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倒數
目前位置: > > > >
歇心靜坐:從初學到深入的靜坐七法,開啟通往內在自由之道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出版社 TOP 100

內容簡介

本書依序呈現的七種靜坐,是一條通往內在自由的道路。它是為「現代人」而設計的,對於任何一個人的生命與靈性開展,都有幫助。 放鬆、敞開心 讓澄澈與簡單 自然浮現 ★當代一○八藏密大師之一的格龍仁波切,將修心的最關鍵步驟,精心編纂成七階段的靜坐實修指引,從基礎逐步深化,引你進入大圓滿禪修。 當世界一天天變得更擁擠、更繁忙,困擾我們的問題也越變越多。這些壓力導致我們的行為經常失衡,自由的感覺蕩然無存!若以靜坐等方式,許多問題都會減輕,甚至迎刃而解。 蘇菲派詩人魯米(Jalal al-Din Rumi)說:「昨天我很聰明,因此我想改變世界。今天我有了智慧,所以我正在改變自己。」靜坐就是改變自己的方式,雖是小小的行動,但力道強勁!不只能夠釋放壓力,還可以化解憂愁與抑鬱,矯正諸多失衡,為自己創造一種有意義的生活模式,使我們內在與外在世界都安詳和諧。 作者格龍仁波切出生於西藏最高、最偏遠的地區。他在那兒的成長環境中,並沒有我們現代生活裡經歷的大部分干擾。因此當他到了西方社會,與目眩神搖的複雜性相遇,並開始在這裡教學的時候,他發現大部分學生根本無法放鬆到足夠的深度,進入靜坐核心。他們也沒有辦法察覺各種傳統靜坐竅訣之間的微妙差異與連結:那些竅訣最終應當會將一切導向最深度的放鬆——證悟。瀰漫在我們社會中的匆忙、壓力、與焦慮,很自然地影響到了修習禪坐的我們。因此,發展深度放鬆,成為這七種靜坐修行體系的首要重點。 本書先談靜坐,把哲學性或技巧性的題材以及定義減到最少,只在相關靜坐的章節中隨文介紹。除了介紹七個階段的靜坐,還插入「法義回顧」單元,把法理做了更詳細的解說,並且提供了背景資料。 真正的靜坐覺受有一種殊勝的感受,所以要避免被我們從事日常事務(我們的計畫、工作、休閒……等)時慣有的大綱、目標、期望等氣氛帶著跑。本書的呈現方式,避開了上述現象,因此禪修者遵循這本實用而細緻入微的指導書籍自學,將可獲致良好成效。當然,大部分人若欲達到最高證悟,最好有一位具格師長的引導。但是,對於一位誠心勤勉的學生來說,這本書一樣很有成效。 ★靜坐小語 ◎這七種靜坐的精髓是放鬆——放鬆我們的心,敞開它,讓澄澈與簡單自然浮現。 ◎釋放壓力與焦慮也是禪修的可喜副產品,但是完全的寧靜與自由(「證悟」本身)才是禪修的目標。 ◎通往放鬆之鑰是「簡單」。 ◎禪修應成為生活的一部分,這七種靜坐提供了一座連接正式禪座與動中修禪的橋樑。 ◎耐性是靜坐的關鍵元素,當求取成果的急躁平息下來,我們原本擁有的品質才會浮現。 ◎如果我們一進入靜坐就希望獲得成果,我們只是在增加自己的散漫。與其增添更多,此時我們應試著少做一點。 ◎只要隨時找個幾分鐘時間,感受一下內心的寧靜,不管心中現起什麼,都對它全然開放,你將可以發展出這種內在的柔性。 ◎我們過往以來一直這樣持續忙碌,不是做這個,就是在忙那個,對於這種具有緩解作用的滋補源特別渴求。利用這種心靈能量,我們等於在以一種殊勝的方式自我補養。如果你能每天這樣自我滋補一段較長的時間,那非常好;但假如你每天只有五分鐘或十分鐘空閒可用,幫助仍然很大。你不必剛開始起步就是個「禪修達人」,所有你需要做的,只是讓心與意 達成協議:「我們休息吧!此刻沒有理由跟隨念頭漫遊,也不需要擔憂。且讓我們放鬆,並且開啟。」你甚至完全沒有必要關閉念頭,儘管與它們共處,但不要過度關切或是介入。讓那兒只有完全的開放,然後放鬆於其中。 【推薦引文】 《歇心靜坐》是一個寶藏,陳列出佛教徒修心的所有必經階段。它帶領我們從第一步踏上禪修之旅,一路走到最後的體悟,圓滿心的證悟天性。本書盡皆涵蓋一切,沒有必要另覓其他修法。 ——祖古東杜仁波切,《心靈神醫》、《無盡的療癒》與《無條件的愛心》(The Heart of Unconditional Love,暫譯)的作者 藏傳佛法修行途徑清楚明白又簡單的指引。從初學靜坐到深入修行,《歇心自在》提供了直指而睿智的引導,內容豐富又開放。 ——傑克.康菲爾德,《帶佛法回家》與《踏上心靈幽徑》的作者 格龍仁波切闡述了從基礎到最高階禪修的完整光譜,還有許多可應用於日常生活的珍貴洞見。這本書應會改變你的一生。 ——阿南渡登,《覺性之妙》與《無我,無礙》的作者 一本現代的禪修鉅著。機智、易讀、又風趣,跟隨這位偉大老師的指引,你將會真正放鬆進入天賦的智慧。這是近年來我讀到最好的禪修指南。 ——羅卓.林茲勒,《端坐如佛》(Sit Like A Buddha暫譯)與《當佛陀走入酒吧》的作者

目錄

祖古東杜仁波切推薦 中文版作者序 編者序  放鬆、簡單,與現代生活  解開奧祕  進一步的饒益 譯者序 前言  靜坐的價值  進一步審視靜坐的價值  七種靜坐摘要 第一部分 第一種靜坐:基礎坐禪  結合身心,打好地基  什麼是靜坐?  姿勢:在舒適中靜坐  緣身體的禪修  靜坐實修指引  修行重點提示  問與答 第二種靜坐:止修  調服我們的心  深深專注於心性  專注單一所緣  進入止修  重點提示與備忘  問與答 第三種靜坐:精純基礎禪坐  澄澈出現  成就等持  簡介空性  把心-意向幸福開啟,體驗心性本質  意樂安立  再訪身、語、心  靜坐實修指南  修行重點提示  問與答 第四種靜坐:觀修  超越表層的觀  帶著澄澈入觀  觀什麼?  激勵  廣袤空闊  菩提心意樂——慈心與悲心  上座觀修  修行重點提示  問與答 法義回顧(一):第一部分相關之法理  法/靜坐、心與身/意樂/相對菩提心與絕對菩提心/  戒律/智慧/空性/轉世與業/傳統的觀修/六度 第二部分 第五種靜坐:敞心禪修  更寬廣地觀察內與外  什麼是敞開的心?  菩提心——悲心與慈心  希望與恐懼  耐性與開放的心  靜坐實修指南  修行重點提示  問與答 第六種靜坐:淨心禪修  純淨與證悟天性般的體驗  這種修行的成果  藏傳佛教的淨心傳統  一杯水的比喻  靜坐是為了平衡這顆心  靜坐實修指南  修行重點提示  問與答 第七種靜坐:離念禪修  放心自由  座上修  下座禪修  這種禪修對自他的利益  細微處的要點  靜坐實修指南  修行重點提示  問與答 法義回顧(二):概觀大乘、金剛乘、與大圓滿之傳統修行法  大乘佛法與中道/希望與恐懼/修行的儀式/金剛乘佛法/大圓滿 結語  如何修 建議閱讀 詞彙表 致謝 作者簡介

序跋

【祖古東杜法王推薦】
  扎.格龍仁波切(Dza Kilung Rinpoche)是格龍晉美俄察(Dza Kilung Jigme Ngotsar)法王的第五世轉世。第一世格龍法王是著名大成就者、開啟大圓滿傳統(dzogpachenpo)《龍欽寧提精要》(longchen nyingthig)教法的伏藏師仁真晉美嶺巴(Rigdzin Jigme Lingpa)的四大心子之一。仁波切在西藏和印度完成數十年的學習與閉關之後,開始無倦地傳法,把他那得自殊勝傳承、原汁原味的智慧甘露,分享給東西方所有根器相應的人。      在《歇心靜坐》書中,仁波切把修心的最關鍵步驟精心編纂成為實修指引——從如何調整坐姿、呼吸、正確住心開始,一直講到如何盡釋心中分別概念,喚醒心的證悟天性。      心,或是識,代表著我們是誰。身體雖然寶貴,但只是一個旅店,讓我們活著的時候暫住其中。死亡之後,我們會有一個快樂的或是一個不快樂的來世,取決於——今生產生在我們心續當中、並以身語行為表現於外的正負面習性。如果我們的心平和又仁慈,並且充滿敬重,那麼(也唯有那樣)我們的外在表現將自動地成為善行,於是我們成為利益他人的泉源。如果我們讓自己的念頭圓滿聖潔,我們的受苦將會止息,並且我們心的智慧本性將會覺醒。因此,在正念中,遵循本書所教的正確步驟調伏我們的心,是核心關鍵。誠如佛陀在《法句譬喻經》中所說:      如果你保持正念於調伏內心的戒律中,      你將享受到幸福。      那些善於守護其心的人,      終將達成痛苦滅絕。      《歇心靜坐》是一個寶藏,展列出佛教徒修心的所有必經階段。它帶領我們從第一步踏上禪修之旅,一路走到最後的體悟,圓滿心的證悟天性。本書盡皆涵蓋一切,沒有必要另覓其他修法。如同寂天菩薩所說:「除此修心法門外,另行他法有何益?」(捨此圓滿菩提心,何有餘善能勝彼?)   ——祖古東杜   
【中文版作者序】
  我們所生存的世界,正在變得更擁擠、匆促,前所未見。二十一世紀的科技,迫使所有的人與事都更加快速變遷,讓我們難以勝任。由於我們的心很容易受到四周忙碌世界的刺激,人們因而感到越來越忙、越來越忙。許多人時常對自己的表現不滿意,覺得自己不夠好,或是覺得自己的人生成就還不夠。對於現狀不滿足,又把所有希望寄託在明天,導致我們的身體與情緒都高度疲憊,因為我們無法享受那為我們帶來力量與能量的、生命中的每一個當下片刻。      如果我們的心總是陶醉於這個忙碌的世界,也就意味著我們沒有很多時間以正念觀照自己,瞭解自己眼前與未來真正需要什麼。或許我們曉得自己想要追求幸福與美滿,而那就是我們為何如此勤奮工作、忙碌不懈的原因。於是為了照顧自己,我們指望新的方法,例如瑜伽或是靜坐,來減輕我們的壓力與焦慮。這些古老的智慧法門,在現今社會很流行,也經過科學廣泛地證實。但是人們可能並未瞭解或認清什麼是禪修的真正意涵,以及它如何以更深入的方式助益我們的日常生活。靜坐禪修,並不僅僅是一個用來對付我們繁忙生活中壓力的方法而已。      除了減輕壓力,我們還需要以一個不同的角度來認識禪修。靜坐狀態下的心識,能夠讓你與自己的微細身心連結,同時讓你更加瞭解自己。經由此練習,你吸氣與吐氣的節奏變得平衡而放鬆,那會降低你的血壓與壓力。這些立即可見的效果與反應,使人們對靜坐感到熱衷。但如果你學習靜坐的動機只是為了減輕壓力,那麼你體會到的也僅僅只是禪修效益的很小一部分而已。靜坐有助於增進你每一個片刻的生活品質,並不只在有壓力的時候。靜坐還有許許多多特質,能夠幫助你每天的日常作息,以及環繞著你的一切。      當你不受念頭干擾地靜坐時,你會與你人性的內在世界連結,同時體驗在你周圍的各種表象與現象之外在世界。這種本然的內在狀態,也可稱為「心的休憩本性」。當你得以不帶散亂地與自己這種內心狀態連結時,你會發現更多你自己的特質:真正放鬆、內在平和、和諧、滿足、愛、慈悲,以及自知的覺知。與這些內在品質連結,並且更加認識自己,才是真正的禪修。其後,在任何狀況下,你都可以與你的內在放鬆之心結合為一。藉著把靜坐納入日常生活,你將洗滌你的內在本性,修習你人性的內在力量,最終達到自己與他人真正的幸福與美滿。      在台灣,珍貴的佛法成為人們生活中一個重要部分,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許多有成就的修行者每天勤奮地靜坐,並且修習菩提心。每當我來到台灣,就會欣悅地見到人們如何以和善與禮貌對待彼此;到處都在舉辦佛法活動;甚至電視上也有許多弘法節目,供你隨時觀看。只要一有機會,人們就去到廟宇,點燈或是燃香供養佛菩薩,請求佛菩薩圓滿他們的所願。信仰佛法並且積極投入,基本上是重要的,能夠幫助建立一個為自己與他人帶來福祉的有意義人生。但是,如果你總是求佛替你做每一件事情,幫你把成就帶過來,那麼你可能會愚弄了自己,甚至到最後遷怒於佛,因為,在為你帶來成功這件事情上,他並沒有很稱職!佛教基本上不只是一種信仰,它還是一種哲學以及道德與倫理,能夠激勵你去思考,運用你天賦的智慧,並且依循理性而生活。      佛陀自己曾經說過:「智者無法以水為你洗去罪障,他們無法用手驅除眾生的受苦;證悟無法直接地移轉,他們藉著揭露萬法的真相,令人解脫。」【諸佛非以水洗罪,非以手除眾生苦,非移自證於餘者,示法性諦令解脫。】如果你想接收到佛的加持,體悟內在的放鬆與快樂,那麼你唯有靠自己的力量,經由靜坐與修行,才能達成。只靠請求與祈願,它是無法達成的。      只要你具足動機與信心,每一位想嘗試的人都可以靜坐,不論你是不是佛教徒。我希望這本《歇心靜坐》的禪修指導,能夠讓你對日常生活中的正念覺知有所瞭解,幫助引領你行經這個繁忙的世界,保持你內在的安康強勁,並且讓你為自己與他人開展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願你們能花一點時間,幫助自己發掘快樂,並且增進為自己與他人帶來快樂的原因。      願你們有時間去正確地認識自己,因此得以減少替自己與他人帶來痛苦的原因。      扎.格龍仁波切      二○一八年四月六日   
【編者序】
  我至今仍清楚記得自己第一次嘗試靜坐的情景。那已是數十年前了,當時西方社會有關靜坐的書籍寥寥無幾。我找到一本教導基礎禪定的書,我的瑜伽老師又給了我一些粗略的建議。整個感覺就是很酷。於是在那個下午,我在鬆軟的綠色沙發椅上盤坐下來,把背脊挺了挺,閉上雙眼,開始向內心窺探進去。      一剎那間,我發現自己像是被電鑽或是電鋸的嘶吼聲吞噬了。      我身在何處呀?難道我把頭伸進了馬蜂窩嗎?我無法保持穩定,並且開始流汗,像一個坐在牙醫候診室裡的小孩。穿越萬花筒般的紛擾念頭與情緒——有一些彼此關聯,其他的則雜亂無章——我的「靜坐」就像搭了一趟雲霄飛車!      那一座沒有維持很久,而且我不太開心,也沒有從這次經驗中得到鼓勵,但是卻發生了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雖然直到很久之後我才體認出它的價值:我認識到這次的變奏演出實屬正常——它並非出於過度疲勞、消化不良,或是和朋友的一次爭端等所衍生出來的偶發事件。這是我心識與情緒的尋常世界。它恆時在我的內心上演,只不過是,如今我停下來聆聽了它。而且我依稀有一種感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受:原來直到那時,我始終是個被自己的強迫症囚禁的犯人。      本書依序呈現的七種靜坐,是一條通往內在自由的道路。它依據藏傳佛教的修行方法,但是你並非一定得成為佛教徒才能接受這些訓練。對於任何一個人的生命與靈性開展,它們都有幫助,無論你是不是某個特定宗教傳統的追隨者。它們為西方人而設計,然而西方文化已四處流傳,並且和所有文化混合在一起,所以或許說它是為「現代人」而設計的還更貼切。      作者格龍仁波切出生於西藏最高、最偏遠的地區。他在那兒的成長環境中,並沒有我們現代生活裡經歷的大部分干擾。因此當他來到西方社會,與目眩神搖的複雜性相遇,並開始在這裡教學的時候,不意外地,他發現大部分學生根本無法放鬆到足夠的深度,進入靜坐核心。基於同樣的理由,他們也沒有辦法察覺各種傳統靜坐竅訣之間的微妙差異與連結:那些竅訣最終應當會將一切導向最深度的放鬆——證悟。瀰漫在我們社會中的匆忙、壓力、焦慮,很自然地影響到了修習禪坐的我們,我們被牢牢綑綁在它的束縛之中。因此在設計這包含七種靜坐的修行體系時,發展深度放鬆成為首要的重點。      過去多年來,格龍仁波切每週固定引導他的學生修持這七種禪坐,以一年為期,周而復始。學生們持續接受引導並且實際修習,年復一年,熱情不減,已獲致相當肯定的成果。主題與修習都一再重複,但是體驗則持續不斷地刷新與加深。這引發出我們一個重要的疑問:若要經由此系統達到深刻地體悟,是否不可或缺的是經由一位禪修大師口傳親授?目前,各主要冥思傳統現存適用的正統靜坐指南,幾乎都是用作某位師長的教學補充材料。它們的編排方式,大都首先羅列一長串的倫理與法義主題,然後附上一段簡短而一般性的靜坐指引。預期中將要由師長打開書本,再經由教學,把空白處填滿。      《歇心靜坐》並非如此。大部分的禪修者並沒有管道得以親近一位具格的禪修教師,或是沒有時間規律地參加禪修的課程。他們得要依靠書本——然而書本往往讓他們摸不著頭緒:「這一切該如何搭配在一起?我如何規畫我的靜坐成為一條可行的靈修道路?」有時候,過了一陣子,又會發現:「為什麼我覺得卡住了?」《歇心靜坐》直接取自格龍仁波切的口頭開示,對於學生們沿途在每個階段所發生的那些通常很細微的問題,仁波切都能適時掌握,一一找出解答。      本書先談靜坐,把任何哲學性或技巧性的題材以及定義減到最少,只在相關靜坐的章節中隨文簡單介紹。(除了介紹七個階段的靜坐,書中還插入「法義回顧一」與「法義回顧二」兩個單元,把法義做了更詳細的解說,並提供了背景資料。)      真正的靜坐體驗具有一種殊勝的感受,所以我們一定要避免被我們從事日常事務——我們的計畫、工作、休閒……等——時慣有的大綱、目標、期望等氣氛帶著跑,這一點至為重要。《歇心靜坐》的呈現方式,避開了上述現象,因此禪修者遵循這本實用而細緻入微的指導書籍自學,將可獲致良好的成效。當然一位具格師長的引導幫助很大,那是我們大部分人若欲達到最高證悟所不可缺少的。但是對於一位誠心勤勉的學生來說,採用這本書,一樣可以走得很遠。      放鬆、簡單,與現代生活      禪修的關鍵是心。七種靜坐各以不同方法,去觀察與放鬆我們的心。心可以用很多方法描述,但是瞭解它的唯一途徑只有親自探索——直接觀察它,辨識出它的真實本性。體悟心的本性是進入開悟之門,它可能發生在任何階段;而穩住這種瞭解與體驗,是這本禪修指南的宗旨。      假如這樣看來似乎野心過大,作者不斷提醒我們,這個證悟的天性是我們的真實本然,並不是必須去向外獲取的東西。它就像太陽——永遠在那兒,光明照耀,本初純淨——但是我們的習性如烏雲蔽日般遮擋了它,其實太陽從未改變。此時此刻,我們只是看不見它,忙碌的心覆蓋住我們真實本性的純簡。確實,釋放壓力與焦慮也是禪修的可喜副產品,但是完全的寧靜與自由——證悟本身——才是禪修的目標。這一點永遠不要忘記。      這七種靜坐的精髓是放鬆——放鬆我們的心,敞開它,讓澄澈(clarity)與簡單自然浮現。你在書中將會反覆看到兩個字——放鬆——再再地重複。你也會發現,自己被鼓勵要徹底敞開、歇息、輕柔地專注、平衡,不要批判,一次又一次。那是因為,雖然這裡循序講了七種靜坐,但本書並不完全是一步接一步的操作手冊,有許多內容是重疊的。當你一章一章閱讀下去,並且實際投入禪修的時候,這些重複的詞語將會產生更大的意義。這一些靜坐經驗如螺旋般推進,隨著你循序漸進越走越高,相似的主題與指令也有了額外增添的重要性。整體來說,它是一個逐步豐富的過程,然而深度明觀可能在任何一個時間點出現,因為那個深度其實從初始就住在我們裡面。      通往放鬆之鑰是「簡單」。如果我們必須處理一大堆的細節,怎麼可能放鬆呢?為了讓讀者從這些不同風格的靜坐中吸收到各自的核心特質,又不必費力通過佛教義理冗長的學習,格龍仁波切在此提供一條速疾道路。那並不表示這些靜坐如同速食——方便卻沒有太多的營養價值。相反地,它們提供精髓——每一種靜坐所從出處的關鍵點——並且經由實修,將會使得精純又深刻的特質浮現出來。      但即便如此,這是不是相當令人卻步?你可能懷疑:「我到哪裡找時間去?」身為禪修老師的格龍仁波切,學生遍布美國、歐洲、南美洲與亞洲,他越來越清楚,現代生活讓許多有興趣禪修的人沒有太多的練習時間。然而,除了正式上座禪修——我們靜靜坐在那裡時——之外,佛教與其他冥思傳統都時常提到,把禪修融入日常生活的重要性。      禪修應成為生活的一部分,這七種靜坐提供了一座連接正式禪座與動中修禪的橋樑。一個人如果沒有很多時間花在坐墊上,可以利用日常作習加以彌補——工作中、休閒時、吃飯的時候、走路的時候,隨時隨處都可以。並且,當生活中的禪修日趨頻繁而且穩定的時候,正式禪坐也會進步。它們會彼此增強,並且二者同等重要。      解開奧祕      要瞭解一個蛋糕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品嚐它。這個道理也適用於心:或許可以有一堆相關論述,但它的精義並無法用文字捕捉。你已經讀到一些相當神祕的字眼——心性、本初純淨、證悟等,但接下來的指引,在剛開始時有些可能顯得意義並不明確,因為靜坐永遠會展現出一些新鮮的全新感受,即使可以用相同字彙來表達,但實際的體驗從來不是完全相同的。      因此,你要漸進地適應每一種靜坐,並允許任何看來神祕的指引或解說在你心底過濾。等到它們完全浸潤,你將開始經由自己的觀察來體悟它們的真義。例如,一個短咒語——嗡、啊、吽——從第一章就開始介紹,然後接著的每一章都繼續闡述。      佛教咒語是具有重大象徵意義的唸誦短語,並且有時單由音聲就會產生功效。它開始時好像很直接——可能只是個放鬆身心的方法,以之作為靜坐的準備。可是這三個字所代表意義的重要性越來越大,涵蓋面遠超過只是個放鬆的技巧。在某個階段,它可能顯得很神祕,但若能保持耐性,假以時日,你將瞭解並且感受出嗡、啊、吽更深層的意涵。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心的真實本性,以及其他用來形容逐步加深之禪修經驗的字眼——包括放鬆等詞句。      呈現一個主題的方式,基本上有兩種:可以把資訊切割成一個一個次主題,然後以它們作為單元組件,建構出大綱,以一個合乎邏輯的順序,一件接一件地呈現。或者,也可以把素材以更有機的方式展現,如同一條繩索或纜繩的許多分股,每一股對於合成的整體都有貢獻。      格龍仁波切的口頭教學具有後者的有機特質。他從許多角度解析靜坐之道——重複叮嚀著類似的話語,每次帶進一點稍稍不同的細微處,逐漸填入重要細節,揭露其間的精妙連結,並且,當某者對於某特定靜坐或整體靜坐的了悟正在演進時,增添補充一些彩筆。他以非線性特質呈現這七種靜坐,並佐以提醒、解釋、建議、風趣、熱情作為調味——所有一切,都直接導向正面對治我們的習性,使我們得以經由修習,解開我們心的奧祕。本書盡最大可能將這種生機特質保留下來。      隨著你讀過這七種靜坐,並逐一嘗試體驗,請記住:有效禪修以及它的成果,可能不會很快到來。實際上,耐性是靜坐的關鍵元素,當求取成果的急躁平息下來,我們原本擁有的品質才會浮現。此種不耐煩乃是禪坐到達深度與穩定的主要障礙之一,而且急躁與期望緊密相連。如果一進入靜坐就希望獲得成果,我們只是在增加自己的散漫。與其增添更多,此時我們應試著少做一點。因此某一座是「好」是「壞」,請不要介意。而且,無論你能夠建立怎樣的靜坐頻率,要讓靜坐成為習慣,並且規律練習。請記住,靜坐習慣與我們有生以來的散亂與紛擾習慣相違,而那些習性早已隨著現代生活的匆忙腳步深植我們內裡。      進一步的饒益      生命隨時在改變。這是一個明顯的事實,也是佛教教義的中心主題之一,稱為無常。害怕改變並不會有任何幫助。如果我們能在靜坐中放鬆,並且和我們的念頭與感受敞開同住,我們可以站在比較有利的位置,當受到生命的嚴苛撞擊時保護自己,並智慧地因應各種挑戰,其中包括身體疾病的挑戰。科學已經證實,靜坐具有顯著的療癒效果。例如,身心醫學的先驅、發現放鬆自療法的班森博士(Dr. Herbert Benson)的許多洞見,都植基於有關靜坐的科學研究。身心間若能有個放鬆的平衡,將會把那些導致各種疾病或是加重病情的壓力,移除或是減輕。      由於這七種靜坐依據傳統藏傳佛教修行的關鍵點,它們適合那些已經長時間練習禪修的人,也同樣適用於從來沒有靜坐經驗的人。靜坐初學者將在這裡找到一條迎接你的入門途徑,將你帶往越來越深的體驗與瞭解;老參們可以帶著益發增添的自在、確信、與放鬆,繼續前行。   
【譯者序】
  本書教導我們如何靜坐,也帶領我們一步一步練習大乘修心,走向大圓滿的境界。這是一本非常難得、非常殊勝的好書!我這樣說,並非因為我是譯者,更不因為它的文辭優美好讀,甚至,剛開始閱讀本書時,你很可能因為它過於平淡,而輕忽了它。實則,書中七種靜坐的指引點出了修心的所有關鍵步驟,從下手靜坐的第一步到最後的體悟,它全都涵蓋;從初學者到老參,它全都適用。而且,即使你不是一個佛教徒或大圓滿傳承的追隨者,也都能從中獲益。      本書作者晉美丹真曲紮是第五世格龍仁波切。第一世的格龍法王是密乘心要派鼻祖仁真晉美嶺巴的四大心子之一,他從仁真晉美嶺巴全面得到《龍欽寧提精要》大圓滿要義真傳。仁波切早年先後依止大成就者喇嘛隆多、晉美彭措法王、頂果欽則法王、第四世多智欽法王、達龍哲珠仁波切等多位高僧大德,學習顯密經論、教規教義以及各派傳承的灌頂儀軌。然而,雖身為經典伏藏的傳承持有者,仁波切卻以最簡單的文字,帶領我們從最基礎的靜坐學起。仁波切用心之深遠,除非我們真正遵循書中指引實地去修持,才能逐漸體會。      我們知道,修行不可或缺的元素是動機。我們禪修,是為了清楚見到自己澄澈、無垢染的心性,讓原來本具的菩提心發揮出來,圓滿成辦「自利與利他」的目標。否則,如果靜坐只是為了使心專注,畢竟我們也可能「專注」於某些負面的事情,而失去了禪修的意義。因此仁波切反覆叮囑,修習靜坐首先要正確發心:盡除眾生在輪迴中的受苦,到達開悟的彼岸,才是我們真正的目標。      仁波切又以寶石為喻,說明佛法由許多角度的璀燦整合而成,極為浩瀚、複雜、詳盡。我們經由持續靜坐,使身、語、心寧靜而連結,由粗而細一層一層開啟,逐漸走向深處,最終才能實證佛法的要義,回到心本初存在之純淨狀態。如果我們只是嚮往佛法的複雜性,花了幾十年時光沉浸在深邃的法理研究之中,卻沒有找個時間靜坐下來,實修實證,可能無法達成我們學佛真正的目標,相當可惜。      除了上座禪修,仁波切更教我們「下座禪修」,利用日常作息的短暫片刻,讓心敞開、放鬆、歇息,感受覺醒狀態,透過一點一滴地練習,把修行帶進日常生活,讓禪修的覺受持續。仁波切說,當生活中的禪修達到穩定時,正式禪坐也會有所進展;二者同等重要,而且會彼此增強。      附帶說明,選擇中文譯詞表達書中數十次提到body, speech, and mind要平靜、放鬆、開啟、連結、平衡、一起運作、一起歇息……時,我採用「身、語、心」而非「身、語、意」,與貫穿本書所談的「心」用詞一致。此乃佛家所說的心,位於胸部中央,屬於覺受體性,與腦相關,但並非生理學上的心臟或腦。我們經由七個階段修持靜坐,達到三者本然的整體感,最後安歇在心性之中。雖然每個階段所用詞語相同,但實際體驗會隨著禪修經驗而逐步加深,並不完全相同。      一般漢譯佛典講到唯識宗說的心識時,根據李炳南老居士的解釋,有「各事各名」或「一事二名」兩種方式,前者如:第八阿賴耶識稱「心」、第七末那識稱「意」、前六識統稱「識」;後者如:八識又稱八心王,此時「心」、「識」通用,統稱八者。因此,本書若採「身、語、『意』」之譯詞,恐有將原文mind代表的意涵局限於主司「思量分別二元對立」之「末那識」之弊。      幾位看過初稿的法友,因恐「身、語、心」係我自創語詞,而感到擔憂。實則,該詞在多部顯密經論中曾經出現,例如:《大寶積經》第三十八卷〈菩薩藏會第十二之四如來不思議性品〉云「或有諸行非身語心,或有諸行由身語心而得清淨」;《大方廣佛華嚴經》第十八卷〈明法品〉云「……莊嚴一切諸佛國土,及諸相好身、語、心行成就滿足……」;《大方廣佛華嚴經》第九卷〈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云「智眼清淨,無諸垢翳,身語心行,悉皆清淨」;《成唯識論》卷四云「又契經說住滅定者身語心行無不皆滅……」;《大毘盧遮那經供養次第法疏》第一卷第二品云「世尊以遍滿一切佛剎身語心輪,說此三昧耶」;《大日經義釋演密鈔》第七卷云「身語心輪者,謂世尊三業猶如車輪,心為轂,語為輻,身為網……」。故似應無此慮。      最後,我想分享與仁波切結下深厚法緣的故事,邀您同來讚歎這位偉大的老師、尊貴的大圓滿傳承持有者,以及他那不可思議的悲心。      我於二○○六年與仁波切在美國波士頓相遇。一個飄雪的冬日,我去參加一天的導引禪修(guided meditation)活動。當時我只有少許顯教基礎,零星接觸過一點藏傳格魯教法。經過在仁波切座前一天的禪坐,起座之前,我竟然感到滿室鳥語花香,無法理解!回來之後,我寫了電函給仁波切的僧伽團體Pema Kilaya,請求成為他的學生。沒有料到,不久我的家庭連續遭遇變難,我因而失去了心力,不告而別。直到二○一五年的一天,時隔九年,我忽然收到仁波切的電函,問我:「妳還記得我嗎?」他說,一直都把我放在祝福的名單上,每天為我祈禱。最近他感覺我需要幫助,卻找不到我,直到那天,一張寫著我電郵住址的紙條從筆記本中滑落……      我當然沒有忘記仁波切,也不可能忘記那個飄雪冬日記憶中的鳥語花香。      仁波切把翻譯本書的重任交付給我。我誠惶誠恐。初稿完成後,特地飛到美國西雅圖北面的惠德比島,把疑問之處當面請教仁波切。之後,我來來回回修改,兩年過去了,不敢說真正「浸潤」,但收穫之大,無法形容!這些年來,我也如前面所說,苦讀深奧法理,知見塞滿胸臆,卻因沒有靜坐下來,一直還在找尋真正能夠讓生命改變的路,不料老師竟回頭尋我。      鄭重地,我把本書獻給您,願您也來試一試,跨越質樸平淡的文字,深入仁波切法教的精髓,讓心歇息,讓心自在,走向圓滿。祝福您!      張圓笙

內文試閱

  前言      靜坐的價值      大家所共處的世界,正在一天天變得更緊縮、更繁忙。因為這個緣故,困擾我們的問題越來越多,到處都是——心中是各種思想與情緒,日常生活環境中充斥著緊張忙碌的步調。這一切都對我們造成壓力,以致我們的行為經常失衡。我們不讓事情自自然然地發生,自由的感覺已蕩然無存!對於這個輪迴世間,我們並不完全感到自在或滿足,這是一個由於我們的心理模式與感官知覺被障蔽了、眾生所體驗到的世界——由心所創造的世界。      我們有必要為自己創造一種有意義的生活方式,使我們的內在與外在世界都喜樂而祥和。當我們以靈修方法,例如靜坐,來替自己充電時,上面說的許多問題都會減輕,甚至迎刃而解。靜坐的功效不只在於釋放壓力,還可以化解我們的憂愁與抑鬱,幫助我們矯正那些失衡現象,讓生命向前邁進。      當我們生活中的物質層面進展順利時,可能會以為自己將不再受苦,但這不是事實。只要我們的心還照著原來的方式運作,物質條件或許對於我們所遭遇的痛苦與艱難有一點點小幫助,但是幫助不大,也不持久。我們必須倚賴內在的力度,那就是內在的喜樂。而我們一旦經由靜坐開始發掘到它,應當讓它永續,並且讓它增長,這樣我們才能隨時自我滋補。      我認為建立真正幸福的關鍵是:即使當外在條件完美無缺時,我們永遠不忘這一把內在的鑰匙。那是因為一切都是無常的!誠如佛陀所說:「沒有任何東西保持不變。」 我們可能建立了扎實的靜坐修持,然後當外在環境順暢時,便告訴自己:「嗯,我已不再需要它了!」或許我們會逐漸懈怠,於是練習逐漸疲軟。但是,無論我們現下擁有怎樣的外在條件,其實它們都會改變,而且一定會變!      佛法認為,沒有任何事物恆常不變。如果有什麼算是比較接近恆常的,那就是我所說的「內在喜樂」了。它比外在條件可靠,因為它與我們的心靈 住在一起。心靈是一個重要名詞,本書將不斷提到它。心靈與人類靈性(善良、正向、智慧的能量中心)同義,也和「在你最誠摯的心靈、最深的直覺裡,你的感受如何?」句中的通俗英文詞語「誠摯的心靈」詞義類同。這一個心——請勿與大腦(brain)混淆(雖然二者相關)——的生理部位坐落在胸部的中央。心靈的真實、內在意涵,必須經由實證與直觀才能了悟。一旦我們真正認識了這個內在的喜樂,就不容易再失去,沒有人能夠把它奪走。因此,我們可以稱它為內在的自由或是完全的自由。      建立我們的靜坐修持就像擁有一座花園。建造花園(選擇地點、備妥土壤與各種資材)是一回事;持續地照料,維護好這座花園,是另外一回事。兩者都到位,你才會有豐美的成果——一座持續收穫著美麗、貴重產品的好花園。因此我鼓勵你們,如果有機會,每天練習一下靜坐。有那麼一天,你將會感覺靜坐毫不費力,任運自然,因為你已習慣於它。      再則,任何能夠領你與自己的內在本然接觸的靜坐、瑜伽或是療癒法門,我都鼓勵你們去修習。我認為,這樣做不僅有益個人,也對世界的整體真的很有幫助。      曾經有一個年代,或許是百年以前吧,你居住的地理位置可以決定你的生活形態。只要資源許可,你可能很容易就找到一個寧靜又很少干擾的處所。但是時至今日,隨著科技、貿易、商業、交通等的發展,所有地方都變得大同小異——全都忙到不行。如今我們必須找尋內在的安寧。如果能夠找到它,我覺得那會是我們餽贈自己與別人最棒的禮物!      每天靜坐,可以改善我們的健康與生活,至於提升我們的精神品質,以及增進我們對於自己心性的認識,那就更不用說了。      佛陀的教誨告訴我們,唯有經由認識心性(the nature of the mind)瞭解到的事情才具有重要性。心性與所謂的佛性、本初意識或其他名詞同義,意指覺知(awareness)的終極的、純淨本質。即使每天只是花一點片刻,藉由不帶散漫地真正關入自己的本然,我們可以證得那個。你不需要離群索居,也不必拋開社會、家庭與工作。即使你身邊環繞著精力旺盛的兒童、電話鈴響、喧鬧的鄰居,你的心安然無事——快樂而寧靜。只要時不時地找個幾分鐘時間,純粹感受一下內心的寧靜,不論心中現起什麼,儘管徹底敞開,你將可以發展出這種內在的柔性。      不管當下發生什麼狀況,請允許自己安然自在,向它敞開,幾分鐘就好。如同蘇菲派詩人魯米(Jalal al-Din Rumi)的詩句:「昨天我很聰明,因此我想改變世界。今天我有了智慧,所以我正在改變自己。」      那小小的舉措,力道真是強勁!由於我們過往以來一直這樣持續忙碌,不是做這個,就是在忙那個,對於這種具有緩解作用的滋補源特別渴求。利用這種心靈能量,我們等於在以一種殊勝的方式自我補養。      如果你能每天這樣自我滋補一段較長的時間,那非常好;但假如你每天只有五分鐘或十分鐘空閒可用,幫助仍然很大。你不必剛開始起步就是個「禪修達人」,所有你需要做的,只是讓心與意 達成協議:「我們休息吧!此刻沒有理由跟隨念頭漫遊,也不需要擔憂。且讓我們放鬆,並且開啟。」你甚至完全沒有必要關閉念頭,儘管與它們共處,但不要過度關切或是介入。讓那兒只有完全的開放,然後放鬆於其中。      進一步審視靜坐的價值      佛教徒靜坐,主要的概念是為了調伏其心。人類具有強而有力的心識——驚人的智能,但同時也帶來許多併發症。那是因為,通常我們並不認得、也不珍惜我們生命的良善與積極面。每個人的內在都本具慈心與悲心——開放、真誠,全心擁抱自他的一顆心。假如我們把對於心的認識以及運用這些知識的技巧,納入我們的本領當中,生命將大不相同。      靜坐將幫助我們辨識、活化我們這些正面的品質,並且,靜坐終將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一旦瞭解這些好品質始終與我們同在,我們將開始在生命中歡欣鼓舞,我們會更加珍惜它們,而那會鼓勵我們更加地正向積極。因此經由靜坐,我們的心會變得更睿智、更醒覺。我們長久以來所渴求的歡愉和滿足感,現在與我們連結上了。      達到這一切的關鍵是放鬆。以目前二十一世紀來說,外在的物質世界飛速地發展,改變的速度超級快!我們都被影響了,尤其是帶著一種「我們總是落後了些」的感覺,必須恆時追趕進度,否則就會落後更多!有一種普世的匆促與焦慮感。我們的自我感受——我們的自我(ego)——如此奮力追上,以致只有極少的注意力與價值觀給了我們的內心世界。      另一方面,推動這一切的現代科技發展看似技巧高超,前景樂觀,但我認為它面臨的是一個巨大挑戰。這件事實,從我們都嘗受著許多痛苦,就能證明,無需每天的新聞報導再來提醒。在我們自己的心中,我們感到不滿足,並渴求一些外界發展無法給我們的東西。我們的心被拋在後面,而我們仍殘存著希望能夠更好一些的想望。      一個普遍的例證是:我們去度假,原本的用意在於暫離工作場所,擺脫我們被工作驅役著的常態生活中所有的忙碌。但當我們抵達度假地點——海邊、山上或森林裡——的時候,我們的心卻還在忙碌。既然它沒有休假,我們也沒在度假。      我們都有過類似的體驗,而且或許我們已經察覺,由於現代生活的快速腳步,我們的心經常是狂亂而無法約束的。某些時候,或許我們希望自己的心能夠專注而寧靜,但心它就像個淘氣的孩子,總是四處暴走。我們從靜坐中得到的訓練,可以讓我們有能力達到一種在專注與放鬆之間、非常有用的的平衡。      靜坐對於任何年齡層的人都有益處。以年輕人來說,若能把靜坐養成習慣,雖然一開始時可能功力不高,但他們正在播下重要種子,若能養成靜坐習慣,未來將會結出果實。這對於才十幾歲的青少年特別具有挑戰性,他們——如同我清晰記憶中年少時的自己——有著無比的精力與動力,什麼都想盡量去學、去體驗。但同樣的,對於成年人來說,靜坐也可以提供一個新的角度,去審視賺錢營生與身為成長中家庭成員之間的複雜性。      對於老年朋友來說,靜坐最起碼是個有用的工具,可以用來對治長期累積、根深蒂固、已經演變成為棘手問題的那些習慣。我們並無法保證退休後的舒適——自由的時間、輕鬆愉快的環境——會帶來我們渴盼的心靈喜樂與寧靜。這時候,靜坐可以提供瞭解自己的精神與情緒狀態所需的放鬆與洞見。      當我們向內觀照時,如果心能放鬆,即使是個活躍的年輕人,這也將使得其生命變得大不相同,事情可以處理得更有智慧,更具正向性。      我的用意是,希望每一位有意願的讀者,都能從這七種靜坐中得到一些可以正面應用到日常生活的東西。這是根據我的信念:靜坐,並不是寺廟中的比丘、比丘尼,以及嚴峻山洞中的苦修瑜伽士、瑜伽女的專利。      生為人類,我們的心全都具有相同的基本特質與複雜度,包括對「自我」的驅策,我們的貪欲,以及我們對快樂的希求。如果我們經由持續練習,使靜坐成為常規,會有那麼一天,當我們在下了蒲團的活動當中,喜樂會油然而生,不費吹灰之力。但如果我們不做一些努力,靜坐的功效永遠也達不到持續穩定。經由長期修持,成為習慣之後,我們會發現,即使只是聽到靜坐兩個字,將會導致我們的心立馬進入禪修的質量、智慧與能量狀態之中,就像擦亮一根火柴造成火苗,在一瞬間就把空間照亮一般!      一旦禪修成為你生活的一部分,你會發現,你的修為會向他人正向輻射——它的和善與寧靜影響到整個環境。當你和其他禪修者一同靜坐時,這種效應尤其強大。無論有意或是無意,你肯定會利益到他人。      你或許曾經注意到這種效應的一個負面佐證:在一個開放空間,例如公車上或是公園裡,你看到某些人正在嘶吼或是鬥毆,周圍環境中的每一個人都變得焦慮、不安與緊張。即使沒有任何理由需要害怕,你卻變得非常恐懼。正如同激進的思想與行為會散發出負面的波動一樣,正面的影響也會從靜坐產生的和平與慈愛態度中生起。      因此,如果我們期望世間有和平,環境能復康,首先我們必須向內觀照,治癒自己,然後把這種正面的影響向外擴展。來自一群靜坐者的強大能量,可以幫助療癒這個地球,為一切有情帶來福祉。      開始上座禪修      如同正式禪修一般,一旦進入七種靜坐的任何一種,建議你遵照藏傳佛教傳統的建議,以「短時、多次」為原則。至少在開始階段要把握這個要領:每一座的時間短一點,但次數要多。      如果一天能夠有十座,每座五分鐘,那很好。你可以把短時靜坐安排在日常作息當中,如上班中的休息或是閒置時間。或者,如果你是一名學生,搭車往返學校的時間也可利用。你不必坐得直挺挺,看起來像一尊佛。(「看哪!今天我們的巴士上有一尊佛!」)那樣你可能會感到有點尷尬,心想:「我還不是佛啦!我仍然是張三。」沒錯,你肯定仍然還是張三。但是你的心今天已經不一樣了。怎麼說呢?因為張三平常總是在擔心:「能否準時到家?可別過站忘了下車!」可是今天他比較放鬆,不再為回家途中的車況擔憂——他的內心比較安祥平和。      我是佛教的禪修者,一個出生和成長於喜馬拉雅高山區的西藏喇嘛。如今我在西方國家居住、旅行已超過十五年。這七種靜坐,雖然我依據的是西藏佛教傳統,但也是我為了現代禪修者而特別設計的。我希望你們對於用序號呈現的七種靜坐——七種不同形式的禪修法——的指引,會感到非常自在舒服。      然而,有一些意義重大的主軸線,是貫穿全部七種靜坐的,這一點很重要,你們要明白。七種靜坐並不能真正完全區隔。首先,它們是漸進式的,第一章作為第二章的準備,第二章是第三章的準備……依此類推。但同時,假如你發現其中某種靜坐對你而言特別具有吸引力,那麼你持續地做那一種,也沒有什麼不對。或許過一陣子,你就會想探索其他那些靜坐了。      把七種靜坐依序走一遍將很有幫助,至少在初始階段,每一種都得到一些知識與經驗。因為,有一些主題與技巧是各種靜坐共通的,可以從一種靜坐到下一種靜坐,發展得越來越深入。共通主題之一是「漸進地調伏我們這個煩躁、狂野、『搗蛋』的心,使它變得更專注」。另一個則是「發展一顆自在的心」——這占了調心過程很大的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      隨著你依序往下走,你會發現,要達到這種放鬆與專注的狀態,你所需花費的力氣越來越少。最終,心可能變得有智慧,任何用來對治精神散亂與波動的藥方,都不再需要。這是識出了心性、覺性——覺醒的狀態。      我已經以一年時間為周期,將這七種靜坐週而復始地帶給我的學生。如果你也循序練習,使每一種靜坐都浸潤,也徹底熟悉全部七種靜坐,你會發現它們對你的幫助很大。      第一種靜坐(重點放在禪修的生理層面——感受你的身體)持續一個月。第二種(止修)需要練習兩個月。第三種靜坐(精純基礎坐禪)一個月。觀修(毗缽舍那)持續兩個月。第五種(敞心禪修)做兩個月。第六種(淨心禪修)與最後一種(離念禪修)各持續兩個月。如果你願意,當然每一種都可以持續更長的時間。      你可能好奇想知道這七種靜坐的來源。藏傳佛教結合了各種佛教傳統,包括:早期的南傳(小乘)佛教,它著重個人的開悟;後來的大乘佛教,行者追求開悟的動機是,祈願解除一切眾生在輪迴中的痛苦;還有金剛乘,把一切經驗看作本來清淨而且已經覺悟;以及大圓滿,強調一個人歇息在自己的本初明覺——佛的覺醒狀態。七種靜坐的前四種,取材自南傳佛教傳統。第五種比較屬於大乘佛法風格,第六種是金剛乘,第七種引入大圓滿禪修 。      大致來說,第一至第四種靜坐(第一部分)的設計是為了把心——它通常極為忙碌——靜下來,以便與內境連結。在初期的每一種靜坐中,心會逐漸變得更為專注。後三種靜坐(第二部分)著重心的內在品質與感受,教導行者在那兒歇息下來,不帶任何心理作意(Mental fabrication)。如果你在第一部分進展太快,進入第二部分的時候,你可能會起疑:「類似的指引先前已經說過,為什麼作者在這裡又要重複呢?」所以你應該多花一點時間練習初期的靜坐。詞句或許類似,但是第二部分的靜坐要比第一部分精微(subtle)許多,需要先有第一部分的體驗,才能充分瞭解。      七種靜坐摘要      一、第一種靜坐:粗階基本坐禪(藏文:shad-gom)。在靜坐中結合心與身的覺知。靜坐不只是為了心。我們在放鬆之中把身心帶到一起,並學習坐姿,全部是作為下一章止修之準備。      二、第二種靜坐:止修(藏文: shi-ney,梵文:shamatha)把注意力置緣於一個對境上,使我們自己從念頭的干擾中解脫,到達一個寂止狀態(a state of calm)。      三、第三種靜坐:到達澄澈—精純坐禪。寂止轉進入於澄澈、鬆緩、能量、激勵(inspiration)。      四、第四種靜坐:觀修(巴利文:vipassana,藏文:lhag-tong)。觀察穿透表層,進入我們的內在本性,到達諸法實相。看清事物的本來面目。      五、第五種靜坐:敞心禪修(大乘的方法)。更廣闊地觀察內心與外境。作為平等悲心之基礎,修習無量捨心,取代對自他二元的執著。完全洞開的空闊經驗。      六、第六種靜坐:淨心禪修(金剛乘的方法)。更加敞開,以創造一個二元間和諧而無偏的平衡,我們超越那些與實相之清淨本質不相符合、烙印已深的習氣。      七、第七種靜坐:離念禪修(引入大圓滿)。允許心歇息在行者自己心靈之無造作本質狀態。不費力地歇息在心性當中。體驗超驗智識:本初純度(primordial purity)。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格龍仁波切(Dza Kilung Rinpoche)

扎.格龍祖古晉美丹真曲紮仁波切(H. E. Dza Kilung Tulku Jigme Tendzin Chodrak Rinpoche,簡稱格龍仁波切)是晉美俄察降措(H. H. Jikmé Ngotsar Gyatso)的第五任轉世,後者是十八世紀一位已開悟大修行者,並在東藏康巴的雜曲卡(Dzachuka)地區建立了格龍寺(Kilung Monastery)。 仁波切在年少時即被正式尋認為一位祖古(轉世修行者),並經頂果欽則仁波切(H. H. Dilgo Khyentse Rinpoche)、多智欽仁波切(H. H. Dodrupchen Rinpoche)、佐欽仁波切(H. E. Dzogchen Rinpoche)等認證為第五世格龍仁波切。仁波切在十幾歲的青少年時期就完成了一次三年閉關,並於十七歲時接掌格龍寺。 格龍仁波切於一九九三年前往印度的佛教聖地,展開一個短期的朝聖之旅,出乎意料的,這趟旅程延長到了七年。在印度的期間,他遇到一些西方學生,他們邀請仁波切到美國來教學。一九九八年,仁波切前往美國,在西雅圖地區集結了僧伽團體,並開始把他的時間分配給格龍寺以及西方國家的弘法之旅,迄今去到的地區已包括歐洲、南美洲、印度、東南亞以及亞洲各地。仁波切目前住在美國西雅圖北面的惠德比島(Whidbey Island)上。 格龍仁波切是格龍基金會(Kilung Foundation)的創始主任,在回應西方社會希求佛法教導之呼喚的同時,他也把人道救援送往東藏的雜曲卡地區。

基本資料

作者:格龍仁波切(Dza Kilung Rinpoche) 譯者:張圓笙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open mind系列 出版日期:2018-05-29 ISBN:4717702903350 城邦書號:BU7508X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