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人文史地 > 世界史地
翦商:殷周之變與華夏新生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翦商:殷周之變與華夏新生

  • 作者:李碩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23-06-29
  • 定價:680元
  • 優惠價:79折 537元
  • 優惠截止日:2030年12月31日止
  • 書虫VIP價:537元,贈紅利26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510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直面中國歷史最黯黑的深處,復原商王朝活人獻祭的血腥場景 一本震撼、具里程碑意義的非虛構歷史專著, 重述華夏從殷商鬼神信仰到周朝禮樂文明的驚人轉折 ★天才歷史學家李碩探索華夏文明起源的開篇鉅作,史料豐富、邏輯嚴密、想像超群,徹底顛覆你對中國上古史的認知! ★透過對各種出土墓葬、甲骨文的研究,分析《易經》、《詩經》、《尚書》的記載,復原了商朝用活人祭祀的歷史,提出了諸多大膽的假設,重新構建了夏、商、周的歷史。 ★用考古成果讀懂玄奧文獻,重構武王伐紂的歷史認知,再現人祭與華夏早期文明從伴生到分離的偉大轉折。 中國上古史這段記憶空白延續了近三千年,直到上世紀殷墟陸續被挖掘發現, 大量人祭遺址及商王占卜獻祭的甲骨刻辭陸續出土,真實的商朝往事才終於浮現…… * * * 從新石器時代以來,中國華北地區形成了殺人獻祭的原始宗教。第一王朝夏朝(二里頭文化)沿襲了這種人祭文化,並在隨後的商朝登峰造極。 周族僻處西部,本來沒有人祭傳統,但他們曾投靠商朝,為商朝捕獵用於獻祭的羌人。周文王因受到商紂王懷疑,曾被囚禁在羑里,最後,文王的長子伯邑考被紂王當成人牲獻祭。文王祕密學習了商人的易卦占算技術,日後發展出《易經》的卦、爻辭體系——記錄周文王親歷和刺探到商王朝的諸多事件、信息,並藉此占卜估算、謀劃他的「翦商」大業。 武王滅商後,曾延續商人的人祭行為;武王死後,由周公輔政,徹底禁絕了人祭宗教,銷毀了有關商代人祭的文獻記錄,並製造出一套沒有人祭的理想化歷史敘事,以及基於「德」的世俗政治與道德體系,徹底走出神權統治。周公的這些舉措,開創了新的華夏文明。五百年後,孔子編輯儒家「六經」,系統整理周公的理論成果。周公和孔子塑造了儒家學派,其影響一直持續到現代。 本書借助大量考古出土文物與材料及傳世文獻,梳理了上古人祭風俗產生、盛行和消亡的全部過程,以及人祭與華夏早期文明從伴生到分離的驚人轉折,再現了古人(周人)為終結商朝和人祭風俗付出的巨大努力,使我們對華夏文明的起源有了全新的認知。 ★甲骨文中的「卯」字,就是把人或牲畜對半剖開,懸掛祭祀。 ★《易經》其實是「隱晦」記載了周文王帶領周人俘獲羌人並進貢給商王朝的內容,以及他在殷都目睹的人祭場景。 ★紂王誅殺周文王的長子伯邑考當成人牲用於獻祭,並且將伯邑考的肉分給參與祭典的諸人享用,其中也包括周文王本人。 ★紂王兵敗自焚,其實是貢獻出自己做為一場最高級別的人牲獻祭,祈求神明滅掉叛逆的周人;周武王推翻商朝之後,也曾舉辦過大型的殺人獻祭儀式,一次性向天獻祭了兩百多名商朝貴族和官員。 ★周公開創的禮樂制度與天命觀,指出王朝要獲得上天的庇佑,需要靠治民的德政,而非殺戮祭祀取悅鬼神,其實也是為了要抹滅周人曾為商朝助紂為虐的暗黑歷史。 ▍權威推薦 汪栢年|國立蘭陽女中歷史科教師 胡川安|中央大學教授 陳穎青(老貓)|資深出版人 黃春木|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歷史教師 蔣竹山|中央大學歷史所副教授 「李碩在本書中所描述的,都是我這個在新石器時代至夏商周考古領域熬至「資深」的學者所耳熟能詳的,但他的視角和寫法卻又使我耳目一新:他賦予了我們熟視無睹的諸多場景以畫面感,他推出的若干結論你沒想過,但細想想還真是那麼回事兒。」 ——許宏(考古學家、二里頭考古隊前隊長) 「本書帶有界碑性質,作者攀爬到了該研究領域的頂端,還將是同類研究和寫作繞不過去的作品。同時,它還設立了一個出發點:凡對何謂中國、何為華夏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先從這本書開始你的探索。」 ——劉蘇里,中國萬聖書園創辦人 「一部好的歷史著作,不僅要數學家的邏輯,還要文學家的想像。《翦商》宏大處堂堂正正,細微處綿綿實實……詳述了為什麼『武王克商』不僅是一場簡單的政權更替,更是華夏文明里程碑式的革命。」 ——楊斌,澳門大學歷史系教授,西冷印社社員 「王國維之後,商周革命在中國歷史上的重要性已深入人心;而李碩則把這一重要性,形象生動地描畫了出來。」 ——羅新,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 「《翦商》應該算是一本真正的天才之作,非常有想像力。」 ——趙冬梅,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大宋之變》作者

目錄

代序:我們陌生的形象 附錄:上古人祭行為的分類 第一章 新石器時代的社會升級 第二章 大禹治水真相:稻與龍 第三章 二里頭:青銅鑄造王權 附錄:青銅祕史 第四章 異族占領二里頭 附錄:關於夏朝的記憶 第五章 商族來源之謎 第六章 早商:倉城奇觀 第七章 人祭繁榮與宗教改革運動 第八章 武德淪喪南土:盤龍城 第九章 三千三百年前的軍營:台西 附錄:北土食人部落 第十章 殷都王室的人祭 附錄一:人髖骨占卜 附錄二:第一顆蒸鍋人頭 附錄三:甲骨卜辭中的獻祭人數 第十一章 商人的思維與國家 第十二章 王后的社交圈 第十三章 大學與王子 第十四章 西土拉鋸戰:老牛坡 第十五章 周族的起源史詩與考古 附錄:華夏起源故事的來歷 第十六章 成為商朝爪牙:去周原 第十七章 周文王地窖裡的祕密 第十八章 易經》裡的獵俘與獻俘 第十九章 羑里牢獄記憶 第二十章 翦商與《易經》的世界觀 第二十一章 殷都民間的人祭 第二十二章 紂王的東南戰爭 第二十三章 姜太公與周方伯 第二十四章 西土之人 第二十五章 牧野鷹揚 第二十六章 周公新時代 第二十七章 諸神遠去之後 附錄:孔子晚年編輯「六經」 尾聲 後記

延伸內容

代序:我們陌生的形象
  從作品看李碩,以為他的「專業」就是中古史——搞魏晉南北朝的,側重戰爭史。顯然,這是一種自以為是的學術圈視角:哪位學者都得有個「專業」嘛。及至看到《孔子大歷史:初民、貴族與寡頭們的早期華夏》,才知道他的第一本書就是寫孔子的,而《孔子大歷史》已是十年後的大幅增訂本。      真是要對李碩的貫通刮目相看了。從南北朝一下穿越到了春秋,把幾乎寫濫了的孔子又娓娓道來地捋了一遍,從生寫到死,居然又寫出了新意,讓人心生敬佩。在《孔子大歷史》的後記中,李碩曾提到,「之前的商朝和西周歷史記載太少,更不好討論」,但附錄中已收錄《周滅商與華夏新生》作為外篇之一:「因為有了周公一代人的歷史,才能更深入理解孔子及其儒家思想。」      顯然,《翦商》就是在這一長文基礎上的巨幅擴寫。追根溯源至此,你不由得感歎並由衷欽佩:他一直跟著感覺走,他的好奇心太強,對於開拓新領域,太不畏難了。      那麼結果呢?先袒露下讀李碩這本書前的真實心跡:既然進入了我們這片撲朔迷離、難啃難纏的上古史與考古領地,就得從專業的角度好好審視審視了。不意,這書讀起來就讓你放不下,最後,我要用「震撼」二字來形容自己的感覺和心情了。      李碩是講故事的好手,從引子開始翻了幾頁,我就被吸引住了。作者認為人祭(殺人向鬼神獻祭)的消亡和周滅商有直接關係,甚至引發了華夏的新生,於是開場就復原了一場殷商晚期的人祭儀式。「然後開始殺人」──「震撼」的感覺就是從讀到這幾個字開始的,「第一輪殺了十九人……這次至少殺了二十九人……然後是第三輪殺人。這次殺了二十四人……」(第三—六頁)作者平靜地按時間順序,細緻地描述了殷墟祭祀現場發生的一幕幕。這用的可都是我們頗為熟悉的考古發掘材料啊。在那些枯燥的資料和冷冰冰的敘述面前,我們曾「麻木」地做過「研究」。然而這次,我被震住了。沒有人這麼寫過,怎麼此前沒有讀出畫面感呢:「對商人來說,在聚會典禮時殺戮異族,不僅僅是給諸神奉獻祭禮,也是讓圍觀者獲得精神刺激和滿足的『盛宴』,比如,多處人祭坑留有蓄意虐殺的跡象,尤其當人牲數量不足,獻祭者還會儘量延緩人牲的死亡,任憑被剁去肢體的人牲儘量地掙扎、哀嚎或咒罵。這種心態,和觀看古羅馬的角鬥士表演有相似之處。」(第三九三—三九四頁)這種帶有聲音的、殘酷的畫面感,只能用文字來表現。在視頻和音訊節目中,呈現得肯定都是有限的。      說起來,李碩在本書中所描述的,都是我這個在新石器時代至夏商周考古領域熬至「資深」的學者所耳熟能詳的,但他的視角和寫法卻又使我耳目一新:他賦予了我們熟視無睹的諸多場景以畫面感,他推出的若干結論你沒想過,但細想想還真是那麼回事兒。或許,這正緣於李碩與考古學和上古史恰到好處的「距離感」,使得他可以避免我們這些「身在此山中」者的諸多侷限。      乍看書名,以為就是集中於周滅商(殷周革命)這一大的歷史事件呢,但作者卻將其筆觸放大到了這一大事件之前的一千多年,從新石器時代末期說起,這就有點《萬曆十五年》的味道了。對此,我是惺惺相惜的;我曾說拙著《何以中國:西元前二○○○年的中原圖景》就是對黃仁宇先生致敬的效顰之作。沒有一定的宏觀視域,是不可能看清說清一群人、一件事的歷史意義的。畢竟是寫戰爭史的好手,李碩對於長時段、大場景的勾勒,駕輕就熟。「宏大敘事」與細緻入微相結合,構成了這本書的一個顯著特色。      他用幾頁的篇幅,相當克制但又極其清晰地描述出了悠長而發展緩慢的新石器時代唯一明顯的變化——人群「共同體」規模的擴大。距今六千年前的仰韶文化早期,百人級的村落;距今六○○○—五○○○年間的仰韶文化中期,千人級的「部落」;距今五○○○—四○○○年間的仰韶文化末期與龍山文化期,萬人級的早期國家(古國)出現。你看,就這麼乾淨俐落,就這麼雲淡風輕,那麼一大堆亂麻般的史前史頭緒就給你捋清了。      他把從龍山時代到商代的華夏文明的最初階段,稱為「華夏舊文明」,認為周滅商後,周公旦一代人迅速廢除了人祭宗教,並抹去了與此相關的文獻與記憶,從而開創了和平、寬容的「華夏新文明」,其影響延續至今。這一大的歷史認知,構成了此書的立論基礎,「翦商」,則是關鍵性的切入點。李碩有他自己明確的史觀史識。      他的不少提法,鞭辟入裡,一語中的。比如,「甲骨文是標準的『男性文字』,而且是龍山文化之後部落舊習未褪時代的男人們創造的文字。那時還沒有後世人理解的王朝秩序,部族之間的掠奪和殺戮司空見慣,嗜血的諸神主宰著蠻荒大地。」(第二一二頁)「商王需要直接管理的王朝事務比較少,其最重要的事務是組織祭祀和戰爭,而商人各宗族則承擔提供祭祀貢品和戰爭兵員(自帶裝備)的任務。所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這正是家族分封制而非官僚帝制時代的規則。」(第二二三頁)「人祭宗教及角鬥產業的消亡,都源於外來文化的干預。……周人並未開創一種新的宗教,而是採用世俗的人文主義立場,與極端宗教行為保持距離,不允許其干預現實生活,所謂『敬鬼神而遠之』。這奠定了後世中國的文化基礎。」(第一五頁)「周文化和商文化很不同,族群性格也差別很大。商人直率衝動,思維靈活跳躍,有強者的自信和麻木;周人則隱忍含蓄,對外界更加關注和警覺,總擔心尚未出現的危機和憂患。這是他們作為西陲小邦的生存之道。」(第四八四頁)「周人謹慎,謙恭,重集體,富於憂患意識,這些都成了新華夏族的樣板品格。」(第五四二頁)「周公時代變革的最大結果,是神權退場,這讓中國的文化過於『早熟』;戰國時代變革的最大結果,是貴族退場,這讓中國的政治過於『早熟』。」(第五七三頁)      李碩對於考古材料的運用,與古文獻和甲金文字一樣,已達嫺熟的程度,注釋與用圖,都頗為講究。說到這書的專業靠譜,還可以再舉幾個例子。      關於人祭風俗退出歷史記憶,大多數學者認為它是逐漸、自然退場的。一種代表性的說法是,殷商前中期盛行人祭,到晚期已很少了。代表著作是著名學者黃展岳的《古代人牲人殉通論》,該書介紹了殷墟三座多人祭祀坑,認為它們都屬於殷墟前期。但李碩告訴你,「查閱這三座坑的發掘報告便可知,有兩座屬於殷墟末期,一座時期不詳,根本無法確定是否屬於殷墟前期」。(第一頁)      對二里頭遺址浮選碳化糧食顆粒的統計,稻米「意外」的多,近五○%,而一般認為,華北地區的農作物應當是以旱作的粟(小米)為主的,故主持這項研究工作的植物考古學家也認為「在黃河中下游地區的龍山時代和二里頭文化時期的浮選結果中屬於異常現象」,推測除自我種植外,還可能是從外地進貢而來的。我們對此不置可否,李碩則窮追不捨,他指出了其中的一個bug(缺陷),就是植物考古學家在給出浮選結果時沒有稱重的報告。而粟米和稻米的顆粒大小及重量差異很大,分析古人的種植規模和食物構成,應當統計的是重量而非粒數。他進而引進了農學上統計不同作物顆粒重量的術語——「千粒重」(在學界,這個概念只有極少數學者提出且未引起重視),指出二里頭出土的稻米重量應是粟米的四倍,如是,稻米折合重量占比可達八四.五%,水稻也就絕對是二里頭人的主糧了。不能不說這一觀點是持之有據的。在此基礎上,他又推論道,「在龍山時代結束後的『大蕭條』中,新砦—二里頭人之所以能夠異軍突起,甚至建立華夏第一王朝,水稻是重要原因」(第四二頁),這當然可備一說。      你看,他鑽進去了,絕不外行。      此外,他還常常點出傳世文獻中某些敘述屬於後人的附會。譬如,「西周之後,人們還創造了那些更古老的半神帝王的『創世紀』,比如黃帝和炎帝,嫁接和混淆了很多周族早期傳說,造成了很多混亂。」(第二八七頁)「到春秋,後人又創造出了更古老的、《詩經》裡沒有的堯和舜,於是,后稷的經歷再被翻新,增添了更顯赫的內容……以現代學術標準看,《尚書》中那些最古老的篇章,如堯、舜、禹及夏朝,都是不可靠的,只有到了商朝才開始有一些可信的內容,如《盤庚》。」      (第三○四頁)「賜弓矢和斧鉞並授予征伐之權的做法,並不見於商代的甲骨文和金文,更像是西周以來分封制度的規則,甚至是春秋時期周王室對齊桓公和晉文公等『霸主』的授權。……這種春秋時人的觀念傳到戰國和秦漢以後,成為書寫文王和商紂故事的母題。」(第四三六—四三七頁)針對《史記.殷本紀》中周昌請求紂王不再使用「炮烙之刑」,「紂乃許之」的記載,李碩的評價是:「這實乃後世的一種道德敘事,並不符合當時的規則。」(第四三七頁)如此種種,都頗有「古史辨」之遺風。      至於「大禹治水」係改造溼地、開發稻田說,二里頭宮殿和手工業族群為二元並立模式(後者或屬商滅夏的「第五縱隊」)說,商代大規模放牧水牛說,商代中期宗教改革失敗說,周原鳳雛村甲組基址係文王大宅說,周昌創作《易經》為翦商說等,皆頗富新意且邏輯自洽,可備一說,當然也有待於進一步的驗證。      「也許,我們至今也還難以完全了解我們自己。考古,就猶如一面深埋地下的鏡子,倒映出我們陌生的形象。」(第一八頁)還是用李碩的話結束這篇狗尾續貂的序,讀者諸君可以儘早進入正文,感知作者給我們描繪的「我們陌生的形象」,感受上古探索與考古寫史的魅力吧。    許宏(考古學家、二里頭考古隊前隊長) 二○二二年八月八日 於京西門頭溝

編輯推薦

【編輯推薦】一個隱瞞了世人三千年的驚天祕密
  看了中國青年史學家李碩的新作《翦商》,心情宛如被投下一顆深水重磅炸彈,久久無法平復。不禁會想起梅爾.吉勃遜的電影《阿波卡獵逃》,那種古文明時代將活人斬殺祭獻給鬼神的血腥場景,一幕幕地在書中被作者逼真還原。   在書中,李碩直指商朝曾經有頻繁、且大規模的活人獻祭,並從考古學界的發現,復原了獻祭時的血腥過程細節。然而,商朝既已邁入了中國信史階段,為什麼史書對此卻隻字未提?李碩大膽推斷:當周朝滅商,中國的歷史發展有了一個重大急轉彎,我們熟悉的周公「制禮作樂」,其實竟然是掩埋歷史闇黑真相的一場刻意的國家行動……。血腥的場景、反轉真相的推理,作者書中諸多腦洞大開的推斷雖令人瞠目結舌,卻又有理有據,讓人難以反駁。這真是近年難得一見、甚至會改變中國上古史記述的一本非虛構奇書。

更多編輯推薦收錄在城邦讀饗報,立即訂閱!GO

作者資料

李碩

清華大學歷史系碩士、博士,曾供職於新疆大學,現為自由學者,從事中國古代歷史、邊疆民族問題研究。著有《南北戰爭三百年》、《從大漠綠洲到玉石山谷》、《孔子大歷史》(繁中版由麥田出版)、《俄國征服中亞戰記》、《樓船鐵馬劉寄奴》(繁中版書名《天下憚服》,由麥田出版)等,在《中華文史論叢》、《學術月刊》等發表學術論文多篇。 相關著作:《天下憚服:從布衣寄奴到南朝第一帝,劉裕鐵血征伐、啟幕南北朝》

基本資料

作者:李碩 出版社:麥田 書系:不分類 出版日期:2023-06-29 ISBN:9786263104464 城邦書號:RV1232 規格:膠裝 / 單色 / 576頁 / 16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