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破碎帝國二部曲:多刺君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美好人生,開學了!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美國網站BuzzFeed票選此生必讀奇幻小說! ◆美國最大書評網Goodreads讀者票選最佳奇幻小說 ◆美國最大連鎖書店邦諾書店選為最佳奇幻小說 ◆與布蘭登.山徳森共同入圍大衛.蓋梅爾「傳奇」獎決選 ◆全球銷售突破百萬冊,授權超過25國語言 ◆美國最大讀者書評網Goodreads破10萬人次星級評論! ◆獨樹一格的瘋狂美學、流暢華美的淬鍊文筆、難得一見的殘酷史詩奇幻 暢銷奇幻大師泰瑞.布魯克斯:「一個關於生存與征服、直刺人心的迷人嚴酷故事!」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他,是多刺君王, 渾身布滿數不盡的凹凸疤痕, 以及肉眼看不見卻深入骨髓與靈魂的棘刺。 那些荊棘之刺不只是使他全身潰爛, 更與他合而為一, 他要接近他的人,也都遍體鱗傷。 十五歲時,我兌現誓言,成了高地之王。 我砍下亡巫的腦袋,挖出他的心臟, 我喚醒消失千年的烈焰,釋放太古造族的太陽, 我踏過屍橫遍野的大地,浴血全身於所有戰場, 眾人皆懼怕我之名。 即使要失去一個個血肉奧援,付出一次次慘烈代價, 即使濃黑噩夢如影隨形,鬼魂夜夜向我索討正義, 在復仇和想望尚未終結之前,我不會停止前進。 【名家大師、媒體及讀者好評】 一個關於生存與征服、直刺人心的迷人嚴酷故事! ——暢銷奇幻大師,泰瑞.布魯克斯 全書故事如同動作場景一般高潮迭起,擁有喬治.馬丁筆下的恢宏規模但加上了速度感! ——《Fixed On Fantasy》雜誌 這是一場令人驚嘆、迷人、暴力的冒險,帶你進入一個充滿道德曖昧角色和引人入勝的玄妙世界。 ——The Ranting Dragon網 這本書不是王子從此幸福快樂的童話故事。 它以使人震驚的生冷、黑暗、現實主義空降眼前,就像一個致命的風暴席捲而來,所有人皆無法逃脫。 ——Night Owls書評 《多刺君王》奠立了馬克.洛倫斯成為奇幻界最耀眼的天才作家之一的位置! ——Fantasy Faction網 黑暗殘酷的《荊棘王子》,會讓你身陷其中、無法自拔! ——奇幻瑰寶大師,羅蘋.荷布 《荊棘王子》是我這一年來讀過的最好的書……它會把你拉進去,再也無法脫身。 ——《魔印人》作者,彼得.布雷特。 一個難得一見的反英雄式人物主角,他的瘋狂殘酷令人瞠目結舌,然而這卻是他所處的混亂世界與悲慘遭遇形塑而成,洛倫斯一步一步地讓讀者相信,昂奎斯必須也無可避免的,要以邪惡來終結更大的邪惡。 ——《出版人周刊》 作者無視奇幻史詩慣例,召喚了傳統,再把它們撕成碎片。 ——《軌跡雜誌》 原以為這種黑暗王子調性跟我磁場不合,哪曉得我血脈中的負面因子不停叫囂著下一頁、下一頁! 點到為止的暴力,流暢痛快的轉折! ——「嘎眯不搗蛋」格主,嘎眯 作者讓讀者見識不同於常規的奇幻故事結構! ——「文心評議城」格主,文樂記 真相揭開時整個故事也升到高潮,每個人都是彼此的的傀儡! ——「吉娃娃的觀點論」格主,吉娃娃 「如果愛支撐不了一個人,那就擁抱仇恨」 《破碎帝國首部曲:荊棘王子》是一個顛覆三觀、看見一個不同樣貌的王子成長故事。 ——「天空上有太陽」格主,天陽 難見的主角魅力:近乎瘋狂的忠於自我! ——「舞血愛麗絲的奇幻手札」格主,黯泉 主角特質的反差反而讓人物更加立體而真實,也讓讀者得以用不同的視角來閱讀不一樣的奇幻世界。 ——「苦悶中年男的情緒出口」格主,苦悶中年男 當你一翻開書,當下可能會感到嘩然,進而演變成錯愕,但這本書有著魅力,逐漸吸引你繼續看下去。 ——讀者,青鷹 馬克.洛倫斯的「破碎帝國」系列不走尋常奇幻小說的路線,這種反差反倒更寫實地讓讀者們看見政治的骯髒、戰爭的殘酷,以及生存的艱難。 ——「The World of MingJerKant.」格主,李肯特 我喜歡這種主角,不用假裝仁義以德報怨! ——「傳說中的樹洞」格主,ㄚ芬 這本小說的情節分明,節奏緊湊,常常讓人目不暇給,往往一段劇情緊接著下一段劇情,毫無喘息的空間。 ——「離騰格里很近很近的格子」格主,Cindy Lee

內文試閱

【1】      四年前      「威廉,你看起來年紀不大。幾歲呢?十六、十七吧?」勞勃說。      「閣下,我十九了,臉比較幼稚而已。」      「我姊姊都死了將近五年,她寫這封信的時候你才十四、十五而已?」      「閣下,當年我十五歲。」      「那個年紀就能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勇敢正直,能讀寫能算數。既然如此,你怎麼還要千里跋涉、遠赴他鄉呢?」      「閣下,我本來進入林哨軍了,但是羅綰王后遭到謀害,哨官帶我們去睿納高地找殺死您姊姊、也就是王后殿下的凶手尋仇,我也跟著上戰場。我在昂奎斯還有家人,睿納伯爵死了以後,我決定暫且隱姓埋名,讓大家以為我戰死在鬼城了,否則奧利丹王恐怕會以家人來要脅我。於是我心想不如來這兒吧,繼續服侍羅綰王后的家族,也是一件好事。」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勞勃說:「而且還很精彩。」      我沒再講話,只看著柳橙樹下的光影變換。      「所以,你和我外甥裘葛並肩作戰?」勞勃繼續問:「疤痕該不會就是這麼來的吧?」他指著自己臉頰示意。      「閣下,我沒有和他並肩,只是同一個戰場。他應該不會記得我的名字和長相。」我回答:「疤痕他也不知道,這是過來途中碰上的意外。」      「難怪羅綰說你正直,大部分人這時候都會炫耀自己是裘葛的左右手,希望能夠爭取更多籌碼。」勞勃笑著,搓了搓下巴三角形黑色鬍子。「你會用劍?」他穿著素色亞麻寬鬆襯衫,胸膛和手臂的結實肌肉曬得黝黑,或許馬術比劍術更精湛,肯定略知一二。      「會。」      「也會讀書寫字?」      「會。」      「真多才多藝。我會請喬斯特勛爵在侍衛隊給你安排工作,暫時這麼處理吧。之後也介紹奎拉撒迪給你認識—他最喜歡懂數學的人。」勞勃臉上的表情彷彿是開了個玩笑。      「非常感謝,勞勃閣下。」      「該謝的不是我啊,威廉。謝我姊姊吧。也希望你證明她的眼光給大家看。」勞勃抬頭,視線穿過橙樹樹梢,落在蔚藍天空。「帶他去見歐登斯隊長。」衛兵領我離去。      晚上,我被分發到西側哨塔睡覺。歐登斯的禿頭上傷疤多得不合理、不可能,嘴裡不停嘟囔、罵人,卻細心地要人從裝備庫找出鏈甲,還送去給裁縫師修改,並繡上瑪洛堡藍色徽章。除了防具,我也拿到制式武器,所有衛兵都從同個鐵匠手上領到執勤使用的長劍。外人看到我自己的劍鞘全是泥巴,就以為配發的裝備一定比較好,當然也更體面,有了侍衛的樣子。      侍衛隊裡,資深成員按慣例質疑我到底會不會用劍、會不會想媽媽,打賭我能撐多久才被隊長攆走。外地人身分也引起他們暗地批判北方國家,特別是昂奎斯。他們的羅綰公主嫁去北方卻慘死,會有閒言閒語也是理所當然。想念母親這點我承認,當然想歸想不至於逃走。我還大方承認自己就是昂奎斯人,跟著林哨軍打到殺害王后的凶手家門,親眼見證睿納伯爵伏法受誅。至於戰力如何,歡迎嫌自己血太多的人來體驗。      那晚我睡得很甜。    【2】      瑪洛堡裡起得早,通常天亮前就醒了要趕緊幹活,否則太陽大了只能躲在陰涼處,很多事情做不了。我也和四個新兵一起到操場受訓,歐登斯隊長早餐用到一半就過來親自監督,由前輩領著我們拿木劍練習。      我忍著沒有炫技,照前輩的指示擺出基本動作。不過這種事情瞞不了有經驗的人,我猜訓練前後,歐登斯對威廉的評價相差頗大。      幾個鐘頭之後,天氣漸漸熱得不適合練劍,麥特斯士官長交代我們別的任務。在高堡或鬼城時,我就認為衛兵的執勤繁複無趣,親自體驗了半天覺得實在誇張,居然要我在蔭門前面守著。所謂蔭門是通往陽臺延伸出去的花園,貴婦們用來種植鼠尾草、矮檸檬以及花卉,不過好幾個月之前花就謝了只剩下種子。我的職責就是攔下侵入陽臺的人,不許他們進城,但發生機率微乎其微,得從天而降才到得了這兒。再不然就是貴婦要參觀花園時,我有權解開門鎖,等客人離去再重新鎖上。說出來都嫌無聊。我站著三小時,那套制服穿在身上好癢,結果根本沒個人影,連旁邊走廊都沒人經過。      到了中午,終於有早上一起受訓的衛兵過來接班,讓我去找食堂,這才明白衛兵為什麼那麼介意交班準不準時。      「年輕人,請留步。」      我在食堂前面一碼停下腳步,緩緩轉身,肚子可是很不滿。      「聽說你會數學。」男子從蔓延在庭園內牆上的丁香叢陰影下走出來,是個套著連帽斗篷的摩爾人,只有臉和手掌露出深褐色皮膚。      「算是。」我回答。      他笑了,連牙齒都塗黑,看起來很詭異。「我叫奎拉撒迪。」      「威廉。」      他挑眉。      「奎拉撒迪先生,有什麼需要我效勞?」      他的舉止像是貴族,但身上沒有黃金飾品,只是袍子的剪裁加上短而整齊的頭髮鬍子有士紳風範。人有沒有錢從儀容就能看出來,就算品味簡單也一樣。「叫我奎拉撒迪就好。」他說。      這人不錯。就這樣,對人的好惡沒什麼理由。      他蹲下來,手裡拿著象牙短棍,撩起袖子在沙地上寫字:「我是你們所謂的魔數師。」      「你自己認為怎麼稱呼好?」      「會數學的人。」他回答:「說說這有些什麼。」      我看了他畫的符號。「平方根?」      「沒錯。」      「還有質數,這邊、這邊,還有……這邊。這個是有理數,那個是無理數。然後還有集合。」我用腳趾圈起一群群數字,有的彼此交集。「實數、整數、虛數、複數。」      他再畫了些符號出來,我看得不大熟悉。「這個呢?」      「我知道是積分,但沒有學會。」雖然不甘心,但說實話連質數都不應該說出口,我這個人最大缺陷就是愛面子。      「有趣。」奎拉撒迪抹掉沙子上的筆跡,彷彿給別人看到很危險。      「算透我了嗎?」我問:「生命靈數是多少?」我聽說過魔數師的故事,與以前知道的女巫、占星、卜卦一類似乎差別不大,主要就是預測未來、賣怪東西給傻子騙錢。要是奎拉撒迪也來一段箭地親王的救世預言,不知道我能不能忍住手癢。如果他開口就說我是羊年出生的話,也別忍了!    【3】      他又咧嘴笑,露出一口黑牙。「生命靈數是三。」      我也笑了。不過他的神情認真。「三?」我搖頭。「那麼多數字可以選,偏偏是三……好像太預料之內?」      「這本來就是個可預料的世界。」奎拉撒迪說:「我這門技術的精髓就是計算機率,機率引導出預測,預測決定時機。朋友,事情成或不成,關鍵不就在於時機嗎?」      有道理。「但為什麼是三?」我揮著手有點哭笑不得。「三?」      「生命靈數不是只能有一個,可以有很多。」他說:「你的第二個靈數是十四。」      「唔,不錯,十四的話我能想出些理由。」見他沒打算起身,我就跟著蹲下。「十四又是為什麼?」      「你十四歲,對吧?」他問:「從十四也能推敲出你的姓名。」      「姓名?」我的背脊竄過寒意,豔陽無法融化。      「我有把握該以『殿下』稱呼你才對。」他在沙子畫了幾筆又很快抹去。「姓氏多半是昂奎斯,名字的話,大概是裘葛。」      「真不可思議,從十四這個數字竟能推敲出這麼多。」我考慮著該不該扭斷他的脖子,然後迅速返回港口,又不希望自己在外公和舅舅心裡留下這種印象,那不是母親記得的裘葛。      「你有攝政派的五官線條,特別是眼睛、鼻子,額頭也挺像。你通報的時候就說了自己從昂奎斯過來,口音和膚色也沒錯。攝政派後裔都是貴族,雖然也可以是私生子,不過私生子有可能找老師教微積分嗎?不是庶出的話那當然就姓昂奎斯。現在昂奎斯一族還有多少年輕男子?能想到的只有裘葛.昂奎斯。他幾歲?快十五了,但還沒滿。」      我開始不知道自己對這人的好感是不是誤判,但他知識淵博又擅長推理,值得刮目相看。「真厲害,」我說:「雖然猜錯了,可是很了不起。」      奎拉撒迪聳肩。「盡力了。」他朝食堂點頭。「你應該餓了吧。」      我站起來朝另一頭走,忽然停下來。「那三呢?」      奎拉撒迪皺眉,好像試著記起某種失去的感受。「離開人世的三步?馬車裡的三個人?愛你的三名女子?路上先走一步的三個兄弟?第一個靈數靠魔力,第二個靈數才是靠數理。」      才聽到「三步」我就打了寒顫,懷疑他是不是將手探進我的頭顱裡,挖出我小心隱藏的思緒。我沒再多言轉身走開,腦海浮現那個困在荊棘中、只能透過閃電光亮瞥見馬車的恐怖夜晚。

作者資料

馬克.洛倫斯(Mark Lawrence)

和他的四個孩子一起生活,其中一個孩子行動不便。他白天的工作是一名科學家,致力於和人工智能領域相關的各種棘手問題。他將研究工作和照顧孩子之餘的時間花在寫作、玩電腦遊戲和喝啤酒上頭。 相關著作:《破碎帝國二部曲:多刺君王》《破碎帝國首部曲:荊棘王子》 部落格:http://mark---lawrence.blogspot.co.uk/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arkLawrence

基本資料

作者:馬克.洛倫斯(Mark Lawrence) 譯者:陳岳辰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8-04-26 ISBN:9789869590266 城邦書號:1HB106 規格:平裝 / 單色 / 4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