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親情救贖:孩子的心病是為了拯救父母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親情救贖:孩子的心病是為了拯救父母

  • 作者:高橋和巳(Kazumi Takahashi)
  • 出版社:究竟
  • 出版日期:2018-05-01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1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2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不僅父母愛著孩子, 孩子也用他們的方式守護著父母。 原來,情緒的陰影和黑洞中,有出於親緣關係裡深深的愛…… 拒絕上學的駿一說:「為了讓媽媽發現自己的痛苦,必須更過分才行……」 罹患厭食症的理莎說:「媽媽過的不是自己的生活,是外婆的……」 因家暴離婚的優希說:「看見女兒臉上出現我所造成的瘀青,小時候對父母的恐懼全部回來了……」 父母的生活模式,竟是孩子痛苦的根源! 精神科醫師揭開「親與子」驚人的真實面貌! 讓做父母的感動:原來我是這樣深深被孩子愛著。 讓做孩子的得救:儘管父母不完美,我卻不再為此受苦了! 對孩子而言,父母是自己依靠的守護者,所以他們會竭盡全力,冀望成為父母的助力。 但如果他們連同父母的矛盾與痛苦一起承擔,就會在渴望自立與對家人的依戀間不斷拉扯,而形成繭居在家,拒絕上課或上班、吃不下飯、不自覺使用暴力、無法獲得存在感等等「心病」。 本書作者身為精神科醫師,以書中觸動人心的諮商案例故事,精準解析親子關係的心理之謎,幫助每個「受傷的孩子」克服心病,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人,而「壞掉的大人」也能藉由讀懂孩子的心病,解決內心的矛盾,在人生的後半段重生。 好評推薦 讀者淚推:一本讓自己改變並重獲自由的書! 諮商心理師陳志恆 專文導讀推薦! ★讀者好評推薦★ 「這是本讓守護著父母的長男、長女們都深有同感的一本書。」 「讀完書後,我覺得自己獲得救贖。」 「讀完書後,我覺得自己的世界改變了。」 「我邊讀邊點頭贊同,並且感同身受。」 「老實說,我覺得自己的父母應該會想跟這位心理醫師會面談談。」 「我從小就在母親的威嚇下,成為很會看人臉色的孩子。這本書中介紹了更多處境比我還艱難的人們,拯救了我,讓我不再責備『無法平凡』的自己。」 「這本書能夠幫助我們了解自己、了解我們來自的家庭。」 「書中內容與近年流行的阿德勒心理學有相通結論,更從不同角度來引導讀者。」 「這本書闡述了真正能治療心病的方法。」 「這是唯一一本能讓被囚禁的我們獲得解放、重獲自由的書。」 「希望更多人可以讀這本書,讓心情更加平靜。」

目錄

前言 心的「宇宙期」 孩子知道大人已經忘記的事情 孩子向母親學習「心理系統」 什麼是心的「宇宙期」? 第一章 為了拯救父母而繭居在家的兒子 1 學齡期的孩子會完整複製父母的生活模式 ——寶寶叛逆期,是人類初次獲得自由的時期 ——小學三年級生健太的某一天 2 叛逆期的激烈程度,將與父母教導的「內心矛盾」成正比 ——父母痛苦的生活模式,正在折磨著孩子 ——強迫父母修正生活模式的青春期「心病」 3 「為了消除媽媽的痛苦,我開始拒絕上學」 ——拒絕上學、繭居問題的三個背景 ——「為了引出媽媽的痛苦……」兒子說出謎樣話語,暴力日漸加劇 ——第一個要求是「媽媽,請發現我的痛苦」 ——施暴的理由是,孩子覺得只有自己在忍耐 ——第二個要求是「消除媽媽的痛苦」 ——「什麼都能獨立完成」就是母親的痛苦 ——了解自己為什麼「不允許兒子撒嬌」 ——尾聲—兒子的叛逆拯救了父母 ——父母察覺自己的痛苦時,孩子的「心病」就會消失 4 因為擔心父母的老年生活,而在三十二歲時繭居 ——突然開始「幫忙做家事」的兒子 ——不是憂鬱症,而是社會性「繭居」 ——沒有叛逆期的溫和兒子 ——實現父親遺憾的兒子 ——父親無法選擇的生活模式vs 兒子希望的生活模式 ——緩和父親的緊張後,兒子開始啟程 ——為了獲得父母認同的努力,轉變成為活下去的努力 第二章 女兒的飲食障礙,療癒了母親的人生 1 厭食症是「忍耐第一」帶來的結果 ——厭食症與暴食症 ——女兒的厭食症治癒後,母親卻罹患了「憂鬱症」 ——「媽媽過的不是自己的生活,是外婆的」 ——女兒以從母親學習來的忍耐而生活著 2 停止彼此的忍耐,恢復母親與女兒的人生 ——改善飲食障礙的四個階段 ——女兒希望聽到的不是「對不起」,而是「謝謝妳」 ——沒有與母親相處的記憶,就是因為忍耐 ——女兒教會母親人生的安心感 第三章 受虐兒將產生「相反的善惡觀」 1 在虐待中長大的母親,也會把孩子逼到走投無路 ——虐待兒童的分類與原因 ——一打女兒就停不下來…… ——「我的存在感來自忍耐」 ——兩次婚姻.家暴的老公.離婚訴訟.夢 2 無法停止虐待,是因為心理系統的反轉 ——與普通人「相反」的善惡觀 ——虐待的連鎖效應 ——「我又打菜奈了,我和自己的父母沒有兩樣」 ——收到菜奈的溫暖訊息,善惡再度反轉 第四章 與父母沒有連結的孩子,提出不可思議的控訴 1 與父母沒有連結,將使世界變得稀薄 ——一句如異鄉人般的控訴:「或許我與眾不同吧?」 ——不是「孤獨感」,而是「孤立感」 ——「我家好像和別人家不一樣」 ——不想談論母親的理由 ——推測母親的心理狀態 ——如果父母「缺席」,心理系統將無法建立 2 想在這個世界解決問題,就是回到「與父母相遇」之前 ——我是「存在感」稀薄的贗品 ——接受母親的障礙 ——「我發現什麼問題都沒有解決」 ——從追求相同事物的確信中,產生「社會存在感」 ——問題只在有辦法解決的情況下,才會發生 ——自我的「存在」,是微小的幸福與莫大的自由 ——「可以順著自己的感覺而活」 第五章 心理發展的最後階段—「宇宙期」 1 有無生活實感的差異 ——生活實感承襲自父母 ——影響心理系統的三種親子關係 2 成人期之後,可能有「宇宙期」 ——遠離日常生活後所看清的事物 ——三個關鍵詞:「異鄉人」「中年危機」「價值的相對化」 3 從離開「這個世界」到進入「宇宙期」的心路歷程 ——喪妻者所體驗的「內心不安」 ——日常生活的意義改變,看見一直以來追求的人生全貌 ——接受「對妻子的背叛」,變成一個人 ——體驗獨自一人單純「存在」的瞬間 ——「宇宙期」充滿「一切沒問題」的感覺 後記 諮商不是解決煩惱,而是要確認自我存在,穩定內心 諮商純粹就是「傾聽」的工作 「理論」在諮商中不適用 希望讀者看過本書後,重新正視自己的親子關係

序跋

推薦序 孩子的問題行為會說話,你聽見了嗎? 陳志恆 《親情救贖:孩子的心病是為了拯救父母》這書名看來聳動,實則深具意涵。 過去我在學校裡擔任輔導教師時,常因孩子的行為問題或情緒困擾而找父母來會談。當父母前來時,一開始談話的主題圍繞在孩子的問題上,談著談著便說起父母自己的婚姻互動,接著便談到雙親原生家庭的故事與影響。 因此,做為一個長期與青少年及家長工作的助人實務工作者,我常感慨,孩子的問題根本就是父母的問題;孩子的問題實際上反應了父母本身或家庭成員互動上的困境。 相對地,當父母改變時,孩子就改變了。 二〇一七年頗為火紅的一齣電視劇《通靈少女》,其中有一集的劇情,便是描寫一個小男孩因為「卡到陰」而被家人送到宮廟裡「處理」。擁有通靈能力的主角見狀便知道這孩子是裝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讓正在鬧離婚的父母能夠和好,沒想到弄假成真,邪靈果真找上門。 撇開神鬼等靈異經驗不談,孩子透過某些症狀(通常是問題行為或者身心疾病)來拯救父母婚姻或家庭危機的例子並不少見。因為,唯有當孩子不自覺地讓自己出狀況,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員才會將心力從婚姻危機或家庭壓力上,轉移到發生問題的孩子身上,而暫時將家中的棘手問題擱在一旁。此刻,孩子是父母婚姻關係或家庭危機的拯救者;當然,也可能成了代罪羔羊。 孩子的求救呼喊,大人們聽見了嗎? 然而,孩子為什麼不能將自己的人生過好,非得回頭「照顧」父母呢?因為,孩子成長的求生本能,要他們不得不依賴父母而活,當從小看著父母長大時,不但從父母身上學習到看待世界的方式,更需要從父母那裡獲得內在力量與安全感——這是一個人生命力量的來源,當然要努力去照顧與維護這份關係連結呀!當用力過頭時,便冒出一件件令人費解與擔憂的問題行為。 所以,問題行為會說話!然而,大人聽見了嗎?或者,大人是否有能力聽懂? 本書的作者高橋和巳是位心理諮商實務經驗相當豐富的精神科醫師,在本書中精準地指出孩子的心理發展異常,與父母本身的心理狀態息息相關。像是拒絕去上學的孩子,事實上正聲聲吶喊著,渴望被父母充分理解,更不斷地提醒父母,回頭看到自己成長過程中,獨自承擔痛苦而未被好好理解的心情。 又像是書中提到個性溫和順從的兒子,突然繭居在家不去工作,是在對父母發出無聲的抗議,因為自己從來不曾真正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問題是,父母為什麼總是強勢主導著孩子的人生走向?因為,他們從小不被大人認同,在摸索世界時缺乏被鼓勵與引導的經驗,凡事都得獨立並堅強地「自己來」,長大後便將這份內心的空缺化做期待,不自主地放到孩子身上,要求孩子來承接。 我必須說,這些活生生、血淋淋的案例並非偶然。在我的助人工作中,也曾遇過不少內在空虛的青少年,總是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即使身旁的朋友再多,生活中填塞了再多行程,仍感到不踏實。強烈孤寂、缺乏歸屬的心情時常湧現心頭,甚至常有一種「我沒有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念頭。深入探究,常可窺見其原生家庭的雙親一方,也有著「沒資格活下去」的感覺或想法,並在日常互動中有意或無意地將這份「失格感」的訊息傳遞到孩子身上。 一起療癒這些受傷的孩子,拯救那些壞掉的大人 一對情緒反覆無常的父母,很容易教養出內心暗藏混亂風暴的孩子;一對不夠愛自己的父母,常無法給出孩子十足的愛;一對內心匱乏或充斥著委屈、遺憾心情的父母,也常教養出內在匱乏無力的孩子;一對自認沒有資格存在世上的父母,也常讓孩子長大後感覺到自己缺乏情感歸屬。 這些代代傳遞著的心理系統及行為模式,在親子間不斷被複製著;如果沒有任何人有自覺並做出改變,「壞掉的大人」便會製造出「受傷的孩子」,「受傷的孩子」長大後又成了「壞掉的大人」,接著再製造出新一批「受傷的孩子」,無限循環。 閱讀本書,會讓為人父母者警覺到,原來自己的成長背景、心理狀態及與子女互動的模式,對子女成長的影響是如此的深刻與不自覺。好消息是,我們雖然無法選擇我們出身的家庭及成長環境,但我們仍有能力跨越這些過去的影響,只要我們願意覺察並有意識地改變。 許多人在為人父母後,隨著孩子的成長,似乎感覺到自己也再成長了一次,這就是改變的契機!因為,孩子就好像一面鏡子,映照出大人內心世界的匱乏、空虛、無助、失落與恐懼。我們有機會在處理孩子的問題行為時,重新意識到自己長久以來的內心狀態與行為模式。 而首先,你得聽懂孩子的問題行為正在訴說些什麼;《親情救贖:孩子的心病是為了拯救父母》這本書,正是能幫助你聽懂孩子並療癒自己的好書。(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暨作家) 前言 心的「宇宙期」 孩子知道大人已經忘記的事情 我在診間聽孩子說話時,時常會聽到他們冒出幾句話,讓我有一瞬間懷疑自己聽錯。他們彷彿了解大人所不知道的世界。不,正確來說,應該是他們還保有大人早已塵封關閉的世界。 某個孩子說:「窗外有三個小人,他們一直盯著裡面看,雖然不可怕,但總覺得有點討厭。不過這是常有的事情。」 某個孩子透露:「時間不是直的吧,是彎曲的。」 也有孩子這樣講:「有的時候遠的東西看起來比較大,近的東西看起來比較小,這和實際的大小不一樣,好噁心喔。」 三次元空間的「遠近感」,對大人而言是理所當然且深信不疑的,但孩子卻還無法相信這空間的存在。在藝術的世界中,有時候會故意破壞或忽視遠近感,而孩子卻能對此操作自如。 謎樣的發言,證明了孩子看待世界的角度與大人不同。 如果暫時從大人「合乎常理的價值觀」抽離,側耳傾聽孩子們的話語,就會發現他們說的話有時候聽起來像《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內容,有時候又像不知道在哪裡聽過的創世神話。 若是把孩子眼中的世界,想成他們從誕生之後開始適應「這個世界」的過程,只要我們將自己的各種精神調整到最佳姿態,他們的話聽起來就會趣味無窮。大人為了在「這個世界」活下去而剔除的事物,其實就存在於孩子們的話語當中。 但如果過度執著於不可思議的世界,或許就無法適應社會。我們為了好好活下去,必須讓自己的內心配合「這個世界」。畢竟我們還是需要平凡無奇的遠近感,以便讓自己繼續生活。 而孩子在長大成人的這段期間,會經過什麼樣的心理發展過程呢? 各位可能會把它想像成從乾乾淨淨的白紙狀態,打造出成人心智的過程。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因為打造必需的事物,與剔除多餘部分的作業應該同時並行。如果不這麼想,就無法說明本書接下來將依照章節順序說明的一些心理現象。 附帶一提,現在已經知道腦神經也必須經過同樣的過程才能發展成熟。人在剛出生不久,神經元就會往各個方向延伸出突起。這些突起互相串連,建立了過度緻密的迴路。隨著成長,大腦逐漸斷除不必要的連結,只加強必要的部分,神經迴路才終於發展完成。這過程稱為神經突起的「修剪」,是大腦發展的重要過程。 心理發展就是一個在向這個世界敞開心房的同時,也將內心某些事物封閉的過程。 人類在適應社會、「長大成人」的過程中,將逐漸理解「這個世界是這個樣子」,並打造出生存所需的「心理架構」。但如果在成為大人之後,遺忘了這個變成大人的過程,就會以為「這個世界就只是這個樣子」,造成難以解決的痛苦與煩惱。 這個時候,只要再一次檢視自己的內心深處,試著找出曾被自己剔除的事物即可。世界不也曾有過不同的樣貌嗎? 只要改變視線、轉移焦點,原本以為無法處理的痛苦與煩惱也會迎刃而解。 接下來,我們將依序來看人類從誕生在「這個世界」,到長大成人之間的心理發展。 為了適應這個世界,我們選擇了什麼,又封閉了什麼呢? 我們想必能藉由了解這樣的過程,再一次看見那個被埋沒至背景中的世界吧?也能讓心靈達到更寬廣、更自由的層次吧? 孩子向母親學習「心理系統」 甫現身於「這個世界」的嬰兒,就像降臨到地球上的外星人。他(她)還不知道該如何在這個地球上生活。雖然已經具備足以維持生命的身體機能,卻不知道該如何取得美味的食物,也不知道該如何順利與人類相處,地球上的規則對他(她)而言仍是一團謎。 我們稱嬰兒與生俱來的身體機能為「生命系統」;而他們日後為了適應地球,勢必將逐漸學會的心理機能,則稱為「心理系統」。 生命系統是吃、睡、哭……等機能。心理系統則是人與人的往來方式、人生觀、判斷善惡的倫理觀等關於生活模式的機能。每天的「生存意志」也是從這裡湧現的。 打造心理系統的過程,也是修整心的整體性過程。舉例來說,心雖然可以在四次元空間(或是更高次元的空間)來去自如,但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將學習到以三次元空間為活動的基礎,是比較容易,也較有效率的方法。此外,大人也不斷傳授這樣的想法給孩子:「即使心裡想的事物天馬行空,地球上也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或者應該說,要當成沒有這樣的事情才會活得比較輕鬆。」人類積年累月打造出的有效率心理系統,就這樣流傳下來。孩子首先必須學會這點。 塑造心的形狀,就像創作雕塑品一樣。不同之處在於,削落的素材並未被丟棄,而是沉睡在心底深處。日後,當心想要再壯大時,就會改變這些素材的型態,重新再利用。 各位應該不難想像,人類學習、塑造心理系統時,母親或許會帶來決定性的影響。因為嬰兒什麼都還不懂,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第一個遇見的、一起度過前幾年的地球人,就是母親。孩子將配合母親給予的訊息,開始塑造自己的心理系統。 肚子餓的嬰兒大聲哭泣,於是就能得到美味的奶水。 這或許是最初的訊息溝通吧。孩子從這裡開始習得地球上的規則,接著再貪得無厭地學習、吸收與父母的相處方式、與他人的相處方式、社會的規矩、善惡的判斷。這段時期從母親身上學會的事物,將確立孩子一生的方向。 地球是安全的還是充滿危險?人類是可怕的還是溫和的?可以享受「這個世界」還是應該重視忍耐?該如何與他人相處?以及最重要的:「該如何努力地生活下去?」這些全都來自於母親的教導。 某位定期回診的六十二歲男性,如此回顧自己的人生: 「我覺得自己一直以來都懷著『不要讓母親擔心』的心情活著。或許是因為我從小就能感受到母親的辛苦吧? 「媽媽很努力,所以我覺得自己也必須努力才行。和母親一起努力是我存在的證明。我彷彿可以聽到她在對我說:『你也很努力呢!』不,她其實沒有說過這句話,但我大概希望她能這麼說。 「後輩常對我說:『前輩很會忍耐呢!』我的忍耐力是從小訓練出來的能力,是我的生活模式,想必終其一生都不會改變吧!」 人類誕生於這個世界,努力得到父母認可。這份最初的努力,將持續到人生的最後。對多數人而言,這是不會改變的事實。 什麼是心的「宇宙期」? 人類從降生於地球上,到適應這裡的生活為止,將依循心理系統的階段發展。 完整的心理發展,通常將經歷下列四個階段: 一、嬰幼兒期 二、學齡期 三、青春期 四、成人期 這四個發展階段,全部都以孩子與父母的關係為軸心展開。社會與當代思想當然也會帶來極大的影響,然而在進入成人期之前,這些也會透過父母的心傳達給孩子。 嬰幼兒期與學齡期,是從父母身上學習、吸收生活模式的時期。這兩個階段的孩子所能看見的世界,與父母眼中的相同。這時的孩子不會跨出父母所見的世界。 青春期是以從父母身上學到的事物為基礎,離開父母獨立的時期。這個階段的孩子開始擁有與父母不同的觀點。 成人期是學會「這個世界」的生活模式,發展完成的時期。孩子到了這時已經站在與父母同等的地位,或者自己已經成為父母。 而本書在前述四個心理學所說的發展階段之後,再加上第五個發展階段,並暫且將其命名為「宇宙期」,這是本書獨有的設定。 之所以會設定「宇宙期」,是因為如果不假設在「成人期」之後還有另一個發展階段,就無法理解某些心理現象。 第一種現象是長大成人的過程中,早已被剔除的部分再度復活,使人產生不同於成人期的心理。人在這個時候會回顧人生,預料到確實存在於彼端的死亡,並且開始自問「自己的人生到底算什麼?自己又是誰?」當人試圖找出答案的時候,「那個」現象就會發生。 第二種是「沒有父母的孩子」所產生的心理現象。他們在心理發展最重要的時期,無法擁有「普通的」親子關係,導致他們以完全不同於「普通人」的觀點理解「這個世界」。他們來看診並且教會我,四個心理發展階段對他們而言並不適用。想要理解這個現象,也必須假設宇宙期的存在。 本書基於以上兩個理由,設定了「宇宙期」這個發展階段。 為什麼本書會稱此階段為「宇宙」呢?因為這是心躍出「這個世界」的階段。「這個世界」指的是我們通常所知曉的社會一切,或是地球上的一切。但如果將這以外的事物稱為「那個世界」,會變成是死後的世界,所以本書就以「宇宙」來表達這種不同於已知世界的心理模式。 前述的心理發展階段整理如下: 一、「嬰幼兒期」:身心都與父母一體的時期(○~三、四歲) 二、「學齡期」:與父母一起生活的時期(四、五歲~十二歲) 三、「青春期」:在精神方面離開父母獨立的時期(十二歲~二十歲左右) 四、「成人期」:適應完成,在社會中生活的時期(二十歲左右~) 五、「宇宙期」:脫離「這個世界」的時期(成人期以後~) 接下來將依序探究這幾個心理發展階段。 首先是在「普通的」親子關係下,孩子所擁有的心理發展與煩惱(第一、二章),其次是在虐待中成長的孩子們所感到困擾的心理問題(第三章)。接著將處理處於特殊親子關係孩子們的心理問題(第四章)、傾聽他們的痛苦。最後將探討「宇宙期」(第五章),解開「這個世界」的心理之謎。

內文試閱

第三章 受虐兒將產生「相反的善惡觀」 1 在虐待中長大的母親,也會把孩子逼到走投無路 一打女兒就停不下來…… 二十八歲的優希是單親媽媽,與滿三歲的女兒菜奈兩人相依為命。四個月前,優希在本市的「育兒支援中心」介紹下,開始來我的診所接受治療。 就支援中心而言,優希登場的方式有點特殊。 支援中心首先接獲來自鄰居的匿名通報(受虐通報):「隔壁幾乎每天都傳來母親怒罵孩子的聲音,我有點擔心。」通報數日後,當支援中心的職員正準備著手慎重調查時,一位年輕的媽媽前來窗口諮詢。 「我很煩惱三歲女兒的事情。我一開始罵孩子就停不下來,還忍不住打她……」這位媽媽以這句話為開場白。職員發現這位媽媽的地址,與通報者的地址一致。 優希開始與輔導員面談。 輔導員立刻就從優希描述諮詢內容的方式,以及面對問題時的回答中發現她是一位健全的女性,既沒有「精神障礙」,也沒有「發展障礙」,她的虐待是基於心理上的因素。輔導員詢問了至今為止的經過、菜奈的狀況、優希的煩惱,並與優希約定將陪她一起思考解決方法。 接下來輔導員就在取得優希的同意後,與托兒所聯絡。 菜奈在托兒所中是個非常乖巧的孩子。即使玩具被其他孩子搶走,菜奈也會一邊說著「沒關係,沒關係」,一邊把玩具讓給對方;營養午餐幾乎就像模範生一樣吃得一乾二淨。但菜奈臉上有時會出現類似瘀青的痕跡,再加上她莫名地懂事,所以托兒所似乎也懷疑「這孩子該不會遭到虐待吧……」輔導員在了解事情的經過後,便與負責親子支援的公共衛生護理師、托兒所的保育員、支援中心的職員彼此聯繫,以提供優希幫助。「母親諮商」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於是優希就被轉介來到我的診所。 診所最初的診察。 優希的開場白是:「我會忍不住毆打三歲的女兒……去支援中心諮詢之後,他們就介紹我來這裡……」接著她便告訴我至今為止的經過,以及菜奈的狀況。聽了大約三十分鐘之後,接下來換我詢問她最近的生活狀況以及成長經驗等等。我在診察的最後給予她這樣的建議: 「不要著急,慢慢整理自己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當妳了解自己的狀況之後就會變得比較輕鬆,這麼一來與菜奈的感情也會更加親密。」 她有禮貌地向我道謝,接下來每兩週就會來診所一次。 雖然診所每次的診察時間都很短,但與優希見了幾次面之後,她終於能逐漸說出自己的真心話了。 過了兩個月之後,優希在某天的診察中說道: 「昨天吃早餐的時候,菜奈玩得興起不肯吃飯。我警告她幾次依然不聽。我一把火上來,忍不住打了她。結果菜奈頂嘴:『我不要聽媽媽的話,我要當壞孩子。』於是我理智斷線,掐住她的脖子怒吼:『那妳乾脆去死好了!』 「菜奈說:『嗯,好!菜奈去死。菜奈已經不在了。』說完之後開始用頭砰砰砰地撞牆壁。我大聲怒吼:『給我停下來!』於是菜奈就面對著牆壁,一動也不動。 「屋子突然安靜下來。 「那個時候,我回憶起自己小學時第一次覺得想死的記憶。 「那是個寒冷的冬日,外面天色很暗。我被母親責罵後被趕出家門,至於為了什麼原因,我已經不記得了。我走下冰冷的水泥階梯,站在社區入口,聽到車站傳來平交道的警鈴。我雖然還是個孩子,心裡卻想著,從平交道的柵欄底下穿過去很容易,雖然可怕,但應該很快就能解脫……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菜奈不在而嚇了一大跳,開始到處尋找。菜奈走到大馬路上,就站在人行道的邊緣。我再次怒吼:『妳在幹嘛!給我回來!』菜奈什麼也話沒說,默默地跟在我身後……」 優希說完之後低下頭來。 「原來發生了這種事啊,有找到她真是太好了。」我說道。 「醫生聽得很認真呢。」 「這樣嗎?」 「嗯,醫生很仔細地聽我說話。」 「……」 「醫生,你沒有給我一堆建議,告訴我應該這麼做,應該那麼做。」 「我也不是不給建議……給妳建議比較好嗎?」 「不,光是聽我說,我就很高興了。 「我在搬到這裡之前,曾經去找過市公所社會福利課的人商量了好幾次。他們雖然會聽我說,但是當我說到自己忍不住打了孩子,非常痛苦的時候,他們總是在最後建議我:『那你要不要暫時把孩子寄放在兒童諮商所?』我聽到這樣的建議反而更痛苦,覺得他們好像只是在公事公辦。 「他們好像在對我說,『即使妳不在,也會有人幫你養大孩子』……讓我忍不住覺得自己是不是不在孩子身邊比較好。 「這讓我心想,自己繼續活在這個痛苦的世界有什麼意義呢? 「後來我就不再和社會福利課的人聯絡了。」 「我的存在感來自忍耐」 優希在虐待中成長。她自己不太說這件事,但是她的話語中,透露出下列這些片段。 「小學的時候,曾在家裡受傷骨折。」 「曾被罰跪在浴室冰冷的磁磚上好幾個小時,只要一哭就會被甩巴掌。」 「被母親打到流鼻血,還把頭按進浴缸裡,染紅了浴缸裡的熱水。然後一絲不掛地被趕出門。」 「即使發燒也必須洗澡,即使沒有食欲也必須吃飯。」 「在中學時曾突然半夜被挖起來說:『屋子髒了,給我掃一掃。』如果不打掃乾淨,就會被罵。」 人會主張自我,確認自己的存在。 譬如「肚子餓了」「想睡覺」「想要那個」……這些就是自我主張。「母親」是人類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後,第一個認同孩子自我主張的人。當孩子餓得哇哇大哭時,母親就餵奶以滿足孩子。而孩子自己的主張獲得接納,就會產生「我是受到歡迎的,我可以待在這裡」的感覺。這樣的經驗不斷累積,就能建立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感」與「真實感受」。 但是在虐待中長大的孩子,因為長期封印了自我主張,所以無法確認自己的存在。身邊沒有人認同自己,所以分辨不出自己到底是存在還是不存在。 菜奈在被母親責罵時,曾說: 「嗯,沒關係,菜奈已經不在了。」 或是從優希口中,也曾突然說出質疑存在基礎的話: 「自己繼續活在這個痛苦的世界有什麼意義呢?」 「活著的感覺」就是這麼不安定。 任何人都曾自問「活著的意義」吧?但受虐兒(者)的自問,更日常、更迫切,也更冰冷。 受虐兒(者)確認自己存在的唯一方法,就是自我壓抑。自己「會忍耐嗎?」如果會忍耐就沒問題,自己就會是「存在」的。如果不會忍耐就不行,自己就「沒資格存在、不存在」。 「普通」的孩子透過滿足欲望,確認自己的存在。 「受虐」的孩子則透過忍耐欲望,確認自己的存在。 這種反轉的存在感,將建立不同的心理系統。 如果只有忍耐才能得到「存在」的「實際感受」,就無法產生「活著的喜悅」。因為只有在自己的欲望得到承認、獲得滿足時,人才會有喜悅的感覺。 優希在日後,有機會得到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普通」存在感與「喜悅」感受嗎? 她有充分的機會。 因為優希還有一個會對母親說「我要當壞孩子!」的女兒菜奈。這個女兒正不斷地尋求與母親的連結、要求母親承認自己。這個女兒的存在,撼動了母親微薄的存在感。菜奈讓不曉得穩固存在感與生存喜悅的優希,有機會學習這點。這是除了子女之外,沒有其他人能做到的事情。 為了幫助優希運用這個機會,必須暫時讓她談談自己。因為引導她談論痛苦的自己,了解自己長期以來在虐待與否定中建立的「存在感」,將幫助她做好準備,接收來自菜奈的訊息。 2 無法停止虐待,是因為心理系統的反轉 與普通人「相反」的善惡觀 受虐女性經常會選到家暴的丈夫。優希還選到兩次。 再者,如果別人沒有對她說「我需要你」,她就會覺得自己被討厭;即使她只是待在那裡,什麼也沒做。 除此之外,她也因為缺乏自信,自我主張只有半吊子,導致店員生氣,或是被自己雇用的律師責備。 優希在打離婚與親權官司時,任誰來看,「正義」都明顯站在她這一邊,但優希卻不確定官司是否應該繼續。她自責、想死,甚至還說:「如果可以,希望丈夫回心轉意。」 為什麼呢? 絕大多數的人或許無法理解。 這些難以理解的行動,源自於她「特殊」的心理系統。這個系統的善惡觀念,與「普通人」相反。 只要聽了優希的描述,不管是誰都會覺得她應該打贏官司、把孩子留在自己身邊、與家暴丈夫分手。這就是「普通人」腦中的「善」。 但是她腦中的「善」卻相反。她的「善」是「不要違逆老公、期待老公的溫柔、待在他身邊忍耐」。相反的,不應該做的惡事則是「厭惡老公、與老公對抗」。所以她才會責備在訴訟中對抗老公的自己。 「普通人」腦中理所當然的善,對她來說卻是惡。普通人覺得「你怎麼這麼傻」的生活模式,對她來說才是好的。她之所以會建立這種善惡相反的心理系統,是因為她從小就被父母否定,只能體驗「惡」的結果。 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來自下列這種心理活動。 孩子眼前的父母,是會施暴、不給飯吃的糟糕父母,但孩子只認識這樣的父母。自己為了活下去,只能服從他們。任何人都想活下去,為了活下去而採取的行動就是「善」。所以對孩子來說,忍耐眼前的「糟糕父母」是「善」;反之,如果因為忍不下去而逃離就是「惡」。忍受惡是「善」,追求善是「惡」,於是他們就建立了與普通人「相反」的善惡觀。如果將這樣的善惡觀套用在優希的官司上,忍耐惡劣丈夫是善,與丈夫對抗就成了惡。 一旦活在這種善惡相反的心理系統當中,只要忍受「惡」就會獲得心理上的安定,追求「善」反而會覺得不安。因為,比起期待無法期待的事物,忍耐確切的事物更能減輕不安的感覺。 話題再拉回到優希的官司經過。 「接下來的三個月,法庭進入調查階段,他們來我住的公寓查看,詢問許多我與孩子關係的問題。這對我而言似乎是不錯的結果。法庭評斷我有確實養育孩子,讓我非常開心。最後透過判決駁回老公的訴訟(親權請求),我可以和孩子一起生活了。我很高興,我覺得自己好像稍微變成了大人,也稍微變強大了。」 打贏這場官司,必定讓她覺得:「說不定我也可以追求善。」 收到菜奈的溫暖訊息,善惡再度反轉 「早晨有時候我會不想離開棉被。我動不了。除了去上廁所之外,什麼也不想做。我想要就這樣閉著眼睛待在棉被裡,不想看外面。 「但是我有菜奈。 「我勉強做飯給她吃、送她去托兒所。 「之前的星期天,菜奈早上就出門了。她去住在附近的托兒所同學家裡。那個孩子的母親暫時幫我照顧菜奈,讓他們一起玩。 「菜奈出門之後,我就匆匆忙忙洗衣服、打掃……但是我好累,提不起勁,也動不了。我心裡反覆著想著『這樣不行』……我一個人邊流淚邊擦乾,又開始動起來。我討厭房間亂七八糟,每天不打掃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因為我不打掃就會感到害怕……我無法休息。從小,打掃家裡就是我的工作,只要屋子有點髒,我就會被打。現在明明只有我與菜奈,明明沒有任何人監視,我還是非打掃不可。但我越是著急,越是什麼事情都半途而廢。雖然早上就開始做家事,但都已經下午兩點多了還沒做完。『不行了,我活不下去……我想就這樣去死。』我呆站在屋子的正中央,心裡這樣想。 「等我回過神來,菜奈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到家中。 「『什麼?竟然已經這麼晚了,我又不對勁了嗎?』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菜奈開口問我『媽媽,妳怎麼了?』 「她抬起頭來看我。我心想,她的臉好可愛,讓我回想起她出生的時候。過去疼愛菜奈、想著『我要當一個好媽媽』的心情又回來了。 「『我沒事,妳不用擔心。』我說。 「結果菜奈回答我:『可是媽媽,妳哭了……』 「接著我們一起吃了遲來的午餐。 「我的情緒莫名地穩定下來。我已經什麼都不想了,只有時間向前流逝。 「這麼一說,我上個禮拜去托兒所接菜奈的時候,所長轉述了菜奈的話。她在托兒所似乎很乖。 「所長告訴我:『菜奈很擔心媽媽喔!她說媽媽總是很累。妳還好嗎?』 「菜奈有在注意我,而且我想她是用溫柔的眼光在看著我。和我用恐懼的眼光看那個人(母親)是不同的。」 優希在下次的診察中繼續說道。 「我的腦中又發出鏘鏘鏘的尖銳聲音,當聲音快要變得更尖銳的時候,我覺得不太妙,於是走到陽臺,在那裡等情緒緩和過來。從陽臺可以看見遠方神社的森林,我總是看著那裡。 「菜奈開心地說個不停的時候,我就開始頭痛。開朗有精神是菜奈的優點,所以我不想毀掉。但是,最近她臉上逐漸失去表情,我覺得她原本的表情應該更加生動的。我知道她即使肚子不餓,但時間到了也還是勉強自己吃飯。看著她勉強吃飯的臉,我就覺得心痛。 「我以前也是這樣。雖然沒有食欲,但如果不好好吃飯就會被罵。我想起自己切短烏龍麵,一條一條吞下肚的記憶。雖然麵條堵在喉嚨,但我還是勉強吞進去。菜奈也做著同樣的事情,我覺得她好可憐。 「晚上看著女兒的睡臉,我總是很後悔。」 那天診察時,優希的語調透露出不同於以往的平穩。她說話的方式也一點一滴地改變了。我沒有聽到如同被追趕般的焦慮,也沒有持續自責的緊張,給人平淡的印象。 「前天,女兒從托兒所回來的時候,一直沉默不語,於是我問她:『怎麼了?發生什麼不開心的事嗎?』菜奈的眼淚就撲簌簌地掉了下來。我自然而然抱住女兒的頭,摸著她的頭安慰她。我最近都沒有這樣安慰過她。 「但是那天我自然而然就這樣做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女兒把頭埋進我的身體。 「我只是摸摸她的頭,什麼話也沒說。結果我突然就放鬆下來,心情變得不可思議地溫暖。當時我心想:『這樣就夠了……』 「現在回想起來,我的心情好像獲得認可。我有那樣的感覺。 「菜奈需要我。我覺得自己是被需要的。自己是被允許存在的,我是可以存在的……那時我的焦慮消失,只有時間緩緩流逝。」 菜奈傳送了訊息給優希。媽媽將接收到訊息的心情回應給女兒。 優希與菜奈之間的親子交流,來來回回持續著。 優希的緊張、焦慮與憤怒。 僵住不動的菜奈。 封閉情緒、失去表情,只是機械化行動的菜奈。 還有頂嘴、不聽話的菜奈。 菜奈天真地抬頭看著媽媽時的小臉。 以及有時候會撒嬌的菜奈。 兩人在「這個世界」的相遇持續下去。 優希小時候得不到任何人的幫助,孤零零地生活過來。她累了。湧現「夠了吧……」這種想要放棄的心情。她想靜悄悄地消失。 但是菜奈需要自己、承認自己的存在。女兒讓她想起長期以來遭到壓抑的「撒嬌任性」心情。過去她不允許這樣的自己,但現在覺得「菜奈很可愛」的心情,緩解了她的緊張。當她允許菜奈撒嬌任性時,也開始允許自己撒嬌任性。 優希過去遺忘的溫柔之心、緩慢的時間,更重要的是自己得到認可的感覺,就在她心中開始生根。自己可以活下去、可以撒嬌任性,不需要那麼緊張,菜奈在「這個世界」歡迎她。 「可以活下去」這種根本的存在感,只能在親子之間傳遞。一般由父母傳遞給孩子,但在優希這對母女之間,卻是由孩子傳遞給母親。 父母如果肯定自己,就不會否定孩子。 父母如果肯定孩子,也不會否定自己。 虐待消失了。 優希與菜奈,一點一點地變成「普通的」母女。菜奈變得更愛撒嬌,優希也一直保持穩定的情緒。 親子關係建立了「這個世界」的心理系統,其頂點存在著善惡的倫理觀。孩子從小就一直與父母在一起,與父母肌膚相親、吃著相同的食物。對孩子而言,與父母一起生活是善,反之則是惡。所以孩子接受了與父母共通的想法,擁有相同的價值觀,在同樣的基礎上生活。 受虐兒為了與父母一起生活,在這個過程中產生反轉的善惡觀。他們為了生活壓抑著善、忍受著惡,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模式。如果想要再度反轉這樣的心理系統,使其恢復正常,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親子關係。 孩子的笑容,能讓父母回想起一直以來壓抑的善、失去的善。孩子還不理解「這個世界」是善還是惡,所以他們能夠毫不猶豫地以笑容回應。 孩子還擁有父母為了活下去而早在過去就封閉的事物。 他們將成為父母的救贖。

作者資料

高橋和巳(Kazumi Takahashi)

精神科醫師。醫學博士。1953年出生。從福島醫科大學畢業後,進入東京醫科齒科大學的神經精神科工作。最後從都立松澤醫院精神科主任退休,在東京開設診所,持續進行診療。此外也熱心於諮商師的教育,從事督導工作。著作包括《了解「心」的技術》《重生之心》《我想消失――從受虐者的生活模式了解心的幸福》《我是「壞孩子」嗎?》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高橋和巳(Kazumi Takahashi) 譯者:林詠純 出版社:究竟 書系:心理 出版日期:2018-05-01 ISBN:9789861372525 城邦書號:A49007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