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半神王女01:詭計之吻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全世界二十萬書迷真心推薦,集結驚心動魄的宮廷陰謀、絢麗的魔法與浪漫的愛情,2018年初夏的新奇幻之最! ◆好讀網Goodreads超過22,000人給予滿分讚譽,每四人就有三人評價超過四星! ◆獎項好評不斷——與《玻璃王座》、《異能時代》並列「青少年圖書館服務協會十大選書」及「INDIGO最佳青少年書籍」! ◆和《闇黑之心》、《最後一個祕密》一同入圍德州泰莎高中生推薦書單! ◆獲選2014年十大羅曼史小說推薦書單、好讀網優良選書、科克斯最愛選書、科克斯感恩節書單及德州孤星之州推薦書籍 ◆三十位外國書評部落客共同推坑背書—— Tales of the Ravenous Reader、Mundie Moms、Daisy Chain Book Reviews、Step Into Fiction、Lily's Book Blog、My Friends Are Fiction、Two Chicks on Books、The Fox's Hideaway、Stuck in YA Books、That Artsy Reader Girl等族繁不及備載之部落客! 皇室婚姻從來無關愛情,不願屈服命運的莉亞公主因而逃婚,在鄉野巧遇兩名神祕男子。她對他們芳心暗許,卻不知當中竟有一人是敵國的刺客—— 【故事內容】 摩莉甘王國的長公主,世世代代都擁有極強的魔力。魔力的傳承是眾神的祝福,卻也是警告:儘管眾神遠去,祂們依然監督這個世界,人類切莫得意忘形。 莉亞是摩莉甘王國這一代的長公主,卻沒有任何魔法天賦。由於國力漸衰,十七歲的她被迫與達爾貝克王國聯姻,共同抵禦虎視眈眈的溫妲王國。不願輕易向命運低頭,莉亞在婚禮當天和侍女逃離宮殿,隱身於鄉下一間旅店中。 遭受逃婚的達爾貝克王國王子雖然心懷不滿,卻也想親眼看看這位膽大妄為的公主,因而踏上旅程。與此同時,溫妲王國派出武功高強的刺客前去刺殺莉亞,意圖阻止摩莉甘王國的聯姻計畫! 莉亞、王子與刺客相遇於旅店。莉亞並不知曉他們的身分,漸漸被其獨特的氣質吸引,不由自主地墜入情網——她心儀的對象是誰?刺客是否將痛下殺手、完成任務,而王子又有何打算? 【媒體推薦】 「引人入勝的瑰麗世界及浪漫情節……本書圍繞著一位強大的女主角,劇情安排精緻。」 ——《出版人週刊》星級書評 「悲傷、浪漫,充滿神話與記憶、命運和希望……這是一本完整得幾乎不需續集的書,但讀者將因續集而興奮不已。」 ——《書單雜誌》星級書評 「作者創造的故事是新奇幻故事之最,熱愛《飢餓遊戲》的讀者絕對會喜歡!本書囊括一切——浪漫、冒險、謎團!」 ——《校園圖書館期刊》星級書評 「情節豐富且刺激萬分!」 ——《科克斯書評》 「非同尋常而有趣!」 ——《今日美國》 「華麗的幻想冒險……集結神祕、浪漫、背叛與救贖,跟著莉亞公主的腳步,讀者將迫不及待想知道即將發生什麼!」 ——《芝加哥論壇報》 「宮廷陰謀、各族爭鬥……作者構思出令人嘆為觀止的世界,眼光獨到。《冰與火之歌》的粉絲絕對會沉浸在這個故事中!」 ——VOYA 「本系列作首部曲就讓人驚心動魄,讀者將從第一頁就被深深吸引直到最後,並熱切得亟欲想看續集。故事跌宕起伏,女主角熱情而任性得非常有魅力。」 ——《浪漫時報》 「作者的寫作技巧非常漂亮,設計情節的手段之高,使讀者不禁一讀再讀。」 ——《書頁》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今天是無數的夢想幻滅之日,也是唯一的夢想破繭之時。 風兒知道。時至六月初旬,風卻有如嚴冬,猛烈地吹著山頂的城堡,邪惡地震著窗子,穿梭在空曠的迴廊之間,彷彿颯颯警語。命運將至,我無處可逃。 無論好壞,時間已步步逼近。我閉上眼睛不去多想,知道這天不久將崩裂,把我的過去和未來一分為二,發生速度之快,宛如瞳孔的顏色,我無力改變。 我離開窗邊,被自己吐出的白煙籠罩。我把壞天氣留給摩莉甘的連綿山巒去煩惱,該是與命運正面交鋒的時候了。 儀式按規定逐步進行,各項習俗一絲不苟地展開,歌頌著摩莉甘和倖存者的偉大。我沒有抗議。此時此刻,我已經麻木得失去感覺,但接近正午之際,我又開始緊張得心跳加速。最後一項儀式就在眼前,我不得不移動腳步。 我全身赤裸,面朝下躺在堅硬的石桌上,目光注視著下方的地板,任由陌生人手持鈍刀劃我的背。儘管知道擦過皮膚的小刀握在謹慎之人的手中,我仍動也不敢動。匠人明白他們的性命掌握在純熟的技術上。靜止不動幫助我掩飾一絲不掛被陌生人觸摸的羞辱。 寶琳娜坐在附近觀看,八成帶著焦慮的眼神。我看不見她,只看得見下方的石板地。我的黑色長髮宛如蜿蜒的黑色隧道,從臉頰兩側披下,把整個世界封閉在外——徒留刀刃有節奏的磨擦聲。 最後一把刀向下移動,劃著我臀部正上方的柔軟腰窩。我忍著抗拒的本能,最後仍不由自主地縮了一下。現場的人集體倒抽一口涼氣。 「別動!」克勞瑞斯阿姨告誡道。 我感覺到母后的手放到我的頭上,輕撫我的秀髮。「再幾刀就結束了,艾拉貝拉。」 雖然這段話意在安撫,母后堅持喚我的正式名字卻讓我寒毛直豎。艾拉貝拉是世代相傳的名字,在我之前曾經有好多人都這麼叫。我本希望在摩莉甘的最後一天,她能拋開繁文縟節,喚我喜歡的名字,哥哥們給我取的暱稱,由眾多稱號縮減而成的兩個字。莉亞。一個讓我覺得更貼近本色的簡單名字。 儀式結束。「完成了。」首席匠人宣布。其他匠人低聲附和。 我聽見托盤放到我旁邊的桌面上時發出的鏗鏘聲,嗅到玫瑰油的濃濃氣味。眾人拖著腳圍成一圈——阿姨、母后、寶琳娜和其他見證儀式的人——開始低聲吟誦禱文。我看見神父的黑袍與我擦身而過。他提高音量壓過其他人,在我的背滴上熱油。匠人把熱油抹進皮膚,用經驗老道的手指封印摩莉甘王室數不盡的傳統,加深刻在背上的承諾,預示今日的奉獻,確保未來的每一天。 想得美,我忿忿不平,不小心胡思亂想起來。我努力把心思放回眼前的任務上,不敢旁鶩,那刻在心上而非寫在紙上的任務。我幾乎聽不見神父說話,聽不見反覆吟誦的禱文,說的全是他們的訴求,半點無關我的需要。 我才十七歲,難道不該是編織自己未來夢想的年紀嗎? 「祝福艾拉貝拉.賽莉斯廷.伊德莉絲.潔西莉亞,摩莉甘王室的長公主,她的犧牲奉獻和……」 他繼續喋喋不休,無止盡地吟誦著禱文和聖言,音量越來越大,傳遍房間的每個角落,一字一句彷彿掐住我的氣管。就在我以為自己再也無法忍受的時候,他赫然停止。在那麼恬靜美好的一刻,耳畔悄無聲息。我再次喘過氣來,然後,神父賜上最後的祝福。 「祝福從廢墟殘骸中重生建起的王國。若天見憐,願我們都能回到那裡。」他一手抬起我的下巴,另一手用拇指在我的額頭抹上灰燼。 「願祝福賜予摩莉甘王室的長公主。」按照傳統,由母后完成最後一句話,再用沾了油的布擦去灰燼。 我闔眼低下頭。長公主。是祝福,也是詛咒。若有人知道事實的話,還是一場騙局。 母后再次把手放到我身上,掌心擱著我的肩膀。我的皮膚因她的觸摸而隱隱作痛。她的安慰來得太遲。神父用母后的母語說出最後一句禱文,一句祈求安全的禱文。怪的是,這並非傳統。最後,她把手抽開。 更多玫瑰油倒了下來,低沉的祈禱聲在冰冷的石屋繚繞迴盪。玫瑰香氣瀰漫在空氣中,充溢在我的肺腑。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不知為什麼,我很享受儀式的這個部分。熱油和溫暖的雙手揉散了幾星期來在心底滋長的糾結情緒。軟綿綿的暖意消除了檸檬混在染料裡所帶來的刺激酸味。花香暫時把我帶進得以銷聲匿跡的神祕夏日花園。但總是天不從人願。 又一次地,這項儀式也宣告完成。匠人紛紛後退,離開我的身邊。眾人見到背上的最終成果時,異口同聲地發出讚嘆。 我聽見有人拖著腳走近。「我敢說有這樣的胴體可以享用,他不會看她的背看太久。」房間傳來一陣竊笑聲。貝妮特阿姨向來口無遮攔,儘管有神父在場,儘管蠻橫失禮,她也不改其色。父王常說我心直口快的個性就是像到她,不過今天我被再三告誡要管好自己的嘴巴。 寶琳娜牽起我的手臂,把我攙扶起來。「殿下。」她說著,遞上柔軟的床單給我包裹身體,挽救我所剩無幾的尊嚴。我們匆匆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令我增添了勇氣,然後她領著我走到一面全身鏡前,再遞上一面銀色小鏡子查看成果。我把長髮撥到一旁,拉低床單露出我的背。 其他人安靜地等候我的回應。我忍著不流露訝異之情,不願意讓母后得意,但不得不承認我的結婚刺青精緻極了,確實令我驚嘆。達爾貝克醜陋的王室徽章刺得分外美麗,獅子溫馴地躺在我的背上,獅爪的輪廓設計精美,摩莉甘的藤蔓優雅地盤旋環繞,在背部形成一個V字,最後小巧玲瓏的卷鬚如一道漩渦依附在柔軟的腰窩上。 我的喉頭哽咽,雙眼刺痛。這個刺青我本可能會愛不釋手……本可能會自豪地刺在身上。我用力嚥下一口口水,想像婚禮儀式完成,婚紗斗篷褪下時,王子目瞪口呆的模樣。那隻好色的癩蛤蟆。然而,我還是給了匠人應得的讚美。 「很完美。謝謝各位。我相信從今以後,摩莉甘的匠人將獲得達爾貝克王國最崇高的敬意。」母后對我努力擠出的美言微微一笑。她知道這短短幾句話已經實屬難得。 話一說完,所有人紛紛退下。剩餘的準備工作將留給我的父母和負責協助我的寶琳娜。母后從衣櫥裡拿出白色絲綢內衣,布料極其輕薄,有如液體般融化在她的手臂上。依我看,這只是一種沒意義的形式,因為布料少得簡直衣不蔽體,薄得透明,方便後頭永無止盡層層添加衣服的傳統。接下來是禮服,背部設計成深V襯托刺青,以展示對王子的尊敬,並表達新娘對新王國的忠誠。 母后把藏在禮服內的衣帶綁緊,讓馬甲上衣看起來毫不費力地貼在腰間,即使背部沒有任何布料支撐,工程成就可媲美各各他大橋,甚至更了不起。我不禁好奇裁縫師是不是在針線布料上施了魔法。與其去想待會兒短短的一小時將發生什麼事,思考這些細節總是比較容易。母后隆重地把我轉過來面對鏡子。 儘管內心憤恨,我仍看得入迷了。這確實是我生平見過最美麗的禮服。高貴典雅,低胸領口的唯一裝飾是本地蕾絲商人的手工蕾絲。簡潔大方。蕾絲沿著馬甲上衣形成一個V字,再現禮服背部的剪裁。我穿著這身禮服看起來像另一個人,更成熟,更聰明,心地純潔,毫無祕密,一個……與我完全相反的人。 我默默地走開,凝視窗外。母后跟隨在後,輕輕地嘆了口氣。我瞭望著遠方各各他大橋遺世獨立的紅色尖塔,坍塌的廢墟再再提醒世人那裡曾經有一座橫跨峽灣的雄偉大橋。很快地,各各他大橋也會像其他大橋一樣被海水吞沒而消失。連古人不可思議的工程奇蹟都無法違逆歷史的洪流,我又何必嘗試呢? 我的腸胃翻攪,目光移至山腳下。貨車在城堡下方的小徑上隆隆向前行駛,朝市區廣場前進,車上大概載滿了鮮花蔬果或摩莉甘葡萄園的成桶紅酒。路上也四處可見繫著相同緞帶的駿馬所拉的華美馬車。 我的大哥瓦爾森和他的新婚妻子葛麗塔八成就坐在其中一輛馬車裡,正準備前往我的婚禮,兩人十指交扣,眼神離不開彼此。其他哥哥八成早已到了廣場,向那些心儀他們的女孩面露微笑。記得前幾天,我在一條陰暗的走廊上看見雷根和馬夫的女兒竊竊私語,眼神柔情似水。布萊恩每個禮拜都和不同的女孩調情,無法用情專一。我深愛的三位哥哥,都有墜入愛河、娶其所愛的自由。女孩也都有選擇的權利。每個人都是自由的,寶琳娜也不例外。她的情人月底將回到她的身邊。 「母后,妳是怎麼辦到的?」我問道,始終凝視底下來往的馬車。「妳怎能從加斯提諾長途跋涉來到這裡,嫁給一個妳不愛的癩蛤蟆?」 「妳父王不是癩蛤蟆。」母后嚴肅地說。 我轉身面向她。「他雖是國王,但還是癩蛤蟆。妳敢跟我說當初要嫁給一個年紀是妳兩倍大的陌生人時,妳沒想過他是癩蛤蟆?」 母后的灰色眼眸平靜地看著我。「沒有,我沒想過。那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責任。」 我的胸口迸出微弱的嘆息。「因為妳是長公主。」 長公主是母后每次用來巧妙地轉移話題的利器。但今天四下無人,房間只有我倆,她再也不能輕易得逞。我看她的表情凝重,以王室的姿態仰起下巴。「這是一種榮耀,艾拉貝拉。」 「但我沒有長公主與生俱來的魔法能力。我不是聖阿拉。達爾布克很快就會發現我不是他們想像的有價值。這場婚禮是騙局。」 「天賦總有一天會出現。」她支吾其詞地回答。 我不同意這個論點。眾所皆知大多數的長公主在成年後,天賦就會顯現。而我從成年至今已經過了四年,依舊毫無跡象。母后一直抱持著不切實際的希望。我別過臉,再次望向窗外。 「就算妳沒有天賦,」母后繼續說。「這場婚禮也不是騙局。這次聯姻帶來的好處不只一項。王室血統添上長公主的名譽和特權本生就是一份大禮,長公主代表歷史和傳統。這才是最重要的。」 「為什麼是長公主?妳敢保證天賦不會傳給王子嗎?或是亞公主?」 「發生過,但……大多不會這麼想,而且不符傳統。」 妳失去天賦也算傳統嗎?許多說不出口的話懸在我們之間有如利刃,但連我也無法拿那些話傷害母后。父母結婚後不久,父王就不再與她商討國家大事,但我聽說過許多往日的故事,那時的她法力強大,言重九鼎。只是我已經沒有把握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我鮮少有耐心聊些無關緊要的話。我說話一向直接了當。而且我已經受夠了聽她一再強調傳統的重要。我很肯定如果我再聽見這兩個字,腦袋就要爆炸了。母后和我是不同時空的人。 我聽見她緩緩走近,感覺到她溫暖的臂膀把我環抱。我的喉頭突然哽咽。「我的寶貝女兒。」她在我耳畔輕聲說。「無論妳最終有沒有天賦都不重要。別擔心太多。今天是妳的大喜之日。」 嫁給癩蛤蟆的大喜之日。我曾瞥見達爾貝克國王的模樣,趁他來訪簽署協議的時候——我彷彿一匹買來送給他兒子的馬。國王長得就像老太婆罹患關節炎的腳趾頭一樣衰老歪斜,年紀大得可以做我祖父。縱使王子的年紀小他再多,肯定也是個頭童齒豁的紈絝子弟。 一想到那雙枯瘦衰老的手撫摸我的臉頰,乾癟酸臭的嘴巴貼上我的唇,我就不寒而慄。我自始至終全神貫注地凝視窗外,窗後的風景卻一無所見。「為什麼我不能先觀察他?」 母后放下雙臂。「觀察王子?我們和達爾貝克之間的關係已是如履薄冰。妳豈能在摩莉甘期盼締結這場至關重要的聯姻時,提出這樣的要求侮辱他們的王國?」 「我又不是父王軍隊裡的士兵。」 母后靠過來,輕撫我的臉頰,小聲地說,「親愛的,妳是。」 我的背脊一陣發涼。 最後,她輕輕地捏我一下,往後退一步。「時間到了。我去地窖把婚紗斗篷拿來。」她說完就離開了。 我穿過臥房,來到衣櫃前,猛地打開衣櫃的門,拉開底層抽屜,拿出絨面的綠色小袋子,裡頭裝了一把鑲有珠寶的匕首。這是哥哥們送給我的十六歲生日禮物,一個從不允許我使用的禮物——至少在公開場合不行——但在衣櫃門後滿滿都是我秘密練習時鑿出的坑坑洞洞。我多抓了幾件衣物,用連衣裙裹起來,再用緞帶把所有東西牢牢綁住。 寶琳娜梳妝完畢回來,我把小包裹遞給她。 「我會妥善保管。」她說著,緊張兮兮地收下最後一刻的準備。她離開房間時,母后正好帶著斗篷回來。 「保管什麼?」母后問道。 「我給了她幾樣我想一起帶去的東西。」 「妳需要的東西昨天都放進大行李箱了。」她說著,穿過臥房來到床邊。 「我們漏了幾樣。」 她搖搖頭,提醒我馬車裡的空間狹窄,達爾貝克的路途遙遠。 「我會想辦法的。」我回答。 她把斗篷小心翼翼地攤在我的床上。斗篷已經用蒸氣熨過,掛在地窖,不讓半點皺褶折損它的美麗。我撫摸著短短的天鵝絨毛,顏色是如黑夜般的深藍色,環繞在斗篷邊緣的碧璽、紅寶石和藍寶石則是黑夜裡的星星。這些寶石日後將會派上用場。按照傳統,斗篷應由父母親手披到新娘的肩上,然而回來的只有母后一個人。 「父王在哪——」我開口問道。就在這時,我聽見走廊傳來成群的腳步聲,心沉得更深了。就算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他仍帶了大批人馬。父王走進房間,一側跟著宰相大人,另一側隨行的有主教和皇家院士,眾多內閣大臣則是列隊走在他們後方。我明白宰相只是在謹守本分——當初協議簽署完畢不久,他曾把我拉到一旁,私下告訴我他不贊成這場婚禮——但最終,他還是跟其他人一樣,是恪盡職守的忠臣。我特別討厭主教和院士,相信他們也很清楚。但我毫不內疚,因為我知道他們也不喜歡我。每次靠近他們,我就會全身起雞皮疙瘩,彷彿穿過一片爬滿吸血蟲的田野。他們恐怕比任何人都慶幸能擺脫我。 父王向前走來,親吻我的兩頰,退後一步看著我,最後由衷地嘆口氣。「妳就跟妳母后在我們婚禮那天一樣美麗。」 我好奇父王這樣罕見地流露情緒是不是演給在場人士看的。我鮮少看見父母之間有任何情感交流,但就在這短暫的一瞬間,我看見他的目光從我這裡轉移到她身上,留戀許久。母后也回望著他,我想知道他們之間傳遞了什麼。愛情嗎?抑或覺得好景不在,對已逝的愛情感到懊悔?光是這樣的不確定性就讓我的內心空空洞洞的,充滿疏離感,無數的疑問懸在嘴邊。但由於主教、院士和其他沒有耐心的隨從在旁看熱鬧,我一個問題也不願意問。或許這就是父王的意圖。 計時官是個眼珠外凸的胖子。他拿出從不離身的懷錶,連同其他人領著父王離開,彷彿他們才是統治王國的人。「國王陛下,時間緊迫。」他提醒父王。 宰相同情地看了我一眼,但點頭附議。「在這重大場合,我們不希望讓達爾貝克王室一家人等太久。國王陛下,您很清楚遲到是不被接受的。」 於是,父母之間的羈絆和相視斷開了。他們拿起斗篷,披到我的肩上,固定好頸邊的扣環。接下來,由父王獨自替我戴上兜帽,再次親吻我的兩頰,這一次比較保守,純粹為了完成儀式。「今天的妳對王國貢獻良多,艾拉貝爾。」 叫我莉亞。 他痛恨潔西莉亞這個名字,因為王室從古至今沒人用過。哪兒都沒人用過,他曾這樣爭辯,但母后未加解釋,堅持己見,直到這一刻仍沒有妥協。那大概是父王最後一次遷就她的心願。要不是貝妮特阿姨,我也不會知道那麼多。儘管她提及這個話題時迂迴謹慎,仍是父母之間的一根刺。 我仔細看著他的臉。方才稍縱即逝的溫柔神情已經消失,思緒早已回到國家大事上,但我盯著他的眼睛不放,渴望再得到一點回應。什麼也沒有。我仰首挺胸說道,「沒錯,我的確對王國奉獻良多。這是我應做的,國王陛下。畢竟,我是您軍隊裡的一介士兵。」 他皺眉蹙額,一臉困惑地看著母后,然後輕輕地搖了搖頭,默默地讓這件事過去。父王永遠都是國王擺第一,父職擺第二,爽快地無視了我的話,永遠還有別的事情要忙。他轉身,與幕僚一同離開。他說他會在大教堂等我,又說他已經盡了對我的責任。責任。這兩個字就跟傳統一樣討厭。 「準備好了嗎?」其他人離開房間時,母后問道。 我點點頭。「但出發前,我得去處理一件私事。」 「我可以——」 「母后,求求妳——」我的聲音第一次變調。「我只需要幾分鐘。」 母后妥協了,我聽見她回到走廊上時,寂寥的腳步聲陣陣迴盪著。 「寶琳娜?」我一邊低聲說,一邊用力拍打兩頰。 寶琳娜穿過更衣室走進我的房間。我們望著彼此,不言而喻,很清楚前方是什麼在等著我們。這一天的所有細節早在一個失眠的漫漫長夜就縝密地研究過了。 「現在仍有時間改變主意。妳確定要這麼做?」寶琳娜問道,給我最後一次反悔的機會。 確定?我的胸口鬱鬱難挨,痛得如此激烈真實,我不禁懷疑心臟是不是真的要碎了。抑或是恐懼讓我心如刀扎?我把手緊貼胸前,努力想要平復胸膛的刺痛感。也許我的人生就是在此刻一分為二。「已經沒有退路了,我別無選擇。」我回答道。「從現在起,無論是福是禍,這就是我今後的命運。」 「但願是福,我的摯友。」寶琳娜說,點頭表示理解。於是乎,我們匆匆地穿過拱形走廊,朝城堡深處前進,然後走下陰暗的僕人專用梯,一路上沒有遇見任何人——所有人要不是在大教堂忙著做準備,就是在城堡大門口等候王室隊伍前進廣場。 我們穿過一扇有著巨大黑色鉸鏈的狹小木門,走進刺眼的陽光下。狂風吹打我們的裙襬,掀開我的兜帽。我看見外出打獵和微服出巡的專用城門已經按吩咐打開。寶琳娜帶著我穿過泥濘的圍場,來到陰暗隱匿的馬廄旁邊,一個瞪大眼睛的馬夫手牽兩匹套著馬鞍的馬在那裡等待。我走近時,他更瞠目結舌了。「公主殿下,您的馬車已經幫您準備好了。」他慌張地說道,差點喘不過氣。「就停在城堡大門口等候。如果您——」 「計畫有變。」我堅定地說,把禮服成綑地往上拉,以便踏上馬鐙。頭髮如稻草的馬夫瞠目結舌地看著我原本一塵不染的禮服濺滿泥巴,弄髒了衣袖和蕾絲馬甲上衣,更糟的是,鑲滿寶石的摩莉甘婚紗斗篷也毀了。「可是——」 「快!把手舉起來!」我厲聲說,搶走他手中的韁繩。 他乖乖聽令行事,以同樣的方式幫忙寶琳娜。 「我該說什麼——」 我沒有聽他把話說完,奔馳的馬蹄逃離了過去及現在的一切爭論。在這覆水難收的剎那,在這無數夢想幻滅,唯一夢想破繭而出的瞬間,我有寶琳娜陪在身邊。我策馬衝向森林,再也不回頭。

作者資料

瑪莉.E.皮爾遜(Mary E. Pearson)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因《半神之姬》系列而獲獎無數。目前於加州全職寫作。

基本資料

作者:瑪莉.E.皮爾遜(Mary E. Pearson) 譯者:周倩如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8-05-08 ISBN:9789571080291 城邦書號:SPB7D000072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