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字母會J:賭局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從系譜學到死亡 進入小說創造的永生迴圈 字母G到M試圖以當代小說處理生命的起源、繼承與終結,拔除特定人稱,捕捉命運中的偶然,有如卡夫卡思考書寫的可能與不可能,當代的閱讀再次以小說押注,將對文明與自身的理解與想像拋置於文學作品中,並以此逃逸於死神之手,為有限的存在創造永生的迴圈。 Jeu 字母J賭局 贏家不是不輸的人,而是懂得如何肯定與繁衍偶然,換言之,懂得玩(且真的玩)的人。 文學是賭局製造機。字母J開出一場場文學賭局,講究的不是輸贏,而是玩家的意志。黃崇凱從投資夾娃娃機現象的蓬勃,及夾娃娃機本身以小搏大的遊戲規則,描繪臺灣中層階級的賭徒性格。陳雪描寫沉迷聊天室約陌生人的女子,追求每次每次相約皆翻出不同可能的刺激感。胡淑雯描寫遭遇公車上性騷擾者犯行,被騷擾者賭上自身,以跟蹤等反侵略施以懲罰。顏忠賢描寫一個人決定是否投身迷戀的舞蹈,就像對賭吞下藥物將來的痊癒或後遺症。童偉格透過見證小叔叔自殺之事,描寫人生如賽局理論的囚徒,生死成敗都是人生最佳策略。駱以軍以一名作家少時做出猥褻舉動在多年後面臨的窘況,描繪付出窺見黑暗不可見之處的代價。 本書特色 ◎ 《字母會》將分四季出版,裝幀分別由四位設計師操刀。第二季G到M,設計者何佳興。

目錄

J如同「賭局」——楊凱麟 賭局——黃崇凱 陳雪 胡淑雯 顏忠賢 童偉格 駱以軍 評論J賭局——潘怡帆

內文試閱

〈賭局〉    陳雪      Michelle進入聊天室。      深深深藍進入聊天室。刀劍哥哥進入聊天室。屌大人帥進入聊天室。      安安安安安,你好,幾歲啊?      我住桃園單身36歲可以聊嗎?高重?      現約?愛愛可。有車。      安安美女,175/68,人帥有車。內湖現約。      安,可以買嗎?      密,訪客,板橋不錯看見:安,你一定很漂亮。      訪客櫻花吹雪對高級會員嬰兒肥不是我的錯說:只要男人做了對不起我的事,一定跟他分。      小辣椒登入聊天室。一夜溫柔進入聊天室。終極快感進入聊天室。      安安安安安。      網路覓真情,盡在尋夢園。      記憶清楚映現,那天,猶有寒意的春日傍晚,陽光逐漸收斂退入雲堆,晚霞斜照,景物曬成金黃,她於南下通勤電車墨綠色人造皮橫向兩排對看的長條座,車行顛簸,匡匡噹噹搖晃到中部。鄰座母子三人吃著臺鐵便當,小姊弟搶排骨,嬰孩啼哭。車廂頂的日光燈因故障而明滅不定,於白日裡增添光影搖曳。窗玻璃外是傍晚的小鎮風光,軌道邊的防風林,一棟一棟模樣相似如連續圖畫的透天厝,毫無無裝飾水泥外牆,頂樓晾曬的花色衣裳。鐵軌,鐵道,公路,無限延長。老婦人,水牛,腳踏車。她緊抓著包包,裡頭的手提電話發出叮咚響聲。「小娜還有幾站到達?我已經在火車站前,好想見到你。」簡訊一則。      陌生人在陌生的城鎮之火車站等待,後龍鎮,山線某站,聽站名或許是小巧的木造日式車站嗎?像荒廢小鎮僅有的一人車站,站長總是戴著白色帽子。她搖頭自嘲,亂想,又不是拍電影。她捏著車票彷彿捏著一張許可證,這是她見過的第幾個陌生人?數不清楚,她沒計數。可供辨認的是,如今進行的是與以往那種速食麵或快餐車即領即食,用過即丟的一夜情不同,她與這個自稱阿龍的男人已經透過網路與電話聊天多日,這是在網路上認識以來的第五天,才決定見面。五天,在這個朝生暮死的圈子裡算久,這是她進行夜間狩獵活動以來的第三階段了,第一階段是廣泛地學習,不免有錯誤的判斷,第二階段是大規模收集經驗,擴大受測人數。第三階段,不設目標,隨波逐流,全然隨興、隋性、隨幸,她發現比好奇更吸引人的是,可能,危險的可能,一夜浪漫的可能、打槍或被打槍的可能,還有另一種可能她沒設想,戀愛的可能。脫去前期的忐忑,中期的興奮,才三個月不到吧,已經進入老鳥的意興闌珊,阿龍說「我是要交女朋友的」,所以不急著見面,阿籠照三餐給她打電話,有沒有吃飽,天冷要穿衣,他們交換照片,講電話,她編造的身世就是同一版本,只是會隨著交談次數與時間長短而增添內容,這個她擅長,虛構是她的專長。      她處在一種偽造的戀愛狀態,阿龍只是她五天前在聊天室互動的網友之一,在一連串以衛生紙薄網撈魚似的瞎矇瞎撞過程裡,她自稱娜娜或小娜,年齡28身高156體重42,這數字使得與她聊天的男人都想進一步約見面,三十分鐘密集訊息互動,經過各種即興、直覺、習慣反應過篩後,餘下的幾位,阿龍的神秘數字則是年齡29身高170體重70,當時就顯得寡言的男子,「你覺得你自己長得好看嗎?」她祭出這張牌,當場過濾掉猶豫不決「呵呵你猜呢」、「見了面就知道啊」語焉不詳或誠實回答「不算特別帥」的幾位,阿龍說:「看了不會讓你失望」,這種有自信男人卻又沒有當場約見的衝動,甚至顯得分外拘謹,換到MSN聊時,阿龍秀了他的大頭照,高額,深眼,目光炯炯如炬,鷹勾鼻,小嘴,只是平凡證件照也看得出長相不俗,即使談吐有某種奇怪的僵硬,這張臉依然使她產生好奇,某一夜MSN聊天,阿龍說:「很想立刻開車上去找你」,「為什麼不?」她問,「執照被扣,不能上高速」阿龍回覆,「不乖歐,酒駕好危險!」娜娜傳訊,「我以前很壞,但是我以後不會了」阿龍回覆,「真的,我會改過」,語氣之認真使人納悶,「你以前怎樣壞啊?跟娜娜說」她不知自己哪學來這種口吻,感覺像酒店小姊,「我很壞,做過很多壞事,但我現在都改了」阿龍繼續懺悔。      如今她即將見到這個所謂的壞孩子阿龍,在這一陌生的中部小站,下車時才發覺車站雖小,下課下班的人潮擁擠,站前是熱鬧的市集。阿龍那張酷似港星不老天王劉某的臉,在人群裡醒目地佇立。      就是那晚,畢竟還是相約了,阿龍說:「但是小娜你要先有心理準備」自稱娜娜的女人回答:「準備什麼?」      「我身上有你看了會害怕的東西。」阿龍打出這段話,不知為何像詩。更像她刻在心上的獨語。這話語裡的孤寂與柔情打動了她,她想跟他見面,無論看到什麼,決心都不害怕。      「那是什麼?可以先給我看看嗎?」她一直想跟阿龍玩MSN視迅,不如就叫他等會把衣服脫了,露出來看看。前三個月的練習中,有個男人始終沒露臉,自稱花蓮人,每次聊天,視迅螢幕上總是掛著他的大屌,總是堅硬勃起,那人曾用直尺親自丈量,二十一公分。網路上的娜娜在MSN裡見過大大小小的陰莖,取代了男人的臉。      「見了面我會讓你看的,你要相信我。」阿龍的訊息。      等會就要見到了,那個她猜測可能是刺青、穿孔、打洞,甚或在陰莖入珠,或者幾樣都有。她興奮了起來,這種興奮可能與電影中諸多畫面的連結有關,也可能她就是易於興奮。      阿龍真是阿龍,小平頭,白而窄的臉,高鼻深眼,結實精瘦,穿著業務員的白襯衫、黑西裝褲,皮鞋嶄新好像還會打腳,車子是全新的TOYOTA,她上車,新漆新皮椅的氣味,像剛出廠,或剛送洗,或兩者皆是。      阿龍將車子沿著山路開到一半山腰的觀景庭,俗麗的水泥彩色八角涼亭可俯瞰小鎮夜景,「要吃烤肉嗎?」阿龍問,在涼亭的石桌上擺了兩罐綠茶、豆乾、雞翅、蔥包肉、米血等烤肉串,他們倆於涼亭對坐,她沒吃晚餐,食物來得正好。這氣氛總讓她想起國中或高中的聯誼,甚至阿龍的神情也有一種少年不經事的氣息,但因眼神確實兇惡,令她想起年少時廟埕前的八家將。      阿龍自稱在銀行做信用卡推銷業務,他的穿著也像業務員,他們卻像兩個高中生在約會,清清純純地在山頂看夜景吃串燒,甚至連啤酒也沒喝。      「剛出來,不太習慣外面,也沒什麼朋友,小娜,我真的很珍惜你。」阿龍摟住了她的肩,還沒擁抱她,還沒。      她幾乎是帶著笑意完成這一段對話,「從哪裡出來啊?」明知道阿龍大概所指為何,她繼續扮演天真少女,「監獄」阿龍嚴肅起來,「十四歲關到現在,進入幾次了,以後不會再關進去,我已經學乖了」阿龍說,像是為了討好她的宣示,也像是真的想通了了什麼的自嘲,「以前太愛錢了,人家叫我做什麼都去,賭場圍事,暴力討債,還有一些別的,都是為了錢」他冷冷地說,彷彿那是一段他人的遭遇。   「我不會再那樣了」阿龍將她扳過身來,低頭吻了她的嘴唇,只是嘴唇輕靠,輕啄,像是小娜這種乖女孩不能嚇壞她。他又摟緊了她,兩人單薄的衣著,在寒風裡顫抖,彷彿激情燃燒前柴火的碰撞。      車子安靜滑進汽車旅館,都是這樣的,習慣或生疏,幾乎都是一樣的動作,只是沒料到後龍這樣的地方也會有汽車旅館,甚至嶄新而寬敞,他們走下車,上樓,一切順理成章。      這些事都發生過了,不只兩次,而是上百次,發生過上百次的事,會有大量相似與相異,而混雜成一團模糊難辯的記憶,在這個相似的行為裡,這些那些,相同相異,邊邊角角,點點滴滴,像绽了線的毛衣,像未收邊的衣角,或起毛球的舊衣,摩擦著她的記憶,有更多記憶滲透出來。      回憶像毒藥,是慢慢地浸蝕,侵入。      阿龍洗完澡下半身為著浴巾,上半身赤裸露出了他那不能示人的東西。      是正面半身兩整片華麗的蟠龍刺青。我就知道,她幾乎大叫。豔麗的色澤,好漂亮,比她所見過的任何刺青都漂亮。      「是刺青」她說,「刺青沒關係啊,我不怕」,白色床鋪,鄉下地方的汽車旅館,與城市裡的差不多,總是白色的床,寬大地擺放房內中央,像是要提醒人來此的目的,浴室的牆壁是透明玻璃,撩人情欲。      他們並肩躺下,娜娜身上還穿著無袖連身洋裝,白色小外套,長髮整齊,臉上有淡淡彩妝,「你好漂亮」阿龍說,「比我想像還漂亮」,「我很久很久沒有女人了」他說,聲音恍惚,彷彿正在回想著過去生命裡的女人,「在監獄太久了,是做信用卡的朋友教我上聊天室,說要多交朋友,然後就認識你了,真幸運,他們說現在的女孩子很亂」阿龍雙手環抱胸口,又張開,兩臂肌肉線條畢露,胸膛、腹部肌肉結實,「你有六塊肌」娜娜說,沒有回應他女孩子很亂的話題,以阿龍的標準,娜娜就是最亂的那種女生。他絕對想不到,不到二十四小時之前,她才跟一個住在板橋的中年男人到烏來洗溫泉,這個男人酷愛被綑綁,他帶了全套施虐道具在高級溫泉飯店裡,讓娜娜綑綁鞭打得哭爹喊娘,才滿意地勃起,順利地性交。打人好累,M才是享受那個人,S根本是做苦工。但那些男人與娜娜不是,跟阿龍這樣的關係。這是什麼關係?用阿龍的說法,叫做「談戀愛」。娜娜因這詞起了渾身的疙瘩。浪漫與感性冷冷的,刺刺地,像有什麼昆蟲爬上了她身體。      「是八塊」阿龍說完掀開了浴巾。      「說說你的刺青,為什麼兩邊不一樣顏色」娜娜說,伸出手指放在靠近她這邊的刺青之上,她摸過刺青,十八歲的時候,差點就跟朋友去刺了,但母親說她有蟹足腫體質,刺青打洞都不行。她很遺憾阿龍說的那個不是入珠,目前為止,她還沒見過入珠。      「左邊的是第一次入獄刺的,右邊這個是前兩年才刺的。比較早刺顏色就變淺了。」阿龍平淡敘說,年輕的手指放在那些圖案上,看得出肌膚微微地突起,色料彷彿雲彩覆蓋其上,無論是刺青的顏色、圖案或擁有者的肌膚,都顯現出一種奇妙的「張力」,「在監獄裡很努力健身,龍頭張嘴含住乳頭很漂亮吧,刺的時候痛死了」阿龍故意皺了眉頭,「以後不進去了,夠了,以後都要做正常的工作,結婚,生小孩」說這些時,阿龍將手把在她的腰上,「好細」他說,突然一旋身,跨到了娜娜身上。      接下來的事並不特殊,笨拙而生猛的親吻,雙手時而輕柔時而粗魯地搓揉,全身上下仔細地舔舐,阿龍舌頭停在她的陰部時,突然擡起頭,那雙著火的眼睛從她陰部張揚而起,像某種奇怪的外星生物,「我很喜歡你」他說,然後像是品嘗什麼美食那樣,多年不曾地,品嚐著女陰,發出滿意的嘖嘖聲。      她一直在想這些是什麼,意味著什麼,比如此時的快感,阿龍的舌技絕對比不上上週她才見過的,一個專門只幫女人口交的男人,非常奇怪的人,上班族,三十歲,聊天時就只說「冰火九重天」,「只舔不做」,男人在廉價旅館裡拿出三杯水,熱水,冷水與冰水,讓娜娜嘗到了所謂冰火九重天的滋味,從頭到尾,男人熟習地拿出防水鋪布墊在床上,像做實驗那樣地,專注於輪流用各種溫度的液體在口腔裡含住,於口交時徐徐灌入娜娜的陰道,過程裡那些或冰或溫或熱都強烈到幾乎無法忍受,使娜娜激狂地,哀求他與她性交。      阿龍從她下體鑽出,將身體擡高,襲上她身,沒有忘記戴保險套,將她的腿分開時,像必須下定決心那樣,而她已然溼透了,「我會對你好的」阿龍說完,刺穿了她。      不痛。然身體像被分開的紅海,這是第幾次,多少回,被這樣陌生的陰莖穿過?那些深夜裡或白日裡因為網路聊天而相識的男人,開著各種廠牌的車子,帶她到各種層級、地點、大小、排場的旅館,或笨拙、或熟悉、或多話、或沉默、或老練、或生疏,或有積習怪癖,或會拿錢給她,或相約再見面,或永遠不再相見,阿龍矯健的身體,在監獄裡操練多時,分外旺盛的體能,像永遠不會停下的機器那樣動作著,幾乎帶有一種機械感,讓快感延遲,像極遠極遠的浪花撲拍,絕不輕易到達。      是她遲鈍了嗎?是所有可能性都被開發殆盡了嗎?她在閃神思考過往時光的同時,瞥見阿龍胸膛兩只色澤不同,方向相反的龍,均朝向乳頭的方向飛轉盤身,他規律地起伏身體,進出、穿刺、深入、淺出的運動著軀體時,胸膛冒著汗身體因運動而發熱,龍身的七彩因體溫更加豔麗,他糾結的胸肌起伏,使得那雙龍像是有神那樣朝著身體下的娜娜飛越而來……      他完全可能在做愛之後立刻殺了她。她赫然想起這個。突然地到達了高潮。

作者資料

童偉格, 黃崇凱, 顏忠賢, 胡淑雯, 陳雪, 駱以軍, 楊凱麟, 潘怡帆

胡淑雯 一九七○年生,臺北人。著有長篇小說《太陽的血是黑的》;短篇小說《哀豔是童年》;歷史書寫《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主編、合著)。 陳雪 一九七○年生,臺中人。著有長篇小說《摩天大樓》、《迷宮中的戀人》、《附魔者》、《無人知曉的我》、《陳春天》、《橋上的孩子》、《愛情酒店》、《惡魔的女兒》;短篇小說《她睡著時他最愛她》、《蝴蝶》、《鬼手》、《夢遊1994》、《惡女書》;散文《像我這樣的一個拉子》、《我們都是千瘡百孔的戀人》、《戀愛課:戀人的五十道習題》、《臺妹時光》、《人妻日記》(合著)、《天使熱愛的生活》、《只愛陌生人:峇里島》。 童偉格 一九七七年生,萬里人。著有長篇小說《西北雨》、《無傷時代》;短篇小說《王考》;散文《童話故事》;舞臺劇本《小事》。 黃崇凱 一九八一年生,雲林人。著有長篇小說《文藝春秋》、《黃色小說》、《壞掉的人》、《比冥王星更遠的地方》;短篇小說《靴子腿》。 駱以軍 一九六七年生,臺北人,祖籍安徽無為。著有長篇小說《匡超人》、《女兒》、《西夏旅館》、《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遠方》、《遣悲懷》、《月球姓氏》、《第三個舞者》;短篇小說《降生十二星座》、《我們》、《妻夢狗》、《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紅字團》;詩集《棄的故事》;散文《胡人說書》、《肥瘦對寫》(合著)、《願我們的歡樂長留:小兒子2》、《小兒子》、《臉之書》、《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夢遊街》、《我愛羅》;童話《和小星說童話》等。 顏忠賢 一九六五年生,彰化人。著有長篇小說《三寶西洋鑑》、《寶島大旅社》、《殘念》、《老天使俱樂部》;詩集《世界盡頭》,散文《壞設計達人》、《穿著Vivienne Westwood馬甲的灰姑娘》、《明信片旅行主義》、《時髦讀書機器》、《巴黎與臺北的密談》、《軟城市》、《無深度旅遊指南》、《電影妄想症》;論文集《影像地誌學》、《不在場──顏忠賢空間學論文集》;藝術作品集:《軟建築》、《偷偷混亂:一個不前衛藝術家在紐約的一年》、《鬼畫符》、《雲,及其不明飛行物》、《刺身》、《阿賢》、《J-SHOT:我的耶路撒冷陰影》、《J-WALK:我的耶路撒冷症候群》、《遊――一種建築的說書術,或是五回城市的奧德塞》等。 策畫/楊凱麟 一九六八年生,嘉義人。巴黎第八大學哲學場域與轉型研究所博士,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教授。研究當代法國哲學、美學與文學。著有《虛構集:哲學工作筆記》、《書寫與影像:法國思想,在地實踐》、《分裂分析福柯》、《分裂分析德勒茲》與《祖父的六抽小櫃》;譯有《消失的美學》、《德勒茲論傅柯》、《德勒茲,存有的喧囂》等。 評論/潘怡帆 一九七八年生,高雄人。巴黎第十大學哲學博士。專業領域為法國當代哲學及文學理論,現為科技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著有《論書寫:莫里斯.布朗肖思想中那不可言明的問題》、〈重複或差異的「寫作」:論郭松棻的〈寫作〉與〈論寫作〉〉等;譯有《論幸福》、《從卡夫卡到卡夫卡》。

基本資料

作者:童偉格, 黃崇凱, 顏忠賢, 胡淑雯, 陳雪, 駱以軍, 楊凱麟, 潘怡帆 出版社:衛城出版 書系:字母 出版日期:2018-01-24 ISBN:9789869589260 城邦書號:A1690066 規格:平裝 / 單色 / 152頁 / 12.8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