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惡夢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2005年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銀匕首獎得獎作品! ◆2005年美國《致命的快感》雜誌巴瑞獎得獎作品! ◆2006年國際IMPAC都柏林文學獎入圍作品! ◆2007年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鑽石匕首獎得主! 「請找到我!」 我在這裡等待,等待救贖,等待結束, 而那天卻永遠不會來…… 十三年前,兩名年輕人因涉嫌性侵殺害少女被捕入獄。這樁轟動英國的重大刑案最終留下一個未解之謎:還有一個名叫蘇珊的十六歲少女失蹤,下落不明。 十三年後,被視為從犯而刑罰較輕的唐納獲准假釋,離開監獄進入中途之家,準備回歸社會展開新人生。消息一經披露,憤怒的受害者父母揚言高價懸賞他的人頭,不安的唐納決定逃跑保命,但再怎麼逃也逃不出他未曾中斷的人生惡夢──此時又有年輕的女子遭性侵殺害,唐納自然是嫌疑最大、眾人口徑一致的追捕目標。 當年將唐納送進監牢的法蘭克.埃德,自警界退休後便獨自一人蝸居康瓦爾鄉間,頻頻做著讓他在大半夜冒汗驚醒的惡夢。是不是因為沒有履行曾對失蹤少女母親許下「我會把她找回來」的承諾所致?或是因為自己的女兒恰巧也來到這個年紀而讓他感到不安?埃德決定以一介平民的身分,重新訪查蘇珊與唐納的下落。 唐納和埃德都明白,唯有行動才能扭轉困境,阻止人生失速往悲劇墜去,然而他們始終看不清,這惡夢最終會以什麼形式和面貌降臨在他們面前…… 【好評推薦】 ◎「要是有人能讓你願意同情一名殺人犯,那一定是約翰.哈威──他總能將罪惡多端之徒最纖細憫人的一面給寫出來。」~《紐約時報》 ◎「約翰.哈威重回英國犯罪小說書寫頂峰位置。」~《泰晤士報》 ◎「哈威的作品依舊敏銳、感性卻又不淪為濫情。」~《書單雜誌》 ◎「緊湊的情節、耐人咀嚼的對話、高度共感的人物角色與充滿想像空間的灰色地帶,是活躍在第一線大師的註冊商標。強力推薦!」~《圖書館期刊》 ◎「一流的小說:氣氛緊迫、令人毛骨悚然。」~《文學評論雜誌》 ◎「如果哈威的小說是歌曲,演奏的應該是爵士薩克斯風手查理.派克(Charlie Parker)。」~《紐約時報書評版》 ◎「足以與伊恩.藍欽和彼得.羅賓遜(Peter Robinson)並列,聰慧的、鋒芒畢露的現代警察程序小說大師。」~《華爾街金融日報》 ◎「哈威讓我聯想到格雷安.葛林,他是個獨具風格的作者,能告訴你需要知道的一切,同時卻把文字保持得清爽單純。」~推理大師愛爾默.李納德(Elmore Leonard)

內文試閱

第二章


  埃德站在粗糙的石牆上,看著公車沿路前進,轉個大彎,上方是粗獷的野原,下方是肥沃的窪地。今天的天空是各種不同色調的藍,海天交接處藍得最淡;光在弧形的海平線上徘徊變幻,遠方一艘油輪彷彿靜止不動,像童書裡的插畫。埃德知道,在靠近懸崖、從他所在位置看不到的地方,應該有兩三艘捕龍蝦的船在檢視漁獲。

  他看著巴士停下,凱瑟琳下車,公車開走,只剩她一個身影站在路旁。隔著這麼遠的距離看去,幾乎認不出她的面容,然而埃德知道那是她:轉頭的樣子,站的姿勢。

  凱瑟琳一個動作,俐落地將背包上肩、背好,過馬路,沿著小道走來,小道遠遠的這一頭就是埃德住的小屋。

  他跳下石牆,快步穿過田野。



  小屋三棟排成一列,當年建給在這邊種地的莊稼人,供他們一家大小容身。再過去是一棟獨棟房子兼工作室,住著一名本地出身的藝術家,她相當客氣,不大跟人往來,在通往海邊的小徑上碰到埃德時也只點頭為禮,連口都很少開。

  「你不會是作家吧?」埃德交第一個月房租和押金時,房東問。

  「不是。為什麼這麼問?」

  她微笑。「哦,有時候會有寫東西的人來這裡,希望能感染一點靈氣。D.H.勞倫斯,你知道,他跟他太太芙莉達住過這裡。就在其中一棟小屋。還有凱瑟琳‧曼斯斐德,也住了一陣子。」

  「是嗎?」埃德說。「原來如此。」

  唔,至少他聽說過勞倫斯。

  那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當時是初春,植物才剛發新芽。前一天埃德還是諾丁罕的探長,有三十年的資歷,一段維持了超過十五年的婚姻,一個十四歲女兒──緊接著隔天,或者感覺起來彷彿隔天,他就已經辭職、退休、丟下一切遠走他鄉。

  來到這裡,幾乎已是英格蘭的盡頭,再過去就是海了。他湊巧看見這棟小屋,就此留下。樓上兩房,樓下兩房,除此幾乎一無所有;石磚地,石牆;角度對的時候,陽光會照穿整棟小屋。他只偶爾寄張明信片,沒寫信,後來連明信片也不寄了。他看書。試過勞倫斯,但很快就讀不下去。他在樓梯下找到一小批受潮的平裝書:普瑞斯特里,茉里耶,登佛‧葉茲。這些讀完了,他就在教堂義賣之類的地方買別人出清的二手舊書。他發現他喜歡跟海有關的小說,佛瑞斯特,瑞曼和亞歷山大‧肯特。近來他又迷上H.E.貝茲。

  故事有一種力量,能把你拉出現實、拉入另一個世界,以往四十餘年沒看過幾本書的他,對此感到驚迷。

  晚上,有些晚上,他把收音機開得很大聲,渴望聽到人聲。同時知道自己沒有需要回話。



  他站在最外側那棟小屋旁,看著凱瑟琳繞過小道的最後一個彎,出現在視野。

  她穿著輕便好走的靴子,襪子向下反折,淺綠色緊身褲,及膝的深色燈芯絨裙,一件借來的、大了好幾號的連帽防風外套,拉鍊沒拉。她看見埃德,加快速度跑過最後幾十碼,微鬈的棕髮在身後飄揚,一如當年她母親的頭髮。

  「爸!」

  「凱特。」

  先前他擔心過,見面時會不會有些生疏,畢竟時間已經隔了多久,六個月?超過六個月。上次他們見面是去年夏天在諾丁罕郡,而且時間很短。但是沒有,她抱住他,他隔著層層衣物感覺到她的小骨架。她的臉抵著他胸口,他閉上眼,低下頭,臉貼著她頭頂,想起她兩歲、三歲或四歲時頭髮的味道。

  「來吧。」他說著放開她,後退一步。「進屋去吧。」



  先前凱瑟琳不知該預期什麼景象:髒衣服臭襪子到處亂丟,一堆啤酒空罐和沒洗的碗盤?白雪公主到來之前的七矮人小屋?邋遢的單身男子?但並非如此,一切都井井有條;她父親早上用過的杯盤餐具已經洗好,放在瀝乾架上,等著收起。當然,她來之前他一定做了準備:吸塵,打掃,收拾東西。

  「要喝茶還是咖啡?不是即溶的,是咖啡豆,現磨現煮。」

  凱瑟琳脫下外套,搭在一張安樂椅上。「你不喝咖啡的。你以前甚至不喜歡在家裡聞到咖啡味。」

  「我可以改變吧?」

  她垂下眼,隔著睫毛瞟向他。「茶就行了。」

  「PG Tips牌。」

  「隨便。」

  趁著父親在廚房裡忙,凱瑟琳在屋內四處打探。家具看來是本來就有的,在吉屋出售廣告牌下會看到堆成一堆的那種。花朵圖案的窗簾,燈心草地氈。一個書架,塞滿平裝書。厚重的餐桌處處是圓形杯痕,一側有磨損。窄窄壁爐架上一個簡單的黑相框,裡面是十四歲的她,就在一切四分五裂之前不久;底下的爐柵裡已經生好火,有紙、有柴、有煤。沒有音響,沒有電視。樓上,父親臥房的門開著;床上平鋪著棉被,枕頭也拍打蓬鬆,床邊小几上放著鬧鐘、檯燈、一只空杯、一本書。

  「凱瑟琳,茶泡好了。」

  她把背包放在隔壁房間的單人床上,下樓去。



  天氣雖不算太暖,但還足以容人坐在屋後的小花園,海邊吹來的微風清涼但不凜冽。午後近晚,四月太陽仍高掛天空,但陽光微弱。花園邊緣一道低矮石牆通往一片田野,有黑白相間的牛群低頭吃草。附近一棵樹上,兩隻喜鵲吵鬧地聊著天。

  「一路還順利吧?」

  「還不錯。」

  「所以妳最後是搭長途巴士還是火車?」

  「都不是。」

  「怎麼會?」

  「我搭便車。」

  「什麼?」

  凱瑟琳嘆了口氣。「我搭便車到潘贊斯,然後在那裡搭公車。」

  「我有寄車資給妳啊。」

  「哪。」她說著就要站起來。「我還你就是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搭便車不安全。沒有那個必要,又……」

  「你看,我不是好好在這裡嗎。看。一根汗毛也沒少。」

  「回程妳得搭火車。有必要的話我會親自押妳上車。」

  「好啦。」

  「我是說真的,凱瑟琳。」

  「我也說好啦。」

  但她是帶著笑說的,不像以前在這種時候可能會鬧彆扭。

  「茶喝起來怎麼樣?」埃德問。

  凱瑟琳聳聳肩。「就茶的味道啊?」



  他們沿著田野間的狹窄小路散步,經過農舍,來到突懸在海面上方的崖頂。

  「所以你整天到底都在幹嘛?」她張開雙臂做了個大手勢。「釣魚?」

  「倒也不是。」有時他會開車去紐林看漁船卸貨,買條鯖魚或鰈魚回來。

  「要是我,在這種地方一星期就瘋了。」

  埃德微笑。「到時候就知道。」

  「爸,我沒有要待那麼久啦。」

  「我知道。」他本來希望她可以待久一點。

  「星期六有場派對,我想回去參加。」

  埃德指向小路穿過兩堆岩石的地方。「往那邊走的話,我們可以繞一圈,從田野另一頭回來。」

  「好。」有一小段路,她拉著他的手走。



  那晚他們去崔維拉和聖賈斯特之間的一家酒館吃晚餐。主吧台旁的用餐區有十幾張桌,大部分都坐了人。凱瑟琳換了一條丹寧布長裙,上身的T恤貼身得讓埃德覺得有點不妥。他穿著平常穿的藍色牛仔褲和褪色棉襯衫,海軍藍的毛衣此時對折搭在椅背上。埃德點了一份小羊排,饒富興味地看著凱瑟琳一口氣吃掉一份菲力牛排。

  「所以這週不吃素囉?」

  她咧嘴一笑,朝他吐舌頭。

  餐盤收走後,他們舒適地坐著東聊西聊,被四周其他人的交談聲包圍。

  「跑步情況如何?」

  「還不錯。」

  「春訓?」

  「差不多。」

  凱瑟琳大約十歲時開始認真跑步,最初是埃德鼓勵她、陪她跑、當她的教練。她第一次代表社團參加兩百公尺賽跑就拿了第三名,而且是該項目所有參賽者最年輕的一個。

  「今年第一場比賽快到了吧?」

  「郡運會,這個月中旬。」

  「妳參加什麼項目?兩百和三百公尺?」

  凱瑟琳搖頭。「只有三百。」

  「為什麼?」

  「三百我贏得了。」

  埃德笑了。

  「笑什麼?」

  「沒什麼。」

  「你覺得我口氣很大,對不對?太自負。」

  「不是。」

  「明明就是。」

  「不是。」埃德再說一次。「我是覺得妳很有自信。對自己很有把握。」

  她看著他說:「也許是因為我不得不如此。」

  埃德看向侍者,示意結帳。凱瑟琳扭著左手小指上的一枚銀戒指。

  「妳母親好嗎?」

  「問她啊。」

  「我在問妳。」

  她從袋子裡取出手機,放在他面前桌上。「你自己問她。」

  帳單來了,他幾乎看也沒看就遞出信用卡,拿起椅背上的毛衣。凱瑟琳把沒用到的手機收回包包。



  他開車沿著小路慢慢前進,小石頭在輪下嘎啦作響。先前他們出門時留了二樓一盞燈沒關。

  「我蠻累的。」一進屋凱瑟琳就說。「我想直接去睡了。」

  「好,當然。妳要不要喝什麼?茶或者……」

  「不用了,謝謝。」

  她踮腳抬頭,輕吻他臉頰。「晚安,爸。」

  「晚安。」

  他倒了杯詹姆森,拿到屋外去喝。遠處黑暗中,牛群的身影挨挨蹭蹭;他走了幾步,聽見石牆底有什麼東西匆匆竄過,距離很近。一片漆黑的大海上,零星光點朝他眨眼。也許今晚,屋裡有凱瑟琳在,那個夢會暫時放過他,讓他一夜安眠。

作者資料

約翰.哈威(John Harvey)

1938年12月21日生於英國倫敦,小說家,兼有詩人與劇作家身分。 早年自諾丁罕大學取得碩士學位後,在中學教了十二年英文與戲劇,之後轉而從事專職寫作,並於80年代返回母校兼職教授電影與文學。作家生涯早期寫了超過九十本書,其中最為人熟知的便是犯罪推理類型作品,查理‧芮尼克探案系列中的首作《寂寞芳心》(Lonely Hearts)還登上了英國泰晤士報的二十世紀百大犯罪小說榜。 2004年,哈威持續推出新作,這次他以新角色法蘭克‧埃德開啟一個全新系列──文字一樣充滿詩意,布局依舊縝密,敘事架構更貼近現代犯罪小說的節奏,首作《惡夢》平裝本於英國銷售突破十萬冊,一躍成為犯罪小說愛讀者新的追隨對象,隔年便奪下2005年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銀匕首獎與美國《致命的快感》雜誌頒發的巴瑞獎,並入圍2006年國際IMPAC都柏林文學獎的初選。2007年,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再頒表彰終生成就的鑽石匕首獎,給這位「犯罪作家中的犯罪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約翰.哈威(John Harvey) 譯者:嚴韻 出版社:臉譜 書系:M小說 出版日期:2009-08-03 ISBN:9789862350478 城邦書號:FR6406 規格:膠裝 / 單色 / 4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