身就跑,與正上樓的周廣俠差點撞個正著。周廣俠趕緊抓住康樂佑的肩膀:「康樂,冷靜一下,妳不要又給我亂跑到陽台去!」      「周哥,這個討債鬼為了討錢私闖民宅耶!你還不趕快幫我報警……咦?為什麼他手上拿著掃把和吸塵器?」康樂佑激動之際,才發現張亮無奈的站在原地,腳邊堆滿了她之前塞在公用空間角落的雜物:過期的保養品、亂買的衣服和一堆翻都沒翻過的時尚雜誌……      「要報警的是我才對吧!妳把公共空間弄得也太亂了……」張亮用手抹去額頭上的汗珠。      「康樂,妳聽我說,張亮的大哥失蹤了,現在他沒有地方可以住,妳對面的房客不是無故消失,妳正為了要多付一間房的房租而苦惱不已嗎?我想就讓張亮暫時住下……」      「周哥的意思是要我跟這個討債鬼同居?!如果被他怎麼了怎麼辦?地下錢莊的人才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借錢不還的人才有問題吧!海哥就是因為太過熱心幫助有難關的人,才會落得要跑路的下場!現在整間店連人都不知道到哪裡去了……」康樂佑的抗議被張亮忍不住打斷。      康樂佑聞言,眼睛一亮:「跑路?所以我不用還錢了,你是這個意思沒錯吧?」      「妳……就是妳這種人害得海哥沒有退路!」張亮氣得面紅耳赤。      「好了,康樂。欠錢當然要還,只是妳的危機暫時解除了,況且張亮也挺能幹的不是嗎?妳看租書店被他整理得煥然一新了吧?哪像妳這個生活白癡……」周廣俠瞥了一眼張亮腳邊驚人的雜物與垃圾,意味深長地對康樂佑說:「我覺得妳找到了一個好室友。」      ◎      「蘋果紅茶、蘋果紅茶……」次日傍晚,張亮一手提著康樂佑指定的排骨便當,滿頭大汗步進便利商店。「為什麼我要幫那個傢伙買蘋果紅茶啊!」張亮一邊抱怨,一邊掃視著貨架之際,隱約聽到身旁的男子在對著ATM提款機自言自語:「到底要選哪個項目……又按錯了……」      張量轉身,與困惑的年輕男子對上了眼,兩個人同時停止各自的動作。      「張亮?」穿著體面優雅的男子率先發了聲。      「咦,請問你是……」張亮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一臉茫然,正要繼續問下去,突然被另一個中年男子激動的嘶吼打斷:「不、不要動,這是搶劫!聽到沒有?我、我要搶劫!……把錢全部交出來!」      包括張亮與提款機前的年輕男子,店裡所有人都驚惶的看向聲音的來源:一個拿著開山刀的中年男子,正站在收銀機前要脅著店員。      眼見張亮準備衝向前制止,年輕男子立刻拉住他的手臂,在他耳邊壓低聲音說:「你瘋了嗎?他手上有刀……」      「就是因為他有刀,那個店員有生命危險!我不能見死不救……放開我!」張亮試圖掙脫拉住他的手,卻發現怎樣也甩不開。      「冷靜點,那個人不是壞人。你看,他的手抖成那樣……」男子異常冷靜的說,反倒是張亮,像是終於想起什麼,詫異地看著眼前這個緊抓著他手臂的男人。      「我想起來了……丁丁……」張亮又驚喜又感動地打量著眼前十幾年不見的兒時好友,一時差點忘了兩人正深陷險境。      第二章      「如果你厭倦了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逛街,甚至不想在晚上一個人孤伶伶的躺在床上「孤單寂寞覺得冷」,那麼,我們的暢銷產品『安妮寶貝』絕對是你的最佳選擇,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電視螢幕上的購物專家正口沫橫飛地推銷著展示台上的充氣娃娃。      「哇,這尊怎麼跟我以前在林森北路暗戀的紅牌長得那麼像……」KEN桑睜大了眼往前傾身,口水幾乎要沾到電視螢幕。      此時鑰匙轉動的聲音傳來,KEN桑幾乎嚇得要跳起來,心虛地七手八腳想辦法把電視關上。「欸……回來啦……怎麼了,臉色那麼難看?」      丁邵恩也不理會KEN桑,逕自從懷裡掏出一袋七彩氣球,一個接一個的使勁猛吹,直至脹紅了臉,旋即把吹脹的氣球往地上一丟,用腳拚命的踩破。      「唉……又心情不好喔?……從小到大你都沒變,一生氣就要踩氣球洩憤,是不是又不會用提款機領錢?也是啦,從以前到現在,大小事都是家裡的傭人在幫你處理。下次這種雜務,讓我來跑腿就好……」KEN桑看著失控的丁邵恩嘆氣道。      「為什麼要讓我遇到他!為什麼他要叫我丁丁!」丁邵恩還在邊踩氣球,兀自面紅耳赤地吼叫到幾乎破音,完全無視在旁一頭霧水的KEN桑。      「什麼人讓你這麼激動啊……KEN桑我看著你長大,還是第一次看到你這樣為一個人生氣耶……」KEN桑奇異地打量著近乎崩潰的丁邵恩。      「我還以為過了那麼多年,已經好了……」丁邵恩將頭埋進雙手,痛苦地說:「我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跟過去的那個愛哭的『丁丁』告別……」      ◎      「吼,買個排骨便當跟蘋果紅茶,你是跑到國外去買喔?我都快餓扁了啦!」披頭散髮、敷著面膜的康樂佑打開房門,沒好氣地從張亮手中接過便當和飲料。      「怪我?還不是因為你指定要喝蘋果紅茶,我找了好幾家便利商店都找不到,結果剛好遇到一個失業的男人搶劫……」張亮又疲憊又無奈地說。      「真的假的?遇到搶劫?哇,你這個人也太帶賽了吧?」康樂佑睜大眼睛。      「嗯……可是那個人其實不是壞人。後來警察來的時候,他哭著說自己已經失業了好久,寧可被抓去關,至少還有牢飯可吃……」張亮回憶起那個男人被銬上手銬時,失魂落魄的神情,忍不住覺得心酸。      「你這個人真妙,還替搶劫犯講話啊!你該不會要說他也有他的苦衷吧!……算了,我不想聽這些,太相信人的人啊,總有一天會吃虧的!」康樂佑一臉不屑。      「對了,我還巧遇了我童年時候的玩伴丁丁,十二年不見了,要不是他叫住我,我還真認不出來……」張亮興奮的聲音,被康樂佑不耐煩的聲音打斷:「什麼童年玩伴,你的人生關我什麼事啦!你今晚不要再給我夢遊就好!昨晚還不都是為了保護你不要到大街上亂跑,我才會受傷的……」康樂佑一邊指指自己用繃帶固定住的右手腕,原本想要威脅張亮,卻不小心想起昨晚她在大馬路上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拉住張亮,把他拖到路邊休息的時候,冷不防被張亮緊緊擁抱住時,他身上的溫度……康樂佑頓時臉紅了,趕緊佯裝生氣,繼續破口大罵:「力氣那麼大……要不是為了拉住你我怎麼會扭到手啦!接下來我的生活起居都要你負責!知道嗎?」      「好了好了……是我不對……總之吃的都幫妳買回來了,我先下去幫周哥顧店,妳有甚麼需要再叫我……」自知理虧的張亮沒有辦法回嘴,抓抓頭往樓下走。      「你說,你昨晚夢遊症發作,跑到大街上閒晃。要不是康樂佑衝出去救你,你現在搞不好已經命喪輪下了?難怪現在康樂把你當傭人使喚得更理直氣壯……嗯,話說你泡的咖啡真的很好喝!」坐在櫃台的周哥啜飲一口咖啡,香氣瀰漫整間租書店。      「我從小就有夢遊的毛病……不過長大之後就沒有再發作了,不知道怎麼昨晚又突然這樣呢?」張亮一邊小心翼翼地擦拭著手沖壺,一邊歪著頭思索。      「廣俠哪,你有沒有看到我們家小芬?」租書店的門突然被推開,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太太焦急的衝進來。「我的孫女小芬不見了……今天我像平常一樣要帶她出門散步,卻怎麼也找不到她……一個要靠輪椅才能出門的女孩,怎麼會說跑就跑了呢……?」老太太淚眼婆娑,幾乎講不下去。      「婆婆,妳先別緊張,妳手邊有沒有小芬的照片?有的話就好辦了,我馬上去幫你找!」張亮連忙起身安撫焦頭爛額的老太太,沒注意到周廣俠尷尬的表情。      ◎      「所以……你還真的出門去找那個『小芬』,還到處發傳單、貼尋人啟事?」 康樂佑聞言,放下手中的碗筷拍桌大笑。      「笑屁啊!妳真的是沒血沒淚耶!錢婆婆這麼心急找尋心愛的寶貝孫女,妳卻一點同情心也沒有!」張亮不禁皺眉,一臉厭惡看著狂笑不止的康樂佑。        「唉呦……周哥,你快點告訴他是怎麼一回事啦……我受不了了……」康樂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呃……其實,小芬不是錢婆婆的孫女……」周廣俠看起來很為難似地,語重心長開了口:「嚴格說起來,小芬不是人……」      「啊?」這下換張亮放下手邊的碗筷,睜大眼睛看著周哥。      「說來可憐,錢婆婆雖然擁有整條人人街的地權,光靠收租就衣食無缺,卻在很久以前,就失去了她唯一的兒子。或許是打擊太大了吧,也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她居然把那個外面到處都買得到的充氣娃娃『安妮寶貝』當成自己的孫女,每天細心幫『它』梳頭、洗澡,推『它』出門曬太陽……」      「……所以錢婆婆才會那麼心急,甚至懸賞十萬塊,不惜找到小芬。」張亮聞言後恍然大悟,緩緩說道:「我想,這個娃娃對錢婆婆的意義,一定不是旁人能夠理解的吧……我可以想像,親人不在身邊的感覺有多麼痛苦……」張亮的聲音越變越小,康樂佑收起笑容,望著陷入沉思的張亮。      此時租書店門上的風鈴響了,所有人望向門口。滿頭大汗的丁邵恩和KEN桑扛著小芬,站在租書店的門外。      「丁丁?!」張亮驚呼。      ◎      「所以……要不是你出手相救,小芬可能早就被惡作劇的小孩毀了……原來如此,謝謝你!丁丁。」張亮充滿感激的看著丁邵恩。      「不、不要叫我丁丁啦。」丁邵恩突然露出彆扭的神情。「我只是看到那個小男生被欺負,覺得有點受不了,其他小孩圍著他,逼他把小芬當成『女朋友』,要他在所有人面前親一個充氣娃娃,那個小男生一直哭一直哭……讓我想起小時候我們……唉,算了。」丁邵恩欲言又止,連忙轉移話題:「剛好經過這條街,又看到你貼在電線桿上的尋人啟事,我就按照上面的地址,把這個充氣娃娃帶過來了。」      「人家女孩子有名有姓,她叫小芬,是錢婆婆最心愛的孫女。」張亮認真的糾正丁邵恩,康樂佑在旁又翻了一個白眼。大家都因為找到小芬而放鬆了不少,沒有人注意到端端早停止了手中打毛線的動作,目不轉睛望著第一次踏進人人租書店的丁邵恩……      ◎      「你這傢伙,真的是好狗運耶!明明是你的朋友找到小芬,為什麼錢婆婆要收容你作為回報啊?!而且還是跟我平分頂樓的空間……我警告你喔,如果你敢亂來,我馬上就會大喊救命有色狼!」      「該喊救命的人,是我才對吧!好好的房子,被妳住成這麼恐怖的垃圾堆,還要我來清理……」張亮邊抱怨,邊紮好一袋裝滿泡麵碗和飲料罐的垃圾袋,捏著鼻子揮開果蠅。      「反正你要住在這裡,就得遵守以下規定:一、每天的垃圾都由你負責倒,因為我上班很忙很辛苦。二、我的晚餐由你來買,反正你在這邊也閒閒沒事做。三、不准帶任何人回來過夜,誰知道你那些牛鬼蛇神的朋友……」張亮聞言正要抗議,一張泛黃的照片從他扛起的一疊舊雜誌中掉出,緩緩飄落地上。      照片上有一個陽光男孩摟著康樂佑,兩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這是誰?」張亮放下手邊的舊書,拾起照片好奇的端詳。      「關你什麼事?!不准亂動我的東西!」康樂佑飛撲過來,迅雷不及掩耳把照片奪回。      「哇……真沒想到妳這種母老虎的個性也交得到男朋友……他一定人超好的吧,不然怎麼受得了妳這種拜金女、購物狂、恰北北……」張亮打趣道。      「不要再說了,他死了。」康樂佑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坐在地上,手中緊握著照片。      「死了?」張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會?他看起來很年輕……」      「他死於登山意外。」康樂佑低下眼睛。「江大飛這個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從來不管我。明明沒爬過山的人,忽然說要去爬山就去了,結果發生意外墜落山谷……一年多了,我總在等他託夢,卻一次也沒出現過……難道,他都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我不該提起你的傷心事,對不起。」張亮停下手邊整理的動作,望著難得安靜的康樂佑,房裡陷入尷尬的沉默。      「沒想到她有這樣的過去……」      隔日,張亮一邊曬衣服,一邊回憶著昨晚康樂佑難過的神情。      「第一次看到她那麼難過的樣子,看來,她應該還是很愛那個江大飛吧……」張亮正想著,突然一陣風吹來,一件布料從曬衣桿上滑落,張亮連忙低身拾起,定睛一看,是一條草莓圖案的三角褲,張亮頓時面紅耳赤。      「你是誰?住在這裡,手裡還拿著我妹的內褲……」張亮聞言轉身,看見一名穿著樸素、看上去很嚴謹的女子,小心翼翼地打量著他。      ◎      「康富美以為你是她妹妹的男朋友?!」周廣俠聞言,差點把咖啡嗆出來。      「對啊,嚇死我了……她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轉身就走了。怎麼辦?這下我應該造成她們姐妹之間誤會了吧……」張亮很為難地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唉,怎麼說……她們之間也不缺你這個問題……能吵的事太多了……」周廣俠嘆氣,轉頭看向落地窗外的一地陽光。「其實,她們姐妹感情很好的,畢竟從小就失去了父母親,又被勢利的親戚當皮球踢,才會讓康樂對金錢那麼執著、沒有安全感。偏偏富美的個性比較務實,在她眼中,康樂成天都在做白日夢,只想著要飛上枝頭變鳳凰。富美一直都很擔心康樂哪天被騙,偏偏康樂個性又很倔強,兩個人只要一碰面,就是吵個沒完……」周廣俠嘆了口氣。      (咦?康樂佑也是沒有父母親的人嗎……)張亮暗忖,但不動聲色。      ◎      康樂佑坐在行駛的計程車上,望著窗外流逝的風景,方才姐姐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康樂佑,妳什麼時候開始自甘墮落成這樣!我打電話妳不接、傳簡訊妳也不回,我還以為妳怎麼了,特地跑來一趟,結果居然被我發現妳偷偷和別的男人同居……妳真的太不像樣,太讓我失望了!」      康富美不給康樂佑解釋的機會,便氣呼呼離開的身影,讓康樂佑想起很多年前的那天,康富美牽著她的手,兩姐妹一起站在叔叔家門口,尷尬地聽著裡面傳出嬸嬸的質問聲:「你做事之前有沒有問過我?這兩個小倒楣鬼,可是剋死了自己的爸媽……況且,我們家也還有四個孩子要養耶……」      「我怎麼知道她們會突然跑來?拜託,妳以為我想收養這兩個討人厭的小鬼嗎……」叔叔也沒好氣地吼回去。      「走吧。」康富美握緊康樂佑的手,轉身離開叔叔的家。      「姐姐,我們要去哪裡?」      「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照顧妳……」康富美望著前方,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      想到這裡,康樂佑偷偷拭去眼角的淚水,想看看窗外的風景。定睛一看,突然倒抽了一口氣。      「停車……停車!」康樂佑大叫。      前座的計程車司機,疑惑地透過後照鏡望向慌亂的康樂佑。「停車?還沒有到小姐您說的目的地啊?」      康樂佑非常確定自己剛才看見了江大飛的身影,就在剛才的轉角處。

作者資料

徐珮芬

花蓮人。清大台文所畢業。曾獲林榮三文學獎、周夢蝶詩獎等。出版《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在黑洞中我看見自己的眼睛》、《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等三本詩集。作品發表於臉書專頁及IG「patmuffin」

基本資料

作者:徐珮芬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8-08-31 ISBN:9789571083278 城邦書號:SPB7H00002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9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