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升級
目前位置: > > > >
寂寞芳心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英國泰晤士報20世紀百大犯罪小說 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CWA) 鑽石匕首獎 「時光消逝,死亡迫近,愛不恆久,幸好我們有芮尼克」 英國犯罪小說天王約翰‧哈威 最知名「芮尼克探案」全系列作品首度完整引進 單身女子雪莉‧彼德斯遭勒斃,陳屍家中,兇案調查指向她有暴力前科的前男友。數日後,另一名單親媽媽瑪莉‧薛帕遭暴力襲擊,倒臥自宅後院。受害人生活全無交集、犯罪手法完全不同的兩樁凶案會有關聯嗎?是情殺?是仇殺?還是變態殺手狠心擊碎寂寞芳心?千絲萬縷的案情,等待芮尼克抽絲剝繭…… 諾丁罕刑事偵查部督察查理‧芮尼克失婚獨居,生活裡只有爵士樂與以爵士樂手命名的四隻貓為伴。但孤獨的生活,讓他了解城市的孤寂疏離,讓他看見犯罪表象下的脆弱人心,雖然這是個他越來越不懂的世界…… 芮尼克在《寂寞芳心》首次登場,反轉一般警探小說的硬漢風格,以細膩的心理刻劃呈現有血有肉的人性真貌。罪行是一面映照社會人心的鏡子。犯罪偵查不僅僅是追索正義的善惡鬥爭,更是對社會變遷與人性幽微的省思。 名人推薦 知名作家張國立、臥斧、冬陽與版權經紀人譚光磊聯手推薦 《追風箏的孩子》資深譯者李靜宜翻譯導讀 「犯罪、正義、真相與懲罰不再需要用類型書寫來聲嘶力竭地著墨,反而與加了威士忌的咖啡、不時哼唱的搖滾樂曲交錯堆疊,從偵探主角看似日常的行徑中體會情感的波濤,用最不喧嘩的方式細細傳達:溫柔浪漫,也寂寞哀愁。」——資深推理評論家冬陽 推薦序

目錄

推薦序——二十四年後的野人獻曝 ◎冬陽 譯序——時光消逝,死亡迫近,愛不恆久,幸好我們還有芮尼克 ◎李靜宜 寂寞芳心(1~35章)

序跋

【推薦序】二十四年後的野人獻曝
  閱讀推理小說多年下來,我試著不從繁複的推理史中整理爬梳,純粹以一介讀者的角度,將形形色色的偵探區分為兩大類與數小類。一大類是非凡的、智性取向的、扮演最終裁判者角色的聰明腦袋,能洞悉所有羅列眼前的各種線索,毫不費力地揪出真凶——夏洛克.福爾摩斯、赫丘勒.白羅、金田一耕助等同屬一族。另一大類則是平凡的、孜孜矻矻的、力行「抬起屁股去敲門」的苦幹實幹精神,為自己所選擇的身分投注全副精神與氣力,就算肉體或心靈受傷遭背叛仍不願鬆手棄械——菲利普.馬羅、馬修.史卡德、約翰.雷博思等同為一類。   以及,在《寂寞芳心》一書初登場的查理.芮尼克。   「四十多歲的英國諾丁罕警局刑事偵查部督察,喜愛足球、爵士樂與三明治,家裡養了四隻以爵士樂手為名的貓,與結縭六年的妻子離婚後目前獨居。」《寂寞芳心》曾在一九九三年由麥田出版社中譯發行過,故事內容我早已印象模糊、與其他部系列作混在一塊了,但身材微胖、衣服上不時沾到三明治醬料的大叔形象卻很快自腦海躍出,充滿詩意的語感幽幽浮現心頭。   那是一種極強烈的感染力,源自人物與敘事,使得犯罪、正義、真相與懲罰不再需要用類型書寫來聲嘶力竭地著墨,反而與加了威士忌的咖啡、不時哼唱的搖滾樂曲交錯堆疊,從偵探主角看似日常的行徑中體會情感的波濤,用最不喧嘩的方式細細傳達——溫柔浪漫,也寂寞哀愁。   很榮幸能在新版的《寂寞芳心》寫下這一段推薦文字,二十四年前的悸動依舊不變,願更多讀者能就此愛上芮尼克的探案故事。 ◎ 資深推理評論家 冬陽 譯序 時光消逝,死亡迫近,愛不長久,幸好我們有芮尼克   約翰‧哈威是一切的開端,雖然故事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   和許多人一樣,我的推理啟蒙是從東方書局的《亞森羅蘋》開始的,一路再從《福爾摩斯》讀到克莉斯蒂,推理閱讀的基本素養就大致完備了。接下來,就在迷宮般的書海裡翻騰,從早年各式各樣來歷不明、裝幀不佳、內容也不無疑問的翻譯小說裡汲取推理的養份。但在身邊朋友開口就是沙特、卡缪的彼時,貪看推理小說與流連租書店的檔次似乎相去不遠,就只是可以偷偷喜歡,不能大聲說出口的嗜好。   直到新世紀來臨,遠流出版公司推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企劃:《謀殺專門店》,精選翻譯了一百零一本推理小說,每一本都燙金精裝如推理聖經,大大改變了過往對於推理小說的印象,也成了我翻譯人生的重大轉捩點,但那又是另一個長長的故事。總之,這一套書的出現,讓台灣掀起了一股推理熱潮,原本不見天日的類型小說,自此成為出版市場不可或缺的一個大書類,也讓讀者開始認識到推理小說的各種不同類型與譜系。而成為這套書忠實讀者的我,這才赫然發現許多以往讀得不明所以的小說,竟然都是大有來歷的推理名家之作,包括錢德勒、昆恩等大師,於是重新蒐羅閱讀,逐漸拼湊出屬於自己的推理地圖來。   但與約翰‧哈威的重逢卻是更晚之後的事。好友打算出版哈威的埃德警探系列,問我有沒有興趣翻譯。那是個炎熱的夏日,我記得。當時因為健康問題,推掉所有的翻譯工作,已經休養了大半年的時間,雖然對推理小說向來抵抗力弱,但面對這個邀約,還是頗為猶豫。那幾日躺在河景窗邊的沙發上,讀著退休警探埃德對女兒的款款深情,或許是因為父親節將近,也或許是因為有個女兒的我也日日觀察著父女的親密互動,那細膩深刻的心理描繪,竟讓我感動到難以自抑,決定再次展開翻譯生涯。   儘管這本書最終因著種種緣故並沒有出版,但我卻驀然想起年少時代讀過的約翰‧哈威芮尼克探案系列。那幾本早已絕版的書當然是不知去向,託了二手書店的朋友,費了好一番功夫重新找到,立時栽進查理‧芮尼克的世界裡無法自拔。   查理‧芮尼克是英國諾丁罕的刑事督察,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酷愛爵士樂,嗜吃三明治,養了四隻以爵士樂手為名的貓,孤獨的生活,讓他懂得城市繁華生活背後的寂寥蒼涼,也因此,在日日與犯罪為伍,看盡浮世醜惡百態的同時,卻始終還能用溫柔的心去面對殘酷的人世。   和許多歐美社會寫實推理小說不同的是,哈威筆下的這位芮尼克並非強悍理智、不斷碰撞體制的獨行俠,而是個更近乎你我的普通人,有挫折有無奈,不時在體制的制約下,努力尋求人性與良知的平衡點。這樣的警探,更有人味,也更能引起共鳴。每每讀到失眠的芮尼克站在窗前,望著逐漸沉睡的城市,聽見他那隻外向的貓迪吉在窗外的樹椏間夜遊喵叫,我的心彷彿也隨著他踏進了一個孤寂空洞的黑暗深淵,等待黎明的救贖。   常說閱讀是孤獨的,因為喜歡或不喜歡都是非常主觀的。但是,與閱讀品味相同的好友暢談喜愛的作品,卻是再幸福不過的事。幾位好友閒來清談,不時談起某某作家的作品如何如何之好,卻不幸絕版,與台灣讀者無緣,扼腕不已。談到熱情激昂處,總放話說,那我們來開家某某作家出版社,把他的系列作品一口氣出齊,讓人知道他有多好。而約翰‧哈威就是我們每次必點名的作家。   開家「哈威出版社」聽來壯志萬千,但每回談得眼睛發亮的眾人都只當成是個浪漫的夢想,從不認為有實現的可能。只是,這個夢想的種子,卻在我心裡扎了根,始終沒有枯萎,甚至還悄悄地萌了芽。經過百轉千折的歷程,在人人皆曰不宜的情況下開起出版社,雖然沒能叫「哈威出版社」,但約翰‧哈威肯定是難辭其咎的罪魁禍首,而我開的這家出版社,當然也肯定不能少了約翰‧哈威與查理‧芮尼克。   芮尼克系列作品多達十二本,時間跨度更長達二十年,多年前在台灣僅曇花一現似地出現了幾本。有朋友問我,這麼久以前的作品會不會已經和現代的世界脫節,影響閱讀的樂趣。我的回答是,好的小說向來都是可以跨越時空界線,帶給不同時代、不同地域的讀者深刻的閱讀感動。純文學小說是如此,類型小說也當如此。   芮尼克系列開始於一九九○年代初期的諾丁罕,一座備受經濟景氣影響而社會問題與犯罪事件層出不窮的城市。失業、家暴、虐童、販毒、幫派、謀殺、反社會行為,芮尼克在城市迅速現代化過程中所面對的問題,不也是我們今天憂心忡忡、難以因應的問題嗎?而隱藏在這些社會問題與犯罪行為背後的心理扭曲與變態,是英國當代社會最深的恐懼,難道不也是每一個現代國家所共同面對的社會難題嗎?   芮尼克探案系列跨越了新舊世紀的交替,也讓讀者隨著芮尼克一起走過漫長的歲月。讀著一個個故事,我們不只看見了罪案的發生與破解,更透過芮尼克的雙眼,見證了時代的變遷與人性的恆常。芮尼克在小說裡蒼老,我們在歲月裡滄桑,猶如一起度過生命高峰與低潮,共同體會人生喜悅與悲涼的舊友,在寂寥的黑夜裡對飲,靜看世事,守候心中雖微小卻不滅的光芒。   時光消逝,死亡迫近,愛不恆久,幸好我們還有芮尼克。 ◎ 本書譯者 李靜宜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她已經很久沒想起他了。他微拱著背靠在門邊,看她穿衣服的那個神態。等著看她挑了哪件毛衣,是嫩綠的那件,還是紅色的。你知道的,對吧?站在鏡子前面,他的聲音在她心底響起,清晰一如多年之前。像這樣看著你,看你做這些事情的模樣,我的手就離不開你。      打從住在一起之後,他好像就離不開她。她有時在夜裡醒來,看見他用手肘撐起身體,低頭凝視她。有一回,他把車停在她上班的那幢辦公大樓對街,在車裡坐了一整天,就為了或許有機會看見她走過窗前。在他們同住的公寓裡,無論何時,她只要走近觸手可及的範圍之內,他的手就會伸過來,想要撫摸,想要擁她。但就在她以為這樣的情況可能會永遠持續下去的時候,他卻變了。      東尼。      起初是很小的改變,小到幾乎難以察覺。看電視的時候,他不再拉著她的手。她站在爐子前面炒蛋做週日早餐的時候,他不再把頭靠在她的脖子邊上。她發現,一連五天,她換衣服的時候,他沒從浴室走出來,一面刮鬍子一面看她。      之後,又有了其他的事情,更加明顯,不可能不注意到的事情。      「東尼?」      「嗯?」      「你還好嗎?」      「我看起來像還好的樣子嗎?」      「不。所以我才……」      「那幹嘛問?」      此刻她看著鏡裡的自己。素面的灰色毛衣,配上長及小腿的黑裙,腳上的這雙靴子已經連著兩個冬天送去修補過了。一頭近乎黑色的深色頭髮,,垂在雙肩上,瀏海稍厚,短短的,露出額頭。這天晚上她的妝化得比平常更節制謹慎,不想釋放錯誤的訊息,絕對不能太快。      看起來有些不太對勁。她打開梳妝台最上層的抽屜,拿出一條深紅色的薄羊毛圍巾,鬆鬆地繫在脖子側邊,打了好幾次才搞定。      她臉上綻出一朵微笑。      「雪莉‧彼德斯,你長得還算不賴。」      她的聲音在小房間裡顯得很大聲,隱隱有些粗啞,好像快感冒似的。      「現在還是。」      那封信躺在沙發前面的茶几上,單只一張便條紙,淺藍色的。她之所以會讀第二次,唯一的理由或許是因為這信是用鋼筆寫的。黑色墨水。這麼微不足道的小事竟然會影響我們的所作所為,豈不是太奇怪了?      請於八點十五分至八點三十分之間抵達。      她把信帶到窄小的廚房裡。這裡有一瓶開過又塞回瓶塞的義大利紅酒,她在水龍頭底下沖沖杯子,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這筆跡很特別,小寫字母小小圓圓的,大寫字母則恢宏而華麗。Please的P字大得足以把後面的一串小寫字母全包在圈圈裡。      雪莉再次看看手錶,還有足夠的時間。她走回客廳,把卡帶放進錄音機裡,腿伸到沙發的椅墊上。有個朋友告訴她說,這麼喜歡法蘭克‧辛納屈有點太跟不上時代潮流了,但她不在乎。她真心喜歡,寧可顯得落伍也要擁有的東西並不太多。      她露出微笑,在弦樂聲中,辛納屈的歌聲再次響起。她頭往後靠,不到幾秒鐘,眼睛就閉上了。      電話的第一聲鈴響高亢誇張,在破碎的夢境中出現。起身接電話的時候,雪莉沒來由地想到可能是她的約會,或許是來通知今晚約會取消的。但是在取下一只耳環聽電話時,她才意識到這根本不可能,那人無從知道她的電話,目前還不知道。會發生的狀況頂多就只是他沒出現而已。      「我還以為來不及了。」      「東尼……?」      「我以為你早走了。」      「我不瞭解……」      「星期一晚上,不是嗎?你什麼時候星期一晚上會待在家的?」      她突然意識到骨頭的存在,她的骨頭,脆弱的骨頭抵著薄薄的皮膚。房間的另一頭有個反射的影像,灰黑的底色上一抹圍巾的鮮紅。      「你在哪裡?你想幹嘛?」      「我們好久沒講話了。」      「我們哪有講話,我們是大吼大叫。」      「我的脾氣……」      「我說過了,我不想再見到你。」      「你還不是這樣。」      「我必須保護自己。」      「噢,是啊……」他的聲音變得輕柔起來,她眼前浮現他嘴角漾起的微笑,「想問你個問題,小莉。」      「問吧。」      「說來聽聽,你現在身上穿什麼。」      她閉上眼睛,把聽筒擺回電話上。去死吧!她在廚房裡第二次拔開酒瓶塞。法院的禁制令沒辦法讓她擺脫他的表情、他的聲音,在分手之後重新浮現在他臉上的那種表情,再次出現在他嗓音裡的那種語氣。她把杯子丟進水槽,走到衣櫥拿外套。他說的沒錯,今天是星期一,過去二十年來,她什麼時候星期一晚上留在家裡了?這是能支撐她熬過一整個星期的動力啊。      她小心翼翼地拉開門閂,轉動鑰匙。

作者資料

約翰.哈威(John Harvey)

1938年12月21日生於英國倫敦,小說家,兼有詩人與劇作家身分。 早年自諾丁罕大學取得碩士學位後,在中學教了十二年英文與戲劇,之後轉而從事專職寫作,並於80年代返回母校兼職教授電影與文學。作家生涯早期寫了超過九十本書,其中最為人熟知的便是犯罪推理類型作品,查理‧芮尼克探案系列中的首作《寂寞芳心》(Lonely Hearts)還登上了英國泰晤士報的二十世紀百大犯罪小說榜。 2004年,哈威持續推出新作,這次他以新角色法蘭克‧埃德開啟一個全新系列──文字一樣充滿詩意,布局依舊縝密,敘事架構更貼近現代犯罪小說的節奏,首作《惡夢》平裝本於英國銷售突破十萬冊,一躍成為犯罪小說愛讀者新的追隨對象,隔年便奪下2005年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銀匕首獎與美國《致命的快感》雜誌頒發的巴瑞獎,並入圍2006年國際IMPAC都柏林文學獎的初選。2007年,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再頒表彰終生成就的鑽石匕首獎,給這位「犯罪作家中的犯罪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約翰.哈威(John Harvey) 譯者:李靜宜 出版社:東美出版 書系:芮尼克探案 出版日期:2017-09-22 ISBN:9789869213998 城邦書號:A4430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