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太空的六場葬禮【宇宙謀殺解謎袋+疑犯線索插圖海報】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眼前是我的屍體,但我喪失了記憶。 在這座漂泊在宇宙的殺人密室中, 凶手,可能就是我自己…… ★全新複製人法則!接連入圍雨果獎、星雲獎、菲利浦狄克獎、英倫科幻協會獎 ★燒腦再燒腦!星際大戰外傳小說欽點作家,一鳴驚人的懸疑驚悚作 ★歐美書評《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出版者週刊》、《浪漫時代書評》、《圖書館雜誌》好評不斷 幽閉空間、禁忌祕密、離奇殺人! 凶手、嫌犯、被害者也許都是同一人 余海峯(瑞典皇家理工學院物理系博士)、馬欣(作家)、 譚光磊(版權經紀人)、螺螄拜恩(暢銷書人氣作家)、 雷雅淇(泛科學主編)、楊勝博(文學評論家)——戰慄推薦 ▍ 宇宙謀殺解謎袋.內裝《太空的六場葬禮》+疑犯線索插圖海報圖 ▍ (B4海報雙面,繪有星艦概念平面圖、嫌犯及死者名單,帶你一窺犯罪現場) 【中文版獨家珍藏設計.宇宙謀殺解謎袋】 黑色氣泡袋中,封存一起發生在宇宙中的密室殺人事件,這起血腥事件嚴重威脅複製人和人類共存的未來,慎重邀您一同尋找真相,解開謎團。 ◎「一切的真相」《太空的六場葬禮》 二十五世紀,地球不再適宜居住,六名人員搭上太空船前往太空尋找新天地,沒想到一覺醒來,全船血洗,六人重生成年輕的複製人,還喪失二十五年的記憶。凶手顯然藏在六人中,但究竟是誰?同時,這名凶手不惜摧毀人類和複製人的未來也要屠殺全船,殺人動機又是什麼?書中藏著這場謀殺案的一切真相。 ◎「重返宇宙犯罪現場」疑犯線索插圖海報 海報B4全彩雙面,正面繪有六位嫌犯精緻圖像,記錄每個人的死因及經歷背景;背面則有太空船概念想像圖及引發殺機的七項嶄新複製人法則。人物插圖由擔任臺灣桌遊美術、遊戲視覺美術的風格插畫家Agathe操刀繪製。 若《東方快車謀殺案》謀殺天后阿嘉莎.克莉絲蒂及「機器人三部曲」科幻大師艾西莫夫,攜手創作宇宙中的複製人密室殺人事件,那就是這部作品了! 【關於這場謀殺事件】 葬禮是準備給死者的,複製人應該不會死。 然而在這座太空船密室中,一切都走樣。 一覺醒來,「永生」被奪走,我們要絞盡腦汁, 不讓人生重新開始的機會也被奪走…… 西元二十五世紀,複製科技成熟,人類可用複製來擺脫「死亡」的威脅,只要肉體壽命結束,便可啟動自己的複製人,繼續過下一次人生。但複製人和人類的爭端未曾停止,政府更頒布「複製人國際治理法」,規定自願成為複製人的人類被剝奪作為「人類」的權利。六名被選上的人,因而載著冬眠的人類和複製人胚胎,乘上太空船展開四百年長征,夢想在新的星球上,建立人類和複製人和平共存的樂園。 六人一日轉醒,發現太空船深陷血海,重力系統失效,四周飄浮蒼老的自身屍體,原來這趟旅程已過二十五年,但重生成年輕複製人的他們,僅有最初的登船記憶,這段期間究竟發生什麼事?可以解答眾人疑問的人工智能「伊恩」離奇當機,紀錄全被刪除;航程大亂、食物遭下毒、複製區也被破壞,他們無法再靠複製重生。 以為遠去的「死亡」降臨,航向樂園的任務將告失敗,唯一確定的,只有凶手藏在彼此中。 凶手是誰,為何屠殺全船?六人一起調查也彼此猜忌,發現眾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祕密,整船的人並非雄心壯志的冒險家,而是滿懷痛苦、想用這趟旅行一筆勾銷犯罪紀錄的罪人。 他們能不能在關係分崩離析前找到真相?太空船如今損壞,他們又該如何完成任務,洗清罪孽?犯下不可挽回錯誤的人,又是否有資格追求救贖、作一個寧靜的美夢? 【媒體推薦】 拉佛提的書寫在一艘太空船裡建構了一個豐富且生意盎然的世界…… 一宗扣人心弦的神秘謀殺案裡,也蘊藏了另一個艱困的哲學難題: 「人」究竟代表什麼意義? —— 《洛杉磯時報》 情節機智且扣人心弦的神秘謀殺案故事。沉睡號太空船的有限空間瀰漫著焦躁不安,令人印象深刻的詭異角色用各種不同的方式擦出火花,從漫畫風格的詼諧到驚聳駭人的可怕。您是否喜歡在科幻小說裡閱讀到真正的思想?拉佛提的複製人命題足以媲美艾西莫夫的機器人思維。 ——詹姆斯.派翠克.凱利,雨果獎得主 令人神經緊繃的神秘星際謀殺案,深刻地撼動人心。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 拉佛提獻給讀者一本高張力的小說故事,令人難忘的角色和細膩的科幻世界構思,如薪火般點亮了這本作品的耀眼光芒。太空密室謀殺案揭露了複雜的科技與道德議題。《太空的六場葬禮》已經贏得爭取各大獎項的一席之地。 ——《出版者週刊》 優美洗鍊的筆觸,遊走在情緒邊緣的故事角色,讓這場太空旅程變成一部驚心動魄的神秘謀殺案,從容優雅地揭露每一個小細節,讓讀者排除可能的嫌疑犯。從第一頁就讓您無法放下懸念,充滿政治意涵的太空奇幻故事。 ——《浪漫時代書評》 拉佛提成就了一部最完美的密室殺人懸案,用最頂尖的想法建構一座嶄新的科幻世界。屠殺太空船生命的兇手之謎會讓您無法放下這本書。 ——《圖書館雜誌》        《太空的六場葬禮》是拉佛提的扛鼎之作。 ——科瑞.多克托羅,加拿大科幻小說家 這部作品扣人心弦……我真希望自己也能寫出這麼好的作品。 ——查克.溫迪克,《紐約時報》書評作家 故事用細緻的手法編織一個謎題,挑戰我們如何看待「生而為人」的意義。這本奇想凶殺推理小說如同光速,迅雷不及掩耳地創造緊張懸疑的氛圍。 ——史考特.席格勒,《紐約時報》書評作家 拉佛提令讀者不停思索猜測故事的發展,再用適度的轉折讓讀者坐立難安……我非常喜歡《太空的六場葬禮》,非常期待拉佛提往後的作品。 ——巴諾書店科幻奇幻小說部落格,全美最大連鎖書店 聰穎構思的故事結構、美好的角色設定,其中的謎題又如惡魔般的狡猾,闔上書本後,仍會在腦海裡反覆思索故事情節數月。 ——波音波音,以「評論全世界美好事物」作為經營主旨的書評網站

內文試閱

  複製人國際治理法 附加條例      西元二二八二年 十月九日      (一)一個人只能複製一次,若超過一次則視同違法。每個複製人都被視為真人。複製只能用來延續生命,不得作為繁衍用途。如果一個人出現多個複製人,無論自行或藉由他人之手,則最新的複製人擁有身分權,其他的複製人將不會受到承認。      (二)複製人不得懷孕或繁殖小孩。每個複製人都是被複製者的孩子,且適用遺產法。複製人必須在重生時立刻進行絕育。      (三)不得將心智圖置入沒有原生DNA的軀體裡。      (四)複製人必須永遠安裝最新的心智圖,而複製人與心智圖必須隨時保持開放,供政府當局進行搜尋。      (五)複製人的DNA與心智圖不得進行任何修改(條例二的絕育不在此限)。複製人必須繼受原本的DNA與心智圖。      (六)複製人死後的軀體必須盡快以衛生之方式處理,且不得舉行任何儀式或葬禮。      (七)複製人不得為了重生而自行結束生命。(例外一:如果合格的醫生認定複製人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且即將死亡,則複製人可以簽訂安樂死同意書。例外二:見條例一)      第一場葬禮 沉睡的船員      這不是煙斗      第一天      西元二四九三年,七月二十五日      一道聲音奮力穿過濃厚的人工合成羊水,傳入瑪莉亞.亞瑞娜的耳朵裡,聽起來像停不下來的電鋸。雖然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她不想待在這個環境。      討厭的感覺讓瑪莉亞終於想起自己正在重生。她喚醒了擁有最新記憶備份的複製人。沉睡號太空船的船員剛搬進船上的宿舍,複製區是登船巡禮過程的最後一站。首次登上太空船,船員要在複製區進行第一次的備份心智圖(註),保存她的記憶。      她肯定捲入了一場意外事件,因而喪生,所以需要喚醒複製人。貿然喚醒複製人會讓艦長不高興。電鋸般的憤怒聲音可能就來自艦長。      瑪莉亞終於張開了雙眼,她接著想弄清楚重生艙外飄浮的黑色圓形液態物為何。複製腦剛甦醒,無法負擔如此艱難的工作。好多事情不對勁,眼前太混亂了。      重生艙的污漬和藍色羊水反射的紫色光暈,讓她驚覺黑色的圓形液態物是血滴。血不該飄浮在半空中,除非太空船裡的重力裝置已經失效。半空中的鮮血和失效的重力裝置,也許就是某人怒吼的原因。      此外,血液不該出現在複製區。複製區應乾淨無塵。人死了之後,心智圖傳到複製人身上,即可重生。重生的過程乾淨無痛,沒有自然生育的尖叫和血液。      為什麼血液會飄在半空中?      複製區設置兩排重生艙,總計六個,船員的複製體浸泡在艙裡的藍色合成羊水。這裡不該有血,醫療區才允許見血。也許,醫療區的血液飄過走廊,進入複製區,最後出現在她眼前。但這種可能微乎其微。事實也並非如此。她發現一具屍體飄在血液上方,仔細一看,是好幾具屍體。      就算重力裝置失效,導致意外傷害,船員也會將血跡清理乾淨。此外,船員必須隨時待命,確保死者得以順利重生。      泛著完美紫色光環的血液絕對不該出現在瑪莉亞面前。      她已經清醒一分鐘左右,其他船員尚未用電腦排放合成羊水,讓她能夠順利離開重生艙。      腦海裡一道微弱的尖叫,提醒她注意半空的屍體,但這聲警覺還是太小了。      她不曾使用重生艙內部的緊急逃脫裝置。以前幾位技術人員曾惡作劇,逕自喚醒一位女性複製人,關在重生艙裡幾個小時。故事雖然眾說紛紜,但女複製人甦醒之後,確實發生了駭人的暴力事件,造成幾位技術人員死亡,必須啟動複製體重生。此後,工程師在重生艙內部加裝逃脫裝置。無論受困原因為何,複製人都能自行離開重生艙。      她按下重生艙的內部逃脫按鈕,開關的聲音響起,羊水卻毫無反應。      排水需要重力,這是排水知識的第一課。開關雖然已經打開了,羊水仍緊緊包覆瑪莉亞,宛如頑固的子宮。      循著怒吼聲,瑪莉亞看見另一名船員飄浮在電腦前。她裸體,濕漉的尖髮看起來駭人無比。兩個複製人甦醒了——所以兩名船員死了?      瑪莉亞身後四位船員飄浮在重生艙裡,眼睛都張開了,正在找尋緊急逃脫裝置。開關聲響起三次,他們仍然困住,和瑪莉亞一樣。      她使用另一個緊急裝置打開艙門。此裝置的最佳使用條件是羊水排放乾淨以後,但她眼前的條件很不理想。於是,瑪莉亞和大量合成羊水一起飄出重生艙,在半空中輕微撞擊了血球。合成羊水和血球的表面張力相互擠壓之後彈開了彼此。      她不知道如何在零重力的環境裡逃出液態人形監獄。她揮舞拳腳,只是部分羊水踢打到半空中。她已重生多次,面對過許多艱難的問題,這樣的窘境卻還是第一次。      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瑪莉亞的腦海浮現這個念頭。她吸入飽含氧氣的合成羊水,以噴嚏般的力道將羊水吐出。她被黏稠的羊水包覆,無法如正常呼吸一樣迅速,但仍然順利藉由反作用力將身體彈出合成羊水。重獲自由之後,她彎腰咳出體內的羊水,咳嗽的力道將她的身體往上推,頭部撞上了電腦。      終於逃出合成羊水之後,她抬頭一看。      「天啊。」      三具屍體飄浮在半空中,圍繞著血液和其他液體,其中兩具身上噴出血絲,傷口仍有血泡,令人不寒而慄。第四具屍體綁在電腦螢幕前的椅子。      其他複製人與大量的合成羊水一起離開重生艙,羊水融入周遭的血腥環境。目睹一切讓現場所有人和瑪莉亞一樣驚訝。      艦長卡翠娜.迪.拉克魯茲飄到瑪莉亞旁邊,專注盯著電腦螢幕。她說:「瑪莉亞,不要發呆,做些有用的事,快點檢查其他船員的情況。」      瑪莉亞利用牆上手把來移動身體,神情慌亂,害怕妨礙了艦長使用電腦。      艦長使力敲擊鍵盤,在觸控螢幕上滑動手指,大喊:「伊恩,到底怎麼一回事?」      「我現在無法使用語音功能。」電腦的聲音是男性,聽起來有些像機器人。      「Ceci n’est pas une pipe」,瑪莉亞頭上傳來一陣低語,讓她從驚慌中恢復理智,想起自己應該要檢查其他船員。      說話的人是佐藤明弘,他是太空船的駕駛員與領航員。幾個小時前,瑪莉亞在沉睡號太空船的啟程雞尾酒會與他初次見面。      「阿弘,你為什麼要說法文?」瑪莉亞困惑地說:「你沒事吧?」      「伊恩大聲說自己沒辦法講話,聽起來就像那張藝術畫,明明有一個煙斗,底下卻寫『這不是煙斗』,想讓學習藝術者深思。算了,當我沒說。」阿弘指著複製區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也不知道。」她說:「天啊,這裡到底怎麼了。我想看看其他人的情況。」      「可惡,你明明可以開口。」艦長一邊對電腦大喊,一邊滑動螢幕上的圖示。「電腦沒問題,伊恩,快說話。」      「我現在無法使用語音功能。」人工智能說了一樣的話,艦長聽到之後使力拍打鍵盤。為了避免身體因為反作用力而飄到半空中,她連忙抓住鍵盤。      瑪莉亞抓住牆上的手把,在房間裡四處移動,阿弘跟著瑪莉亞。她發現前方的可怕屍體是副艦長沃夫岡。她輕輕推開屍體,不想打破傷口上飄浮的血絲。      瑪莉亞與阿弘飄向重生的沃夫岡。他彎腰咳出合成羊水,精疲力竭問:「這裡到底怎麼了?」      「我們也不清楚。」瑪莉亞回:「你還好嗎?」      沃夫岡點頭,揮手要瑪莉亞先察看其他人。他在半空中挺身伸腳。他的家族世代定居在月球殖民地「路娜」,在低重力的環境下,沃夫岡出生以後,骨骼發育良好,身材極為修長。他抓住牆上手把,使力飄向艦長。      「你還記得什麼?」瑪莉亞問阿弘。她們飄向另外一位船員。      「我最後一次的記憶備份是在登船之後,還沒啟航。」阿弘說。      瑪莉亞點頭。「我的記憶也一樣。太空船應該還沒出發,或者剛離開地球幾個星期而已。」      「眼前還有更多迫切的問題。」      「沒錯,四個船員死了。」瑪莉亞指著屍體。「我猜另外兩個也死了。」      「誰殺了大家?」阿弘躲開一片染血的人類皮膚,臉色難看。「還有,我和艦長怎麼了?」      阿弘和艦長的屍體不在複製區。沃夫岡、工程師保羅.秀拉和醫官喬安娜.葛拉斯的屍體浮在空中,擦撞到重生艙。      後排的重生艙傳出咳嗽聲,一個非常溫柔的聲音說:「我想發生了暴力事件。」      「醫官,歡迎回來,妳還好嗎?」瑪莉亞往醫官的方向前進。      喬安娜的新複製人點頭,一頭捲髮因為沾染了合成羊水而閃閃發亮,上半身像所有複製人一樣精實,雙腿卻萎縮扭曲。喬安娜抬頭一望,噘著嘴說:「發生什麼事?」不等其他人回答,她抓住牆壁上的手把,把身體拉向天花板,察看另外一具飄浮的屍體。      「你去察看保羅的情況。」瑪莉亞吩咐阿弘,隨後跟上喬安娜。      醫官把自己的屍體轉過來,雙眼瞪大,輕聲咒罵了幾句。瑪莉亞跟上來,咒罵的更大聲。      喬安娜屍體的喉嚨一道穿刺傷湧出大量血泡,外表年邁,代表太空船啟程許久。瑪莉亞記憶中的喬安娜年約三十,膚色深邃而光滑,一頭柔亮的黑髮,但眼前屍體的眼角與嘴角滿是皺紋,緊密編紮的頭髮亦摻雜白絲。她望著其他人的屍體,才發現全都留下了歲月的痕跡。      「我居然沒發現……」瑪莉亞的呼吸變得急促。「我……我只注意到血跡。我們居然已經在太空船上好幾十年了。妳還記得什麼嗎?」      「什麼都記不得。」喬安娜的聲音冷靜而堅決。「我們必須向艦長報告。」      ★★★      「不准碰任何東西!這裡是犯罪現場!」沃夫岡對著她們大喊:「立刻離開那具屍體!」      「沃夫岡,就算這裡是犯罪現場,早就被兩千五百加侖的合成羊水污染了。」阿弘在保羅的重生艙旁說:「四處都是血泡。」      「你確定要如此隨便?」瑪莉亞問:「難道你覺得重力裝置突然壞了,太空船無法順利運作,所以刀子決定要刺到我們身上嗎?」      既然說到刀子,它就在天花板附近飄浮。瑪莉亞連忙上去抓住,以免它被空調系統吸入,卡在通風濾網。一團不明體液早已堵塞風口,她完全不敢思考那到底是什麼玩意。      喬安娜遵照沃夫岡的指示,離開已顯年紀的屍體,回到艦長和他身邊。「這是謀殺。」她說:「但阿弘是對的,沃夫岡,零度重力的法醫鑑定不被視為科學是有原因的。我們說話的當下,空調濾網已經沾滿證據,每具屍體身上都是其他屍體的血液。六個人復活了,重生艙的合成羊水早就把複製區搞得亂七八糟。」      沃夫岡咬牙切齒瞪著她,瘦骨嶙峋的身體因為藍色的合成羊水而閃爍光芒。他正要開口反擊,卻被阿弘打斷了。      「五個人。」阿弘打斷沃夫岡,咳出更多合成羊水,瑪莉亞差點閃不掉。他做了鬼臉表示歉意。「只有五個人,保羅還在裡面。」阿弘指著工程師保羅,他還躺在重生艙裡,雙眼緊閉。      瑪莉亞記得在重生艙裡看見保羅的雙眼張開,但他現在緊閉雙眼,雙手遮掩生殖器官,彷彿玩捉迷藏的小孩,害怕不管是誰當鬼都會把他吃掉。他的臉色蒼白,身材精實,不若瑪莉亞記憶中的肥胖。      「把保羅帶出來。」卡翠娜吩咐,沃夫岡遵守命令,在另外一臺電腦螢幕前按下開關,打開重生艙。阿弘靠近重生艙,握住保羅的手腕,使力拉出保羅。      「好,五個人離開重生艙。」瑪莉亞從天花板飄下來。「扣掉大約四百加侖的羊水,環境還是很糟,根本於事無補。你只能在屍體上找證據。」瑪莉亞用大拇指跟食指捏住刀把邊緣,遞給沃夫岡。「這可能是凶器。」      他環顧四周,瑪莉亞知道他想找工具把刀子妥善收好。「凶器已經被我的手污染了,沃夫岡,況且它本來就在血泡跟屍體附近。你只能判斷它殺了所有人。」      「我們要修好伊恩與重力系統。」卡翠娜艦長說:「找到另外兩具屍體,檢查任務物品,弄清楚現在的情況。」      阿弘瀟灑地拍打保羅的背。哭泣的保羅仍然搞不清楚狀況。他彎腰嘔吐,卻因為反作用力而彈至牆邊。沃夫岡露出鄙夷的表情。      「啟動伊恩之後,要好好保護保羅,他是我們回到地球的唯一希望。」卡翠娜艦長說。      「我現在無法使用語音功能。」伊恩又說了一次,卡翠娜聽得咬牙切齒。      「情況不妙,艦長。」喬安娜說:「屍體已經有年紀了,代表我們待在太空船上的時間比心智圖的記憶還久。」      卡翠娜扶著額頭,閉眼不語。張開眼睛之後,她開始在鍵盤上打字。「讓保羅振作,我們需要他。」      阿弘無助地看著保羅,保羅還在哭,甚至把身體捲起來,想要保護自己的私處。      一團噁心的玩意——人類胃部的嘔吐物,並非合成羊水——飄向空調系統,卡在通風濾網上。瑪莉亞心知肚明,艦長的優先任務完成之後,她必須負責更換空調濾網,甚至爬進排氣管,清理所有液體,以免引發生化危機。一瞬間,她突然認為重大星際任務的「新進工程師與維修人員」一職不再如此迷人。      「穿上衣服之後,保羅會好一點。」喬安娜望著他,語帶憐憫地說。      「衣服很好。」阿弘說。每個人都裸著身體,全身滿是雞皮疙瘩。「最好可以洗澡。」      「除非你們不打算修好重力裝置。」喬安娜說:「否則我需要柺杖或輪椅。」      「夠了。」卡翠娜艦長說:「凶手可能還在船上,你們卻想到衣服和洗澡?」      沃夫岡揮手,想讓卡翠娜打消念頭。「不對,船上只有我們六個船員。既然如此,凶手必定是我們其中之一,不會有其他人待在船上。」      「你如何確定過去幾十年發生了什麼。」她說:「我們要提高警覺,兩人一組,禁止單獨行動。瑪莉亞,重力裝置修好以後,醫官需要柺杖,妳和阿弘一起去拿。」      「我可以把屍體的義肢拿下來。」喬安娜指著上面說:「她也用不到了。」      「義肢是證據。」沃夫岡在空中穩住身體,仔細檢查屍體傷口和血泡。「艦長,意下如何?」      「好,你們去拿連身服,替醫官找一臺輪椅,記得檢查重力裝置。」卡翠娜艦長說:「其他人一起工作。沃夫岡,你和我負責固定屍體,以免重力裝置修好之後,屍體受到破壞。」      瑪莉亞尚未檢查自己的屍體,感覺太陰森了。走出複製區前,她終於決定看一看。屍體在電腦螢幕前的椅子上,安全帶並未繫緊,導致屍身緩緩飄浮。脖子後方一大塊血泡,顯然是刀傷造成。它的嘴唇蒼白,臉色發青。半空中的嘔吐物,應是瑪莉亞死前吐的。      「當時應該是我按下重生按鈕。」瑪莉亞指著屍體,對阿弘說。      「很好。」看著艦長與沃夫岡正在竊竊私語,他說:「艦長不會頒發獎章給妳。她看起來心情不好。」      復活按鈕是太空船的失效安全裝置。如果船員同時死亡,人工智能可以自動喚醒複製人。根據統計資料,這是非常罕見的事件,更罕見的情況則是人工智能也失效了。因此,太空船設置了重生按鈕,作為最後一道防線,但必須以人工啟動。      瑪莉亞的屍體也老了,身材已顯福態,手飄浮在電腦螢幕前,長了老人斑,看起來非常脆弱。登船的時候,瑪莉亞的實際年齡只有三十九歲。      「每個人都要遵守命令。」卡翠娜艦長說:「葛拉斯醫官,妳的任務是安撫工程師保羅。動作快,如果這個保羅派不上用場,我會直接叫醒新的保羅。」      瑪莉亞和阿弘已先行離開複製區,並未聽到艦長要如何對付他們。瑪莉亞思忖,無論艦長想怎麼樣,也不會比現在更糟。      ★★★      瑪莉亞記憶中的太空船更新穎明亮,光彩耀人。船員可以使用牆壁上的金屬手把,在低重力環境移動,格狀金屬地板使下層的倉儲與通風管線一覽無遺。太空船如今變得黯淡無光,長年的飛行同時影響了船員和船身。光線非常灰暗,某些燈管已經消失,只剩下船長啟動的警戒黃光。      瑪莉亞曾因年老、生病或受傷而死,每次都能妥善控制。現代科技可以複製她的心智記憶。她簽署了安樂死同意書,醫生允許進行手術,以衛生方式處理屍體。瑪莉亞的複製人甦醒,變得年輕且無病無痛,還能保有重生之前的記憶。      不好的重生經驗也發生過,但沒有任何一次比這更糟。      屍體飄在空中,四處都是血泡與嘔吐物,她從來沒有如此不悅的重生經驗。複製人甦醒之後,先前的身體已無任何意義和情感價值。未來的生活更重要,屍體不該留下,那具東西不應用死去的雙眼凝視你。瑪莉亞發抖,不知如何是好。      「太空船恢復運作之後就不會這麼冷了。」阿弘想安慰瑪莉亞,卻誤會她顫抖的原因。      兩人走到叉路,瑪莉亞把阿弘拉向左手邊。「幾十年了,阿弘,我們在太空裡幾十年了。我們的心智圖究竟怎麼了?」      「妳記憶中的最後一件事情是什麼?」阿弘問。      「我們在路娜站舉行雞尾酒派對,等待最後一批乘客進入冷凍區安置妥當。在寢室休息幾個小時以後,我們進行太空船導覽,最後在複製區備份最新的心智圖。」      「我的記憶也是如此。」      「你怕嗎?」她停下腳步,望著阿弘。      重生之後,她尚未仔細觀察阿弘。她早已習慣複製人雖有幾百年的記憶,甦醒時卻永遠都是二十歲的顛峰年齡,一身精實的肌肉,看起來就像大學剛畢業。至於如何使用精實的身體,則是複製人甦醒之後的挑戰。      佐藤明弘,日裔,泛太平洋聯合國的成員,身材纖細,一頭黑髮半乾不濕,前額的頭髮蓬鬆凌亂。他的肌肉分明,頰骨高聳,瞳孔幽黑深邃,冷靜地望著瑪莉亞的雙眼。她沒有仔細觀察阿弘身體的其他部位,這樣太粗魯。      阿弘拉直額前的一撮捲髮。「我碰過更可怕的經驗。」      「哪裡?」她指著走廊遠方。「什麼地方比複製區更像恐怖電影?」      阿弘做出懇求的手勢。「不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是說,我曾經覺得時間和記憶消失了,但人總要學會適應,而且要快。我每次甦醒都會評估眼前的局勢,回想前一次上傳心智圖的時間。這次醒來,雖然身旁好幾具屍體,卻沒有即刻的危險。」阿弘側頭,好奇地問:「妳沒有遺失任何記憶嗎?就算只是一個星期,完全想不起來,只能確定自己死過了?」      「有。」瑪莉亞承認。「但從來不是在危險的環境,或者即將發生危險。」      「現在不危險。」阿弘說:「至少不知道什麼才危險。」      瑪莉亞不悅地盯著阿弘。      「沒有即刻的危險。」阿弘改口:「我不會在走廊上拿刀攻擊你,況且眼前的問題都能解決。消失的記憶、壞掉的電腦,找出殺人凶手,只要努力一點,立刻能夠重上軌道。」      「你是最古怪的樂觀主義者。」瑪莉亞說:「反正都一樣。不介意的話,我要繼續崩潰。」      「保持冷靜,不要變成保羅。」阿弘一邊說,一邊往前走。      她跟著阿弘,慶幸自己走在他身後。「我很冷靜做事,不是嗎?」      「洗澡,吃點東西,妳會舒服一點。」他說:「找到衣服之後會更好。」      他們的身上只有黏稠半乾的合成羊水。她從來沒有如此想要洗澡。「不擔心找到你的屍體之後,我們會看到什麼嗎?」瑪莉亞問。      他轉頭望著她。「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不要因為舊的身體軀殼而難過。如果做不到,復活只會徒增悲傷。事實上,屍體是沃夫岡的問題。」他眉頭一皺。「妳清理過屍體嗎?」      她搖頭。「沒有,光是看著屍體,我就會心煩意亂。她的眼神像責備。比起清理屍體,不知道現在到底怎麼一回事更糟糕。」      「或者是誰做的。」阿弘說:「總之跟刀有關。」      「而且很殘酷。」瑪莉亞說:「可能是我們當中某人。」      「沒錯。如果不是,凶手肯定是外星人,我們應該會因為初次接觸而非常激動。也許初次接觸的經驗太糟,所以第二次接觸才開始激動。」阿弘的語氣變得嚴肅認真。「坦白說,任何情況都有可能,某人從冷凍中甦醒之後突然發瘋,或者電腦出了狀況,導致心智圖損毀。真相可能更單純,某人打牌出老千,當時賭局非常火熱,他藏了一張王牌,醫官發現之後十分生氣,掀起整張桌子,所以——」      「夠了,不好笑。」瑪莉亞不悅地說:「絕對不是某人發瘋或臨時起意的犯罪,否則重力系統不會失效,我們更不可能失去幾十年的記憶,伊恩也可以說出真相。某人——我們當中的某人——想要我們死,而且動手腳破壞心智圖的備份檔案,到底為什麼?」      「妳想在修辭上強調自己的困惑,還是真的以為我知道為什麼?」阿弘問。      「只是修辭。」她搖頭抱怨,一撮黏稠的黑髮突然甩在臉上,嚇得往後一退。「凶手可能是兩個人。一個人殺了我們,還有一個人消除記憶。」      「沒錯。」阿弘說:「幾乎可以確定是預謀。艦長是對的,我們要保持警覺,但先說好,我保證不會殺妳,妳也不可以殺我好嗎?」      她不情願地笑了,兩人握手表達同意。「好,我答應你。快點走吧,以免艦長派人來對付我們。」      醫療區的大門旁裝了紅色提醒燈,船員一看就能知道是否有人因為身體不適或受傷正在接受治療。太空船處於警戒,紅黃燈光交錯閃爍。走到入口時,他突然停下腳步,後方的瑪莉亞撞上去,兩人像時鐘指針在半空旋轉。他轉了半圈,臉朝著走廊,瑪莉亞看見他停下腳步的原因。      瑪莉亞與阿弘眼前的場面應該很尷尬,但她們實在過於震驚。      年邁的卡翠娜艦長躺在病床上,全身是傷,意識不清醒,但確實活著。完整的生命保障系統正在照顧她,包括靜脈推注、呼吸管還有醫療資訊螢幕。她的臉上全是瘀青,右手包了石膏,身體綁在床上,病床以磁力固定在地板上。      「我以為大家都死了。」阿弘有些疑惑。      「複製人全醒了,所以應該沒錯,但我當初可能是不顧一切地按下重生按鈕。」瑪莉亞拉住門邊,把身體推到艦長病床旁邊。      「糟糕,妳也不能問自己當初到底怎麼一回事。」阿弘聽來有些嬉鬧。      擅自喚醒複製人的懲罰非常嚴厲,前一個複製人會被強制消滅。但沃夫岡要先調查涉及多條人命的謀殺案,還有艦長被攻擊的事件,或許不會優先處理複製問題。      「大家都會不高興。」阿弘指著病床上的卡翠娜。「尤其是艦長本人,還有,我們到底要怎麼面對兩個艦長?」      「往好的方面想,」瑪莉亞說:「叫醒艦長就可以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不認為她可以配合妳。」阿弘說。      她的身體披著銀白色的床單,安全帶沒有綁緊,床單緩慢滑落。病床上的卡翠娜無聲無息,只有從呼吸管發出的聲響。      瑪莉亞飄向遠處的衣櫃,取出連身服——沃夫岡穿起來太短,醫官穿起來太緊,瑪莉亞穿起來太長,但只能將就了。她在衣櫃周圍的黯淡燈光裡,找到一臺飄浮在空中的折疊輪椅。      她把連身服遞給阿弘,自己也穿了一件。穿衣服的時候,她忘了要轉身背對阿弘。人到中年以後會變得老練,根本不介意別人怎麼評論自己的身材。複製人活了很多年,程度當然也增加好幾倍,您可以想像他們對身材的想法多麼謙遜(或者說,缺乏羞恥心)。瑪莉亞早已不在乎,其他複製人也一樣。他們重生以後一定擁有年輕精實的身材,也清楚這是電腦打造的完美身材,就算努力節食運動,也練不到這種程度。      瑪莉亞看過最有羞恥心的複製人就是哭泣的工程師保羅。      這件連身服的纖維很硬,瑪莉亞寢室裡的紫色連身服比較柔軟。她開始好奇什麼時候才可以吃東西,回寢室洗澡睡覺。甦醒會消耗複製人相當多的體力。      阿弘已經穿好連身衣,回到艦長病床旁,凝視著艦長的臉。瑪莉亞靈巧地拉住牆上的手把,移動到阿弘身邊。阿弘臉上的友善表情消失了,變得非常嚴肅而令人生畏。      「我們沒辦無法處理艦長的屍體吧?」阿弘問:「趁大家發現前回收,省去往後麻煩。」      瑪莉亞檢查了電腦螢幕上的醫療指數。「她還沒死,況且只有法院可以決定她的生死和處置方式。」      「法院?」瑪莉亞拿著輪椅往門外移動,阿弘開口說:「這裡只有我們六個人!」      「七個。」瑪莉亞的頭往後仰,醫療區還有一個卡翠娜。「如果伊恩恢復運作,就有八個,艦長跟伊恩決定該怎麼處理,輪不到我們。」      「好吧,妳先去報告壞消息。」      「我不要跟沃夫岡打交道。」瑪莉亞說:「也不想聽艦長臭罵保羅。除此之外,我們還要檢查重力裝置。」      「避開沃夫岡確實是很好的原則。」阿弘說:「老實說,如果可以問上一個我,他應該也會避開沃夫岡。」      ★★★      沉睡號太空船的艦橋令人眼界大開,除了船長的座位,主駕駛員的座位在電腦螢幕前,入口右手邊還有樓梯,走上去可以看見固定在牆上的幾張長椅。太空船以光速穿梭宇宙,這裡是完美的觀察地點。艦橋採用鑽石建材,屋頂是兩百七十度的圓弧,外表雖像突起的巨大玻璃疣,但只要重力系統順利運作,您可以在裡面欣賞太空美景。重力系統壞了,景色看似停滯,但太空船仍然保持前進,只是無法達到光速。      廣袤幽邃的太空,乾淨的地板,艦橋的環境可能讓人暈眩想吐。瑪莉亞記得導覽時曾參觀艦橋。這是離開路娜後,她第一次見到太空景色,因為她已經沒有啟航之後的回憶。      但下一刻,她再也無法專注於太空景色、電腦螢幕、艦橋與長椅,因為阿弘的屍體飄在天花板,身上一條繩索繫在長椅底部,臉色血紅,雙眼突起。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慕兒.拉佛提(Mur Lafferty)

是一名作家、網路廣播劇製作人、遊戲玩家、科技極客(阿宅)與武術家,她主持了兩部廣播劇,分別是《我該寫作了》以及《憤怒機器人之書》,前者獲獎無數。她贏得了二〇一三年約翰‧坎貝爾的最佳新銳作家獎。她熱愛跑步、練習功夫(中國北少林五拳),喜歡玩電玩遊戲《上古捲軸》和《異塵餘生三》,更喜歡和迷人的阿宅丈夫還有十一歲大的女兒一起玩耍。 相關著作:《太空的六場葬禮(作家親簽版)【宇宙謀殺解謎袋+疑犯線索插圖海報】》

基本資料

作者:慕兒.拉佛提(Mur Lafferty) 譯者:林曉欽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h+w 出版日期:2018-06-28 ISBN:9789869615495 城邦書號:1UW008G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