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暢銷作家的21堂繪本寫作課:大師的30年精髓20道寫作練習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第一本全方面繪本寫作專書! 如果你想寫出好繪本,請翻開它! 你的故事會讓孩子著迷、大人歡呼、出版社爭相出版! ★美國暢銷繪本作家,囊括全美19項兒童文學獎 ★亞馬遜童書榜暢銷作者 ★創作原理+修潤技巧+大量實例,全面解析經典繪本成功技巧。 ★20道寫作練習題,協助寫作者從創作到出版完成一部好作品。 「獻給任何寫過繪本或夢想創作繪本的人」——安‧惠特福‧保羅 安‧惠特福‧保羅,原本只是個為孩子讀故事的平凡母親,在她第一本書出版前,收到180封退稿信。她說:「我没有超凡的天賦、没有精采獨特的人生,經過無數次失敗後,我才恍然大悟,我得好好學習才行。」 如今她囊括各大文學獎,成為童書榜上的暢銷作家。 不是讀過繪本、喜歡繪本,就能寫出繪本。繪本有其特殊性,其創作方式不同於一般書籍。為了「好好學習」寫作這件事,安看了多本寫作書,頻繁的參加研討會,然而她發覺一般的寫作書都不夠具體。 「強調寫作需有個強大開場,並没有什麼用處。除非你知道,強大開場需具備哪些特點。」 對創作者而言,提出具體且能按部就班完成的寫作方法,才能推動故事前進,對寫作有真正的幫助! 成為暢銷作家後,她開始受邀教授繪本寫作課程,本書即是她三十年寫作和繪本教授課程的精華集結,幫助了無數的學生,成為專業作家。書中從骨架、語言、角色、場景等全面向探究繪本獨特的寫作方法,幫助寫作者逐步紮實奠定寫作技巧,從無到有完成一本書。 從這本書裡,你會學到: ◇怎麼寫出孩子會喜歡的繪本? 繪本的讀者是2~8歲的小孩,所有寫作者都必須了解這群讀者,以及他們在意的事情,才能創作出受到孩子喜歡的故事。什麼是孩子在意的事?有什麼是創作者在寫作時需要特別留意的呢?有11個要點作者在創作時會時時提醒自己。 ◇繪本強調簡短又要簡單,怎麼寫才精采? 精采的故事必須要有深度,才能讓大小讀者都起共鳴,什麼題材會讓故事擁有這樣的深度?歷久彌新的繪本故事,一定探索了某種重要的議題,其中包涵了關於生活與世界的核心價值。 所以在創作最開始,你一定要先「提出問題」。 ◇讓讀者想不斷翻頁的訣竅是什麼? 設置鉤子!鉤子就是要把讀者釣起來,讓他對書愛不釋手。所以在故事裡,你必留下一些「誘餌」,讓讀者想翻頁。要怎麼設置誘餌,讓讀者非翻頁不可?作者有幾個訣竅。 ◇要怎麼寫出具有音樂性,讓大人容易「讀」給孩子聽的故事? 繪本故事是為了「讀」給孩子聽的,所以文字具有音樂性很重要。有節奏、有押韻的字句能帶來效果。但為什麼編輯都不愛用韻文寫作的作品,因為大部分用韻文創作的書稿,並不成功。想要讓作品有音樂性,作者建議運用詩歌創作的技巧。 ◇繪本故事要寫多長,才能增加投稿被採用的機會? 繪本最好要能容納在三十二頁的格式裡頭,因為對出版社來說超過三十二頁,預算就會增加,如果你是寫作新手,出版社更會避免超過必要支出。所以在寄到出版社之前,你必須做一件最重要的事。 ◇取書名很簡單嗎?一點也不! 無聊的書名會害你的書滯銷在書架上。很多書之所以得到讀者青睞,是因為書名潛力十足。要怎麼取一個響亮的書名捉住編輯和讀者的目光,作者提出了11個關鍵。 ◇故事寫完了,要怎麼出版? 你辦到了!你耗費了無數心力,寫了一個精采的故事,接下來你得做點功課,找到適合的出版商,然後寫封自薦信。注意,你要找的是童書出版社,而不是任何出童書的出版商。此外自薦信裡要有應徵信函和書稿,寫法可參考作者的樣版。 這本書是安‧惠特福‧保羅以三十年的創作精髓,獻給所有懷抱著繪本創作夢想的人。 他期待所有創作者在寫作路上都能少點挫折,學會以最好的方式,將心中的故事好好說出來。 更棒的是,賣、出、它! 名人推薦 蔡幸珍/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謝鴻文/兒童文學作家 陳櫻慧/童書作家暨思多力親子成長團隊召集人 「從繪本特質、兒童觀的提示開始建構創作者基礎素養,再到具體而微的創意寫作程序和方法,這本書是有心人的無私分享,亦是作者邀約創作新手怡悅走進繪本花園一覽美景,進而創造美景的鑰匙。」謝鴻文/兒童文學作家

目錄

作者序 開始寫故事之前 第1章 成為繪本學者 創作前期要下的決定 第2章 為你的故事建立骨架 第3章 如何講故事(一) 第4章 如何講故事(二) 第5章 如何講故事(三) 第6章 創造迷人的角色 故事的架構 第7章 潛入你的故事 第8章 創造精采的開頭 第9章 三幕結構——基本情節佈局 第10章 把故事串連起來 第11章 你的故事撐得到最後嗎? 故事裡的語彙 第12章 讓寫作出色的兩個Ss 第13章 音韻時間 第14章 讓你的故事有音樂性 第15章 字數的重要性 收拾零散的故事細節 第16章 用搶眼的書名抓住讀者 第17章 剪與貼——做一本仿製書 故事完成之後 第18章 分享你的故事 第19章 成為偵探——調查市場 第20章 促進靈感的發生 第21章 販售你的書稿 後記 謝詞

序跋

【作者序】
     「我愛修潤。人生中還有什麼機會,可以讓潑出來的牛奶,變身成為冰淇淋呢?」——童書作家凱瑟琳.派特森(Katherine Patterson)   完成故事的草稿,並不是寫作歷程的結束,而是開始。接下來你必須把自己的草稿形塑成足以出版的書稿。寫作的趣味就在這裡,這是寫作耗時的部分,也是業餘跟專業之間的分野。這本書會協助你成為專業人士。      我最初拿筆在紙上寫作、手指放上打字機時,編輯們在研討會上屢屢告誡千萬別犯的失誤,我無一倖免。我的故事裡滿是像臭鼬山米這樣名字可愛的角色。我從母親的觀點寫哄孩子上床睡覺的故事。我把無趣的指示塞給繪者,說哪個角色該走出門口,或是單腳跳到路上。我的角色是永遠聽話的完美小孩,我的情節做作不自然,總是有大人及時現身解決問題,而且我用的語彙比工程教科書還無趣。      可是我卻認為自己的故事精采無比,編輯只要一讀到,就會馬上來電提議合作。幾個月之後,當我的故事終於跟著制式退稿信一起寄回來,我深信這些編輯不懂自己錯過了什麼好東西。      接過很多封回絕信之後(我學習速度緩慢),我才恍然大悟,我得好好學習才行。於是我報名上課,加入好幾個寫作團體,勤於參加研討會。探討寫作的書,凡是能到手的,我全都讀。      修潤的重要性(這個程序發生在初稿完成跟交給編輯的最終稿之間)緩緩滲入了我的腦海。我寫這本書的目的,就在幫助你跟其他寫作者,比我更早領悟這一點。作者對自己初稿的反應通常不外乎以下三種:      第一種是:你很愛自己的初稿。當初我就認為我寫的故事——關於臭鼬山米噴出恐怖臭氣(超級意外吧!),把河狸比利跟松鼠蘇西等動物從郊狼卡爾的利牙底下救出來的故事,充滿想像力、原創力,字字句句盡善盡美。我馬上寄了出去。錯了!      或者你是第二種反應:你深愛寫作卻無法忍受更動任何字眼,於是判定自己的故事無藥可救,最後一把丟進垃圾桶。      我也那樣做過。我曾經寫過一個義大利小男孩拔馬鈴薯的故事。除了我從未在義大利住過,也不曾種過馬鈴薯之外,這個故事感覺起來很薄弱。要是他拔馬鈴薯拔得很吃力,那怎麼辦?我深信自己寫得很糟,於是把紙稿一把撕掉,轉而寫別的東西。      不管你愛自己的字句,或是討厭它們,每份初稿都有些東西值得保留下來,而有些東西必須捨去。      第三種反應是我們應該努力追求的,正是前兩者的結合,就是寫作者閱讀自己的初稿,判定還不差,但又心知不夠好。所以準備稍微調整一下,把它改得更好。      可是該刪除什麼?又該保留什麼呢?      這就是問題。      我們很難客觀的分辨故事裡,哪些有用?哪些沒用?對局外人(別找你媽、你的伴侶或是崇拜你的小弟)而言就簡單多了,他們跟你在情感上沒有牽絆,可以替你判定。      要改善寫作,關鍵就是盡可能學習成為自己的評論者。你一定要發展出方法,將自己從故事裡抽離,成為局外的讀者。那麼該怎麼做呢?      許多寫作者都認為,把書稿擱在一旁幾天、幾週或幾個月,就可以突破對自己作品的愛恨糾結。這種作法有幫助沒錯,但我們很少人有那種自制力。為了具備客觀眼光,把故事藏在抽屜裡或床底下幾星期、幾個月或幾年,即使過了很久時間,也無法保證你就能變得客觀。      另外一些寫作者認為,知道修潤時的目標很重要。比方說,強大的開場、精彩的情節、立體的角色。很多關於兒童寫作的書籍,都列出了寫故事時需要考慮的點。這種作法有幫助,但還是不足。知道寫作需有個強大開場,並沒有什麼用處。除非你知道,強大開場需具備哪些特點。我們都在努力創造立體的角色,但鮮少人知道,要怎麼辨識我們的角色是否流於扁平,或行為前後不一致。      有些寫作者甚至不試著成為自己的評論者,而是把書稿寄給朋友或家人,或是帶到寫作團體去。局外讀者如果懂得兒童寫作,那會有幫助。可是把自己的故事拿給局外人看,這個歷程有時很耗時間,尤其在你重寫故事後,得再次帶去聽取評論。這樣往返多次,局外讀者讀了你的故事太多次之後,對故事不免產生羈絆,就會失去客觀眼光,因為它也變成了他們的故事。      扛起責任,成為自己最佳的評論者,是多棒的一件事!你可以等故事改進許多之後,再帶到局外評論者那裡,那種來回往返的歷程就會跟著縮短。      這本書提供新穎的方式,助你取得客觀觀點。後面章節中討論的技巧,會幫助你在面對自己作品時,成為冷靜的評論者,讓你擁有能對作品做出必要修改的技巧,來強化自己的作品。每章末尾的練習,可以幫助你用更清晰的眼光看待自己的故事,並建議你如何修潤它。      注意,修潤不是一蹴可及的事,每次改動都會引發其他改動。故事很少以完成狀態出現在你的電腦螢幕上。故事會演化、演化,再演化。那就是寫作辛苦的地方,也是快樂的地方之一,即便是用一個字取代另一個字,這麼單純的事,都會牽動整份書稿。      多年來,我發現以遊戲的心態對待寫作跟修潤,能讓工作更充滿樂趣。雖然這本書討論的是如發展角色、強大開場、文章的詩意、結尾等嚴肅的話題,但收錄在這裡的修潤技巧,會將你帶回童年時代。你會用上蠟筆、彩色筆、剪刀跟膠帶,將你的文字形塑成賣得出去的故事。      額外的好處是,你可以離開電腦喘口氣。這本書提供機會,讓你站起來伸展身體,讓你的眼睛、脖子跟肩膀可以離開座位跟螢幕,好好休息一下。你將會用到也許已經變懶的肌肉。      就像我在加州洛杉磯分校推廣教育中心的學生及工作室的學員那樣,你會又剪又貼,透過修潤,踏上出版之路。你辦得到的!

內文試閱

第二章 為你的故事建立骨架      「故事一定要短,但意旨要大到足以發展成一本書。」 ——作家李溫頓(Lee Wyndham)      我們剛剛談完繪本的特質,它會有兩種讀者:成人(父母、祖父母、老師、圖書館員,就是付錢買書的人),還有聽成人讀故事的孩子。        只要我們寫出來的故事對這兩種人都有吸引力,這樣他們就會想反覆共享這本書。更好的是,孩子會很愛這本書,等他們長大成人,就會想讀給自己的孩子聽。像曼羅‧里夫文(Munro Leaf)的《 愛 花 的 牛 》(The Story of Ferdinand)、 莫 里 斯‧桑 達 克(Maurice Sendak)的《野獸國》(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還有羅索‧霍班(Russell Hoban)的《法蘭西絲的睡覺時間》(Bedtime for Frances)這樣的經典,就是如此誕生的。        不過,繪本故事通常只對其中之一產生吸引力。我孩子深愛的很多書,我都無法忍受。很遺憾的,我常常做出不成熟的舉動,例如:把讓我反感的書藏進床底下,或是塞在書架上的別本書後面。有時候,那本書就會神祕的永遠消失不見。        有的書吸引我,卻不吸引我的孩子。然而身為成人讀者,我有掌控權,孩子不得不配合我。我知道哪些書不吸引我的孩子,因為他們永遠不會主動選來共讀。即使他們不願聽,我還是堅持要讀。      孩子之所以忍耐,是因為讀完之後,我會讀一本他們最愛的。即使是自己不喜歡的故事,只要之後還有一個更精采的可以聽,有哪個孩子不會想在成人的臂彎裡多坐一會兒?        顯然的,繪本最好能夠同時吸引成人跟孩子。想要達到這目標最好的方式,就是確定故事的深度能讓說故事者與聽故事者都產生共鳴。        什麼題材會讓故事擁有這樣的深度?        歷久彌新的繪本故事,探討的一定不會只是單一事件。故事問題一定探索了某種重要主題或議題,包涵了關於生活與世界的核心真相。        寫一位小女孩散步的故事,她放進口袋的小圓石、對她吠叫的狗、揮手打招呼的鄰居。沒有更大的意義,就只是一個事件、一段插曲、一段描述。寫作者的內心深處一定要有個想法或主題,是他想鑽研的。他一定要有點什麼,可以把一組事件轉化成一個故事,並且在讀者合上書本之後還念念不忘。        建構一個故事的歷程,就像搭建一棟房子。木匠在打造出骨架以前,是沒辦法築牆的。骨架撐起牆壁,骨架支撐屋頂,骨架決定了這棟房子最終的形狀。      你的故事骨架決定了一切——情節、角色、結局、用字。你不必用鐵鎚或鋸子去打造你故事的骨架。你不需要任何工具或昂貴的裝置,你只需要一樣東西,而且它還是免費的。      1. 提出故事的問題        寫作者必須想想,對於自己想在每個新故事裡潛藏的議題,該如何想出一個普遍性的問題。        記得那個在街上散步的小女孩嗎?我們加點東西,讓寫作者鑽研吧!假設小女孩要走到街道盡頭的奶奶家,她本該在十分鐘內到達,但她不只停下來撿小圓石,還聞了聞花香,追蹤蝸牛的足跡。      越後面的停頓,變得越重要,因為她一定要在某段時間內抵達奶奶家。也許這個故事的問題就是:當我們注意到大自然每天展現的神奇時,會發生什麼事?        為了更瞭解這個概念,我們來看看知名作品裡的故事問題。        曼羅‧里夫文(Munro Leaf)備受歡迎的《愛花的牛》(The Story of Ferdinand)裡,問題可能是:某人或某隻動物如果被迫表現出不合本性的行為,會發生什麼事?        在朵琳‧括寧(Doreen Cronin)的成功之作《喀哩、喀啦、哞:會打字的乳牛》(Click, Clack, Moo: Cows That Type)裡,問題也許是:我們要怎麼改變現狀?        在瑪琳達‧隆(Melinda Long)討喜的《我怎麼成為海盜》(How I Became a Pirate)裡,問題或許是:如果我們有機會成為夢想中的事物,我們會發現什麼?        當然故事問題可以用很多種不同的方式來提問————就跟發問的人一樣多樣化。有人可能會認為《我怎麼成為海盜》的問題是:當人到了異地,會發生什麼事?另一個人可能會認為是:最棒的地方在哪裡?然而這些問題全都會指向同樣的議題。問題的表述方式不需要和別人一樣,可是每個故事都有一個問題,這點是很關鍵的。而且不管那個問題怎麼問,探詢的意圖是相同的。如果不是,故事可能就會失去焦點。        除此之外,注意我說的是「一個問題」。繪本言簡意賅,你的兒童讀者的注意力太短,一次沒辦法探索一個以上的問題。明確知道你的故事問題,能讓你的寫作緊湊聚焦。你的問題會鋪設一條軌道,讓火車可以一路走到目的地。作者常常在起步的時候,探索一個問題,接著換軌去探索另一個。發掘你的問題,會讓你的故事朝正確的方向前進。      你可能會擔心,問問題最後可能會寫出愛說教的故事。只要記得,你所探索的問題絕對不要寫進內文裡,問題只需要在你的腦海裡清楚強大就可以。任由你的故事演化吧!信任你的讀者吧!信任他們會在某種程度上,理解那個問題。        你在開始寫作以前,需要知道自己的故事問題嗎?        對某些寫作者來說,答案是肯定的。他們必須對自己想說什麼有個概念,否則無法開始動筆。         但對其他人來說,寫作是一種發掘,有時候,故事問題起初可能不明顯。沒關係。可是重點是,你早晚都必須找出這個問題,而且要能夠簡單扼要的說出來。要不然你的作品就可能面臨雜亂無章的危險。      2. 故事答案        假設你知道自己正在探索的問題是什麼。那麼接下來,你要用一種針對你故事而設的方式來回答自己的問題。一個句子就可以。        我們回到那個在街道裡遊蕩的小女孩。之前提出來的問題是:當我們注意到大自然每天展現的神奇時,會發生什麼事?        答案可能是:小女孩對小圓石、花朵跟蝸牛如此著迷,即使她一心想趕去奶奶那裡,卻無法不停下來欣賞大自然的作品。        我們之前試提問題的那些已出版繪本,它們又會怎麼回答?        《愛花的牛》裡的問題是:某人被迫做出違反本性的表現時,會發生什麼事?        我的答案會是:被迫加入鬥牛比賽時,費迪南斷然拒絕,最後被遣送回家,他終於可以好好坐著,聞聞花香,做他自己。        在《喀哩、喀啦、哞:會打字的乳牛》裡,問題是:我們要怎麼改變現狀?        答案可能是:農夫布朗的母牛對穀倉的環境條件很不滿意,於是發動抗議,母雞起而聲援,鴨子也出手幫忙,最後迫使農夫布朗同意他們的要求。        在《我怎麼成為海盜》裡,問題是:如果我們有機會成為我們夢想中的事物,我們會發現什麼?        答案可能是:一個小男孩得到機會,實現當海盜的夢想。可是他學到,海上的生活不如大家吹捧得那麼好。        注意,答案就是書籍的簡介。在電影業裡,叫「推銷用語」。如果你沒辦法用一句話回答你故事裡發生的事,那麼問題可能就在於故事中同時發展太多線。花時間仔細擬定你的問題跟答案。這麼做,寫起書來就會輕鬆許多。      3. 概念書裡的問題跟答案        有些童書並不講故事,而是探索一個主題,像是影子、雙手或水。我們把這些書稱作概念書。對於這種書,故事問題跟故事答案的原則還適用嗎?      絕對適用,可是你的故事問題得用更符合這類型書籍的方式來表達。        我們來看看露絲‧克勞斯(Ruth Krauss)的《有洞就要挖》(A Hole Is to Dig),這裡的故事問題可能是:孩子對日常物品的定義會不會跟一般字典不一樣?        答案是:會的。孩子的定義通常跟那個物品在他們眼中的功能有關。        在更現代的一本書裡,愛麗絲‧薛托(Alice Schertle)的《做雪人需要的一切》(All You Need for a Snowman),問題是:做雪人你需要什麼?        答案也會是符合這個故事的:做雪人需要很多雪跟衣服,以及可以當成眼睛、鼻子跟嘴巴的物品,最後還需要一個雪朋友。        薇奇‧卡柏(Vicki Cobb)在她的書《我看到我自己》(I See Myself)裡問:我們怎麼看見鏡中的自己?        她的答案是:為了在鏡子裡看到自己,我們需要光線跟平滑的玻璃表面。        不管你在寫故事,或只是探索一個概念,單是「知道」你的問題跟答案是不夠的。你需要在所有的修潤過程中,一直將問題跟答案牢記在心。跟著你的故事道路圖走,確認你想去佛羅里達的時候,不會一路開往紐約州去。不要迷路了,要不然你可能一開始寫一個希望哥哥多陪他玩的小男孩,但是突然離題進入一個新問題————說服媽媽他年紀足以單獨去雜貨店。        我在寫故事的時候,會把問題跟答案放在電腦裡,時時參考。你可能更喜歡把它釘在告示板上,或是用便條紙貼在電腦上。不管你怎麼做,一旦做了決定,就要堅持到底。一行一行讀過你的故事,把跟故事問題與答案無關的東西刪掉。記得,繪本必須簡短、集中。你的問題跟答案會讓你保持在正軌上。      比方說,在我的書《如果動物也會晚安吻》(If Animals Kissed Good Night),我的問題是:如果動物會親吻道晚安,他們會怎麼做?把這點牢牢記在心上,我就不會去寫動物如何蒐集糧食?他們的掠食者又是誰?或是棲息地在哪裡?這些主題儘管有趣,卻與我的問題無關,所以不屬於我這本書。      4. 讓一本書有多個層次        同時吸引成人跟幼童讀者的另一種方式,就是確定你的書擁有多種層次。同時受到家長跟孩子喜愛,老師也可以拿來在上課時闡釋概念,這樣的書顯然能夠增加銷售。      幾年前,字母書只要隨意列出幾樣物品就足夠了。後來,出版公司想要有主題的字母書,比方說,動物或花。現在,字母書則必須做到更多事情,它們也必須講故事。看看我的書《過夜用的所有東西》(Everything to Spend the Night),有個小女孩要到爺爺家過夜,整理行李的時候,把從A到Z的每個東西都裝進去,遺憾的是,她忘了最重要的東西——睡衣(pajamas)。在瓊‧索伯(June Sobel)的《B 是推土機:ABC 工程》(B is for Bulldozer:A Construction ABC)裡,建築工人正在打造雲霄飛車。在這兩本書裡,學習 26 個字母的同時,聽者也會聽到一則故事。我說不只一個層次,就是這個意思。        潔姬‧法蘭奇(Jackie French)狀似單純的《袋熊日記》(Diary of a Wombat),其實有三個層次。首先,這是一個迷人的故事,講的是一隻袋熊跟新的人類鄰居之間的衝突。其次,這個故事提供關於袋熊的資訊。第三,這個故事按照一周的時間發展,老師可能會覺得這個特點在教室派得上用場。        賈桂林‧伍德森(Jacqueline Woodson)的《另一邊》(The Other Side)裡談到不同種族孩子之間的友誼。這本書本身就是一個完整故事,除此之外,這個哀傷的故事還能讓老師每年在金恩博士生日的前後,跟學生分享。        亞瑟‧約令克(Arthur Yorinks)的《字母地圖書》(The Alphabet Atlas)是本字母書,但同時讓讀者認識了世界各國。除此之外,在藝術方面,也讓孩子認識拼布技藝,也許能給孩子跟成人讀者靈感,讓他們親手試試縫紉。        但明確的是,寫作者不應該為了加添層次而刻意去做。我的觀點是,擁有一個層次以上的故事,比起沒有的,更能在書店架上存活更久,當然在學校跟圖書館也一樣。我們不都希望自己的書能夠長紅嗎?

作者資料

安‧惠特福‧保羅(Ann Whitford Paul)

讀了多年的床邊故事給四個孩子聽之後,安開始有了創作繪本的抱負。她創作繪本、詩和初階讀本,作品贏得無數獎項和肯定。包括列入紐約時報傑出書單、卡爾‧桑德堡(Carl Sandburg)兒童文學獎、銀行街教育學院(Bank Street College)最佳書單、傑出科學與社會學書籍、美國國家親子中心獎項認證,也曾榮獲克萊蒙研究大學的喬治C史東童書中心的肯定,並且多次提名入圍州立讀書獎項。 安平日忙於創作以及在加州洛杉磯大學分校的推薦教育中心,教授繪本寫作課程,閒暇之餘常常去散久久的步。她的嗜好包括下廚、拼布與編織,也喜歡看著蜘蛛織網、蝸牛沿途留下足跡、貓咪玩毛線球。 現居洛杉磯,期盼你可以到她的網站逛逛:www.annwhitfordpaul.net

基本資料

作者:安‧惠特福‧保羅(Ann Whitford Paul) 譯者:謝靜雯 出版社:采實 書系:愛悅讀 出版日期:2018-01-25 ISBN:9789578950078 城邦書號:A205026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